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不起!』我終於喊出聲音。

 

 

        睜開眼,發現自己躺在床上,臉頰兩邊好像各有一條淚痕。

        伸手一摸,還是濕的。

        而我渾身癱軟,似乎已用盡所有力氣。

 

 

        很多記憶的碎片,終於因為拼湊起來而還原真相。

        原來那時涵貞提議蹺班去看看大海,並不是因為突然有調皮的念頭,

        而是在自責的心情下,想跟我或晴蘭或全世界說對不起吧。

 

 

        我也明白晴蘭會在那年七夕情人節突然來找我,

    主要是因為前一年七夕我送給她99顆倒地鈴種子,

    所以她想在隔年七夕給我一個大大的驚喜。

    只可惜不是驚喜,而是驚嚇。

 

 

        夢裡很多影像快速掠過,也有一些影像幾乎是定格。

        那首〈雪の華〉歌聲,無論是手機鈴聲或是晴蘭唱的,都非常清晰。

        甚至現在還可以清楚聽到晴蘭在我耳邊唱:

        「無論多麼悲傷的事,我都將替你化成微笑。」

        晴蘭想將我的悲傷化成微笑,我卻將她的微笑變為悲傷。

 

 

        電影《全面啟動》裡提到,真實世界中的幾個小時,

        可能是夢境中的幾天甚至幾個月。

        夢裡我有時似乎保有意識,就像那種所謂的清醒夢;

        有時只是單純讓夢拉著我走,走到任何場景。

        回想整個夢境,雖然時間不是連續的,而是斷斷續續,

        但所有片段橫跨的時間總共是五年十個月。

        原來從初識晴蘭算起到跟她分手,大約是六年。

 

 

        相逢如初見,回首已一生。

        我和晴蘭在夢中的相逢就是。

 

 

        在夢裡晴蘭的笑容和笑聲,還有她身上的蘭花香氣,都是那麼真實。

        我似乎都很熟悉,卻也有像初識時的陌生。

        彷彿上輩子明明刻骨銘心經歷過,但這輩子卻是毫無記憶的茫然。

 

 

    「我都沒變,還是你的蘭花呀。」晴蘭的聲音依稀在耳畔響起。

    『妳就是我最喜歡的文心蘭。我的蘭花。』我激動的聲音也響起。

    曾經的深刻與濃烈,竟然都在大腦合理化的過程中消逝。

 

 

        以前回想起晴蘭時腦海裡常莫名其妙浮現一朵黃花,

        現在終於知道那是文心蘭。

    那朵盛開時宛如穿著黃色長裙翩翩起舞的女子,花形既特別又好看。

    我以前打從心底認為晴蘭就是一朵清新脫俗的蘭花,

    而她身上淡淡的香氣就是蘭花香。

    從今以後我一定要保有這種認知,不再讓大腦改變。

 

 

        在麥格克效應的實驗中,眼睛看到高個子的嘴型「ga-ga」,

        耳朵接收到的卻是矮個子發出的「ba-ba」,

        於是我們都聽到錯誤的「da-da」。

        但如果閉上眼睛,就能聽到正確的「ba-ba」。

        原來有時為了要認清事實,反而得閉上眼睛。

 

 

        算了算,十年前6月涵貞成了我女友,而晴蘭8月才跟我分手,

        所以晴蘭和涵貞有兩個月的重疊期。

        但我想不起來那兩個月的心情或記憶,幾乎一片空白。

        我想大腦一定已湮滅證據,就像湮滅命案中最關鍵的物證。

        忘了也好,如果一旦想起那兩個月中我與她們兩人的互動,

        我一定會極度憎惡我自己,也會陷入自責的深淵。

 

 

        如果沒有昨晚烤肉時涵貞的說法,我幾乎忘了她像鄔瑪舒曼這件事。

        原來我和涵貞之間應該不算是日久生情,或許也談不上是一見鍾情,

        但起碼第一次遇見她時就覺得她像鄔瑪舒曼,而且似乎心動了。

        然後感情就像細火慢燉,火雖小但持續添加木炭,終究還是熟了。

        大腦不希望我以涵貞像鄔瑪舒曼為由對涵貞動心,進而背叛晴蘭,

        因此拒絕這種認知。

 

 

        大腦總是努力合理化我的行為,而心始終單純而固執。

        雖然涵貞也住進我的心,但或許只被當成客人吧。

        大腦認定涵貞必須是真愛,這樣我選擇涵貞才會合理;

        而心在已經住著晴蘭的狀況,與剛進門的涵貞形成拉鋸。

        即使大腦說服我選擇涵貞才合理,可是我的心還沒有完全接納涵貞。

 

 

        跟涵貞還是男女朋友那段期間,每當我注視著身旁的涵貞時,

        偶而突然有一種違和感,甚至是陌生感。

        那時心裡會出現問號:她是誰?她為什麼在這裡?我們是一對嗎?

 

 

        而我愛吃的烤牡蠣要多烤20秒,還有必須是雞血做成的米血,

        都埋藏在心的角落裡只屬於晴蘭的空間,不讓涵貞觸碰。

        我這種心情,細膩的涵貞或許感受到了,

        所以她一直很想知道我到底愛吃什麼?

