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換》 2016.11.01 麥田出版社 初版


          3. 瑪吉阿米


我帶著滿肚子疑惑走進瑪吉阿米。
瑪吉阿米是一間藏式小酒館,在八廓街東南角。
周圍都是白色藏式建築,只有這座兩層小樓塗成黃色,酒館在二樓。
一樓堆了些雜物顯得凌亂,順著狹窄的樓梯,我爬上二樓。
今晚剛好是耶誕夜,酒館內的氣氛頗為熱烈。


饒雪漫所帶的旅遊團員共有七位,在靠窗的長桌坐下。
她們今天傍晚時分才到拉薩,聽說已有四位團員有高原反應。
木質的桌椅古色古香,桌上點了兩盞酥油燈,
並擺滿藏式、印度、尼泊爾菜餚。
另外還有香濃的酥油茶,以及店家自釀的青稞酒,酒味甘甜柔順。


在西藏過耶誕節,那真是想都沒想過的事。
在佛的國度裡慶賀耶穌的誕生,也是挺有趣的。
這場盛宴的氣氛很歡樂,認識的或不認識的都互相道聲耶誕快樂。


我起身四處看看,酒館正中擺了個書架,放滿了書和留言簿。
店裡每一件擺飾、每一樣器皿,都充滿濃厚的西藏風味。
牆壁塗成暗黃色,掛滿老照片和佛教意味濃厚的彩繪作品。
當我看到牆上一幅彩繪佛像時,突然又想起佛像壁畫上的光圈。
我便坐了下來,拿出數位相機,再仔細端詳一番。


「你怎麼看起來晃晃悠悠的?」
我聞聲抬頭,看見一個體型高大的男子,臉上掛著微笑。
『因為我的心支離破碎了。』我說。
男子發出爽朗的笑聲,然後坐了下來,在我對面。


「我叫石康。」他說,「目前是這家店的老闆。」
『目前?』
「老闆出國玩去了,讓我幫他看一個月。」
『喔。』
「喜歡這裡嗎?」
『非常喜歡。』
「知道為什麼店名叫瑪吉阿米嗎?」
我搖搖頭。


「三百多年前的某個月夜,這裡來了個神秘人物。恰巧這時也有個像
 月亮般美麗的少女走進店裡,少女的容貌和笑顏深深印在神秘人物
 的心裡。從此,他常常光顧這裡,期待與那位美麗少女重逢。」
石康說到這,斟了一杯青稞酒,遞給我。接著說:
「神秘人物後來寫了首詩,那首詩在西藏幾乎人人都會吟唱。」
『什麼詩?』
「在那東方高高的山尖,每當升起那明月皎顏,
 瑪吉阿米醉人的笑臉,會冉冉浮現在我心田。」


『那位少女叫瑪吉阿米?』我問。
「瑪吉阿米不是人名。」石康搖搖頭,「瑪吉在藏文的意思是未染,
 可解讀成聖潔、純真。阿米的原意是母親,藏人認為母親是女性美
 的化身,母親的身上有女性所有內外在的美。因此瑪吉阿米的意思
 應該是純潔的少女或未嫁的姑娘。」
『原來如此。』我點點頭。
石康朝我舉杯,我也舉杯,彼此乾杯。


「你知道那位神秘人物是誰嗎?」石康放下杯子後說。
『不知道。』
「六世達賴喇嘛——倉央嘉措。」
『啊?』我大吃一驚,『難道當初倉央嘉措時常溜出布達拉宮,
 就是跑來這間小酒館嗎?』
「沒錯。」石康哈哈大笑,「就是這裡。」
我不自覺地站起身,環顧四周。


關於六世達賴喇嘛倉央嘉措的故事,充滿著傳奇色彩。
五世達賴喇嘛圓寂時,當時西藏的第巴——桑結嘉措為了政權考量,
採取秘不發喪,並對外偽稱五世達賴仍在人世。
康熙御駕親征準噶爾後,才從戰俘口中得知五世達賴早已圓寂多年,
便下旨責問桑結嘉措。桑結嘉措只得趕緊讓倉央嘉措坐床。
因此倉央嘉措雖然5歲時即被尋訪為轉世靈童,但一直被秘密隱藏,
直到15歲時才坐床,入主布達拉宮。


倉央嘉措坐床後,西藏內外動盪紛亂,政權仍由桑結嘉措獨攬,
倉央嘉措其實只是傀儡。
他厭倦現實,也不願爭權奪利,於是變得懶散且喜好遊樂。
後來拉藏汗擒殺了桑結嘉措,掌握了西藏大權,便想廢掉倉央嘉措。
拉藏汗上奏康熙,指責倉央嘉措終日沉溺酒色、不守清規。


