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升上國二要重新編班,班上只剩幾張熟面孔,其餘都是新同學。

        結果我、阿勇、副班長又編入同一班,國語推行員也是。

        遺憾的是,導師也是。

 

 

        「先選班長,大家可以踴躍提名。」導師說,「不過大家都還不熟,

     應該不知道要選誰。所以我來提名好了。」

        幹,這個理由是要用幾次?

 

 

        結果我還是班長。

        副班長也依然是導師眼中最可愛的女生——蔡玉卿。

        我覺得這次輪到導師該打屁股,因為如果他仔細驗算,

        應該會發現有更可愛的女生。

 

 

        其他幹部的推選,導師就讓同學提名,也順利選出。

        只有選國語推行員時沒人要提名。

        「那還是邱素芬吧。」導師說。

 

 

        座位的編排有了大變動,國一時男生坐在教室左邊,女生坐右邊。

        現在座位變成「梅花陣」,每個人的前、後、左、右,都是異性。

        排座位時,全班同學先在教室外面依身高排成一列,由矮到高。

        然後略微調整,兩個男生之間要有女生、兩個女生之間要有男生。

        最後依序走進教室,由左到右、由前到後,決定自己的座位。

 

 

        依身高排列時,國語推行員剛好在我前面,這表示她跟我差不多高。

        我很興奮,因為國一時她比我高一點。

        而原本國一和我差不多身高的阿勇,現在已經比我高一點了。

        結果國語推行員就坐在我右手邊,阿勇則坐在我左後方。

        以後觀察她的動作就容易多了,眼角餘光一掃就看得到。

 

 

        我很喜歡看她緩慢而流暢的動作,而且總是莫名的讓我心情平靜。

        每當上課想打瞌睡時,瞥見她坐得挺直的身體,我就會瞬間清醒。

        雖然她上半身總是挺直,但並不會給人高傲感,反而比較像是……

        一種孤獨感和疏離感。

        就像微風吹過草原,所有的草都彎著身,只有一朵花挺立著。

        她就像那朵花,在周遭環境中顯得孤獨和疏離。

 

 

        她的挺直好像不太合人體工學,我常懷疑她能維持那樣的姿勢多久?

        但她似乎很自然,即使再久,上半身依舊挺直,幾乎沒有弧度。

        甚至連午休時趴在桌上睡覺也一樣。

        所有人趴在桌上睡覺時,背部都快彎成一個圓了;

        而她上半身雖然前傾,但背部幾乎還是直線。

 

 

        每當導師拿教鞭要打手心時,女同學們總是害怕而畏縮地伸出雙手。

        每打一下,雙手便垂低,越打越低,有時還得暫停讓她們把手平伸。

        有些女同學被打手心時還會拼命眨眼睛,有的甚至會哭。

        如果是副班長要挨打,她雙手幾乎伸不直,手肘還是彎的。

        「妳是副班長,可以少打兩下,而且我會打輕一點。」導師說。

        差太多了吧?我卻要以身作則耶。

        副班長打完手心後整張臉都是紅的,而且會拿手帕擦拭眼角。

        我相信這景象會讓班上很多男生心碎,尤其是阿勇。

 

 

        而國語推行員總是緩緩站起身,從容走到導師面前,平伸出雙手。

        她伸出的雙手非常筆直,與地面平行。

        不管打再多下,她既不眨眼,也完全沒發出任何聲音。

        她的雙手始終保持與地面平行,背部仍然挺直。

        像極了從容就義、引頸就戮的革命烈士。

 

 

        即使國語推行員就坐在我旁邊,但我們從未交談。

        一來她本來話就很少,二來我也怕不小心講台語讓她瞪我。

        她還是維持國一時的風格,如果聽到有人在旁邊說台語,

        她會轉頭瞪一眼說台語的人。

        雖然她的眼睛很美,但瞪人時的眼睛像是跟黑鮪魚借來的。

    不過開學後沒多久,她就不用瞪人了。

 

 

