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換》 2016.11.01 麥田出版社 初版

 

                「你到底喜歡我什麼?」她問。

                『我可以回答妳,但需要花一些時間。』

                「為什麼?」

                『因為實在太多了。』

 

 

 

 

 

 

QQ

 

        那天我一直陪著她,在一個寬闊走廊的牆角。

        我們並沒有一直交談,多數時間是她看她的遠處,我看我的遠處。

        手邊既沒書也沒耳機,光這麼杵著,我都快變雕像了。

        我幾乎想跟她說:我們交換好嗎?讓我看她的遠處,她看我的遠處。

        這樣我起碼還可以看到不同的遠處,不會只是那三棵營養不良的樹。

 

 

        在有限的交談時間中,我知道了她的一些基本資料。

        包括她的名字,還有她和我同屆,唸同一間學校但不同系。

        至於其他比如興趣、習慣、家裡幾個人幾條狗之類的,一概沒聊到。

        不過她的個性和脾氣,我倒領教了一些。

        只要我們對話有點乾,她便直接轉頭朝向她的遠處,一句話也不說。

        我則先假裝若無其事自言自語天氣好熱、人好多之類的廢話,

        再緩緩、緩緩、緩緩轉頭朝向我的遠處。

 

 

        中午吃飯時間到了,我問她想吃什麼?

        「我不餓。」她回答,「不想吃。」

        可是我好餓啊,我心想。

 

 

        「如果你餓了,你自己去吃午飯。」

        『我也不餓。』我竟莫名其妙說出違心之論,『那妳想喝點什麼?』

        「甜的就好。」

        『甜的?』我問:『比方什麼?』

        「比方就是喝起來味道是甜的飲料。」

 

 

        有說等於沒說。

        但我也不敢再問,問了也只是看她再直接轉頭一次而已。

        我去飲料攤挑了三瓶應該是甜的飲料,茶、果汁、汽水。

        「你為什麼買三瓶?」

        『因為不知道妳要喝什麼,就每種應該是甜的飲料各買一瓶。』

        她看了我一眼,這一眼很長,應該超過五秒鐘。

        然後她拿了果汁,說聲謝謝。

 

 

        「你很細心。」她說。

        『認識妳幾個小時了,第一次聽到妳稱讚我。』

        「初識的朋友,我最快也要十天半個月才可能稱讚一句。」

        『那我破妳記錄了。』我笑了起來,『看來我很厲害。』

        她沒回話,直接轉頭朝向她的遠處。

 

 

        『今天天氣好熱,這裡人真的好多。』我又開始自言自語。

        當我準備緩緩轉頭朝向我的遠處時,她突然轉頭看我,我只好僵住。

        「你真的不餓?」她問。

        『嗯。我不餓。』

        「最好是。你的表情已經說明了你很餓。」

        『我的表情這麼會說話?』我摸了摸自己的臉。

 

 

        「餓了就趕快去吃飯呀。」她說。

        『這樣太沒道義了,要就一起吃,不然就都不吃。』

        「謝謝。」她又看了我很長的一眼,「但我真的吃不下。」

        『幹嘛說謝謝?』

        「因為我有禮貌。」

        我忍不住笑了兩聲,她沒回應我的笑聲,直接轉頭朝向她的遠處。

 

 

        我撐到她表妹比賽完,全身肌肉幾乎都石化了,然後載她們回家。

        我停在一棟公寓的樓下,她或許住在某一個樓層。

        她沒下車,卻要表妹先下車並拿出一串鑰匙給表妹。

        「姊姊妳呢?」她表妹下車後問。

        「我還有事。」她說,「妳先開門上樓去找阿姨。」

        她表妹點個頭,跟我說聲謝謝後,打開鐵門進去。

 

 

        機車已熄火,我和她的安全帽也都摘下,但我們還坐在機車上。

        我等了半分鐘,她沒任何反應依然端坐在機車後座。

        「你在等什麼?」她終於開口。

        『等妳開口。』

        「你在等我開口說謝謝嗎?」

        『不是。』我說,『妳剛不是說妳還有事?我以為妳會跟我說再見,

         然後去處理妳的事。』

 