康熙下令將倉央嘉措執獻京師,在押往北京途中,他病故於青海。
藏人自撰的歷史書則說是拉藏汗派人將他害死於青海湖邊。
那年倉央嘉措才24歲。
但也有人說他沒死,他的貼身侍從兼好朋友扮成他的模樣受死,
因此他逃掉了,然後輾轉各地弘法傳教。
無論何種說法,布達拉宮都不會有六世達賴倉央嘉措的法體靈塔。


「倉央嘉措在西藏一直是個家喻戶曉的人物。」石康說,
「他也真是特立獨行,身為活佛,卻寫下大量浪漫的情詩。」
『嗯。』我點點頭,『我也拜讀過他的詩歌。』
「不在布達拉宮當活佛,卻時常溜到這裡與情人幽會。」石康笑了,
「他的詩句也曾提到他在雪地留下腳印而使形跡敗露呢。」
『或許倉央嘉措始終不覺得自己是活佛,只是個平凡人而已。』


「喔?」石康的表情有些驚訝。
『倉央嘉措十五歲時才坐床,這年紀已經不算小孩了。坐床前他一直
 生活在民間,或許在世俗中待久了,會覺得自己比較像人吧。』
「或許吧。」石康說,「只有打從心裡相信自己只是凡人,才會做出
 許多違反清規的風流韻事。」


『大家都說倉央嘉措是為了與情人幽會而溜出布達拉宮,似乎只把這
 當風流韻事看待。』我看了看石康,『你想聽聽我的說法嗎?』
石康又在我杯子裡斟滿酒,並比了個「請」的手勢。
『倉央嘉措在坐床前有個愛人,當他在布達拉宮時,之所以不顧各方
 責難、突破重重阻礙而溜到這兒來,那是因為這家店裡端酒少女的
 側面,很像他的愛人。』
石康坐直身子,眼睛一亮。


『從自由自在的平凡人,突然變成至高無上的活佛,一定很難適應。
 戒規森嚴的宮廷生活、終日誦經禮佛、沒有權力的虛位,倉央嘉措
 活得並不開心。他日益厭倦政治鬥爭,卻無法逃離,只有更加思念
 註定無法在一起甚至無法再見面的愛人。』我的口氣很平淡,
『所以,他來到這裡。』


『或許倉央嘉措就是常常坐在我這個位置,靜靜望著那位美麗少女的
 側面,獨自喝著酒,思念他的愛人。只有在這個時候,他才會感覺
 自己是活著的吧。』
我舉起酒杯,望著櫃台,綁馬尾的藏族姑娘正忙碌著。
石康也轉過身,看了櫃台一眼。


『只恐多情損梵行,入山又恐負傾城。
 世間哪得雙全法,不負如來不負卿。』
「這是?」
『倉央嘉措的詩句。』我說。


「當一個平凡人,好像比較幸福。」石康說。
『嗯。』我點點頭。
我和石康同時沉默了一會,然後石康舉杯邀我乾杯。
「你的說法比較有趣。」石康笑了笑。


『想知道台灣版的倉央嘉措結局嗎?』我說。
「台灣版?」
『嗯。』我笑了笑,『因為我是台灣人。』
「哈哈。」石康笑了,「有朋自遠方來,得再喝三杯。」
說完後,我和石康又乾了一杯。


『他既沒有在青海病故,也沒有四處流浪傳教,而是偷偷回到家鄉,
 與愛人重逢,然後平淡過完一生。』
「這結局挺美的。」石康又哈哈大笑。
『或許因為台灣某位小說家非常同情倉央嘉措,便編了這個結局。』
我說,『這就是所謂,小說家的善念吧。』


「你就是那位編結局的小說家吧。」石康笑了笑。
『我不是小說家。』我說,『只是偶爾寫小說而已。』
「你的本業是?」
『水利工程師。』
「喔?」石康微微一楞,「很難想像。」
『大家都這麼說。』我笑了笑。


「對了。」石康像突然想到什麼似的,拍了一下頭,問:
「為什麼你剛剛一直看著相機發呆?」
『你看看。』我將相機螢幕轉向他。
「咦?」石康只看一眼,「怎麼會有兩個光圈?」
『我也百思不解。』我搖搖頭。


「相機給我。」石康突然站起身,「我去打印出來。」
『好,相機給你。』我說,『但這家店給我。』
「20分鐘內我沒回來,這家店就是你的。」石康邊跑邊說。


15分鐘後,石康回來了,手裡拿了張A4大小的紙。
『只差五分鐘。』我說。
「好險。」石康笑了。
印成紙張的相片,光圈更明顯了,我和石康仔細琢磨著。
但始終得不到合理的答案。


