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換》 2016.11.01 麥田出版社 初版


3.


早上漱洗完、用過早飯後,先在教室聽課。
有個對長城很有研究的學者,要來跟我們講述長城的種種。
他還拿出一塊巴掌大的長城小碎磚,要同學們試試它的硬度。
「可用你身上任何部位,弄碎了有賞。」他笑說。
這小碎磚傳到我手上時,我跟學弟說:『來,頭借我。』
「你要豬頭幹嘛?」學弟回答。


我不想理他。
雙手握緊碎磚,使盡吃奶力氣,幻想自己是《七龍珠》裡的悟空,
口中還啊啊啊啊啊叫著,準備變身成超級賽亞人。
『碎了。』我說。
「真碎了?」暖暖很驚訝。
『我的手指頭碎了。』
這次輪到暖暖不想理我。


十點左右上完課,老師們意味深長地讓大家準備一下,要去爬長城了。
記得昨晚老師千叮嚀萬囑咐要穿好走的鞋、女同學別發浪穿啥高跟鞋、
帶瓶水、別把垃圾留在長城、誰敢在長城磚上簽名誰就死定了等等。
『還要準備什麼?』我很好奇問暖暖:『難道要打領帶?』
「我估計是要大家做好心理準備,免得樂暈了。」暖暖說。
我想想也有道理。
當初會參加這次夏令營活動,有一大半是衝著長城的面子。


要爬的是八達嶺長城,距離北京只約七十公里,有高速公路可以直達。
萬一古代的騎兵越過八達嶺長城,要不了多久不就可以兵臨北京城下?
正在為北京捏把冷汗時,忽然車內一陣騷動。
我轉頭望向窗外,被眼前的景物震懾住了。
『這……』我有點結巴。
「這是居庸關。」暖暖說。


居庸關兩側高山如刀劍般聳立,中為峽谷,居庸關關城即位於峽谷正中。
地勢險峻,扼北京咽喉,難怪《呂氏春秋》提到:天下九塞,居庸其一。
居庸關不僅雄偉,而且風景宜人,兩側山巒疊翠,湛綠溪水中流。
很難想像軍事要塞兼具壯觀與秀麗。


『看來北京可以喘口氣了。』我說。
「你說啥?」暖暖問。
『越過八達嶺長城的騎兵看到居庸關,一定會下馬欣賞這美景。』我說,
『感慨美景之際,也許突然頓悟,覺得人生苦短,打打殺殺太無聊,於是
 撥轉馬頭又回去也說不定。』
暖暖睜大眼睛看著我,沒有說話。
『別擔心。』我對著暖暖笑了笑,『北京安全了。』
「早叫你做好心理準備了。」暖暖瞪我一眼,「現在卻一個勁兒瞎說。」


過了居庸關,沒多久便到八達嶺長城。看了看錶,還不到11點半。
老師們說先簡單吃碗炸醬麵填填肚子,吃飽了好上路。
(吃飽了好上路這句話聽起來很怪,要被砍頭的犯人最後都會聽到這句)
吃炸醬麵時高亮打開話匣子,他說小時候母親常常煮一大鍋炸醬,
只要舀幾勺炸醬到麵條裡,攪拌一下,唏哩呼嚕就一碗,一餐就解決了。
「平時就這麼吃。」他說。
我突然想到從下飛機到現在,一粒白米也沒看到,更別說白米飯了。
地理課本上說:南人食米、北人食麥,古人誠不我欺也。


搭上通往南四樓的南索道,纜車啟動瞬間,暖暖笑了。
她轉過身,跪在椅子上,朝窗外望去,猛揮揮手,口中還唸唸有詞。
『坐好。』我說。
「初次見面,總得跟長城打聲招呼,說聲您辛苦了。」暖暖說。
『妳……』
「長城我也是第一次爬。」
『早叫妳做好心理準備了。』我說,「現在卻一個勁兒瞎說。」
「你才瞎說呢。」暖暖又轉身坐好。


下了纜車,老師們簡短交代要量力而為、不要逞強、記得在烽火台碰頭。
我向遠處看,長城蜿蜒於山脊之上,像一條待飛的巨龍,隨時準備破空。
往左右一看,兩側城牆高度不一、形狀也不同。
高亮說呈鋸齒狀凹凸的叫堞牆,高約一米七,剛好遮住守城者,這是抵禦
外敵用的,堞牆有巡邏時瞭望的垛口,垛口下有可供射箭的方形小孔;
矮的一側只約一米高,叫宇牆,就像一般的矮牆。


