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在一片迷茫中,我升上大二。

        開始有了學弟妹,也開始有人叫我學長,我感覺自己又長大了。

        如果這時讓我看到鹽山,我一定覺得鹽山更小、更低。

 

 

        我也開始躲避接觸艾琳,還好我們都不是幹部了,沒公事要合作。

        上課時如果她坐在教室左前方,我就坐右後方,取對角線最長距離。

        下課後或平時班上的活動,我一定避開她,連眼神也避免接觸。

        至於教她講台語?這事已經完全不幹了。

        甚至自己也避免講台語,因為我盡量不要想起國語推行員。

 

 

        我對艾琳並不存在生氣、怨恨等負面情緒,只是單純覺得尷尬而已。

        然而畢竟是同班同學,根本不可能完全避開。

        一旦不小心有眼神接觸之類的,我會勉強擠個微笑,然後光速離開。

        有幾次感覺艾琳特地向我走過來,或是她試圖跟我說話,

        但我馬上會光速離開。

 

 

        我知道這種行為很不成熟,我應該要坦然與艾琳當同學、當朋友。

        可是我真的覺得很尷尬。

        另外我也怕經歷這事件後,以後還可以跟艾琳維持正常的同學關係。

        因為這會讓我聯想,即使我和國語推行員過去那段可能有感情成分,

        日後還是可以保持單純的同學關係。

        在我心裡,即使知道以後很可能不會跟國語推行員有任何發展,

        我仍然希望將來我跟她之間,不只是同學關係。

 

 

        我在班上沒被選為幹部,但在社團裡卻被選為文書組的幹部。

        環保社的活動算多,所以我進社團的時間也變多了。

        今年環保社新收的大一社員不少,女生比例也很高。

        在社辦經常看到一些新生女社員圍在一起嘰嘰喳喳,很熱鬧的樣子。

        甚至還有一個新生女社員常常拿教科書來社辦念書。

        有這麼認真嗎?

 

 

        一問之下才知道,她的家在台南,所以沒住宿舍。

        白天如果空堂沒課,就直接到社辦來,不像住宿的學生會回寢室。

        我注意到她在社辦時總是拿出課本,坐著低頭認真演算。

        不知道為什麼,看見她演算時的側面,我就想起國語推行員。

 

 

        沒想到她竟然咬筆苦思!

        認真的側面、咬筆的神情,彷彿國語推行員正活生生地坐在我面前。

        也許只是我太久沒看見國語推行員咬筆苦思的神情;

        也許只是國語推行員咬筆苦思的神情在我記憶裡太鮮明深刻;

        所以即使她和國語推行員並不是那麼相像,

        我還是將國語推行員的身影投射在她身上。

 

 

        我忍不住悄悄靠近,想看看她被哪道題目困擾著?

        「學長。」她轉頭往左上方看著我,「有事嗎?」

        『沒事。』我很尷尬,『抱歉,只是好奇妳在算什麼?』

        「微積分。」她把書本閤上,指著封面上的字:calculus。

        『喔。』我說,『那妳要節哀。』

        「節哀?」

        『嗯。』我笑了笑,『因為微積分有點難。』

 

 

        「不是有點難,是太難了!」她苦著臉,「上課幾乎都聽不懂。」

        『是嗎?』

        「嗯。」她說,「我從小數學就不好,碰上微積分頭就更痛了。」

        聽到「數學不好」這句,國語推行員的身影又浮現在眼前。

 

 

        『可以讓我看看妳剛剛在算的那題嗎?』

        「好。」她翻開課本,翻到某一頁停住,指著右上角,「就這題。」

        『妳的筆借我好嗎?』我看完題目後說,『還有借我一張紙。』

        她立刻將手中的筆遞給我,我看著筆上的咬痕,有些恍惚。

 

 

        「學長。」她叫了一聲。

        『嗯?』

        「紙。」她手中拿著一張紙,作勢要遞給我。

        『喔。』我伸手接下。

 

 

        我站著微彎著身,把紙放在桌上,一邊演算,一邊說明。

        『這樣明白了嗎?』我問。

        「嗯。」她用力點頭,「學長,你好強哦,你怎麼那麼厲害。」

        『只是學過而已。』我笑了笑,『還有別的題目嗎?』

        「當然有呀!」她說,「學長你還可以教我嗎?」

        『嗯。』我點點頭。

 

