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換》 2016.11.01 麥田出版社 初版

3.


我在三月中去換了新手機,也辦了新門號。
我只告訴家人我的新門號,另外公司方面也得報備。


「你想更改手機號碼?」人事部門的熟女說,「為什麼換手機號碼?
 你失戀嗎?舊的門號合約到期嗎?新的門號有優惠嗎?」
『因為……』
「算了。」她打斷我,「我不必知道,也沒興趣知道。」
我在心裡OS:馬的,那妳幹嘛還問那麼多?
這是個40歲的熟女,我沒興趣跟她多說話,填了新號碼後就閃人。


新手機用了半個月,只有幾通來電,耳根清淨不少。
也沒有人打電話來說:「嘿,我要結婚了。喜帖要寄到哪?」
以前接到這種電話時,我總是想跳樓。
手機通訊錄裡我只儲存家人、同事、主管和公司的號碼,
因為只有這些人才會有理由打電話給我。


然而在四月的第一個假日晚上,手機突然響起。
我低頭一看,來電顯示是一組號碼,表示不是通訊錄裡的人打來。
『喂。』我按鍵接聽,語氣有些謹慎。
「你回來了嗎?」是個女生,聲音很甜美,但對我而言卻是陌生。
『嗯。』
雖然應了一聲,心裡卻納悶。什麼叫回來?我今天一直沒出門啊。


「你在做什麼?」
『我在看電視。』我說。
「哦。」她說,「好看嗎?」
『還好。反正只是殺時間而已。』我終於忍不住問:『請問妳是誰?』
「你認不出我的聲音嗎?」她笑了,「你說過我的聲音很好認耶。」
『不好意思。妳可能打錯了。』
「呀?」她似乎很驚訝,「你忘了我了嗎?」
我從來就不記得有妳這個人,又該怎麼忘了妳?


『小姐,妳應該打錯了。』我說,『請問妳要找誰?』
「就你呀。在南科當電子工程師,姓蔡。」
『蔡什麼?』
「你只告訴我你姓蔡呀,這手機號碼也是你給我的呀。」
『我是姓蔡沒錯,而且我也是電子工程師。但是我不認識妳啊。』
「怎麼會不認識?」她說,「在Blue wave,我們見過兩次面。」


Blue wave是家pub,同事偶爾會在星期五晚上相約去那裡。
上個月我剛好也去了兩次。
『可是……』我極力回想,根本不記得在Blue wave新認識了誰,
『我應該不認識妳。請問妳叫什麼名字?』
「我是韓英雅呀。」
『韓英雅?』我問,『妳是韓國人嗎?』
「第一次見面時你就是這麼說。」她笑了起來,笑聲依然甜美,
「現在竟然裝作不認識我。」


『我真的不認識妳啊。』
「別裝了。」她的笑聲還沒停止,「再裝就不像了。」
『這……』
「這什麼這,不要再玩了。」她停止笑聲,「我是想告訴你一件事。」
『什麼事?』
「我不在Blue wave做百威女郎了。」
『為什麼?』
「因為你說過我不適合做百威女郎呀。」
『我什麼時候說過?』


「喂,你再裝傻我就不理你了。」她說,「你怎麼不問我改做什麼?」
『妳改做什麼?』
「我改做海尼根女郎。」
『那還不是一樣。』
「我逗你的。」她又笑了,「我目前還在找新的工作。」
『喔。』
「我只是想告訴你一聲,你說的話我聽進去了。」她說,「先這樣,
 不打擾你看電視了。bye-bye。」
她掛了手機,我沒說bye-bye。


我掛了手機,仍然是一頭霧水。
依她的說法,她曾在Blue wave當啤酒促銷小姐。
但我真的不記得在Blue wave認識她啊。
莫非我喝醉了以致於忘了她是誰?也忘了給過她手機號碼?
我真有那麼醉嗎?


