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風雨的路還很長,但我的心滿滿的,因為妳結結實實地

                 住在我心裡。或許我們始終無法在一起,但不管路有多長、

                 風雨多大,都只是將來我們一起看夕陽時談笑的話題而已。

                 而且只有風雨過後,天空才會出現美麗的彩虹。』我說,

                『小蘋。風雨的路會停,然後我們一起看雨後的彩虹。』

 

 

 

 

 

 

QQQQQQQQ

 

        夏天才剛到,我們便相隔300公里。

 

 

        五月底畢業考考完,沒等六月初的畢業典禮結束,她就上台北了。

        而我,因為考上本校的研究所,便開始放暑假等九月中開學。

        她告訴我,認識我之前就打算出國唸書,平時也積極準備考托福。

        上台北是去補托福,三個月加強班的那種。

 

 

        她借住親戚家,於是又給了我第三組數字,是親戚家的電話號碼。

        在親戚家不方便深夜講電話,也不能講太久,我也不好意思常打。

        她偶爾會在兩座城市之間移動,而且移動的時間未必是假日。

        如果回台南,也未必回家,可能待在住宿地方。

        每當我很想找她說話,只能循環撥打三組數字——

        家裡的、住宿地方的、親戚家的電話號碼,但通常找不到她。

 

 

        她已經很少使用MSN,所以在MSN留訊息給她的意義也不大了。

        往往她看到訊息時,都已經過了好幾天。

        因此我辦了隻手機,讓她可以隨時找到我。

        我很希望她也辦手機,但她覺得沒必要。

        「用不了多久。」她說。

 

 

        她在台北補托福期間,如果我們有通電話,通常是她打我手機。

        但她卻很少打。

        而且手機電話費太貴,根本不敢講太久。

        我曾要她撥通我手機後,馬上掛斷,我再打那三組號碼其中之一。

        「不用了。」她說,「我們得為不久將來的離別,先做熱身。」

 

 

        這說法也有道理,不然如果習慣通電話,將來她到美國時怎麼辦?

        趁現在慢慢習慣久久講一次電話,以後相隔萬里時才不會太難受。

        好,就把這300公里的離別當熱身,準備應付一萬公里的離別。

 

 

        然而思念無法先做熱身準備。

        你可以試著養成很少講電話的習慣,以應付將來很難講電話的狀況;

        但無法養成不思念的習慣去因應將來的離別。

        相反的,越是比以前更少互通音訊,越是想念。

 

 

        尤其在深夜,思念的浪潮排山倒海而來,只能被吞噬。

        在第一次因為思念她而失眠的深夜,我下床寫了封E-mail給她。

 

 

 

    曾經跟妳說過,我特別喜歡在深夜想念妳。

    但從沒想過,會因為想念妳而失眠。

    思念是需要排遣的,也需要找個出口。

    或許在深夜寫信是個好方法。

 

 

    有些東西是假的,比方吳宗憲說他很帥。

    有些東西可能是真的,比方吳宗憲說他是混蛋。

    有些東西應該是真的,比方吳宗憲說他很花心。

 

 

    但總有些東西是真的,而且是如同太陽般閃閃發亮的真。

    比方現在坐在電腦前寫信的我,正毫無保留地想著妳。

 

 

    謝謝妳讓我在每一個深夜,都可以因為妳而不寂寞。

    如果可以,請妳允許,讓我保留在深夜裡思念妳的習慣。

    直到太陽不再閃閃發亮為止。

 

 

 

        腦中的思緒既多又雜,敲打鍵盤打出的文字卻是簡單而寥寥。

        雖然E-mail可以立刻送達,但這封E-mail恐怕跟手寫的信一樣。

        如果是用手寫信貼郵票寄出時,對方可能要過幾天才收到;

        而這封E-mail雖然一按鍵就馬上送到她的信箱,

        但她過幾天再開電腦讀取,也同樣是要過幾天才能讀到信。

 

 

        白天時也常會突然想起她,然後就會出神。

        比方吃飯時會忘了咀嚼;喝咖啡時會忘了燙而一口喝下;

        走路時會突然凍結,然後被後面的人撞上;

        騎機車時經過路口會一直向前,忘了右轉回家。

 

 

        她在台北的日子我常抬起頭看看天空,尋找愛爾普蘭星。

        只可惜很難發現飛機的蹤影,我抬頭了三個多月,

        才抓到三顆愛爾普蘭星。平均一個月抓一顆。

        如果是戰時,敵機常來轟炸,那大概一個月就可抓完100顆。

        只要僥倖不被炸死的話。

 

