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換》 2016.11.01 麥田出版社 初版


            距離




我精神恍惚地回到系館,爬到位於三樓的研究室。
今天才知道,一樓到三樓,共有53階樓梯。


坐在pc前,凝視著空白的螢幕,腦海裡同樣也是一片空白。
我所受到的訓練,只是教我如何分辨亞臨界流和超臨界流;
至於現實與夢境之分,我不曉得該用哪一條方程式去判斷。


「荊軻!荊軻你竟然還能活著回來?秦王的頭呢?」
幸好是看到阿泰,我終於知道我現在不是在夢境裡。
因為我沒那麼倒楣,阿泰這傢伙是不可能出現在我的夢境裡。
「唉!可憐的痞子。你一定是『驚豔』了,被她的外表嚇死了吧!」


『嘿嘿,阿泰,我的確是驚豔。不過是驚喜的驚,而非驚恐的驚。』
阿泰突然放下手中的兩瓶麒麟啤酒,露出懷疑的眼神。
「真的假的?那豈不是一朵鮮花插在……」
我暗運內力,準備當聽到「牛糞」兩個字時,給他一記降龍十八掌。
「插在一個高雅的花瓶中。果真是英雄美女、才子佳人,相得益彰啊!」
阿泰果然了得,雖然有張毒辣的嘴巴,但同時還有靈敏的反應。


「痞子,說說看,長得如何?什麼系的?」
『她唸外文。至於長相,大概可以讓你的六宮粉黛無顏色。』
「不可能吧?自從小萍那一屆畢業後,外文系已經每下愈況,
 後繼無人了。而且在我的轄區內,怎麼可能會有我不認識的美女?」


『阿泰,我想你已經老了。“江山代有美女出,各領風騷好幾年”。
 美女這東西,就像“長江後浪推前浪”一樣,
 一浪接著一浪,數不完的。』
「說得也是。不過我實在不相信成大女生的浪會有多高。」


說真的,我也不相信。
套句我的專業術語,成大女生可以「碎波」來形容。
所謂的碎波就是波浪由深海傳遞至淺海時,由於水深變淺所導致。
因為成大的水深太淺了,所以可算是有名的「碎波帶」。


「不過美女也實在夠慘。俗話說:癡漢偏騎良馬走,巧妻常伴拙夫眠。
 由此觀之,紅顏果真薄命也。」
『阿泰,人家說我有才氣呢。我們這算是名符其實的郎才女貌。』


「痞子,這是應酬的場面話,不要太當真。
 你又不是我,怎麼會有才氣?
 照我看來,你們算是Beauty and Beast,
 現實生活版的美女與野獸。」
『我是Beast,那你呢?』
「我比你少一個a,所以我是Best。」


阿泰竟然處處跟我作對,看來他今晚的約會一定是刀光劍影。
『阿泰,你今天的約會很慘吧?』
「喔,你是說B-161-48-34-25-33這個女孩嗎?」
阿泰摸了摸他的左臉頰:「我挨了她一個巴掌。」


『哈哈哈!你一定是未經許可,就想吻她,所以才挨打吧?』
「不是的。是我得到了她的允許,卻還不肯吻。」
※&@#☆……
【註】:這句話即是所謂的十元買早餐,八元買豆干。


「我是說真的,因為我不喜歡她口紅的顏色。」
哇勒!連口紅顏色也挑,太挑食了吧!
難怪很多人常感嘆這世間有些人一無所有,有些人卻得到太多。


「痞子,俗話說:千軍易得,一將難求。
 又說:兵貴精不貴多。所以你算是好狗運,比我幸運多了。」
『可是我覺得我沒辦法搞定她,她有點古靈精怪,常喜歡考我。』
「痞子,你沒聽說過:將在謀不在勇嗎?
 雖然你無勇無謀,但有我這個智勇雙全的人幫你,你放心好了,
 不要擔心我的能力。」
我擔心的不是你的能力,而是你的個性。


「痞子,別開玩笑了。『朋友妻,不可欺』,我會是那種人嗎?」
你是那種覺得「朋友妻,不欺,朋友會生氣」的那種人。
「痞子,別鬧了。快告訴我,還發生了什麼事?」
反正就是聊天嘛!還能幹嘛?