 

        她馬上翻開另一頁,指著其中一道題目。

        『只有這題嗎?』

        「不。」她說,「是除了這題會算外,其他全部都不會。」

        『啊?』

        「我微積分真的很爛。」她笑了笑,吐了吐舌頭。

        『我盡量了。』我看著那一整頁滿滿都是題目,涼了半截。

 

 

        「抱歉,學長。」她突然站起身,讓出座位,「椅子給你坐。」

        我愣了愣,忘了要回應。

        「學長。」她笑了笑,「請坐呀!」

        我緩緩坐下,感覺像坐時光機回到從前。

 

 

        我試著一題一題運算,但常需要停頓一下、思考一下。

        以前國語推行員在我解題過程中完全不說話也沒任何動作,

        我解完後她也只是緩緩點個頭,最後說句音量幾乎細不可聞的謝謝。

        而這個學妹在我解題過程中,常常插嘴問為什麼或要我再說一次;

        我解完後她會明顯表達原來如此或懂了,甚至興奮地手舞足蹈,

        然後劈里啪啦說出一串學長你好棒、好強、好厲害之類的讚美話。

 

 

        她跟國語推行員完全不一樣,她的話很多,表情豐富、動作急躁;

        但我卻總是在她身上看到國語推行員的身影。

        我想,我一定太懷念以前在教室裡教國語推行員數學時的情景。

 

 

        大約算完第五或第六題時,我轉頭將臉微微朝右上,

        視線剛好接觸站著彎身把臉湊近看我演算的她。

        她笑了,雖然沒有酒窩,但她的笑聲很好聽,我也跟著笑了。

        社辦充滿著我們的笑聲,隱約還可以聽到回音。

 

 

        腦海裡突然跳出一幅清晰的影像,而且自動播放,還有聲音。

        我坐著臉微微朝右上,而國語推行員站著彎身把臉湊近看我計算。

        我和她之間的距離只剩20公分,而且她的背部終於不再是挺直。

        然後我們都笑得很開心,她左臉頰露出酒窩,很深很可愛。

        寂靜的教室裡,充滿著我們的笑聲,甚至還有回音。

        彷彿這世界只剩下我們兩人的笑聲。

 

 

        我眼眶濕潤,視線有些模糊。

        那瞬間,我終於明白,我有多麼懷念那充滿整間教室的笑聲。

    我也終於明白,我有多麼想念國語推行員。

 

 

        原以為我上大學後,想念國語推行員的次數會越來越少。

        就像微積分裡的「極限」概念,隨著時間越來越長,想起她的次數,

        將會越來越少,最後趨近於零。

        但沒想到如果你思念一個人的次數越來越少時,

    有時並不表示你漸漸忘了她,也許只是因為這種相思已慢慢入骨。

 

 

        「學長。你是不是累了?」她說,「我看你眼睛紅紅的。」

        『喔。』我回到現實,趕緊摘下眼鏡,揉了揉眼睛。

        「學長。」她似乎很不好意思,「抱歉讓你這麼累。」

        『不要這麼說。』我勉強擠了個微笑,『沒事。』

 

 

        「學長,真的很謝謝你。」她急匆匆將微積分課本收進她的背包裡,

        「以後我還可以問你微積分嗎?」

        『當然可以。』

        「那太好了。」她笑了起來,「學長,我是企管一的趙麗娟。」

        『幸會。』我在心裡唸了趙麗娟這名字幾次。

        還好,這名字沒有任何台語諧音。

 

 

        「我的綽號是麥茶。」她的笑聲很好聽,「學長可以叫我麥茶。」

        『麥茶?』我很納悶,『妳喜歡喝麥茶?』

        「不是。因為我話很多,打開話匣子就說個不停。別人有時覺得吵,

     就會叫我:賣岔。」她又笑了,「賣岔就是台語別吵的意思。」

        『我知道。』原來還是跟台語有關。

        「賣岔賣岔叫久了,就演變成麥茶這個綽號。」

 

 

