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換》 2016.11.01 麥田出版社 初版

           朝顏生花藤
          百轉千迴繞釣瓶
           但求人之水

                   ~ 加賀千代女‧俳句





1.


一個很平常也很典型的假日下午,我窩在沙發看電視。
連續看了兩部已重播n遍的港片後,我開始在頻道間跳躍旅行。
始終找不到一個可以暫時停下腳步歇息的頻道,我乾脆關了電視。
好無聊啊,日子再這麼過下去,我大概會變成雕像。


待會晚餐要去哪裡吃?還有要吃什麼呢?
雖然每天晚上我想吃什麼就吃什麼,完全是我的自由;
但每晚都自由的結果,最後便覺得這種自由很煩,甚至會不想吃飯。
還好不必擔心跟誰一起吃的問題,因為我都是一個人吃晚飯。
不過如果開始煩惱每晚該跟誰吃飯,應該是件幸福的事吧。


去洗個澡吧。
在出門吃晚飯前找點事做,會讓我覺得人生還在前進,沒有停滯。
『愛我,好嗎?我願意讓傷心再來一遍,只要你留一個位子給我。
 哪怕是在你心中,最容易被忽略的角落。』
我邊洗澡邊唱歌,越唱越大聲,走調了也不會有人笑我。
要擦乾身體時,隱約聽見手機響了,我只穿上內褲便衝出浴室。


「你怎麼不接電話?」
『嗯?』
「我已經打了第三次了。」
『抱歉。剛好在洗澡。』
「原來是這樣。」
什麼叫:原來是這樣?
我不認識妳啊。


這實在很難解釋,總之結論是我真的不認識她。
第一次接到她的電話是一個多月前,之後她偶爾會打電話給我。
頻率不一定,平均而言大約三天一次。
由於並不認識她,每次剛接起電話時總是會遲疑幾秒。
不過她的聲音很好認,我很快便能進入狀況。
一種雖然不認識她但總能簡單聊幾句的狀況。
所以嚴格說起來,我不能算不認識她,因為我認得她的聲音。


該怎麼形容這種聲音呢?
她的聲音很好聽,聽起來很舒服,會讓人全身放鬆。
具體形容的話,這種聲音柔軟而滑潤,帶點慵懶的鼻音,但卻不嗲。
尤其透過手機聽起來,更有種莫名的吸引力,讓人聯想到性感這字眼。
我曾懷疑她是否是視訊聊天的辣妹,而且是很受歡迎的那種。


『請問……』我小心翼翼開口。
「你想知道什麼?」
『不。我只想問妳,有什麼事嗎?』
「沒。只是想知道現在正下著大雨,你沒淋濕吧?」
『下雨了嗎?』我看了看窗外,確實下雨了。
「看來你沒淋到雨。沒事別出門,晚餐到便利商店買個便當就行。」
『謝謝妳幫我想到答案。』
「我也得準備去上班了。」
『喔。』


「你今天不用上班吧?」
『嗯。今天是假日,當然不用上班。』
「在餐廳打工就沒這麼好命,假日還是得上班。」
『喔,原來妳目前在餐廳打工。』
「說什麼呀,我不是早就告訴你了嗎?你老是心不在焉的。」
『抱歉。』
「不說了。我要出門了。」
『嗯。』


「你實在很沒良心,都不會叫我下雨天出門要小心點嗎?」
『喔。請小心。』
「算了。我要掛了。」
『嗯。』
「掛了不好聽。」
『但妳的聲音好聽。』
「是嗎?」她笑了,於是聲音更甜,「謝謝。」


「我得走了。」笑聲停止後,她說:「我出門會小心,你別擔心。」
『其實我沒想過要擔心妳耶。』
「你少來。bye-bye。」
在我考慮該不該也說聲bye-bye時,她掛了手機。


我坐在沙發左思右想,為什麼她總把我誤認為是她認識的那個人?
電話也通了十幾次,她都不會覺得奇怪?
難道我跟她真正認識的那個人很像?
該不會我真的是她認識的人,只是我忘了而已?
這應該不可能吧。
聲音這麼好聽的女孩,如果長得漂亮,我一定死都不會忘;
如果長得不好看,我應該也會有「啊,真是可惜」的印象。


突然打了個噴嚏,才想起自己幾乎是光溜溜的。
趕緊回浴室擦乾身體、穿好衣服,坐著發呆一會。
發呆完後便拿了把傘出門,雨果然很大,這是一場很有魄力的雨。
我緊抓著傘柄,慢慢走到巷口的7-11買了個御便當。


「要加熱嗎?」看起來才20歲的女店員問。
『太熱會燙傷我這顆冰冷的心。』
「呀?」
『請加熱。』我說,『謝謝。』
只要看到年輕的異性,我總想跟她多說兩句話,言不及義也沒關係。