「宇牆做啥用的?」暖暖問。
『巡邏累了,可以坐著歇會。』我說。
「別瞎說。」暖暖說。
「人馬在城上行走,萬一摔下城了可糟,這宇牆是保護用的。」高亮說,
「而且宇牆每隔一段距離便有道券門,門裡有石階讓士兵登城下城。」
我用尊敬的眼神看著高亮,「來北京後,我沒事就來爬長城。」他說。


我們一路往北爬,坡度陡的地段還有鐵欄杆供人扶著上下坡。
順著垛口向外看,盡是重疊的山、乾枯的樹、雜亂的草,構成一片荒涼。
每隔幾百公尺就有方形城台,兩層的叫敵樓,上層用來瞭望或攻擊,
下層讓士兵休息或存放武器;一層的叫城台,四周有垛口供巡邏與攻擊。
高亮說現在叫的南四、南三、北三、北四樓等,都是敵樓。
「我們要爬到八達嶺長城海拔最高的北八樓。」他說。


暖暖畢竟是女孩子,體力較差,偶爾停下腳步扶著欄杆喘口氣。
有時風吹得她搖搖晃晃,高亮說這裡是風口,風特大。
「如果是秋冬之際,風特強、天特冷。那時爬長城特有感受。」他說。
我們現在一身輕裝,頂多帶瓶水,還得靠欄杆幫我們上上下下;
而古代守城將士卻是一身盔甲、手持兵器,頂著狂風在這跑上跑下。
每天望向關外的荒涼,除同袍外看不見半個人,該是何等孤獨與寂寞。
想看到人又怕看到人,因為一旦看到人影,可能意味著戰事的開端,
這又是怎樣的矛盾心情?


『如果……』
「如果世上的男女都能以純真的心對待彼此,」暖暖打斷我,接著說:
「到那時長城就可以含笑而塌了。你是不是想這樣說?」
『嘿。』我笑了笑,『妳休息夠了?』
「嗯。」暖暖點點頭。


高亮體力好,總是拿著一台像砲似的照相機東拍西拍,不曾歇腿。
我和暖暖每到一座敵樓便坐下來歇息喝口水,四處張望。
城牆上常看見遊客題上「到此一遊」,台灣的風景名勝也常見到此一遊。
看來《西遊記》裡的孫悟空真是害人不淺。
記得大學時去過的民雄鬼屋,那裡竟然也到處被寫上到此一遊。
有的同學比較狠,簽下到此一遊後,還順便寫上老師的地址和聯絡電話。
「看你還敢不敢隨便當人。」寫完後,他說。


我起身看看牆上還題些什麼字。
「我到長城是好漢!」
這個俗,搞不好有八千塊磚上這樣寫。
「我要學長城堅強屹立千年!」
堅強是好事,但要有公德心。沒公德心而屹立千年,就叫禍害遺千年。
「小紅!我對妳綿延的愛就像長城!」
被愛沖昏頭所做的糊塗事,可以理解。小紅幫個忙,甩了他吧。
「我的XX比長城長!」
『馬的!』我不禁脫口而出。


『咳咳……』瞥見暖暖正瞧著我,臉上一紅,『我失態了。』
「沒事。」暖暖說,「你罵得好。」
『我還可以罵得更難聽喔。』
「罵來聽聽。」
我張開嘴巴,始終吐不出話,最後說:『我們還是繼續上路吧。』


再往上爬了一會,終於來到烽火台,這裡地勢既高且險、視野又開闊,
如此才能達到燃放煙火示警的目的。
大約有二十多個學生已經坐著聊天,徐馳看見我便說:
「老蔡,您的腿還是自個兒的嗎?」
經他一說,我才發覺腿有些軟。


四個老師到了三個,北京李老師特地壓後,他到了表示全都到了。
過了十幾分鐘,李老師終於到了。
他喘口氣,點齊了人數,清了清喉嚨後,開口說:


