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換》 2016.11.01 麥田出版社 初版

4.


我很少跟社區內其他住戶打交道,連同棟且同樓層的人也不認識。
但由於這個社區內很多居民常到莉芸的店裡用餐,
我因而在店裡認識了一些鄰居。
比方說管委會主委李太太,也經常到莉芸的店,喜歡在吧台邊聊天。


有次她在吧台邊跟莉芸聊天,也把我叫了去。
「我的初戀情人被海浪捲走,第一個論及婚嫁的男人車禍身亡。」
李太太重重嘆了一口氣,「唉,沒想到結婚後先生也走得早。」
我覺得聽這種話題很尷尬,有點坐立難安,但莉芸似乎很專注。


「我常在想,我是不是就是俗稱的黑寡婦?」李太太說,
「因為我喜歡的人,都會早死。」
「黑寡婦形容心狠手辣的女人比較貼切,妳只是命苦。」莉芸說。
「蔡先生認為呢?」李太太問。
『黑寡婦確實可以用來形容心狠手辣的女人……』我勉強開口,
『但形容妳喜歡的人都會早死的狀況,似乎也可以。』


「那我從現在開始,要努力喜歡你。」李太太說。
『喂!』
「開玩笑的。」
李太太放聲大笑,笑聲越來越大、越來越高。
我暗自調勻內息,不然在李太太的笑聲中,很容易受內傷。


我也認識了一位住B棟6樓的周先生,他總是戴墨鏡走進莉芸的店。
周先生以前是個警察,但現在卻是專業攝影師。
他常在高速公路上拿著攝影機,抓住車輛超速瞬間,清楚拍下車牌;
也常一手騎車,另一手拿著相機,拍下路旁違規停放的一整排機車,
不僅車子平穩前進,沿路拍下的車牌也沒因手震或晃動而模糊。
經過高速攝影與無手震100連拍的嚴格鍛鍊,他終於成為攝影高手。


周先生總帶著一片CD走進「遺忘」,裡頭只有一首歌:《Knife》。
他會讓莉芸播放《Knife》,一遍又一遍。偶爾他會跟著唱:
「像把刀,痛如刀割。我怎麼可能會痊癒,我受傷好深。
 妳已經割去了我生命的重心……」
用自己翻譯的中文歌詞唱英文歌,也算是一種境界。


他還當警察時,有天夜裡攔下一輛紅燈右轉的車子。
當他第一眼看見女駕駛,便深深為她著迷。
之後他們開始交往,那是他的初戀,滋味特別甜美。
「警察與違反交通規則的女駕駛談戀愛,必須要抵抗一切禮教道德與
 社會上的異樣眼光,這是被詛咒的愛情啊。」周先生說,
「就好像羅密歐與茱麗葉一樣。」


『你現在不當警察了吧?』我問。
「嗯。」他點點頭。
『所以你現在身上沒帶槍?』我又問。
「沒有。」他說。
『這算哪門子的羅密歐與茱麗葉!』我大聲說。


「別理蔡先生。」莉芸問他,「後來呢?」
「後來,我總算學會了,如何去愛。可惜你,早已遠去,消失在人海。
 後來,終於在眼淚中明白,有些人,一旦錯過就不再。」他說。
「那是劉若英的《後來》。」莉芸說,「你跟女駕駛的後來呢?」
「後來她開始遵守交通規則,我們之間便產生隔閡,於是漸漸疏遠,
 直到分手。」他緩緩嘆了口氣,「痛如刀割啊。」


我原本想說:你找個遵守交通規則的女孩會死嗎?
但莉芸用眼神制止我,然後到音響旁按了播放鍵,播放《Knife》。
周先生又跟著哼唱中文歌詞。
我心想幸好那女孩只是紅燈右轉,如果她是酒後駕車,
那這段感情應該會更恐怖。


還有位住在A棟9樓的王同學,也喜歡在吧台邊和莉芸聊天。
她是個青春亮麗的大三女生,個性應該很活潑。
俗話說:薑是老的辣,美眉還是年輕的好。
所以我有時會偷偷移動至吧台邊,加入她與莉芸的對話。


