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換》 2016.11.01 麥田出版社 初版

6.


我們在校園裡漫步,經過材料系館。


『還記得那晚唱的《Before The Next Teardrop Falls》?』我問。
「But if he ever breaks your heart,If the teardrops ever start,
 I'll be there before the next teardrop falls……」
妳輕輕哼著歌,歌聲很美。


『如果妳開始掉淚,我會在妳身邊,在下一滴眼淚滑落之前。』
「嗯。」妳似乎眨了眨眼睛,「謝謝。」
『所以妳第二滴眼淚得趕緊跟著掉下。』


「我只會掉一滴眼淚。」妳說。
『為什麼?』
「因為那滴眼淚就是你。」


妳又眨了眨眼睛。
我看清楚了,妳的眼眶有些濕潤,有些液體正在打轉。


但始終沒滑落。










※※※※※※※※※※

冬天到了,這是適合睡覺的季節。
冬天的早晨要離開被單,就像要告別故鄉的父母那樣的困難與痛苦。
若是以前的我,早上第一節課偶爾會因為離不開父母而蹺課;
但今年冬天我卻沒蹺半堂課。
我猜應該是因為6號美女,她讓我有股莫名其妙的力量踢開棉被。


沒認識6號美女前,冬天時我通常會懶懶的,不想出門。
休閒活動大概都以靜態為主,當然最大的靜態活動便是睡覺。
但這個冬天可不能太懶,不然跟6號美女的交集就撐不到明年春天。
搞不好春天就從此不再來了。
所以我鼓起勇氣,試著在BBS上約她出來逛夜市。
我共約了6號美女三次去逛夜市,很幸運的,三次她都答應。


我會很準時在約定的時間——九點騎車到6號美女住處樓下,
她也會準時下樓,不過她應該比較準,因為我其實算提早。
不再像第一次載她時那麼緊張,我騎車時偶爾會跟她交談。
冬天逛夜市的人潮似乎比夏天更洶湧,因此可能是戶外最溫暖的地方。
台南有很多夜市,每個夜市通常一星期擺攤兩天,不過時間並不一樣,
我們也因此去了三個不同的夜市。
但不管在哪個夜市,我發現6號美女都會吃一種叫麻辣鴨血的東西。


我對麻辣的東西不感興趣,正確地說,應該是有點害怕。
所以吃的人是6號美女,冒汗的人卻是我。
但又不能光看她吃得眉開眼笑,所以我通常會隨便點樣東西。
「你是不是不敢吃麻辣?」第三次逛夜市時,她終於開口詢問。
『嗯。』我點點頭。
「你讓我很有成就感。」她笑了笑,舀起一塊鴨血。
我感覺身上好像起了雞皮疙瘩。


「我很喜歡逛夜市。」6號美女說,「但不喜歡人太多的場合。」
『可是夜市裡通常都很擁擠。』
「所以囉。」
『所以什麼囉?』
「所以我很少在這種時間逛夜市,我喜歡在深夜逛夜市。」
『啊?』我恍然大悟,『抱歉,我不知道。』
「這是我的問題,你不必抱歉呀。」6號美女笑了笑。


「以前住宿舍時,因為有門禁,只好在門禁前一個小時出來逛。」
6號美女說,「現在住外面就方便多了,多晚出來都無所謂。」
『一個人逛嗎?』
「通常孝和蚊子會陪我,不過我也曾一個人在深夜出來逛夜市。」
『這樣不好吧。』我皺了皺眉頭,『妳畢竟是一個女孩子……』
「你會擔心我?」她打斷我。
『當然啊。』
「謝謝。」她說,「我以後會儘量不要這樣。」


『所以妳是為了可以很晚逛夜市才搬出宿舍?』
「好像可以這麼說。」
『妳好偉大。』
「又胡說。」6號美女笑了。


『如果……』我輕咳兩聲,『我是說如果,如果妳很晚想出門逛夜市,
 但慧孝和蚊子不能陪妳,那麼妳可以考慮我,如果妳不介意的話。』
「我介意。」
『啊?』
「你剛剛那段話用了四個如果。」
『是嗎?』
「你肯陪我,我會很高興。」她說,「一個如果都不必用。」
『我……』不曉得是因為驚訝或是興奮,我說不出話來。


「繡球。」
『是。6號美女。』
「我想問你一件事。」
『請說。』
「不管我多晚想逛夜市,你都會陪我?」
『嗯。』
「你人真好。」
『這跟我好不好無關,我只是想陪妳而已。』我說,『如果是蚊子或
 慧孝想在冬天的深夜到街頭裸奔,我也只會說:小心別著涼。』
「你舉的例子還是很糟。」6號美女笑了起來。


「繡球。」停止笑聲後,6號美女說。
『是。6號美女。』
「我還想問你一件事。」
『請說。』


「如果我想在喜馬拉雅山上吃雪糕呢?」
『我陪妳冷到不行。』
「如果我想在撒哈拉沙漠裡烤香腸呢?」
『我陪妳熱到發昏。』
「如果我想在夜市吃超級辣的麻辣鴨血呢?」
『好。』我立刻站起身。


「你要幹嘛?」她很疑惑。
『去點兩碗超級辣的麻辣鴨血。』我說。
「不用了。」她拉住我衣袖。
『不行。』我搖搖頭,『不能吃麻辣,以後怎能頂天立地?』
「哦。」她放開手。
『妳不再阻止了嗎?』
「因為你說的有道理呀。」
我硬著頭皮,轉身往前邁開腳步。


「繡球。」
『是。6號美女。』
「回來吧。」她說,「不要逞強。」
『感恩。』我立刻回到座位。
「這樣就很好了。」
『這樣?』
「我吃著喜歡的食物,而且確定你不會跟我搶,這樣不是很好?」
『妳說的對。』我笑了。


逛完夜市後,我騎車載她回去。
我發覺每次載她回去後,她的笑容都會帶著滿足感。
「今晚吃太多了。」她笑了笑,「在附近走個幾分鐘好嗎?」
『當然好。』
我們便沿著她住的這條巷子來回走了一趟,花了十分鐘。


「今晚又沒星星。」回到她住處樓下,她仰起頭說。
『是啊。』我也仰起頭。
「我很喜歡看星星哦。」
『只要是人,應該都喜歡看星星。』我說,『猴子我就不知道了。』
6號美女笑了起來,在巷子微弱的燈光下,眼睛更顯得閃亮。