大家都聽過「不到長城非好漢」,但一定得爬長城來證明自己是好漢嗎?你試試挑座險要的山,從山腳登上頂,誰敢說你不是好漢?或者你繞著北京走上一圈,中途不歇息不叫救護車不哭爹喊娘,這不是好漢嗎?爬長城的目的不只在證明自己是好漢,看看腳下,你正踏著歷史的動脈。有了長城,秦國才能騰出手來滅六國、統一中原;若沒長城,歷史完全變了樣。你常在書上讀到詠嘆長城和邊塞將士的詩詞,那是文學的美;你今天爬上一遭,對文學的美更有深刻感受,同時你也能感受歷史的真。歷史就是人類走過千年所留下的腳印,你現在的腳印將來也會成歷史啊。看看四周,地勢越險要,越彰顯長城的雄偉,長城若建在平原上,那不就一道牆唄。人生也一樣,越是困頓波折,越能彰顯你的價值,越能激勵你向上,瞭解這層道理,你才是真好漢。


他說完後大夥拍拍手,李老師確實說得好。但是,太感性了吧?
北京張老師站起身,也清了清喉嚨說:
「我們待會一起在烽火台下合個影。合影的同時,希望同學們在心裡默默
 祈禱:但願烽火台永遠不再燃起狼煙。」
現在是怎樣?感性還會傳染喔。


張老師請台灣的周老師也說些話,周老師緩緩起身,環顧四周,說:
「常聽人說:這就是歷史。這句話別有深意。我們都知道『這』的英文叫
 this,音唸起來像『歷史』,因此this is歷史的意思是……」
他抬起頭,望著遠方,說:「這就是歷史。」
他說完後,我不支倒地。
烽火台即使燃起狼煙,聽你一說,大概也全滅了。


最後是台灣的吳老師,他只淡淡地說:
「同學們心裡一定有很多感受,不吐不快。這樣吧,今晚睡覺前,每人交
 五百字爬長城的心得報告給我。」
我一聽便從地上彈起身,周遭一片哀嚎。
「我是開玩笑的。」他哈哈大笑,「待會還要爬,先給你們一點刺激。」


『沒事開什麼玩笑嘛。』我鼻子哼了一聲。
「那你呢?」暖暖問,「你又有什麼感受?」
『我……』
「你是不是又想說索道長、長城更長,連中飯吃的麵條都比台灣長,總之
 就是一個長字?」
我笑了笑,沒有回答。搞不好還真讓她說中了。


大夥圍在一起準備拍照時,台灣吳老師又說:
「大家把身分證拿出來擺在胸口拍照,這樣才酷。」
現在是拍通緝犯的照片嗎?
我偷瞄身旁暖暖手中的證件,她倒是大方轉頭細看我的證件。
我乾脆把我的證件給她,她笑了笑,也把她的證件給我。
暖暖的證件是淡藍色的底浮著白色中國地圖,還有一欄標示著「漢族」。
「繼續上路。」拍完照後,北京張老師說。


才爬了不久,看到城牆的盡頭是山壁,沒路了。
『這裡是孟姜女哭倒長城的地方嗎?』
「不是。」暖暖右手朝東邊指,「是在長城入海處,山海關那兒。」
『是嗎?』
「山海關城東有個望夫石村,村北有座鳳凰山,孟姜女廟就在那。廟後頭
 有塊大石,叫望夫石。石上有坑,是孟姜女登石望夫的足跡。」
『妳去過?』
「我聽說的。」
『妳怎麼常聽說?』
「我耳朵好。」暖暖笑了笑。


暖暖索性坐了下來,向我招招手,我便坐在她身旁。
「孟姜女廟東南方的渤海海面上,並立著高低兩塊礁石,高的豎立像碑、
 低的躺下像墳,傳說那就是孟姜女的墳墓。」頓了頓,暖暖又說:
「不管海水多大,永遠不會淹沒那座墳。」
暖暖說故事的語調很柔緩,會讓人不想插嘴去破壞氣氛。
「挺美吧?」過了一會,暖暖說。
『嗯。』我點點頭。
眼角瞥見暖暖微揚起頭,閉上雙眼,神情和姿態都很放鬆。


背後傳來咳咳兩聲,我和暖暖同時回過頭,看見高亮站在我們身後。
「不好意思,打擾您們了。」他說,「其實孟姜女傳說的破綻挺多的。」
『喔?』我站起身。
「其一,孟姜女跟秦始皇根本不是同一時代的人,秦始皇得連著叫孟姜女
 好幾聲姑奶奶,恐怕還不止。其二,秦始皇和其先祖們所修築的長城,
 可從未到達山海關。」
高亮說得很篤定。