我左手撐著傘、右手拿著便當,快到家門口時手機竟然又響了。
我手忙腳亂,先把右手的便當放地上,再把左手的傘交給右手,
空出的左手才可以從左邊褲子口袋掏出手機。
來不及看來電顯示,直接按鍵接聽,然後貼在左臉頰。
「我到了。」
『到了哪裡?』我很納悶。


「剛剛已經說過了呀。」
『喔!』我恍然大悟,『原來是妳。』
「你都沒認真聽我說話。」
『讓我想想看。嗯……』想了五秒後我才回憶起上一通電話的內容,
『是餐廳!妳到了妳工作的餐廳。』
「你如果再這樣,我會生氣的。」
『抱歉。』我說,『請問有什麼事嗎?』


「沒事。只是跟你說一聲我到了而已。」
『這……』
「這什麼這,我怕你會擔心呀。難道說你不會擔心嗎?」
『其實我真的……』
「唉呀,不能說了,得忙了。」她打斷我,然後壓低音量說:
「領班的眼睛抽筋——正瞪著我呢。bye-bye。」
她掛了手機,我又沒說bye-bye。


沒想到這次不用等三天,只過了半小時她便又打來。
再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她得知道我並不是她認為的那個人。
其實我老早就跟她說過我不認識她,但她總是不信。
也許只能藉著見個面來澄清這場誤會。


剛開始接到她的電話時,我確實想過藉著見面來澄清這場誤會;
但現在的我卻不希望這誤會冰釋,所以寧可不和她見面。
這並不是意味著我很喜歡她,雖然我對她很好奇,也有一些好感。
我只是很enjoy有異性關心我,而且對我似乎頗有好感的狀況。
即使這種狀況只是一場誤會。


我今年35歲,距離跟上一任女友分手時的28歲,已經七年了。
這七年來,我不僅沒再交女朋友,認識的異性更是屈指可數。
我覺得整個人都快枯萎了。
但這女孩的出現卻滋潤了我,讓我的日子不再枯燥。
因此雖然我和她之間有些莫名其妙,我卻捨不得放棄她帶來的溫存。


我知道這樣很自私而且對她不公平,但請再給我一點時間。
我一定會良心發現。


jh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7) 人氣()


留言列表 (17)

發表留言
  • 哀
  • 沒想到剛回家就看到新文章了,呵呵︰)
  • ◆小船◆
  • 新一篇又開始了~期待期待=-D
    這篇會稍微長一點嗎??
  • turkoglu
  • 原來這是新的,呵呵頸推
    但電話劇情怎好像哪看過--
  • 司徒
  • 好,我可你一些时间让你良心发现~
    :P
  • 飛鶴
  • 恩....

    我又有好的文章可以看了~

    不過段考得先準備才行!
  • 凱子
  • 以你的建議一口氣看完。
    雖然求人之水還沒結束。
    心裡的澎湃和翻滾不斷,不知不覺十年了。
    看了你的書十年。
    從愛情故事到親情。仍然那麼的動人。
    你的文字改變了我很多,算是好的吧。
    我知道這是你天性使然,在此就不多說。
    不曉得我到了60歲的那一年是不是還會期待你寫的新書。

    凱子,寫在凌晨四點零八分
  • swbmf
  • 这个终于是写爱情的了吗?期待中
  • dl
  • 還是喜歡輕鬆一點的劇情 呵呵~
  • vienna82
  • 電話…感覺有點像4:55,內容又感覺很像遺忘
  • ~&琳語&~
  • 這個故事應該很吸引我.
    真想立刻出去把書買回來看>.<
  • 1_0
  • 楼下杂货商店有个可爱的老板,每次买豆浆请他帮我开瓶盖时,他都会很深情地说:“为你而开~”

    嗯。只是突然想到。
  • 盈盈
  • 難怪我不會成為小說家,打錯電話就直接告訴對方打錯了
    根本不會和對方多聊,也難怪不會有豔遇上門 ^ ^~~哈哈
  • 驄
  • 請問蔡大哥,這首俳句的譯者是誰呢?翻譯的很有意境。我在網上搜索其他的譯句:“娇艳牵牛花,紫露晶莹萦清井,惜花借水去”,“一夜牵牛缠吊桶,清晨打水乞邻家” 。。。。感覺上差很多。。。更扯的翻譯是:“牵牛花夺我水桶,向邻里讨水喝”。
  • Ong Ling Min
  • 真棒,有新的作品了!
  • 兒
  • 這個俳句......不是在手塚治虫的black jack裡的一個短篇內出現過的?!
    第一次看的時候真的不知是甚麼意思的......
    知道是甚麼意思後,就在想自己的容忍限度有多高.....
    我果然最愛的是自己...
  • Alois
  • 太喜欢你了!痞子蔡
  • olove1225
  • 你超讚ㄉ...加油..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