「那她有沒有罵你?」
她幹嘛罵我?我一不油腔滑調,二不毛手毛腳,又不像你。
「痞子,那你要走的路還很長喔!」
是嗎?我又不是變態,為什麼一定要挨罵才會痛快呢?


「痞子,你有沒有聽過『愛之深,責之切』這句話?」
『阿泰,有屁就快放。別老是翹起屁股,然後停頓下來。』
「這句話的意思就是說,當一個女孩子愛你愈『深』時,
 她責備你時就愈會咬牙『切』齒。」


那怎麼辦?
她今天一直在笑,除了我講A片時,她稍微瞪我一下。
「那還好,聊勝於無。有瞪總比沒瞪好。」


我沒有告訴阿泰,即使她瞪著我,
我仍然覺得她的眼神裡,滿是笑意。


                        to be continued......


「痞子,既然你沒什麼失戀的感覺,那啤酒就不用喝了。」
其實這是我跟阿泰之間的默契,酒確實是失戀時的天敵。
但是失戀程度應該和酒精濃度成反比,亦即愈是失戀,喝的酒愈淡。
不然當你失戀時是很容意酗酒的,喝太多烈酒豈不傷心傷肝又傷身?
所以我常喝酒精濃度最淡的生啤酒,但特殊日子不在此限。
因此中國情人節失戀時可喝高粱,西洋情人節失戀時則喝XO。


「痞子,我們改喝SUNTORY的角瓶威士忌吧!」
『那這兩瓶麒麟啤酒呢?』
「先冰著。反正過兩天你大概就可以喝了。」
『Shit!你那麼有把握我一定會失戀?』
「痞子,我是就事論事,不是做人身攻擊。
 我實在找不出你不失戀的理由。」


阿泰倒了兩杯SUNTORY,金黃色的威士忌,跟他襯衫的顏色好像。
『像太陽般金黃色的酒漿,有稜有角的冰塊和酒杯,
 這是最適合形容樂觀開朗、正直坦率的射手座個性的酒了。』
「痞子,你腦袋秀逗了嗎?」
『Sorry,我這是被輕舞飛揚訓練出來的反射動作。
 看到有顏色的飲料,就得聯想到星座特質。』


「痞子,那輕舞飛揚是屬於什麼型的?
 B?C?H?N? or T?」
『都不像。她比較像S型。』
「又不是考汽車駕照,那來的S型?」
『聰明慧黠型。英文叫Smart,所以是S型。』
「痞子,不會分類就不要亂分。
 你如果說是S型,人家會以為是Sexy。」
人家?大概只有你這種思想邪惡的人吧!


『阿泰,明天我要和她去看電影。有沒有什麼好片?』
「問我就對了。最近剛上映的《鐵達尼號》,已經造成轟動了。
 而且這部片子也變成另一種判斷性別的指標了。」
『判斷性別?你在扯啥?』
「痞子,最近流行一句話:看鐵達尼而不哭泣者,其人必不是女的。」
不會這麼誇張吧?我怎麼都沒聽過?


「痞子,你不是江湖中的人物,所以這種事你是不會知道的。
 《鐵達尼號》我已經看了三遍,當然是跟三個不同的女孩子。
 包括今晚的B-161-48-34-25-33、昨晚的C-163-47-33-23-32、
 還有上星期的T-160-43-32-24-32。
 她們的第一志願就是《鐵達尼號》。」
『好看嗎?』


「女主角胖了一點,尤其是腰部。不過胸部還不錯,臀部也頗具風味。」
『我是問你電影情節,你扯女主角的身材幹嘛?』
「喔!抱歉,我日本AV片看太多了。而AV片的好看與否,
 跟情節是無關的,只跟女演員的身材好壞、長相美醜與叫聲大小
 有密切相關。
 所以淺倉舞、飯島愛、憂木瞳和白石瞳才會那麼有名。」


『阿泰,快告訴我電影情節!別再扯一些有的沒的。』
「好像就是一艘船撞到了冰山,然後開始沉沒。有的人大呼小叫逃難;
 有的人處變不驚演奏音樂;還有人很倒楣地被銬在船艙裡。
 然後男主角沉到海底,女主角Rose被救起,還一直活到90幾歲。」