 

        「我幹嘛開口跟你說再見?」

        『因為到妳家了啊。』

        「我不想開口跟你說再見不行嗎?」

        『可以。但妳不是還有事?』

        「所以你要讓我一個人去處理我的機車嗎?」

 

 

        『我載妳去。』我恍然大悟,重新發動機車。

        「如果你有事,不必勉強。」

        『我沒事。』

        「你有事也會說沒事,就像你很餓也會說不餓。」

        『那我的表情呢?』

        「我在你後面,看不到。」

 

 

        我迅速轉過頭想讓她看清楚我的表情,

        但一轉頭發現我們兩人眼睛的距離不到20公分

        今天雖然不常跟她面對面說話,但只要視線跟她接觸,

        就立刻被她的眼睛所吸引,而且會有不想離開的感覺。

        而現在的距離更近了,那種不想離開的感覺更強,

        甚至有離不開的錯覺。

 

 

        我不知道這樣近距離互看了多久時間?

        應該過了很長的時間,但我感覺很短,彷彿時間很老了走不動了。

        我甚至沒聽見機車引擎低沉的隆隆聲。

        直到有人打開鐵門走出來,那種清脆的鏗鏘聲才吵醒我。

 

 

        『看夠了嗎?』我問。

        「什麼看夠?」

        『我的表情啊。』

        「你現在的表情是現在,又不是剛剛的表情。」

        『那妳再問一次。』

 

 

        「如果你有事,不必勉強。」

        『我沒事。』

        她沒回話,只是又看了我一眼。

 

 

        『我的表情還可以嗎?』

        「可以。」

        『我很好奇我的表情是怎樣,但更好奇妳為什麼都面無表情?』

        「我是死人嗎?」

        『嗯?』

        「死人才面無表情。」

        『把安全帽戴上。』我直接跳過她的話,『我要騎車了。』

 

 

        載她表妹三貼時,她表妹夾在我和她中間,有緩衝作用。

        如今機車上只有我和她,她雙手抓住機車後座鐵桿,沒碰觸到我。

        我騎到她停放機車的地方,先停好我的車,再牽著她的車找機車店。

        15分鐘後終於找到一家機車店,我已氣喘吁吁。

        機車是這樣的,騎著它走跟牽著它走完全是兩件事。

 

 

        『不知道會不會輪到我中暑?』

        「現在是下午五點多,中什麼暑?」

        『種番薯。』

        「嗯?」

        『番薯,又叫地瓜。』

 

 

        她先是愣了一下,然後閃過一絲笑容,但隨即就停。

        她這樣的笑容很像閃電,閃一下就停。

        但發出閃光的瞬間,已足以讓人眼睛一亮。

 

 

        『請問妳剛剛那是笑嗎?』

        「廢話。」

        『是什麼樣的廢話?』

        「當然是笑呀,難道是臉抽筋嗎?」

 

 

        『認識妳快一天了,第一次看到妳笑。』

        「初識的朋友,我最快也要兩三個月才可能對他們笑一下。」

        『那我又破妳記錄了。』我笑了起來,『我覺得自己很厲害。』

        她沒回話,轉過頭看著她正被修理的機車。

 

 

        機車只是電瓶沒電,換個新電瓶就搞定。

        她騎上她的機車載我到停放我機車的地方,不到三分鐘。

        我下了她的車,跟她說聲bye-bye

        「等一下。」她說。

 

 

        『怎麼了?』

        「我突然想到要給你一樣東西。」

        『什麼東西?』

        「你看了就知道。」

        『這……

        「如果你有事,不必勉強。」

        『我沒事。』看到她正注視著我,我完全不敢說違心之論。

 

 

        「跟著我到我家樓下。」

        『不用了啦。』

        「聽見沒?」

        『聽見了。』

        她騎車走了,我趕緊也騎上我的車跟著她。

 

 

        我很納悶,到底她要給我什麼東西?

