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換》 2016.11.01 麥田出版社 初版


4.


隔天起床,我從上鋪一躍而下,這是我從大學時代養成的習慣。
一方面可迅速清醒,以便趕得及上第一堂課;
另一方面,萬一降落不成功,也會有充足的理由不去上課。
但今天雖降落成功,雙腳卻有一股濃烈的酸意。
腿好酸啊,我幾乎直不起身。


幸好刷牙洗臉和吃早飯不必用到腳,但走到教室的路程就有些漫長了。
「給。」一走進教室,暖暖便遞了瓶東西給我。
我拿在手上仔細端詳,是雲南白藥噴劑。
「挺有效的。」她又說。
捲起褲管,在左右小腿肚各噴三下,感覺很清涼,酸痛似乎也有些緩解。
我沉思幾秒後,立刻站起身跑出教室。
「你去哪?」暖暖的聲音在身後響起,「要上課了。」
『大腿也得噴啊。』我頭也不回說。


「真是。」我從廁所回來後,暖暖一看見我就說。
真是什麼?難道我可以在教室裡脫下褲子噴大腿嗎?
今天聽說上課的是個大學教授,要上漢語的語言特色。
本以為應該是個老學究,這種人通常會兼具魔術師和催眠師的身份。
也就是說,會是個讓桌子有一股吸力,吸引你的臉貼住桌子的魔術師;
也會是個講話的語調彷彿叫你睡吧睡吧的催眠師。
不過這位教授雖然六十多歲了,講話卻詼諧有趣,口吻輕鬆而不嚴肅。


因為我們這群學生來自不同科系,所以他並不講深奧的理論。
他說中文一字一音,排列組合性強,句子斷法不同,意義也不同。
甚至常見順著唸也行、倒著唸也可以的句子。
比方說「吃青菜的小孩不會變壞」這句,經排列組合後,可以變成:
「變壞的青菜小孩不會吃」、「變壞的小孩不會吃青菜」,各有意義。
還可變成「吃小孩的青菜不會變壞」,不過這句只能出現在恐怖電影裡。


英文有時式,是因為重視時間,所以是科學式語言;
中文沒有時式,所以中國人不注重時間,沒有時間觀念。
「這是鬼扯。一個動詞三種文字,那叫沒事找事做。加個表示過去的時間
 不就得了,何苦執著分別。人生該學的事特多,別讓動詞給罣礙了。」
他微微一笑,「這就是佛。」
英文說a book、a desk、a car、a tree、a man等都只是「a」,簡單;
中文卻有一棵、一粒、一張、一個、一本、一輛、一件等說法,很麻煩。
「那是因為中國人知道萬事與萬物都有獨特性,所以計量單位不同,表達
 一種尊重。」他哈哈大笑,「這就是道啊。」


中文的生命力很強,一個字可有多種意義跟詞性,特有彈性。
「哪位同學可舉個例?舉的有特色,我親手寫『才子』送你。」
老師開玩笑說:「上網拍賣,大概還值幾個錢。」
「這老師的毛筆字寫得特好。」暖暖偷偷告訴我,「涼涼,試試?」
我朝暖暖搖搖頭。
我是個低調的人,難道我才高八斗也要讓大家都知道嗎?


學弟忽然舉手,我嚇一大跳,心想這小子瘋了。
只見老師點點頭說:「請。」
「床前明月光,美女來賞光;衣服脫光光,共度好時光。」
學弟起身說,「這四個『光』字,意義都不同。」


「這位同學是台灣來的?」老師問。
「嗯。」學弟點點頭。
「真有勇氣。」老師又哈哈大笑,「英雄出少年。」
恥辱啊,真是恥辱。我抬不起頭了。
「老師待會是寫『才子』還是寫『英雄出少年』給我?」學弟小聲問我。
『你給我閉嘴。』我咬著牙說。


老師接著讓台灣學生和北京學生談談彼此說話的差異。
有人說,台灣學生說話溫文儒雅,語調高低起伏小,經常帶有感嘆詞;
北京學生說話豪氣,語調高亢、起伏明顯,用字也較精簡。
例如台灣學生說「你真的好漂亮喔!」,北京學生則說「你真漂亮」。
人家說謝謝,台灣學生說不客氣;人家說對不起,台灣學生說沒關係。
語調總是細而緩,拉平成線。
而不管人家說謝謝還是對不起,北京學生都說「沒事」。
語尾上揚且短促,頗有豪邁之感。


