※《不換》 2016.11.01 麥田出版社 初版

     我躲到所有光線都不容易照射到的角落裡,坐著喘息。
     用誇張的呼氣與擦汗動作,提供自己不跳下一支舞的理由。
     也可以順便避開旁人狐疑的眼光。
     因為,有時這種眼光會帶點同情。


     除了圍成一圈所跳的舞以外,一旦碰到這種需要邀請舞伴的舞,
     我總是像個吸血鬼,尋找黑暗的庇護。
     躲久了便成了習慣,不再覺得躲避是種躲避。


     「學弟,怎麼不去邀請舞伴?下一支舞快開始了。」
     背後傳來不太陌生的聲音,我轉過頭。
     白色的燈光照在她的右臉,背光的左臉顯得黑暗。
     雖然她的臉看起來像黑白郎君,但我仍一眼認出她是誰。


     『學姐,我……我不太敢邀女孩子跳舞。』
     「別不好意思。」
     她伸出左手拉起我的右手,走向廣場中心:
     「這支舞是華爾滋旋律,很輕鬆也很好跳。我們一起跳吧。」


     音樂響起:
     「I was dancing with my darling
      to the Tennessee Waltz……」

(以色列民謠版)

(中文民歌版)






 3


我的東西並不多,除了衣物外,只有一台電腦。
原本想自己一個人慢慢搬,大概分兩次就可搬完。
但朋友堅持開車幫我載,可能是因為他聽說我的室友是個女子的關係。
搬離朋友的住處前,我還向他爺爺上了兩炷香,感謝照顧。


我抱著電腦主機,和朋友準備搭電梯上樓時,電梯門口又貼了張字條:
「電梯已故障,請您多原諒。何不走樓梯,身體更健康。」
昨天電梯故障時,字條上只寫16個字,沒想到今天卻變成五言絕句。
我欲哭無淚,只好抱著沉重的主機,一步一步向上爬。


終於爬到七樓,我先輕放下主機,喘了一陣子的氣,擦去滿臉的汗水。
然後打開門,再抱起電腦主機,和朋友同時走進。
小皮看到我們,狂吠了幾聲後,突然向我朋友衝過來。
我雙手一軟,立刻拋下手上的電腦主機,蹲下身抱住小皮,安撫牠:
『小皮乖,這是哥哥的朋友。』
「朋友的朋友不見得是朋友。」葉梅桂坐在沙發上,淡淡地說。
『哥哥的朋友,總該是朋友了吧?』小皮仍在我懷中低吼。
「那可不一定。李建成的朋友,可能會要了李世民的命。」
她仍然坐在客廳中間三張沙發的中間,看著電視,簡短回答我。


「原來這隻狗叫小皮喔。小皮好漂亮、好可愛喔……」
朋友蹲下身,試著用手撫摸小皮的頭。小皮卻回應更尖銳的吠聲。
「甜言蜜語對小皮沒用的。」葉梅桂轉過頭,看著我們。
「那怎麼樣才有用?」朋友問。
「催眠。」
「催眠?」
「嗯。你得先自我催眠,讓你相信自己是隻母狗。」
「這……」朋友轉頭看看我,顯然不敢置信。
「總比催眠小皮讓牠相信自己是女人,要簡單得多。」
葉梅桂的語氣,依舊平淡。


我們只好先將東西放在七C門口,再下樓搬第二趟。
剩下的東西不多,我一個人搬就夠了。
一起下樓後,朋友倚著車喘氣,仰頭看著我住的大廈。
「你住七C?」朋友問。
『是啊。』


「七C聽起來不好,跟台語『去死』的音很像。」
『別胡說八道。』
「而且你搬進來的第一天,竟然還碰上電梯故障。這是大凶之兆喔。」
朋友低頭沉思了一會:「我回去問我爺爺一下。」
『怎麼問?』
「叫他託夢給我啊。」


『是嗎?他會託夢嗎?』
「會啊。昨晚他就託夢給我,叫我幫你搬東西。」
『真的假的?你不是因為知道我室友是女生的關係?』
「拜託,我是那種人嗎?」
『你是啊。』


「好了,我還有事,先走了。」他上了車,搖下車窗:
「對了。我爺爺說,他跟你有緣,會一直照顧你的。」
說完後,他發動引擎。
『這句話是生前說的?還是死後?』我很緊張。
「死後。」他搖起車窗,開車走人。
『不要啊……』我跑了幾步,但車子很快消失在我的視線。