「我爸要再婚了,對方甚至還有兩個女兒。」王同學似乎很氣憤,
「現在是怎樣?把我當灰姑娘嗎?」
『搞不好妳後母才會變成灰姑娘。』我低聲自言自語。
「我聽到了。」王同學瞪了我一眼。


王同學在大一時,喜歡上一位任課的老師。
每當上他的課時,她會偷偷錄音,回家後一遍遍播放。
但畢竟這是師生戀,她沒有勇氣跟他表達,只能單相思。
上學期他離開學校,但她始終無法忘記他。
尤其是他的臉和聲音,總是隨時隨地出現在她的生活周遭。
「沒想到喜歡一個人會這麼痛苦。」她說。


『妳才20歲吧?』我問。
「是呀。」王同學沒好氣地回答,「20歲不可以談戀愛嗎?」
『當然可以。』我說,『但20歲時的愛情應該是陽光而開朗的,
 妳怎麼搞成這樣?』
「我也不想這樣,我已經很努力要忘記他了呀。」王同學很不服氣,
「可是忘不掉又有什麼辦法。」


王同學走後,莉芸說也許是因為店名叫「遺忘」的關係,
很多人會來店裡尋找遺忘的感覺。
李太太想遺忘失去愛人的痛苦記憶,王同學想遺忘愛人的臉和聲音;
周先生卻想遺忘曾品嚐過的甜蜜愛情。
大多數人都試著想遺忘某些記憶,只可惜越想遺忘越忘不掉。
「但有的人卻總想記起某些曾遺忘的事。」
她說完後,凝視著我。


我的記憶從國二以後,就不再清晰,總是模糊的片斷。
比方說我會記得她叫莉芸,卻老是記不住她的姓。
或許真如莉芸所說,我想記起某些曾遺忘的事。
但問題常常是,我連「忘記」了什麼都不知道,
又怎麼知道到底想努力記起什麼?


「阿姨,我要一杯葡萄柚汁。」
李太太念國小六年級的大兒子走進店裡,要了一杯飲料。
莉芸見他愁眉苦臉,問了句:「你怎麼了?」
「我養的狗狗,昨天死掉了。」他回答。
『請節哀。』我說。
他看了我一眼,沒說什麼。


他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葡萄柚汁後,問我:「你瞭解生命嗎?」
竟然是問這麼深奧的問題,我吃了一驚,答不出話。
「生命……」他又喝了一口,再重重嘆了口氣,接著說:
「真是無常啊。」
『你才11歲啊!大哥。』我大聲說。
莉芸則忍不住笑了起來。


從此我在莉芸的店裡待著的時間變長。
吃完飯喝完咖啡後,我會離開位子坐到吧台邊,聽聽別人的故事。
很多人都想遺忘某些東西,可惜都不能如願,於是顯得無可奈何。
有時我會慶幸自己的記性不好,也許會因而忘掉一些痛苦的事;
但有時卻更想知道,自己到底遺忘了什麼?


會不會我跟周先生和王同學一樣,也曾經想遺忘某段刻骨銘心戀情?
但因為我天賦異稟,腦中有一道像電腦防毒軟體的自我防護機制,
可以把想要遺忘的記憶當成電腦病毒清掉,所以我成功了?
會是這樣嗎?


『妳把店名取為遺忘,那麼妳一定有想遺忘的東西。』我問莉芸:
『妳想遺忘什麼?』
「不。」莉芸搖搖頭,「我不想遺忘。」
『不想遺忘?』
「我害怕遺忘,也害怕被遺忘。」她笑了笑,「所以店名叫遺忘。」
『這種邏輯怪怪的。』


「你今天有發生特別的事嗎?」
『妳怎麼老是問這個問題?』
「因為不想讓你今天的記憶被遺忘。」
『嗯?』
「說吧。」她笑了笑。


『公司裡有個女同事今天剛生了個男孩。』我說。
「嗯。」她點點頭,「算了算時間,也差不多該生了。」
『妳認識她?』
「不。」她說,「是你告訴我的。」
『啊?』


「你第二次走進店裡時,曾告訴我公司有個女同事懷孕四個多月了。
 現在已過了五個月,也該生了。」
『我來這裡有五個月了?』
「是的。這五個月來,包括今天,你總共走進『遺忘』63次。」
『63次?』我很驚訝,『妳竟然算得那麼清楚?』
「嗯。」她笑了笑,「因為我不只是奇怪的人,還是無聊的人。」


