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畢業後兩個月,又到了大學聯考放榜的日子。

        這次比對完六個報紙版面的榜單,都沒有發現「邱素芬」。

        如果她考了第四次大學聯考,那麼落榜的她,該何去何從?

        她人生列車的下一站,會是哪裡?

 

 

        而我的人生列車,繼續往前直達研究所。

        我搬離住了四年的大學宿舍,成為研究所新生。

        研究生宿舍床位不夠,要住研究生宿舍的人得抽籤。

        我籤運不好,沒抽中宿舍,只好在學校附近租房子。

 

 

        我找到一個還不錯的地方,是頂樓陽台加蓋兩個房間。

        我住其中一間,另一間也是住本校的研究生,念航太所。

        但搬進去住了一個禮拜,從未遇見他,他的房間也一直沒亮燈。

        第八天晚上他房間的燈終於亮了,而且房門虛掩。

        我輕敲他房門,想打聲招呼,認識一下。

 

 

        「我叫李育翔,叫我阿翔就好。」他說。

        『我叫蔡志常,叫我……』我想了一下,『隨便你叫吧。』

        「那我叫你菜菜。」他笑了,「可以嗎?」

        『可以。』我也笑了。

        雖然菜菜有點怪,但如果他喜歡叫,就隨他意了。

 

 

        我問他前陣子去哪?他說去醫院。

        「我認識一個女孩,因為剛失戀哭得很傷心。」他說,「安慰她時,

     她問可以借我的肩膀嗎?我當然很man的說可以。」

        『這跟去醫院有關?』我很納悶。

        「原本她趴在我肩膀上哭,後來情緒激動,就搥打了幾下。」他說,

        「她是空手道兩段,手刀一劈,我骨頭就斷了。」

 

 

        『你是開玩笑嗎?』

        「我是說真的。」他說,「你是不是覺得很像開玩笑?」

        『對。』

        「我也覺得很像開玩笑。」他笑了,「但骨頭真的被她劈斷了。」

        我不禁跟著他笑了起來,這確實有些搞笑。

 

 

        「菜菜。」他還在笑,「以後女孩要借你的肩膀哭泣時,記得問她

         有沒有練過空手道。」

        『好。』我也還在笑,『我記下了。』

        阿翔看起來是個有趣的人,應該很好相處。

 

 

        「初次見面,請多指教。」他笑了笑,「以後盡量把我當正常人。」

        『好。』我也笑了笑,『我盡量。』

        跟他簡單握一下手後,我們各自回房間。

 

 

        除了阿翔外,我也多認識了一些新同學。

        研究所要修的課不多,但課餘時間大多還是待在研究室裡。

        系館有五間研究室,每間用隔板隔出12個位子。

        隔板讓每個研究生坐在位子時不會看見別人,也不會被別人看見。

        每個位子有一張L型書桌,研究生通常放了台電腦。

        室內有面牆整面釘成書櫃,高度到天花板,讓大家共用。

 

 

        我在L型書桌上放了台電腦,書籍和資料等放在書櫃裡。

        如果在學校,除了上課外,我都待在研究室。

        通常晚上才回去租屋處,有時甚至待到深夜或凌晨才回去。

        假日偶爾也會去研究室,日子過得充實而忙碌。

        我買了輛二手機車,方便隨時移動。

 

 

        小敏考上台南一所女子高中,也算明星高中。

        她父母希望我繼續教小敏,但我以不擅長高中數學為由婉拒了。

        沒想到開學一個月後的某個假日,小敏竟然跑到研究室找我。

        「老師。」小敏一見到我就說,「救命呀!」

        『怎麼了?』我嚇了一跳。

 

 

        「我數學都聽不懂。」她苦著一張臉。

        『喔。』我鬆了一口氣,『妳可以去補習班補數學。』

        「我不想去補習班。」

        『補習班有很多,妳先去聽聽看。』我說,『補習班老師很會教。』

        「我就是不想去補習班。」

        『那……』我一時語塞。

 

 