我懷著驚魂未定的心,一步一步爬上樓。
打開門進了七C,葉梅桂還在客廳看電視。
而陽台上躺著我剛剛匆忙之間拋下的電腦主機,已經摔出一個缺口。
小皮正手嘴並用,從主機的缺口中,咬出一塊IC板。
『唉呀!』我慌忙地想從小皮嘴中,搶救那塊IC板,跟牠拉鋸著。
「怎麼回事?」正在客廳看電視的葉梅桂,轉頭看著我們,然後說:
「小皮!不可以!」
她立刻起身,跑到陽台,從小皮嘴裡,輕易取下那塊IC板。
「小皮,這是不能吃的。來,姐姐看看,嘴巴有沒有受傷?」


「喂!你怎麼把這東西放在這裡?」她看著我,有些埋怨。
『我剛剛只是……』
「你看看,這東西很尖銳,小皮會受傷的。」她指著手裡的IC板。
『可是……』
「以後別再這麼粗心了。」


她又仔細檢查一次小皮的口腔,然後呼出一口氣,說:
「幸好小皮沒受傷。」
『但是電腦卻壞了啊。』
「哦?那很重要嗎?你不像是個小氣的人呀。」
她把IC板還給我,然後又坐回沙發,繼續看電視。


我有點無奈,搬起電腦主機,把IC板咬在嘴裡,進了我的房間。
我先清掃一下房間,在整理衣櫥時,發現幾件女用衣物。
『這些是妳的嗎?』我拿著那些衣物,走到客廳,問葉梅桂。
「不是。」她看了一眼:「是我朋友的,她以前住那個房間。」
『那她為什麼搬走呢?』
「因為她不喜歡狗,受不了小皮。」
『喔。』
她的反應簡單而直接,我卻不敢再問。
雖然我以為,既然是朋友,似乎沒有必要為了一隻狗而搬走。


「當初帶小皮回來時,我朋友就很不高興。」沒想到她反而繼續說:
「後來小皮老是喜歡亂咬她的東西,而且總是挑貴的東西咬。」
『挑貴的?』
「嗯。便宜的鞋子和衣服,小皮不屑咬。牠只咬名牌的衣服鞋子。」
『哇,小皮很厲害喔,這是一種天賦啊。以後可以用牠來判斷東西是否為
 名牌,這樣就不必擔心買到仿冒品了。』
我嘖嘖讚嘆了幾聲:『小皮一定具有名犬的血統。』


「你的反應跟我一樣,我也是跟我朋友這樣說。」葉梅桂突然笑了起來。
『然後呢?』
「沒什麼然後。總之,我們吵了幾次,她一氣之下,就搬走了。」
葉梅桂的語氣,又歸於平淡。
然後向小皮招了招手,小皮乖乖地走到她腳邊,坐下。


「你會不會覺得,我很過份?」我們同時沉默了一會,葉梅桂問我。
『過份?怎麼說?』
「她是我的大學同學,我們認識好多年了,卻為了小皮而翻臉。」
『也許是溝通不良吧。』
「你的意思是,我很難溝通?」她眼睛一亮,好像剛出鞘的劍。
『不是這個意思。』我急忙搖了搖手:『我只是覺得,可能妳們在溝通時
 有些誤會而已。』
「哪有什麼誤會?我都說了,我會好好管教牠,不讓牠再亂咬東西。」
她摸了摸小皮的頭,看著牠的眼睛:
「小皮只是淘氣而已,又不壞,為什麼非得要趕牠走呢?」


或許是我也養過狗的關係,我能體會葉梅桂的心情。
很多人養狗,是因為寂寞。可是養了狗之後,有時卻會更寂寞。
也就是說,如果是因寂寞而養狗,那麼你便會習慣與狗溝通。
漸漸地,你反而不習慣跟人溝通了。


