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換》 2016.11.01 麥田出版社 初版
  

        2. 珊珊學姐

      


承她吉言,我僥倖考上南部一所大學。
雖然榜不算太金,但終究是題了名。


我在南部求學和成長,原本期待能考上北部的大學,可惜無法如願。
也許是因為遇見她的機率只有0.38,如果超過0.4,
應該就能考上北部的大學了。
差可告慰的是,雖然仍在南部,但起碼換了座城市。


放榜前一天我透過電話查詢榜單,電話撥通後輸入准考證號碼,
三秒鐘後便聽見答錄機中傳來甜美的女聲:
「蔡修齊同學您好。恭喜您錄取國立OO大學XX工程學系。」
我沒有特別的興奮感,只覺得鬆了一口氣,黑暗的日子終於結束了。
不過我隨即想到,如果輸入的准考證號碼不在榜單中呢?
「XXX同學您好,請節哀。請相信生命依舊美好,一定要堅強哦。」
會是這樣嗎?


隔天報紙出來後,攤開一看,密密麻麻的都是人名。
找到錄取的校系,確定自己名字真的在上頭後,突然覺得很失落。
我不知道她的名字,根本無法知道她是否錄取?或是錄取哪間大學?
直到此刻我才死心,我之後的生命歷程不會再有她的蹤跡。
但即使沒有蹤跡,她的身影應該會在我腦海裡逗留很長很長的時間。
因為你怎能經過一片海,卻忘了它的藍?


算了。上了大學後,下一個春天便會來臨。
仔細察看未來同學的名字,發現女生只有5位,而男生有50位。
果然如傳說般,這個學校工程學系的男女比例懸殊。
不過聊勝於無,起碼比高中時代好多了,因為我高中唸的是男校。


開學後才發現班上女生只有4位,原來有個叫李君慧的同學是男生。
這世界很殘酷,取女生名字的可能是男生,但取男生名字的就是男生。
一下子班上的女生少了兩成,對我的打擊還滿大的。
而這個叫李君慧的同學也剛好成為我宿舍的室友之一。
他的身材算魁梧,個性有點軟,但人很正直,是當朋友的好人選。


學校宿舍是四人房,我得學習和適應跟別人共同擁有私密的生活空間。
還好我的個性雖然沒有大的優點,但也沒明顯的缺點,
室友們看來也是如此,所以相處還算融洽,幾天後就能打成一片。
另兩位室友分別是阿忠與小偉,依姓名的最後一個字叫。
至於李君慧,我只能連名帶姓叫他,因為如果我叫他「小慧」,
旁人搞不好會以為我和他之間有曖昧。


高中時代6點不到就得起床,出門得花45分鐘車程才能到校。
現在只要5分鐘就能到上課地點,對我而言簡直是天堂。
大學是個培養獨立思考的地方,這點我有很深刻的感受。
例如我會因為第一堂課的上課時間而自動調整起床的時間,
8點上課7點40起床;9點上課8點40起床。
而且我腦袋真的會獨立思考喔,它會根據該堂課是否會點名、
老師是否機車、是否很想繼續睡等因素,判斷該不該起床。


11月初系上學長辦了兩天一夜的迎新露營,地點在墾丁。
對大一新生而言,這是很重要的活動,也很令人期待。
玩趣味遊戲時,因為女生實在太少了,只好由男生扮演女生的角色。
比方咬著小吸管傳橡皮筋的遊戲,原本應該貼近青春女孩的臉龐,
聞到她身上陣陣幽香,感受她吹氣如蘭,光幻想一下就覺得亢奮。
然而現在卻是跟臭男生耳鬢廝磨,我猜我和對方都很想死。
晚上躺在滿是汗臭味的帳棚裡,在鼾聲雷動中我開始思考人生。
如果持續這種狀況,我四年大學生活或許很充實,但可能會太陽剛。


