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換》 2016.11.01 麥田出版社 初版
  • Mar 08 Sat 2008 00:11
  • 圍巾



今年耶誕,薇要遠嫁香港。
為了參加薇的婚禮,我翻箱倒櫃尋找那件第一次當伴娘時所穿的禮服。
在衣櫥上面的角落裡,我突然看到了一個紅漆木盒。


已經有五年了吧!我從未開啟它。
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動,我終於打開這個木盒。
首先映入眼簾的,就是一條圍巾。


這是一條米黃色的圍巾,比一般的圍巾要長一些。
那是我十年前一針一線為你所織的,共花了我兩個月之久。
原本是想送你當做耶誕禮物。
如今,它依然安靜地躺在這塵封已久的盒子裡。
伴隨它的,只有你曾寫給我的信件,還有我們青澀年少的所有回憶。


1984,十三年前,你、我、薇和小郭四人,
同時由偏遠的濱海小鎮,到台南唸高中。
你和小郭在一中,我唸家齊,薇唸南女。
雖然我們四個是國中同班同學,但我和你並沒有因此而熟悉。
我只知道,你和小郭是班上最優秀的學生,小郭還是全校的模範生。
而你,總是顯得鬼靈精,甚至帶點邪氣。


高二時,在一次回家的途中,我和你在公車上巧遇。
那一年,是1985,哈雷彗星造訪地球的前一年。
公車行駛十分鐘後,你突然離開你的座位坐到我身旁,我很訝異。
你拿著園遊會的邀請卡,笑著說你朋友少,邀請卡發不出去。
問我可不可以幫你解決這個難題?


我紅著臉接過你遞來的邀請卡,輕輕點個頭表示感激。
瞥了邀請卡一眼,發現你們班的攤位名稱,叫「哈雷彗星俱樂部」。
你又笑著說你們班同學的智商不高,取名難免缺乏創意。


在這之前,我們從未如此接近。
兩個小時的車程,你開始訴說你高中生活的點滴。
我發覺你很健談而有趣,而我也不自覺地被你的笑聲所吸引。
以往我總是歸心似箭,現在我卻埋怨家住得不夠遠。
下了車,我們約好明天要坐的班次,我便開始期待明天的到來。


也許,如果不是因為薇要考試,不能陪我回家;
也許,如果不是因為你手上剛好有張園遊會的邀請卡,
那麼即使我們巧遇,我們也不會坐在一起。


在那年的耶誕前夕,你寄了張卡片給我。
我還記得收到那張卡片時的興奮。
連續好幾天,我總在半夜裡跑到陽台上竊喜。


那時,世界上並沒有BBS和手機。
雖然你知道我住哪,但你並不敢來找我。
雖然我知道你住處的電話,但我也不敢打電話給你。
於是我們只有靠書信聯繫。
你很聰明,我收到你的第一封信時,你只在信尾說:
『8:30,一中校門口等妳。』


距離一中的園遊會,只剩下一天,我根本沒有向你說「不」的機會。
事實上,我也不願意說不。
因為我很想再看到你。


那天夜裡,我失了眠。
躺在床上翻來覆去,只希望太陽趕緊升起。
對著鏡子,我練習著幾種表情。
微笑?淺笑?抿嘴笑?還是呵呵笑?
我不知道該用何種笑容去面對在校門口等待的你。
我既緊張又在意。


一中有兩個校區,你在勝利路等我,而我卻在四維街等你。
原以為世界末日已提早降臨,但到了九點半,
我卻遠遠看見你跑來,氣喘吁吁。


你知道嗎?當我看到你迎面跑來時,
我突然想到瓊瑤的電影裡,男女主角在沙灘上飛奔相擁的樣子。
可是我沒有使用訓練好的表情,我只是覺得耳根發燙。


你帶著我到處參觀,我也看到了小郭,他在你隔壁班。
我們三人聊了一會,我開始感受到你們之間的差異。
小郭總是正直有禮,充滿著模範生的氣息。
跟他相比,你顯得活潑而有朝氣、大方而不逾矩。
由於我是金庸迷,我直覺地把小郭想像成郭靖,你則被我想像成楊過。
而我,究竟是像黃蓉?還是像小龍女?


該走了,我想坐公車,你卻說要用單車載我回去。
你知道嗎?那是我第一次讓男孩子載我。
坐在你身後,我突然想到,為什麼我總是無法拒絕你?