我問了一起去Blue wave的同事,大家都沒印象有她這號人物。
如果在pub碰到穿著清涼的酒促辣妹,我們一定會跟她多說兩句話。
就只是兩句話,根本不可能進一步交談,更別說留下姓名跟手機了。
雖然我還是覺得莫名其妙,但也只能當作是某種巧合的誤會。


幾天後的傍晚,我正準備下班時,手機響起。
又是陌生的號碼。
「你在做什麼?」她問。
『正要下班。』我說,『請問妳是?』
「你又來了。」她笑了起來,「我是英雅呀。」
啊?又是那個聲音很甜美的女生。


『能不能請妳再確定一下?』我說,『我應該不是妳認識的那個人。』
「明明就是你。還要確定什麼?」
『妳確定妳沒打錯電話?』
「這手機號碼是你給我的,我打了,你也接了。不是嗎?」
『可是我不認識妳啊。』我說。
「你跳針嗎?為什麼你老說不認識我?」
『我……』我不知道該說什麼。


「手機費很貴,別再玩了。」她說,「我要跟你說一件事哦。」
『什麼事?』
「我找到工作了。」她很興奮,「在餐廳。」
『恭喜恭喜。』我說,『但是……』
「不說了。我該準備上班了。」她說,「bye-bye。」
她掛了手機。我整個人呆住,久久無法動彈。


「誰打來的?」同事問。
『喔。』我回過神,『一個我不認識的女生。』
「你不認識?」他很納悶,「那你還可以跟她哈拉?」
『因為她說她認識我啊。』
「什麼?」輪到他呆住了。


我跟他說起這女孩打電話給我的經過,也簡單說了我們通話的內容。
「這是詐騙電話。」他說,「現在的詐騙手法層出不窮,你要當心。」
『詐騙電話?』我嚇了一跳。


他說最近流行聲音嗲的女生打電話給男生假裝認識或乾脆直接搭訕,
然後約男生出來見面,見面後通常會帶去莫名其妙的美容護膚中心。
進去後她立刻拿出幾瓶保養品,告訴他做半套保養三萬二,全套六萬。
如果男生不付錢消費,幾個彪形大漢便圍過來。


我聽了冷汗直流。
其實我知道的最新詐騙手法是有人打手機給你後很快就掛掉,
如果你好奇回撥,對方會跟你拖拖拉拉,想盡辦法延長通話時間。
因為這種電話是貴死人的付費電話,你收到帳單後會想跳樓。
詐騙手法跟電腦病毒一樣,隨時會有新病毒出現,而且越來越厲害。
各式各樣的詐騙手法其實已經逐漸摧毀人性,為了避免受騙上當,
只能把所有人都當成賊來防。


我認為同事說的有道理,那個聲音甜美的女孩應該是詐騙集團。
只要我不回撥、不跟她見面,她大概也不能騙走我的錢。
好可惜啊,聲音這麼好聽的女孩,如果不騙錢而改騙感情,
我倒是很樂意被騙。


在一個假日下午,我午睡正酣時,突然被手機響聲吵醒。
『喂。』我迷迷糊糊,躺在床上按鍵接聽。
「我明天就換新手機了,我唸號碼給你,你拿支筆記下來。」
『嗯?』
「快去拿筆。」她笑了起來,很開心的樣子,「我等你。」
我醒了一半,是那個自稱韓英雅的詐騙女。


『等等。』我假裝拿了筆,但其實我還躺著,動也沒動,『好了。』
「你要仔細聽好哦。」
她放慢速度把號碼唸了兩遍,然後再逐字唸了一遍。


「要記得哦,這是我的新門號。」她說。
『嗯。我記下了。』
「那你唸一遍給我聽聽。」
『啊?』我完全清醒了。


「你唸呀。」
『0968……』我坐起身,努力回想剛剛聽到的號碼。
「是0986。」
『喔。』我說,『0986……519……嗯……』
「592才對。」她的聲音突然變冷,「你為什麼沒拿筆記下來?」
我當場被抓包,不禁滿臉通紅,說不出話。


我和她都沒說話,氣氛變得靜默而詭異。
「為什麼要騙我?」過了一會,她終於打破沉默。
『我……』我還是說不出話。
「再見。」
她說完後,立刻掛上手機。


即使她是詐騙女,我也應該光明正大告訴她不要再騙了、我不會受騙,
而不是虛與委蛇、敷衍應付。我這樣的行徑,也是一種欺騙。
而且她說再見時,似乎帶著一點哭泣的聲音,她應該很傷心吧?
為什麼我要傷害她呢?
我很羞愧也很自責,心情突然變得非常糟。


我呆坐在床上,不想再躺下,也不想下床。
沒想到十分鐘後,手機又響起。來電顯示仍是陌生的號碼,是她嗎?
『喂。』我有些緊張。
「對不起。」她說,「我剛剛的口氣不好。」
『不。是我的錯。』我說,『我剛睡醒,有點迷糊,請妳原諒。』