我不僅忘了曾告訴她女同事懷孕的事,也感覺不出已過了五個月。
更別說是已走進「遺忘」63次了。
當我偶爾回想過往時,總會對時間的飛逝覺得震驚。
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時,卻已過了好幾年。
會不會是因為我的記性不好,所以對時間的感覺很遲鈍?


某個假日午後,我在家看電視。電話聲響起,是管理員打來的。
「蘇小姐請你到她店裡坐坐。」他說。
『蘇小姐?』我一時想不起來我認識什麼輸小姐或是贏先生。
「就是A棟一樓簡餐店的老闆。」
『喔。』我拍了拍腦袋,『我馬上過去。』


坐電梯下樓,穿過社區中庭,走出社區大門,左轉到莉芸的店。
「過來這裡。」我剛推開店門,看見莉芸在吧台內向我招手。
我走進吧台,見她身旁有一個像是斷頭台的東西,約40公分高。
斷頭台上面掛著8字形小玻璃杯,杯下有個像是調整閥之類的東西;
斷頭台下面放了一個玻璃盛水瓶。


「我示範冰滴咖啡的作法給你看。」我還沒開口詢問,她便說:
「這種咖啡需要細研磨的咖啡粉,磨豆的時間不能太短。」
我正想問冰滴咖啡是什麼時,她剛好打開磨豆機。
咖啡豆哇哇叫了起來。


拿出一個金屬製小杯,杯底有篩孔,先放入一張濾紙;
將磨好的咖啡粉倒入金屬製小杯中,輕拍側邊讓咖啡粉表面平整,
再放入一張濾紙在咖啡粉上。
然後將金屬製小杯放在玻璃盛水瓶之上。


從冰桶中舀出一些冰塊放入量杯,「約到300 c.c.處。」她說。
再倒入冷水,水便充滿冰塊間隙,直到切齊300 c.c.刻度。
「我還會再加10 c.c.的威士忌哦。」她笑了笑,打開酒瓶。
將這310 c.c.冰、水、威士忌的混合物倒入圓弧形玻璃杯中,
用插了根金屬管的栓蓋封住杯口,倒轉放回8字形小玻璃杯之上。


打開8字形小玻璃杯下的調整閥,冰水便一滴滴緩緩往下滴。
圓弧形玻璃杯內的冰水,藉由栓蓋的金屬管,流進8字形小玻璃杯;
再經過調整閥,滴入裝了咖啡粉的金屬製小杯,與咖啡粉纏綿後,
最後滴進玻璃盛水瓶中。


她拿出一個計時器,眼睛緊盯著水滴,右手微調調整閥。
「若滴太快,味道會淡而且會積水外溢;若滴太慢味道則會苦。」
她說,「標準速度是10秒7滴。」
『10秒7滴?』我看著緩緩落下的水滴,『這得滴多久?』
「三個多小時吧。」她說。
『這麼久?』我很驚訝,『那豈不是點完咖啡後可以先回家吃個飯、
 洗個澡、上個廁所、出門看場電影,再回來喝咖啡?』


「不用這麼麻煩。」她笑了笑,「滴完後會密封放入冰箱冷藏,約可
 保存5天左右。不過我讓你喝的咖啡,都剛好冰了3天。」
『3天?』我說,『妳的意思是要喝現在這杯咖啡,還得等3天?』
「嗯。」她說,「接近零度的低溫萃取咖啡,咖啡中的醣類在低溫中
 會持續發酵,因此會有酒釀香味。雖然放越久越香醇,但放三天是
 最好的。所以冰滴咖啡又叫冰滴酒釀咖啡。」