也許不是我不懂拒絕,而是我根本不想拒絕你。
看你賣力踩著,我下定決心,
以後早餐少吃一個蛋餅,宵夜少吃一片吐司。
我不希望你單車的後輪,因我而沒氣。


往後的日子,你偶爾會寫信給我,我也一定會回信給你。
那時候,楊峻榮有一首叫做《情書團》的歌,歌是這麼唱的:
「每當我凝望著空白的信紙,總是不知如何告訴你……」
可是我拿起信紙時,總是停不下筆。


我有好多好多的事想告訴你,我的歡笑與憂慮,我的喜悅與悲戚,
我只想告訴你。
於是查看信箱成為我每天放學回家後所做的第一件事。
而當我握著你的信時,總讓我有種滿足與幸福的感覺。
雖然那時我並不懂幸福的意義。


升上高三了,聯考的壓力,使我們無法喘息。
生活中的唯一喜悅,就是看到你的字跡。
1986的耶誕節前夕,出門為你挑張卡片時,被反鎖在房門外。
我好著急,直覺想到能幫我的人,不是鎖匠,竟然是你。


我鼓起生平最大勇氣,撥了第一通給男孩子的電話。
你還記得嗎?當你聽到我的聲音時,你是多麼訝異。
你放下話筒,立刻趕來我住宿的地方。
只用了一張電話卡,就解決了這個難題。
你也看到了我的房間,這個第一次,又給了你。


於是你偶爾會來找我,但你從不上樓,一次也沒有。
我們會待在樓下,談天說地。
我很喜歡聽你說話,而且我們好像總有說不完的話題。
你說話的樣子,有一股迷人的魅力,而你的眼神,總是帶點邪氣。
我常不自覺地凝望著你。
而當你終於停住嘴巴,也看著我時,好奇怪,我竟然會感到窒息。


聯考前夕,你家發生了變故,從此,你的眉間便湧上很多憂鬱。
你找我的次數變少了,信也只剩短短幾句。
雖然你的笑容依舊,但我卻再也找不到那個帶點邪氣的你。


在20歲不到的年紀,說喜歡是件很奢侈的事,說愛更是一種浪費。
我只知道,我常常想起你,也常常擔心你,
但只能躲在被窩裡偷偷哭泣。
每當拿起你曾寫給我的信,以前讓我覺得有趣的內容,
如今卻讓我淚如泉湧。
原來為你掉眼淚,竟是如此容易。


終於放榜了,我理所當然地落榜。
小郭上中原電機,而你則考上成大水利。
我一直覺得你應該可以考得更好,不禁為你惋惜。
但我卻暗自慶幸你仍留在台南。


我媽希望我早點出去賺錢,可是我好想唸大學。
經過一番爭執,她勉強讓我留在台南一年,但不給我補習費。
於是我白天在雙橡園西餐廳當服務生,晚上則繼續唸書。
雖然我們依舊共同擁有台南的星空,但卻不再碰面。
因為我們都搬家了。


多少個夜晚,當我打開書本時,常常承受不住那股思念你的情緒。
於是淚水便成為我的書籤。


一直到那晚,你和你室友到雙橡園用餐,我終於又看到了你。
你是國立大學的學生,而我卻只是西餐廳的女服務生,際遇已經有別。
不過當我遞菜單給你時,我又看到了很久沒見的笑容。
那一瞬間,我忘卻了所有的不如意。
甚至有點慶幸因為落榜,才能在此與你重聚。


你和你室友打賭,可以在三句話內釣到我。
當然那時你室友並不知道我們的關係。
於是你問:『小姐,可以認識你嗎?』,我說可以。
然後你問:『幾點下班?』,我說十點。
最後你說:『十點餐廳門口見。』,我說沒問題。
我到現在還記得你室友吃驚的表情,從此他便把你當天神般崇拜。


而我,在接下來的時間裡,魂不守舍,緊張兮兮。
客人點牛排,我記成豬排;要紅茶,我卻給咖啡。
因為,我只希望下班的時刻快點到來。


十點到了,換回便服,理了理頭髮,看著鏡中的自己。
我突然發現,我頭髮變長了,已不再像是清湯掛麵。
而略施脂粉的臉龐,也彷彿提醒我,我已不再是學生。
我該以現在的樣子與你相遇嗎?
你會輕視我嗎?或是嫌棄?


面對鏡子,我開始猶豫。
最後,我還是鼓起勇氣勉強走出去。
迎接我的,竟然是你那帶點邪氣的笑容。
我終於瞭解,所有的擔心都是多餘。


我一直記得那晚,你陪我在雙橡園門口待了半個小時,
然後在滿天星斗下,送我回家。
台南那晚有星星嗎?我不知道。
但我卻從你的眼睛裡,看到兩顆最明亮的星星。


台南的冬天在1987似乎來得特別早,才十月多,天氣竟有一些涼意。
你習慣性縮一縮脖子,並將手插入口袋裡。
我發覺你的衣衫真的很單薄。
你是個怪人,衣服不喜歡穿多,即使再冷的天氣也是如此。
就在那晚,我決定為你織條圍巾。


我知道你最喜歡藍色,但藍色會讓憂鬱的你,顯得更憂鬱。
因此在挑毛線時,我選了這種米黃色。
這是我最喜歡的顏色,圍在你身上,一定很好看。
從此,下班後、唸不下書時,
我便藉著織圍巾來排解思念的愁緒。


我總在深夜裡,一針一線地織著。
伴隨我的,只有收音機傳來的西洋老式情歌旋律。
我織了兩個多月,希望能趕在耶誕節前送給你。
當我想到,你也許可以因此而不再受凍時,心裡就覺得平安歡喜。


冬至到了,在我住的地方附近,我們一起吃紅豆湯圓。
吃完湯圓後,我們的虛歲就滿20了。
20歲的年紀,大概可以談談喜歡,說說愛了吧?