        「老師。」她說,「你回來教我數學啦!」

        『這……』

        「我已經是高中生了耶。」她說。

        『所以呢?』

        「你不覺得可以跟一個女高中生近距離接觸,很令人興奮嗎?」

        『我沒那麼變態。』我輕輕敲了她的頭。

 

 

        「老師。」她拉拉我衣袖,「拜託啦!」

        我拗不過她的請求,只好勉強答應。

        但我還是強調不擅長高中數學,她要有去補習班的心理準備。

        「好。」她點點頭,「如果老師應付不來,我就去補習班補數學。」

 

 

        沒想到剛開始教小敏高中數學時,我發現自己仍然得心應手。

        大致翻了一下高一數學的內容,也覺得沒什麼問題。

        小敏聽得懂我所教的,不再對高中數學恐慌,數學成績也進步了。

        但小敏的數學成績越好,我越感受到懊悔與遺憾,甚至內疚。

 

 

        原來我有能力教小敏高中數學,那麼我就該有自信教國語推行員。

        我為什麼不能教國語推行員高中數學呢?

        那時我應該問她是否可以到台南來啊!

        既然她已辭去工作,那麼搬到台南來也並非不可能。

        雖然可能唐突,雖然她應該不會同意,但起碼可以開口問她。

        如果我可以教國語推行員高中數學,也許一切都將變得不一樣。

 

 

        「老師。」小敏叫了我一聲。

        『怎麼了?』我回過神。

        「你看起來好像很難過。」

        『喔,沒事。』我勉強擠了個微笑,『我們繼續上課。』

        但只要繼續教小敏高中數學,我就常有揮之不去的內疚感。

 

 

        可能是內疚感作祟,我竟然有看到國語推行員的錯覺。

        那次是我在校內某個自助餐廳吃午飯,餐廳隔壁是女生宿舍。

        女生宿舍有左右兩棟,由一條寬約5公尺的走廊分隔。

        透過玻璃窗,我好像看見國語推行員經過那條走廊。

 

 

        雖然走廊只有5公尺寬,雖然她只在窗外60公尺一閃而過,

        雖然有許多女生同時經過那條走廊,雖然我只看見右側面……

        但那挺直的背部、緩慢而流暢的節奏,應該是她沒錯。

        可是她怎麼可能會出現在校內的女生宿舍呢?

        所以只是我的錯覺嗎?

 

 

        此後我常在相同的時間坐在同樣的位置,透過玻璃窗看著窗外。

        有好幾次我彷彿看見國語推行員的身影。

        從左到右,5公尺走了9步,大約7秒鐘後消失。

        我相信那應該是錯覺。

 

 

        然而即使是錯覺,只要那個女生的身影像國語推行員,

        我就會覺得很安心,心情很平靜。

        對我而言,這是我思念的出口。

 

 

        我想起了六世達賴喇嘛——倉央嘉措的傳說。

        倉央嘉措從小在民間生活,直到15歲才坐床,入主布達拉宮。

        即使成為活佛,卻依然放蕩不羈,還寫下大量浪漫的情詩。

        傳說他常在夜晚溜出布達拉宮,到山腳下的酒店與情人幽會。

 

 

        可是我聽到另一種傳說。

        倉央嘉措坐床前有個初戀情人,但因為得成為六世達賴而被迫分離。

        而他之所以突破重重阻礙溜出布達拉宮來到酒店,

        是因為店裡端酒少女的側面,很像他故鄉的初戀情人。

        所以他常常坐在店裡的固定位置上,靜靜望著那位美麗少女的側面,

        思念著無法在一起甚至不能再見面的愛人。

 

 

        倉央嘉措和初戀情人分離時的年紀是15歲,

        正好也是我和國語推行員國中畢業要分離的年紀。

        而我每次在相同的時間進餐廳坐在同樣的位置,

        也只是為了看見一個疑似國語推行員的身影。

 

 

        在忙碌且畢業壓力無時無刻如影隨形的研究生生活中,

        到女生宿舍旁的餐廳看著窗外,靜靜等待國語推行員的身影出現,

        是我唯一心情平靜的時刻。

 