『那為什麼女孩子看完後就會流眼淚呢?』
「我也不知道。當男主角Jack鬆開了手,沉入冰冷的海底時,
 電影院裡就開始哀鴻遍野。」
Jack?竟然跟我的英文名字一樣。
看來我以前的暱稱叫「深情的Jack」,的確有先見之明。


『阿泰,那你都不會覺得心痛嗎?』
「當然會啊!當老Rose把那顆『海洋之心』丟到海裡時,
 我的確很心痛。」
跟阿泰這種人討論藝術,我可算是自取其辱了。


「不過有一點值得注意,她們看完電影後,一定會問我相同的問題。
 那就是:If I jump,Do you jump?」
是嗎?問這種問題,不會太無聊嗎?


「痞子,女孩子最喜歡問這種假設性的問題,
 但卻要求得到肯定性的答案。」
那怎麼辦?如果照實回答,豈不自尋死路?
「不會啊!我都會回答說:答案是肯定的。」
你少唬我,照這種跳法,你不是早就得世界跳水冠軍?


「痞子,我只說答案是肯定的。我又沒說肯定會,還是肯定不會。
 我才沒那麼傻呢,如果她jump,我當然『肯定』不會跳。」
『阿泰,你又在混了。』
「痞子,所以我說你要走的路還很長。
 這種簡單明瞭的回答,包含了多少人生的哲理與情場的智慧。」
『是嗎?』我很疑惑。


「我舉個例子。」阿泰說:
「如果有一天女孩子問你:你會不會永遠只愛我一個時,
 一句『當然』就可應付過去了。但到底是當然會,還是當然不會,
 就只有你自己心裡知道。」


『萬一她很聰明,繼續問你:當然會?還是當然不會?
 怎麼辦?』
「痞子,這種聰明的女孩子太少了,說得上是可遇而不可求。
 不過如果她真的這樣問,你還是可以回答:當然會。」
『那豈不是撒謊了?』


「笨蛋!你心裡想的是:我當然會不只愛妳一個。
 這就是所謂的『返璞歸真』。
 到了這種境界,你便不再需要任何甜蜜動聽的謊言,
 也能夠達到欺敵的效果了。」


                        to be continued......


跟阿泰喝完酒,也已經快深夜三點。
不禁又開始回想起今晚和輕舞飛揚見面時的細節。
幸好我沒有寫日記的習慣,不然今晚發生的一切,
我真不知道該如何下筆?


要不是剛剛碰到阿泰的話,這樣的夜,就可以叫做完美。
然而進展得如此順利,卻反而令我不安。
孟子有云:生於憂患,死於安樂。
也許我和輕舞飛揚間,只是一種「迴光返照」的現象。


研究室窗外的那隻野貓,又開始叫了。
雖然聲音低沉了許多,但仍然是三長一短。
看來這隻野貓也是很有原則的。
不過牠今天的喉嚨大概出了點狀況。
我想我應該拿瓶京都念慈庵川貝枇杷膏給牠潤喉一下,
而且還是那種有孝親圖樣的正牌枇杷膏。


以前我總是依賴牠當我的鬧鐘,以便準時在三點一刻上線,
後來慢慢地不再需要牠了。
因為時候一到,我的精神總是特別興奮和抖擻。
如果有天沒在深夜三點一刻的網路上碰到輕舞飛揚,
我一定會渾身不對勁。


聽說這種情形在心理學上,叫做「制約反應」。
所以我想,我大概是被輕舞飛揚「制約」了。
而那隻野貓,也許也是被其她的性感野貓們所制約。
於是時間一到,牠開始Call Spring,我也打開pc,上了線。


「:)﹍痞子﹍今天累嗎?」
說我不驚訝是騙人的,說我不累也是騙人的。
尤其在心情像是坐了一次雲霄飛車後,加上酒精的催化,
我只想好好睡一覺。
如果不是我已經被她制約了,我是絕對不會在這時候還上線的。
而她為什麼也在這時候上線?她不累嗎?
難道她也被我制約了?