在陪我回去的路上,你又縮了縮脖子,我突然很不忍心。
我叫你在樓下等我,然後飛奔上樓。
拿起還剩下一點點就可完工的這條圍巾,又衝下樓去。
我將它圍在你脖子上,一圈又一圈。


我發現,這條圍巾真的太長了。
沒想到我對你的思念有這麼長,於是不知不覺間,把圍巾織長了。
我只告訴你,這是為我最在乎的人所織的。
雖然我並沒有告訴你,誰是我最在乎的人,
但聰明的你,如果連這點都不能體會,那我就用這條圍巾勒死你。


我盡量裝作若無其事,但我的眼神已經出賣了我。
你似乎也感受到我的心意,於是輕輕摟住我。
在這之前,你從未碰過我。
像是觸電吧!電流從我的眼睛,傳到你的眼睛,然後到你的手,
接著到我的腰,最後蔓延到我全身。
於是你又輕輕地吻了我。


在這寒冷的耶誕前夕,空氣彷彿也已凍結。
唯一帶來溫暖的,只有你的嘴唇、你的胸膛,還有你的呼吸。


回到房間,臉上的灼熱還未褪去。
我撫摸著這條圍巾,因為它上面還殘存著你的餘溫。
我決定今晚不能想你,一定要熬夜把它織完。
因為我不希望你再多忍受一天的寒冷。
但這並不容易,因為我的雙手仍然由於激動而顫抖不已。


收拾一下心情,我打起精神,撐著眼皮。
在半夢半醒之間,我終於織完了這條圍巾。
我在圍巾的角落,用藍色的毛線,繡上你英文名字的縮寫——
jht。


在我因疲累而沉睡時,小郭的來訪吵醒了我。
我很意外,因為自從聯考過後,我就沒見過他了。
說說小郭吧!其實小郭跟我在一起的時間,遠多過你。
他總會定期找我或者寫信,和他的為人一樣,總是一絲不苟。
憑良心講,他各方面的條件都比你優異。
最重要的是,他對於我的一切,總是那麼地關心與在意。
我雖然不聰明,但絕不是笨蛋,女孩子天生的敏銳直覺告訴我,
小郭非常喜歡我。


跟小郭在一起,會有一種放心的感覺。
他總是那麼地彬彬有禮,對我的照顧與關懷,更是無微不至。
而你,對凡事總是不在意,讓人無法捉摸,根本猜測不到你的心意。
他不會惹我生氣,也不會讓我擔心,更不會令我哭泣。
而你卻常常左右著我的情緒。
還記得我老愛把他比成郭靖,把你比成楊過的比喻嗎?
也許大家都會選擇當黃蓉,但我卻只想當你的小龍女。


小郭特地從中壢跑到台南來送我耶誕禮物,我好感動。
記得當初他要北上唸書前,一直重複地告訴我,要我好好照顧自己。
他說他會一直把我放在心底。
像他那樣的人,能說出這些話,想必鼓起了非常大的勇氣。
小郭到了中原大學後,仍然常用信件和電話與我聯繫。
只可惜,我的心完全被你佔據,再也沒有絲毫餘地。


平安夜裡,正是西餐廳最忙碌的時候,我忙到11點多,才回到家。
雖然已經很累,但當我看到這條米黃色圍巾,
撫摸著點綴在角落裡藍色毛線繡成的jht,心裡就有股暖意。
要不是已經太晚,我好想現在就送給你。
希望你今晚別出門,因為天氣實在很冷。
明天一大早,我要親手送給你。


門鈴突然在此時響起,薇帶著小郭和你,來找我相聚。
這是我第二次同時面對小郭和你。
當我接觸到你的目光,想起前天晚上的初吻,我總無法正視你。
小郭發現了這條圍巾,他以為這是我回送給他的耶誕禮物。
他高興地說,他明天要去爬玉山,沒想到我會買條圍巾送他禦寒。
我不知所措,只好求助似地看了看你。


沒想到你竟然跟他說,玉山很冷,帶這條圍巾才不會著涼。
那一瞬間,我才明白你和小郭之間的深厚友誼。
原來你似乎早就明白小郭對我的心意,於是時常刻意與我保持距離。


那一年的平安夜,氣溫出奇地低。
讓我感覺寒冷的,不是天氣,而是狠心的你。


我後來常想,如果小郭不是那麼地喜歡我,你是否願意跟我在一起?
狠心的你,無知的你,即使小郭是多麼完美,
我還是只喜歡帶點邪氣的你。


為什麼你只顧著別人,卻從不考慮自己?
為什麼你總喜歡將自己封閉,不讓我關心你?
為什麼你始終不了解我對你的心意?
為什麼你要將我像貨品般讓來讓去?
為什麼我可以很瞭解小郭,卻根本一點也不懂你?


