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暑假開始趕稿,這幾天要做個了結。
這幾年總是寒暑假時比較有空,所以原本該是長假,反而更忙。

很抱歉,也許你覺得煩,但我還是要再說一次:
我的本業是當老師或做研究,不是作家或文字工作者。
我這樣說沒有瞧不起文字工作者的意思,只是一種單純的否認。
就像我否認我是醫生、律師、農夫一樣,並沒有瞧不起醫生、律師、農夫。

當然,我出了書,如果你認為出了書就算作家,那無所謂。
我可以算是作家。
就只是這樣。

也許你認為作家有滿足讀者某些期望的義務,那請你去跟別的作家說。
不用跟我說。
因為我只對自己的文字負責。

我如果忙著趕稿時,通常心情會不太好。
除了寫作壓力外,也會因沒有時間回信而受到責難。

「你上過小學嗎?難道你不知道回信是一種禮貌?」
「念到博士了不起嗎?就可以不回信?瞧不起人?」
「靠!作家了不起嗎?連回信的基本禮貌都不懂!」

這些年來,這種信件常會出現。
在趕稿時特別容易發生。

如果我不回信,你會失望或難過,那麼請你不要寄信來。
我無力承擔不回信的後果。
就像你看我的文字一樣,如果看完一定要寫篇心得文,你的壓力也會很大。

題外話,我寫一篇十萬字小說,你會不會寫一萬字心得?
應該不會。頂多一千字就很長。
十萬比一千,比例是一百比一。
同樣的標準,如果我面對一篇一千字的留言,我其實只需十個字回應。
感覺很扯吧?
但好像也有幾分道理。

人與人之間,常是隨緣,不必強求。
你不必認識我這個人,我們之間的交集只有我的文字。

「喂!聽說你會回信,回個信吧」

我真的不知道該回什麼。
於是三天後,甚至是兩天後或一天後,便會出現:

「你怎麼不回信?」
「你幹嘛不回信?」
「懂點禮貌,OK?」

我老了,新的江湖道義我已不了解了。

就讓我想寫的時候寫點東西,不想寫的時候一個字都不寫。
我寫完時,你喜歡看就看、不喜歡就別看。
看了有共鳴,想寫信告訴或分享心得,我很歡迎;
看了很失望,不吐不快,也請隨意。
但都是在每個人「想」這麼做的前提下,而不是非得這麼做。

你可能看了一篇小說,感動得屁滾尿流,但你一定會完整告訴作者你的感動嗎?
我也是一樣。
有時收到某些信件很受感動,但未必會回信說出我的心情。

牢騷發完了。
抱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ht 的頭像
jht

jht-痞子蔡的BLOG

jh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