    國二開始,學校嚴格執行說台語要罰錢的政策。

    聽說有些學校說台語的學生要掛狗牌,藉由一種近似羞辱的方式,

    讓學生不講台語。

    但掛狗牌對我們這裡應該沒用,甚至會有反效果。

    因為依我們的習性,如果講台語就掛狗牌,那全班幾乎都會掛狗牌。

    沒掛狗牌的人反而才會被嘲笑:「哈哈,不會講台語。真遜!」

 

 

    學校訂的辦法是:講一句台語罰一塊錢;講一句髒話罰五塊錢。

    在那一枝冰棒也才兩塊錢的年代,罰一塊錢很傷。

    而且一句就罰一塊,如果肺活量好講話快劈里啪啦講一大串台語呢?

 

 

    至於所謂的「髒話」,主要是針對講「幹」和「幹你娘」之類。

    可是在我們那裡,「幹」是發語詞和口頭禪,很難避免。

    而「幹你娘」雖然很難聽,但一氣起來還是很容易就說出口。

    在我們那裡如果是很認真糾正小孩不要講髒話的父親,他可能會說:

    「幹你娘!你這死小孩為什麼要講幹?林北沒教你嗎?幹!」

 

 

    這個政策在班上造成恐慌,人人自危。

    果不其然,嚴格執行後的第一個禮拜,幾乎每個人都被罰錢。

    只要國語推行員聽到有人講台語,會當場冷冷地說:「一句。」

    每個禮拜統計一次,再把結果回報給導師。

    導師看到第一個禮拜的結果後火冒三丈,狠狠訓了全班一頓。

 

 

    我是極少數沒在第一個禮拜中槍的人,但這並不表示我沒講台語,

    只是運氣好,沒被國語推行員當場抓到而已。

    但我不可能永遠走狗屎運。

 

 

    有次下課跟阿勇說話時,我不小心說:『雖小。』

    「班長。」國語推行員轉頭看著我,「一句。」

    她的聲音原本就低沉,此時聽來好像帶點冷酷的味道。

 

 

    『雖小又不是台語。』我很不甘心。

    「那是倒楣的台語。」她的聲音依舊低沉。

    『妳沒聽過麻雀雖小,五臟俱全?』我開始狡辯。

    「你如果再說,我就再加一句。」她的聲音更低沉了。

    『雖小,明明是雖然很小的意思。』

    「一句。」

 

 

    『麻雀雖小,妳更雖小!』我火了,大聲說。

    「班長。」她突然站起身,「一句!」

    我和她站著互望,她的眼睛瞪得又圓又大。

    我則努力忍住不說出我們那裡的發語詞。

 

 

    她平時的動作總是緩慢而流暢,剛剛突然站起身,

        是我第一次看到她迅速而俐落的大動作。

    雖然之後她又回復緩慢而流暢的動作,但以往讓我心情平靜的動作,

    現在看起來卻很刺眼。

 

 

    我越想越不甘心,越想越氣。隔天早上一進教室看到她,我便說:

    『溫刀武西郎。』

        「班長。」她馬上說,「一句。」

        『這哪是台語?明明是國語。』

    「這是我家有死人的台語。」

    我立刻在紙上寫下:溫刀武西郎這五個字,然後拿給她看。

        「一樣。」她說,「不用狡辯。」

 

 

        『甲爸丹細!』我又火了。

        「一句!」她也火了。

        『這明明是國語。』

    「這是吃飽等死的台語。」

    我又在紙上寫下:甲爸丹細這四個字給她看。

        「你老說死,都沒別的事可做了嗎?」她瞪著我。

 

 

        『Where is your mother?』我說。

        「嗯?」她愣了愣。

    『妳娘在哪裡?』

        「問這幹嘛?」

        『意思是:你娘咧!』

        「髒話!」她又突然站起身,「一句!」

 

 