1988才剛來臨,小郭便寄了個包裹給我,裡面就是這條圍巾。
小郭果然也不是笨蛋,看到那處藍色的jht,
他就明白那不是我因他而買,而是我為你而織的圍巾。
他在信中說你其實是個很善良的人,喜歡為人設想,
但卻常常飽受誤解。
他並說你的日子過得很苦,所以要我以後多關心你。
原來,不會誤解你而又關心你的人,除了我以外,還有小郭。


春天過了,然後夏天來了,我卻再也沒有見過你。
你迴避,我賭氣,就這麼僵持到又一次的聯考前夕。
如果這次再考不上,我就得到台北去工作了。
放榜的結果,比去年更差強人意。
去年還有個同名同姓的在榜單上,今年連個同名同姓的也沒有。


罷了,我該告別台南這座城市了。
收拾好行李,在秋天剛來臨時,搭上北上的火車,
離開伴我四年青春成長的地方。
月台上只有薇,沒有你。
汽笛響起的瞬間,我的淚水便像洪水般,輕易地潰了堤。


台北對我而言,不僅陌生,而且擁擠。
我在一家貿易公司工作,小郭這時離我最近,常常來找我。
但我和他都很有默契地不提起你。
薇也常打電話來,所以我的日子過得並不怎麼孤寂。


這期間,也常有男孩子主動對我表示好感。
太帥的,我覺得有點脂粉氣;太酷的,我覺得肚子裡沒有東西;
太老實的,我卻覺得沒有情趣。


為什麼我如此挑剔?因為我總不自覺地拿他們與你相比。
不管他們是如何地優秀,如何地有魅力,
但他們沒有一個人的笑容,能像你一樣,緊緊地牽動我的靈魂;
他們也沒有一個人的眼神,能像你一樣,輕易地加速我的心跳。
事實上,我相信沒有一個人能像你。
即使像你,也不是你。
我固執的程度,連我自己都感到驚奇。


雖然我們分隔兩地,但我的心,卻仍繫著你。
薇曾告訴我,你四處兼家教,寒暑假也去打工。
辛勤忙碌的你,是否一切都如意?
你的眼神,是否仍有邪氣?


每當台北下起雨,我就會擔心在台南的你。
因為固執的你,堅持不穿雨衣。
於是雨水雖然打在窗外,卻落在我心底。
然後總是模糊在我的眼裡。


而當寒流來襲時,我總會拿起這條圍巾。
我多麼希望你能圍著它,為你帶來一絲暖意。
撫摸這條米黃色圍巾,
我的淚水,便不知不覺地滴在圍巾上面的藍色jht。


我在台北過了1988和1989的耶誕節,兩個沒有你的耶誕節。
然後因為薇的介紹,又回到了台南。
舊地重遊,我早已不勝唏噓。
我在一家電腦公司上班,這時你剛升上大四吧。
薇告訴我,你好像已經有女朋友了。
但我並不相信,因為你根本不愛自己,又怎會有能力去愛別人?


無論如何,再度與你共同擁有台南的星空,仍然是我最快樂的事。
你知道嗎?距離上次的見面,已經快三年了。
時間過得好快,不是嗎?
自從與你分別後,我就沒有剪過頭髮,因此我的頭髮變得好長好長。
我也摘下了眼鏡,換上隱形眼鏡。
因為你曾說過,不應該讓兩片玻璃,遮住我的眼睛。


如果現在與你相遇,你認得出我嗎?
也許你已無法從外表上認出我。
但如果你凝視我的眼睛,傾聽我的心跳,
我想你一定能夠很快認出我來。


下了班,走出公司大門。
已到了1990年底,街上又充滿了耶誕氣息。
在毫無心理準備的情形下,我竟然在對街上,看到了等待著我的你。
馬路上車子很多,你左顧右盼地慢慢走過來,我目不轉睛地注視著你。
我怕一不留意,你又要在我的生命中逝去。


馬路上的車子呀!可否請你們暫時停駛?
讓令我魂牽夢縈的你,趕快來到我面前。
雖然我和你只隔著一條馬路,你跨過這條馬路,可能僅需要十幾秒鐘。
但這一刻,卻讓我等了三年。


你靜靜地看著我,然後說我頭髮變長了。
廢話,白癡也看得出來。
你又說我沒戴眼鏡,變成熟了。
這句還是廢話,比白癡還笨的白癡也知道。
最後你問我日子過得好嗎?


你好可惡,為什麼當我再次落榜時,你不問我日子過得好嗎?
為什麼當我在舉目無親的台北辛勞工作時,你不問我日子過得好嗎?
你可知道,如果現在不是在馬路邊,
那麼你胸前的衣服,將會被我的淚水弄濕。


為什麼我們之間要賭那麼多的氣?
為什麼我們得刻意保持那麼遙遠的距離?
以至於我們的日子,空白了三年的交集。


該死的你,又在此時縮了縮脖子。
於是當年熬夜織圍巾的回憶,又瞬間湧上腦海裡。
為什麼經過了三年,我還是忘不了你?
為什麼你觸動我的心弦,依然是如此容易?