我相信高亮說的是史實。
但在「真」與「美」的孟姜女之間,如果她們硬要衝突打架只剩一個時,
我寧可讓美的孟姜女住進我心裡。
畢竟我已經領悟到歷史的「真」,就讓我保留孟姜女的「美」吧。


聽到唉唷一聲,原來是暖暖想起身結果又一屁股坐地上。
「腿有些軟。」暖暖笑了起來。
『我幫妳。』我伸出右手。
暖暖也伸出右手跟我握著,我順勢一拉,她便站起身,拍拍褲管。
「有條便道。」高亮往旁一指,「從那兒繞過去,就可以繼續爬了。」


高亮帶著我和暖暖從便道走上長城,「就快到了。」他總是這麼說。
看到不遠處有座敵樓,心想又可以歇會了。
「終於到北七樓了。」高亮說。
『北七?』我說,『你確定這叫北七嗎?』
「是啊。」高亮說,「下個樓就是終點,北八樓。」
『暖暖!』我大叫一聲。
「我就在你身旁,」暖暖說,「你咋呼啥?」
『快,這是妳的樓,妳得在這單獨照張相。』
暖暖和高亮似乎都一頭霧水。


我不斷催促著,暖暖說:「他的相機挺專業的,別浪費膠片。」
「膠片這東西和青春一樣,本來就是用來浪費的。」高亮笑了笑。
喔?高亮說的話也挺深奧的。
高亮舉起鏡頭要暖暖擺姿勢,暖暖見我賊溜溜的眼神,指著我說:
「你轉過身,不許看。」
我轉過身,高亮按下快門,然後說:「老蔡,你也來一張?」
『不。』我搖搖頭,『這個樓只能用來形容暖暖。』


向前遠望,北八樓孤伶伶立在半空中,看似遙不可及。
好像老天伸出手抓住北八樓上天,於是通往北八樓的路便跟著往上直衝。
坡度越走越陡、城寬越走越窄,牆磚似乎也更厚重。
「這段路俗稱好漢坡。」高亮說,「老蔡,加把勁。」
我快飆淚了。
大凡叫好漢坡的地方,都是擺明折磨人卻不必負責的地方。
大學時爬過阿里山的好漢坡,爬到後來真的變成四條腿趴在地上爬。


我讓暖暖在我前頭爬,這樣萬一她滑下來我還可以接住。
「學長,我在你後面。」我轉頭看見學弟,但我連打招呼的力氣也沒。
他右手拉著王克的手往上爬,左手還朝我比個V。
「我有點恐高,所以……」王克似乎很不好意思,淡淡地說。
沒想到這小子精神這麼好,還可以拉著姑娘的小手,這讓我很不爽。
「別放屁喔,學長。」學弟又說,「我躲不掉。」
如果不是……我沒力氣……罵人……王克又在……我一定罵你……豬頭。
我一定累斃了,連在心裡OS都會喘。


暖暖似乎也不行了,停下腳步喘氣。
『暖暖。』我說,『告訴你一個好消息。』
「啥?」暖暖回頭。
『妳知道台灣話白痴怎麼說?』
「咋說?」
『就是北七。』
「你……」暖暖睜大眼睛手指著我。
『要報仇上去再說。』


暖暖化悲憤為力量,一鼓作氣。快到了……快到了……
終於到了。
暖暖沒力氣罵我,癱坐在地上。我連坐下的力氣也沒。
王克一個勁兒向學弟道謝,學弟只是傻笑。
「別放在心上。」學弟對她說,「我常常牽老婆婆的手過馬路。」
混蛋,連老婆婆那充滿智慧痕跡的手都不放過。


北八樓的景色更蕭瑟了,人站在這裡更感孤獨。
我心想駐守在這裡的士兵怎麼吃飯?大概不會有人送飯上來。
走下去吃飯時,一想到吃飽後還得爬這麼一段上來,胃口應該不會好。
也許久而久之,就不下去吃飯了。
這太令人感傷了。


