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換》 2016.11.01 麥田出版社 初版

7.


升上高三,我換了間教室上課,從此以後不會再有人跟我共用抽屜。
因為我們學校一個年級有20班,補校一個年級卻只有6班,
每升一個年級,我們便會換棟樓,但補校高一到高三都在同一棟樓。
當我到另一棟大樓上課時,她也換了教室,但依然在原來的大樓。
簡單地說,在空間的座標上,我們不再重疊於相同的點。


沒有她的高三歲月,就像地獄裡沒有地藏王菩薩。
我只能忍受酷刑苦等投胎轉世的日子來到,沒有人可以度化我。
我常拿出那些影印紙來看,內容幾乎都能倒背如流。
雖然聯考並不會考,但我記的比任何科目還熟。


高三教室的黑板左上角,總是用紅色粉筆寫了個數字。
那是代表距離聯考還有多少天。
別的同學瞄到時,或許會心生警惕;但我看到那紅色數字時,
常會莫名其妙想起她。
然後黑板會浮現紙條上的文字,我常因此在課堂中失神。


有天我心血來潮,或者該說是一時衝動,我放學後還待在校園。
我走到念高二時的那棟樓下,等待補校學生來上課。
快到6點時,補校學生陸陸續續走進那棟樓的教室。
『或許我可以遇見她!』
我心裡這麼想,心跳漸漸加速。


心跳只加速一會,突然被緊急煞住。
因為這時我才想起,我根本沒看過她,甚至連名字和班級都不知道。
我以前的想法沒錯,如果有人在放學後的校園內悠閒欣賞黃昏,
那麼他一定是在升學壓力下崩潰了,或是瘋了。
某種程度上,我應該是崩潰或是瘋了。
那天補習班的課,我也忘了要去上。


高三下學期,教育部解除髮禁,我的頭髮終於不再像刺蝟。
我發覺我比古龍好一點,起碼「髮禁」還會再出現於小說中。
偶爾我會想,我頭髮已經變長了一些,她還會認得我嗎?
但隨即啞然失笑,我們從未見面,何來認不認得的道理。


既然不曾記得,那就無法忘記。
即使已進入聯考前一個月的最後衝刺階段,我還是會想起她。
她借我的錄音帶,我來不及還她,每當夜晚在書桌前念書時,
我總喜歡聽她的錄音帶。
有時腦海中會幻想她抱著吉他自彈自唱《Diamonds and Rust》。
「好聽嗎?」
我幾乎可以聽見她這麼問。


聯考放榜了,我考上成功大學,不僅跟母校在同一座城市,
而且就在母校旁邊。
我因而常經過母校,偶爾會遙望高二時上課的那棟樓。
那棟樓似乎是我對母校僅有的記憶。


念大一時,班上還有兩位女同學;大二時,她們都轉系了。
我此後的青春就像武俠小說,在身邊走來走去的,幾乎都是男生。
日子久了,我開始對跟我不同性別的人類產生疑惑。
每當在校園中看見女孩,心裡總會依序浮現:
『這是美女嗎?』、『這應該是美女吧?』、『這該不會是美女吧?』
這三種層次的問題。


幸好我們會想盡辦法認識女孩子,比方交筆友或是辦聯誼。
我一共交過三個筆友,每次都無疾而終,也都沒見過面。
交第一個筆友時,我很興奮,因為這讓我聯想起她。
只可惜寫信跟寫紙條的差異頗大,信幾乎算是一種文章,像作文。
不像紙條上的天馬行空,甚至是隨手塗鴉。


第一個筆友是個有點嚴肅的女孩,信裡常說些人生哲學之類的。
「如果希望西瓜吃起來更甜,卻要加鹽。人生就是如此。」
太深奧了,也非常虛無縹緲。
我的人生哲學簡單多了,就是天天沒事做,永遠有錢花。


第二個筆友是個活潑得過了頭的女孩,通常會在信的開頭寫:
「乾柴兄你好,我是烈火妹。」
我畢竟算是忠厚老實那型,打死也說不出:
『讓我們燃燒吧!』


第三個筆友應該很小氣,總會在信封的郵票塗上一層透明膠水,
這樣蓋郵戳時,只會蓋在乾了的膠水上。
把郵票從信封剪下,在水裡浸泡一會,可以撕下郵票表面的膠水。
我們通了幾次信,每次都用同一張郵票。