我們沒去吃晚飯,就在馬路邊聊了起來。
我很怕一移動腳步,就會發現這是在夢境裡。
因為在台北時,我已不只一次做過這種重逢的夢了。
歲月並未在你身上留下多少痕跡,你依然健談而風趣。
最重要的是,你的眼神依然有邪氣。


我不敢去看錶,因為我擔心到了十二點,灰姑娘又得變回原形。
細心的你,並不提醒我,
你只是靜靜地陪著我,在這寒冷的耶誕前夕。


我回到了住的地方,根本無法分辨這是夢境還是現實。
經過了三年之久,難道我們都沒有改變?
你在大學裡求學,我在現實社會中打滾,難道我們真的都沒有距離?
其實有時候我很恨你,為什麼你對一切總是毫不在意?
多少個失眠的夜晚,我只希望聽到你的聲音,
為什麼你從不給我隻字片語?


拿出了這條圍巾,也許,我終於可以在今年的耶誕節送給你。
看到了藍色的jht,我不禁又開始猶豫。
如果我把圍巾送給你,你會不會拒絕我的心意?
最重要的是,這條圍巾已經成為我思念你的習慣。
沒有了它,我又該如何去思念你?


再說吧!等我不再需要思念你時,自然會送給你。
1990年耶誕夜,你請我吃晚餐,就在長榮路上的樸園餐廳。
坐在你對面,看著既熟悉卻又陌生的你。
我試著去找尋過去共同擁有的記憶,
也試著從你的眼神中去找尋過去的你。
你果然還是你,不管如何忙碌與受打擊,你仍然充滿活力。
你的眼神依舊有邪氣。
原來你還是楊過,而我也還是小龍女。


我一直沒有告訴你,今晚我拒絕了TOYOTA的邀約,而來陪你。
誰是TOYOTA呢?
他是我公司的同事,總是開著一輛紅色的TOYOTA轎車,
所以我們都叫他TOYOTA。
他家世很好,畢業於台大電機,但人卻很和氣。
我這個金庸迷的壞習慣又來了,我一直把他想像成張無忌。
因為很多女孩想接近他,可是他總能輕鬆地迴避。
就像張無忌的那套武功絕學「乾坤大挪移」。


也許又是女孩子的天生直覺吧!
我總覺得他注視我的目光,多了一股溫柔。
只是自覺平凡的我,實在無法想像他會對我有興趣。
但他偶爾會刻意「順路」送我回去,
也常常會有朋友「剛好」送他兩張音樂會的門票。
所以,我漸漸瞭解他對我的一番心意。


1991來了,你的大學生活也只剩下一個學期。
在一個涼爽的三月天,午後下起了雨。
TOYOTA堅持要送我,因為我沒帶雨具。
看了看天氣,我只好點點頭,坐上他的紅色TOYOTA。
望了望下著雨的窗外,我又看到了在對街上等待著我的你。
又是相隔一條馬路。


你在藍色野狼0.125的機車上,
而我卻在紅色TOYOTA 2.0的轎車裡。
我們互相凝望十幾秒鐘,然後車子動了。
你在原地跟我揮揮手,而我的手,卻一直僵在車門的把手上。
在開或不開車門間,你慢慢地離開了我的視線,
也彷彿從此離開了我的生命。


馬路上下著雨,我的眼睛也同時下著雨。
那是我最後一次看見你。


後來聽說你順利畢業,並直升上了研究所。
小郭在台中當兵,薇已經變成我的同事,
TOYOTA對我還是溫柔而心細。
在1991的耶誕夜,TOYOTA送給我九十九朵紅玫瑰。
我早已冰凍的內心,開始出現融化的痕跡。
而這條圍巾,我還是沒有機會送給你。


我心一橫,想毀去所有關於你的記憶。
點起了火苗,從你六年前寫給我的第一張卡片開始燒起。
卡片燒到一半,便讓我的淚水澆熄。
信件可以燒掉,但已烙印在我心頭的你,又該如何拭去?


漸漸地,我思念你的次數減少了。
算是一種逃避吧!我把這條圍巾藏在一個不容易拿到的角落裡。
我媽常催促我,像TOYOTA這類型的男孩子,絕不能輕易放棄。
於是我慢慢接受了TOYOTA的心意。


1992的耶誕夜,TOYOTA送我一個耶誕禮物。
回到家打開一看,才知道是個戒指。
戒指上有一顆紅寶石和一顆藍寶石,旁邊鑲了很多碎鑽。
粉紅色的紙條上面寫著:
「紅寶石是我,藍寶石是妳,旁邊的碎鑽則是為婚禮祝福的天使們。
 我願用餘生的所有努力,來使妳幸福與happy。請嫁給我吧!」