回到學校後左思右想,決定要參加社團,拓展女孩人脈。
但我仔細想了幾天,竟然想不出除了唸書以外的專長或興趣。
經過高中三年的摧殘,所有非唸書的興趣在萌芽前就被連根拔掉了。
剩下可以稱之為興趣的部分,可能是基於人性,而非興趣本身。
比方如果我對游泳社有興趣,不會是因為喜歡游泳,
而是因為喜歡看女孩穿泳裝。
但我不會也不該因為泳裝女孩而加入游泳社,即使她們穿上比基尼。


阿忠與小偉加入國術社,書桌旁各自擺了把木製苗刀,看起來很酷。
李君慧加入合唱團,書架上放了幾本樂譜,偶爾還有女孩來教室找他。
週三晚上很難熬,因為國術社和合唱團當晚都有社團活動時間,
我只能獨自待在寢室裡思考人生。
乾脆去學生活動中心走走吧,所有社團辦公室都在那裡的三樓和四樓,
或許我可以找到合適的社團。


爬上學生活動中心的三樓,眼前是一塊自由空間,約有兩間教室大小。
左右各一條長長的走廊,社團辦公室就分佈在走廊兩側。
辦公室門口掛著社團名牌,牆上也貼滿活動訊息或招募新社員的海報。
我兩條走廊各走了一遍,沒發現感興趣的社團。
嘆了口氣,繼續爬上四樓。


四樓的格局跟三樓一模一樣,自由空間裡擺了一些桌椅,分佈很凌亂。
牆上釘了幾塊白板和佈告欄,剩餘的牆面幾乎被海報佔滿。
學生分成幾群,坐在椅子上聊天或討論,談笑聲非常響亮。
剛剛在三樓沒仔細觀察這種空間,我想在這裡看看或許會有新發現。
我在一張海報前駐足,因為上面寫著:公車吊環握法測性格。
那是心理社的海報。


這個測驗有六個選項,我選了第五個答案:用五根手指緊握住吊環。
如果以我高中時的通車經驗來說,我覺得其他答案的意義不大。
例如一手同時抓住兩個吊環、兩手各抓一個吊環這兩種答案。
在那種擁擠的狀況,一個人要抓住兩個吊環根本不太可能,
即使可能也不應該,如果有人因此而沒有吊環可抓,就太沒公德心了。
至於用三、四根手指鉤住吊環這個答案,最好你指力夠強,
不然你要有在公車上跳國標舞的心理準備。
國標舞?我整個人瞬間凍結。


我經常想起她,但從未突然莫名其妙想起她。
四個多月了,她的影像在腦海裡只蒙上一層細細的灰塵。
我用嘴巴輕輕一吹,影像立刻清晰無比。
梔子花女孩啊,此刻妳在哪裡?正在做什麼呢?


「呆板的髮型、青澀的神情,他應該是大一生。」
「從他的視線看來,像是對這個地方很好奇,可見他很少來或是根本
 沒來過這裡。所以他應該沒有加入社團。」
「上衣沒紮好,露出一小截衣角,頭髮沒有梳理而且雙腳踩著拖鞋,
 我推測他的個性很散漫。」
「不。他走路時腳步沉穩,視線移動時有一定規則,個性應該不散漫。
 我推測他應該沒有女朋友,所以還不習慣打理自己的外表。」


我轉過頭,發現離我七步遠坐著兩個女孩,似乎正對著我說話。
她們的長相都不錯,也同時屬於甜美型,最大的差別是短髮和長髮。
不能以貌取人的道理你知道、我知道、拿石頭打小鳥的死小孩也知道,
所以我喜歡的女生不一定要長得漂亮,只要讓我有感覺就好。
只不過讓我有感覺的女生總是長得很漂亮。