 

        國語推行員的身影可以讓我心情平靜,而阿翔可以讓我忘卻壓力。

        我常跟阿翔吃飯、聊天,跟他在一起時是非常輕鬆愉快的。

        阿翔喜歡攝影,偶爾開車載我出去走走、拍拍照。

        對一個才20出頭歲的研究生而言,擁有一輛車算是很少見。

        為了不讓他老是當司機,我也趕緊去考了張汽車駕照。

        我突然想到阿勇根本沒車,可是大三就有了駕照,

        是不是只為了想開車載蔡玉卿?

 

 

        跟阿翔相處久了,便越來越熟,而且無話不談,也很知心。

        我們偶爾談心,我也曾訴說我和國語推行員之間的點滴。

        阿翔說他的心像蜂窩,有很多門,住了很多女孩。

        每隔一段時間,打開一扇門,住進一個女孩。

        但任何女孩都可能只是暫時性的主人。

 

 

        『所以你有很多女朋友?』我問。

        「談不上是女朋友。」他說,「應該說我有一些要好的女孩子。」

        『“一些”指多少?』

        「七、八十個而已。」

        『啊?』

        「開玩笑的。」他笑了笑,「幾個而已啦。」

        『把你當正常人看待,有點難。」我也笑了笑。

 

 

        有次我跟他提及大學時期跟艾琳之間所發生的事。

        「先說結論。」阿翔聽完後說,「艾琳是個非常坦誠的女孩。」

        『喔?』我說,『那麼推導的過程是?』

 

 

        「她喜歡你,無法對你開口說她有男朋友了,怕你難過。」阿翔說,

        「可是她很坦誠,因此還是一定得讓你知道她有男朋友。」

        『但藉由約我去跟她男朋友吃飯的方式,有點震撼吧。』

        「她那麼坦誠,難道就不會讓男朋友知道她喜歡你?」

        『啊?』我吃了一驚。

 

 

        「她想讓你知道她有男朋友,同時也想讓男朋友知道她喜歡你。」

        他說,「但她對你們兩個人都說不出口,所以才有那晚的飯局。」

        『為什麼?』

        「那晚的飯局,既能讓男朋友知道有你,也能讓你知道有他。」

        『這樣她可能會兩頭落空。』我問,『她不知道後果嗎?』

        「她當然知道後果,但她更知道應該坦誠。所以結論:她是個非常

     坦誠的女孩。」他說,「以上是我的推導過程。」

 

 

        『女孩子真的很難懂。』我嘆口氣。

        「不懂女生,根本不用難過。」他笑了笑,拍拍我肩膀,「因為

     懂了女生,你也不會好過。」

    『沒錯。』我也笑了笑。

 

 

        「其實這樣很好,因為你的心住不進別的女生。」他說,「我的心像

         蜂窩,有很多門,門也可以輕易開啟。但你的心是上了鎖的鐵門,

         別人很難住進去,而且裡面也早住了個人。」

        『住誰?』

        「就你常說的那個國語推行員。」

        我心頭一震,沒有接話。

 

 

        「而且不僅鐵門上鎖,連住裡面的國語推行員也被手銬腳鐐綁住。」

        他說,「你該試著解開手銬腳鐐,打開鐵門。」

        『真的要這樣嗎?』

        「讓她走。」他說,「並讓別人住進來。」

        『我……』我嘆口氣,『我做不到吧。』

 

 

        「菜菜。」阿翔說,「問你一個問題。」

        『請。』

        「如果這世間分成兩種人,一種希望擁有最漂亮的髮型,另一種希望

         成為最好的髮型設計師。」他問,「你會選哪一種?」

        『這問題我不太懂。』

 

 

        「如果是最好的髮型設計師,就不會有最漂亮的髮型,因為他沒辦法

     幫自己弄頭髮。同理,如果擁有最漂亮的髮型,就一定不是最好的

         髮型設計師。」

        『嗯……』我想了一下,『我選最好的髮型設計師。』

        「我猜也是。」他說,「我是選最漂亮的髮型。」

 