他的文筆雖然比不上你,但也算很感人了,不是嗎?
因此,我決定戴上這枚戒指。


再見了,親愛的你。
再見了,藍色的jht。
我決定不再當小龍女,因為我即將要嫁給張無忌。
今晚的風,吹得有點像是我把這條圍巾圍在你脖子上的那個夜裡。
於是我放縱自己,恣意地回憶我們在一起時的點點滴滴。
因為過了今晚,我就不應該再思念你,也不應該再為你哭泣。


我把你所有寫給我的信件,連同這條圍巾,封在一個紅漆木盒裡。
我也許無法把你忘記,但我可以將你藏起。
我將你藏在衣櫥上面最不可能碰觸到的角落裡。
我心裡也明白,這將是我這輩子,最後一次為你失眠。


再見了,我的楊過。
再見了,你的小龍女。


一陣小孩子的哭聲,把我拉回了現實。
我手裡仍然捧著這條圍巾,但桌上已多了幾團擦拭過眼淚的面紙。
以前我總是將眼淚滴在圍巾上面的藍色jht,
現在我當媽媽了,總該學會用面紙擦拭眼淚了吧!


和TOYOTA結婚也有五年了,朋友們都喜歡戲稱我為T太太。
婚後沒多久,我們就遷居台北,因為TOYOTA想在台北創業。
三年前我生下一對雙胞胎男孩,剛剛就是他們在哭鬧。


我記得結婚那天,薇當伴娘,而在軍中服役的小郭,也寄來了一份禮。
至於你,通不通知你都沒有意義。
創業時的忙碌,帶小孩時的辛勞,也幾乎讓我忘了這條圍巾的存在。
要不是今年耶誕趕回娘家來參加薇的婚禮;
要不是翻箱倒櫃去尋找那件禮服,
我恐怕也無法發現你這個藍色jht。


有時常想,如果我將這條圍巾送給你;
如果那時我打開車門叫住你,也許我的日子會產生很大的差異。
不過人生不能假設,也不能重新來過。
所以,就讓你在你的世界中漂流,而我在我的生活裡浮沉吧。


這五年多來,除了在每年的耶誕時節外,我倒是很少想起你。
今年看了部電影《麥迪遜之橋》,由梅莉史翠普和克林伊斯威特主演。
男女主角最後一次見面時,女主角坐在車裡。
而且女主角也是猶豫著是否要打開車門,回到男主角的懷裡。
看到這一幕,我突然想起你,於是在電影院裡,我哭泣得不能自已。


小郭現在新竹科學園區工作,他生命裡的黃蓉也已經出現。
至於你,聽說你在唸博士班。
老天保佑,希望你的邪氣已去。
不然我很難想像你成為一個博士的樣子。
昨天抽空回台南去看看,雙橡園餐廳還在,但樸園餐廳已經倒閉。
賣紅豆湯圓的那家老店也已不見蹤跡。


今年農曆春節,我到國中導師家裡拜年。
老師說你剛來過,於是我坐在你坐過的椅子上,
試著感受你留下的訊息。
其實,我還是很懷念你眼神中的邪氣。


我們第一次的巧遇,是在哈雷彗星造訪地球的前夕。
下次哈雷彗星的造訪,又得經過幾十年。
也許那時你我都已不在人世。
一直很想知道你現在過得好嗎?快樂嗎?


最重要的是,像楊過的你,
是否已經尋找到屬於你自己的小龍女?


jh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5) 人氣()


留言列表 (35)

發表留言
  • movie314215
  • :)

    圍巾對我有很大的意義,看了這篇後,感觸很深..常常勾起回憶
  • 或許吧,可以回憶也是不錯的。:)

    jht 於 2008/03/08 01:29 回覆

  • ◆小η船◆
  • 很少有的以女性的角度為第一人稱呢
    而且感受到您之後筆風的進化
    套用您的口吻
    那個是帶點邪氣的您的雛型><
  • 這篇的文字很簡單,希望更像說話的感覺。
    或許將來再試試女性第一人稱的寫法。:)

    jht 於 2008/03/08 01:31 回覆

  • Tango_成
  • 同是天涯沦落人。。。

    感同身受。。。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既然已作决定,就别再回头看了。伤了自己,也可能会伤了心爱的人。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小心控制思念的火苗。。。

    振作点!加油!
  • 冷靜點,這是小說。:)

    jht 於 2008/03/08 01:32 回覆

  • Tango_成
  • 妇女节快乐!