「可惜在城市裡通常看不到幾顆星星。」6號美女又仰著頭,
「像今晚,一顆星星也看不到。」
『沒關係。』
「為什麼說沒關係?」她轉頭看著我。
『當星星沉默的時候,妳便閃爍。』我說。


「繡球。」
『是。6號美女。』
「謝謝你的讚美。」她笑了起來,眼睛一閃一閃的,像閃爍的星星。
我靜靜看著6號美女閃爍發亮的眼神,沒有回話。
6號美女的眼睛是她身上最美的部分,從認識以來我始終這麼覺得。
從沒改變過。


美女通常是由外而內、再由內而外。
因為外表美麗,內在的一切便容易被美化;
如果內在也美麗時,外表就會顯得更美。
所以在我眼裡和心裡,6號美女只會越來越美麗。


「你怎麼不說話?」
『因為當妳閃爍的時候,我便沉默。』
「那我不要閃爍了。」
『這沒辦法。』我說,『因為妳的眼睛像星星,註定要閃爍。』
「那你不就得一直沉默?」
『好像是這樣。』
「好。」6號美女閉上雙眼,「這樣你就可以說話了。」


6號美女閉著眼睛,從外套口袋掏出鑰匙,然後用手摸索著,
試著找出大門上的鑰匙孔。
『妳還是睜開眼睛吧。』我說。
「不行。」她轉頭笑了笑,「我還想聽你說話。」
『可是我在妳右手邊。』
她再將頭轉向右邊,然後笑了起來,但眼睛還是緊閉。
即使沒有眼睛的加持,她的笑容依舊溫暖而可愛。


『我幫妳吧。』我輕抓著她手中的鑰匙尖端,插入鑰匙孔。
「謝謝。」6號美女轉動鑰匙,鐵門便應聲開啟。
『妳閉著眼睛怎麼上樓?』
「這個嘛……」
『睜開吧。』我說,『不要逞強。』


6號美女緩緩睜開雙眼,四周也彷彿漸漸變亮。
『老天終於開眼了。』我說。
她笑了起來,笑聲在寂靜的巷子裡隱約傳來回音。
6號美女的眼睛是美麗的,笑容也是美麗的。
當她睜開眼睛露出笑容,那就是美麗的平方,而不只是兩倍美麗。


「晚安。」她笑了笑,揮揮手,「騎車小心。」
『嗯。』我點點頭,『晚安。』
她關上鐵門,我聽見細碎的腳步聲越來越遠。
直到聽不見腳步聲,我才轉身離去。


雖然男生宿舍沒有門禁,我多晚出門或回來都沒關係,
但我以後不能再主動邀6號美女逛夜市,畢竟太晚約她出門不太妥當。
大概只能被動等她在深夜裡想逛夜市而且慧孝和蚊子不能陪她時,
我才有上場的機會。
如果逛夜市的人少一點該有多好,那麼如何讓逛夜市的人變少呢?
我知道這是個無聊且複雜的問題,但我卻認真思考了幾天。
直到一個更重要的問題出現。


耶誕時節到了,耶誕夜該如何度過是個偉大的問題。
情侶通常會去吃耶誕大餐,可惜我和6號美女的關係還談不上是情侶。
如果把我當成她的追求者這種角色,那麼耶誕夜邀她便很合邏輯。
但扮演這種角色的人應該會有好幾個吧?
如果她沒答應我的邀約,那豈不是表示……
一想到這,我不禁遍體生寒。


「你和翁蕙婷要去哪家餐廳吃耶誕大餐?」賴德仁問。
『我沒約她吃耶誕大餐。』
「啊?」
『啊什麼。』
「難道你們有什麼特殊的慶祝方式?」
『沒有。』
「啊?」
『不要再啊了,我根本沒約她。』
「啊?」
『喂。』


「明晚就是耶誕夜了,你在搞什麼鬼?」
『我還不知道該幹嘛。』
「就去吃耶誕大餐啊!」
『難道不能做些有意義的事?』
「什麼叫有意義的事?」
『比方說捐血或是去公園撿狗大便之類的。』
「你瘋了嗎?」
『快了。』


「別想太多,約就對了。」
『可是……』
「你還想後悔嗎?」
這句話有如暮鼓晨鐘,讓我下定決心約6號美女。


我立刻上線,掛在線上等6號美女。
等了一個多小時,6號美女終於出現,我有些緊張。
『6號美女妳好。我可以請教妳一件事嗎?』我主動先丟水球。
「請說。」
『妳耶誕夜打算如何度過?』
「社團有活動。我是幹部,得參加。」
『太好了。』


這麼晚才打算約6號美女吃耶誕大餐,我自覺可能性並不高。
雖說不抱太大希望,但如果被她婉拒,那打擊就太大了。
我會胡思亂想她到底跟哪個英俊瀟灑的男生在哪間羅曼蒂克的餐廳
吃著溫馨浪漫的耶誕大餐,而且還深情款款互相凝視。
沒想到她竟然有社團活動要參與,這表示她不會跟別人出去過耶誕。
原來我並不怎麼在意是否能跟她一起吃耶誕大餐,
我最在意的是在這神聖的日子她是否有別的約會。


「太好了?」6號美女丟來的水球透著疑惑。
『不,我的意思是好可惜。』我這種心思可不能跟她說,
『原本我想約妳吃耶誕大餐。』
「這確實是好可惜呢。」
『那我先跟妳說聲耶誕快樂了。』
「你可以明天再跟我說。」
『明天?』


「因為我又有了莫名其妙的預感。」
『什麼預感?』
「我們明天會見面。」
『真的假的?可是明天我們應該不太可能會碰面啊。』
「你似乎不信?」
『這……』
「不然我們來打個賭,如果我們明天碰面了,你要怎麼辦?」
『我就叫妳6號美女姊姊。』
「好。:)」


24號這天,天才剛黑不久,整層宿舍幾乎不見什麼人影。
我下樓到餐廳吃晚飯,餐廳裡也是很冷清。
有女朋友或者是有喜歡的女孩的男生,這時大概都在外面的餐廳。
賴德仁就是如此,他帶著小倩去一家新開的餐廳吃耶誕大餐。
至於其他人,大多數是一群朋友相約去狂歡。
在這種時間還選擇留在寢室的人,
大概是將來會發明愛滋病毒的疫苗或是控制核融合理論的偉大人物。


