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換》 2016.11.01 麥田出版社 初版

                「愛是可以量化的嗎?」她問。

                『應該可以吧。』

                「如果愛可以量化,真想知道你到底多愛我。」

                『以高度來說,是喜馬拉雅山。

                 以深度來說,是馬里亞納海溝。

                 以長度來說,是尼羅河。以面積來說,是太平洋。

                 以空間來說,只有小小的,我的整顆心。』

 

 

 

 

 

 

QQQQ

 

        向著天空發芽的種子,經過雨水的滋潤,開始茁壯。

        於是我們偶爾會在MSN上互通訊息。

        如果雙方都上線,就直接線上聊天。

 

 

        有些人在網路上健談,現實生活中話很少;有些人則反之。

        而她,無論在網路上或在現實生活中,應該是一樣。

        而且雖然在網路上看不到表情、聽不到語氣,

        但跟她對話的感覺,也和面對面交談時無異。

 

 

        雖然認識不久,見面交談的時間也不長,

        但我們在網路上交談時,卻像熟識而且經常聊天的朋友。

        彷彿總有說不完的話題,彷彿很想分享生活中大小事。

        我們似乎不在乎外界擾動,以為時間已經靜止。

        所以常常一聊就是好幾個小時。

 

 

        我們沒有國家大事要討論,也沒有人生哲理要研究,

        只是單純分享心中的感受和感觸。

        分享久了,有時感覺她真的很了解我,

        我也莫名其妙有很了解她的感覺。

 

 

        有次她覺得打字太慢了,便給了我一組數字,是她家的電話號碼。

        她要我五分鐘之後打,我一秒不差在五分鐘後撥打那組數字。

        電話通了,聽到喂的一聲。好像十歲小女孩的聲音,很稚嫩。

        『請叫妳阿姨來接電話。』我說。

        「笨蛋。我就是。」

 

 

        不是沒聽過她的聲音,但經過電話線路催化,她的聲音變得稚嫩。

        那種稚嫩不是撒嬌或嗲,而是一種天真和乾淨,聽起來很舒服。

        我很喜歡聽她的聲音,沒有多特別的理由,就是喜歡。

 

 

        如果我的心裝了一道鎖,需要正確頻率和振幅的聲音才能開啟,

        那麼她的聲音剛好可以開啟這道鎖。

        每當聽到她的聲音,我的心門就會打開,釋放出滿滿的喜悅。

 

 

        後來我們線上聊天時,如果懶得打字便用電話取代。

        但即使是用電話,也可能會講幾個小時。

        掛完電話後,我總是很驚訝逝去的時間。

        而且到底聊了些什麼?記得的並不多。

        她讓我完全理解相對論,

        在明明是100分鐘卻彷彿只有10分鐘的電話時間裡。

 

 

        可能她的聲音聽多了,有時腦海裡會莫名其妙出現她的聲音。

        尤其在夜色濃烈得像一杯苦澀的咖啡,環境和自己都很安靜,

        彷彿所有聲音都睡著時,她的聲音在腦海裡會特別清晰。

        我甚至還可以跟她的聲音對話呢。

 

 

        「還不睡嗎?」腦海裡她的聲音。

        『所以我現在是醒著嗎?』我自言自語。

 

 

        跟她聊天並非總是一帆風順,有時會突如其來出現刀光劍影。

        這時她完全不出聲,一片死寂,甚至連她的呼吸聲都聽不到。

        我想她要嘛肺活量很好,要嘛很會游泳,因為太會憋氣了。

        她憋氣時不會掛電話,我也不敢掛,但完全沒聲音的氛圍太怪了,

        我只好一人分飾兩角,自己說話,再學她的口吻回我。

 

 

        幸運的話,大概三分鐘後她會破冰而開口。

        如果不幸……

        我不敢多想,但目前她保持的最高記錄是15分鐘。

 

 

        有次又突然出現一片死寂,只好一面分飾兩角一面拼命想怎麼了?

        但想破腦袋也想不出我到底說了什麼大逆不道、犯上作亂的話?

        眼看就要打破記錄了,才彷彿聽見細細的呼吸聲。

        仔細一聽,真的是有規律的呼吸聲。該不會她睡著了吧?