「咱們做個試驗來玩玩。」學生們七嘴八舌說完後,老師說。
老師假設一個情況:你要坐飛機到北京,想去逛故宮和爬長城,
出門前跟媽媽說坐幾點飛機、幾點到北京、到北京後會打電話報平安。
大夥輪流用自然輕鬆的方式說完,每個細節都一樣。
結果發現這段約50個字的敘述中,有些說法上有差異。
例如台灣學生最後說「我會打電話回家」;
北京學生則說「會給家裡打電話」。


「現在用手指頭數數你剛剛共說了幾個字?」老師說。
經過計算平均後,台灣學生說了52.4個字;北京學生說了48.6個字。
為了客觀起見,老師又舉了三種情況,結果也類似:
在一段約50個字的敘述中,台灣學生平均多用了三至四個字。
我不太服氣,跟暖暖說:『快到教室外面來。妳怎麼說?』
「快來教室外頭。」暖暖說。
屈指一算,她比我少用一個字。


『這件衣服不錯。』我說。
「這衣服挺好。」暖暖回答。
『這件衣服太好了。』
「這衣服特好。」
『這件衣服實在太棒了。』
「這衣服特特好。」暖暖笑著說,「我用的字還是比你少。」
『妳賴皮。哪有人說特特好。』
「在北京就這麼說。」暖暖嘿嘿笑了兩聲。


老師最後以武俠小說為例,結束今天上午的課程。
在武俠小說中,北京大俠一進客棧,便喊:拿酒來!
台灣大俠則會說:小二,給我一壺酒。
看出差別了嗎?
台灣大俠通常不會忽略句子中的主詞與受詞,也就是「我」與「小二」;
而且計量單位也很明確,到底是一壺酒還是一罈酒?必須區別。


北京大俠則簡單多了,管你是小二、小三還是掌櫃,拿酒來便是。
酒這東西不會因為不同的人拿而有所差異。
因為是我說話,當然拿給我,難不成叫你拿去澆花?
至於計量單位,甭管用壺、罈、罐、盅、瓶、杯、碗、臉盆或痰盂裝,
俺只管喝酒。
武功若練到最高境界,北京大俠會只說:「酒!」
而台灣大俠若練到最高境界,大概還是會說:「來壺酒。」


當然也因為這樣,所以台灣大俠特別受到客棧歡迎。
因為台灣大俠的指令明確,不易讓人出錯。
北京大俠只說拿酒,但若小二拿一大罈酒給北京大俠,你猜怎麼著?
「混帳東西!」北京大俠怒吼,「你想撐死人不償命?」
這時小二嘴裡肯定媽的王八羔子您老又沒說拿多少,直犯嘀咕。
「造反了嗎?」北京大俠咻的一聲拔出腰刀。
所以武俠小說中客棧發生打鬥場面的,通常在北方。
自古燕趙多慷慨悲歌之士,常為了喝酒而打架,這還能不悲嗎?


「那台灣的客棧呢?」有個同學問。
「台灣客棧當然愛情故事多。」老師笑了笑,「君不見台灣客棧拿酒的,
 通常是小姑娘。」
老師說完後,笑得很曖昧。隨即收起笑容,拍了拍手。
「不瞎扯了,咱們明早再上文字的部分。」老師說,「你們趕緊吃完飯,
 飯後去逛胡同。」


在學校食堂裡簡單用過午飯,大夥上車直達鼓樓,登樓可以俯瞰北京城。
登上鼓樓俯瞰北京舊城區和錯綜複雜的胡同,視野很好。
「咱們先到什剎海附近晃晃,感受一下。」下了鼓樓,北京李老師說:
「待會坐三輪車逛胡同,別再用走的。」
他一說完,全場歡聲雷動。


我和暖暖來到什剎海前海與後海交接處的銀錠橋,這是座單孔石拱橋。
橋的長度不到十公尺,寬度約八公尺,橋下還有小船划過橋孔。
從銀錠橋往後海方向走,湖畔綠樹成蔭,萬綠叢中點綴幾處樓閣古剎。
湖平如鏡,遠處西山若隱若現,幾艘小船悠遊其中,像一幅山水畫卷。
我和暖暖沿著湖畔綠蔭行走,雖處盛夏,亦感清涼。