 

        8月初一個正常炎熱的日子,正打算睡午覺時,她打手機給我。

        15分鐘後,可以到我家巷口嗎?」

        『沒問題。』我說。

        當然沒問題,我10分鐘就到了。

 

 

        算了算,她到台北兩個半月了,這次才第三次見她。

        把很少見面也當熱身好了,因為以後她在美國恐怕是難得一見了。

 

 

        我等了10分鐘後她才下樓,抱著一盆綠色植物。

        照理說我應該對她抱著一盆植物感到好奇或驚訝,

        但我視線完全集中在她身上,沒看那盆植物第二眼。

        即使她抱著一顆炸彈,我大概也不在乎。

 

 

        「我們先找個地方再說。」她說。

        『喔。』

        我跟她並肩走著,心裡很納悶她要找什麼地方?

        只走了五分鐘,她在附近中學圍牆邊的長椅上坐了下來。

        我也坐下,在她身旁,我們中間是那盆植物。

 

 

        「這叫舞草,也叫跳舞草、情人草等。日本人叫舞萩。」她說,

        「我喜歡舞萩這名字。」

        『那就叫舞萩。』我說。

 

 

        這植物約40公分高,葉子是由三片長橢圓形的葉子組成的複葉。

        頂端有一些兩側對生的細長小葉,但比長橢圓形的葉子小得多。

        所有葉子的顏色都很青翠。

 

 

        「舞萩是世界上唯一會隨音樂舞動的植物。」她說,「只要光照夠、

         聲音振動夠強,舞萩就會跳舞。」

        『真的嗎?』我開始好奇了,『妳試過?』

        「我試過。」

        『妳怎麼試?』

        「唱歌。」她說,「但好像沒什麼動。」

 

 

        『那我知道了。』我說。

        「你知道什麼?」

        『妳聲音較低沉,聲音的溫度也很低,難怪舞萩不想跳舞。』

        「最好是。」

        『不然妳再試一次。』我說,『這次改用尖叫。』

        「神經病。」她瞪我一眼。

 

 

        『妳是唱哪首歌來試?』我問。

        「晏幾道的〈臨江仙〉。」

        『宋詞太深奧了。』我笑了笑,『難怪舞萩聽不懂。』

        「不然你來試。」

        『我?』

        「嗯。」她說,「而且也要唱晏幾道的〈臨江仙〉。」

        『好。』

 

 

        「你會唱?」她似乎很驚訝。

        『會。』

        「你真的會唱?」她更驚訝了。

        『妳很訝異嗎?』

        她睜大眼睛看著我,一副難以置信的模樣。

 

 

        光天化日之下,在公共場合唱歌其實是件尷尬的事。

        還好這裡算僻靜,現在四周也沒什麼人走動。

        我清了清喉嚨,準備開口唱……

        「你真的會唱?」她又問。

        『會。』突然被打斷,我差點岔了氣。

        「那你唱吧。」

 

 

 

            夢後樓台高鎖,酒醒簾幕低垂。

            去年春恨卻來時,落花人獨立,

            微雨燕雙飛。

            記得小蘋初見,兩重心字羅衣。

            琵琶弦上說相思,當時明月在,

            曾照彩雲歸。

 

 

 

        舞萩動了,頂端兩片對生的側小葉不停地擺動。

        也許應該說,舞萩開始跳舞了。

        它舞動時有如蝴蝶振翅,也像體操中婀娜多姿的優美動作。

        時而一片小葉向上,另一片向下;時而左右輕輕扭動。

        好像隨著我的歌聲婆娑起舞。

        尤其唱到「小蘋」時,可能是我的錯覺,我發現舞萩跳得更快。

 

 

        我突然想到,我不曾用專有名詞叫過她。

        她叫林秋蘋,熟一點的人或許該叫她小蘋。

        但別說小蘋了,連秋蘋、林秋蘋等,我都不曾叫過。

        只有打電話時,基於禮貌,電話一接通便問:『請問林秋蘋在嗎?』

        除此之外,完全沒有。

 

 

        正納悶為什麼我從未用專有名詞叫她時,我發現她似乎很激動。

        「舞萩……」她有些哽咽,「真的會跳舞。」

        『妳應該早就知道了,不是嗎?』

        「可是我是第一次親眼看到。」

 

 