        我自言自語三分鐘後,接著唱完許茹芸的〈獨角戲〉,

        最後從1慢慢數到20,還是只聽見她細細而規律的呼吸聲。

        我確定她睡著了,便輕輕掛掉電話。

 

 

        深夜交談時總是呢喃細語,彷彿是囈語。

        有時會有身在夢境的恍惚。

        如果這一切真是夢境,那麼我可能醒不過來。

        因為每當我掛斷電話後,還是會覺得朦朧恍惚。

 

 

        『我給妳的感覺是什麼?』我曾在電話中問。

        「嗯……」她想了一下,「像床一樣。」

        『床?』

        「床給人的感覺是放鬆和舒服,就像你給我的感覺一樣。」

        『謝謝妳的讚美。』

        「但不是每張床都會令人舒服。」

 

 

        『啊?所以我是張不舒服的床?』我很驚訝。

        「差不多是這意思。」

        『妳可以送佛送到西嗎?』

        「嗯?」

        『如果妳要讚美,請好好讚美。不然分不出是讚美還是抱怨。』

        「我有好好讚美呀。」

        『像床一樣舒服,卻又是張不舒服的床。那麼是舒服還是不舒服?』

 

 

        「我也不知道怎麼形容。和你一起時我總感覺放鬆、自在與舒服。但

         不知道為什麼,心裡又會覺得怕怕的,那感覺並不舒服。」

        『怕?』我很納悶,『妳怕什麼?』

        「不知道。反正就是怕。」

        『喔。』

 

 

        她描述感覺時的文字常常很抽象,並不具體。

        有時我可以理解她抽象的表達,甚至還會有同感。

        但像床一樣舒服卻是張不舒服的床,我不僅不理解,也覺得矛盾。

 

 

        開學了,這是我和她在大學生活的最後一年。

        比起暑假期間,我們比較少在線上遇到。

        但只要一遇到便會聊天,懶得打字時還是會用電話取代。

        於是她又給了我第二組數字,是她住宿地方的電話號碼。

 

 

        她家在這座城市,照理說並不需要在外住宿。

        但她一直想離家住宿,終於在大三時跟社團的學姐學妹合租一棟樓。

        打這棟樓的電話號碼有個好處,就是不會有警報。

        而打她家裡電話時,她怕母親發現她深夜講電話,

        偶爾會突然說:有警報。

        這時我會拿著話筒不出聲,直到她說:警報解除。

 

 

        開學快一個月了,我們通了六次電話。

        明明在同一所學校,只講電話不見面好像有點怪。

        但又沒有什麼非見面不可的理由。

        我其實想見她,但始終找不到理由或藉口。

 

 

        『明天是禮拜二,妳下午五六節有課。』我說。

        「對。」她問,「怎麼了?」

        『妳下課後有事嗎?』

        「沒事。」

        『妳會不會覺得下課後沒事,很空虛?』

        「神經病。」她笑了。

 

 

        「告訴我你現在的表情。」笑聲停止後,她說。

        『表情?』我摸了摸臉,『我不會形容,大概像苦瓜吧。』

        「我想看你的表情。」

        『怎麼看?』

        「明天第六節下課後五分鐘,在M棟側門水池邊碰面?」她說。

        『好。』

 

 

        「告訴我你現在的表情。」她說。

        『像甜瓜了。』

        我說完後,我們同時笑了起來。

 

 

        她上課的教室在M棟,那應該是她的地盤。

        但我從來只是經過,沒進去過,印象中沒看過水池。

        隔天我特地提早幾分鐘去找水池,但M棟轉了一圈卻沒找到。

        M棟側門旁有男廁所,難道側門水池邊是指男廁所?

        因為男生廁所裡的小便斗如果不通,就會形成黃色的水池。

        但她應該不會有這種幽默感,而且怎麼可能約在男生廁所?