記得我跟她通紙條時,見面這種話題都會被巧妙迴避。
但不管我跟哪個筆友通信,我們都會大方談論「見面」這話題。
只可惜她們跟我都不在同一座城市,可能是因為懶或是少了點衝動,
最終都沒能見面。
久而久之,寫信的興致淡了,就斷了來往。
她們寫來的信,我沒留著,連怎麼不見的都不曉得。


大學時的聯誼活動去過好幾次,每當認識很不錯的女孩,
聯誼結束後便想採取行動。
有人說最好的男人讓女人衝動;次一等的讓她們心動;
一般的男人讓女人感動。
但無論我怎麼做,女孩們卻都不為所動。


我曾在聯誼完後鼓起勇氣打電話約一個女孩子吃飯或看電影,
對方回答:「真不好意思,我已經答應別人了。」
也曾經寫信給一個在聯誼中跟我還算談得來的女孩子,對方回信說:
「還君明珠雙淚垂,恨不相逢未嫁時。」
換句話說,聯誼完後,故事就結束了,連名字也沒留在記憶中。


大學畢業時,已是1990年代初期。
我繼續念研究所,雖然課業較重,但還是有跟女孩的聯誼活動。
可能是年紀稍長,比較懂得跟異性相處;也可能是運氣變好了,
在研究所的聯誼活動中,我先後認識了兩位女孩。
她們還差點成了我的女朋友。


第一個女孩話不多,外表很文靜,但似乎有些多愁善感。
有次我們在街上散步時,文靜女突然停下腳步,眼眶泛紅。
『妳怎麼了?』我問。
「你不覺得今天太陽的顏色,很令人傷感嗎?」文靜女回答。


另一次則是在郊外踏青,空氣清新,涼風徐徐,景色優美。
文靜女卻突然流下眼淚。
『妳又怎麼了?』我問。
「是春天!」文靜女回答,「是春天讓我流淚。」
我覺得跟這樣的女孩在一起,壓力太大了,於是沒多久就斷了。


第二個女孩長得很秀氣,但個性實在是有些虛無縹緲。
秀氣女快樂時哭、生氣時哭、感動時哭、無聊時哭,傷心時卻不哭。
傷心時反而會大笑。
但秀氣女傷心時大笑的樣子實在很詭異,我只好說:
『拜託妳還是哭吧。』
「你雖然是個好人,但我們不適合。請你以後別再來找我了。」
秀氣女說完後,又是一陣大笑。


雖然跟秀氣女分開是好事,但聽到女孩子主動這麼說,還是會難過。
記得那天我回家後,把她送我的那張體溫測試卡貼住額頭。
自從她離開以後,這些年來我常有這種近乎無意識的動作。
但以往都會浮現綠色的笑容圖樣,這次卻是橘色的愁眉苦臉。
不知道這是因為身體著涼?
還是心裡受寒?


不曾被教導該如何跟異性相處,於是只能摸索著前進。
這期間或許受了點傷,可能也不小心傷了人。
每段跟女孩的短暫故事結束後,我總會想起她。
也常幻想如果是她,故事應該可以有美滿結局。
然後我會拿出那40張影印紙,細細回憶以前的點滴。


這40張紙雖然只是文字的影印本,但其實也是記憶的影印本。
不管是三年後、五年後、十年後甚至更久以後,
只要我一看到這些文字,就能清晰記得當時的每一天、每一件事,
和每一份感動。


有些東西有生命,卻沒感情;有些東西有感情,卻沒生命。
大學裡喜歡當學生的老師是前者,
那40張影印紙則是後者。


研究所畢業後去當兵,那時研究所畢業生當的是少尉排長。
可能因為我是個溫和的排長,排裡常有弟兄跟我哭訴女友變了心。
我沒有被愛人拋棄的經驗,只能試著去體會並安慰。
然後我會慶幸我與她從來沒有在一起,自然也不存在失去的問題。


服役期間的生活很簡單也很苦悶,聽命令就是,不要去想合不合理。
我覺得我似乎變笨了,反應也慢了,因為很少用腦筋。
只有當深夜躺在床上不小心想起她時,我才會用到腦子。
有時睡不著,我會偷偷拿出那40張紙,逐字閱讀上面的文字。
可能也因為如此,這段期間我夢見她好多次。
但夢裡她的臉孔總是模糊,清晰的只有她抱著的那把吉他。
偶爾還能在夢裡聽到吉他聲和她的歌聲。