暖暖買了兩瓶酸奶,給我一瓶,我們席地而坐,望著湖面。
時間流動的速度似乎變慢了,幾近停止。
我喝了一口酸奶,味道不錯,感覺像台灣的優酪乳。
「我在這兒滑過冰。」過了一會,暖暖說。
『滑冰?』眼前盡是碧綠的水,我不禁納悶:『滑冰場在哪?』
「冬天一到,湖面結冰,不就是個天然滑冰場?」暖暖笑了笑。
『果然是夏蟲不可語冰。』我說,『對長在台灣的我而言,很難想像。』


「你會滑冰嗎?」暖暖問。
『我只會吃冰,不會滑冰。』我笑了笑,『連滑冰場都沒見過。』
「有機會到我老家來,我教你滑。」
『好啊。妳得牽著我的手,然後說你好棒、你是天才的那種教法喔。』
「想得美。我會推你下去不理你,又在旁罵你笨,這樣你很快就會了。」
『如果是這樣,那我就不學了。』
「不成。你得學。」
『為什麼?』
「我想看你摔。」暖暖說完後,笑個不停。
『妳這人賊壞。』我說。
「這形容就貼切了。」暖暖還是笑著。


我們又起身隨興漫步,在這裡散步真的很舒服。
「我待在北京五個冬天了,每年冬天都會到這兒滑冰。」暖暖開了口。
『妳大學畢業了?』我問。
「嗯。」暖暖點點頭,『要升研二了,明年這時候就開始工作了。』
『在北京工作?還是回老家?』
「應該還是留在北京工作。」暖暖彷彿嘆了口氣,說:
「離家的時間越久,家的距離就更遠了。」


『如果妳在北京工作,我就來北京找妳。』我說。
「你說真格的嗎?」暖暖眼睛一亮。
『嗯。』我點點頭。
「這太好了,北京還有很多好玩的東西呢,得讓你瞧瞧。」暖暖很興奮,
「最好我們還可以再去吃些川菜渝菜之類的,把你辣暈,那肯定好玩。」
『如果是那樣,我馬上逃回台灣。』
「不成,我偏不讓你走。」


暖暖笑得很開心,剛剛從她眼前飄過的一絲鄉愁,瞬間消失無蹤。
我心裡則想著下次在北京重逢,不知道會是什麼樣?
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
而那時候的我們,還能像現在一樣單純嗎?


「嘿,如果我在老家工作,你就不來找我了嗎?」暖暖突然開口。
『我不知道黑龍江是什麼樣的地方。』我想了一下,接著說:
『也許要翻過好幾座雪山、跨過好幾條冰封的大江,搞不好走了半個多月
 才看到一個人,而且那人還不會講普通話。重點是我不會打獵,不知道
 該如何填飽肚子。』
「瞧你把黑龍江想成什麼樣。」暖暖說,「黑龍江也挺進步的。」
看來我對黑龍江的印象,恐怕停留在清末,搞不好還更早。
「如果黑龍江真是你形容的這樣,那你還來嗎?」
暖暖停下腳步,轉身面對著我。


『暖暖。』我也停下腳步。
「嗯?」
『我會耶。』我笑了笑。
暖暖也笑了,笑容很燦爛,像冬天的太陽,明亮而溫暖。
我天真地相信,為了看一眼暖暖燦爛的笑容,西伯利亞我也會去。


『不過妳得先教我打獵。』我說。
「才不呢。」暖暖說,「最好讓黑熊咬死你。」
『碰到黑熊就裝死啊,反正裝死我很在行。』
「還有東北虎呢。」
『嗯……』我說,『我還是不去好了。』
「不成,你剛答應要來的。」
『隨便說說不犯法吧。』
「喂。」


『好。我去。』我說,『萬一碰到東北虎,就跟牠曉以大義。』
「東北虎可聽不懂人話。」
『為了見妳一面,我千里迢迢、跋山涉水,應該會感動老天。老天都深受
 感動了,更何況東北虎。也許牠還會含著感動的淚水幫我指引方向。』
「那是因為牠餓慌了,突然看見大餐送上門,才會感動得流淚。」
暖暖邊說邊笑,我覺得有趣,也跟著笑。


我和暖暖一路說說笑笑,又走回銀錠橋。
李老師已經找好20多輛人力三輪車,每兩個學生一輛。
他讓學生們先上車,然後一輛一輛交代事情,不知道說些什麼。
他一來到我和暖暖坐的三輪車,先稱呼三輪車夫為板爺兒,然後交代:
終點是恭王府,沿路上如果我們喜歡可隨時下車走走,但別太久。
「慢慢逛,放鬆心情溜達溜達。」李老師對我們微微一笑。