 

 

        我再繞M棟轉一圈,還是沒發現水池。

        打算找個人問時,突然在不遠處看見她的身影。

        我往她的方向走,穿過樹林,在離側門50公尺處看見水池。

        這水池只有教室的一半大,又被幾棵大樹和灌木叢環繞,

        如果不走近,根本無法發現。

 

 

        她坐在水池邊的圓石椅上,視線朝著水池,背對著我。

        雖然理應是下午時分熱鬧的校園,但這裡異常安靜。

        我緩步向前,在離她五步遠時,停下腳步。

        因為我突然不知道是要開口打招呼?

        還是直接坐在她身旁另一張圓石椅?

 

 

        以見面來說,我們沒見過幾次面,而且距離上次見面已經一個半月,

        所以算不太熟,應該先微笑走過去跟她打聲招呼說好久不見。

        但以電話或網路上交談而言,我們已經累積了數十個小時的經驗值,

        而且昨晚才講了一個小時的電話,應該算很熟了,

        可以直接坐在她身旁的石椅開玩笑說:今天怎麼有空約我出來。

 

 

        我跟她,算熟?還是不太熟?

        在猶豫該以哪種角度看待我和她的關係,

        然後決定要微笑打招呼或是直接坐石椅時,

        她回過頭看著我。

 

 

        「你遲到了。」她說。

        還沒決定該怎麼做,她卻先開口說這句,我不禁愣了一下。

        「你遲到一分鐘了。」她又說。

        『一分鐘?』

        剛剛在她背後猶豫的時間恐怕超過一分鐘,所以我應該沒遲到吧。

 

 

        「你一定認為,遲到一分鐘沒什麼了不起。」

        『我什麼都沒說啊。』我說。

        「遲到一分鐘就是遲到,難道殺人時只砍一刀就不算殺人?」

        『算殺人沒錯。』

        「那你竟然還遲到?」

        『我……

 

 

        「你有想過珍惜嗎?」她問。

        『珍惜什麼?』

        「所以你根本不珍惜。」

        『喂,這結論下得莫名其妙。』

        「你如果不珍惜,我們可以都不要見面。」

        『妳怎麼這麼不講理。』

        「覺得我不講理,就不要跟我說話。」

 

 

        她把頭轉回,視線又回到水池,不再說話。

        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只能站在原地。

        我們都保持沉默,讓原本安靜的這裡,更加安靜了。

        這樣耗下去我很吃虧。因為她坐著我站著,我比較累。

        『水裡有魚嗎?』我試著開口。

 

 

        她依然沒說話,只是看著水池,身體動也不動。

        我也是動也不動,但我的腳開始痠了。

        我抬起頭看著天空,藍天白雲,午後陽光從樹葉間灑下來。

        「天上有飛機嗎?」她終於開口。

        『沒有。』我揉了揉雙腿,『我只是在想,為什麼還沒下雨?』

 

 

        「這麼好的天氣,怎麼可能下雨?」她問。

        『可是應該要下雨才對。』

        「為什麼?」

        『剛剛妳拼命打雷閃電,照理說馬上就會下雨了。』

 

 

        她轉過頭看著我,臉上閃過一絲笑容,但閃一下就停。

        這是很好也很美的閃電,可以照亮所有陰霾。

        困擾著我的問題終於有答案了,答案是:我跟她很熟。

 

 

        我走到她身旁的石椅,坐了下來。

        『對不起。』我說。

        她沒回話,只是靜靜看著水面。

        我也看著水面,不再多說。

 

 

        這圓形水池周圍由石頭砌成,又被樹木和灌木叢環繞,人跡杳然,

        像隱身在校園中的桃花源。

        陽光只能從樹葉間灑下來幾點,地上散落了些枯葉。

        我和她分坐在池邊兩張石椅上,微風拂面,很寧靜也很舒服。

        『水裡有魚嗎?』過了許久,我先打破沉默。

        「應該有吧。」她說。

 

 

        『妳有想過珍惜嗎?』我問。

        「珍惜什麼?」

        『所以妳根本不珍惜。』

        「不要學我說話。」

        『妳如果不珍惜水裡的魚,我們可以把魚都撈光。』

        「神經病。」

 

 

        『妳剛剛就用這三部曲對付我耶。』我笑了笑。

        「本來就是。」她說,「我說的不對嗎?」

        『妳那麼美,說什麼都對。』

        她先是愣了一下,隨即又閃過一抹微笑。

 