我突然很想安慰她,因為我總覺得,她是個寂寞的人。
可是我也認為,她一定不喜歡被安慰的感覺。
因為如果一個人很容易被安慰,那他就不容易寂寞了。
所以我沒再多說什麼,走到她左前方的沙發,坐下。
把視線慢慢轉移到電視上。


「對了,我一直有個疑問。」
我和葉梅桂同時沉默片刻後,她又開口問我。
『什麼疑問?』我轉頭看著她。
「在你之前,有很多人也要來租房子。如果是女的,小皮不討厭,但女生
 卻不喜歡小皮。如果是男的,下場就跟你朋友一樣。」
『喔。所以呢?』
「所以小皮很明顯討厭男生呀。」


『那妳的疑問是?』
葉梅桂仔細打量著我,從頭到腳看了一遍,然後問:
「你是男的?還是女的?」
我楞了一下,有點啼笑皆非:『我當然是男的啊。』


「你是不是那種……你知道的,就是那種生下來是女的,但在青春期時卻
 發現自己除了少一些器官外,應該要是個男的。於是開始打扮成男生的
 樣子,學習做個男生……」
『不是。我一直是男的。』
「或許你的父母很希望有個兒子,所以你雖然是女的,他們卻把你當男孩
 帶大,以致於你一直覺得自己是男生……」
『我是男的,生下來就是男的。』我再強調一次。
「或許你動過變性手術,把自己由女生變男生。」
『喂,妳到底有沒有在聽我說話?我——是——男——的!』
「沒關係的,也許你有難言之隱。」
『我沒有難言之隱,我就是男的!』
我的聲音愈來愈大。


「你是不是被我看穿秘密,以致惱羞成怒?」
『大姐,饒了我吧。我真的是男生。』
「你看,你竟然忘了要叫我葉梅桂,一定是心虛。」
『我沒有心虛,我就是男的。要我證明嗎?』
「你怎麼證明?」
『妳看看……』我指了指喉嚨:『我有喉結。』
「那還是有可能是因為手術。」
『喂!難道要我脫褲子?』
「那倒不必。」葉梅桂又仔細地打量了我一番,然後說:
「你真的是男生?你沒騙我?」
『我沒騙妳,我是男生。』


「好。我問你一個問題,就知道你會不會說謊騙我了。」
『妳問吧。』
「何苦呢?承認自己是女生又沒關係……」
『不要說廢話,快問。』
「說真的,如果你是女生反而更好,這樣我們可以做個好姐妹。」
『妳到底要不要問?』
葉梅桂歪著頭,想了一下:「好吧。我問你,我漂不漂亮?」
我被突如其來的這個問題,嚇了一跳,不自覺地站了起來。


我看著坐在沙發上的葉梅桂,她的表情很正常,不像是開玩笑。
她穿著很普通的家居服,衣服寬寬鬆鬆,顏色是很深的紅。
她沒戴眼鏡,頭髮算長,應該有燙過,因為髮梢仍有波浪。
我說過了,她的眼神像是一口乾枯的深井,往井中看,會令人目眩。
可是如果不看井內,只看外觀的話,那麼這口井無疑是漂亮的。
此外,她的眉毛很像書法家提起醮滿墨的毛筆,從眉心起筆,
起筆時頓了頓,然後一氣呵成,筆法蒼勁有力,而且墨色濃淡均勻,
收筆處也非常圓潤。
可惜的是,眉毛的間距略窄,表示性格較為憂鬱且容易自尋煩惱。


『妳……算漂亮吧。』我猶豫了一下,回答。
「這麼簡單的問題,卻回答得不乾不脆,還說你不會騙人?」
『好。妳很漂亮,這樣可以了吧。』
「不行,這題不算。我要再問一個。」
『再問可以,不過不要問奇怪的問題。』
「我只會問簡單的問題。」
說完後,她站起身,右手撥了撥頭髮。


「我性感嗎?」
『喂!』
「你只要回答問題。」
『妳穿的衣服太寬鬆,我很難判斷。』
「你的意思是要我脫掉衣服?」
『不是。衣服脫掉就不叫性感,而是銀色的月光在夜色下蕩漾。』


「什麼意思?」
『簡稱銀蕩(淫蕩)。』
「你還是喜歡騙人,不說實話。」
『好,我說實話。妳很性感,而這種性感與妳穿什麼衣服無關。』
「真的?」
『真的。妳很性感。』