        她突然流眼淚,淚如泉湧。

        彷彿眼睛裡有碎片,眼淚必須要一直流一直流才能讓碎片流出來。

 

 

        『怎麼了?』

        這是我第一次看見她哭,我有點驚慌失措。

        「沒事。」她右手朝我揮揮手,左手掏出面紙擦拭眼淚。

        我靜靜看著她,想等她哭完,不再流淚為止。

        而她只是專心流眼淚,要讓眼睛裡的碎片流出來才會停。

 

 

        「在我們不知道的領域裡,植物有自己的感官。」她終於止住淚。

        『嗯。』

        「或許我也像舞萩一樣,有一個不為人知的感官。這感官連我自己

         都不知道。」

        『那是第六感嗎?』

        「或許是,或許不是。」她說,「我不清楚,而且也不重要。」

        『喔。』

 

 

        『妳今天為什麼帶舞萩給我看?』我問。

        「沒有為什麼。」

        『那妳剛剛為什麼哭?』

        「我不想說。」

        『喔。』

 

 

        「總之,我決定了。」她說。

        『妳決定了什麼?』

        「我不想說。」

        『喔。』

        「你只會喔。」

 

 

        『我也決定了。』我說。

        「你決定了什麼?」

        『以後我可以叫妳小蘋嗎?』

        「你喜歡怎麼叫就怎麼叫。」

        『喔。』

        「你只會喔。」她瞪我一眼。

 

 

        「我明天上台北。」她說,「你後天有空嗎?」

        『有空。』

        「後天晚上我九點半下課,你可以在補習班門口等我嗎?」

        『好。』

 

 

        「不好。」她搖搖頭。

        『啊?』

        「你還要搭車回來,太晚了。」

        『妳可以留我過夜啊。』

        「神經病。」她瞪我一眼。

        『反正隔天沒事,我搭夜車回來就好。』我笑了笑。

 

 

        雖然很好奇她為什麼抱著舞萩出現?

        更好奇當她看到舞萩舞動時,為什麼突然淚流不止?

        但她既然不想說,我再問也是白搭。

        何況能到台北跟她見面,讓我非常興奮。

        那種興奮感會蓋過所有好奇心。

 

 

        我搭四點多的火車,到台北時還不到九點。

        補習班在火車站附近,走路過去應該不用10分鐘。

        走出火車站,看到路邊花店立了一張牌子:七夕鮮花大特價。

        我才知道今天是七夕。

 

 

        老闆慫恿我買花,我心動了,甚至覺得不買花會對不起國家民族。

        花被包成一束束,但只有兩種:三朵紅玫瑰和五朵粉紅玫瑰。

        本來想買三朵紅玫瑰那束,但三朵紅玫瑰150,五朵粉紅玫瑰200

        以單價而言,粉紅玫瑰較便宜。

        所以我改買五朵粉紅玫瑰。

 

 

        到了補習班,還不到920

        在門口拿著花等人很怪,便走到三間房子外,雙手拿花藏在背後,

        背部斜斜靠在柱子呈現完美的15度角。

        眼睛注視著從補習班走出的人,靜靜等她出現。

        940,她走出補習班,在牆邊停下腳步。

        我立刻走向她,雙手還是拿花藏在背後。

 

 

        『小姐。』我走近她右手邊,『等人嗎?』

        「不是。」她回答,「我等猴子。」

        我愣了愣,來不及回話。

        「我等猴子來抓住我。」她說。

        我完全愣住,不知道怎麼回應。

 

 

        「你的手在幹嘛?」她問。

        『喔。』我回過神,雙手把花遞向她,『情人節快樂。』

        她先是一愣,然後伸手接過花束。

 

 

        「買花實在沒必要。」她面無表情,語氣還是低溫。

        我覺得很沮喪,剛剛應該買三朵紅玫瑰那束才對。

        以總價而言,紅玫瑰較便宜,損失較少。

 

 

        我們一起等公車,再一起坐公車。

        經過六站左右,最後一起下車。

        「累不累?」下車後,她問。

        『坐公車不會累。』

        「我問的是火車。」

        『我坐火車時都在睡覺,所以不知道火車累不累。』

        「神經病。」但她笑了。

 

 

        我們並肩走著,天空好像飄了一些雨絲。

        但雨太小了,幾乎沒人打傘。

        「你晚餐有吃嗎?」她問。

        『在火車上有吃便當。』

        「哦。」她說,「本想如果你還沒吃,可以一起吃點東西。」

        『啊?』我大吃一驚,『竟然可以一起吃飯?』

        「你很訝異嗎?」

 

 

        『那妳當我沒吃吧。』我說。

        「神經病。吃了就吃了。」她說。

        我很扼腕,早知道就不在火車上吃便當了。

        但我真的很訝異,為什麼她已經可以跟我一起吃飯了?