    『幹!』我火了,終於忍不住講出發語詞。

        「髒話!」她似乎更火,「一句!」

        『幹是幹什麼的幹,哪是髒話?』

        「你再說,我就再加。」

        『妳在「幹」什麼,也是髒話?』我把幹字加重音。

    「髒話。」她的眼睛越來越像黑鮪魚,「一句。」

 

 

    『幹!』

    「一句!」

 

 

    我氣得說不出話,狠狠把書包摔在桌子上。

    她則轉身走出教室,轉身的動作不像平時那樣緩慢,而是非常快速。

    轉身的瞬間還碰到桌角,桌子移位時發出很大的聲響。

 

 

    我被記了五句台語、四句髒話,總共要罰25塊錢。

        我都不知道回家怎麼跟老爸開口要這筆錢?

        如果我開口要這筆錢,恐怕會連累我奶奶。

        因為老爸可能會大罵:「幹你祖奶!」

        在我們那裡,年紀越大,幹的輩分越高。

 

 

    罰錢還算事小,當導師看到那禮拜我是要罰最多錢的人,整個發飆。

    我在課堂中被叫起來罰站,足足被訓了十分鐘。

    因為頂了個班長的頭銜,總被「以身作則」這句話壓得死死的。

    訓完後,導師繼續上課,同學繼續聽講,而我繼續站著。

    我站著聽課時,眼角餘光不時偷瞄她,想看看她會不會覺得內疚?

    但她完全正常,我甚至懷疑她內心在偷笑。

 

 

    如果她不是女生,我可能會扁她;

    但她是女生,我只能選擇生悶氣。

    我不再用眼角餘光觀察她的動作,下課時一定從左方離開。

    午休趴著睡時,也是趴著右臉,頭轉向左邊。

 

 

    有次課堂中考完數學後,導師要我們交換考卷批改。

    我上半身都沒動,右手拿著我考卷,往右平伸,她接下;

    她上半身也沒動,左手拿著她考卷平伸過來,我也接下。

    整個過程中,我完全沒看她,她也沒看我,氣氛很詭異。

 

 

    導師一題一題解說並公布正確答案,我們也一題一題批改。

        我越改眼睛睜得越大,她幾乎都錯啊!

        導師解說完畢,我們也改好了,她還是沒看我,直接伸出左手。

        我接下我的考卷,瞄了一眼右上角,滿分。

        可是我不敢把她的考卷給她,因為那張考卷不到30分。

        我很慌張地重複驗算,是不是我算錯?是不是我改錯?

 

 

        「班長。」她終於轉頭看著我,「把我的考卷給我。」

        『可是……』我還在做最後努力,看分數能不能高一點?

        「給我吧。」她說,「改越久,分數也不會變高。」

        我只好拿起紅筆,在考卷右上角,寫上:25。

        她從我桌上一把抓起她的考卷,動作迅速且帶點粗魯。

 

 

    導師走下講台,看看我們大概都考幾分。

    我眼角偷瞄她,發現她正專注看著考卷,臉色似乎很凝重。

    「唉。」導師走到她旁邊,看了一眼她的考卷,嘆了口氣,說:

    「邱素芬妳成績不錯,英文又特別好,怎麼妳數學這麼差呢?」

    她聽完沒任何反應,眼睛盯著考卷,背部依舊挺直。

 

 

    雖然在考試前我氣她氣得要死,但我完全沒有幸災樂禍的心。

    我只是擔心她,莫名的擔心,同時也不知所措。

        讓我知道她數學只考25分以及導師當眾說出的那番話,

        對孤傲的她而言,一定很難受吧。

 

 

        啊?她掉淚了?

        再仔細一看,沒錯,她掉眼淚了。

        淚水真的是用「掉」的,直接掉在考卷上,一顆接一顆。

        即使掉淚,她完全不發出聲音,也沒有任何擦拭淚水的動作。

    一般女生應該會拿出衛生紙邊哭邊擦眼角,甚至是趴下來哭。

    但她依然坐得直挺挺的,眼睛盯著考卷,任憑淚水掉落。

 

 

    既然止不住,就讓它掉吧。

    如果去擦,反而會讓人知道正在流淚。

    孤傲的她,應該是這麼想吧?