「那我最性感的地方在哪裡?」
『可以了喔。』
「說嘛,在哪裡?」
『這太難選擇了。』
「為什麼?」


『就像天上同時有幾百顆星星在閃亮,妳能一眼看出哪顆星星最亮嗎?』
「你的意思是說我性感的地方太多,所以你無法指出哪裡最性感?」
『沒錯。』
「好,我相信你。你是男生。」她坐了下來。
『謝謝妳。』我如釋重負,也坐了下來。


『為什麼妳問我妳漂不漂亮或性……』我有點欲言又止。
「或性不性感就知道我會不會騙人,你想這麼問,對嗎?」
葉梅桂幫我把疑問句說完。
『對啊。為什麼呢?』
「因為這種問題雖然簡單,卻很難回答實話。」
『會很難嗎?』
「嗯。如果你不說實話,就會說:『妳是我見過最漂亮的女生』或『妳實
 在好性感,性感得令我不知所措、無地自容、無法自拔』之類的話。」
她點點頭,一副很篤定的樣子。


『喔?是這樣嗎?』
「當然是這樣囉。但是你只有回答:『妳很漂亮』和『妳很性感』,可見
 你說的是實話,而且人也很天真和老實呀。」
『天真的是妳吧,搞不好我只是客套而已。』我嘴裡輕聲嘟噥著。
「你說什麼?」
『沒事。』我趕緊陪個笑臉:
『只是覺得妳很厲害,連我的天真和老實都被妳看出來,真不簡單。』


然後我們又安靜了,小皮也跳上葉梅桂右手邊的沙發,安靜地趴著。
好像剛才的對話未曾發生過,我和葉梅桂同時將視線放在電視上。
我雖然安靜,但偶爾會移動一下臀部,改變坐姿;
而她卻似乎連眼睛也難得眨一下。
看來她應該是一個習慣獨處的人,因為這種人安靜的樣子,
通常會很自然與祥和,沒有任何細微的肢體動作。
由於遙控器在她手中,我只能看她選擇的頻道,
而這些頻道,都是我一轉到就會立刻跳開的頻道。
所以我看了一會,就覺得無聊,於是起身想回房間繼續整理東西。


「你是好人嗎?」我快走到房門前,身後傳來她的疑問。
我轉過頭,她手中仍拿著遙控器,視線也還在電視螢幕。
『這又是另一個測試我是否會說實話的問題嗎?』
「不是。我已經相信你會說實話了,所以我想問你是不是好人。」


『我很懶、偶爾迷糊、常做錯事、個性不算好、意志容易動搖、冬天不喜
 歡洗澡、人生觀不夠積極、吃飯時總掉得滿地都是飯粒……』
我低頭屈指數了一些自己的缺點,然後再抬起頭看著她:
『不過,我絕對是個好人。』


葉梅桂終於將視線由電視螢幕轉到我身上,微微一笑:
「歡迎你搬進來,希望你會喜歡這裡,柯志宏。」
我又看到了屬於夜玫瑰般嬌媚的眼神。
『我很高興搬進來,也非常喜歡這裡,葉梅桂。』
我朝她點了點頭。


趴在沙發上的小皮,也抬起頭朝我吠了一聲,搖了搖尾巴。
我揮揮手,轉身進了自己的房間。


jh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人氣()


留言列表 (16)

發表留言
  • Rickey
  • 抢个沙发
    明天看
  • 那我待會就砍。:)

    jht 於 2007/10/23 03:14 回覆

  • 晴晴
  • 為什麼你老是要在23:00左右post 《夜玫瑰》呢???
    難道這是你奇怪的執著嗎???
    就像柯志宏的執著一樣??
  • 巧合而已,真的。
    因為我深夜比較有空。
    別想太多。:)

    jht 於 2007/10/23 03:14 回覆

  • 紅豆
  • 我愛書

    最近晚上有一件事可以做
    就是再進一點的時候看完痞子蔡大哥的夜玫瑰之後就可以睡了
    我會每天都來
    養成這習慣不是一件壞事
  • 萬一寫得太好,你會感動到睡不著的。:)