 

 

        我們接下來都沒開口,只是並肩走著。

        雨絲還是飄著,這樣也好,讓原本盛夏的夜晚不再酷熱。

        走到一盞水銀燈照射下的巷口,她停下腳步。

        「我就住這巷子裡。」她說。

 

 

        『下了公車後還要走20幾分鐘耶。』我看了看錶,『妳每天這樣走

         不會累嗎?』

        「我剛剛提早兩站下車。」她說,「平時只要走三分鐘。」

        『為什麼提早下車?』

        「想陪你多走走。」

        我看了看她,水銀燈映照著她,她整個人變得很明亮。

 

 

        「剩下的路,我一個人走吧。」她說。

        『為什麼?』

        「我怕講出不該講不會講也不想講卻忍不住講出口的事。」

        『妳補英文補過頭了。』我笑了笑,『講中文好嗎?』

        「總之,我自己走。」

 

 

        『是什麼事?』我問。

        「剛說了,不該講、不能講、也不想講。」

        『透露一點就好?』

        「再兩個禮拜課程就結束了,到時我會回去。」她猶豫一下,「或許

         回去後,再看看吧。」

        『妳的再看看,通常看不到任何東西。』我說。

        她看著我,欲言又止。

 

 

        「總之,那件事跟我的決定有關。」她說。

        『什麼決定?』

        「這決定跟你無關。」

        『喔。』

        「你只會喔。」

 

 

        『那是因為妳只會不說。』我說。

        「你回嘴了。」

        『是啊。』我笑了起來,『膽子突然變大了。』

        她也笑了起來,很燦爛的笑容。

 

 

        「很晚了,你趕快坐車回去。」她說。

        『可是……

        「不要擔心我的決定,那決定不是壞事。」

        『到底是什麼決定?』

        「你只要記得,那決定跟你無關,你不要有壓力。」

        『壓力?』

        「我走了。」

 

 

        她說完後,轉身低頭默默往前走,沒有回頭。

        雖然有股衝動想追上去,但我一直待在原地,注視著她的背影。

        直到她的背影越來越暗、越來越淡,最終消失不見。

 

 

        我始終不知道她的決定是什麼?

        但我相信她所說的,那決定不是壞事。

        小蘋,妳有妳的決定,我也有我的決定。

 

 

        我決定要盡一切力量,克服一萬公里的離別。

 

 

 

 

 

 

 

 

9.

 

        夏天快結束了,秋天即將來到。

        我最怕這種時節,因為十幾年前她就是在夏末秋初時到美國。

        那時我深刻體會「愁」字的意義:

        秋入我心,心上有秋,如何不愁?

 

 

        雖然絕口不提出國這件事是那時我和她之間的默契,

        但她應該可以在出國前夕,打個電話跟我說;

        如果說不出口,在MSN留訊息或寫封E-mail給我也行吧?

        再不然,到了美國後再通知我應該也不難。

 

 

        可是她完全斷了音訊,什麼話都沒說、什麼字也沒留。

        過了幾個月,我才接受她離開台灣而且不想再跟我聯絡的殘酷事實。

        接受事實只要花幾個月,撫平傷痛卻要花好幾年。

        搞不好即使過了十幾年,也還是隱隱作痛。

 

 

        就像我現在,想起這段過往,還是會莫名感傷。

        沒想到重逢已半年,這種感傷卻依舊。

 

 

        手機突然響起,她打來的。

        「你現在在做什麼?」她問。

        『感傷。』

        「怎麼了?」

        『拔河時摔得遍體鱗傷。』

        「嗯?」

 

 

        『沒事。』我說,『妳找我?』

        「廢話。」

        『是找我的廢話?還是不找我的廢話?』

        「1。」她說,「有空嗎?」

        『有。』

 

 

        「我在黃金海岸。」她說。

        『我現在過去。』我說,『還是那間白色小屋?』

        「嗯。」

        掛上電話,我趕緊開車出門。

 

 