當了兩年兵,退伍時已是1990年代中期。
這時網路正悄悄興起。
我開始上網,也因而認識了幾個網友,常跟她們傳水球。
雖然這種通訊息的方式很像高中時跟她通紙條,
但以前跟她通紙條時,十次來回需要十天;
而在網路上十次水球來回卻不到十分鐘。
感情這東西有時像葡萄汁變成葡萄酒一樣,需要時間的醞釀與發酵。
可惜網路上的東西太快了,少了時間的醞釀與發酵,
因而累積的情感,來得快,去得也快。


剛退伍時在台南找了家工程顧問公司上班,工作還算不錯,
但常需要跟包商交際應酬。
應酬的場所通常燈光有些暗、洋酒有些貴、女孩有些多。
記得第一次走進應酬場所時,一看到鶯鶯燕燕,我還嚇得奪門而出。


雖然很不適應這種應酬,但總是推也推不掉。
我只好盡量坐在角落裝自閉。
有次有個女子坐近我,滔滔不絕跟我說起坎坷的身世。
說到傷心處,哭得像死了爹娘。
「總之,坎坷呀!」
女子下了結論,又是一陣痛哭,於是爹娘又死了一次。


同事偷偷告訴我,這裡的女子喜歡跟看起來忠厚老實的男人裝可憐。
因為她們以為越忠厚老實的男人就越容易為她們散盡家財。
我同事說得沒錯,由於我長了忠厚老實的臉並坐在忠厚老實的角落,
於是我一共聽過四個女子講了四個坎坷的故事,
而且每個坎坷的故事幾乎都大同小異的坎坷。
「總之,坎坷呀!」
連結論都一模一樣。


我覺得忠厚老實的我不適合再聽坎坷的故事,於是積極準備高普考。
退伍兩年後,我考上公務人員高考,分發到台東的單位。
我離開台南,這時離高中畢業正好滿十年,離她的離去滿11年。
我在台東的日子單純而規律,畢竟是奉公守法的公務員。
單位裡很少有女同事,而且多數已婚,我只好清心寡慾。


我一個人在外面租房子住,下班回家後通常守在電視機前。
有次電視上播放《第凡內早餐》這部老電影,
當看到奧黛麗赫本坐在窗台抱著吉他自彈自唱《Moon River》時,
我竟然想起她。


我從未見過她,不知道她長得像不像奧黛麗赫本,也不期待她像。
當然更不知道她和奧黛麗赫本彈吉他時的神韻是否相同。
之所以想起她,應該是因為「坐在窗台抱著吉他自彈自唱」的畫面。
我不禁在腦海裡勾勒出將來某天見到她時,會是什麼樣的景象。
她會在我面前彈吉他嗎?
如果她會,應該是彈《Diamonds and Rust》吧。


有天晚上心血來潮,打算租些電影片來打發一個人的漫漫長夜。
在VCD出租店閒逛時,看到架上有片Joan Baez現場演唱會VCD,
我毫不猶豫租了它。
回家後立刻在電腦裡播放,快轉到《Diamonds and Rust》。


Joan Baez的頭髮變短了,而且髮色帶點灰,
已不像年輕時的一頭烏黑長髮。
雖然歲月在Joan Baez身上留下明顯的痕跡,音色也變得較低沉,
但Joan Baez依然抱著吉他站在台上自彈自唱。
當我聽到「Thirty years ago I bought you some cufflinks」時,
我又驚又喜,隨手從桌上拿了一張紙,在紙上寫下:


『嘿,妳說得沒錯。Joan Baez唱《Diamonds and Rust》時,
 歌詞裡的時間果然會隨著時光的改變而改變。』


但當我想把紙條放進抽屜時,卻發覺我的電腦桌沒有抽屜。
那一瞬間,我才想起這裡不是高二時的教室,而且她早已走遠。
沒想到經過這麼久,我還保有寫紙條的習慣動作。
我不禁悲從中來。


在我跟她相遇的年代,Joan Baez唱的是Twenty years ago;
如今Joan Baez已經開始唱Thirty years ago了。



jh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5) 人氣()


留言列表 (35)