    jht 於 2007/10/23 03:15 回覆

  • B面
  • 很久以来的感动

    蔡大哥:
    在看这些留言的时候请原谅我两件事。
    第一,请你原谅这些文字和《玫瑰》并无关联。
    第二,或许以下的话过于罗嗦,却都是我的心底的话。
    其实我并不知道用这称呼来叫你对不对,或许有时候用你比用您更显得亲近。
    很久以来我一直关注着你的每部作品,
    你的文字读起来总是很朴实,
    虽然有的时候又很唠叨,
    但都能给我一种切身的感动,
    仿佛在身边。
    而我也试着更多的了解故事背后的作者,
    于是找了很多你很早时贴在BBS上的小文章。
    不过这都是在《亲密》之后的事。
    读《亲密》的时候我刚结束自己的初恋,
    那时候我很空虚,
    或许像《艺术科学》里般被人凿空,
    但又怎样努力也蓄不满感情,
    悲伤到了极点。
    虽然《亲密》里没有安慰人失恋后不要自杀要勇敢面对生活之类的话,
    但我就是觉得从中得到了安慰,
    像刚说的,是种切身的感动。
    于是我可以暂时从悲伤中将自己抽离。
    我尝试将我和她的故事写成文字,
    很多次,当故事里出现她的时候,总有些什么哽在心口,让这些文字无法继续下去,
    我任性的觉得或许可以在你的下个作品中找到出口,可惜一找就过去了五年。
    五年里我经历了很多段感情,
    而五年后的我再回想当时总还有一丝隐隐地难过,
    但我应该庆幸的是感谢当时读到了你的作品,
    使我可以麻醉自己并一点一点的走出阴影。
    现在我已经可以坦然面对曾经,
    并开始着手自己的第一本小说,蔡大哥,真心的谢谢你很久以来让我得到感动,
    谢谢!
    谢谢!
  • 你是B面,一直找不到A面吧?
    其實我1997年,甚至更早,偶爾在BBS上寫些雜文。
    可惜連我自己也找不到。
    我出身市井,文字不喜歡雕琢,也沒雕琢的能力。
    所以就是你看到的這樣了。:)
    就像六祖慧能所說,手指不是月亮、看月亮也未必要經過手指。
    手指只是可以指出月亮的所在而已。
    文字對傳遞感情的意義,也有點像這樣。
    有時候,寫東西是自我療傷的過程,也可以自我對話。
    或許你可藉由書寫,讓這五年來的累積的情感,
    一點一滴呈現。
    而讓你最牽掛的人,也許以後都見不著面了,
    但卻會在你心裡、在你文字中,得到永生。:)

    jht 於 2007/10/23 23:53 回覆

  • Rickey
  • 终于看完了,有点不过瘾,想继续看下去…………
  • 那就給我五塊錢。:)

    jht 於 2007/10/23 23:54 回覆

  • Raymond
  • 呵呵,其实啊,我之前第一次看夜玫瑰时,女主角给我的印象是长得有点大只但不胖的那种...哈哈,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那么觉得,只是突然那个画面浮现...~
    而且也不会说特别漂亮那种...就是普通型,很平凡一般的女生...
    呵呵,很怪吧~
  • 不會啊。
    其實我也沒說她不胖,也沒說特別漂亮。
    反正想像是所有閱讀者的特權。:)

    jht 於 2007/10/23 23:55 回覆

  • kittyvero
  • 親愛的成大之光學長,我來了~~~

    那天能在台北簽書會看到您本人,真的是超級興奮的!!!!!

    大三時,夜玫瑰是我接觸您作品的第一本書。讀完它之後,給予我的力量及勇氣,連我自己都沒辦法想像有這麼大。
    也許它也給我一種"真愛是值得等待的勇氣"吧

    現在它要重新再版,拜網路之賜我也能在上面聽到書中這首動聽的以色列民謠
    想起了很多以往的點點滴滴,回憶是會令人感到滿足及富有的

    學長,下次簽書會,如果我在台灣的話,也一定會到的^^

    Wish everything is going pretty fabulous for you!
  • 你可能不在台灣?
    要出嫁了嗎?要嫁到國外了嗎?
    親愛的學妹,你讓人看到的第一眼,就會覺得你是個幸福的人。
    而且也會讓人感染到幸福。
    這是一種天賦喔。:)