        想了一下,覺得也許她想答謝我今天所做的一切。

        我們又抵達她家樓下,她很快停好車,跑去按電鈴要她媽開門。

        鐵門鏗鏘一聲打開了。

        「你先在這裡等我一下。」她轉頭對我說。

 

 

        『妳不要客氣啦。』

        「我客氣什麼?」

        『妳真的不用客氣。』

        「我沒客氣,只是要你等一下,我兩分鐘後就下來。」

        『我只是舉手之勞,請妳不要客氣。』

        「在這裡等我一下。聽見沒?」

        『聽見了。』

 

 

        她很快上樓,我可以聽見急促爬樓梯的腳步聲。

        而我摘下安全帽坐在熄火機車上等她。

        她說只等兩分鐘,我卻等了六分鐘。

        「你看。」她下樓後,把一張紙拿給我。

        『看什麼?』

 

 

        「這上面明明公告圍棋比賽地點在南台科大呀!」

        那張紙是從網站列印下來的,上面確實寫著比賽地點在南台科大。

        「之前明明通知比賽地點在南台科大呀!你以為我騙人嗎?」

        『妳還在提這個?』我音量變大。

        「那是因為你以為我騙人。」

        『我從沒說過妳騙人啊。』

        「最好是。你的表情就那麼說。」

 

 

        我有點哭笑不得,將紙還給她。

        『現在真相大白,妳也沉冤得雪。恭喜妳。』

        「我本來就沒有騙人。三個禮拜前就這麼公告了呀。」

        『妳待會再去這網站看,應該也有比賽地點改在台南高商的公告。』

        「我不管。反正之前公告的比賽地點在南台科大。」

        『好,不用管。反正比賽都結束了。』

 

 

        原本想像中的禮物落空了,我也該走了。

        bye-bye。』我揮揮手。

        但她仍然站在原地,沒有說話,也沒有動作。

 

 

        『妳還有事嗎?』我問。

        「沒呀。」

        『那我說bye-bye了,妳……

        「我不想說。」

        『不想說什麼?』

 

 

        「我不想說再見。可以嗎?」她說。

        『可以。』

        我戴上安全帽,掉轉車頭,發動引擎。

        經過她身旁時,迅速與她眼神擦肩而過,她眼神很亮。

 

 

        我彷彿看到夜空中的一道閃電。

 

 

 

 

 

 

 

 

3.

 

        一杯水裡裝了一些沙,看起來仍是清水,只是底部淤積一些沙。

        這是跟她重逢前,我的心的狀態。

        快速攪拌這杯水時,沙子在水中竄上竄下互相撞擊,水已渾濁。

        這是跟她重逢後,我的心的狀態。

 

 

        如果停止攪拌,沙子會慢慢沉積杯底,緩緩的、慢慢的。

        水會漸漸清澈,最後沙子全部都會沉積在杯底,

        又變回看起來是清水的樣子。

 

 

        重逢時的快速攪拌,已讓我的心渾濁;

        我要繼續攪拌?還是靜靜等待沙子沉澱?

        即使我繼續攪拌,時間久了後,我可能會因為沒力氣了而放棄攪拌,

        最終還是只能等待沙子慢慢沉澱。

 

 

        其實我也沒得選擇,因為快速攪拌是我現在的反射動作。

        可惜吃完那家意麵後,我們已經一個禮拜沒碰面了。

        曾經五千多天沒碰面也能安然度日;

        現在才七天沒見,卻覺得生活不自在,好像每天都有該做的事沒做。

 

 

        這七天內的前三天,我曾每天打一通電話給她,她當然都沒接。

        但重點是,她也都沒回撥。

        她說只要看到我打的未接來電就會馬上回撥,

        那沒回撥代表沒看到?還是不想回?