 

        『這兩種有什麼差別?』我問。

        「在愛情的世界裡,希望擁有最漂亮的髮型的人最在乎被愛的感覺,

         誰把他頭髮弄得最漂亮,誰就是最好的髮型設計師。而最好的髮型

         設計師在乎自己愛誰,自己最愛誰,就把誰的頭髮弄得最漂亮。」

        『好像有點道理。』

 

 

        「你為什麼選最好的髮型設計師?」他問。

        『如果是最好的髮型設計師,就有能力讓人的髮型最美。我喜歡擁有

     那種可以讓別人變成最美的能力。』我說。

        「你希望有能力讓別人最美,但不在乎自己是否最美。」他說,

        「所以你比較懂得為愛付出,比較不在乎被愛的感覺。」

 

 

        『那你呢?』我問,『為什麼選最漂亮的髮型?』

        「爽啊!」他說,「如果我有最漂亮的髮型,當然很爽。」

        『就這樣?』

        「就這樣而已。」他笑了,「所以我比較重視被愛的感覺。將來如果

     有一天我想定下來,應該會跟一個最愛我的女孩在一起。」

 

 

        希望擁有最漂亮的髮型?希望成為最好的髮型設計師?

        前者重視誰最愛自己?後者重視自己最愛誰?

        我常思考這兩者間的差異。

        有次教小敏時,我也問她這個問題。

 

 

        「我希望成為最好的髮型設計師。」小敏回答。

        『為什麼?』

        「美麗,是讓人看的。」小敏說,「如果我是最好的髮型設計師,

     我才可以看到最美的髮型。」

        『沒想到妳還滿成熟的。』我笑了笑。

        「再怎麼成熟,老師你還是要等到我18歲高中畢業,才可以……」

        『不要亂開玩笑。』我輕輕敲了她的頭。

 

 

        有天深夜我在研究室又莫名其妙想起那兩者間的差異時,

        突然聽到「砰」的撞擊聲,然後是一堆物品掉落聲。

        我起身查看,發現是在靠門第一排但離門最遠的位子。

        有個女研究生正對著散落一地的書籍發呆。

 

 

        我走近她,但她依舊呆站著。

        『怎麼了嗎?』我問。

        「我弄壞了書架。」她似乎回過神。

        她座位後方有一個木製四排書架,但書架已傾倒在地。

 

 

        我蹲下身收拾散落一地的書,她愣了幾秒後才蹲下身跟著收拾。

        收拾完書和一些雜物後,我扶起書架,最上面那排木板已斷裂。

        『妳在練空手道嗎?』我問。

        「嗯?」她似乎沒聽懂。

 

 

        『都快12點了,妳怎麼還沒回去?』我問。

        「你不也是?」

        『但妳是女孩子……』

        「所以呢?」

        『沒有所以。』我點個頭,識相地回到自己位子。

 

 

        她是我的研究所同學,應該是叫楊翠茹。

        聽說她是台中的國立大學畢業,再考上本校的研究所就讀。

        她跟班上同學的互動很少,也很少講話,感覺獨來獨往。

        但最有辨識度的,是她的外表,她很漂亮。

 

 

        念我們這種工學領域研究所的女生很少,

        如果出現女生,通常長得……

        呃……我該怎麼說,才能保持禮貌呢?

    這麼比喻好了,如果女生的長相越美,讓人感覺越高傲、難親近,

    那麼念工學領域女研究生的長相會讓人感覺非常隨和、超好相處。

 

 

        所以剛開學時,楊翠茹的出現就引起不小的騷動。

        她似乎也成了班上男同學甚至學長們的女神。

        但她的神情總是冷漠,對任何事物都很冷淡,講話的語氣也冷冰冰。

        試著靠近她的人幾乎都被凍傷,因此大家只好把她當作冰冷的存在。

 

 