在寢室可以隱約聽到校園內傳來的歌聲和笑聲,我漸漸待不住了。
下樓到校園內閒晃,到處是掛著閃亮燈飾的樹,有種寧靜祥和的美。
我不禁想著,如果能和6號美女就這樣走著,那該有多幸福。
然後我被一陣笑鬧聲所吸引,循著聲音傳來的方向,走到體育館。
這裡有宗教哲學研究社和信望愛社合辦的耶誕晚會。


一走進體育館,發現裡面熱鬧得很,應該有兩、三百個人吧。
天花板拉滿長長的線,線上繫著一閃一閃的五顏六色小燈泡。
舞台邊還有一棵四公尺高的耶誕樹,樹上也纏繞著閃亮的燈。
舞台上有表演,唱歌或演短劇之類的,觀眾可以坐著,
也可以隨興走動或聊天,整體的氣氛很歡樂卻不雜亂。
我舀了杯雞尾酒,拿了些點心和一根棒棒糖,然後靠在牆上看表演。
偶爾有人經過我面前便跟我說聲耶誕快樂,我也會回了句耶誕快樂。


雞尾酒還不錯,很香甜又帶著淡淡的酒味,值得再來一杯。
當我又拿著長長的勺子舀起橙色的雞尾酒時,聽見背後有人說:
「別光喝雞尾酒,應該喝點冰紅茶或冰咖啡。」
我回過頭,竟然看見露出微笑的6號美女正站在我身後。
我嚇了一大跳,手中的勺子滑落,濺起一片酒花。


「你還會懷疑我的莫名其妙預感嗎?」6號美女笑得很開心。
『妳怎麼會在這裡?』
「這就是我的社團活動呀。」
『這不是宗教哲學研究社和信望愛社合辦的活動嗎?』
「是呀。視聽社是協辦社團之一,主要支援一些器材。」
『原來如此。』我說,『那妳怎麼知道我會來?』
「我不知道呀。」她說,「我說過了,這只是莫名其妙的預感。」


『妳實在太厲害了。』
「還有呢?」
『妳的莫名其妙預感真是神奇。』
「還有呢?」
『妳好偉大。』我畢恭畢敬,『6號美女姊姊。』
「乖。」她笑了起來。


「哇,輪到我們視聽社演短劇了。」她看了台上一眼,
「我該準備上台了。繡球,你別急著離開哦。」
『妳演什麼?』
「天使。」
6號美女說完後,便朝舞台跑去。


我往舞台走近,找了個位置坐下。兩分鐘後,她們的短劇登場。
6號美女換了一身白色的服裝,背後還裝了一對白色翅膀。
這齣短劇在演什麼我不清楚,演了多久我也沒概念,
因為我的視線只專注於6號美女的每一個表情和每一句對白。
當她的白色翅膀正對著我時,那對白色在我眼裡逐漸暈開,
最後擴散至整個瞳孔。
「我是天使。」台上的6號美女這麼說。


短劇演完了,下台後的6號美女已脫下戲服和翅膀。
我朝她招招手,她發現了,便快步朝我走來。
「我演得如何?」
『妳本來就是天使,根本不需要演。』
6號美女笑了笑,然後從外套口袋拿出一樣東西。


「這是你的耶誕禮物。」她伸手遞給我,「耶誕快樂。」
我接下後只覺得很輕,低頭看了看,這東西被彩色包裝紙包著。
「你可以拆開。」
『是。』我拆開後發現是一雙深綠色的手套。
「冬天騎機車時,戴著手套會比較溫暖。」
『謝……』我幾乎說不出話,『謝謝。』


「喜歡嗎?」
『嗯。』我用力點頭,『很喜歡,也很實用。』
「那就好。」
我突然想到也該回送她耶誕禮物,但身上只有剛剛拿的一根棒棒糖。
『我只有這個。』我很不好意思,將棒棒糖遞給她,
『願妳所有的壓力像棒棒糖一樣,越舔越少。』
「謝謝。」6號美女笑了。


『6號美女姊姊。』
「是。」她笑了,「繡球。」
『不知道天上的天氣情況如何?』
「你怎麼會問我這種問題?」
『妳是天使啊,這問題當然只能問妳。』
「天上的天氣很好,既不會下雨也不會下雪。」6號美女笑著說,
「不過因為高,空氣比較稀薄,有時呼吸會顯得困難。」
『那我應該送妳氧氣筒才對。』
「嗯。」6號美女點點頭,「那東西很實用。」


『6號美女姊姊。』
「又想胡說什麼?」
『妳一定會長命百歲。』
「我就知道。」6號美女笑了。


這場晚會在11點左右結束,我和6號美女一起走出體育館。
體育館外幾棵纏繞著閃亮小燈泡的樹,依舊一閃一閃發亮。
兩小時前我還在幻想著和6號美女並肩走著,兩小時後美夢就成真。
雖然走到她停放腳踏車的地方只有50公尺,但這已經夠幸福了。
『小心騎車。』我說,『晚安。』
「嗯。」6號美女點個頭,「晚安。」


6號美女往前騎了20公尺後,突然迴轉,又騎回來。
「你還沒跟我說耶誕快樂呢。」她說。
『真的嗎?』我很不好意思,『抱歉。』
「還是沒說。」
『喔?』我趕緊說,『耶誕快樂。』
6號美女笑了笑,揮揮手後又騎車走了。


6號美女的背影消失後,我靜靜看著校園內閃亮的樹。
對我而言,今晚能看見她,勉強可以算是一種奇蹟;
但對她而言,應該只是莫名其妙的預感。
雖然心裡還是存著懷疑,但也不得不對她的莫名其妙預感覺得神奇。
或許6號美女真的是天使,畢竟她剛剛在台上也說了,她是天使。
所以我在耶誕夜裡遇見了天使,並清楚看見天使的白色翅膀。


耶誕節過後一個禮拜,便是另一個偉大的日子——元旦。
這幾年「跨年」這件事好像越來越偉大,各地都有盛大的跨年晚會,
而且湧入人數的最小單位通常是「萬」。
不過我不必傷腦筋,因為6號美女不喜歡人太多的場合,
所以跨年晚會她應該不會感興趣。
也許跨年對她而言,只是跨過一個新的1月而已。
她跟我已跨過12月,要不要再跨1月應該不是那麼重要。


至於我,也不想跟一大群人擠在一起倒數計時迎接新年。
因為每當看見人們對舊的一年沒有絲毫眷戀,
只期待新年到來的瞬間以便高喊新年快樂時,我就會覺得有些失落。
為什麼沒有人在跨年夜裡高喊:新年不要來?
難道都沒有人希望時光停留在現在、不要繼續向前?