 

        『好久不見了。』我說。

        「嗯。」她點點頭。

        『最近好嗎?』我問。

        「現在很好。」

        我們同時笑了笑,然後又回復靜默,繼續享受在校園中的寧靜。

 

 

        從此偶爾她下課後,會約在M棟側門水池邊碰面。

        我們都沒有特別想個見面的理由,只是單純約好見面,

        彷彿她下課後我們在水池邊碰面是再自然不過的事。

        我總是提早到,然後靜靜等她出現。

        我和她會坐在水池邊石椅上說說話,或是看著水面享受寧靜。

        每當我凝視水面時,常會出神,甚至有正看著她眼睛的錯覺。

 

 

        我很喜歡她的眼睛,那是一種很有深度的美。

        眼睛的美有很多種,多數是表面。

        但她眼睛的美,很深很深。

 

 

        如果把她的眼睛比喻成一面湖,這面湖當然漂亮,

        所有經過的人都會說:好漂亮的湖。

        但湖的漂亮不只是平面,尤其她這面湖是立體的,平面不足以形容。

        而且湖不只有表象意義上的美,還有抽象意義上的美。

 

 

        多數人只看到湖面,了不起看到湖邊,但我彷彿可以看到湖水深處。

        一面湖即使漂亮,但只要水淺,漂亮就有限;

        而她這面湖很深很深,感覺湖水裡有好多東西,豐富而立體。

        這是表象意義上的美。

 

 

        如果在湖邊坐下,凝視湖面很久,甚至閉上眼睛。

        當起身離開時,會發現自己變輕了,心情變舒暢了,空氣變柔和了。

        這就是抽象意義上的美。

        我以為,這才是這面湖最美的地方。

 

 

        可能是我太喜歡看她的眼睛,所以每當四目交接,便是凝視。

        剛開始我會在幾秒後輕輕移開視線,有時是她先移開視線。

        漸漸的,凝視的時間變長,可能將近一分鐘,才有一方移開視線。

        到後來,我已經忘了凝視的時間有多長,甚至移開視線後,

        還是有正看著她眼睛的幻覺。

 

 

        我驚覺,我好像溺水了,因為我總是游不出她的眼神。

        而她的眼睛,也越來越清澈、越來越深邃。

 

 

        有次在水池邊等她時,只見她懷裡抱著三本厚厚的書走來。

        「我想去圖書館還書。」她說。

        『書給我。』我說,『我陪妳去。』

        她把書給我,我雙手拿著,跟她一起走向圖書館。

 

 

        沿路上我們沒有交談,她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可以拜託你一件事嗎?」她突然停下腳步,說。

        『請說。』我也停下腳步。

        「我希望我們可以做很久很久的朋友,很久很久。」

        『當然好。可是妳為什麼突然這麼說?』

        「我現在終於知道我怕什麼了。」

 

 

        『妳怕什麼?』我很疑惑。

        「明明床給我的感覺就是放鬆和舒服,為什麼會害怕呢?」她說,

        「因為怕離不開、不想離開,卻一定得離開。」

        『離開?』

 

 

        「床不是不舒服,相反的,正因為舒服,只要一躺下就會起不來。但

         我一定得起來,所以我怕的是那種起不來的感覺。」

        像床一樣舒服卻是張不舒服的床,我好像能理解這個意思了。

        我看著她,突然覺得她的眼睛像夜裡的大海,充滿未知。

 

 

        「我們要做很久很久的朋友,很親近。但不可以親近。」她說。

        我已經可以理解她這種看似矛盾的抽象表達了。

 

 

        「我可以在心裡築起高牆嗎?」她問,「可以嗎?」

        『可以。』但我雙手幾乎拿不穩書。

 

 

        然而在意識到該築堤防時,洪水已經來到眼前。

 

 

 

 

 

 

 

 

5.