「或許是佛菩薩顯靈呢。」石康開玩笑說。
『是嗎?』
「大昭寺有個活佛,你可以去問問看。」
『活佛想見就能見?』
「當然不行。」石康搖搖頭,「但你還是可以碰碰運氣。」


我和石康又討論了一會,還是得不出解答。
把這張A4的照片對折兩次,夾進台胞證內,我便起身告辭。
「只要有空,歡迎隨時來這裡坐坐。」石康說。
『嗯。』我點點頭,然後揮揮手。


剛走出瑪吉阿米,抬頭望了一眼星空。
那不正是倉央嘉措詩句中的皎月嗎?
三百多年前倉央嘉措離開這裡要再溜回去布達拉宮時,
是什麼樣的心情呢?


我回到飯店門口,嚇了一跳,裡面黑漆漆的。
順著記憶中的方位,摸黑剛走到櫃台邊,又嚇了一跳。
櫃台內點了支蠟燭,火光又映在那位藏族女服務員臉上。
『唵嘛呢叭咪吽。』我說。
「今晚這裡停電,但十分鐘後電就會來。」她笑了笑。


我打開手機,藉著手機的微弱光亮,摸索著前進。
整間飯店似乎只有我一個房客,寂靜得可怕。
好不容易爬上四樓,找到自己的房門號,用鑰匙開門進去。


躺上床,不管眼睛閉或不閉,四周都是黑的。
我思索著明天該去哪?
就依石康的建議,去大昭寺吧。


「咚」的一聲,電來了。







           瑪吉阿米的招牌圖樣



           瑪吉阿米的耶誕盛宴


jh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5) 人氣()


留言列表 (35)

發表留言
  • 樊雪之冬
  • 第一名
  • 恭喜。

    jht 於 2008/11/16 02:20 回覆

  • 樊雪之冬
  • 蔡大哥又更新了,真好
  • 嗯。

    jht 於 2008/11/16 02:28 回覆

  • Triton
  • 第一個
  • 不是。

    jht 於 2008/11/16 02:31 回覆

  • 阿诗
  • 痞子大哥的小说总是让人分不清是现实还是小说,呵呵。。
    发现《遗忘》和《遇见自己,在雪域中》都和痞子平常的风格很不一样呢,是故意要改变的吗?
  • 沒有故意。
    只是順手寫寫而已。

    jht 於 2008/11/16 02:31 回覆

  • bishop
  • 在马来西亚还买不到书,只好上网看连载了
    不过还是喜欢书在手上阅读的感觉
    痞子,不好意思要让你成为‘树’怨恨的对象了
  • 聽說11/16就有了。

    jht 於 2008/11/16 02:32 回覆

  • willers
  • 這篇小說的寫作動機 跟free Tibet有關係嗎
    (不回答也沒關係啦 恐怕中國的銷售量受影響XD)
  • 你這問法讓我想起以前聽到的一個問題。
    「你是爛人嗎?」某記者問,「如果你擔心說真話會影響形象,
    不回答也沒關係。但我想你為了保護形象,一定會回答你不是。」

    不過我還是回答你的問題。
    答案是沒關係。
    但請不要先為我的答案預設了立場,這樣是很不公平的。

    jht 於 2008/11/16 02:28 回覆

  • Athena
  • 哇!原來你真的去過西藏啊!!! 這是我下一個想去的地方呢!
  • 的確去過。

    jht 於 2008/11/16 02:33 回覆

  • Holy
  • 這麼晚了還沒睡呀~

    =D


    凡人或許太多七情六慾
    但也因為這些
    而讓生命更完整♥
  • 你下的結論很突然。:)

    jht 於 2008/11/16 03:13 回覆

  • MooN
  • 瑪吉阿米的耶誕盛宴好吃吗?

