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字版,麥田出版社 2008年1月20日 二版,jht痞子蔡作品007)






繁體字版:
紅色出版社,2005年9月25日初版










簡體字版:
新星出版社,2005年9月第一版


孔雀森林(簡)
簡體字版:萬卷出版社,2008年10月第一版(蔡智恒文集)




這本書裡的心理測驗,不是我發明的,事實上它已經存在好一段時間了。
但版本倒是有好幾種,常見的有:
1. 你最先放棄哪種動物?然後依序放棄哪種動物?
2. 如果世界末日來臨,你只能帶一種動物離開,你帶哪種?
3. 世界發生大洪水,你只能帶一種動物上諾亞方舟,你帶哪種?


2、3的問法下,動物的代表意義都差不多。
有的版本甚至有鹿、大象和猴子等。
不過這並不是一本分析心理測驗精度的小說,所以不必太執著。


心理測驗到底準不準?
第一個觀念是「準」的定義。
如果你預測明天會下雨 100 mm,結果只下了 60 mm。準嗎?
有人覺得你預測會下雨,結果真的下,那當然準。
有人卻覺得雨量只估到六成,不算準。


第二個觀念是能否由自身經驗判別準不準。
換句話說,如果心理測驗對你不準,可否說它不準?
又如果對你及你身邊的朋友準,可否能斷定它準?


再舉一個大家常碰到的問題:星座。
如果星座書上說天蠍座的人會長痔瘡,但你沒有,所以星座不準?
你有沒有想過其實可能是星座學家或星座書籍不對,而非星座不準?
就像你們班上考數學,有人拿到90分,有人只拿20分。
你會不會指著20分的考卷說:數學不準?
沒錯,你一定會認為關數學屁事,是那人自己考不好。


會不會星座或心理測驗也像數學一樣,它其實是對的,
只是研究它的人能力不夠?
畢竟面對知識的浩瀚大海,我們都只是在沙灘嬉戲的小孩。
所謂的「誤解」,通常來自於不夠了解。
面對科學無法或難以解釋的東西,只要有正確的態度即可。
嗤之以鼻或盲目相信都不算是正確的態度。


念初中時,曾有同學問過我一個心理測驗。
「早上起床後想吃蛋,你會希望看到:1炒蛋、2水煮蛋、3荷包蛋?」
答案揭曉:回答1表示你是白癡;2是笨蛋;3是神經病。


或許你會發現,當你準備回答一個心理測驗時,
你已經被迫歸屬於各種答案所代表的人,雖然你可能什麼都不是。
更有甚者,有些心理測驗只是童年不快樂或心靈受創傷的人,
想證明自己不是世界上唯一悲慘的人所玩的遊戲而已。


好,讓我們平心靜氣,回到《孔雀森林》。
原先的設定,就是要以那個心理測驗中唯一的負面選項作主角。
沒錯,那就是代表金錢的孔雀。
大家的想法都一樣,我們不會覺得自尊或自由是負面,
而金錢這種東西,當然不能當作最重要的價值觀。
看來我們都被教育得很好。


念研究所時,有次朋友聚會聊天也提及《孔雀森林》中的心理測驗。
答案揭曉時,選孔雀的人照例被訕笑一番。
事後我問他選孔雀的理由是什麼?
「這些動物中,孔雀最沒有謀生能力。我不選牠,牠會活不下去的。」
他的語氣很平淡,神情也很輕鬆。
即使孔雀的象徵意義是絕世大淫魔他也無所謂,他只是想讓孔雀存活。


人們努力找尋某些框架以便套在各式各樣的人身上,
似乎這麼做可以幫助了解人、分類人,讓深奧的東西擁有表面上的定義。
被套上框架的人,如果不喜歡這框架,往往用盡一切力量掙脫。
其實這算白費力氣,因為去了一個框架,還會再來另一個新的框架。
直到套上一個喜歡的框架為止。


但有些人卻能自外於這些框架,簡單輕鬆地活著。
他們從不試著扭轉別人的刻板印象或定義,因為他們是為自己而活,
不是為了改變別人無聊的想法而活。
我們都在追尋自我,尋求自我價值的肯定。
重點不在於別人怎麼看你,而在於你怎麼看你自己?