12月31號晚上,還不到十點,賴德仁已經整裝待發。
「一起去市政府的跨年晚會吧。」他說,「太晚可能會擠不進去。」
『我不想去。』
「啊?」
『啊什麼。』
「難道翁蕙婷想去別的地方跨年?」
『我怎麼知道,我又沒問她。』
「啊?」
『不要再啊了,我沒約她一起跨年。』
「啊?」
『喂。』


賴德仁丟了句莫名其妙後,便離開寢室載著小倩去跨年。
對我而言,在戶外低溫寒風中跟幾萬人擠在一起高喊10、9、8……
才是莫名其妙。
十點過後,整層宿舍又變得冷清,搞不好比耶誕夜還冷清。
在這種時間還選擇留在寢室不出去找地方跨年的人,
仍然是將來會發明愛滋病毒的疫苗或是控制核融合理論的偉大人物。


我想先去洗個澡,用乾淨的身體迎接新的一年。
走到浴室門口時,才想起這幾天宿舍燒熱水的鍋爐出了點問題,
熱水只供應到九點半,但現在已經超過十點半了。
打開蓮蓬頭試了一水溫,果然沒熱水,而且水幾乎是冰的。
記得高中國文老師說過文天祥的《正氣歌》有股偉大的力量,
唸完一遍後全身會充滿浩然正氣,半夜經過亂葬堆不會被鬼魂騷擾、
冬天洗冷水時根本不會覺得冷。
《正氣歌》我背得滾瓜爛熟,便決定試試。


我深吸一口氣,咬著牙打開蓮蓬頭讓冷水當頭沖下。並高喊:
『天地有正氣,雜然賦流形。下則為河嶽,上則為日星……』
《正氣歌》念到一半,我終於忍不住了,打開淋浴間的門大叫:
『救——命——啊!好——冷——啊!』
整層宿舍空空蕩蕩,只有我悽慘叫聲傳來的回音。


怎麼辦?洗頭洗到一半,洗髮精都抹上了。
只得硬著頭皮繼續洗,好消息是頭皮已凍得僵硬,不必刻意硬著頭皮。
我啊呼呼、哇嚕嚕、啦嗚嗚亂叫,四肢也亂抖亂跳像三太子上身,
不過幾乎沒什麼用,我還是冷到不行。
終於洗完澡,我趕緊擦乾頭髮和身體,手忙腳亂穿上衣服。
打開淋浴間的門,發現外面的世界還在,我不禁慶幸:還活著真好。
回寢室後發覺我的聲音竟然變高了,唱鄭怡的《月琴》應該沒問題。


等腦袋回溫、手指可以正常活動時大約是11點左右。
我打開電腦,上線晃晃。線上的使用者好少,大概都出門跨年了。
逛了半小時後覺得無聊,打算下線時剛好碰到6號美女上線。
「嗨,繡球。」6號美女先丟來水球。
『是。6號美女』


「你沒出去跨年?」
『嗯。妳也沒打算出去跨年吧。』
「我不跨年的。反正每個熱烈歡迎的新年,終將被迫不及待送走。」
『有道理。』
「那麼你打算幹嘛?」
『不幹嘛。不過剛剛洗了個冷水澡。』
「你好厲害。」
『不是好厲害,是好慘。鍋爐有點問題,九點半後就沒熱水。』
「我以前住宿舍時偶爾也會碰到這種問題,所以我搬出來了。」
『妳好偉大。』
「又胡說。:)」


『妳們在天上時,跨年嗎?』
「天上是不跨年的,跟宇宙中其他高等生物一樣。」
『是嗎?』
「對於宇宙中其他高等生物而言,也許他們的生命以千年計。當人類
 因為新的一年到來而high到不行時,他們應該會覺得莫名其妙。」
『原來如此。』
「有些昆蟲還跨天呢,因為壽命只有三個月。每當新的一天到來時,
 牠們也會倒數計時,跟人們一樣。牠們一生中跨天的次數也跟人們
 一生中跨年的次數相當。」
『照妳這麼說,有些昆蟲甚至會跨時,因為牠們只有三天壽命。』
「你說的對。」


『6號美女。』
「是。繡球。」
『妳到現在還怕鍋子?』
「沒錯。:)」


「你為什麼不跨年呢?」6號美女又丟來水球。
『我對即將逝去的這一年依依不捨,恨不得時光永遠停在這一年。』
「為什麼?」
『因為我在這一年裡認識了妳,這是我生命中最美好的一年。我怎麼
 可能高高興興送走它?』
「如果你這麼想,那麼舊的回憶會永遠存在。而新的一年,可能會有
 更多更美好的回憶等著開創。難道這不值得高興嗎?」


『6號美女。』
「是。繡球。」
『妳一定會長命百歲。』
「你又來了。」


窗外突然傳來煙火裂空的聲音,我低頭看了看錶,果然是12點整。
「新年快樂。」
『新年快樂。』
我和6號美女幾乎同時丟出水球。


「這也算是另一種形式的跨年吧。」6號美女的水球。
『嗯。而且不必跟人擠、不會受寒,也沒有身心受創的機會。』
「身心受創?」
『去年跨年夜,有個男子脫光上衣並在背部寫上:請嫁給我吧,然後
 向女友求婚。結果被拒絕,回家後他又感冒,這就叫身心受創。』
「新的一年裡,我祈禱你舉的例子不要老是這麼糟。」
『我儘量,也請妳繼續包涵。』
「我也儘量。:)」


『6號美女。』
「是。繡球。」
『謝謝妳所帶來的一切。請允許我再跟妳說聲新年快樂。』
「我也要再跟你說聲新年快樂。今年也請你多指教。」
『我愧不敢當。』
「你不必愧。:)」
我在少尉牛排館說過的這句話,沒想到她還記得。


我們再簡短互丟幾個水球後,便互道晚安下線。
新的一年有個很好的開始,雖然沒能在新年到來的瞬間看見6號美女,
但能在線上與6號美女共同走進新的一年,也是件幸福的事。
我關了電腦,帶著喜悅滿足的心情爬上床。


但也許是洗冷水澡或是剛跟6號美女在線上跨完年,我精神有些亢奮。
在床上翻來覆去許久,還是無法入睡。
索性下床打開電腦再度上線,快兩點了,賴德仁還沒回來。
「我剛跨完年回來。你去哪裡跨年?」
sexbeauty,妳為什麼沒和舊的那年一同消失呢?