 

        就像某些遺忘的記憶突然清晰出現在腦海裡一樣,

        某些以為已逝去的情感也會湧上心頭,突如其來,猝不及防。

        而且溫度依舊熾熱。

 

 

        愛情像拔河一樣,在雙方僵持不下的狀態,只要一方放手,

        另一方就會受傷。

        失去她音訊那瞬間,我便跌跌撞撞,遍體鱗傷。

 

 

        然而失去她的當下並不算最痛苦,

        最痛苦的是失去她之後的日子竟如此艱難。

        時間變得非常緩慢,但每一秒都很結實而銳利地,

        在我心裡切出一道道又深又長的傷口。

 

 

        她離開後的前幾年,她變成了一種偶爾的偶爾由朋友的朋友口中,

        才知道住在哪座城市、做什麼工作的陌生朋友。

        再過幾年,便一無所知了。

        她就像從人間蒸發。

 

 

        時間久了,跟她之間的所有記憶彷彿已經是上輩子的事,

        跟這輩子的我無關。

        我只是忘了喝孟婆湯或喝太少,於是殘存一些前世的記憶而已。

 

 

        我知道,我被困住了,無法從跟她之間的記憶中走出來了。

        我得把這些記憶,放進大門深鎖的記憶倉庫,任它塵封。

        因為沒了這些記憶,我才可以重新開始。

 

 

        《韓非子》裡提到,龍是一種溫馴易親近而且可以騎牠的動物。

        但龍的喉嚨下方有一塊倒生的鱗片,叫逆鱗。

        一旦有人碰觸這塊逆鱗,龍立刻性情大變,凶狠地殺人。

        於是在心底某個受傷的角落,她似乎成了我的逆鱗。

        只要輕輕碰觸這塊逆鱗,我的心臟就會瞬間瓦解崩潰。

        所以我一直小心翼翼,不讓任何人包括我,碰觸這塊逆鱗。

 

 

        這世界總是要讓人的心成長或成熟或更懂得衡量現況,

        但我的心一直拒絕成長。

        好像從她離去的時間點開始,便鎖上心門。

        我逐漸明白,為什麼在十幾年的完全空白後,再遇見竟然能夠如昔。

        因為那些情感或記憶,從不曾消失,只是被埋藏得很深很深。

        當塵封的情感或記憶被喚醒,也感受到那股熾熱的溫度,

        那麼我和她該如何?

 

 

        曾聽過一個笑話,小明和小華去爬山,小明跌下山崖。

        小華趕緊打小明的手機,問:「你傷得嚴重嗎?」

        小明說:「我沒受傷。」

        小華說:「太好了。那你可以自己爬上來嗎?」

        「恐怕不行。」小明說,「因為我還沒落地。」

 

 

        現在的我跟小明一樣,也是還沒落地,正在失速墜落中。

        或許跌到地面後,我會死或重傷或手腳斷裂,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我還在失速墜落中,無法做任何反應。

 

 

        我只能接受她在心中畫的那條紅色界線:最多一個月碰面一次,

        最多三個月吃一次飯。

        這條紅色界線還限制了什麼?我不知道。

        起碼沒限制Line

 

 

        「你在忙嗎?」她傳來。

        『還好。怎麼了?』

        「去收信。」

        打開信箱,收到她寄的文件檔,看來應該是計畫的期中報告。

 

 

        『期中報告還要兩個月才交吧?妳現在就開始寫了?』我回。

        「我性子急,想趕快寫完。我寫一天了,連午飯都沒吃。」

        『現在都快下班了,妳不會餓嗎?』

        「還好。只是想吃甜的。」

        『那妳趕快下班吃飯吧。』

        「不行。我要繼續寫。你先看有沒有問題,晚上再跟我說。」

 

 

        我知道她性子急,也很倔強,大概還要再寫幾個小時才會下班。

        可是午飯沒吃,又到了快吃晚飯的時間,而且還一直忙。

        那麼她挺得住嗎?