有一部日劇叫《愛沒有明天》(鈴木保奈美、三上博史主演),
劇中也出現這個心理測驗。
裡面選孔雀的人當然是反派,選羊的自然是主角。
我們到底被附予了何種權利去斷定選孔雀的人一定壞呢?


西方的魔鬼撒旦有一句名言:「虛榮是人類的原罪。」
只是虛榮對每個人的意義並不一樣,可能是金錢、權勢、地位、名聲等。
面對金錢的誘惑絲毫不為所動,未必較高尚,可能只因為他要的是權勢。
在撒旦的眼中,他和視財如命的人並無區別。
正如《孔雀森林》第七章的標題:只是選擇而已。


《孔雀森林》在2005年9月初版,距今兩年多。
我曾寫了篇序,說明原本篇名只叫《孔雀》;
也說明這部小說仍將因為痞子蔡這三個字而被視為愛情小說。
有人甚至認為應該叫「純愛小說」。


常有人問我:為什麼你總是寫純愛小說?
犀利一點的,甚至會問:你已30好幾,還寫純愛不覺得矯情嗎?
會這樣問的人,大概不知道安徒生70歲時還在寫童話故事吧。
我可從未聽過有人說安徒生到老還在裝可愛。
更何況「純」這個字是多餘的,因為愛情這東西本來就純。
所有複雜的東西不是愛情的本身,而是圍繞在愛情周圍的東西。
就像男人就是男人,你不會說成:不是女人的男人。
「不是女人」是贅詞,基本上沒有意義。


所以不管我認不認同,《孔雀森林》還是會被歸類為愛情小說。
如果你問我:會不會想擺脫這個框架?
答案就在離此句533個字之前的那段敘述。


即使《孔雀森林》是愛情小說,也無所謂。
因為小說中選羊的非但不是主角,甚至還有那麼一點反派的味道。
以這點而言,《孔雀森林》算是帶點創新意味的愛情小說。
所以不管它算不算愛情小說,作者都有賺頭。


至於那個心理測驗中,我的選擇是什麼?
答案就是書末出現的三流作家的選擇。
因為我不忍只帶一種動物離開,於是不離開森林。
後來有人告訴我這種答案很自私。
憑什麼可以因為自己的不忍而斷了五種動物的生路呢?
本來牠們之中是可以有一種動物能夠繼續生存的啊。


我想想也對。
不過每個人在做選擇的當下,都有各自的理由,也很單純。
但做了選擇之後,別人怎麼看待你,那就複雜了。
就像蔡智淵自以為是善意的將錯就錯對待劉瑋亭,
但劉瑋亭卻覺得這是同情,對選老虎的她而言是種侮辱。
人的想法很複雜,所以我們只好盡量簡單。


書中Martini先生的六年之約,是真實故事。
「右邊的石頭」是我的比喻。
我認為在每個人心中,或多或少都有一塊,甚至好幾塊。
你可以試著面對自己,回想自己的生命歷程,
你就會知道你的石頭在哪了。


至於寄錯的情書,也許有人會覺得很扯。
但不好意思,這還真的發生過。
大三時我曾經幫班上同學寫過情書,代價是他得承認我很帥。
他告訴我,他喜歡上課時坐在他左手邊的外系女孩。
我費了很大的力氣查出女孩的科系和姓名,然後幫他寄了情書。
結果情書奏效了。


但他們第一次見面後,他卻告訴我,他喜歡的是右手邊的女孩。
「你在耍寶嗎?」我說。
「我上次由於緊張,所以說錯了。不是左手邊,而是右手邊。」他說。
「那怎麼辦?」
「左手邊的女孩也不錯啊。」他傻笑。


左手邊的女孩是自行車校隊選手,體力很好。
每當他們見面,總是先走一段長長的路(約走一個小時),再坐下來。
結束時也要走另一段長長的路。
雖然他們最終沒成為一對情侶,但維持好朋友的關係長達數年。
重點是,這段情誼讓他們的身體更健康。


簡單說到這(其實很囉唆),如果有沒說到而你感興趣的,請告訴我。
謝謝,再聯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ht 的頭像
jht

jht-痞子蔡的BLOG

jh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