『那妳幹嘛還加威士忌?』
「你鼻子不好,容易鼻塞,聞不出一般冰滴咖啡的酒釀香。」她說,
「所以我偷偷加了10 c.c.威士忌。」
『妳知道我鼻子不好?』
「你喝咖啡的口味較濃,所以我做冰滴咖啡時,不是10秒7滴。」
她沒回答我的問題,接著說:「而是11秒7滴。」
『妳怎麼……』
「因為我不只是奇怪的人,還是無聊的人。」她笑了笑。


雖然有滿肚子疑問,但視線已被水滴吸引,而且心裡不自覺數著:
一滴、兩滴、三滴……
背後突然傳來「喀嚓」一聲,我反射似回頭,只見她手裡拿著相機。
「這個角度很好。」她笑了笑。
『妳把我當模特兒,我要收錢。』我說。
「那麼我請你喝杯冰滴咖啡吧。」


她打開冰箱,裡頭放了幾壺咖啡,壺身都用貼紙貼上日期。
她選了日期是三天前的那壺,拿出冰箱加熱。
最後分成兩杯咖啡,一杯端給我,另一杯放在她面前。
「請。」她說,「這是你的模特兒費用。」


『這麼麻煩的冰滴咖啡,大概只能限量供應,而且很貴。』我說。
「不是限量,是沒量。」她說,「因為我不賣冰滴咖啡。」
『為什麼?』
「我每天只能滴一次,310 c.c.大概只有兩杯咖啡的份量。」她說,
「而且隨著冰水變少,滴速會變慢,每隔一段時間要略微調整速度,
 很麻煩的。吧台裡還有很多事要忙,不能常常分心。」


『好可惜。』我喝了一口冰滴咖啡後,說:『妳這麼會煮咖啡,店裡
 卻不賣咖啡。其實妳還是可以賣別的熱咖啡。』
「剛剛磨咖啡豆的時候,你聽到哇哇聲了嗎?」
『當然聽到了。』我說,『我的耳朵很正常。』
「難道你不覺得咖啡豆會痛嗎?」
『妳又來了。』
「既然咖啡豆會痛,我怎麼忍心再用熱水燙它呢?」她說,
「所以我店裡不賣咖啡。」


『那妳連冰滴咖啡都不應該煮,因為還是得磨咖啡豆。』
「說的沒錯。」她嘆口氣,「可是你只喝熱咖啡呀。我只能找出這種
 用冰水滴濾咖啡的方法,我已經盡力了。」
『這……』我不知道該說什麼,只好說:『妳想太多了。』
「很好。」她笑了笑,「從此以後,我不只是奇怪的人,還是無聊且
 想太多的人。」


我只能苦笑。



jh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8) 人氣()


留言列表 (38)

發表留言
  • 凱子
  • 頭香?
    太神奇了,這故事也很神奇。
    太吸引人了,不該叫『遺忘』而是『上癮』
  • 搶了頭香說話還這麼中肯,不公平。

    jht 於 2008/11/09 18:08 回覆

  • nuag
  • 第二人....但是我還沒買到書......
    香港的書到了沒有阿.......我好想看!!!!
  • 應是11月中。
    快一點的話,下星期就有書了。

    jht 於 2008/11/09 18:08 回覆

  • 天天
  • 期待

    每天都看看蔡哥的BLOG,期待遗忘5
  • 今天中午剛貼。

    jht 於 2008/11/09 18:09 回覆

  • 佑手
  • 遗忘和失忆所差的那一线在哪里??

    好想试试冰滴咖啡耶。。
  • 就像丟掉跟找不到的差別一樣。

    jht 於 2008/11/09 18:09 回覆

  • 人
  • 很喜欢蔡大哥的作品.