『什麼是跨年?』嘆了口氣,我還是回了水球。
「你裝傻嗎?從舊的年跨到新的年,簡稱跨年。」
『那麼胯下很黏可以簡稱為胯黏嗎?』
「無聊。」
『我想請問妳,北京的戲劇要怎麼簡稱?』
「京劇。」
『那洛陽的戲劇要怎麼簡稱?』
「陽劇。」
『妳說粗話,我不理妳了。bye-bye。』
然後我下線關機。


遇見sexbeauty大大降低我的亢奮感,我應該可以睡覺了。
才躺下五分鐘,賴德仁便回來了。
他一回來,也不管我已經躺在床上,劈里啪啦說著跨年晚會的細節。
總之他的意思就是這晚會是多麼熱鬧好玩、活動是多麼精彩有趣、
煙火是多麼燦爛奪目,似乎想讓我抱憾終生、死不瞑目。
不過我反而因為他的碎碎念而迅速進入夢鄉。


新的一年,每天似乎都很新鮮,但這種新鮮感通常只有三天的熱度。
也就是說剛過新年時,會覺得萬事充滿新希望、新氣象,也該振作。
於是你覺得應該認真唸書、不蹺課、上BBS的時間要有所節制;
也覺得應該孝順父母、友愛兄弟、尊敬師長、遵守交通規則……
但到了第四天,過日子的感覺就會跟去年的日子一模一樣。
我也是到第四天恢復正常。


不過自從跨年夜在線上遇見6號美女後,連續七天沒在線上遇見她。
其實這七天當中,她和我都曾上線,只是沒碰見彼此而已。
不曉得這是不是好兆頭,總之我開始擔心今年的流年運勢。
直到第八天深夜,我上線時發現6號美女寄給我一封信。


「繡球。
 今晚我突然很想逛夜市,你可以陪我嗎?
 我們約11點半在我住處樓下碰面好嗎?
 當然如果你收到這封信的時間已超過11點半,那……
 請你不用擔心。:)」


信在十點寄的,問題是現在已經11點50分了。
本來只覺得扼腕,後來想想不對,「請你不用擔心」這句話有玄機。
我想起她曾說如果慧孝和蚊子不能陪她,那麼她可能一個人逛夜市。
我那時曾表達擔心的意思。
啊?
莫非她的意思是她會一個人去逛夜市,也知道我應該會擔心,
於是叫我不用擔心?


我突然心跳加速,渾身緊張了起來。
沒再多想,我立刻衝出寢室,下樓騎車飆到她住處的樓下。
我只知道6號美女住四樓,但四樓有兩戶,而且現在是半夜12點。
只能賭賭看了,賭錯的話頂多挨罵而已。
我先按了四樓右邊那戶的電鈴。


「喂。」
『妳是蚊子嗎?』我好像賭對了,這聲音很熟悉。
「是呀。請問你是?」
『我是那個坦率的蔡學長。』
「哦……」蚊子似乎恍然大悟,「學長有什麼事嗎?」
『慧孝在嗎?』
「學長要找慧孝?」蚊子的語氣很驚訝,「你等等,我去叫她。」
『不用了。』我急忙阻止,『我只是要確定妳和慧孝在不在而已。』
「呀?」


『那麼妳學姐在嗎?』
「學姐不在。她11點半就出門了,還沒回來。」
6號美女果然不在,我的心便往下一沉。
「學長找學姐有事嗎?」
『算有吧。』
「有就有,沒有就沒有。男生應該要坦率。」
『好吧。有。』我說,『不過現在沒事了,謝謝妳。抱歉打擾了。』


今天是星期五,那麼6號美女最有可能去的就是小北夜市。
我決定先到小北夜市找她,至於到了以後該怎麼找再說。
跨上機車,發動機車的瞬間,突然聽見背後有人叫:「繡球!」
我回過頭,發現6號美女在十公尺外對我揮手。
我楞了楞,十秒鐘後才趕緊把機車熄火。
6號美女已來到我身邊,臉上掛著笑容。


『妳沒有一個人去逛夜市?』我很納悶。
「沒有呀。」6號美女說,「我信上不是說了,請你不用擔心。」
『我以為妳會一個人去逛夜市,但妳知道如果這樣的話我會擔心,
 所以叫我不用擔心。』
「你怎麼會這樣想呢?」輪到6號美女很納悶,「我的意思是說:
 如果你沒來,我不會一個人在深夜去逛夜市,所以你不用擔心。」
『啊?』


「沒想到這麼簡單的一句話,會有完全不同的解讀。」
『是啊。我琢磨了很久,結果還是誤會妳的意思。』
「是我表達不好。」6號美女說,「抱歉。」
『不。』我說,『表達往往是單純的,能不能被理解才是複雜的。』
「這句話很有哲理呢。」她笑了笑。
『哪裡。』我有點不好意思。
「很抱歉。」6號美女說,「說不要讓你擔心,反而讓你擔心了。」
『千萬別這麼說。』我更不好意思了。


『對了。』我說,『蚊子說妳11點半就出門了,那麼妳去哪?』
「我就在附近走走呀,剛剛才從便利商店回來。」她仰起頭,
「你抬頭看看,今晚有好幾顆星星呢。」
『嗯,真的有星星。』我也仰起頭。
「記不記得你去年曾經說過……」
『去年?』我因為驚訝而打斷她,隨即醒悟現在已經是新的一年了,
『能夠用去年這兩個字來描述我們之間發生過的事,真好。』
「你如果能聽我說完會更好。」
『抱歉。』


「去年你說過,當星星沉默的時候,我便閃爍。」6號美女仰頭說,
「那麼當星星閃爍時,我會如何?」
『嗯。』
「嗯什麼?」
『它們閃它們的,妳閃妳的,不用理它們。』我說,『妳眼中的閃爍,
 絕非幾光年外的星星可以比擬。』


「繡球。」
『是。6號美女。』
「你這麼說,我很難接呢。」
『請妳把這句話當作單純的讚美。』
「那我只好說謝謝。」
『這是我的榮幸。』


「繡球。」
『是。6號美女。』
「我們是千辛萬苦來到這裡討論星星嗎?」
『妳還想逛夜市嗎?』
「嗯。」她點點頭,然後笑了。
『那就走吧。』


我騎車載著6號美女到小北夜市,夜市還很熱鬧,但人少了很多。
6號美女照舊點了麻辣鴨血,我依然敬謝不敏。
『為什麼今晚突然想逛夜市?』我問。
「想逛夜市還需要特別的理由嗎?」6號美女笑了笑,接著問:
「倒是你,為什麼收到信時已超過11點半,卻還要跑來?」
『因為想確定妳是否是一個人出門逛夜市。』