「你沒錯。」她說,「我換新號碼,你原本就不一定非得記下不可。」
『不。我想記下來。』我說,『妳可不可以再給我妳的新門號?』
「你不必安慰我。」
『這不是安慰,我是真的想知道。』
「真的嗎?」
『嗯。請說吧。』我趕緊拿起放在床頭櫃上的筆。
她低聲快速唸過一遍,我立刻寫在手上。


『我唸一遍,妳聽聽看有沒有錯。』我唸出寫在手上的號碼。
「沒錯。」
『現在我倒過來唸。』我把手上的號碼由右向左唸一遍,『對嗎?』
「對。」
『zero nine eight six five nine two……』
「你在幹嘛?」
『用英文唸妳的門號啊。』我說,『接下來是台語。控告貝留……』
「夠了。」她終於笑了,「別再唸了。」


『剛剛是我的錯,請妳別難過。』
「嗯。」
『那麼妳原諒我了嗎?』
「嗯。」
我鬆了一口氣。然而我隨即想起,我不認識她啊。


『韓小姐……』
「叫韓小姐很怪,叫我英雅就好了。」
『英……』我頓了頓,『英雅小姐,我真的不是妳認識的那個人。』
「叫英雅小姐更怪。」她笑了。
『重點不是小姐不小姐。』我急了,『重點是我應該不認識妳。』


「你又來了。」她停止笑聲,「你還想再惹我生氣嗎?」
『這……』
「這什麼這。」她說,「先這樣。我要去上班了。bye-bye。」
她掛了手機,我根本來不及繼續解釋。


看來她應該不是詐騙集團,但這樣更糟。
因為我不能再繼續讓她誤認下去啊。
怎麼辦呢?不管我說了多少遍我不認識她,她始終都不相信。
難道只能讓她看到我本人,這樣她就會知道她認錯人了?
見面是個不錯的主意,但有必要搞得這麼複雜嗎?


之後一個月,她還是會每隔三天左右便打電話給我。
我有時還是會強調我根本不認識她,但她幾乎完全不理我。
後來我就懶得再解釋了。
至於她的新手機,我從沒打過,不是因為我擔心那是詐騙電話,
而是因為如果我打了,那我就沒立場說我真的不認識她了。


漸漸的,我習慣接到她的電話,而且還能跟她聊上幾句。
聊到後來,我甚至幾乎會忘了我根本不認識她這個人。
我很想讓她知道我不是她認識的人,但又擔心真相大白後,
便再也聽不到這麼甜美的聲音。
而且一旦她知道我並不是那個人,她會有什麼反應?
她會傷心難過嗎?心裡會受傷嗎?


我該怎麼辦?


jh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留言列表 (11)

發表留言
  • oldc
  • 好奇怪的感覺ㄚ~~~結局就是這樣嗎?
  • 小倩
  • 頭香?
    從來沒這麼幸運過!
    和接到美聲小姐電話的幸運一樣驚喜!
  • 小倩
  • 給樓上貓:
    您幻滅了我的幸運!
    不管啦!
    要賠!
  • ~&琳語&~
  • 給樓上的...為了賠償給你.
    蔡大哥會繼續貼完這個故事給你看...滿足了吧~
  • 飛鶴
  • 期待

    又一個失眠的夜晚。躺在床上、看著空無一物的天花板的我,不禁嘆氣、搖頭,「看來又是一個寂寥的晚上」,我心想。聽著外面跌在地上的雨聲、撞在窗上的風聲,忽然,闖進嗡嗡蚊鳴,我的耳中。就這樣,酌一口靜默、啜一點無聊,伴一匙風雨、嚐一些蚊鳴,度過漫漫長夜……。
  • albert
  • 好好好,寫得好
  • sl
  • 遺忘...
    男的海馬回受傷了
  • 伯乐
  • 哇...刚刚把韩英雅小姐看成了韩英雄小姐... @@
    这种艳遇很难有啊~呵呵
  • 訪客
  • 喔 可是我真的有遇過耶
    我也是會跟他唬爛個幾句
    然後他自稱小雅
    帶點外勞腔
  • ChristinInNcku
  • 想要讓他們見面,可是照故事的發展他們不應該見面

    就這樣一直誤會著才有故事可講,也才有感人的橋段

    有點類似回眸裡頭的一篇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