        我突然回憶起初見她時,她中暑的情景。

 

 

        我立刻下班,開車到星巴克買了一杯抹茶,挑了兩塊抹茶蛋糕。

        再開車到她上班的地方,拿著紙袋裝的抹茶和蛋糕,坐電梯到五樓。

        走進辦公室原本想找個人詢問,卻發現她坐在離我五步遠的位置。

        她正盯著電腦螢幕打字,背影看來很專注。

        我不想驚擾她,猶豫了一下,拿出手機調成震動,傳個訊息。

        『妳往後看。』

 

 

        她電腦裡應該有灌Line,只見她敲打鍵盤,我便收到:

        「你不知道我正在忙嗎?」

        『知道。而且也看到。』

        「神經病。這樣很好玩嗎?」

        『我不是在玩,是要妳往後看。』

        「你到底想幹嘛?」

        『只是要妳往後看啊。』

 

 

        她終於轉過頭,一看到我,似乎嚇了一跳。

        我走近她,從紙袋拿出抹茶和兩塊抹茶蛋糕,輕輕放在桌上。

        『妳先吃。我走了。』

        我笑了笑後,轉身離開。

 

 

        沒想到她起身離開座位,跟了上來。

        『妳趕快先吃。吃完再寫。』我說。

        「至少陪你到電梯口。」

        我們一起走到電梯口,我按了往下的按鈕,電梯很快到了,門開了。

 

 

        我走進電梯,她又跟著我進來,按了「1」。

        「至少陪你下樓。」她說。

        54321。電梯門開了。

        『妳快上去。我走了。』

        「至少送你到門口。」

 

 

        『還有什麼至少嗎?』一起走出大樓後,我說。

        「至少陪你走到你的車。」

        再走了一分鐘,到了我的車旁。

 

 

        『抹茶是熱的,我也多拿了一包糖。妳要趁熱喝。』我說。

        「等一下沒關係。」

        『趕緊吃完。妳還有很重要的東西要趕,不是嗎?』

        「你出現了,哪來更重要的事?」她說。

 

 

        她微微一笑,而我只是看著她深邃的眼睛。

        恍惚間,腦海裡竟然清晰出現M棟側門水池的景象。

        已經十幾年沒去那裡了,沒想到現在卻能看到水面細碎的波紋。

 

 

        『妳還是趕快吃,然後再寫一點就好。早點下班。』我說。

        「你很忙嗎?」

        『我沒忙,是妳要忙。妳趕快寫完趕快下班。』

        「好。我知道你忙。」

 

 

        她說完便轉身離開,但走了幾步後,停下腳步回頭說:

        「小心騎車。」

        我點點頭,說聲bye-bye後,開車走了。

 

 

        回家看完她寄的期中報告,已經九點半了。

        『回家了嗎?』我傳給她。

        等了半個多小時,她才已讀。然後她回:

        「剛到。洗完澡後跟你說。」

 

 

        「你為什麼急著走?」過了一會,她傳來。

        『只是希望妳快吃、只是怕耽誤妳寫、只是要妳早點下班。』

        「我感覺你在催促我:快點道別。所以只好告訴自己:你很忙。」

        『根本沒忙啊。不然就不會繞路去星巴克買甜的東西給妳吃了。』

        「我也是怕你忙,耽誤你的時間,於是就不說想做什麼了。看來我們

         都用極細微的方式體諒對方,想著這樣是為對方好。」

 

 

        『妳原本想做什麼?』我問。

        「我想做的,只是和你走一圈,緩緩地。」

        『其實我也是。』

 

 

        我回完後,我們同時沉默。十分鐘後,她才回。

        她給我一組數字,要我五分鐘之後打。

        我一看就知道,那是她給過我的第一組數字,她家的電話號碼。

        沒想到已經十幾年沒打過了,我不僅記得,而且如此熟悉。

        我一秒不差在五分鐘後撥打那組數字。

 

 

        「喂。」她接了。

        『請叫妳阿姨來接電話。』我說。

 

 

        她愣了愣,然後笑了起來,越笑越開心。我也跟著笑。

        或許她感染了我,或許我感染了她,

        不管是誰感染誰,此刻我和她都得了不笑就很難過的病。

        「當初那個小女孩,現在已經是阿姨了。」笑聲終於停止後,她說。

 

 

        我們開始天南地北聊了起來。

        沒有特定主題,只是想到什麼說什麼。

        好像要把十幾年沒說的話,一口氣在今晚說完。

        那些逝去的,講電話講到快睡著的深夜、彷彿身在夢境的深夜,

        今夜都回來了。

 