當我一看到令我有所感覺的女生,心裡立刻會選擇特定的形容詞,
比方可愛、甜美、漂亮、清秀、標緻等來形容她們。
如果難以選擇,也會用長得不錯、還滿好看、氣質很好等來形容。
這兩個女孩會讓我心裡立刻選擇形容詞,我選的都是甜美。
以外貌而言,她們是屬於讓我45%心儀的女生。


「沒來過這裡現在卻來了,而且又不是走進社辦找人,所以他應該是
 想加入社團。」短髮女生說。
「沒錯。」長髮女生說,「而且每張海報他都看得很仔細,可見他很想
 參加社團,但還沒有決定加入哪個社團。」
我愈聽愈奇,從她們的視線看來,我可以確定她們就是對著我說話。
但她們竟然用第三人稱,而且不在乎我也正注視著她們。


「至於在海報上吹氣嘛……」短髮女生想了一下,「應該是海報上剛好
 停了隻蚊子或是其他昆蟲,所以吹氣趕走牠。」
「不。」長髮女生搖搖頭,「我推測他是處女座,有潔癖,見不得海報
 有灰塵,所以才會吹氣。」
『都不對。』我終於插上嘴,『海報上面沒有蟲,而且我是金牛座。』
她們楞了一下,互望了一眼後又同時轉頭看著我。


「學弟。」短髮女生向我招招手,「過來坐一下。」
我沒遲疑,直接走向她們,然後坐在她們面前。
「既然沒參加社團又想加入社團,要不要加入心理社?」長髮女生說。
我想了一下,不是因為要考慮是否加入心理社,
而是因為原本想問她們怎麼知道我是學弟、沒參加社團、想加入社團,
但隨即想起她們的答案早在剛剛對話時就出現了。


『請問妳們剛剛在做什麼?』我問。
「反客為主,這招厲害哦。」短髮女生笑了笑,「光看這一招,就知道
 你很有成為心理社社員的潛質。」
「我回答你吧。」長髮女生說,「我們在做人物側寫,對象是你。」
『人物側寫?』
「那是心理社社員常玩的遊戲。」短髮女生說,「仔細觀察一個人的
 外表、談吐、行為舉止等等,判斷他性格上的特徵和心理狀態。」
「我們回答完了,輪到你了。」長髮女生問:「想加入心理社嗎?」


『這……』我開始猶豫,畢竟這很突然,而且我對心理社還很陌生。
「你是工學院的學生嗎?」短髮女生問。
『是的。』我點點頭。
「那麼你班上的女生很少,而且你沒女朋友。想認識更多女孩應該是
 你想加入社團的理由之一,搞不好是最大的理由。」長髮女生說。
「既然如此,就別再猶豫了。心理社也有一些女社員。」短髮女生說,
「而且你不覺得我們長得很漂亮嗎?」


短髮女生說完後,跟長髮女生相視而笑,兩人的笑容同樣甜美。
這種笑容太犯規了,我心中的防線瞬間被擊潰。
「這是入社申請表,你填一下基本資料。」長髮女生遞給我一張紙。
「筆在這裡。」短髮女生遞給我一枝筆。
我立刻提筆在紙上寫下姓名、系級、寢室號碼等基本資料。
「歡迎加入心理社。」她們異口同聲,「我們是珊珊學姐。」


『珊珊學姐?』我很納悶,『可是妳們是兩個人啊。』
「我是秀珊。」長髮女生指了指短髮女生,「她是怡珊。我們是會計系
 二年級的同班同學,又同寢室、同社團,總是同時出現、同時消失,
 我們幾乎形影不離,所以你只要叫我們珊珊學姐就行了。」
『所以兩位學姐都沒有男朋友。』我說,『因為妳們之中只要一個有了
 男朋友,就不可能維持形影不離的狀態。」
「唷!」怡珊學姐笑了笑,「輪到你側寫我們了。」