三輪車剛起動,暖暖便說她來北京這麼久,坐三輪車逛胡同還是頭一遭。
『跟大姑娘坐花轎一樣。』我說。
「啥?」
『都叫頭一遭。』
「你挺無聊的。」暖暖瞪了我一眼。


「爺,聽您的口音,您是南方人?」板爺突然開口。
『請叫我小兄弟就好。』聽他叫爺,我實在受不起,『我是台灣來的。』
「難怪。」板爺說,「你們台灣來的特有禮貌、人都挺好。」
我靦腆笑了笑,然後轉頭跟暖暖說:『嘿,人家說我很有禮貌耶。』
「那是客套。」暖暖淡淡地說。
「小姑娘,俺從不客套。」板爺笑了笑。
『聽見沒?小姑娘。』我很得意。
沒想到我是爺,暖暖只是小姑娘,一下子差了兩個輩份,這讓我很得意。


「爺,我瞅您挺樂的。」板爺說。
『因為今天的天氣實在太好了!』我意猶未盡,不禁伸直雙臂高喊:
『實在太好了!』
「幼稚。」暖暖說。
『小姑娘,您說啥?』我說。
暖暖轉過頭不理我,但沒多久便笑了出來。
「真幼稚。」暖暖把頭轉回來,又說。


幾百公尺外摩天大樓林立,街上車聲鼎沸、霓虹燈閃爍;
但一拐進胡同,卻回到幾百年前,見到北京居民的純樸生活。
四合院前閉目休息的老太太,大雜院裡拉胡琴的老先生,
這些人並沒有被時代的洪流推著走。
從大街走進胡同,彷彿穿過時光隧道,看到兩個不同的時代。


這裡沒有車聲,有的只是小販抑揚頓挫的吆喝叫賣聲。
青灰色的牆和屋瓦、朱紅斑駁的大門、掉了漆的金色門環、深陷的門墩,
胡同裡到處古意盎然。
我和暖暖下車走進一大雜院,院裡的居民很親切的跟我們聊幾句。
樑上褪了色的彩繪、地上缺了角的青磚,都讓我們看得津津有味。


板爺跟我們說起胡同的種種,他說還有不到半米寬的胡同。
「胖一點的人,還擠不進去呢。」他笑著說。
『如果兩人在胡同中相遇,怎麼辦?』我轉頭問暖暖。
「用輕功唄。」暖暖笑說,『咻的一聲,就越過去了。』
『萬一兩人都會輕功呢?』我說,『那不就咻咻兩聲再加個砰。』
「砰?」
『兩人都咻一聲,共咻咻兩聲;然後在半空中相撞,又砰一聲。』
暖暖臉上一副又好氣又好笑的神情;
板爺則放聲大笑,宏亮的笑聲縈繞在胡同間。


說說笑笑之際,我被路旁炸東西的香味吸引,暖暖也專注地看著。
『妳想吃嗎?』我問暖暖。
暖暖有些不好意思,點了點頭。
我讓板爺停下車,走近一看,油鍋旁有一大塊已攪拌揉勻好的麵團。
問起這東西,大嬸說是炸奶糕,然後捏下一小塊麵團,用手摁成圓餅,
下油鍋後當餅膨脹如球狀並呈金黃色時撈出,再滾上白糖。
我買了一些回車上,跟暖暖分著吃。
炸奶糕外脆裡嫩,柔而細滑,咬了一口,散發濃郁奶香。


板爺維持規律的節奏踩著車,偶爾嘴裡哼唱小曲。
我和暖暖邊吃邊聊,邊聊邊看。
在這樣的角落,很難察覺時間的流逝,心情容易沉澱。
「恭王府到了。」板爺停下車。


李老師在恭王府前清點人數,發現還少兩個人。
過了一會,一輛三輪車載著學弟和王克,板爺以最快的速度踩過來。
我走過去敲了一下學弟的頭,他苦著臉說他並非忘了時間,只是迷了路。
原來他和王克下車走進胡同閒晃時,越走越遠、越遠越雜、越雜越亂,
結果讓穿梭複雜的胡同給困住,王克還急哭了。
幸好後來有個好心的老先生帶領他們走出來。