    不过听一个台湾朋友说最近台湾好热闹啊,暴力活动不断,我曾听说台南台独的人很多,蔡大哥不知道对此怎么看,呵呵
  • 就用眼睛看啊。:)

    jht 於 2008/11/09 18:11 回覆

  • 佑手
  • 03:17。。
    这片比平时慢了3小时。。
    蔡大哥别太迟睡啊。。
    不好累坏了。。=)
  • 我只能盡量早睡了。

    jht 於 2008/11/09 18:12 回覆

  • ptffu
  • 真好~
    我也很想遺忘很多事情
    by the way
    "正面照"不是沒有
    而是不適合放在網路上 呵呵~~ ^^"a
  • 夾起來就好了。

    jht 於 2008/11/09 18:12 回覆

  • 响悦
  • 其实日子旧了,自然就会遗忘一些事。如果真的无法遗忘痛苦,那么就拼命记得美好的回忆。我想这样日子会好过点!
  • 嗯。

    jht 於 2008/11/09 18:12 回覆

  • Beani
  • When you try to forget something or someone in the past, more likely you will forget both the sadness and happiness...
  • 說得沒錯。
    但也只能 try 而已。

    jht 於 2008/11/09 18:13 回覆

  • pilal727
  • 我喜歡這個故事 女主角跟男主角講的話都好讓人臉紅喔
    好像你的故事都換把咖啡貫穿在裡面
    以後去咖啡廳 不點拿鐵 要點冰滴了 : )
  • 會臉紅嗎?
    應該是你比較容易臉紅吧。:)

    jht 於 2008/11/09 18:14 回覆

  • 裕辉
  • 我覺得...我的咖啡癮是在看了<愛爾蘭咖啡>後染上的...看了這個...又想喝咖啡了...
  • 喝咖啡是條不歸路。
    能不習慣就不要習慣。

    jht 於 2008/11/09 18:16 回覆

  • 無解
  • 大家似乎都有想遺忘的事呢...
    不知道蔡大哥想忘記什麼呢?
    我可以體會記憶愈想遺忘卻愈清晰的感覺
  • 因為目前是期中考時祺,大家都想忘了期中考這件事。

    jht 於 2008/11/09 18:17 回覆

  • tzE`
  • 很有趣呢
    有好看唷
  • 謝謝。

    jht 於 2008/11/09 18:17 回覆

  • 金华
  • 今早还是太早睡了,这篇小说总是感觉怪怪的。可能需要看上几遍才能懂吧。大陆啥时候才出版啊。
  • 目前不確定,確定時我會說。

    jht 於 2008/11/09 18:18 回覆

  • 大番薯
  • 中午的半个小时吃饭时间我都会忍不住打开这个网站看一下,结果老是迟到,可是不要紧滴~~~这么好的作品将我一天的烦闷都扫光光呀!真棒!加油!
  • 謝謝,我會加油的。

    jht 於 2008/11/09 18:19 回覆

  • x羽藍x
  • 一個不想被遺忘
    一個什麼都會遺忘
    雖然有買書 看完了 但是還是電腦好看
    好奇!
  • 電腦好看?
    那……
    買書會後悔嗎?

    jht 於 2008/11/09 18:20 回覆

  • 四海皆友
  • 想遗忘的人有很多,认真的想着自己想要遗忘的事有哪些?突然发觉脑中一片空白,我记得我有很多很多事想要遗忘的。原来已经遗忘了!还是其实那些事已经变得无关要紧?突然间想到,会不会等到了某一年龄阶段的时候,幸运自己没有把那些事给遗忘?
  • 應該是如此。
    其實想忘掉跟有沒有能力忘掉,是兩件事。

    jht 於 2008/11/09 18:20 回覆

  • Jcarol
  • 等候,每天的等候

    我想起了一段話呢:如果在追求的過程中感到快樂,那么你到底追求什么,或者是否追求得到,就不是那么重要了。
    我想,我現在這樣子也是一種幸福喔~
  • 是亦恕與珂雪中,「追求」那幅畫。
    恭喜。

    jht 於 2008/11/09 18:21 回覆

  • 冰羽
  • 哇~ 真的有这种咖啡的做法?!可以告知水滴咖啡的英文名吗?
    感谢不尽。
  • water drip coffee

    jht 於 2008/11/09 18:22 回覆

  • Dakota
  • 今天天氣好冷喔~~
  • 嗯。

    jht 於 2008/11/09 18:22 回覆

  • dedemarky
  • 足球的主將是10號
    籃球的23號 M Jordan
    美式足球就是我
    戴護目鏡的21號
  • 大學時被二一,也是21。