        今天是星期六,重逢至今她從未在假日時打電話給我。

        所以我有點納悶。

        還沒想出答案時,我已到了那間白色小屋。

        停好車,下車走到海堤上,她依然坐在十公尺外,面向大海。

        我走到她右手邊,坐了下來,陪她一起看海。

 

 

        「視線要稍微往上一點點。」她說。

        『往上一點點?』

        「因為主角是夕陽,不是海。」

        『喔。』我恍然大悟,『所以妳是特地約我出來看夕陽?』

        「嗯。」

 

 

        現在時間還早,大概還要一個半小時太陽才會下山。

        嚴格來說,此時的太陽還不算夕陽。

        但無所謂,即使是日正當中的太陽終會變成夕陽,

        然後一定會下山。

 

 

        想起十幾年前,我們走下海堤坐在沙灘上看夕陽;

        如今是坐在海堤上看夕陽。

        這算進步?還是退步?

        以距離的角度而言,此處離夕陽更遠一點點,算退步;

        但以時間的角度而言,此刻可以看夕陽更久,算進步。

 

 

        「還是要記得更改檔案目錄夾。」她說。

        『嗯?』

        「虛擬的影像檔。」

        『喔。』

        這時才算真正的恍然大悟,原來她又是想讓虛擬的影像檔成真。

        我很感動。

 

 

        在我的虛擬影像檔中,主要有三個畫面:

        遙望雨後的彩虹、坐在海堤上看夕陽和星星。

        如今和她並肩坐在海堤上看夕陽、看星星的畫面都已成真。

        『只剩一起遙望雨後的彩虹。』我說,『不知道何時才有機會?』

 

 

        「其實我們有過機會看雨後的彩虹。」她說。

        『真的嗎?』我很驚訝。

        「就是我半年前打你手機那天,也就是重逢那天。」

        我想起來了,那天她突然打來,第一句話就是:

        你現在可以看到彩虹嗎?

 

 

        『所以妳是因為看到彩虹,才突然跟我聯絡?』我問。

        「嗯。」她點點頭。

        『這理由太奇怪了。』

        「我說過了,就像老天突然下雨,我會當作老天的暗示。」她說,

        「看到雨後的彩虹,也算是老天給的暗示吧。」

 

 

        『如果半年前那通電話,我回答沒有看到彩虹呢?』我說。

        「那我立刻掛電話。」她說。

        『為什麼?』

        「出國前夕,我決定從此不再跟你有任何聯繫。」她說,「只是因為

         看到彩虹,我才打給你。如果你沒看到彩虹,那就算了。」

 

 

        為什麼隔了十四年又五個月後,她會突然聯絡我?

        這問題我其實不太在意。

        如果她失去音訊可以毫無理由,那麼突然聯絡也可以沒有理由。

        如今她給了突然聯絡的「理由」,只是因為看到彩虹。

        那麼失去音訊,是否也有理由?

        如果有,那又是什麼?

 

 

        我真正在意的問題,最想得到解答的是:

        為什麼她會斷了音訊十四年又五個月?

        我無法理解,更無法諒解,至今依然無解。

 

 

        『為什麼看到彩虹是老天的暗示?看到彩虹有那麼重要嗎?』

        「不只是看到彩虹。」她說,「其實我最想的,是一起看彩虹。」

        『為什麼?』

        「你曾說:小蘋。風雨的路會停,然後我們一起看雨後的彩虹。」

        她說,「你還記得嗎?」

 

 

        『記得。』我說。

        「那是你第一次叫我小蘋,我這輩子恐怕都不會忘。」她說,「從此

         我便覺得只要一起看到彩虹,我們風雨的路應該停了。」

 

 

        那是在她補完托福後,回來等待出國的短暫期間裡,

        我對她說過的話。

        已經是十幾年前的事了,現在回想起來算諷刺。

        那時我覺得再遠的離別都不是問題,我有信心可以克服。

        所有因離別所產生的苦痛,都只是將來談笑的話題而已。

        而且我相信風雨的路,會停。

 

 

        現在風雨的路停了嗎?

        或者說,會停嗎?