恭王府雖因咸豐將其賜於恭親王奕訢而得名,但真正讓它聲名大噪的,
是因為它曾是乾隆寵臣和珅的宅邸。
「王府文化是宮廷文化的延伸,恭王府又是現今保存最完整的一座王府。
 因此有『一座恭王府,半部清代史』之稱。」李老師笑著說:
「同學們,慢慢逛。有興趣聽點故事的,待會跟著我。」
一聽李老師這樣說,所有學生都跟在他屁股後頭。


一路走來,幽靜秀雅、春色盎然,府外明明溫度高,裡頭卻清涼無比。李老師說起各建築的種種,像花園門口歐式建築拱門,當時北京只有三座;全用木頭建的大戲樓,一個鉚釘都沒用,多年來沒漏過雨,戲台下淘空且放置幾口大缸,增大共鳴空間並達到擴音的作用,因此不需音響設備;屋簷上滿是佛教的「卍」和蝙蝠圖案(卍蝠的諧音,即為萬福),連外觀形狀都像蝙蝠展開雙翼的蝠廳;和珅與文人雅士飲酒的流杯亭,亭子下有彎彎曲曲的窄溝,杯子在水面漂,停在誰面前誰就得作詩,不作詩便罰酒;假山上的邀月台,取李白詩中「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的意境;通往邀月台兩條坡度很陡的斜坡走廊叫「升官路」,和珅常走升官路,於是步步高陞。最後走到秘雲洞口,李老師說:「接下來是福字碑。仔細瞧那福字,試試能看出幾個字。」


同學們一個接一個走進洞,在我前頭的暖暖突然躲到我後面,說:
「你先走。」
『為什麼?』我說。
「裡頭暗,我怕摔。」暖暖笑說。
『我也怕啊。』
「別囉唆了。」暖暖輕輕推了推我,「快走便是。」


秘雲洞在假山下,雖有些燈光,但還是昏暗。
洞內最亮的地方就是那塊福字碑,因為下頭打了黃色的燈光。
我靠近一看,碑用塊玻璃保護住,很多人摸不到碑就摸玻璃解解饞。
記得玻璃好像可以指臀部,所以我沒摸玻璃只凝視福字一會,便走出來。
『妳看出幾個字?』我問暖暖。
「我慧根淺,就一福字。」暖暖問:「你呢?」
『嘿嘿。』
「你少裝神秘,你也只看出福而已。」暖暖說。
『被妳猜中了。』我笑了笑。


李老師看大夥都出來了,讓大家圍在一起後,說:
福字碑有三百多年歷史,為康熙御筆親題,上頭還蓋了康熙印璽。北京城內,康熙只題了三個字,另兩個字是紫禁城交泰殿的「無為」匾額,但無為並未加蓋康熙印璽。康熙祖母孝莊太后,在六十大壽前突然得了重病,太醫束手無策,康熙便寫了這個福字為祖母請福續壽。孝莊得到這福字後,病果真好了。這塊碑是大清國寶,一直在紫禁城中,乾隆時卻神秘失蹤,沒想到竟出現在和珅的後花園裡。和珅咋弄到手的,是懸案,沒人知道。但嘉慶抄和珅家時,肯定會發現這失落的國寶,咋不弄走呢?


李老師指著假山,讓大家仔細看看假山的模樣,接著說:
傳說京城有兩條龍脈,一條是紫禁城的中軸線、另一條是護城河,恭王府的位置就是兩條龍脈交接處,因此動碑可能會動龍脈。再看這假山,你們看出龍的形狀了嗎?假山上有兩口缸,有管子把水引進缸內,但缸是漏的。水從缸底漏到假山,山石長年濕潤便長滿青苔,龍成了青龍,青龍即是清龍。福字碑位於山底洞中,碑高雖只一米多,長卻近八米,幾乎貫穿整座假山;若把碑弄走,假山便塌了,清龍也毀了。嘉慶會冒險弄斷大清龍脈並毀了清龍嗎?所以嘉慶憋了一肚子窩囊氣,用亂石封住秘雲洞口。1962年重修恭王府時,考古人員才意外在洞內發現這失蹤已久的福字碑。