    顺祝天下女性们:
    健康,幸福,快乐!
  • 是的。:)

    jht 於 2008/03/08 01:32 回覆

  • No.17
  • 不知道為什麼
    看你的故事,不論結局如何
    都會讓我感到幸福(笑)
  • 那真是非常神奇的事。:)

    jht 於 2008/03/09 02:36 回覆

  • iMac
  • 看完的感想有二
    第一 有點惆悵 兩個對的人 在不對的時間相逢
    第二 會寫小說 真好 可以把自己的暱稱化身成 各種個性 可以是帥氣的 也可已是帶有點邪氣的 也可是萬人迷 也可已是癡情漢 ,
    下本小說 美麗 的女主角名字 可以公開徵名嗎 ? :D
  • 女主角不一定要有名字。
    「圍巾」裡就沒有,不是嗎?
    :)

    jht 於 2008/03/09 02:40 回覆

  • alext
  • 文章很不错,除了“jht”这三个英文字母的出现以外,哈哈~
    XD
  • 你不覺得,jht很好聽?
    :)

    jht 於 2008/03/09 02:41 回覆

  • sas2158
  •   感覺很濃,濃到一種很難用言語表達的境界。
      《7-11之戀》當中的任何一篇,我都很喜歡,因為都是短篇,但是味道卻沒有流失,很棒。
      蔡老大,話說你跟我同姓又同性呀,現在又同樣在同地(噢我是指台南縣市)。
      我可不可以私底下拿書去讓你簽名呀?((當我小小聲的問
  • 我後記裡會說一些寫作時的想法。
    還有,你到我任教的學校堵我,我就簽。:)

    jht 於 2008/03/09 02:42 回覆

  • eunice
  • 圍巾

    女生好像都特別喜歡織圍巾給喜歡的男生,
    我以前織過一條,
    結局和這故事一樣是悲劇,
    之後我就學會了....用買的比較不會傷心。
  • 80年代末至90年代中,織圍巾似乎算流行。
    21世紀的現在,應該很少人織圍巾送人了吧。:)

    jht 於 2008/03/09 02:44 回覆

  • hisbeloved
  • :D

    虽然没有美好的结局,但是我很喜欢故事的情节。继续加油哦!我很喜欢你的创作!特别是夜玫瑰。:)))
  • 夜玫瑰的結局,大概就是美好吧。:)

    jht 於 2008/03/10 02:02 回覆

  • 小暖
  • 蔡大哥,想請問一下,7-11之戀會在什么時候再版呀~~
  • 應該是 3/20 左右。:)

    jht 於 2008/03/10 02:02 回覆

  • 三壞
  • 您老舊愛?可貴。。
  • you think too much..:)

    jht 於 2008/03/13 02:55 回覆

  • HELEN
  • 是這樣的

    圍巾現在很便宜賣,一條只要一百塊,
    可惜,送了人家還不戴。^^
  • 其實,我在台灣還沒圍過圍巾呢。:)

    jht 於 2008/03/13 03:02 回覆

  • Moon
  • 噢~我有收過親手織的圍巾,很暖合,只是在台南這ㄦ用不到,很熱ㄚ= =
  • 真是好命。:)

    jht 於 2008/03/15 00:50 回覆

  • iamucp
  • 初戀的滋味總是深深的刻畫在心頭..
    很棒的故事..
    上班上到頭昏眼花時..
    來這放鬆一下..
    順便隨著故事劇情讓情緒波動一下..
    看畢..繼續乖乖做事去!
  • 上班不要打混啊。:)

    jht 於 2008/03/22 00:30 回覆

  • Andrea
  • 這篇 好看

    第一次來留言呢^^

    記得我第一次看您的作品是[圍巾]
    很久以前了 好像國一時吧 那時候看到哭
    而且那時還不知道是你寫的
    到現在才發現= =
    現在再看一次 給我的感動還是沒變
    寫的很好看

    然後
    就這樣
  • 真相終於大白了。:)

    jht 於 2008/03/26 00:28 回覆

  • 艾琳
  • 真的太讚了><
    很久以前就看過你的作品
    之後在今天
    又逛到你的網誌
    讓我的心重新洗滌了一番
    這篇文章打的真好
    有好多句都打的令人很深刻
    像"無法忘記你,就把你藏起來"
    >>可是,就算藏起來了也會偷偷跑出來...
    "人生不能假設,也不能重新來過"
    >>沒錯!所以要做絕不能後悔的事!但,有些是在現實社會又不允許做...
    所以...
    雖然這些句子跟我的心情互相衝突
    但卻讓我想了很多
    也更看清很多事
    謝謝你
    請繼續寫出好文章吧
    我會是你的忠實讀者喔^^
  • 看起來,你應該還很年輕,這是好事。
    有人說,人生可以痛苦、可以後悔,但絕不要有遺憾。
    後悔通常是因為做錯了事,而遺憾是沒做什麼。
    因為沒做什麼,所以常會有如果做了什麼也許未來會不一樣的遺憾。
    總之,在每一個當下,盡力就好。:)

    jht 於 2008/04/10 23:28 回覆

  • hshne
  • 說真的

    看到樓上你回應的:到你任教的學校堵你,可以請你簽名嗎 XD

    偷偷(?)當你的讀者(笑)很多年了,每次辦簽名會總是錯過 ><"
    這是另一個請你簽名的方法嗎? ^^
  • 當然可以。
    只是怕你認不出我而已。:)

    jht 於 2008/04/15 02:26 回覆

  • Jane
  • 感觸很深

    感人!很真實…
  • 謝謝。:)

    jht 於 2008/04/19 15:25 回覆

  • alexia0428
  • 名字~

    在這篇文章中~我居然拼湊出了我的名字~~
    感動!!
  • 那還真巧。:)