    在今晚之前,我只跟她說過一次話,而且那次我們都只說一句。

    那是某天深夜離開系館,走去停放機車的路上會經過一小片樹林,

    我突然遇見似乎在樹林內閒晃的她。

    她神情冰冷,頭髮又直又長,而且竟然穿了一身白,沒有半點雜色。

    看到她的瞬間,我嚇了一大跳,心臟差點從嘴巴跳出來。

    『這麼晚了,妳全身都穿白衣服在這裡走動,會不會太猛?』我說。

    「念研究所了,還怕鬼?」她說完轉身就走。

 

 

    想起那晚,我還心有餘悸。

        看了看錶,凌晨一點,差不多該回去了。

        要離開研究室時,瞄一眼她的位子,桌上的燈還是亮的。

        悄悄靠近了幾步,看見她正盯著電腦螢幕,是Fortran程式畫面。

        我又悄悄退開幾步,轉身走出研究室。

 

 

        走了幾步,回憶起國中放學後國語推行員獨自待在教室裡的情景。

        那種不想讓國語推行員一個人留在教室裡的心情,至今記憶猶新。

        雖然應該會自討沒趣,但不捨國語推行員的心情更強烈。

        我嘆了口氣,又走進研究室,到她位子旁。

 

 

        『真的很晚了,妳畢竟是女孩子……』

        「你是專程來發表性別歧視的言論嗎?」

        『不是。』我凍傷了,『只是擔心妳太晚回去會有危險。』

        「多謝關心。」她視線始終盯著螢幕,「Leave me alone。」

 

 

        『對了,待會如果想上洗手間,要去男洗手間。』我說。

        「為什麼?」她轉頭看著我。

        『系館有個傳說,過了晚上12點,會有一個女人走進女洗手間。』

        我說,『但那個女人從沒走出來。』

 

 

        她身體似乎輕微震動一下,但沒回話。

        『我先走了。』我揮揮手,『記得要去男洗手間。』

        我轉身走出研究室,雖然還是有點擔心,但只能下樓離開。

 

 

        一個禮拜後,班上幾個男同學聊天時提到楊翠茹。

        「昨晚上廁所時,突然看見她走進來,我嚇了一大跳!害我趕緊拉上

     拉鍊,差點夾到小鳥。」

        「她怎麼會走進男廁所?走錯嗎?」

        「不曉得。但她真的走進男廁所,而且還打開門進去耶!」

        「莫非她是男的,像泰國人妖那樣……」

 

 

        『她幾點走進男廁所?』我插嘴問。

        「12點多吧。」看見她的男生說。

        『喔。』

        我應了一聲後,趕緊離開。事情大條了,她竟然相信那個傳說。

 

 

        當晚我在研究室待到11點半,要回去時發現楊翠茹還在。

        她依然看著電腦螢幕,很困擾的樣子。

        『需要幫忙嗎?』我問。

        「不用。」她馬上說。

        『快12點了,如果不趕快回去……』

        她突然轉身,狠狠瞪著我,我嚇了一跳。

 

 

        「你上次說的事,是真的假的?」她眼神很銳利。

        『什麼事?』

        「過了12點,會有個女人走進女洗手間但卻沒走出來的事。」

        『妳在說那個迷路的女人喔。』

        「迷路的女人?」

        『走進女洗手間卻沒走出來,那她應該在洗手間裡迷路了。』我說,

        『不然妳以為她為什麼沒走出來?』

        「你……」

 

 

        『這是妳寫的程式嗎?』我指著電腦螢幕。

        「對。」

        『是不是有什麼問題呢?』

        「有跑出結果,但結果都會有誤差。」

        『我可以仔細看一下嗎?』

        「不需要。」

 

 

        『我沒惡意,只是想幫忙而已。』我說,『畢竟我們是同學。』

        「我已經被這程式煩了一個禮拜,最好你看一下就可以找出問題。」

        『看看無妨。』我說,『妳先休息一下,給我幾分鐘看程式。』

        「我剛說了……」她冷冷地說,「不、用。」

        『好吧。』我又看了電腦螢幕一眼,然後退開幾步。

 

 