        『麥茶這綽號好聽。』我說。

        「學長有綽號嗎?」

        『目前沒有。』

        「那我幫你取一個。」她說,「學長微積分這麼強,乾脆叫:小微、

         小積、小微積、微積之神、微積王子、神算微積子、微積不危機、

         微微一笑很機車……」

 

 

        『麥茶。』我叫了聲,算是打斷她。

        「哦?」她愣了愣,隨即笑了起來,「學長你終於知道我這個麥茶

         綽號的真諦了。」

        我也笑了笑。這個學妹雖然話多了點,但個性不錯。

        「學長,我走了。」她拿起背包,「下次再請教你微積分。」

        麥茶走後,我坐在社辦裡,專心回味教國語推行員數學時的記憶。

 

 

        此後麥茶每次到社辦都會揹個背包,包裡一定有微積分那本教科書。

        如果我也去社辦,便會教她微積分。

        我坐著算,她站著彎身把臉湊近看我計算過程。

        這幅景象很像以前在放學後的教室裡教國語推行員數學時的場景。

        差別的只是,麥茶在那過程中常常插嘴、話說不停。

 

 

        我很喜歡在社辦教麥茶微積分的感覺,那種感覺像是一種慰藉。

        慰藉我思念國語推行員的心,讓我的心很平靜。

        就像看到國語推行員緩慢而流暢的動作時總是覺得心情很平靜那樣。

 

 

        每當拿起麥茶的筆,我都會下意識先看一眼筆蓋的咬痕。

        在演算說明的過程中,有時會恍惚,便會不自覺將臉轉往右上,

        彷彿這樣就可以看到國語推行員的臉、看到她的酒窩、

        聽見她的笑聲。

 

 

        可能麥茶很感謝我吧,她常帶些食物或飲料請我吃。

    「學長。」她拿出一盤蛋糕,「這是我做的,你吃吃看。」

    『妳會做蛋糕喔。』我很驚訝。

    「這又沒什麼,只要有烤箱,誰都會做。」

    『妳給我十個烤箱,我也不會做。』我說,『所以妳很厲害。』

    麥茶似乎有點不好意思,淡淡地笑了笑。

 

 

        這樣的相處模式久了,我跟麥茶便算很熟。

        如果教她微積分時累了,我們會走出社辦聊聊天。

        麥茶的話真的算多,聊天時通常是她在講,而我只是聽。

        她聊天的話題很廣,幾乎是想到什麼說什麼,別人很難打斷她。

        但說到一半時她可能突然改變話題,然後就回不去原來的話題。

        就像行駛在高速公路的車子,原本有個目的地;

        中途突然下了某個交流道後便四處亂竄,再也回不去高速公路上。

 

 

        室友林家興是拉我進環保社的環保社員,他常看到我和麥茶的互動。

    「麥茶常問你功課,又做蛋糕給你吃,應該對你有意思。」他說。

    『不會吧?』

    「我覺得她應該喜歡你。」他說,「如果要追就要快,我們學校男女

     的比例幾乎快十比一,只要女生還不錯,很快就被追走了。」

 

 

        『那就祝福她早點被追走吧。』

        「欸,我是說真的。」他似乎很急,「你趕快約她看電影。」

        『如果我約她看電影,她可能會先請我吃飯。』

        「為什麼?」

        『沒什麼。這是只有我自己才懂的梗。』

        他聽了一頭霧水,我也沒再解釋。

 

 

        即使別人看來麥茶似乎對我有好感,但我還是覺得我和她很單純。

    經過艾琳事件後,我不敢再自作多情,也很怕誤判。

    所以如果像是我和麥茶的相處模式,我會傾向這沒什麼,

    就是熱心的學長教學妹微積分,而學妹做點東西表達感謝之情。

    就這樣而已。

 

 

        說到艾琳,不成熟的我還是躲著她,直到迎新露營才躲不掉。

        我們要幫系上大一新生辦迎新,就像去年學長幫我們辦迎新一樣。

        系上的傳統是辦露營活動,所以我們挑了個地點去露營。

    我們班有很多人是工作人員,我和艾琳都是。

        晚上大一學弟妹進帳篷睡覺後,我一個人在營火邊守夜。

        陪伴我的,只有一台收音機,和它播放出的歌曲。

 

 

    冬天深夜的戶外特別冷,我泡了杯熱茶,坐著靠近營火取暖。

        沒想到艾琳鑽出帳篷,向營火走來,我反射動作就是站起身想跑,

        但意識到我正在守夜不能離開,便尷尬地僵在當場。

        「三角形。」艾琳說,「你不用擔心,我不會說話。」

        她走到營火邊也坐下,果然沒再說話。

        我才緩緩地坐下。

 

 

        「五告令(有夠冷)。」收音機連續播放了三首歌後,她突然說。

    不是說了不會說話嗎?怎麼還說?