發表留言
  • 腦殘~
  • 哇哈哈 隔了2天 終於可以插回屬於我的頭香了~XD
  • 恭喜。

    jht 於 2008/10/30 12:30 回覆

  • 金華
  • 二把交椅看來是我的,作者太辛苦了。不過,我也很辛苦地這麼晚還來看看是否更新了。
  • 辛苦了。

    jht 於 2008/10/30 12:31 回覆

  • 小张
  • 蔡大哥似乎很喜欢听那些经典的英文老歌啊,你提到的歌我都下了,旋律很优美,我想起了夜玫瑰的那首歌,不过有些伤感。。。
  • 因為學生時代很常聽。

    jht 於 2008/10/30 12:31 回覆

  • 凱子
  • 第四個噢~
    超期待這篇的說,已經去書店預定了,不過要多一個月才能拿到吧
    恨啊~
    不在臺灣
  • 哇,好像很多人都這麼做。
    可是郵資通常比書還貴耶。

    jht 於 2008/10/30 12:32 回覆

  • fiatlux
  • 吼~!不過去登入而已,回來就多了兩位住進樓上...
    下一篇又要等24小時阿...
  • 美好的事物,通常需要等待。

    jht 於 2008/10/30 12:33 回覆

  • ~Yes~
  • 当他还VCD时还夹着那纸条,
    刚好女主角又借了那片VCD??

    猜猜无妨吧?
    又要再等下一篇了。
  • VCD上夾的紙條通常是提醒你還片的時間。

    jht 於 2008/10/30 12:33 回覆

  • 来自大陆的KonKai
  • 预测一下后面的故事~

    "我"把纸条夹在租的VCD里,然后"我"和她通过租VCD这种形式又开始传纸条了?
    总之期待"我"和她的再次相遇!希望下一章快点出来,好扣人心弦啊!
  • 如果他們都很有錢而且很無聊的話,或許可以。:)

    jht 於 2008/10/30 12:34 回覆

  • shan
  • 呵呵 正在熬夜写论文
    看到你更新了 感觉不错
    有个人一起熬夜
  • 會爆肝的。

    jht 於 2008/10/30 12:35 回覆

  • 来自大陆的KonKai
  • 跟楼上不谋而合了~HOHO~
  • 早點睡吧。

    jht 於 2008/10/30 12:35 回覆

  • 佑手
  • “既然不曾記得,那就無法忘記。”
    “我與她從來沒有在一起,自然也不存在失去的問題。”
    是好事么??
    怎么心里会有丝丝的哀愁。。
  • 請不必想太多。

    jht 於 2008/10/30 12:36 回覆

  • 水果冻
  • 看完了这一集,有坐超快列车的感觉,跟前几篇比起来节奏超快的,一下子就过了10年。。。
    10年以后要怎样重逢?连对方名字都不知道吧?
    该不会是,当真正如楼上所说的,在vcd里?
    期待答案中。(哈哈,我们都确信他们会再遇到的)
  • 電影中水流匆匆流了幾秒,就會過了十年甚至是20年。

    jht 於 2008/10/30 12:36 回覆

  • yao0913
  • 水喔!
  • 謝謝。

    jht 於 2008/10/30 12:37 回覆

  • 22305
  • 是春天?是春天讓你流淚?哈哈~是洋蔥吧~我想!
    這篇感覺好快,一下子從高中到大學,從研究所到當兵,然後到工作,中間的人生好像突然都消失了,很期待後面的發展,但又很怕後面沒有發展,後面千萬要給我高潮迭起啊!
    不然就這樣斷在這裡的話,會有一種褲子都脫了,但沒有用到衛生紙的遺憾啊~你別想歪了...我說的是大便,我要的是一種暢快啊!
  • 人生有時就是這樣,空白的日子很快就過去。
    在小說裡,如果第一人稱真的自言自語十年,
    那麼所有的東西都會鳥掉。:)

    jht 於 2008/10/30 12:40 回覆

  • 無解
  • 一下就十年了啊....
    有種淡淡的哀傷

    男主角還真長情
    現實生活中不可能有這種人吧..
  • 如果只是一直記得,那麼十年不算久。
    或許將來你能體會。

    jht 於 2008/10/30 12:41 回覆

  • monica
  • 這集的時間跳得好快~
    轉眼11年....
    很傷感....很傷感....
  • 人生就是如此。

    jht 於 2008/10/30 12:41 回覆

  • 子神
  • 痞子,又係我香港來的讀者....又是上班時間上來偷看小說呢!