『好久不見了...妳好嗎?』
「痞子﹍你又吃錯藥了﹍我們才分別3個小時而已呀﹍」
古人有「一日不見,如隔三秋」之嘆,如果真是這樣的話,
那我們大概有3*365/8≒137天沒見,當然可以算很久了。


「呵﹍痞子﹍那你想我嗎?」
『A.想 B.當然想 C.不想才怪 D.想死了 E.以上皆是...
 The answer is E...』
「如何想法呢?」


『A.望穿秋水不見伊人來 B.長相思,摧心肝 C.相思淚,成水災
 D.牛骨骰子鑲紅豆——刻骨相思 E.以上皆是...
 The answer is still E...』
「呵呵﹍:)」
看來她真的也累了。
雖然「呵」是笑聲,但此刻我卻覺得她在打「呵」欠。


「痞子﹍我們會“見光死”嗎?」
其實網友一旦見了面後,結局通常都很悲慘。
就像阿泰一樣,如果不甚滿意,就會把她們從好友名單中剔除,
免得日後在線上碰到時觸景傷情,所以乾脆來個眼不見為淨。
如果對方先送Message來問好,阿泰就會說要去上課了、要去吃飯了、
要跟朋友去玩了、要去睡覺了……然後手忙腳亂地離線。
這就是所謂的「君子不立於危牆之下」之逃難法。


要不然就會說:「真可惜,難得又遇上妳。奈何造化弄人,事與願違。
現有俗事纏身,不得不走耳。只得灑淚而別,抱憾而歸,肝腸寸斷矣。」
這就是所謂的「睜眼說瞎話」之逃難法。


「為什麼網路和現實總會有那麼大的差異呢?」
因為在網路上,妳根本無法看到對方的表情,聽到對方的語氣,
所以只好將喜怒哀樂用簡單的符號表示。
例如笑臉符號就有“:)”、“^_^”、“:P”、“^O^”、“:~”等等。
但如果喜怒哀樂真能用符號表示的話,就不會叫做喜怒哀樂了。


換言之,當對方送來任何一種笑臉符號時,誰又能把握他正在笑呢?
也許他心裡抱著「買賣不成仁義在」的心態,跟妳應酬個幾句。
因此對陌生的兩個人而言,網路有時只能縮短認識的時間而已,
未必能拉近彼此的距離。


「痞子﹍網路上的我跟現實的我﹍會有很大的差異嗎?」
網路就像一層很安全的防護罩,不僅遮蔽了風雨,
但同時也擋住了陽光。
隔著這層防護罩去觀察一個人,當然會有誤差。


但對於妳,輕舞姐姐或是飛揚妹妹,我卻沒有隔著防護罩看人的感覺。
或者應該說是,妳根本沒有這層防護罩。
現在妳若送來半形符號「:)」,我彷彿能看見妳微微揚起的嘴角;
妳若送來全形符號「:)」,我彷彿能看見妳滿是笑意的眼神;
妳若送來「呵」,我彷彿就能聽見妳那像麥當勞薯條的笑聲。
所以網路不僅縮短了我們認識的時間,更拉近了我們之間的距離。


                        to be continued......


「痞子﹍我很希望你現在不是彷彿﹍
 而是根本就能看到我對你的微笑﹍」
是啊!我現在也很想看到妳的微笑。
不過這也是網路上的另一特點:雖然迅速,但並不完美。
而且如果現在真能看到妳,我又要被妳美麗的外表所矇蔽,
於是不得不狗腿一番。
倒不如像現在一樣,隔著螢幕,然後仔細去品味另一種形式的妳。


「痞子﹍為什麼你一看到我﹍就得稱讚我的外表呢?
 難道你不怕我會因此而覺得你很膚淺嗎?」
這哪有為什麼,看到美女便稱讚是屬於男人的反射動作,
不受大腦所控制。
我當然知道這有拍馬屁之嫌,奈何我笨拙的頭腦無法阻止我靈活的嘴巴。
一旦我的眼睛接觸到美麗的形象而傳遞到大腦,
在大腦尚未下達指令是否該讚美時,我的嘴巴就已經決定先斬後奏了。
這叫「嘴在外,腦命有所不受」的道理;
也叫「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而且與其不講讚美妳的話而讓我覺得昧著良心,
倒不如講真話讚美妳而讓妳覺得我很膚淺。
這也是另一種形式的「兩害相權取其輕也」的道理。