 

 

    因為坐在她旁邊,又仔細觀察她,我才知道她在掉淚。

    別人一定看不出來吧。

        雖然她咬著下唇不發出任何聲音,雖然她不擦拭眼角偽裝平靜,

        但是她的鼻頭已經泛紅。

 

 

        下課有10分鐘,全班鬧烘烘的,只有我和她還端坐在座位。

        我好像是陪著依舊背部挺直、眼睛盯著考卷的她。

        離下節上課鐘響只剩1分鐘時,我終於忍不住站起身,走近她。

        『妳要不要……』我不知道要說什麼,只是覺得有說話就好。

        「你被罰25塊,我就只考25分。」她說,「這樣你滿意了吧?」

        她的聲音仍舊低沉,背部依然挺直,視線還是停留在考卷。

 

 

        『那我寧願被罰多一點錢。』我說。

        她的視線終於離開考卷,轉過身,抬頭看我一眼。

        這一眼很長,因為我也不知道還要說什麼?只能跟她互望。

        直到上課鐘聲響起。

 

 

        放學時,我收拾書包準備回家,卻發現她根本沒有整理書包的動作,

        甚至她又拿出那張數學考卷。

        我離開教室,心想她該不會打算一個人留在教室裡檢討那張考卷吧?

        我邊走邊想,走到車棚牽出腳踏車,心裡還是放心不下。

        把腳踏車放回車棚,直接跑回教室。

        她果然還在。

 

 

        她嘴裡咬著筆,似乎正在思索考卷上的題目該怎麼解?

        『我可以看一下嗎?』我走近她,小聲問。

        「不用。」她馬上說。

        『我沒有要嘲笑的意思。只是……』我很緊張,『只是想幫忙。』

        她頓了頓,慢慢鬆開咬住的筆,用筆尖輕輕點了考卷中的某道題目。

 

 

        我鬆了一口氣,看了一眼那題目。

        『妳的筆借我好嗎?』我說,『還有借我一張紙。』

        她將手中的筆遞給我,又從抽屜裡拿出一張白紙。

        我在那張白紙上,放慢速度,一邊寫下計算過程,一邊說明。

        『這樣明白了嗎?』我問。

        她沒回答,也沒任何反應或動作。

 

 

        『我再算一遍。』

        這次我速度更慢了,說明的時間也變長。

        『這樣明白了嗎?』我又問。

        她終於緩緩地,點了個頭。

        看到她點頭,我如釋重負,像終於考完期末考那樣。

 

 

        『還有別的題目嗎?』我問。

        她拿起筆,懸在半空中,遲遲沒落下。

        「可能點不完了。」她竟然笑了。

        她的笑容很清淡,只是嘴角拉出微笑,沒有笑聲。

        但對我而言,已經非常豐富了。

 

 

        「就這樣吧。」她緩緩站起身,「我要回家了。」

        我稍微退開兩步,看著她慢慢收拾書本,一本一本放進書包。

        順了順吃得飽漲的書包,拉了拉書包肩帶,然後書包上肩。

        她的動作始終是緩慢而流暢,對我而言,那是一種優雅。

 

 

        「再見。」她緩緩走出教室,「謝謝。」

        再見這句是她跨出第一步時說的,我聽得很清楚;

        而謝謝這句,是她已經走到教室門口,背對著我時說的。

        雖然應該沒聽錯,但還是會有她是不是說了謝謝的不確定感。

 

 

        從此只要當天有發回數學考卷,我在放學後一定刻意多待一會。

        可能她察覺了我的企圖,反而比平時更加速離開學校的動作。

        我想,她應該不想接受我的善意或幫忙吧。

 

 