    不知怎的,當我看到這第7章節時,心裡有點失落?有點傷感...
    可能是我期待著....他們早就在校園相會....即使不知道對方
    可能是感受到...男主角的失落...好像失去了...而且追不回
    又可能我自身感覺有所共鳴...很傷感

    到現在打字上面的句字後,我仍然感受到男主角的心情...
    心情很沉重
  • 人生總是來來去去,很多東西不一定要握在手中才算擁有。
    而且,故事也還沒完。

    jht 於 2008/10/30 12:43 回覆

  • albert
  • 我想最後都是男主角見不到女主角的
  • 你太悲觀了。

    jht 於 2008/10/30 12:43 回覆

  • tzE`
  • 好可憐啊
    女主角快出吧 我不希望女主角的出現就象徵著完結啊
    蔡大哥係的文字令我的心情變得好沉重T^T
  • 放輕鬆,只是個故事而已。

    jht 於 2008/11/01 17:30 回覆

  • zjk
  • 高普考是指公务员考试啊,还有爆肝大概是什么意思呢?最近台湾歌手的歌里也有听到?字好认,不过意思不一定好理解啊。
    另:刚开始连载时我就想痞子老师怎么重回少年时代了,因为我觉得你的一系列小说都有个时间在里面,从男主角大学,研究生,博士(比较少),工作,这样子写的,终于现在又回到工作了。呵呵。
  • 習慣用語,多聽幾次大概就知道意思了。
    不懂也沒關係。
    現在有些台灣的流行用語,我也搞不懂。

    jht 於 2008/11/01 17:36 回覆

  • sandy
  • 不會像<情書>那樣........無可挽回之後才知道對方的心意吧, 千萬別這樣.......他倆會見面的吧.......
  • 沒想到你還記得《情書》,不錯。

    jht 於 2008/11/01 17:37 回覆

  • DEDEMARKY
  • 十年了.
    男主角已是有故事的人.
    我是上班時明看的,
    不用偷看.
  • 令人羨慕。

    jht 於 2008/11/01 17:38 回覆

  • Starry
  • 唉唉唉...
    隨著一篇篇的連載...
    我的情緒也被一次次牽引著...
    到底是文章寫的太好呢???
    還是我太容易入戲了呢???
  • 應該是你太容易入戲。

    jht 於 2008/11/01 17:38 回覆

  • G
  • 见不见面都好。。反正这段回忆已经在人生里了。。人不就是靠着回忆过活么。。相见不如怀念。。要是真在一起每天油盐酱醋吵架。。那也太悲哀了。。。红玫瑰白玫瑰得不到的才值得怀念。。
  • 也不能矯枉過正。
    總不能為了懷念與留下美好記憶,而刻意不在一起吧。

    jht 於 2008/11/01 17:39 回覆

  • Helen
  • 這個

    研究所遇到的女生
    怎麼像鬼一樣?
    媽媽咪呀~~
  • 這應該是我的問題。

    jht 於 2008/11/01 17:39 回覆

  • 冰羽
  • 十年就这样过了啊?!想念一个人十年真的...真的很辛苦吧?只有文字,没有声音,没有长相的记忆...这种想念着一个人的感觉,我想一定很寂寞,是吗?
    歌词会随着时光改变,原来思念也是这样的...有想哭的感觉,却哭不出来。
    最近在大考已经很忧郁了...痞子你不是那么恨吧?
  • 很多時候,當你想念一個人時,不管記不記得長相或聲音,
    都是寂寞的。

    jht 於 2008/11/01 17:40 回覆

  • 饅頭
  • 有種 深深的悲哀感呢...
  • 去買書讓作者賺版稅就不會悲哀了。:)

    jht 於 2008/11/01 17:41 回覆

  • 靜
  • 紙條影本那段很有感觸啊

    很贊同這篇文章裡寫的
    "紙條也是記憶的影印本"
    因為我把和交往五年的前男友
    這段時間傳的簡訊抄下來~
    親手抄了一本送他
    在我們分手的幾個月後
    雖然只有03~04年的
    可還是讓他哭了...
    現在看這些簡訊記錄~
    就像痞子所寫的的一樣
    "只要看到這些文字,就能清晰記得當時的每一天、每一件事,
    和每一份感動。
    這些東西有感情,卻沒生命。"
    對我而言,這些是寶貴且濃厚的一段感情!!
  • 記憶通常是美好的。
    而且如果記憶突然襲來,很多人都會站不住腳。
    就讓美好的記憶留在心裡,然後繼續往前吧。

    jht 於 2008/11/01 17:45 回覆

  • XJL
  • 看完啦。这一卷胶卷走得好快。不过十年之间的事情,读完却觉得很清楚很真实。十年走地很快,而“我”对“她”的感觉却还是变化地很缓慢,或者都不曾改变。

    PS。这一章特别像电影呢。能想象出男主角十年的生活,角色地转换。甚至连男主角偶尔的安静地想念她的镜头,都在脑海中浮现。少了女主角的戏。不过谁知道呢,说不定她曾经N次地和他擦身而过过,在街上,在餐厅,在公园......