 

 

        心裡一堆問號,只能天馬行空亂猜測她失去音訊的原因。

        但所有的亂想只會導致一個結論:她不想再跟我聯絡了。

        以前我就知道她脾氣爆發的時間點就像地震一樣,

        可能是兩年後,也可能是下一秒。

        總之就是突發、不可預期且毫無徵兆。

        每次脾氣爆發總是伴隨著毀滅,然後需要大小不等的時間重建。

        例如最近一次的毀滅,要歷時十四年五個月才重建。

 

 

        直到第七天的晚上,她才傳Line給我:

        「你找我?我是說前幾天。」

        『妳是前幾天看到未接來電?還是現在才看到幾天前的未接來電?』

        「前幾天就看到了。」

        『那妳現在才回?』

        「如果你覺得我不用回,我可以不回。」

 

 

        『我意思是為什麼妳現在才回?』

        「因為我現在才想回。」

        『前幾天剛看到時不想回?』

        「嗯。」

        我很沮喪,不知道該回什麼?

 

 

        想起她說過:「重要的朋友打來,我會看狀況決定回不回;

        如果是很重要的朋友,我會等有空時再回。」

        她也說,只要是我,她看到後就馬上回了。

        莫非我已從比很重要的朋友還重要,降級成很重要的朋友?

        甚至連降兩級降成重要的朋友?

 

 

        「你前幾天找我,有事嗎?」她又傳來。

        『有分四天前、五天前、六天前,三種。』

        「分別是什麼事呢?」

        『六天前是問候,五天前是打招呼,四天前是say hello。』

        「原來你的中年生活這麼閒。」

        『我哪會閒。但再怎麼忙,跟妳說說話總可以吧?』

        「那就表示你不夠忙。」

 

 

        『妳怎麼老是壞人等綠燈才過馬路就說他洗心革面、好人沒有撿地上

         垃圾就說他同流合污的邏輯?』

        「我不懂你的意思。」

        『意思是妳老是因為一點點小事就全盤否定。』

        「我否定了什麼嗎?」

 

 

        『妳剛剛就因為我只是抽空問候妳,想跟妳說說話,就得出我的中年

         生活這麼閒、不夠忙的結論。』

        「如果你需要『抽空』問候我,那確實不用勉強。」

        『我沒勉強。但妳不能因為我打給妳想說說話,就說我很閒不夠忙。

         就像我也不能因為妳現在回我,就說妳很閒不夠忙一樣。』

        「謝謝你提醒我,我確實很忙,所以現在不能回你。晚安了。」

 

 

        我試著再傳給她兩句,但她完全沒已讀。

        也許她丟完最後那句後可能順手關機,或直接把手機放得遠遠的。

        我想,這大概是所謂的不歡而散吧。

        這種感覺好熟悉,因為她給我的經驗太豐富了。

        以前跟她說話時常這樣,她會射出一句冰冷的話終結一切。

        每次她這樣,我都感覺像突然被雷打到。

 

 

        原本這禮拜因為她的沒回應,我有我們已經變陌生的錯覺。

        沒想到現在因為這種被雷打到的感覺太熟悉太親切了,

        我又覺得我跟她就像以前一樣親近。

        這是該慶幸?還是該覺得悲哀?

 

 

        隔天上午我看了看手機,我昨晚傳的最後兩句她仍然沒已讀。

        算了,試著專心上班不去亂想了。

        而我快速攪拌杯子的手,可能要放慢速度了。

        如果我的手漸漸停了,我大概也不會太訝異。

 

 

        下班了,開車回家前又看了一次手機,她依舊沒已讀。

        看來我手機壞了,不然就是她手機壞了,總之就是有一支手機不乖。

        我得學會這種自欺欺人的想法,開車才會平安。

 

 

        沒想到開到一半時,手機響了,她打來的。

        「你知道中華東路跟東門路口的那棟白色建築嗎?」她說。

        『其實這城市多數的建築都是白色的。』

        「你只要告訴我,你知道不知道?」

        『知道吧。』

 

 

        「你在開車?」

        『嗯。』

        「待會沒事吧?」

        『沒事。』

        「你開車到那裡,需要多久時間?」

        『從我現在的位置到那裡,大約25分鐘。』

        「那我們半小時後在那裡碰頭。可以嗎?」

        『好。』

 