「心理社固定活動時間是每週五晚上七點,如果臨時有活動會通知。」
秀珊學姐指著四樓左邊的走廊,「社辦就在那裡。」
「後天晚上要提早半個鐘頭來,社長會對你做些測驗。」怡珊學姐說。
『測驗?』
「別緊張。」秀珊學姐說,「不是考試,只是玩一些心理測驗而已。」
珊珊學姐繼續說明心理社的活動內容,然後向我收取200元社費。


「對了。」怡珊學姐問:「你為什麼在海報上吹氣?」
『因為腦海裡有灰塵,要吹氣才能看清楚梔子花。』我回答。
珊珊學姐互望了一眼,再轉頭看著我。
「學弟。」秀珊學姐說,「心理社真的很需要你。」
「因為我們很缺具有異常人格的觀察對象。」怡珊學姐說。
然後珊珊學姐笑了起來,我也跟著笑。


雖然覺得加入心理社的過程有些詭異,但心裡卻很踏實。
大學生活過了快兩個月,原本只認識四個女孩,現在多認識了兩個,
一下子增加五成,真是進步神速。
而且不僅量有所增加,珊珊學姐的加入讓質的提升更是可觀。
將來以珊珊學姐為圓心向外拓展,一定可以認識更多漂亮的女孩。


星期五晚上我依照珊珊學姐的吩咐,六點半準時進了社辦。
「學弟,先等一下。」社長說,「我準備一下資料馬上就好。」
社長是機械系大三,戴著一副黑色大鏡框眼鏡,是十年前的流行款。
他的聲音很低沉,五官看起來有些老氣,這是我的第一印象。


我簡單打量一下社辦,四坪大小的狹長空間,右側角落堆了些雜物,
左側角落有張書桌和幾張塑膠椅,社長正低頭坐在書桌內側。
貼著右牆擺了兩個書櫃,櫃子裡放的大概都是心理學相關書籍。
左側牆上掛了一塊白板,上面寫了一些人名和電話,還有行事曆。
「好了。」社長抬起頭,「學弟,拿張椅子坐吧。」
我說了聲謝謝,拿張塑膠椅坐在書桌外側,面對著社長。


「在樓梯間遇見一個女孩迎面而來,你希望是你上樓、她下樓,還是
 你下樓、她上樓?」
社長右手拿筆,桌上放了張紙,雙眼直視著我。
雖說只是玩個心理測驗,但感覺好像調查員在審問嫌犯,而我是嫌犯。
『嗯……』我想了一下,『我下樓、她上樓。』
「喜—歡—偷—看—女—性—胸—部。」他低頭寫字,邊寫邊說。


『啊?』我大驚失色,不禁站起身,指著他面前的紙,『這……』
「這是心理測驗,代表你喜歡偷看女生胸部。」社長抬起頭說。
『為什麼我下樓就代表喜歡偷看女生胸部?』
「因為如果你要下樓而她要上樓,那麼你可以很輕易偷瞄她的乳溝。」
『我幹嘛要偷瞄她的乳溝!』
「這就要問你了。」社長說,「因為你選擇下樓。」
『如果我選上樓呢?』
「那就代表你喜歡偷看女生大腿。」


『這根本是捉弄人嘛!』我大叫,『那社長你怎麼選?』
「我當然是搭電梯。」
『選項沒有搭電梯啊。』
「人永遠會有選擇,而選擇是掌握在自己手裡,不是別人給的。」
『你……』這話很有道理,我一時想不出反駁的話。
「坐下吧。學弟。」社長說,「你要記住。我是社長,我很專業。」
雖然我很不服氣,但還是坐了下來。


「接下來我不問選擇題,問一個可以讓你自由發揮的題目。」社長說,
「如果看到一個眼睛周圍浮現藍色的婦女,你認為她發生了什麼事?」
『家暴吧。』我說,『也許是被她先生打的。』
「有—憎—恨—異—性—的—傾—向。」他低頭寫字,邊寫邊說。
『喂!』我又站起身。
「這次我可沒坑你喔,答案是你自己想的。」
『為什麼我認為她眼睛瘀青就代表我有憎恨異性的傾向?』