 

        這通電話講到凌晨三點,什麼都談,就是沒談到那份期中報告。

        最後是我聽她聲音已像在說夢話,求她去睡才掛斷。

        我可不想再聽到她細細而規律的呼吸聲,

        而且我已經忘了怎麼唱許茹芸的〈獨角戲〉。

 

 

        我們又通了幾次電話,每次都聊得很輕鬆很盡興,

        最後也都是我催促她睡才掛斷。

        每次掛斷後,我會有不知道現在是西元幾年的恍惚。

        得想到明天要上班,設定好鬧鐘後,時間才回到現在。

 

 

        在電話中,失去訊息的那些年,她發生過什麼?我不問。

        我發生過什麼?她也沒問。

        或許知道一點,或許知道一些,或許幾乎都不知道。

        但對於沒有共同經歷過的日子,我們似乎都覺得那就沒意義了。

 

 

        時間改變了我們一些。

        依然喜愛夜裡翩然,只是少了當夜貓子的本錢。

        依然有說不完的話題,只是缺了時間和機會。

        依然會想分享生活中大小事,只是少了理由和勇氣。

 

 

        但時間也只改變了我們這些。

 

 

        「我們還是不要常講電話。」她傳來。

        我心頭一涼。過了一會才回:『那麼多久講一次電話?』

        「沒有多久講一次的限制。」

        『真的嗎?』

        我大喜過望,馬上再傳了一張「耶!」的貼圖。

 

 

        「只有一個限制。」她回。

        『只要妳不規定多久講一次電話,那麼要殺要剮,悉聽尊便。』

        「電話中只能講公事。」

        『啊?』

        「如果講公事,每天講都行。講別的,馬上掛。」

 

 

        『為什麼要這樣?』我回。

        「因為我們要做很久很久的朋友,很親近。但不可以親近。」

        我嘆口氣。時間果然也沒改變這個。

 

 

        『不要常常限制很多。』我回。

        「我只是小心地不要跨越在心中的紅線,任何可能傷害到你的事情,

         我都會遠離。」

        『不講電話才會傷害。』

        「我們要做很久很久的朋友,很親近。但不可以親近。」

        『夠了。妳是要講幾次?』

        我突然無名火起。

 

 

        『見面限制、吃飯限制,連講電話也要限制。妳一定要這樣嗎?』

        「你知道原因。」她回。

        『我什麼都不知道,只知道原本可以突然不行。即使不能跨越紅線,

         妳可以選擇人性一點的表達嗎?』

        「這麼有力氣就把心力拿去做別的事,不要生氣。」

        『我只是期待落空,很傷。如果說了對妳不公平的話,請別介意。』

        「罵完再安撫,表示你現在平靜了。」

 

 

        『我有先天性心臟病,很難平靜。』我回。

        「真的嗎?什麼樣的心臟病?」

        『我很容易心碎。』

        「神經病。」

 

 

        其實我心臟早已被她訓練得很堅強。

        她只要一個眼神、一抹微笑、一句話語,可以讓我心情飛上雲端;

        但同樣也可以只用一句話語就把我打落谷底。

        我的心情常在很短的時間內,在正負之間震盪,振幅非常大。

        心臟早已習慣這樣的折騰。

 

 

        「要出來走一圈嗎?我在成大的雲平大樓。」她傳來。

        『好。我馬上過去。』

        「嗯。我等你。」

        『不要站在定點等,要走來走去。以免被陌生人搭訕。』

        「神經病。快來。」

 

 

        我火速出門,開車時想到上禮拜拿抹茶和蛋糕給她,不就碰面了?

        不是一個月才可以碰一次面嗎?那今晚?