壓後的北京李老師終於也上來了,「還行嗎?」他笑著問。
「癱了。」一堆同學慘叫。
「領悟到唐朝詩人高適寫的『倚劍欲誰語,關河空鬱紆』了嗎?」他問。
「多麼痛的領悟。」有個台灣學生這麼回答。
「這就是歷史。」台灣周老師說,「大家說是不是?」
這次沒人再有力氣回答了。
「精神點,各位好漢。」北京張老師拿起相機,「咱們全體在這合個影,
 希望同學們在心裡默唸:我是愛好和平的好漢。」


拍照時台灣吳老師叫學弟躺在地上裝死,再叫四個學生分別抓著他四肢,
抬起學弟當作畫面背景。真難為他還有心情搞笑。
我們從這裡坐北索道下城,在纜車上我覺得好睏。
下了索道,上了車,沒多久我就睡著了。


暖暖搖醒我,睜開眼一看,大家正在下車,我也起身。
天色已暗了,我感覺朦朦朧朧,下車時腳步還有些踉蹌。
「先去洗把臉,精神精神。」北京李老師說,「我看咱們今晚別出去了,
 就在學校的食堂裡吃。」
『在池塘裡吃?』我問暖暖,『我們變烏龜了嗎?』
「看著我的嘴。」暖暖一字一字說,「食——堂。」
原來是在學校的餐廳裡吃,這樣挺好,不用再奔波。


用冷水洗完臉後,總算有點精神。走進餐廳,竟然看到白米飯。
嗨,幾天沒見了,你依然那麼白,真是令人感動。
待會如果吃少了,你別介意,這不是你的問題,是我太累。
咦?你似乎變乾了,以後記得進電鍋時要多喝些水喔。
「咋喃喃自語?」暖暖端著餐盤站在我面前,「還沒清醒嗎?」
『醒了啊。』
「你確定?」暖暖放下餐盤,坐我對面。


『我知道妳叫暖暖、黑龍江人、來北京唸書、喜歡充內行、耳朵很好所以
 常聽說。這樣算清醒了吧?』
「你還忘了一件事。」
『哪件事?』
「我想去暖暖。」
『我又睏了。』
我趴在桌上裝睡。趴了一會,沒聽見暖暖的反應。


一直趴著也不是辦法,慢慢直起身,偷偷拿起碗筷。
「腿酸嗎?」暖暖說。
『嗯。』我點點頭,『妳也是嗎?』
「那當然。爬了一天長城,難不成腿還會甜嗎?」
『妳的幽默感挺深奧的。』
「會嗎?」
『我看過一部電影,男女主角在椰子樹下避雨,突然樹上掉下一顆椰子,
 男的說:是椰子耶!女的回說:從椰子樹上掉下來的當然是椰子,難道
 還會是芭樂嗎?』我笑了笑,『妳的幽默感跟女主角好像同一門派。』


「你愛看電影?」暖暖問。
『嗯。』我點點頭,『什麼類型都看,但文藝片很少看。』
「咋說?」
『有次看到一部文藝片,裡面武松很深情的對著潘金蓮說:妳在我心中,
 永遠是青草地的小黃花。』我吃吃亂笑,『那瞬間,我崩潰了。』
「幹啥這樣笑?」
『我那時就這樣笑,結果周遭投射來的目光好冰。從此不太敢看文藝片,
 怕又聽到這種經典對白。』
說完後,我又劈里啪啦一陣亂笑,不能自已。
「笑完了?」暖暖說,「嘴不酸嗎?」
『唉。』我收起笑聲,說:『真是餘悸猶存。』


我突然發覺跟暖暖在一起時,我變得健談了。
這有兩種可能,一是她會讓我不由自主想說很多話;
二是我容易感受到她的聆聽,於是越講越多。
以現在而言,她看來相當疲憊,卻打起精神聽我說些無聊的話。
「真累了。」她低頭看著餐盤,「吃不完,咋辦?」
『吃不完,』我說,『兜著走。』
「這句話不是這樣用的。」
『在台灣就這麼用。』我嘿嘿笑了兩聲。


我和暖暖走出食堂,走了幾步,我突然停下腳步。
『啊?差點忘了。』我說。
「忘了啥?」
『我才是北七。』我指著鼻子,『在長城跟妳開個玩笑,別介意。』
暖暖想了一下,終於笑出聲,說:「以後別用我聽不懂的台灣話罵人。」
『是。』我說,『要罵妳一定用普通話罵,這樣妳才聽得懂。』
「喂。」
『開玩笑的。』