        『如果變數名稱的第一個字母是I、J、K、L、M、N,Fortran會內定

         為整數。妳程式中有個變數叫ICE,它會被當成整數。』

        『如果ICE = 10/8,那麼ICE不會是1.25,而是1。』我繼續說,

        『因為它被當成整數,小數部分會去掉。所以計算結果就有誤差。』

        『妳可以宣告ICE為實數REAL,或是改掉ICE這變數名稱,用不是

         I到N開頭的字母。』我最後說,『我先走了,Bye-Bye。』

 

 

        沒想到她冷得徹底,連寫程式時也使用ICE當變數名稱。

        走出系館,看著夜空,我又想起了國語推行員。

        雖然楊翠茹完全不像國語推行員,但她獨自留在研究室裡的樣子,

        不由得讓我將她的身影與國語推行員重疊在一起。

        我好懷念放學後寂靜的教室裡,充滿著我和國語推行員的笑聲。

        可惜而今寂靜的研究室裡,只剩下冰冷的對話。

 

 

        之後我不想在研究室待太晚,怕把她當國語推行員卻又無能為力。

        而且她書架木板斷裂的樣子,很像被手刀劈開。

        也許她真的會空手道,我還是小心一點好。

        如果太晚了還沒回去,會發生危險的可能不是她,而是我。

 

 

        有天我們幾個男同學又在研究室閒聊,我說了被學妹拜託的事。

        研究生要幫系上老師改考卷,大學部的學生因此叫我們「助教」。

        我是工程數學這科的「助教」,期中考考完後,有個學妹來找我。

        「助教,能不能把我的分數改高一點?」她眼神和語氣充滿懇求,

        「只要能讓工程數學及格,我什麼都可以做。」

    『真的什麼都可以?』

    「嗯。」她低下頭,似乎很害羞。

    『那就回去好好用功準備期末考!』

 

 

        我們幾個笑成一團,突然看見楊翠茹離開座位,走出研究室。

        被她冰冷的氣場震懾住,我們同時停止笑,而且鴉雀無聲。

        迅速解散各自回座位,但我才坐下沒多久,感覺背後有股冷風。

        「你叫什麼名字?」楊翠茹站在我背後。

        『我們當同學這麼久了,妳還不知道我名字?』我很驚訝。

        「我不想知道的名字,當再久的同學也不會知道。」

        『喔。』我說,『我是蔡志常,妳想知道我名字,我倍感榮幸。』

 

 

        「那我叫什麼?」

        『楊翠茹。』我說,『只要是同學,我理所當然會知道。』

        「怎麼寫?」

        我用筆在紙上寫下:楊、翠、茹。

        「我的如,沒有草字頭。」她拿筆塗掉茹上面的草,「你還有什麼

     理所當然會知道的事?」

 

 

        『那我名字怎麼寫?』

        她用筆在紙上寫下:蔡、智、常。

        『我是志氣的志。』我拿筆塗掉智,改成志。

        「其實智比較適合你。」她說,「因為你很聰明。」

        『謝謝。』我有點不好意思。

 

 

        「上次的事。」她說,「謝謝你。」

        『上次?』我問,『迷路的女人嗎?』

        「那是上上次。」她瞪我一眼。

        『喔。』我問,『那上次是什麼事?』

        「Fortran程式。」

        『妳程式問題解決了嗎?』我想起來了。

        「嗯。」她微微一笑,「當晚就解決了。」

 

 

        她笑起來有一種嫵媚的味道,用成語形容的話,就是嫣然一笑。

        第一次看見她笑,雖然覺得很美,但我竟然有點緊張。

 

 

        「我只是來跟你說一聲謝謝。」她說。

        『不客氣。』我說,『那個迷路的女人是我唬爛的,對不起。』

        「我以為你不會道歉呢。」

        『這一定要道歉。不然妳12點過後就去男廁所,也很傷腦筋。』

        她把臉一板,轉身就走。

 

 

        「你剛剛說的事……」她走了幾步,回頭說,「算好笑。」

        『剛剛?』

        「你叫學妹好好用功準備期末考。」她又笑了。

        這種笑依然有一種嫵媚的味道,用成語形容的話,就是回眸一笑。

 

 

        其實長得漂亮的人,笑起來通常會加倍好看。

        不懂為什麼她的神情總是那麼冰冷,她不知道她笑起來超美嗎?