        算了,不要提醒她這點,裝不知道。

 

 

        到成大附近停好車,只花了12分鐘。

        走進成大,還沒走到雲平大樓,遠遠便看見她站在一座雕像前。

        雖然現在大約晚上十點,但只要有微弱的光線,就足以讓我發現她。

        我繞了一下路,走近她背後。

 

 

        『小姐,一個人嗎?』我說。

        她轉過頭看到我,點點頭說:「嗯。」

        『有心事嗎?』

        「我沒有心,哪會有心事?」

        『妳沒有心?』

        「嗯。」她說,「我的心早給人了。」

        我愣了愣,沒有接話。

 

 

        「你還要演嗎?」她說。

        『喔。』我回過神,『不是叫妳要走來走去嗎?』

        「走累了。」她說。

        『抱歉,來晚了,讓妳等了14分鐘。』

        14年都等了,沒差這14分鐘。」

        我又愣了愣。

 

 

        她轉身向前走,我立刻跟上。

        以前我們也經常在夜裡一起散步,沒有特定的目的地,就只是走。

        遇到岔路,總是右轉,因此常常會順時針繞一圈。

        夜裡的她比較安靜,連說話聲音都變小,有時我還會聽不清楚。

        至於走多久就看運氣了,因為只要回到原點,她就不走了。

        今晚運氣不錯,這一圈應該會很大。

 

 

        『今晚妳為什麼來這裡?』我問。

        「想陪你走一圈。」

        『嗯?』

        「上禮拜你拿抹茶和蛋糕來找我,那時沒陪你走一圈。今晚陪你。」

        『可是不是一個月才可以……

        話一出口就覺得不妙,只好緊急煞車。

 

 

        「我心中的紅色界線,很有彈性。」她笑了起來,「我很善變吧?」

        『妳只是任性。』

        「是呀。」她嘆口氣,「謝謝你包容我。」

        我笑了笑,沒多說什麼。

 

 

        「每當我想更嚴格遵守那條紅線,甚至完全不見你、不聯絡你時,

         我就會想起重逢那晚你說的那句話。」

        『哪句?』

        「我們已經沒有另一個十四年了。」

        『是啊。』我也嘆口氣。

 

 

        「只是陪你走走,應該不會下地獄吧?」她問。

        『不會。』

        「如果想見你就見你,也不會下地獄吧?」

        『也不會。』

        「如果會呢?」

        『那就下吧。』

        「好。」她竟然笑了。

 

 

        以前就覺得她很像漩渦。

        在漩渦中,我有時覺得被用力甩開,有時卻覺得被抓緊。

        而夜晚的她,是比較會抓緊我的漩渦。

 

 

        「你要睡覺前打電話給我。」走回原點後,她說。

        『有公事要談?』

        「沒。只是想聽你跟我說晚安。」

        『好。』

        「只能說一句晚安。知道嗎?」

        『知道。我說完晚安,妳就會掛電話。』

        「不會。」

 

 

        『真的嗎?』

        「嗯。」

        『謝謝妳。這樣才有人性。』我笑了。

        「要我也說晚安後,才會掛。」

        『妳真的很任性。』

        「謝謝你的包容。」她笑了。

 

 

        我先陪她走向她的車,送走她後,我再自己開車回家。

        回家後大約11點,趕緊先打電話給她。

        『晚安。』我說。

        「晚安。」她也說,然後掛斷電話。

 

 

        一分鐘後手機傳出響聲,是Line

        「是你要睡覺前打電話給我。」她傳來。

        『不想讓妳太晚睡。』我回。

        「我已經沒有11點之前上床睡覺的習慣了。』

        『改不回去了?』

        「見面限制、吃飯限制、講電話限制。如果Line裡不能陪你到很深

         的夜,我還有人性嗎?」

 

 

        我想回點什麼時,突然發現,她Line的頭像換了。

        換了一杯抹茶和兩塊抹茶蛋糕的相片。

        相片上還寫了一句話:

        Love is sort of encounter. It can be neither waited nor prepared.

        翻成中文,應該是:愛是一種遇見,既不能等待,也無法準備。

 

 

        『妳換頭像了?』我回。

        「嗯。」

        『為什麼換?』

        「我想刻在心裡,不想忘。」

 

 

        『不想忘什麼?』

        「今生我們曾經這樣的相遇。」她回。

 

 

創作者介紹
jht

jht-痞子蔡的BLOG

jh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訪客
  • 谢谢 痞子。。我在海外终于看到传说中的不换。真心感谢
  • 訪客
  • 我也是海外读者,真的很谢谢您的上传,看了很有感触。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