    jht 於 2008/04/19 15:26 回覆

  • 老人源
  • 糟了..我竟然想笑

    看到你寫說一開始別人以為你是女的
    後來知道真相後
    開始便成恐嚇信
    我一直為這件事感到在意
    嘴角不自覺的上揚了XD~
  • 只是開玩笑的說法而已。:)

    jht 於 2008/04/20 01:22 回覆

  • 大砲
  • 二中三年在成大吃飯的日子

    二年前看了綱版的第一次,對於1972 生的我那個你和阿泰的對話情節內容和歪歌....讓我倒地放聲大笑好多次,今天用了三天重看所有的文章,
    我還是不會去買書, 因為沒有空
    有個問題,榮安可以考上成大嗎
    雖然你是三流的,但在學理工的人中,我封你一流,不過我喜歡叫你"素人"作家..哈不是a 片看多了哦.
    我喜歡你的文章,不過不是情節,而是那份對三年台南生活的感同身受.
    期待新作品
  • 考大學看的只是考試成績。
    如果人品不好、或是完全不懂人情世故、或是生活白痴,只要考得好,當然可以考進大學。
    所以榮安當然可以進成大。
    還有,只要我出新書,7-11也會有,
    你該不會沒空進7-11吧。:)

    jht 於 2008/04/24 02:11 回覆

  • zeromanlin
  • 錯覺嗎?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
    感覺文中有些描寫方式似乎比我以前所看到的還要激情(笑)...

    文章的歲月痕跡,
    終究還是能從"人事時地物"看出端倪,
    尤其在這變遷快速的時代(雖然說台南的轉變速度較慢)...
    更能了解時過境遷的事實啊!


    啊!已經多久沒看小說了...
    身處於在這如無限迴圈的生活中,
    所想要的,也只不過是個心情的共鳴啊...
  • 你說的是「吻」吧。
    確實。:)

    jht 於 2008/06/08 01:09 回覆

  • 悄悄話
  • meana
  • 好巧的雙胞胎男孩

    素偶想太多了吧..
  • 確實。

    jht 於 2008/11/30 12:32 回覆

  • 王珏
  • 应该叫你蔡大哥吧……

    蔡大哥……(怎么感觉好别扭哎……)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啊 好多年了
    它们让我很温暖 尤其是 你笔下的友情 比爱情更让我喜欢~
    加油咯~我~
    就想说这些……
    希望你能看到……
  • 稱呼不用拘謹,習慣就好。
    謝謝。:)

    jht 於 2008/12/21 20:52 回覆

  • Yari_芽
  • 在網路上 是可以堵到人的 =]

    你的:)是為了親密接觸嗎? (笑)
    我在你的留言版留了言了,
    其他的話,小女不敢在多說...
    -
    你好愛叫人冷靜呀 (笑)
    我很冷靜的,請別提醒我哦。
    我不能到你任教的學校堵你哦...
    畢竟我是個小小學生。
    但能不能在這裡堵到 jht 呢=] ?
  • 通常我都會回留言的,只是可能會拖個幾天。
    其實是不用堵。

    jht 於 2009/03/09 03:53 回覆

  • 小轩
  • 双鱼女太双鱼了
    天蝎男太天蝎了

    我执着了又
  • 這篇應該沒提到雙魚吧。

    jht 於 2009/04/20 17:36 回覆

  • 小轩
  • 所以我执着了. :P
  • 可能是女主角給你的感覺而已,不算執著。

    jht 於 2009/04/22 03:03 回覆

  • 小人物
  • 总算明白了,原来是“薇,小郭”版,谢了,大哥。
  • 其實只是名字修掉而已。

    jht 於 2009/05/28 11:45 回覆

  • xyzxyz14
  • 教师节快乐!

    明天是教师节,不知道台湾有没有。
    在这里提前祝痞子和全天下的教师节日快乐了!
    痞子的文章里面,就这篇令我最为感动。
    因为它使我感觉出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而不是小说。
    曾经有女孩子送我她织的围巾,不过大家都没有进一步的发展。
    不知这是遗憾还是好事?
    现在大家都很好,仍然会彼此关心对方,这样也算是个好的结局吧。

    真是一篇感人的文章!
    谢谢痞子。
  • 布丁娃˙
  • 哇塞!!痞子蔡桑,只能用神來稱呼你了!!超好看的!!
  • chendayu1989
  • 其实 我喜欢上你的小说.
    并不是因为<<第一次>>
    而是这篇 附在<<第一次>>那书后面 充书本字数..的<<围巾>>..
  • bbssyyuui
  • 引用【#3】

    虽然这只是一片小说
    但写的人若没有如此的经历 又怎能写出如此的小说 不是吗?
  • 张 振
  • 也许可以再修饰一下字词啊。把押韵弄得更好点。有些不太押韵啊

    感觉很像张帝 即席歌词啊,哈哈

    总的来说,比较感人。很早就看过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