「然後呢?」她問。
『我原先以為妳是一個人出門逛夜市,所以打算來夜市找妳。』
「呀?」
『怎麼了嗎?』
「所以我剛剛看到你時,你正準備騎車到夜市而不是回宿舍?」
『是啊。』
「可是我以為你是要騎車回宿舍。」
『不。我是要來夜市找妳。』


「繡球。」
『是。6號美女。』
「我想問你一件事。」
『請說。』
「如果你跑來夜市找不到我時,你會怎麼做?」
『當時只想著要來找妳,沒想過這問題。』
「那麼你現在想想這個問題。」
『嗯……』我想了一下,『我應該會繼續找。』


「如果繼續找還是找不到呢?」
『那就再繼續找。』
「如果再繼續找還是找不到呢?」
『那就三繼續找。』
「如果三繼續找還是找不到呢?」
『那就四繼續找。』
「你要繼續到什麼時候?」
『當然是找到妳為止。』


「繡球。」
『是。6號美女。』
「你一定會長命百歲。」
『妳別老搶我的台詞。』我笑了笑。


我們在夜市逛到一點,然後我送6號美女回去。
她打開鐵門後,回頭看著我,似乎想說什麼,卻半天說不出話。
「嗯……」尾音拖得很長,她最後還是說:「嗯。」
『這是什麼意思?』
「就是謝謝加對不起。」
『喔……』我也拖長了尾音,『喔。』
「這是什麼意思?」
『就是不客氣加沒關係。』
我們相視而笑,互道聲晚安後,她走上樓、我騎車回去。


表達往往是單純的,能不能被理解才是複雜的。
6號美女的一言一行可能很單純,但在我心裡常得推敲許久。
例如假使她說:我會冷。我搞不好會以為她可能是空虛寂寞才覺得冷。
但其實她只是衣服穿得薄覺得冷而已。
而在她的心裡,又如何理解我的一言一行呢?


對我而言,可以跟她說說話、看著她的眼睛與笑容,就是幸福的事。
如果她希望我陪她聊天、逛夜市、看星星,我當然很樂意。
所以我的表達很單純,直接到她身邊便是。
至於她怎麼理解我,其實我並不在意。


燦爛的黎明前,總會有深沉的黑暗,就像假期前就會有期末考一樣。
雖然距離期末考還有兩星期,但這學期的課都很硬,要過並不輕鬆。
尤其是考期中考時計算機沒電的那科,任課老師亂沒人性的,
曾當了全班三分之二,我不想成為他的刀下亡魂,只得更用心準備。
如果這學期沒有All pass,我會無顏見6號美女。
我不知道為何會有這種想法,但這想法已經根深蒂固。


「你在看漫畫?」賴德仁問。
『我在K書。』
「啊?」
『啊什麼。』
「這幾天沒有要考試啊。」
『我在準備期末考。』
「啊?」
『不要再啊了。』
「期末考還有兩個禮拜耶。」
『要早點準備才會考得比較好。』
「啊?」
『給我閉嘴。』


總之這兩個禮拜我很認真,空閒的時間都用來唸書。
這根本不像我啊,再這麼用功下去,我媽大概就不認得我了。
第一個禮拜我只在睡前上線,通常已是凌晨兩點,而且只待十分鐘,
因此都沒遇見6號美女。
第八天我受不了了,晚上九點就上線,希望能在線上遇見她,
即使只聽到她一句問候也好。
「好久沒遇見你了,你最近好嗎?」
遇見的是sexbeauty。這種心情好像在公園裡等美女結果卻等到鬼。


『最近我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我的水球。
「什麼問題?」
『妳會選擇連續拉十天肚子,還是連續便秘十天?』
「嗯……我會選擇拉十天肚子。便秘十天很恐怖。」
『妳是認真的嗎?』
「是呀。」
『妳讓我豁然開朗了,謝謝。bye-bye。』
我立刻下線關機。


這是老天對我意志不堅定的懲罰,我決定忍住想遇見6號美女的欲望。
第二個禮拜我更認真了,上線只待五分鐘,甚至不上線。
期末考前一晚,我收拾好隔天要應考的書本,已經快凌晨三點了。
上線晃一晃舒緩一下心情,終於遇見6號美女。
「好久沒遇見你了,你最近好嗎?」
同樣一句問候,但由6號美女說出來,不一樣就是不一樣。


『最近還好。只是為了準備期末考都很晚才睡。』
「我也是。」
『那麼我們都加油吧,天一亮就是期末考的日子了。』
「嗯。你要睡覺了嗎?」
『也該睡了,妳也是。晚安。』


「繡球。」
『是。6號美女。』
「可以先別說晚安嗎?」
『好啊。可是我剛剛已經說過了。』
「那我裝作沒聽到。」


『6號美女。』
「是。繡球。」
『請問有什麼事嗎?』
「我想去巷口的便利商店買點東西。」
『如果妳不介意的話,十分鐘後在妳住處樓下碰面?』
「我介意。」
『那……』
「因為你用了如果。」
『喔。』
「我要開始計時了。」


我沒下線,直接離開寢室坐電梯下樓去騎機車,抵達她住處樓下時,
6號美女已經在門口等我。
『我遲到了嗎?』我停好機車後問。
「你好厲害,誤差只有20秒。」6號美女笑了笑。
『那麼相對誤差便是20/600,不到4%,應該可以接受。』
「很抱歉,這麼晚還讓你跑來。」
『千萬別這麼說。』


6號美女穿了件有套頭的厚外套,雙手插進外套口袋。
她的頭部被套住,臉也往下縮進衣服內,五官只露出眼與鼻。
『會冷嗎?』我不禁問。
「有點。」
『那麼趕緊回屋裡,比較溫暖。』


「繡球。」
『是。6號美女。』
「我們是千辛萬苦來到這裡討論是否該回屋內嗎?」
『抱歉。』我拍了拍頭,『我們走吧。』


以緩慢的散步速度,約五分鐘便可走到巷口24小時營業的便利商店。
6號美女買了些熱食,我順便買了些泡麵,期末考週會很需要。
走出便利商店後,6號美女突然問:
「半夜三點在街道上看見便利商店是什麼感覺?」
『嗯……』我想了一下,『應該會有一股安心的感覺。』
「我也覺得是安心的感覺。」
巷子很安靜,我們也安靜走回她的住處樓下。