    jht 於 2007/10/23 23:58 回覆

  • dudu
  • 来看看哦
  • 請。:)

    jht 於 2007/10/23 23:58 回覆

  • Nausicaa
  • 不看《夜玫瑰》

    爲了能讓你多賺一點點版稅,暫時不看你POST上網的《夜玫瑰》,等你的書重新出版后再買,這樣就可以擁有新舊兩版的《夜玫瑰》了。

    不過哦,我還是會祝福現在重新出版你書的那個出版社生意興隆,不會倒閉,不然你的很多著作我得重新買,除了我會窮死之外,我的書架上會因爲‘蔡智恆’名字的書太多而造成壟斷的局面,這樣會惹來家庭“慘劇”的可能

    再說回來,如果有機會參加你的簽書活動,除了《暖暖》外,是否可以讓你幫忙把那些壟斷書架的書都簽上你的大名?(這個問題要回答哦,因爲關鍵到以後去簽名的時候會不會被你討厭)
  • 我都會簽的。
    我說過,即使是哈利波特我也簽。
    今年就簽了兩本哈利波特。:)

    jht 於 2007/10/23 23:59 回覆

  • 豆豆小小
  • 是错觉吗,还是我先入为主,无论听过多少次,都还是觉得以色列版的更好听,很朴素的、象是浑然天成,可以直接进入到心里的声音。而中文版的好象是比较艺术些的。
    还有个疑问,为什么每次在听这曲子的时候总是眼泪汪汪的感觉?
  • 你的感覺要問你啊,施主。
    以色列版是原版,很多人覺得它很好聽,這不是你的錯覺。
    如果它不是那麼好聽,怎麼會在很多國家流傳呢?

    jht 於 2007/10/24 00:02 回覆

  • bear
  • 『就像天上同時有幾百顆星星在閃亮,妳能一眼看出哪顆星星最亮嗎?』

    今天物理考试,好晚才回家。
    吃过饭看小说,真是好啊。

    请教痞子,怎么样才能在物理课上不想睡觉呢?我想水利系一定学过很多物理,痞子应该很有经验吧~
  • 要不睡覺真的很難。
    要不睡覺只有動手做筆記。
    這是個辦法,就看你願不願意了。:)

    jht 於 2007/10/24 00:04 回覆

  • 潜水小虾
  • 可耐的小皮

    小皮很可爱咧,他会生崽崽吗?到时候是否可以给我领养一只?我要那种可以扮出人模狗样的还会笑的小皮,赫赫,开个玩笑啦。
    痞子,早点来大陆哦~带着小皮一起
  • 小皮是公狗。:)

    jht 於 2007/10/25 00:03 回覆

  • 潜水小虾米
  • 痞子,小皮虽然是公的,但是他也可以找到老婆生崽崽啊,那么人道的你,应该不会剥夺他的基本狗权吧?^_^
    小皮,早点来大陆哦~带着痞子一起
  • 這種事就順其自然吧。:)

    jht 於 2007/10/26 23:27 回覆

  • 九幽小鬼
  • 蔡同学

    快上班了,没时间仔细找地方说话,今天二十六号了,暖暖在大陆书店什么时候能开始出售呢?等不及啦,本以为你去年就会出新书.
  • 目前聽到的訊息,再10天左右。:)

    jht 於 2007/10/26 23:28 回覆

  • Wilbur
  • 呵呵

    看到这篇,突然想起上高中,深夜一人躺在床上看《夜玫瑰》时,看到那段“昨晚睡梦中,好像听到有人说:小心着凉”
    瞬间下出一身鸡皮疙瘩,蔡大哥你没事可以尝试尝试恐怖小说了~~~
  • 試試看囉。:)

    jht 於 2007/10/28 11:40 回覆

  • 越南出版商聯繫出版
  • 蔡先生,您好!我是越南錦風出版公司代表人梁小姐。我們想與您聯繫商談關於您小說《夜玫瑰》版權授權事宜。若您方便請聯繫我郵箱:HIENLUONG231284@GMAIL.COM或請您提供您的聯繫方式。謝謝!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