        我完全沒把握,也沒自信。

 

 

        『為什麼過了十幾年妳才看到彩虹?』我問。

        「我曾經期待看到彩虹。所以期待下雨、期待雨停、期待雨停後天空

         出現彩虹,滿滿的期待。期待能早日和你一起看到彩虹。」她說,

        「但沒多久,就放棄了。」

        『放棄?』

 

 

        「我放棄希望。」她說,「從此每當雨後,不再抬頭看天空。」

        『妳放棄了什麼希望?』

        「跟你在一起的希望。」

        『為什麼放棄?』

        她看了我一眼,欲言又止。

 

 

        「傷心欲絕。」過了一會,她說。

        『妳是因為傷心欲絕,所以完全斷了聯繫?』我很驚訝。

        「算是吧。」

        『發生了什麼事讓妳傷心欲絕?』

        「我不想說。」

 

 

        經過了十幾年,我總算知道為什麼她會突然斷了音訊的原因。

        但卻引發了更大的疑問:為什麼她會傷心欲絕?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讓她傷心欲絕?

 

 

        「雖然不再聯繫,我依然掛念你,只是得強迫自己絕不能聯絡你。」

        她說,「我只是放棄希望,從未斷絕想你的念頭。」

        『我知道。』

        「半年前是在很偶然的機會,毫無心理準備下,突然看到彩虹。」

        她說,「我把這當作老天的暗示,就打電話給你了。」

 

 

        想起重逢那天,下午下過一場雨。

        我早就沒有看彩虹的念頭,因此也沒在意,直到她打電話來。

        從六樓辦公室看向窗外,南面的天空竟然掛著一道朦朧的彩虹。

 

 

        『以後我們還可以一起遙望雨後的彩虹嗎?』我說。

        「或許我們都很想,也都很願意。」她說,「但恐怕不能。」

        『為什麼?』

        「因為我們之間風雨的路,從來沒停。以後可能也不會停。」

        我心頭一震,沒有接話。

 

 

        我和她之間幾乎沒默契可言,但重逢之前的那兩個默契,

        我們竟然當成誓言來遵守,而且從不違背,到現在還是。

        因此我不知道她的狀況,她應該也不清楚我的狀況吧。

        我們像兩隻埋首沙中的鴕鳥,以為不聞不問就沒有風雨;

        然而一旦抬起頭,卻發現風雨依舊。

 

 

        「抬起頭吧。」她說,「夕陽很美。」

        『喔。』原來我剛剛不知不覺低下頭沉思。

        我抬起頭,此時的太陽已經是名符其實的夕陽了,

        又大又圓又是濃濃的橙黃色。

 

 

        「你一向是個聰明又善良的人。」她說,「但有天你會明白,善良比

         聰明更難。聰明是一種天賦,而善良是一種選擇。」

        『為什麼突然說這些?』

        「因為不管你怎麼做,你終究會選擇成為一個善良的人。」她說,

        「所以我知道你不會傷害無辜的人。」

 

 

        『妳知道?』

        「我認識你多久了?」

        『一輩子。』

        「嗯。」她說,「所以我知道。」

        我又陷入沉思,但這次是看著夕陽沉思。

 

 

        天空隱約出現一道細長的白色噴射雲,應該是飛機劃過天空。

        她伸手向天空抓一下,似乎抓住那架飛機,然後低頭閉上眼睛。

        『妳竟然還記得。』我笑了起來。

        「嗯。」她睜開眼睛,也笑了笑。

 

 

        『妳不是說那傳說很幼稚?』

        「但你說了,可以把這傳說當成信仰。」

        『沒錯。』我說,『我是這麼說。』

        「所以你這些年來總共抓了幾顆?」她問。

 

 

        『我記得那年妳從台北回來後,告訴我不用再抓愛爾普蘭星了。』

        我說,『可是妳沒說為什麼不用再抓。』

        「嗯。」她說,「那時覺得你的願望可以實現了,只差你願不願意

         讓它實現而已。」

        『妳那時知道我的願望?』

        「可以猜得出來。」她笑了笑。

 

 

        『後來妳不告而別,我就沒再抓了。』我說。

        「為什麼?」

        『可能跟妳一樣,也是放棄希望了。』

        她沒回話,只看了我一眼,眼神似乎有些不捨。

 

 

        『那年看夕陽時抓了第一顆,妳到台北期間我又抓了幾顆。』我說,

        『所以總共只抓了三、四顆吧。』

        「嗯。」

        『那妳呢?』我問,『妳抓了幾顆?』

        「連同剛剛那顆……」她說,「總共63顆。」

 

 

        『這麼多?』我嚇了一跳。

        「因為這些年來,我還是會抓愛爾普蘭星。」

        『妳不是早就放棄希望了?』

        「嗯。」她說,「但抓完一百顆愛爾普蘭星,是為了完成我的心願。

         而我的心願,只跟你有關,跟我無關。」

        我愣了愣,沒有回話。

 