「繡球。」
『是。6號美女。』
「對我而言,你就像半夜三點在陌生的城市裡、陌生的街道上看見
 便利商店一樣。」
6號美女轉頭看著我,眼中閃爍著溫暖的光芒。
我無法言語,全身被一道暖流徹徹底底流過。


『6號美女。』
「是。繡球。」
『妳一定會長命百歲。』
「只要便利商店不關門的話。」
6號美女笑了笑,說了聲晚安後便轉身上樓。


期末考週雖然難熬,但只要想起6號美女,我同樣有安心的感覺。
考完試後便放寒假,學生開始離開學校回家。
6號美女在考完隔天便回台北,回家前寄了封信祝我寒假愉快。
我則多待了三天,確定所有科目都及格後才收拾行李回家。


回到家後,每天都睡到很晚,反正沒事做,家裡也沒電腦。
我常常待在電視機前,偶爾出門找以前的同學聊天。
完全與6號美女絕緣的日子,有時會讓我覺得是在浪費生命。
不知道可不可能會有一種叫做「時間銀行」的東西?
這樣便可以把味同嚼蠟的時間先存起來,
等下次跟6號美女見面時再領出來用。


寒假放了快四個禮拜,中間還過了一個農曆年。
大年初七開學,我在初六回學校。
天氣還是有些冷,不過已不像過年期間那麼冷。
剛開學還很輕鬆,便想約6號美女,卻不知道要做什麼?
直到有天下午騎車經過東豐路,我才知道。


可惜視聽社想趁剛開學在校內辦個影展,6號美女忙得很。
「只要下午沒課的時間,我都要在社辦忙。」6號美女的水球。
但我約6號美女要做的事,上午雖然也可以,但下午時分最好。
如果是晚上去,則沒有半點意義。


我等了五天,再等下去的話,即使約到6號美女也沒意義。
第六天下午,我突然有股衝動,跑到視聽社的社辦找6號美女。
「繡球。」6號美女很驚訝,「你怎麼來了。」
『是啊。我怎麼來了?』


上次見到6號美女是期末考前一天,現在是開學後第二個禮拜。
一個多月沒見到她,這次第一眼看見她時,心臟跳得很厲害。
其實每次剛見到6號美女的瞬間,心都會砰砰跳。
已經一個多月沒感覺這種劇烈的心跳,當這種感覺突然回來時,
我詞窮了,甚至忘了要說什麼。


「繡球。」
『是。6號美女。』
「我們是千辛萬苦來到這裡討論你怎麼來了嗎?」
『不。』我回過神,『我想請妳借我一個小時。』
「晚一點好嗎?」她說,「我現在走的話,對學妹不好意思。」


社辦裡還有三個學妹在忙,我走過去先點個頭,再說:
『很抱歉。妳們可不可以把學姐借給我一個小時?』
三個女孩面面相覷,終於有個看起來比較勇敢的女孩說:
「當然可以。」
『謝謝。』我說。


6號美女也過來跟這三個女孩說抱歉,並保證一個小時後回來。
「學姐,沒關係啦。」那個勇敢的女孩帶著曖昧的笑,「快去呀。」
「繡球。」6號美女轉頭對我說,「我們走吧。」
我又朝那三個女孩說了抱歉和謝謝,然後跟6號美女離開社辦。


我領著6號美女走向我的機車停放處,一路上她都沒有開口。
『妳不問我為什麼嗎?』我終於忍不住問。
「我到了之後就知道了呀。」她笑了笑。
我發動機車,拿了頂借來的安全帽給她,她戴上後便上了車。


我沿著勝利路往北騎,騎到第二個路口正準備右轉時,聽見她說:
「哇!這裡好漂亮!」
『是嗎?』我右轉後在路邊停下車,『那我們下車吧。』
這裡是東豐路,路上的中央分隔島、快慢車道分隔島、人行道旁,
盡是開滿黃花的樹。


我和6號美女沿著人行道走著,長長的路上被落下的黃花淹沒。
我們彷彿是踏上一大片黃色的花海。
『這是黄花風鈴木,樹上的花叫風鈴花。』我指著這些五公尺高的樹,
『開花時樹上沒有葉子,滿是一團一團的黃花,既美麗又壯觀。』
「風鈴花?」6號美女撿起地上一朵巴掌大金黃色的風鈴花。
『這花朵是漏斗形,花緣皺曲,很像風鈴。』我指著她手中的花。
「真漂亮。」6號美女在一棵開滿風鈴花的樹下駐足,仰頭讚嘆。


『每年大約這個時節是花期,不過花期只有十天左右。』
「十天?」
『嗯。』我指著地上的黃色花海,『現在應該是花期的尾聲,所以
 地上滿是黃色的風鈴花。等花落光後,新葉再長出來。』
「真是慚愧,我從來不知道學校附近有這種美景。」
我們在人行道旁的長椅坐下,靜靜欣賞這場春日的盛宴。


「繡球。」
『是。6號美女。』
「你就是要帶我來看風鈴花的吧?」
『嗯。』我說,『不過很抱歉,硬把妳拉來,請妳別介意。』
「我介意。」她笑了笑,「你怎麼不早幾天把我帶來?」
『其實……』我有些吞吞吐吐。
「我知道。前些天你就想帶我來了。」她微微一笑打斷我,「只是我
 不知道你要帶我來看風鈴花,更不知道風鈴花的花期只有十天。」


「只有十天呀……」6號美女仰起頭。
『嗯?』
「比櫻花季還短。」
『但風鈴花比櫻花大。』
「沒錯。」她笑了。


『其實風鈴花和櫻花有個特質很像。』我說。
「什麼特質?」
『孤獨。』我說,『因為同樣都得等到葉子掉落後才會開花。』
「嗯。或許風鈴花和櫻花都有個願望,希望能開花給葉子看。」
『但葉子卻想早點凋落,好讓花期更長。』
「花與葉子……」6號美女似乎若有所思。


『走吧。』看了看錶後,我站起身。
『嗯?』她回過神,「去哪?」
『回去啊。一個小時到了。』
「真的要回去嗎?」
『跟學妹說好是一個小時,妳也答應了她們。』


「繡球。」
『是。6號美女。』
「你可不可以裝作沒聽到我跟學妹說的話。」
『這……』我頓了頓,『好吧。妳可以跟她們說因為我苦苦哀求,
 一把鼻涕一把眼淚求妳別走,妳只好多留一會。』
「你不是這種人。如果我想走,你再怎麼不捨,也會立刻送我走。」
『這又是妳的莫名其妙預感?』
「不。」6號美女笑了笑,「這是推理。」