經過教室,發現大多數的同學都在裡面,教室充滿笑聲。
有的聊天;有的展示今天在長城買的紀念品;有的在看數位相機的圖檔。
我和暖暖也加入他們,徐馳朝我說:「老蔡,我偷拍了你一張。」
湊近一看,原來是我在烽火台上不支倒地的相片。
「你這次咋沒比V?」暖暖說。
『妳真是見樹不見林。』我說,『我的雙腳大開,不就構成了V字?』
我很得意哈哈大笑,笑聲未歇,眼角瞥見學弟和王克坐在教室角落。
我很好奇便走過去。


王克正低頭畫畫,學弟坐她對面,也低頭看她畫畫。
我在兩人之間插進頭,三個人的頭剛好形成正三角形。
那是張素描,蜿蜒於山脊的長城像條龍,遊長城的人潮點綴成龍的鱗片。
『畫得很棒啊。』我發出感嘆。
王克抬起頭,靦腆地朝我笑了笑。
「學長。」學弟也抬起頭,神秘兮兮地說:「很亮。」
『OK。』我朝他點點頭,『我了解。』


轉身欲離去時,發現王克的眼神有些困惑。
『學弟的意思是說我是你們的電燈泡啦。』我對著王克說,
『所謂的電燈泡就是……』
「學長!」學弟有些氣急敗壞。
王克聽懂了,臉上有些尷尬,又低頭作畫。
我帶著滿足的笑容離開。


「你這人賊壞。」暖暖說。
『賊壞?』我說,『什麼意思?』
「賊在東北話裡面,是很、非常的意思。」
『喔。』我恍然大悟,『暖暖,妳這人賊靚。這樣說行嗎?』
「說法沒問題,」暖暖笑出聲,「但形容我並不貼切。」
『既然不貼切,幹嘛笑那麼開心?』
「涼涼!」暖暖叫了一聲。
我趕緊溜到徐馳旁邊假裝忙碌。


大夥在教室裡聊到很晚,直到老師們進來趕人。
回到寢室,一跳上床,眼皮就重了。
「老蔡,下次你來北京,我帶你去爬司馬台長城。」高亮說。
高亮說那是野長城,遊客很少,而且多數是老外。
他又說司馬台長城更為雄奇險峻,是探險家的天堂等等。
我記不清了,因為他講到一半我就睡著了,睡著的人是不長記性的。


jh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4) 人氣()


留言列表 (34)

發表留言
  • 呆呆的雙魚
  • 我是第一個

    你的書我可是都買齊的呢
    改版?
    在買一次呵呵
    請你繼續堅持和加油
  • deadfish
  • 未看先留言

    什么時候寫澳門呢..
    期待ing..
  • jackcui_xt
  • 屏幕有点太亮。。

    看着中间那块,特别是两人坐下休息感觉好像是明菁和蔡虫,哈哈。好怀念阿
    期待下文。
    屏幕有点太亮。。
  • oo
  • 今天我是第四个,哈哈
  • 孤牆
  • 裝熟

    學長(稍微裝熟一下)
    看您的文章是我在一天一身滿滿的疲憊後最好的補給品,讓我卸下在學校臉上僵硬的撲克臉,得到繼續出發的能量

    希望學長繼續加油
    帶給大家更多的悸動
  • 开心
  • 心情暖暖

    东北现在开始凉凉了喔!呵呵.^_^
  • 悄悄話
  • Bloodhoof
  • 名次越来越前面了

    痞子,加油啊
    即使上课去也要坚持每天贴一篇哦
    你知道我们已经等了很久了……
  • 罗衣无伤
  • 我也靠前了,期待期待后續
  • 銀次郎
  • 不知道為什麼,許多人會把故事套入"第"
    或是"懈"當中,但我卻寧願將它當做新的
    事件來看,而不想陷入前作的迷思,且沒
    看到最後,我也不想對暖暖做過多的期待,全都看痞大能將我們這些"看故事"的
    人帶到什麼境界去呢??您說是吧。
  • 榕
  •  好看
     期待實體書出版