 

        掛上手機。我知道我最多只要花20分鐘就可以到那裡。

        包括停車和走路的時間,到那棟白色建築時,不會超過25分鐘。

        而她,最少要花40分鐘才會到,如果她順利的話。

 

 

        我順利抵達,剛好花了20分鐘,而且車停在那棟白色建築旁邊。

        我緩緩下車,下車後站在車旁看看行人和街景,再看看天空。

        不想站在白色建築前等太久,寧可做點無聊的事打發時間。

 

 

        時間差不多了,我用80歲老人的速度走到白色建築物前。

        其實也只不過是40公尺的距離而已。

        但才走到一半,我竟然看到她正站在建築物門前,

        我瞬間返老還童變成15歲青少年飛奔過去。

 

 

        『對不起。』我跑到她面前,驚魂未定。

        她不可能比約定時間早到啊,到底怎麼回事?

        我下意識看了看錶,難道我手錶快沒電,時間變慢了?

 

 

        「你沒遲到。」她也看了看錶,「你比約定的時間還早了兩分鐘。」

        『那還好。』我鬆了一口氣,但隨即想起她不可能早到,

        『可是妳怎麼可能比我早到?』

 

 

        「我不僅比你早。」她說,「而且我已經等了20幾分鐘。」

        『啊?』我又嚇了一大跳,『妳用飛的嗎?』

        「打電話給你時,我已經在這附近了。」

        『那妳怎麼不說?』

       「你在開車,我如果說我在附近了,你會飆車過來。我會擔心。」

        『可是讓妳等這麼久,真的是很抱歉。』

        「你又沒遲到。而且,我也想等你。」

        『等我?』我很驚訝。

 

 

        記憶中,她最討厭等我。

        以前有次我只比約定的時間晚了一分鐘,她就非常生氣。

        「遲到一分鐘就是遲到,難道殺人時只砍一刀就不算殺人?」

        她那時這樣說,語氣有些嚴厲。

        從此我就從沒遲到,一次也沒,總是提早到。

        而她也不再有等待我的經驗。

 

 

        『妳不是最討厭等我?為什麼突然想要等我?』

        「我不是討厭『等你』,而是討厭我們在一起的時間被剝奪。」

        『什麼意思?』

        「時間是我們兩人的,不是只有你的。我們在一起的每分每秒都非常

         珍貴,我是討厭你剝奪了那些珍貴的時間。」

 

 

        『我一直認為妳討厭等我,原來妳只是討厭我剝奪在一起的時間。』

        我笑了笑,『那妳總是遲到,妳就可以剝奪我們在一起的時間嗎?』

        「講剝奪很難聽。」

        『剝奪是妳先說的啊。』

        「因為你就是剝奪,而我不是。」

        『明明就一樣,為什麼我是妳不是?』

 

 

        「因為我很想早點看到你。」

        『那妳更不該遲到啊。』

        「講遲到很難聽。」

        『不然怎麼說?總在約定的時間之後出現嗎?』

 

 

        「如果我們約10點,那就表示我心裡想10點看到你,可是實際的我

         最快也要1010分才能看到你。」

        『這是什麼意思?』

        「心裡的我完全不受限,只想早點看到你,時間會變快;實際的我,

         會被環境現實等等所阻攔,時間就變慢了。心裡的我,只知道直線

         飛奔;而實際的我,會被紅綠燈擋下。」

 

 

        『所以妳從來沒有遲到的念頭?』

        「完全沒有。」她搖搖頭,「總歸一句。心裡的我會比實際的我,

         更想早點看到你。」

 

 

        『妳真的很會說話。』

        「如果你認為我只是會說話,那我不說了。」

        『我是稱讚妳而已。』

        「這不是稱讚,而是你的誤解。」

        『我誤解什麼?』

        「我說的是事實,跟我會不會說話無關。」

 

 

