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應該是醉了沒錯。

 

 

        「你還好嗎?」涵貞輕拍我臉頰。

        涵貞的臉變得朦朧,我無力回答,只能含糊說出:嗯。

        「對不起……」她似乎很擔心,「不該讓你喝這麼多。」

        我無法答話,因為頭彷彿正被用力搖晃,腦子裡像海,波濤洶湧。

 

 

        隱約聽見涵貞叫了計程車,然後要一個男同事送我回家。

        「鑰匙他都會放在褲子右邊的口袋。」涵貞交代,「你要直接把他

         送進家門、送到床上躺平。知道嗎?」

        「知道。」他回答。

 

 

        「還有他剛剛閉著眼又摀住耳朵,應該很痛苦……」涵貞說。

        「可能只是頭痛。」他說。

        「他的手還摸著胸口耶。」她又說。

        「大概想吐吧。」

        「想吐會摀著嘴或是摸肚子,摸胸口幹嘛?」

        「難道他想唱歌?」

        「唱歌?」涵貞很納悶。

 

 

        「他可能想唱王傑的〈你是我胸口永遠的痛〉。」他大聲唱出來,

        「你是我胸口永遠的痛,南方天空飄著北方的雪……」

        「欠揍嗎?」涵貞卻笑了出來。

        「反正我會處理的,妳放心。」他說。

        我感覺被推進計程車後座,還聽到涵貞說「小心」。

 

 

        這位男同事說對了一半。

        我不是想唱歌,但確實胸口很痛。

        一路上胸口始終疼痛,也因為這樣,我才有一絲絲清醒。

 

 

        在半醉半清醒的情況下,恍惚間我好像看到一張蜘蛛網,

        而且還有隻小蟲子陷進蜘蛛網中。

        然後腦海莫名其妙浮現關於晴蘭的一些記憶片段。

        這些片段包括影像、聲音甚至是氣味。

 

 

        清脆的開鎖聲音讓我暫時離開記憶中的晴蘭。

        我被攙扶著進了門,走進房間,最後被放在一張柔軟的床上。

        躺在熟悉的床上,我竟然感覺到海。

 

 

        我似乎躺在大海上,緩緩漂流。

        然後我做了一個夢。

 

 

    全站熱搜

    jh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