     暖暖跟涼涼的對話也都挺妙的 哈哈
  • 冰羽
  • ~谢谢~

    接下来的几天都不能上网,因为露营咯!
    呜呜~~~
    我回来后期待你的续篇哦!
  • 会飞的猪
  • 哎~~

    看到现在真的很难不想到懈寄生......
    为什么我总会想到明箐.....
    希望暖暖的结局不会和她一样.....
    已经有一个让我最感伤的明箐了.....
    不希望有第二个了....
  • kensou
  • 老蔡,突然连载也不做个广告,我来看的时候已经第3集了……
    太感动了!
  • Yo秀
  • 加油,快写完吧~好期待啊。快点成书咯
  • hwl
  • 好好

    太好了 !!!!!!!
  • QQ290637166
  • 恭喜蔡老师出新作

    蔡老师您好 ,我算是你的书的粉丝了,也许有点奇怪,看你的书其实出于觉得很平静自然
    就象看安达充的漫画一样

    个人在自己的博客里简体化了您的新作品,有著名转自这里,其实我繁体字到能看明白
    主要是方便其他大陆您的读者交流方便,我相信真正喜欢您书的作者依旧还会买您的书的
    所以在此请您允许。。。虽然我已经放上去了,这纯属个人爱好,无任何商业目的。
    http://290637166.blog.163.com/blog/static/196892512007821629141/edit/这是我的163博客如有意见请您指正
  • 肆
  • 时间好快

    真的是時光匆匆。見到您回復他人的留言說《檞寄生》最早一版到現在已經6年了。天啊,6年聼起來太過漫長,但真的是。。我形容不出來,唯有您的作品一直陪着我成長。讓人感動。就像一个疲惫的人,下了班,淋到雨,打开家门时,
    心爱的人刚煮完一碗热腾腾的面,然后帮他擦去额头的雨珠。 我可以很仔细地描述那个人、那场雨、那碗面、那条擦去雨水的手帕。 但我就是无法形容那碗面的味道。
    很喜歡您的這段文字,祝新書大賣。
  • zimo
  • 呵呵,

    天天来看暖暖,增加心的暖
  • 小魔
  • 中毒了....

    惨了惨了``中毒了.中毒了.
    中了<<暧暧>>毒``
    医生药方:
    一日看一集<<暧暧>>连载.
    四集为一个疗程..
    四个疗程..共一十六集
    方可药到病除...

    蔡"医生"..我今天的药呢???
  • nuag
  • 今天要等到多少點呢?

    不是吹促~.~只是...今天累.但是還是想看到第四篇才睡覺...
    希望不會太晚...
  • syun
  • 等待

    我在等待暖暖之四啊。
    等待等待...
  • zimo
  • 北京! 北京!

    还没去过北京.不止是遗憾还是幸福.
  • GRACE
  • 亲切

    哈哈~~终于有国内的题材了,感觉很亲切呢~~ 还是很好看的~~~
  • 漫舞
  • 支持

    很喜歡你的作品,單純的想支持你!
    活潑中細膩,平凡卻會引起共鳴。
    加油
  • arthur
  • 太喜歡你的作品了
  • 浴巾
  • 讚啦

    您的書我很喜歡看,
    所有的書都看過了!
    很高興您又出新書,
    謝謝!
    說真的,
    被您騙去成大念書,
    真不知該感謝還是......
  • Jay
  • 永远支持蔡智恒
  • 電車男
  • 大頭貼

    蔡大哥!我又來了!今天讀完暖暖的第三篇文章後,我慢慢發現你的大頭貼真是長的很賊...........帥!這肯定是個誇獎啦!嘻嘻...要虛心接受喔。^^
  • dlut
  • 还没爬过长城呢,真失败

    近期一定要解决这个问题~
  • 笑梦石
  • "长满智慧的双手"
    这形容实是在--------------------------------------------------------
    总之就是一个绝字!!!
  • cs
  • 長城遊

    小弟不才, 有話不吐不快, 大哥描述長城遊, 令人心神嚮往, 幾可作為指南. 敢問 大哥寶號 "痞子" 是如何發音(普通話, 台語及廣東話) 可否告知, 謝謝
  • 猪头
  • “会飞的猪”

    说来也巧,上面那个用“会飞的猪”的同志,和我曾经用过的名字一样,有品位。哈哈。。。
    果然我们是志同道合。
  • 豬頭也是很多人用過。:)

    jht 於 2008/12/18 12:46 回覆

  • 直到永远gogo
  • 睡着的人不长记性,但是睡着的人却忘不了做过的梦!呵呵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