「到故宮要沾沾王氣,到長城要沾沾霸氣,到恭王府就一定要沾沾福氣。
 希望同學們都能沾滿一身福氣。」李老師笑說,「至於這福字裡包含了
 多少字?回去慢慢琢磨。現在自個兒逛去,半個鐘後,大門口集合。」
大夥各自散開,我和暖暖往寧靜偏僻的地方走,來到垂花門內的牡丹院。
院子正中有個小池,我們便在水池邊的石頭上坐著歇息。


「我們都只看出一個福字,這樣能沾上福嗎?」暖暖說。
『嗯……』我想了一下,『不知道耶。』
而且我連玻璃都沒摸,搞不好那塊玻璃已吸取了福字碑的福氣。
『暖暖。』我抬起左臉靠近她,『來吧,我不介意。』
「啥?」
『想必妳剛剛一定摸過那塊玻璃,就用妳的手摸摸我的臉吧。』
「你想得美。」暖暖說,「況且玻璃我也沒摸上。」


「學長。」學弟走過來,說:「讓我來為你效勞吧。」
學弟說完便嘟起嘴,湊過來。
『幹嘛?』我推開他。
「我在洞裡滑了一跤,嘴巴剛好碰到玻璃。讓我把這福氣過給你吧。」
他又嘟起嘴湊過來。
『找死啊。』我轉過他身,踹了他屁股一腳。
學弟哈哈大笑,邊笑邊跑到王克身邊。


「多多少少還是會沾上點福氣。」暖暖說。
『其實……』
暖暖打斷我,說:「你可別說些奇怪的話,把沾上的福氣給嚇跑了。」
『喔。』我閉上嘴。
暖暖見我不再說話,便說:「有話就說唄。」
『我怕講出奇怪的話。』
「如果真是奇怪的話,我也認了。」暖暖笑了笑。


『我剛剛是想說,其實到不到恭王府無所謂,因為來北京這趟能認識妳,
 就是很大的福氣了。』
暖暖臉上帶著靦腆的微笑,慢慢的,慢慢的將視線轉到池子。
我見她不說話,也不再開口,視線也慢慢轉到池子。
「池裡頭有小魚。」過了許久,暖暖終於開口。
池子裡有五六條三公分左右的小魚正在岸邊游動,暖暖將右手伸進池子,
跟在魚後頭游動。
我右手也伸進池子,有時跟在魚後頭,有時跑到前頭攔截。
「唉呀,你別這樣,會嚇著魚的。」暖暖笑著說。


『那妳嚇著了嗎?』我問。
暖暖沒答話,輕輕點了點頭。
『嗯……這個……』我有些侷促不安,『我只是說些感受,妳別介意。』
「沒事。」暖暖說。


我和暖暖的右手依然泡在水裡且靜止不動,好像空氣中有種純粹的氣氛,
只要輕輕攪動水面或是收回右手便會打亂這種純粹。
「咋今天的嘴特甜?」暖暖說,「你老實說,是不是因為吃了炸奶糕?」
『也許吧。』我說。
「吃了炸奶糕後,我到現在還口齒留香呢。」暖暖笑了笑。
『我也是。』我說,『不過即使我吃了一大盤臭豆腐,嘴變臭了,還是會
 這麼說。因為這話是從心裡出來的,不是從嘴裡。』
然後又是一陣沉默。


我看了看錶,決定打破沉默,說:『暖暖,時間差不多了。』
『嗯。』暖暖收回右手,站起身。
我也站起身,轉了轉脖子,抒解一下剛剛久坐不動的僵硬。
暖暖左手正從口袋掏出面紙,我突然說:『等等。』
「嗯?」暖暖停止動作,看著我。
『妳看,』我指著水池,『這水池像什麼?』
暖暖轉頭仔細端詳水池,然後低叫一聲:「是蝙蝠。」
『我們最終還是沾上了福氣。』我笑了笑,『手就別擦乾了。』


走了幾步,暖暖右手手指突然朝我臉上一彈,笑著說:
「讓你的臉也沾點福氣。」
水珠把我的眼鏡弄花了,拿下眼鏡擦乾再戴上後,暖暖已經跑遠了。
等我走到恭王府大門看見暖暖準備要報仇時,右手也乾了。


李老師帶領大家到一僻靜的胡同區,晚飯吃的是北京家常菜。
不算大的店被我們這群學生擠得滿滿的。
老闆知道我們之中有一半是台灣來的,便一桌一桌問:
「還吃得慣嗎?」
『是不是吃不慣不用給錢?』我轉頭問暖暖。
「小點聲。」暖暖用手肘推了推我。
『是不是吃不慣……』我抬高音量。
「喂!」
暖暖急了,猛拉我衣袖,力道所及,桌上筷子掉落到地,發出清脆聲響。