  • 看來你很適合當導演。
    可以考慮看看。

    jht 於 2008/11/01 17:45 回覆

  • 澳客
  • 啟承轉和 的 "轉" 來了

    還有兩集 加油

    http://au.youtube.com/watch?v=bRgKzDP-WVo
    在1:24時 注意聽
    痞子 沒唬爛
  • 我確實沒唬爛。
    故事貼完後,我也會選擇一段影片讓大家聽聽。

    jht 於 2008/11/01 17:50 回覆

  • 凱子
  • 蔡老大,我沒法預購在臺灣的書,可是我又想要簽名版耶。
    怎辦?我要移民去臺灣啦·!!
  • 台灣的網路書店有寄書到海外的服務啊,只是郵資要自付而已。

    jht 於 2008/11/01 17:51 回覆

  • 陽
  • 第七回的時空跳躍的真快,如果人生也可以這樣快轉,直接跳到結局,不知會是個怎樣的世界~
  • 因為作者偷懶,一跳便是十年。

    jht 於 2008/11/01 17:52 回覆

  • iAMwoody
  • 没有女主的小说 变成了没有诸葛的三国~~~~虽然有很多XX女来当绿叶
    但是那种十几年的思念 还是让人很压抑的感觉……
  • 或許吧。

    jht 於 2008/12/12 19:00 回覆

  • yiweichenyu
  • 哈哈,“西瓜加点盐”?“太阳色令人伤感”?有没有搞错,笑死我了,还有这种很装的人啊?汗如雨下......
    高中换教室一直是我那时很期待的事情,结果到了我们这届硬是没换楼,害我嘟囔了好些日子。不过因为文理分班,我们班被肢解,又有些人没念书了,所以我们那个教室在我们还没毕业的时候就空了,有次上去找老同学借书时发现的,门窗紧闭,十分苍茫的感觉,看都不敢看一眼,匆匆忙忙走了。同学还以为我嫌她拿书慢不高心呢。呵呵:)
    那个时候还特别煽情地自言自语:未老莫还乡,还乡需断肠。晕~~
    如果那个时候在和人说话,估计现在要是能想起,就剩下自己嘲笑自己的份了。哈哈......
  • 當作是回憶即可,在心裡面的樣貌是不會變的。

    jht 於 2009/06/17 22:02 回覆

  • yiweichenyu
  • 道个小别

    暑假要到了,来和蔡老师道个别:)
    清菊何用羡杨柳,
    毕竟春秋各不同。
    想起不知道在哪个地方讨论过互相羡慕的事情。所以拿了这两句来。
    记得大二在校艺术团拉小提琴的时候,看见他们拉得非常棒,所以很羡慕,问教我们的韩老师什么时候我也能追上他们,拉那么好。老师说永远追不上。我很沮丧,问为什么,他说因为他们也在努力。
    当时很不服气,后来想想是对的。时间的距离。
    所以老师不必有感伤,有些东西我们永远也追不上您,比如流体力学知识......
    而且古人还说:谁言日向暮,桑榆犹启晨。
    还有:勿言年齿暮,寻途尚不迷。
    更有古之圣人立德,立功及立言之说。您每条必复,此为立德,写了那么多小说,此为立言,三者居二,何人不慕?虚长年岁又有何妨?
    文不尽言,言不尽意。呵呵,共勉之!
    暑假到了,恐怕有一段时间不会过来,祝蔡老师及家人平安喜乐!
    祝好!
  • 謝謝,祝你暑假快樂。
    有一件事我和大多數人都比不上你,那就是用文字讚美的功力。:)

    jht 於 2009/06/19 02:21 回覆

  • 从小看痞子的書看到大
  • 這一回跳躍很快啊

    啊...本來以為高中生通信的故事可以繼續下去的,結果故事就結束了,然後一轉眼就是十年過去
    有一種“物是人非事事休”的感覺,還沒看到結局,不過我猜應該也是美麗的愛情悲劇吧

    PS: 蔡老大我好想賣這本書,可惜身在國外,翻遍了書店都沒有找到。
    不過等我會回國了,第一件事就是還你版稅錢!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