「我說的是眼睛周圍浮現藍色。」社長說,「你把藍色直接聯想成因為
 暴力而產生的瘀青,可見你潛意識裡憎恨女性,很想痛打她們。」
『那社長你怎麼回答這個問題?』
「眼睛周圍的藍色當然是因為塗藍色眼影而已啊。」社長說,「這題的
 答案只分正常和不正常兩種,塗藍色眼影之外的答案都是不正常。」
『你……』我指著他,說不出話。
「我是社長,我很專業。」社長說,「你請坐。」
我只好悻悻然坐下。


「差不多了,我大致了解你的心理狀態。」社長說,「你千萬不要因為
 被我看穿心理而反應激烈,要學會冷靜。知道嗎?」
『嗯。』我應了一聲,不置可否。
「咦?」社長似乎很驚訝,「你說謊了。」
『說謊?』


「在心理學上,眼珠往右上代表正在說謊,往左下表示正在回憶。
 很多刑警都是這麼判斷嫌犯是否說實話。」社長指著我的眼睛,
「你剛剛眼珠往右上方移動了。」
『右上表示說謊、左下表示回憶。』我問:『如果在回憶時說謊呢?』
「那就……」
社長轉動眼球,一會右上、一會左下,最後眼珠在眼眶裡拼命繞圈。


「好了。」社長摘下眼鏡揉了揉眼睛,用衣袖擦了擦眼鏡後重新戴上,
「團體活動時間到了。」
『社長。』我問:『你眼睛還好嗎?』
「我眼睛很好。不要忘了,我是社長,我很專業。」社長說,「走吧,
 我帶你去活動地點。」


所謂團體活動時間就是在校園裡找個僻靜的角落,社員圍成圈。
四周一片漆黑,圓心只放了把手電筒,社員都坐在草地上。
在社長引導下,社員說出一些深埋在內心深處的秘密、挫折或陰影,
也有人藉此機會說出自己的暗戀情事或是情傷。
這種活動有點像是西方電影裡常見的團體心理治療。


社長要我先發誓在這個活動中所聽到的一切,絕不洩漏半句。
如違此誓,天誅地滅等等。
怎麼一個社團活動搞得像密謀造反的江湖幫眾聚會呢?
不過我聽了一會後,還頗贊同得先發誓這件事。
由於心理醫師會死守患者的秘密,所以患者便會向心理醫師坦白一切。
要讓社員坦白,確實得先做些預防措施,何況我們都只是學生而已。


剛開始聽時我還津津有味,但聽了一會後開始覺得無聊。
多數社員訴說的是自己的單戀、苦戀、暗戀,有的則是埋怨另一半。
只可惜說故事的技巧不佳,有時甚至像是單純的吐苦水或是抱怨。
我眼皮愈來愈重、盤坐的身子愈來愈彎,臉都快貼到草皮上了。
然後我隱約聽到兩個女孩在我身後低聲交談。
「視線朝下不朝圓心,他應該是不怎麼想聽,甚至覺得無聊。」
「身體前傾背彎如弓,而且有規律的擺動,他應該在打瞌睡。」


『珊珊學姐。』我轉過頭看見她們,『妳們怎麼這時候才來?』
「你沒聽過有句成語叫姍姍來遲嗎?」怡珊學姐說。
「所以我們兩個人總是會遲到呀。」秀珊學姐笑了。
珊珊學姐擠進圓圈,一左一右坐在我身旁。
幸好有她們的加入,枯燥的故事頓時變得有趣,我也愈坐愈直。


活動結束後,我跟珊珊學姐提起在社辦與社長的對話。
「你知道這屆的社長是怎麼產生的嗎?」怡珊學姐問。
『不是用選的嗎?』我說。
「不。」秀珊學姐說,「是猜拳決定的,而且是猜輸的當社長。」
『真的嗎?』我很好奇。