        雖然她的數學成績令人擔心,但最令我擔心的,是她的人緣。

        因為她是國語推行員,要隨時捕獲講台語的同學,

        被捕獲的同學通常心有不甘,容易遷怒於她。

        而且大家都怕不小心講台語被她當場抓到,於是開始躲著她。

        久而久之,已經特立獨行的她,更加孤立了。

        沒人要靠近她。

 

 

        甚至有個叫黃益源的男同學幫她取了個綽號:毒氣。

        意思是看到她,就得趕緊摀住嘴巴逃開,不然會出事。

        這綽號讓很多人深有同感,於是班上幾乎所有人都叫她毒氣。

        只有我死都不叫,只叫國語推行員。

 

 

        有次她要走出教室時,經過一群同學。

        「毒氣來了!」黃益源突然大叫,「大家快閃!」

        那景象,就像深夜時突然打開電燈,一堆蟑螂立刻四散逃開。

        當她看到所有人都摀住嘴巴四散逃開後,她停下腳步,站著不動。

        停頓幾秒後,她再繼續往前。

        我看著她依然挺直的背影,心中有說不出的難過。

 

 

    在大家都躲開她的情況下,她很難再抓到講台語的同學。

    每個禮拜回報給導師的結果,講台語的人越來越少;

    終於有次,結果是零。

    「邱素芬,妳是國語推行員,要好好認真負責抓講台語的同學。」

    導師根本不相信沒人講台語,「不可以偷懶,或私下放過同學。」

    她聽完後依然沒反應,也沒做任何辯駁。

 

 

    我很仔細注意她,眼角餘光一直停留在她身上。

    果然……

    唉,她掉眼淚了。

    像沒有完全扭緊的水龍頭,水滴一顆又一顆,往下掉。

    這次是一面抄筆記,淚水一面滴在筆記本上。

 

 

    但她沒做任何改變,沒積極主動去抓講台語的同學,

    也沒偷偷摸摸躲著或埋伏的鬼鬼祟祟行為。

    這樣下去,她明天回報給導師的結果還會是零。

    怎麼辦呢?

 

 

    隔天一早,我一進教室,走到座位低頭看一眼抽屜,然後故意說:

    『阿娘喂!』

        「班長。」她說,「一句。」

        『我哪有講台語?』我假裝狡辯。

        「那是我的媽呀的台語。」

        我把書包摔在桌上,假裝很不甘心。

 

 

        這樣她至少有點交代了吧?

        至於我會不會被導師罵說是唯一講台語的人,我不在乎。

 

 

    之後只要她沒抓到同學講台語,我就自願成為她的「戰果」。

    我要假裝不經意說出台語,而且那句台語也得經過設計。

    被她抓到時要先狡辯,狡辯不成的話,要假裝很不甘心,

    偶爾也要表現出有點生氣的樣子。

    這些對演技來說,都是不小的考驗。

        如果日後我拿到奧斯卡金像獎最佳男主角,上台領獎時,

        一定最先感謝國語推行員,感謝她的啟蒙。

 

 

    偶爾我還會拉阿勇下水,我會趁他埋頭寫功課時,拼命叫他:

    『阿勇!』我叫了好幾聲。

    「衝啥啦(做什麼)!」他大聲說。

        「蔡尚勇。」她轉頭對阿勇說,「一句。」

        我哈哈大笑,阿勇則衝過來狠狠敲我的頭。

 

 

    有次我又要自願成為她的戰果時,一時之間想不出該講哪句台語?

    「班長。」她說,「不用傷腦筋去想該講什麼台語。」

    『妳知道我要講台語?』我嚇了一跳。

    「嗯。」她點個頭,「你的演技要加強。」

    『這……』我應該臉紅了。

    「總之如果想不出該講什麼台語時,你可以說我的名字。」

 

 

    『說妳的名字?』我很納悶,『邱素芬?』

        「姓不用,只叫名字。」

        『喔。』我說,『素芬。』

    她愣了愣,臉上好像微微一紅。

 

 