「:)﹍痞子﹍我會被你訓練得愈來愈驕傲哦﹍」
『沒辦法...這是孟子教我的...“余豈好讚美哉,余不得已也”...』
「痞子﹍今天的份量夠了﹍:)」
『好吧...今天的讚美就到此為止...輪到妳讚美我了...』


「痞子﹍與其講假話讚美你而讓你覺得我很膚淺﹍
 倒不如不講讚美你的話而讓我覺得對得起良心﹍
 這也叫“兩害相權取其輕也”的道理﹍」


現世報來得真快。
原來網路上果真什麼都迅速,連報應都來得特別地快。


「痞子﹍其實在網路上我反而更可以看清楚你真正的模樣﹍
 也就是說 I see you true color﹍」
『I see you true color?這句話的意思是“我看你真色”?
 妳真的覺得我很“色”嗎?』


「痞子﹍你的英文要加強了﹍這是辛蒂露波的一首英文歌﹍
 true color 的意思是真正的你﹍而不是說你真色﹍」
喔!原來如此,嚇我一跳。
在外文系女孩的面前得注意自己的英文程度,
就像在水利系男孩的面前得記住要節約用水。


「痞子﹍那你能用一句話形容我的外表以及你對我的感覺嗎?」
『很簡單...就是“嬌豔欲滴”...』
「小女子才疏學淺、資質駑鈍﹍願聞其詳﹍」
『因為妳“嬌豔”如花...於是我口水“欲滴”...
 所以是“嬌豔欲滴”...』
「呵呵:)﹍我會讓你害得睡不著覺﹍」
差點忘了明天還有約,不能像平常一樣逗她。
該讓她睡了。


『妳該去睡了喔...』
「再一下下就好﹍而且你還沒告訴我﹍你累了嗎?」
『還好...有點累...那妳呢?』
「我好累呢﹍不過沒上線跟你說晚安的話﹍我真的會睡不著﹍」
『me too...』


既然雙方都很累了,為什麼還要做這種無聊的事?
躺下去睡覺不是很好?
何苦一手打鍵盤,一手打呵欠?
我和她也許是同時想到了這層道理,所以接下來是一陣沉默。


「痞子﹍明天我們看哪部電影呢?」
『到時再說...反正重點是跟誰看...而不是看哪片...』
阿泰的名言,稍微修改一下,還是很好用的。


「那你明天騎車小心點﹍我會在樓下等你﹍」
『OK...衝著妳這句話...我會小心的...那妳爬樓梯也要小心點...』
「呵﹍明天見囉!晚安﹍:)」
『Good night、See you later、So long、Bye-bye、晚安、
 Sayonara、卡早睡卡有眠...』


                        to be continued......



jh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yao0913
  • 痞子蔡
    新年快樂!
  • 你怎麼常換頭像?
    新年快樂啦。:)

    jht 於 2008/02/06 02:01 回覆

  • Raymond
  • 恭喜恭喜~
    要新年咯~
    愿大家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发财咯~
  • 你也新年快樂、心想事成喔。:)

    jht 於 2008/02/06 02:01 回覆

  • bear
  • 新年快乐~

    那么就是说要选择对自己最重要的,其他一笑置之?

    如果有两块大小相同但形状不同的石头呢?
    一起捡起吗?
    放弃一个的话,会不会太残酷?

    顺便祝痞子新年快乐~
  • 新年最大,煩心的事別想。:)

    jht 於 2008/02/11 13:41 回覆

  • alext
  • 痞子蔡新年快乐~
    轻舞飞扬新年快乐~
    ^^
  • 新年快樂。:)

    jht 於 2008/02/11 13:45 回覆

  • lethe1206
  • 老師,新年快樂哦~
  • 你也新年快樂。:)

    jht 於 2008/02/11 13:48 回覆

  • 棠菁
  • 很久很久以前,我也这样和一个男生相触过。只是他对我不是他对她那样。

    现在再读一遍,心还会揪一揪。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