        『好,我誤解了。你只是說出事實而已,不是很會說話。』

        「知道就好。」

        『但妳還沒告訴我,為什麼突然想要等我?』

        「想體驗一下等待你出現的感覺。」

        『這有什麼好體驗的?』

        「我知道你總是提早到,所以在等待的時間裡,不知道你什麼時候會

         出現,只知道你隨時會出現。一旦你出現了,就是驚喜。這種等待

         的感覺很好。」

 

 

        我很後悔剛剛用慢動作下車,下車後還停下來看行人、街景和天空。

        原以為只是打發我無聊等待的時間,沒想到她早就在等我了。

        她說的沒錯,我們在一起的每分每秒都非常珍貴,

        我不該剝奪這些珍貴的時間。

 

 

        『對不起。』我說。

        「你是要我聽你莫名其妙說對不起?還是要滿足你的好奇心繼續回答

         你的問題?還是要我做正事?」

 

 

        『妳要做正事?』我很納悶。

        「我來這裡是因為跟人有約,而且已經遲到了。」

        『那妳怎麼不趕快進去?』

        「因為你一直問,我只好一直回答你。」

        『我不問了。妳趕快進去吧。』

        「所以你是要我一個人進去?」

        說完她便轉身。

 

 

        我趕緊也轉身,跟著她走進白色建築內,直接到電梯口。

        「我最討厭我遲到了。」她說。

        如果是以前,我聽到這句一定會放聲大笑,因為她總是遲到。

        現在卻覺得原來她以前並沒有抱著她遲到沒關係的心態,

        甚至她很討厭自己遲到,但為了陪我說些不重要的話,

        她寧可讓自己遲到。

 

 

        重逢後因為她的洩漏,她以前某些令我不解的言行,終於得到解答。

        現在又發現竟然還有一些是我自以為了解,而且是根深蒂固的認知,

        但真相根本不是那麼一回事,甚至完全逆轉。

        她在我心裡的影像越來越清晰,而且因為清晰又讓我看到更多的美。

        我不禁在想,以前的我錯過了多少?

        而現在的我,為什麼可以得到太多?

 

 

        電梯直達三樓,走出電梯跟著她左彎右拐,不知道她要去哪裡?

        也不知道她要做什麼?

        這點跟以前一樣,常常只是約好時間碰面,但她沒說要幹嘛?

        要等到碰面了她才說她想做什麼,有時甚至是做完了才知道。

        比方可能只是陪她買本書,或陪她去便利商店買瓶飲料而已。

        當她買完飲料後說要走了,我才知道這次碰面只是陪她買飲料。

 

 

        她在一家看起來是某種設計工作室前停下來,我陪她走進去。

        她一碰見約定的人便一直說對不起,看起來很內疚而不是客套。

        我也因她的內疚而更內疚,畢竟她遲到是因為我。

        但我突然想到,她從沒跟我說過對不起,不管在什麼情況下。

        像對不起、抱歉、sorry、不好意思之類的話,她從未對我說過。

 

 

        以前我對這點不太理解,總覺得有太多地方可以簡單說聲抱歉。

        我不知道她是怎麼想的,起碼在我的記憶中,總是我在說抱歉。

        後來我習慣了,便把她不會對我說對不起當作她的特質。

 

 

        她今晚是來請設計師設計一些東西,應該是公事上的需求。

        我看她跟對方的交談應對很流暢,完全沒有語言表達障礙,

        也沒有表情表達障礙。

        該開玩笑的,該認真要求的,該客氣感謝的,她都拿捏自如。

        她這點很像某些電影演員,當鏡頭對著他們時,總是侃侃而談;

        一旦鏡頭關機,他們就回到自己原來的樣子,沉默寡言。

        我以前就覺得她面對我時,是根本沒鏡頭的狀態。

 

 

        我和她在那裡待了快一個小時才離開。

        「你吃過晚餐了嗎?」她問。

        『還沒。』

        「那你趕快去吃。」

        『妳呢?』

        「我吃過了。」

 

 