    『再去加件衣服吧。』過了一會後,我說。

        「挖甘哪請安咧(我只有穿這樣)。」

        我看她直打哆嗦,只好脫下自己的外套,遞給她。

 

 

        「安咧里A令(這樣你會冷)。」她伸手接下。

        『我沒關係。』

        「兜瞎(多謝)。」她穿上我外套。

        『不用客氣。』

        然後她終於不說話了。

 

 

        「我可以上廁所嗎?」收音機又播放了兩首歌後,她又開口。

        『當然可以。』我說,『不過不要把營火滅了。』

        「我為什麼要把營火滅了?」她很納悶。

        我沒回答。只是指著20公尺外的廁所,並給她手電筒。

        『有點暗,走路小心。』我說。

        「謝謝。」她接過手電筒。

 

 

        她上完廁所回來後,收音機正播放邰肇玫的〈沉默〉。

        她站著、我坐著,我們都沉默。

        「我去睡了。」〈沉默〉播完後,她打破沉默。

        我只點個頭,保持沉默。

 

 

        她鑽進帳篷後,沒多久又鑽出來,走到我身邊。

        「手電筒還你。」她說。

        我接過手電筒,點個頭,還是沒說話。

        「對不起。」她說。

        我愣了愣,不懂她為什麼說對不起?便看著她。

 

 

        她欲言又止,停頓一會,還是沒往下說。

        她轉身又鑽進帳篷,但很快又鑽出來,走到我身邊。

        「外套還你。」她說。

        我接過外套,迅速穿上。

 

 

        收音機播放著〈忘了我是誰〉,艾琳跟著旋律哼唱了幾句。

        「你約我看電影時,我其實只要說:我有男朋友了就好。」她說,

        「但我有男朋友了這句話我對你說不出口。」

        我看著她,還是沒說話。

 

 

        「你可能想問我為什麼?但我真的不知道。」她說,「我只知道那時

         完全不想對你說:我有男朋友了。」

        我還是沒接話,只是看著她。

        「完全不想。」她又強調。

 

 

        她走回帳篷邊,鑽進帳篷。過了一會後又從帳篷鑽出來。

        「你剛剛說:不要把營火滅了。」她走到我身邊,「你以為我會直接

         尿在營火上?」

        『妳不會嗎?』

        「當然不會!」她笑了起來,露出酒窩,「你真的很無聊。」

        我看著她的酒窩,並沒有聯想起國語推行員。

        對我而言,艾琳的酒窩似乎已經只是她臉部的特徵而已。

 

 

        她又鑽進她的帳篷。她到底累不累?我看得都累了。

        看她這樣鑽進鑽出帳篷,不由得讓我想到以前常在女生宿舍門口,

        看她跑進跑出宿舍大門。我記得最高記錄是四次來回。

        沒想到她竟然又鑽出帳篷,走了過來。

        破記錄了,這是第五次。

 

 

        「我可以在這裡陪你守夜嗎?」她說。

        『外面很冷,妳受不了的。』我說,『妳還是回帳篷睡覺吧。』

        「好吧。」

        『妳這次回帳篷後,不要再出來了。』

        「如果我又出來呢?」

        『妳可以試試看。』

 

 

        我看她終於又鑽進她的帳篷,這應該是最後一次了吧。

        但我猜錯了,艾琳鑽出帳篷,抱著睡袋走到我身邊。

        收音機此刻播放著齊豫的〈橄欖樹〉。

        『妳怎麼又出來了?』

        「你不是要我企跨埋(試試看)?」

        『妳……』

        「不要問我從哪裡來,我的故鄉在遠方……」她哼唱〈橄欖樹〉。

 

 

        她把睡袋鋪在地上,拉開睡袋拉鍊,人鑽進去躺下,再拉上拉鍊。

        「晚安。三角形。」她說完後便閉上雙眼,不再說話。

        我也沒再說話,轉過身,面對著營火。

        〈橄欖樹〉播完了,接著播放〈思念總在分手後〉。

        在寂靜寒冷的冬天深夜,這是非常適合思念國語推行員的歌。

 

 

        我不懂為什麼艾琳完全不想說那句話?

