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0(五)晚上去看了舞台劇在高雄的首演,回家後突然想寫點什麼,
但太久沒寫東西腦袋不太靈光,像堵塞的水管流不出半滴水,只好作罷。
熄燈上床前努力回想過往,感覺很多東西早已遺忘,又或者只是刻意被隱藏。
總之,就是想起了一些很久很久以前的事。
14年前算久吧?

我曾說過,身為一個寫作者,應該要待在舞台上最不容易被燈光照到的角落。
那是本份,也是宿命。
但落幕後我還是應邀到台上,在刺眼燈光中,深深地、深深地向台下觀眾一鞠躬。
用了兩個深深地,是因為我共鞠了兩次躬,面對正中央、然後面對右邊。
還想轉向左邊再鞠一次躬時,發現台上所有人只朝正中央鞠一次而已,
我一個人向右鞠躬好像在鞠心酸的,只好停住,有些尷尬。

說「深深」有點誇張,因為我大概只是肩膀向前,了不起用到一點背部;
但導演和演員們,可是以腰部為支點,整個上半身前彎。
古人講「折腰」真的是有道理,但我年紀大了腰太硬,而且前面也沒有五斗米,
所以腰始終折不下去。

雖然麥克風遞到我手上,但我始終不發一語,不是不想說話,
而是我覺得我不該說話。
一部舞台劇的完成,導演和演員們得流下多少汗水、克服多少壓力,
還有負責燈光、舞台設計、配樂等工作人員,他們才是主角,我只是沾光而已。
所以我不敢開口。

《第一次的親密接觸》2000年拍成電影時我沒看,2004年拍成電視劇時我也沒看。
為什麼拍成舞台劇時卻看了呢?
我想大概是因為我覺得2000年的電影和2004年的電視劇應該都是悲劇,
不管是故事本身或是電影、電視劇本身。
但我覺得這次的舞台劇應該會不錯,所以我去看了。

由於劇團沒有付我廣告行銷費,所以於公於私我都不該為他們說好話。
頂多只能說這齣戲真的不錯,也很成功之類的。(好像還是說了)
如果你從未走進劇場,這齣戲很適合入門;
如果你是劇場老鳥,這齣戲可以提供你另一種新的感受,是好是壞就見仁見智。

7/06和7/07,這齣戲會來台南演三場,基於地緣關係我應該還會去看一場。
如果沒有意外,大概就是7/07晚上那場。
屆時如果你看到一個長得很像金城武的人,不用懷疑,那就是我。

如果你看到一個長得很像劉德華的人呢?
這也不用懷疑,那就只是一個長得很像劉德華的人而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ht 的頭像
jht

jht-痞子蔡的BLOG

jh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