 

        「所以我雖然早已放棄希望,但仍舊想達成我的心願。」她說。

        『妳的心願只跟我有關?』

        「嗯。我希望你這輩子……」她突然警覺似的閉嘴,然後微微一笑,

        「這心願不能說,不然就不能實現了。」

        我看著她,心裡滿滿的感動,一股暖流流經全身。

 

 

        夕陽下山了,天色漸漸灰暗。

        「明天下午你有空嗎?」她問

        『有。』

        「那下午三點,在我家巷口碰面?」

        『好。』

 

 

        『對了,剛剛妳說:我的願望可以實現了,只差我願不願意讓它實現

         而已。』我說,『我不懂什麼叫:只差我願不願意讓它實現?』

        「嗯……」她拉長了尾音,似乎在猶豫。

 

 

        『妳又不想說了?』

        「明天有機會的話,再看看。」

        『妳的再看看,通常看不到任何東西。』我說。

 

 

        「明天如果可以……」她看著我,「我會說。」

        『還要說妳為什麼傷心欲絕?』

        「你應該知道,我始終有語言表達障礙。」

        『但我可以期待,妳明天突然很有勇氣嗎?』

        「嗯。」她微微一笑,「可以。」

 

 

        這天晚上,我的心情很複雜,有興奮、期待,也有恐慌、不安。

        重逢後除了那次一大早吃早餐外,碰面的時間都在晚上。

        而今天和明天,都是在假日的白天,而且還是連續兩天碰面。

        這讓我很興奮,也期待未來可以保持這樣的頻率。

 

 

        但我也意識到,十幾年前因為她不告而別讓我產生很多問號。

        我曾經埋葬了這些問號,埋得很深很深。

        今天她挖出一些問號,而且給了答案,明天她可能會挖出更多問號。

        每當她挖出一個問號,我會隱隱感覺到當時的痛;

        而她解答後,我除了恍然大悟和震驚外,竟然還是感覺到另一種痛。

        明天的我,可以承受更多嗎?

 

 

        我抱著一堆疑問和很多不安,終於熬到隔天下午三點。

        我提早五分鐘到,她準時抱著一盆綠色植物出現。

        「還記得嗎?」她問。

        『這是舞萩?』我很驚訝。

        「嗯。」她說,「以前那盆在我出國時枯死了,這盆上個月買的。」

 

 

        這株舞萩應該有半公尺高,葉子依然青翠鮮綠。

        也依然是長橢圓形的葉子,和頂端一些細長小葉。

        所有葉子的顏色都很青翠。

        『這株妳試過會跳舞嗎?』我問。

        「有時候會。」她說,「但還是不太明顯。」

 

 

        我們走到附近中學的圍牆邊,找張長椅坐下。

        十幾年前應該也是坐在這裡吧,我不太確定。

        「你唱吧。」她說。

        『啊?』

 

 

        「如果你能讓舞萩跳舞,我就說。」她說。

        『好。一言為定。』

        「反正只要有說就好,不用說太多。」

        『喂。』

        「我盡量鼓起勇氣。」她微微一笑,「知道要唱什麼吧?」

        我點點頭,清了清喉嚨。

 

 

 

            夢後樓台高鎖,酒醒簾幕低垂。

            去年春恨卻來時,落花人獨立,

            微雨燕雙飛。

            記得小蘋初見,兩重心字羅衣。

            琵琶弦上說相思,當時明月在,

            曾照彩雲歸。

 

 

 

        十幾年了,舞萩真的是老朋友,很給面子。

        頂端小葉不停地舞動,舞動軌跡像橢圓形。

        每片小葉轉動180度後便彈回原處,然後繼續起舞。

        唱到「小蘋」時,小葉剛好彈回原處又重新舞動。

        我依然覺得,舞萩對小蘋的反應最熱烈。

 

 

        她又像以前一樣,突然流眼淚,而且淚流不止。

        這是重逢後,第一次看她掉淚。

 

 

        印象中,以前她在我面前哭過三次,其中一次在電話中哭。

        那時她在電話那頭哭,很明顯的哭聲。

        彷彿她打電話給我,只是為了哭給我聽。

        那通電話結束在哭泣與手機的電力耗盡中。

 

 

        剩下的兩次,她在我面前哭。

        一次也是因為舞萩,另一次則在M棟側門水池邊。

        她哭的時候通常是專心的哭,也就是不會邊哭邊說話。

        不過在M棟側門水池邊那次,她哭得好傷心,邊哭邊試著說話,

        但一句話都沒辦法說完。

 