        說「我有男朋友了」應該很簡單吧。

        但這已經不重要了,我不想耗腦力去想,更不想問她。

        之後我還是會選擇避開艾琳,但不再是光速離開,而是盡量遠離。

        盡量就好,但不會太刻意。

 

 

        反而我和麥茶碰面的機會增加了,以前我有事才會進社辦,

        漸漸變成沒事也會進社辦。

        而我只要進社辦,遇見麥茶的機率相當高。

        我和她的互動模式還是一樣,我教她微積分、偶爾走出社辦聊天。

 

 

        「學長。」麥茶說,「你認為你像指數函數——e的x次方嗎?」

        『為什麼這麼問?』我很納悶。

        「因為不管對指數函數微分多少次,都是e的x次方,永遠不變。」

        她說,「你說過這就像堅定不移的愛情,再怎麼微分,都不會變。」

        『是啊,我說過。』我說,『但是妳突然問我……』

        「這種比喻很美。」她打斷我,「所以想問學長認為自己像嗎?」

 

 

        『我頂多就是x的一次方,微分一次就變成常數。』我笑了笑,

        『如果再微分一次,就變成0了。』

        「學長真的這麼認為嗎?」她說。

        『大概吧。』我聳聳肩,『我最多只能被微分兩次。』

 

 

        「可是我覺得學長你像指數函數耶。」

        『妳為什麼覺得我像?』我有點驚訝。

        「感覺呀,沒有為什麼。就像我感覺企鵝一定很可愛那樣。」她說,

        「我去年去木柵動物園看到企鵝,哇!真的好可愛,我那時……」

        她下企鵝交流道了,再也回不去高速公路,回不去指數函數這話題。

 

 

        一個禮拜後我走進社辦,看見麥茶一副神祕兮兮的樣子。

        「學長。」她突然大叫,「生日快樂!」

        我嚇了一大跳,一時之間說不出話。

        「我做了蛋糕給你。」她拿出一個6吋左右的小蛋糕。

        蛋糕上還用奶油寫下:微積分學長生日快樂。

 

 

        『妳怎麼知道今天是我生日?』我很驚訝。

        「上禮拜林家興學長偷偷告訴我的。」

        原來如此,看來他還是希望我趕快追求麥茶。

        『謝謝妳。』我指著蛋糕上的字,『妳的手很巧,很厲害。』

        「雕蟲小技而已。」她笑了笑。

 

 

        我吃了兩小塊蛋糕,麥茶吃一小塊,剩下大約一半就留給其他社員。

        我和麥茶走出社辦,走到陽台邊,靠著欄杆聊天。

        「學長。」她問:「你會喜歡話多的女生嗎?」

        『嗯……』我想了一下。

        我認識的女孩不多,話多的我會直覺想到艾琳,當然麥茶的話更多。

 

 

        『話多或話少的女生,我沒什麼特別的感覺。』我說,『但如果我

     喜歡的女孩話很多,那麼我就會喜歡話多的女生。』

        「意思是如果你喜歡的女孩話很少,那你就會喜歡話少的女生?」

        『差不多是這意思。』

        「學長真的像指數函數。」她笑了笑。

        話題又要轉到指數函數了嗎?

 

 

        『妳為什麼突然問我喜不喜歡話多的女生?』

        「嗯……」她想了一下,「其實我想跟學長說一件事。」

        『什麼事?』

        「我……」

        她竟然有點結巴,說不出話,這對話很多的她而言,落差很大。

 

 

        『怎麼了?』我問。

        「我有一個喜歡的人。」她的臉似乎泛紅。

        『喔。』我有點尷尬,不知道要接什麼,只能說:『那很好。』

        「他也是環保社的社員,算是我的學長。」她的臉更紅了,「我每次

         來社辦,只是想見到他。我很想跟他告白,但始終說不出口。」

        『他是誰?』

        麥茶的臉瞬間暴紅,沒有回話,低下頭。

 

 

        等等。難道說……

        麥茶喜歡的人是我?