        她的笑容幾乎可以排世界第二了。

        而世界第一,就是國語推行員笑起來時左臉頰露出的酒窩。

 

 

        可能楊翠如真的很感謝我吧,之後如果在研究室碰到,

        她的神情不再完全冰凍,開始有一點點溫度。

        她甚至會主動找我,她找我的方式很簡單,就是默默站在我背後。

        而我發現她的方式也很簡單,就是突然感到背後一陣寒意。

 

 

        『有事嗎?』我轉過頭。

        「程式有點問題。」她說。

        『需要我看看嗎?』

        「不然我站在這裡是在幫你把風嗎?」

        『喔。』我站起身,跟著她走到她的位子。

 

 

        我站著注視她的電腦螢幕,有時邊說明邊敲打鍵盤。

        偶爾臉微微朝左下,接觸她的視線。

        她跟國語推行員一樣,在我說明的過程中很安靜也沒任何動作。

        雖然都是安靜,但感覺還是有差異。

        國語推行員像是聽你傾訴的平靜湖水,而她只是座安靜的冰山。

 

 

        我站著,她坐著,這樣的距離感很好,比較不會想起國語推行員。

        如果我坐著看螢幕,而她站著彎身把臉湊近,

        那我一定會陷入以前在教室裡教國語推行員數學時的回憶漩渦。

 

 

        『妳會空手道嗎?』我看了斷裂的書架一眼。

        「不會。」

        『難道妳會少林寺的大力金剛掌?』

        「不是用手打斷的。」她瞪我一眼,「是用金屬做的紙鎮。」

        『為什麼要用紙鎮打斷書架?』

        「我不是想打斷書架,是想弄壞紙鎮。」

 

 

        『金屬做的紙鎮敲擊木頭做的書架,正常人應該認為書架會輸。』

        「我很正常。」她又瞪了我一眼。

        『為什麼想弄壞紙鎮?』

        「那是前男友送的紙鎮。」

        『喔。』我好像問太多了,該閃了,『程式妳再跑跑看。』

        「嗯。」她說。

 

 

        我走回自己位子,打開電腦螢幕,繼續忙自己的事。

        沒多久又感覺到背後一陣寒意。

        『程式有問題?』我轉過頭。

        「沒。」她說,「我要回去了。」

        『喔。』我說,『Bye-Bye。』

        她沒說Bye-Bye,只是站著,寒意好像更盛了。

 

 

        『還有別的事嗎?』我問。

        「現在是深夜11點半。」

        『對。』我看了看錶,『我的錶也是。』

        「我要一個人走回去。」

        『妳今天沒穿白衣服,不會嚇到人,別擔心。』

        「而我只是一個女孩子。」

        『妳也會說這種性別歧視的言論?』

        她瞪了我一眼,沒有說話,寒意破表。

 

 

        『這麼晚了,妳一個女孩子走回去有點危險。』我關掉電腦,

        『我陪妳走回去吧。』

        「謝謝。」她說。

        寒意不見了。

 

 

        楊翠如住學校研究生宿舍,大概只要在校園走十分鐘就到了。

        我還以為她在外面租房子,如果住校內宿舍,再晚回去應該還好。

        『妳籤運不錯,抽得到床位。』我說。

        「登記要抽床位的人不多,9成以上都抽得到。」

        『我就沒抽到。』

        「嗯。」她說,「如果是正常人就抽得到。」

        『喔。』

 

 

        「你為什麼要編那個傳說嚇我?」她問。

        『妳都敢半夜一個人回去了,有什麼可以嚇妳?』

        「你……」

        『而且念研究所了,還怕鬼?』我說。

    她愣了愣,隨即微微一笑:「沒想到你還記得我說過的話。」

        『那次實在太震撼了。』我笑了笑,『我真以為看到鬼。』

 