        『素芬。』我又說一次,『對嗎?』

        「嗯。」她應該臉紅了。

        『為什麼要說素芬?』

        「素芬是吸菸的台語。」

        『對耶!』我恍然大悟,『素芬。』

        「班長。」她確實臉紅了,「一句。」

 

 

        『她剛剛是不是臉紅了?』我走兩步到阿勇旁邊,小聲問。

        「有嗎?」

        『她臉頰兩邊出現紅色,那是臉紅吧?』我又小聲問,『是不是?』

        「里洗北七溜(你是白痴嗎)?」阿勇敲一下我的頭,「尿尿啦!」

        「蔡尚勇。」她轉頭說,「一句。」

        我又哈哈大笑,阿勇則拉著我去上廁所,邊走邊敲我的頭。

 

 

        原來可以只叫她的名字就好,這樣確實不用傷腦筋。

        可是她都發覺了,我還演得下去嗎?

        我開始思考以後該怎麼演,連午休時趴在桌上也在想,都沒睡著。

        下午第一節課剛下課,便聽到她叫一聲班長,我轉頭看著她。

        「要一起去福利社嗎?」她問。

        『喔?』我愣了愣,『好。』

 

 

        我們一起走到福利社,她買了兩枝紅豆冰棒,而我什麼也沒買。

    「請你吃。」她遞了一枝冰棒要給我。

    『這不好意思吧。』

    「沒關係。」她又說,「請你吃。」

    『謝謝。』我只好收下。

    走出福利社,我們在旁邊的樹下一起吃冰棒。

 

 

    要開始吃冰棒前,我請她稍等,讓我先檢查一下。

    我先檢查她的冰棒,然後檢查我的冰棒。

    『可以吃了。』我說。

    「你在檢查什麼?」她很好奇。

 

 

    『我常跟阿勇一起吃紅豆冰棒。』我說,『有次他冰棒上的紅豆特別

     大顆,我就說他真幸運,他也很得意。結果妳知道那是什麼嗎?』

        「不知道。」她搖搖頭。

        『那其實不是紅豆,是壁虎的頭。』我哈哈大笑,『一開始看到以為

         是紅豆,吃到一半才發現是一隻壁虎在冰棒裡。」

        「好噁心。」她皺了皺眉。

 

 

        『自己吃到,才叫噁心。』我笑了笑,『但別人吃到,就叫好笑。』

        她也露出笑容,依然是嘴角拉出些微弧度的清淡笑容。

        我們簡單閒聊幾句,邊吃邊聊。

 

 

        「你很喜歡吃紅豆冰棒吧?」她問。

        『對。』我點點頭,『所以常跟阿勇一起吃。』

        「那你多久沒吃紅豆冰棒了?」

        『這……』我想了想,『應該很久了,但不知道有多久?』

        「為什麼那麼久沒吃?」

        『因為……』我不敢往下說。

        因為所有的零用錢都用來繳講台語的罰款了啊!

 

 

        「以後不要再故意講台語了。」她說。

        『可是如果妳都抓不到別人講台語,妳會被導師罵。』

        「被罵幾句又不會死。」她說。

        我看著她,心裡OS:也許不會死,但妳會受重傷。

 

 

        『我沒差啦,以後我說台語時,妳還是要抓。』我說。

        「但是這樣會輪到你挨罵。」

        『被罵幾句又不會死。』我說。

        她聽到我用了她的對白,又簡單笑了笑。

 

 

        「那你一個禮拜最多只能講兩句台語。」她說。

        『為什麼是兩句?』

        「這樣我才可以請你吃紅豆冰棒。」她笑了起來。

 

 

        她這次的笑容就明顯多了,嘴唇拉出的弧線很圓滑。

        而她的眼睛也微微彎了,水汪汪的眼睛裡波光蕩漾。

        最特別的是,她左臉頰上出現一個小酒窩。

 

 

        我看著她的笑容,越看越入迷。

        腦中突然又開始驗算。

        國語推行員是全班最可愛的女生?

    不對。

 

 

    國語推行員是全年級最可愛的女生才對。

 

 

jh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