        啊?怎麼辦?我沒心理準備啊,我對她也沒特別意思啊。

        如果她直接說出口了,我怎麼回應?要說什麼話?

        要表示接受?婉拒?或只要帥氣地說聲:我知道了、辛苦妳了?

        我不知道怎麼回應啊,完全沒經驗,也沒人教過我。

        我突然緊張度破表,心跳瞬間狂飆,很想逃離現場。

 

 

        「是……」她吞吞吐吐,「是社長。」

        什麼?不是我?怎麼不是我?雖說鬆了一口氣但也有些失望。

        而且我對剛剛的自作多情超尷尬。

        『原來是社長喔。』我定了定心神,勉強鎮定。

        「終於說出口了,好開心。」她呼出一口長長的氣,「還好有學長你

     可以聽我說這個,不然我都不知道可以跟誰說。」

        『這是我的榮幸。』

 

 

        「社長不知道會不會喜歡話多的女生?」

        『妳只是健談,健談當然話就多。』我說,『妳有很多優點,認真、

     乖巧、可愛,而且又有手藝,很多男生都會喜歡妳。』

        「真的嗎?」她眼睛睜得很大。

        『嗯。』我點點頭。

 

 

        麥茶說她對具有什麼「長」身分的,比方班長、社長等,

    會莫名其妙有一種仰慕之情。

        社長是大三生,身材高高瘦瘦,長相斯文,談吐溫和。

        他平時話不多,但在社團裡發號施令時有一股魅力。

        麥茶一進環保社便被社長深深吸引,開始暗戀他。

        所以只要空堂沒課,她就往社辦跑,希望能看到社長。

        而待在社辦等待社長出現的時間裡,她就拿微積分來打發時間。

 

 

        原來麥茶不是把社辦當圖書館,她只是在社辦裡等待見到社長。

        這確實是能多看到社長、接近社長的最笨卻最直接、有效的辦法。

        而漫長的等待中,複習微積分既可打發時間,功課也能進步。

        如果社長出現了,看到她總是認真在社辦念書,也會留下好印象。

 

 

        『我很佩服妳的毅力。』我說。

        「毅力?」她笑了笑,「如果喜歡一個人,當然想每天看到他。每次

     到社辦都可能看到他,這過程令人期待又興奮,一點也不苦。就像

         如果每天低頭走路都很有可能撿到錢,於是就每天低頭走路,走了

         好幾年。這不叫毅力,只是單純想每天都撿到錢。」

        『說的也是。』我也笑了笑,麥茶的話真的多。

 

 

        「學長熱心教我微積分,我很感激也很感動。」她說,「但很抱歉,

         常常你認真教我時,我心裡卻只想著社長怎麼沒出現?我只想看到

         社長,很難專心聽你講解微積分。如果我們走出社辦聊天時,我也

         一直偷瞄社辦的門,看看社長是否會走進社辦。」

        麥茶一直道歉,我笑了笑說沒關係。

 

 

        但我突然想起國語推行員。

    國中三年我都是班長,國語推行員會不會也像麥茶一樣,

    對「班長」有種莫名的仰慕之情?

    如果她有,那麼早已不再是班長的我,她還有可能「仰慕」嗎?

 

 

    以前放學後的教室裡,我教她數學,她站著彎身把臉湊近看我演算。

        偶爾我轉頭將臉微微朝右上接觸她的視線;偶爾我們相視而笑。

        我一直覺得這樣的互動,醞釀了我和她之間的情感。

 

 

        但如果國語推行員也像麥茶一樣的心態呢?

    國語推行員會不會只是一心想把數學成績提高,

    並認為一直認真教她的我,只是個熱心的同學而已?

 

 

    這天是我20歲生日,我做了一次驗算。

        國語推行員依然是我心目中最溫柔善解的女孩。

    可是在她心目中,我們是有感情基礎?

    還是我只是個熱心助人的好同學而已?

 

 

        國語推行員對我,是感激?感動?

    還是有感情?

 

 

全站熱搜

jh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