「繡球。」
『是。6號美女。』
「這是最好的生日禮物。」她轉頭注視著我,「謝謝你。」
『妳今天生日?』我很驚訝,『妳是3月2號出生?』
「我不是3月2號出生,我的農曆生日是正月十五元宵節。」她說,
「今天剛好是元宵節。」
『原來如此。』我說,『生日快樂。』
「謝謝。」


『6號美女。』
「是。繡球。」
『妳出生那年的花燈一定特別漂亮。』
「謝謝。」
『小倩的生日一定是中元節。』
6號美女突然笑出聲,笑聲穿梭在風鈴花之間,很有春天的味道。


「決定了。」笑聲停止後,她說。
『決定什麼?』
「以後每年我們看見風鈴花開的時候,就是春天的第一天。」
『好。』
「一起看見才算哦。」
『嗯。』


冬天過了,春天來了。
對我而言,6號美女才是春天。



jh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6) 人氣()


留言列表 (36)

發表留言
  • bishop
  • 沙发啊,大马还没卖您的新书
  • 安安
  • 千呼萬喚始出來!
  • 黑仔
  • 地板我也坐得開心....
  • 3-609
  • 第4也很爽!
  • G3K
  • 渐入佳境啊,不错!!!
  • 阿亓儿
  • 就知道蔡大哥會半夜才更新!還沒看 我留言先 呵呵~
    太晚睡覺對身體也不好啊!要保重喲~
  • 悄悄話
  • mistletoe417
  • 每天都迫不期待等著每天的更新,
    不過...這麼晚才貼文
    身體要顧阿(茶)
  • 不要日白
  • 哇,好前面,先占位置,再看。。。
    感觉好多年都没看过痞子蔡的书了。
    初中的时候特别喜欢,特别是槲寄生
    现在看来,突然觉得自己长大了。。
    发现这类书只适合唬唬小孩子了。。。
    看着看着就想起来以前,,
    只是感觉小说的痕迹越来越明显了。。
    感谢痞子蔡,给了我们这么多作品!
  • wuqi523
  • 这么晚还在更新,真是辛苦了。保重身体~
    喜欢痞子的加QQ群10938257
  • JHC
  • 終於等到了~蔡大哥
    今天這集還是一樣好看!!
  • Fei
  • 支持!加油!
  • 杨同学不会写诗
  • 终于学会了改变。随着描述的日子一天天过,离结局也就越近了。名份让男女觉得理所当然,那没名份就让人倍加珍惜与怀念。
  • 不要说话@虚伪
  • 谢谢

    痞子,为什么呢?每次看你的小说我都想哭。平淡的生活才最真实。
  • 刘潇
  • 最近都是很晚才更新呢。。
    不知道感情什么时候会爆发呢?
  • DJ
  • 怎麼感覺6號美女可能會是有一些病...
  • Ade
  • 你的作品都在不知不觉中让我笑出声来……
  • summer
  • 期待下一章~
    不過還是不懂,爲什麽兩個人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還不能彼此確定喜歡呢,是因為男生不自信到這個地步還是真的兩個人都這麼單純只是純粹的說出心裡想的話而已?
    痞子要注意身體啊~保重!
  • zz
  • 是因为岁月的流逝、年龄的渐长让你的心境越来越灰色了吗?实在不忍心说凄凉。读这部小说就像在深秋的江边行走,虽没有凛冽张扬的暴风雪,但微风已经开始刺骨了,就算是笑话,也抑制不住心底的苦涩。
    带着一丝注定悲剧的味道,难道是因为倒叙?因为小说名字?
  • chengchieh
  • 話說...我前天在便利店取書回家之後...
    看到背後的書腰上
    寫著"網路小說教主 蔡智恆"
    就噗嗤的笑了出來了....
  • 岁月的童话
  • 看过,真的很好看!
  • harris
  • 期待......
  • 九品芝麻官
  • 這個新的小說真的很好看..~!

    我額外插入一個話題 在剛剛新聞看到:
    成大資工系副教授在校園裡的汽車內燒炭生亡

    學生們聽到有些還大哭失聲 家屬也忍不注落淚..
    詳細原因警方和校方還在調查中....

    只能說生命很珍貴 要懂得珍惜!
  • nuag
  • 昨晚等不到就睡覺了.
    今天下班第一時間就上來看.
    很滿足.除了滿足.真的只剩下滿足而已.
  • thunder
  • 看了文章和别人评论,推理这次是杯具结局。不过我会看下去,无论结果如何。檞寄生还是看了下去。继续支持。
  • rust
  • 真实的恋爱是这样的吗,不是吧。。
  • 766
  • 喜欢,不过好像不是特别真实了
  • 麻衣
  • 何必在虚幻的小说中讨论真实呢?好看就行了......痞子要注意身体哦
  • 棉花糖一号
  • 回26楼

    真是中也可能是这样的 =)

    只要珍惜看小说时的这份感动就可以了
  • 药剂师
  • 人生啊 还真是波澜不惊的真实 不过从分类上讲这样的友情要转换成爱情还需要6号美女的加倍努力才行哟 由于没有对6号美女具体的外貌描写 参见痞子都没有投她的票 我只能想象她是那种人见人爱但一辈子都不会想到娶的长相 比如莫文蔚 舒琪 李宇春。。。
  • gbas
  • 或許目前這種感覺才是戀愛最美的時氛
    在看著蔡大哥內文同時
    是不是也想到哪一個他"她"
    真是讚啊!
  • 司徒
  • 至前几天都为了教育展而忙,终于可以呼口气享受一下了!觉得他们好sweet 哦!
    。。。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
  • albert
  • sexbeauty 是不是由6號美女假冒 ????
  • 新加坡大飛
  • 期待

    真的好期待故事的結局。。。本人自13年前拜讀了蔡老師的《第一次親密接觸》后,就非常喜愛蔡老師的作品。。。蔡老師所有的作品我都拜讀過,唯獨這次新的作品沒讀到完,有點吊胃口。。。嘻嘻。。。期待最新章。。。。
  • 三月
  • ㄛ~ 我以為風鈴花是長在小小的草上
    原來還有大大的風鈴花
    真想瞧一瞧
  • 葉子
  • 葉子與花....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