原來這屆的社長要改選時,一共有七位大三的學長符合選舉資格,
但沒有一位想當社長,最後只好用猜拳決定,猜輸的當社長。
七個人圍成一圈剪刀石頭布猜了十幾次,始終沒有結果。
有人提議乾脆只出剪刀和石頭,不要出布,這樣比較快。
「他們還真的繼續猜拳,而且只出剪刀和石頭。」怡珊學姐說。
『有這麼蠢嗎?』我很驚訝。
「這還不是最蠢的。」秀珊學姐說,「最蠢的是竟然還有人出剪刀。」
『啊?』我驚訝得說不出話來。


「結果有五個出石頭、兩個出剪刀。」怡珊學姐說。
「兩個出剪刀的人當中,有一個立刻意識到自己幹了件超級大蠢事,
 當下便說他沒臉再待在心理社了,於是退社。」秀珊學姐說。
「剩下那個出剪刀的人……」怡珊學姐還沒說完,秀珊學姐便接著說:
「就是現在的心理社社長。」
『所以我們的社長基本上是個白痴?』
「可以這麼說。」珊珊學姐笑了。


原本還有點擔心社長對我的心理分析可能會有一點點正確的成分,
因此我得仔細回想成長過程中到底是哪裡出了差錯?
不過現在不必擔心我的心理狀態了,該擔心的是在專業社長的領導下,
我會不會從正常人變成不正常?


三天後心理社辦了個水餃會,算是臨時增加的活動。
在學生活動中心四樓的自由空間,社員們自己包水餃、煮水餃。
打量了一下四周,社員三五成群談笑著,氣氛很融洽。
上次團體活動時間在黑漆漆的草地,我根本看不清旁人更別說認識了。
珊珊學姐按照慣例會遲到,在場的社員中我只認識社長。
雖然想找人聊天,但我可不想靠近社長,寧可獨自躲在角落包水餃。


「餡放太多、捏出皺摺的手法也太粗糙,他應該是第一次包水餃。」
「視線四處遊移,包水餃時既慢又不專注,他應該是想找人說話。」
「想找人說話卻獨自躲在角落,他應該是找不到人可以說話。」
「明明四周都是同社團的人,他卻找不到人可以說話,可見他應該是
 剛加入社團,所以還找不到可以算是認識的人說話。」
『珊珊學姐。』我轉頭笑了笑,『妳們終於來了。』


珊珊學姐分站我左右,挽起衣袖互望一眼後便開始包水餃。
她們各拿起一片圓形麵皮攤在左手掌上,右手舀一匙內餡擱在麵皮上,
食指沾水沿麵皮圓周滑了一圈,左手一握,雙手手指俐落捏出皺摺。
「第一顆水餃包好了。」珊珊學姐說。
『好快。』我驚嘆。
一轉眼工夫,她們已各包了15顆水餃,速度幾乎一樣。


「看到了吧。」怡珊學姐說,「我們不只是長得漂亮而已。」
「而且還很有才華呢。」秀珊學姐說。
『所謂的才華是指包水餃嗎?』
「當然囉。」珊珊學姐笑了。
『確實很有才華。』我也笑了。


珊珊學姐把我包的大約20顆水餃放進現場三個鍋子其中一個煮。
「仔細記住這個鍋子。」怡珊學姐問:「記住了嗎?」
『嗯。』我點點頭,『為什麼要記住?』
「待會千萬不要吃從這個鍋子中撈出的水餃。」秀珊學姐說。
『我知道。』我笑了,『但是我會請社長吃。』
「乖。」珊珊學姐也笑了。