老闆走過來,問我和暖暖:「吃不慣嗎?」
「挺慣、特慣、慣得很。」暖暖急忙回答。
『確實是吃不慣。』我說,『我吃不慣這麼好吃的菜,總覺得不太真實,
 像作夢似的。』
老闆先是一楞,隨即哈哈大笑,拍拍我肩膀說:
「好樣的,真是好樣的。」


「你非得瞎說才吃得下飯嗎?」暖暖的語氣有些無奈。
『挺慣、特慣、慣得很。』我笑說:『好厲害,三慣合一,所向無敵。』
暖暖扒了一口飯,自己也覺得好笑,便忍不住笑出來。
這頓飯很豐盛,有熬白菜、炒麻豆腐、油燜蝦、蒜香肘子、京醬肉絲等,
每一樣都是味道鮮美而且很下飯,讓我一口氣吃了三碗白飯。
李老師走來我們這桌,微笑說:「老闆剛跟我說今天烤鴨特價,來點?」
大家立刻放下筷子,拍起手來。拍手聲一桌接著一桌響起。
看來我們這些學生果真沾上了福氣。


吃完飯離開飯館時,老闆到門口跟我們說再見。
我對老闆說:『歡迎以後常到北京玩。』
老闆又哈哈大笑,說:「你這小子挺妙。」
我吃得太飽,一上車便攤坐在椅子上。暖暖罵了聲:「貪吃。」
下車時還得讓學弟拉一把才能站起身。


學生們好像養成了習慣,結束一天行程回學校洗個澡後,便聚在教室裡。
學弟買了件印上福字的T恤,把它攤在桌上,大夥七嘴八舌研究這個字。
T恤上的圖案長這樣:

             


「琢磨出來了嗎?」李老師走進教室說。
「還沒。」大夥異口同聲。
「右半部是王羲之蘭亭序中『壽』字的寫法。」李老師手指邊描字邊說,
「左半部像『子』還有『才』,右上角筆劃像『多』,右下角是『田』,
 但田未封口,暗指無邊之福。」
大夥頻頻點頭,似乎恍然大悟。
「這字包含子、才、多、田、福、壽,即多子、多才、多田、多福、多壽
 的意思。」李老師笑了笑,「明白了嗎?」


『康熙的心機真重。』我說。
「別又瞎說。」暖暖說。
「和珅才稱得上是工於心計、聰明絕頂。只可惜他求福有方、享福有道,
 卻不懂惜福。因此雖然榮華一生且是個萬福之人,最終還是落了個自盡
 抄家的下場。」李老師頓了頓,說:「福的真諦,其實是惜福。」
李老師說完後,交代大家早點休息,便走出教室。


大夥又閒聊一陣,才各自回房。
學弟回房後,立刻把福字T恤穿上。徐馳還過去摸了一圈。
「好舒服喔。」學弟說,「學長,你也來摸吧。」
我不想理他。
「學長,我還穿上福字內褲喔。」學弟又說,「真的不摸嗎?」
『變態!』我抓起枕頭往他頭上敲了幾下。
學弟哈哈大笑,徐馳和高亮也笑了。


我躺在床上,仔細思考李老師所說:福的真諦,其實是惜福。
如果說認識暖暖真的是我的福氣,那又該如何惜福呢?


jh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7) 人氣()


留言列表 (27)

發表留言
  • 小魔
  • 药来了``

    药终于来了``哈哈
  • oo
  • 今天我是第三吧!~哈哈!~
  • 窗棂夜雨
  • 我也来了.哈哈..
  • ljk57913
  • 等您的書~

    精采!!
    一口氣看到這
    停都停不下
    等您出書了
    真想一口氣讀完!
  • nuag
  • 看完~睡覺~

    貌似最後一句有點熟悉.
    但是我記憶力差.想不起是在你的那本書看過類似的話.
    也許不止一本.不止一次.
    也有可能...根本沒類似的句子....
  • zhh
  • 今天很早哦~