  • 嗯……算好吃。
    其實我對吃不挑剔,那時又餓,所以應該很好吃。

    jht 於 2008/11/16 03:14 回覆

  • G...
  • 回眸...
    傳紙條的故事...既溫馨又感動...
    如果可以...我也想那樣傳紙條...
    真實的卻又讓人覺得是不真實...
    遺忘...
    真的傷了海馬迴...
    真的很會忘記事情...
    真讓人有點不敢想像...
    希望能來北部辦簽書會...
    好期待很期待非常的期待...
  • 其實北部的簽名會是最常去的。
    不過看看書就好,簽不簽名就看緣分。
    謝謝你的心得,也希望日後能在簽名會遇到你。:)

    jht 於 2008/11/16 03:50 回覆

  • 22305
  • 又貼文又回留言的,別累壞了!
    你也早點睡吧!我想睡沒得睡~
    偷偷上來看文章休息一下!
  • 謝謝。
    我要先睡一下。
    真的。:)

    jht 於 2008/11/17 18:52 回覆

  • Nicole
  • 每天看更新已经成为我生活中的一部分了~~真不知道如果都更新完了怎么办~
  • 那就開始認真唸書或工作了。

    jht 於 2008/11/17 23:19 回覆

  • 佑手
  • 凌晨近4点还得回复留言。。
    辛苦了。。
    给每个人回复会不会变成了负担??

    回到故事。。
    对于风景和历史的详细描述。。
    让我想起读《暖暖》的感觉。。
    好有画面感。。
  • 如果是負擔,我也不敢說啊。:)
    不過這篇我盡量少描述「景」,怕太像遊記。

    jht 於 2008/11/17 23:20 回覆

  • xyzxyz14
  • 在佛的国度度过圣诞真的是一个好好玩的事
    无法知道释迦牟尼PK耶稣(耶和华)谁会胜
    不过让以这顿丰富的盛宴看来
    好像是耶稣(耶和华)胜了
    呵呵
  • 確實。
    因為耶穌可以允許吃葷。:)

    jht 於 2008/11/17 23:20 回覆

  • Beani
  • what is life? being an important person like 倉央嘉措, isnt it their life already been pre-written? already had a direction and path for him to follow? how many people can or will follow their own wills? if he know his name will took off from the list his grave will not be in the temple after he made that decision, will he still do the same?

    is this moment more important or the everlasting name after life in the history more important?

    sigh....
  • 看來你也可以寫小說了。:)

    jht 於 2008/11/17 23:21 回覆

  • nightsky
  • 想請問蔡大哥
    您在回眸的後記裡寫到,這本書收錄的 遇見自己,在雪域中 的版本多加了些字,讓結局轉了個彎
    讓結局轉了個彎的意思是.....不一樣嗎?還是...?
  • 這裡是完整版,對你而言應該沒差。
    結局沒什麼變,只是結局前多加了一章,讓結局的意境不太一樣。

    jht 於 2008/11/17 23:23 回覆

  • x羽藍x
  • 或許 最幸福的是凡人..
    (如果少了考試的話)
  • 沒錯。:)

    jht 於 2008/11/17 23:23 回覆

  • yin
  • 糟了,现在我每一天的习惯就是上来看你的文章。。。
    希望你持续的更新!^^
    虽然不大了解你说的仓央嘉措是谁,不过还不错看。
    叙述故事中又不少你搞笑的天份,是你的风格。
    我喜欢你的风格,让置身在城市的人犹如在世外桃源一般。
    感恩哪!^0^

    p/s:我是潘裕文的歌迷!
  • 再幾天就貼完了,你很快就可以戒掉這個習慣。

    jht 於 2008/11/17 23:24 回覆

  • 肘肘
  • 趁着年轻,赶快去西藏。。。
  • 老了還是可以去。

    jht 於 2008/11/17 23:25 回覆

  • tzE`
  • 這不像小說呢..
  • 是啊。

    jht 於 2008/11/17 23:23 回覆

  • 悄悄話
  • 金华
  • 我也想去拉萨!
  • 請。

    jht 於 2008/11/17 23:25 回覆

  • ally
  • 寫得真是太好了!!!

    Hello,老師,
    今天去台南誠品給你簽書,
    雖然不是你的學生,但只要職業是老師的話,
    都會習慣叫老師, :)

    好可惜, 簽書會沒聽到你說太多話,
    覺得你的書很有趣,你說話也很幽默,

    這麼說吧, 對我來說,
    讀蔡智恆的書會有一種,
    在很多的幽默的話語下, 其實藏了很多的情感,
    就像在霧中一樣, 撥開一點, 會發現有很多的東西,
    在文字下可以去體會...

    那些有趣的話,又好像是一種保護,
    不透露出太多...不輕易被看透...

    總之, 你寫得真是太好了,
    怎麼會如此厲害呢..太佩服了...

    另外, 不管編輯是不是神,
    我想請問這"回眸"原來的名字是什麼呢?

    期待能夠常常看到你的作品...