    jht 於 2008/11/09 18:22 回覆

  • 猪头四
  • 依然是烂风格的冷幽默,但依然看着会笑出来。
    这回感觉有邻家味道。
    不过硬是感觉这个女老板就是把你打成失忆的国中同学。
    读着比《回眸》感觉好,但又点觉得你硬造故事。
  • 很多故事都得編造,避不掉。
    只是雕鑿的痕跡要少。

    jht 於 2008/11/09 18:24 回覆

  • Nicole
  • 当忘记某件事很长时间之后 某天突然想起 于是终于再也忘不掉了
  • 有可能。

    jht 於 2008/11/09 18:25 回覆

  • 凱子
  • 好吧,那我來說說不中肯的話,你的故事實在太差勁了!
    或者是你來告訴我頭香該說些什么?
  • 其實這也算是中肯的評論。

    jht 於 2008/11/11 03:59 回覆

  • 佑手
  • 好一个丢掉和找不到。。
    可是我level较低。。
    还在摸索当中区别。。=.=
  • 丟掉是確定不見。
    找不到則是有可能在,只是找不到。

    jht 於 2008/11/11 04:00 回覆

  • 22305
  • http://22305.blogspot.com/

    說謊會短命,所以這篇我很喜歡!就算是少數...
  • 這篇味道比較怪,喜歡的確實是少數。

    jht 於 2008/11/11 18:54 回覆

  • zhu
  • 蔡老师应该煮咖啡的技术也很好,呵呵。我只是冲泡速溶咖啡,然后花几分钟喝完。嗯,味道很好,就是不知道爱尔兰咖啡和冰咖啡是什么味道。
  • 不用執著,那只是一種咖啡而已。

    jht 於 2008/11/15 03:07 回覆

  • 佑手
  • 呵呵完全明白。。
    谢~谢~蔡~老~师。。
  • 不客氣。

    jht 於 2008/11/15 03:07 回覆

  • XJL
  • 算算。精确来说是3天没来呢。我的无线网卡被我自己很强悍地修好了。^ ^ 痞子好

    明天考数学~
  • 唸書還是比較重要。

    jht 於 2008/11/15 03:08 回覆

  • 背对地平线
  • 悬念更多了
    让我想起了“一杯热奶茶”的等待
    那种默默的,人如止水,淡淡的等待
  • 可惜那本書我沒看過。

    jht 於 2008/11/25 11:12 回覆

  • 背对地平线
  • 恩,跟您一样是台湾的作家,很喜欢
  • 我知道作者,只是沒看過作品而已。

    jht 於 2008/11/26 00:14 回覆

  • 当我遇上你
  • 在记忆的长河里面,大部分泥沙被冲走,小部分沉淀下来,固坚成岩!
  • 然後再被沖蝕成沙,最後又被沖走嗎?

    jht 於 2008/11/26 00:15 回覆

  • 慶
  • 冰滴咖啡..作法是另一種境界ㄇ..
  • 只是要等很久而已。

    jht 於 2008/11/27 03:05 回覆

  • 米雪
  • 也许时间能冲淡一切。
  • 是的。

    jht 於 2008/11/30 17:46 回覆

  • 廣廣
  • 感覺奇怪的人也是主角說的!!
  • 嗯。

    jht 於 2008/11/30 22:44 回覆

  • gonzel
  • 蔡老师 在爱尔兰咖啡里也描写过煮咖啡 都是不容易的方法额 看来蔡老师果然是下大功夫写作品的人
  • 還好而已,你過獎了。

    jht 於 2008/12/04 07:50 回覆

  • Miranda220
  • 覺得很好喝的樣子可是現在手頭沒東西。。。那就吃蛋糕吧!
    哎,一篇看完居然已經吃了3個紙杯蛋糕而且這么晚吃。。
    我要變成小胖豬囉
  • 多運動就不會了。:)

    jht 於 2009/01/03 16:52 回覆

  • Dynamics
  • 都快變懸疑小說了,感覺男女主角小時候就認識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