    今天很早就擺上來咯~辛苦咯~
  • oo
  • 喜欢看痞子蔡老师的小说,就是因为里面不但有幽默的对话,还有舒服自然,贴近生活的情节,
    而且最棒的就是里面还有知识.像<夜玫瑰>里面有涉及水利工程的知识,
    现在连载了四篇的<暖暖>里面有历史的知识,让我这个井底之蛙看了真是获益非浅啊!
    谢谢蔡老师!我希望老师以后的作品里面可以有更多知识让我们学习.
  • goofei
  • 这个福字难道是痞子自己涂鸦出来的?
  • 阿健
  • 失望

    其实有点失望,蛮闷的。但我仍支持!
  • kensou
  • 奇怪,刚刚看完“不能说的秘密”不久,看到“暖暖”就想起“桂纶镁”的样子,感觉真的好像哦……
  • 林同学
  • 初来乍到 :)

    支持蔡老师新作,读蔡桑的文字总会勾起自己许多学生年代的记忆,很开心呢! 上几个月一朋友说蔡老师出了新书,名曰《想想》,结果我翻遍书店都找不到,害我沮丧了好阵子。ANYWAYS,我要把这好消息告诉身边的蔡迷们...
  • 現在是怎樣?
    想想不是我寫的。
    我的名氣真的大到讓很多書都想冠上我的名字嗎?
    林同學,我要發你一張好人卡。:)

    jht 於 2007/09/22 02:37 回覆

  • 風
  • 這一不是第一次拜讀痞哥的大作.對於痞哥的作品並不陌生.總是習慣的去查詢關於痞哥的作品何時問世.在這一次的大作中.發現痞哥的中文造詣又進步了喔!!這樣蔣好像很怪喔??總之想表達的就是.隨著年紀的增長痞哥的作品也隨著長大了喔!!發現逐漸著帶有成熟的氣息(一部作品一部作品中)卻也不失痞氏幽默的大作令我百看不厭.說的嚴重一點整個青少年時期都是痞哥的作品陪我一路走來.很感謝痞哥的陪伴.也將繼續支持痞哥的作品
  • 会飞的猪
  • 真是美好的一天啊~

    感动~感动~还是感动~
    为什么大陆要那么晚才出书.....
  • zimo
  • 交流

    其实蔡老师着部小说里说到的比V,还有之类的语言或习惯上的差异,现在基本上已经减到很弱了,比如照相时的比V,已经有人都觉得比厌了,不止暖暖是设定在一个什么时间的小说?
  • 槲寄生
  • 谢谢

    终于发新书勒,期待了快一年了,一定得等到新书来的时候全部看,现在不想看连载,太精彩的内容不有下文会让人很着急的,呵呵,你的书陪我走过了那段清涩时光,感谢你!
  • ctk
  • 加些爛爛的港式普通話會更有文化衝擊

    暖暖的感覺還很輕鬆,我很喜歡

    不過如果可以加d香港人核突既普通話可能更有文化衝擊
  • Bloodhoof
  • 迟到了

    痞大,不好意思
    昨天晚上从宿舍回到家实在是累得不能上网了,今天才看你的小说
    不过……你应该不会介意的吧^-^
  • 安安
  • 痞子语录

    “挺惯,特惯,惯的很”和“宇宙超级霹雳无敌”一样精彩有趣呢!哈哈,喜欢!
  • 流氓E
  • 赫赫...
    有些懈寄生的影子
    也只是有些啦
    赫赫
    不過 我還蠻喜歡這次的 暖暖
    繼續加油!!
    等了2年 才等到了
  • grace
  • 我来了

    哈哈~~ 虽然你很久不出书,但是每次看都感觉很亲切喔~~
    很想问,你是不是真的去过,真的去过北京交流?真的认识暖暖?你写得好真实阿~~而且,我看了这篇,真长见识了~~
  • 風吹沙
  • 發現 好多 痞子大大 出過的書中的用語 害我一邊看一邊回想
  • 雪
  • 吃青菜的小孩不會變壞

    哈...!
    痞子蔡大哥上課的時候一定不會覺得無聊
    隨便一句話也能有那麼多想像@@
  • 308
  • 蔡爷为什么出书这么慢,等了好久了啊

    蔡爷为什么出书这么慢,等了好久了啊
  • 電車男
  • 學習

    『挺』有趣的!我幾度懷欵我在多看個幾篇暖暖就『成』大陸人了?!嘻嘻...不過也因此學到不少新知識啦!感謝『蔡娘娘』賜教了...:P
  • dlut
  • 想去看看那个福

    开始抒情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