  • 你寫得很好,看得很仔細,你可以寫小說,真的。
    會有你獨特的觀察力。
    嘗試看看。
    原本叫「抽屜」,但我自己知道這只是暫時取檔名而已。
    因為我一定要先取個名字才能往下寫。

    jht 於 2008/11/17 23:31 回覆

  • Daniel
  • 我信佛,我想问问蔡大哥,那两束佛光是真的吗,还是小说虚构的,真的很想知道,谢谢了!
  • 照片是真的,沒加工。

    jht 於 2008/11/17 23:31 回覆

  • hotseason1
  • 其实也不算是突破重重阻碍, 他只是在夜幕降临之际,借由守门人的帮忙,打扮成富家公子的模样,去到了玛吉阿米小店喝酒,却邂逅了那个和曾经恋人极为神似的少女。这和现在学生逃课之类的差不多罢了。
    他的爱情由此重生,他的灾难也由此降临, 他的诗也由此而流传下来。
  • 前幾次確實如此。
    但後來就不是了。
    而且守門人也換了。
    不過傳說很多,我們都不必執著。:)

    jht 於 2008/11/17 23:33 回覆

  • 澳客
  • 穿梭時空的故事?
    之前就想這麼猜 看了 title 覺得可能性很高
    看到這裡 味道就有點出來了

    但是 痞子總是有辦法給人一些意想不到的驚奇
  • 沒穿梭啦。
    目前我還不敢寫太怪的東西。
    以後會嘗試。:)

    jht 於 2008/11/17 23:35 回覆

  • slgh
  • 拍拍手哈
    繼續等待
    書會還順利吧
  • 還好,很輕鬆。:)

    jht 於 2008/11/17 23:35 回覆

  • chusumiao
  • 耶誕聖宴看起來超級豐富啊...真希望我也在那兒 :p
  • 你可以去那裡度蜜月啊。
    我說真的。

    jht 於 2008/11/17 23:36 回覆

  • 銀次郎
  • 桑結果然是壞蛋,韋小寶沒殺了他還真可惜,

    倉央嘉措死的說法,還真像韋小寶的保命大絕招,

    該不會他鹿鼎公做完,又跑到西藏當喇嘛了吧,

    反正他也與佛有緣,花和尚住持也當過,到西藏花差花差,

    好像也無不可,真羨幕他有七個老婆~~~~~~~~~~~(來亂的緊酸)
  • 你的聯想力不錯。:)

    jht 於 2008/11/17 23:36 回覆

  • 悄悄話
  • Echo^^
  • 蔡老师在玛吉阿米吃圣诞大餐的时候,我正在家里看着《暖暖》上的签名,吃生日蛋糕呐~~
  • 命真好。:)

    jht 於 2008/11/21 02:38 回覆

  • ally
  • 寫得真是太好了!!!

    哇, 謝謝老師,
    第一次有人說我可以寫小說,
    對我來說是很大的...compliment ... :還有鼓勵...
    我會試試看! (是說真的)

    其實,老師, 不只是你的書而已優,
    你的文字其實跟你的本人感覺很像,
    (這句話也可以倒過來說)

    又其實, 那天簽名會, 我覺得你很奸詐,
    有些作者去誠品都說很多話....!><
    你才說一點點, 都不了解讀者的心情,
    想聽你多分享一些ㄚ!!!

    但是,又因為你的作品寫得太好了,
    加上你本人又跟你的文字這麼像,
    所以, 雖然我覺得你很奸詐, 但是是可以原諒的那種,
    我原諒你:)

    抽屜這個名字跟回眸比起來,
    對我而言就像寫實派畫風跟抽像派畫風的差別,
    個有個的好,
    雖然名字很重要, 作品本身更重要,
    我才疏學淺的覺得,

    所以囉, 該說得還是得說 :)
    你寫得真是太好了!!!





  • 其實我比較喜歡簽完名後再說話。
    有時一說就是半小時。
    你多加油吧。:)

    jht 於 2008/11/25 02:06 回覆

  • 轻仰法桐
  • 这个汤和这个饼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撒。
  • 我覺得犛牛肉乾最好吃。

    jht 於 2008/11/25 02:03 回覆

  • 小雨
  • 冒昧的问一个问题..

    我是一名阿斯伯格症患者,也是读您的作品5.6年的老读者,~~:D看了您的作品后,我有一个结合直觉以及推断的结论,其实是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但是我觉得一般的患者都在确诊的时候感到很和谐,所以我想问,您相信自己是阿斯伯格症(Asberger's Syndromes)者么?
  • 我現在應該不是。

    jht 於 2009/01/31 17:10 回覆

  • 月球来的
  • 看老师的书,觉得老师知识很渊博,学生惭愧啊,六世达赖还真不知道,嘿嘿...
  • 知不知道六世達賴應該跟知識淵博無關。

    jht 於 2009/04/26 01:37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