 

        當她哭時不會靠近我,我也不敢抱著她。

        我總是靜靜陪著她,看她哭、聽她哭,等她哭完。

        我從不會說出:別哭、不哭了之類的話。

        因為我希望她哭出來,我覺得她需要哭出來。

 

 

        現在的她,應該不可能在電話中哭了。

        而這次在我面前哭完後,我也希望她以後不會在我面前哭了。

        我希望她是因為從此不再需要哭,

        而不是哭不出來或是不想哭給人聽。

        我衷心希望,今後她不需要再哭了。

 

 

        我有好多的「希望」,我應該要抓愛爾普蘭星,許下這種願望。

        像她一樣,我的願望也可以只跟她有關,跟我無關。

        或許抓下一百顆愛爾普蘭星後,她就不需要再哭了。

 

 

        「好了。」她終於止住眼淚。

        『妳不是因為難過而哭吧?』我問。

        「不是。」她搖搖頭,「應該算是一種感動。」

        『沒想到我歌唱得那麼好,竟然讓妳感動到哭?』

        「神經病。」她瞪我一眼。

        嗯,她應該走出流淚的情緒了。

 

 

        『妳為什麼老是挑晏幾道的〈臨江仙〉?』我問,『一般不是都唱

         流行歌曲嗎?』

        「我是小蘋呀。」她說,「你不覺得這是可以代表我的詞?」

        『沒錯。』我笑了笑。

        「其實最大的原因,是我想聽你叫我小蘋。」

 

 

        十幾年前,我不曾用小蘋、秋蘋、林秋蘋等專有名詞叫過她。

        直到看到舞萩後,才決定以後叫她小蘋。

        只可惜沒多久她就出國了,我只叫過她幾次小蘋。

        而重逢至今,一次都沒叫過。

 

 

        『為什麼想聽我叫你小蘋?』我問。

        「會感覺很親近。」

        『喔。』

        「你只會喔。」她又瞪我一眼。

 

 

        『我不只會喔,我還會唱〈臨江仙〉。』

        「這我真的非常訝異,我以為你應該不會唱。」

        『既然覺得我不會唱,幹嘛一定要我唱這首?』

        「因為我真的……」她遲疑一會,「很想聽你叫我小蘋。」

 

 

        『小蘋。』我問,『妳好像都會因為舞萩而流眼淚?』

        她愣了愣,沒有回話。

        『叫小蘋沒錯吧?』我說,『還是要叫小蘋果?那首歌很紅耶。』

        「你敢叫我小蘋果試試看。」她嘴角揚起,閃電般笑了一下。

        『我不敢。』我也笑了。

 

 

        『妳為什麼會因為舞萩而流眼淚?』我又問。

        「我一直覺得或許我像舞萩一樣,有一個不為人知的感官,而這感官

         只會針對特定的人有反應。」她說,「而你就是那個特定的人。」

        『是嗎?』

        「起碼我相信是。」她點點頭,「當舞萩舞動時,我所有緊閉的心門

         都打開了。只有你的聲音,能讓她開門,然後舞動。」

 

 

        『所以妳十幾年前那次流眼淚,也是因為這樣?』

        「嗯。」她說,「那時我很感動,也很確定只有你。」

        『只有我?』

        「只有你,才是那個特定的人。」她說,「也只有你,才能打開我

         緊閉的心門。」

        我看著她,她的眼神很堅定,似乎充滿決心和勇氣。

 

 

        「所以我做了個決定。」她說。

        『妳決定了什麼?』

        「我……」她欲言又止。

        『舞萩都跳舞了,妳應該也要有勇氣。』

        她看了我一眼,然後點了點頭。

 

 

        「其實林志玲有嫁給吳宗憲。」她說。

        『嗯?』

        剛聽到時覺得莫名其妙,正想追問時,

        腦子裡彷彿轟隆一聲響起雷。

 

 

        突然想起那年天色灰暗的M棟側門水池邊,她說的話:

        「我主動跟他分手的機率,大概和林志玲嫁給吳宗憲的機率一樣。」

        那林志玲有嫁給吳宗憲……

 

 

        我心緒如潮,洶湧澎湃。

        張大嘴巴,久久說不出話來。

 

 

創作者介紹
jht

jht-痞子蔡的BLOG

jh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