        『我以為妳問我吃過沒,是想跟我一起吃飯。』我很驚訝。

        「我只是關心而已。」

        『那妳當我吃過了吧。』

        「神經病。趕快去吃。」她說,「下次再一起吃飯。」

 

 

        我只好陪她走到她的停車位置,還有一小段距離。

        『妳今天為什麼突然找我過來?』

        「如果你不喜歡這種突然,以後可以都不要。」

        『我只是好奇問問而已。』

        「最好是。你心裡明明知道我只是想見你而已。」

        『我的表情又洩漏了?』

        「嗯。」

 

 

        看到她的白色車子了。

        『我還是要跟妳說對不起,關於昨晚的Line。』

        「你不用說對不起。因為你又沒說錯。」

        『如果我沒說錯,妳幹嘛生氣?妳有生氣沒錯吧。』

        「你可以說得很有道理,但不代表我不能生氣。」

        『妳真的很會說話。』

 

 

        她沒回話,走到車旁拿出鑰匙打開車門,鑽進車子。

        「我看到你的Line,就打電話給你了。」

        『那是昨晚傳的,快過一天了。』

        「我這禮拜很忙,幾乎都不看手機了。」

        『妳忙成這樣?』

        「我只是想專心忙完,不想分心。但即使我真的很忙,我也沒不理你

         的意思,我甚至都還會想到你。」

 

 

        『聽過一段話嗎?』我說,『孤單的時候想念一個人,不一定是愛;

         忙碌的時候也會想念某人,這才是真正的愛。』

        「你腦子真的很閒,竟然記住這麼無聊的話。」

        她語氣冰冷。然後插入車鑰匙,發動車子。

 

 

        『妳講話的溫度,還是習慣這麼低?』

        「不是習慣。」她說,「只是語言表達障礙。」

        『又是語言表達障礙?』

        「心裡的感受愈洶湧,說出來的話語愈淡然。於是被你以為很冷漠,

         但其實只是語言表達障礙而已。」

 

 

        『可是看妳對別人不會啊。』

        「只有對你才會有。」她說,「認識你時,只是輕度語言表達障礙,

         現在是重度了。」

        我們沉默了幾秒,車子的引擎聲更明顯了。

 

 

        「反正我只是不想忙碌的時候跟你說話。」她打破沉默。

        『為什麼?』

        「因為會覺得失落。」

        『失落?』

        「忙的時候就不能跟你講太久,那就會覺得失落。」

        『講一下下還好。』

 

 

        「如果只講一下下,掛斷的話就會很失落,那不如不講。而且我也怕

         我不想掛斷,那會耽誤正事。」她繫上安全帶。

        『喔。』

        「還有,我忙碌的時候心情會很不穩定。」

        『妳不忙的時候心情也是不穩定。』

        「你老是這麼白目,我的心情怎麼穩定?」

        『妳說得對。』我竟然笑了。

 

 

        「我也不想忙碌而心情不好時,把你當出氣筒。」她說。

        『那沒關係。』

        「我知道你一定沒關係,但我不想。」

        『為什麼不想?』

        「不想就是不想。任何可能會讓你心情不好的事,我都不想做。」

        『只要我可以看到妳,心情就不會不好。』

 

 

        「其實我很想見你。」過了一會,她說:「即使很忙時。」

        『那為什麼不想見就見呢?』

        「我怕見你。」

        『為什麼?』

        「只要見你,就會勾起太多記憶。」她說,「那些記憶,一旦碰觸,

         就是氾濫不可收拾。」

 

 

        『看來重逢那晚,妳很有勇氣。』

        「突然重逢,我毫無心理準備,所以隱藏不及、忘了壓抑。」她說,

        「那可能是我這輩子最有勇氣的時刻了。」

        『現在呢?』

        「變回膽小。」她說,「因為那晚,我的勇氣幾乎用光了。」

        『喔。』

 

 

        「剩下的勇氣,用來今天見你。」

        她放下手煞車,打了方向燈,開車走了。

 

 

創作者介紹
jht

jht-痞子蔡的BLOG

jh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