 

        我們走到研究生宿舍門口,我說了聲Bye-Bye,便想往回走。

        「大學女生宿舍有關門的時間,研究生宿舍沒有。」她說。

        『所以呢?』

        「所以你可以回去,留下我一個人站在宿舍外頭。」

    她說完後便走到宿舍外頭的涼亭坐了下來,我只好跟著走到涼亭。

 

 

        「我可以叫你浮木嗎?」她問。

        『當然可以。』我很納悶,『但為什麼要叫我浮木?』

        「因為在我溺水時,你就像漂到我眼前的一根浮木。」

        『這是什麼意思?』我很疑惑。

 

 

        「我和前男友從大一時就在一起了,我們是班對。跟他在一起時真的

         非常快樂,他總是很體貼、很風趣,我們一直是令人稱羨的一對。

         大學畢業後他要去台北念研究所,我要到台南念研究所。」她說,

    「但在我來台南前夕,他跟我提議分手。」

        『理由是什麼?』

 

 

        「他說和我交往這四年來,很難感受到我對他的愛意。好像我只享受

         被愛的感覺、只在乎他有多愛我,根本不去想自己該如何愛他。」

        她輕輕哼一聲,「好笑吧?」

        我沒回答。因為搞不好他說得有道理。

 

 

        「戀愛的時候最任性,不顧一切許下承諾和誓言。會相愛多久?都說

         海枯石爛、天長地久;面對考驗呢?都說不離不棄、生死相依。」

        她仰頭看著夜空,深深嘆口氣,「但那些甜蜜的承諾、永恆的誓言,

        卻找不到任何一家保險公司可以保這個責任險。」

 

 

        『你們有沒有一起走過天長地久橋?』我問。

        「天長地久橋?」她搖搖頭,「沒聽過。」

        『喔。』我說,『那就好。』

        「嗯?」

        『沒事。抱歉打斷妳。』

 

 

        「來台南後,我走不出這種傷痛和打擊。課業又應付不過來,整個人

         被壓得喘不過氣。」她說,「我有股怨氣,覺得全世界好像都跟我

         作對,因此對人很不友善,大家才會覺得我很難相處吧。」

        『大家並不會這樣想。』我說。

 

 

        「真的嗎?」她看著我。

        『可能……』我有點不好意思,『一點點吧。』

        「只有一點點?」

        『呃……』我結巴了,『再多一點點吧。』

        她笑了起來,很嫵媚的笑容。

 

 

        「失戀的傷痛,我還沒走出來,也不知道何時才能走出來。但課業的

         壓力,已經消失大半。」她說,「我的論文需要發展數值模式,但

         我不擅長寫程式。原本看不到畢業的曙光,因為你,我看到了。」

        『喔。』我有點不好意思。

 

 

        「關於程式的寫法和邏輯概念,只要你一說明,我就很清楚了。」

        她微微一笑,「你很會教,可以把很難的東西變得簡單易懂。」

        『妳過獎了。』

        「謝謝你。」她又微微一笑,「浮木。」

        原來她叫我浮木是這個原因。但我說不出話,可能臉紅了。

 

 

        我寧願楊翠如說我教得爛,但她卻驗證了我很會教的事實。

        這讓不能教國語推行員高中數學的我,更懊悔、更遺憾。

        更內疚。

 

 

        天空掛著明月,隱約也有幾顆星星閃耀著,把黑夜點綴得十分迷人。

        身旁坐了位美女,對我溫言軟語,笑容嫵媚動人。

        這樣的良辰美景,我卻絲毫沒有任何愉悅的感覺。

        只有不知道國語推行員在哪的茫然。

 

 

        腦海裡清晰浮現玻璃窗外女生宿舍的那條走廊……

        國語推行員挺直的身影,緩慢而流暢的步伐,

        從左到右,1、2、3、4、5……走了9步。

        但卻沒有消失。

 

 

        因為國語推行員一直在我腦海裡走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ht 的頭像
jht

jht-痞子蔡的BLOG

jh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