「水餃會目的不是比賽包水餃,而是聯絡社員感情。」怡珊學姐說。
「我們帶你去認識別的社員吧。」秀珊學姐說。
珊珊學姐拉著我四處串門子,幫我和其他社員互相介紹。
「這學弟有憎恨異性的傾向。」社長指著我,「妳們要好好感化他。」
「我們一定盡力。」珊珊學姐回答。
『社長請吃。』我端了一盤可能是我包的水餃。
「嗯。」社長點點頭,「謝謝。」


心理社社員總共約50個,每次聚會大概會來8成,比例算高。
像我一樣的大一新社員有12位,其中3位是女生。
這三位女生跟我班上四位女生一樣,一看到她們就知道是女生,
而我是男生,所以她們是異性,然後就沒有其他特殊的感覺了。


水餃會持續兩個鐘頭才結束,我吃了20顆應該是珊珊學姐包的水餃。
由於珊珊學姐的緣故,我對其他社員有了初步的認識,不再感到陌生。
「學弟!」我要下樓離開學生活動中心時,社長叫住我,說:
「下樓時不要偷看女生胸部啊。」
我猜其他社員對我大概也有了初步的認識。


之後在團體活動時間我不再感到枯燥,逐漸融入心理社這個團體中。
我期中考的成績都及格,社團生活也還可以,雖然專業社長很白目,
但珊珊學姐人很好,我跟其他社員的相處也算融洽。
大學有三大學分:學業、社團和愛情,前兩大學分我算修得不錯,
只剩愛情學分還沒修過,也不知道有沒有機會修。
不過目前我才大一,不必太急,我想很快就有機會修修看。


而這個機會果然很快就來臨。



jh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人氣()


留言列表 (16)

發表留言
  • 阿健
  • 谢啦。我订了书,不知要几天才会到马来西亚。
  • 泪星辰
  • 啊啊,话说为什么《阿尼玛》不可以像《鲸鱼、池塘》一样,两岸同步发行呢?还在等ing,蔡老师,怕是等你把所有的电子版都发完我的书也不一定会来啊!
  • 苏坡伊特
  • 好感动
    每天都排除万难、历尽艰险。跨越海峡的阻隔翻墙来这里看一下
    我们是千辛万苦来到这里看蔡老师是否有贴出新的章节吗?
    不,我们是来看看蔡老师是否依然那么帅气迷人
  • 浙一九
  • 伊特,我看见你了。不知道你看没看见我。:)

    感谢蔡老师拉。今天是端午,蔡老师会吃粽子吗?~

    晚安,蔡老师。
  • 雁鴨
  • 在還不准碰書之前
    上來follow進度 可說是望梅止渴
    恩恩
  • 知名不具
  • 还是习惯了在网络上慢慢地看痞哥连载,看完2了,还是以前熟悉的感觉。看你的书已经十年了,虽然自己对很多事物的看法已经改变,但你在我心中远远不是一个网络作家,爱情小说作家等等了,想想你书的文字对我影响蛮大的,有时候是种精神食量。但还想告诉你你是个伟大的作家,你是高手!!!
  • 猪头四
  • 痞子,这一大段是在搞笑嘛?好搞!
  • 鯨魚男孩
  • 這剪刀石頭的哏特好笑,笑到肚子都快抽筋了!
  • Johnny Ro
  • 蔡老師,這本書應該會有簡體版吧?
  • Lai
  • 期末心靈糧食!
    期待第三集:)
  • Peter
  • 蔡老师,第三章什么时候出啊?我以为是一星期一章
  • Ka
  • 蔡老師, 正等待你的第三章
  • 訪客
  • 蔡大哥终于出新书了!等到啦!!
  • 訪客
  • 上星期去香港誠品.
    甲:請問有這本書嘛?
    乙:不知道會不會進,但現在沒有庫存!
  • lia
  • 不一定哦!
    我有認識一個叫"國樑"的老師是女的哦!呵
  • 我有個高中同學也叫國樑。

    jht 於 2013/07/21 22:10 回覆

  • g
  • 謝謝您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