 

 

        我不知道愛情占我內心的多少%,但即使大腦已封印晴蘭,

        我仍然沒有百分百對待涵貞。

        晴蘭始終在我心裡,於是我不知不覺間也當起涵貞的鸚鵡。

        而我自以為可以證明對涵貞是真心的「妳喜歡就好」這原則,

        竟然是晴蘭留給我的,連「收集快樂」的梗也是。

        即使到今天為止,涵貞依然不知道我其實不敢吃綠色花椰菜。

        看來我不僅對不起晴蘭,我也對不起涵貞。

 

 

        手機突然響了一聲,拿起手機一看,快中午了。

        有人傳了Line,是涵貞。

        「你還好嗎?」

 

 

        與涵貞分手後,除了每年約烤肉和逢年過節傳的祝賀貼圖外,

        我們從未用Line互傳訊息。

        此時這簡單一句:你還好嗎?

        讓我感慨萬千。

 

 

        『還好。』我回傳。

        「頭會痛嗎?」

        『不會。』

        「那就好。」

        我簡單傳了「謝謝」的貼圖表達感謝關心,她回傳「欠揍嗎」貼圖。

 

 

        『妳昨晚有喝醉嗎?』我傳。

        「我也喝醉了。你走後沒多久,我就吐了。」

        『妳以後還是少喝點、喝慢點。』

        她傳了「Yes,Sir!」的貼圖。

 

 

        我正在想著回傳什麼貼圖時,她又傳:

        「我想把Line的頭像換成鄔瑪舒曼的相片。你覺得呢?」

        『很好,但要用十幾年前的鄔瑪舒曼相片。現在的鄔瑪舒曼老了,

         而且似乎整型過,已經不像現在的妳了。』

        「那現在的我像誰?」

        『依然像《追殺比爾》中的鄔瑪舒曼。』

        她傳了「微笑」貼圖。

 

 

        我想對話應該結束了,但過了一會她又傳:

        「53公斤的鐵和53公斤的女人,哪個比較重?」

        『當然是鐵。』

        「沒錯。已經不用四捨五入了,我現在51公斤。再減1公斤,

         穿上羽衣後就可以飛回天上了。」

        『其實對我而言,不管有沒有那件羽衣,妳早已飛回天上了。』

 

 

        她可能不知道怎麼回吧,我也覺得有點尷尬,便再傳:

        『51公斤真的太瘦了,妳應該要努力比53公斤的鐵還重。』

        「嗯。」她馬上回。

        然後我傳了「加油」的貼圖,她回傳「沒問題」的貼圖。

        Line的交談到此結束。

 

 

        我下了床,在房間裡找了半天,終於在衣櫃最底層找到那件羽衣。

        但它就只是條浴巾,我今晚就要開始拿來用了。

        乾脆沖個澡吧,不用等到晚上。

        我下床去沖澡,沖完澡後拿這條浴巾擦乾身體,還滿好用的。

        然後坐在桌子前,拿出筆記本和筆。

 

 

    我不想再讓大腦因為合理化我的行為而改變我的認知與記憶,

    所以我把夢境裡所呈現的和無意間被挑起的正確回憶記錄下來,

    讓晴蘭與涵貞的真實樣貌可以保留下來。

    我很努力寫下具體的事件,鉅細靡遺,尤其是時間點。

 

 

        寫的差不多時,我突然有股衝動想知道晴蘭的近況。

        打開電腦,用「李晴蘭」當關鍵字,從眾多李晴蘭FB中,

        找到唯一能代表文心蘭的晴蘭。

 

 

        主頁的相片是晴蘭與一個小女孩在泳池旁展露燦爛的笑臉。

        看了其他相片和貼文,才知道那個小女孩是她的五歲女兒。

        晴蘭還是俐落的短髮,沒想到怕水的晴蘭已經可以開心玩水。

        或許在那次北海岸玩水後,她就不再怕水了。

 

 

        『沒塗腮紅。』凝視相片上的晴蘭許久後,我脫口而出。

        但已經無法輕啄她臉上自然的紅了。

 

 

        還有一則貼文寫到:

        女兒原本很怕打雷,但晴蘭說了閃電和雷的愛情故事後,

    女兒從此就不怕打雷了。

    晴蘭說這故事是一個老朋友告訴她的,沒想到對她有用、

    對女兒也有用。

 

 

    我成了晴蘭口中的「老朋友」,聽起來還不錯。

    這個我當初瞎掰的故事,應該會這麼流傳下去,

    成了我和晴蘭之間曾經存在過的見證。

 

 

        我繼續看晴蘭FB的貼文時,總壓抑著想留言的衝動。

        已經過去了這麼多年,留言只是徒增困擾。

        留言?

 

 

        我想起來了,分手後一年多晴蘭曾經寄信給我,寄到老家。

        那封信我記得一開頭好像寫:

        「讓你享受一下在FB留言如此方便的年代,還能看見郵票貼在

         信封上的畫面。」

 

 

        我抓起車鑰匙,直接衝下樓。

 

 

"

 

 

        開車回老家時,一直試著回想那封信的內容,但始終想不起來。

        除了開頭那段外,我只想到她也寫:

        「我這封信寫得很慢,因為我知道你看字不快。」

        我不禁笑了出來。

 

 

        回到老家,幾乎把家裡翻了一遍,但實在沒頭緒信會在哪?

        我猜也許當初看完後就丟了,但還是想找找看。

        母親問我在找什麼?我據實以告。

        那年中秋節晴蘭來老家過節,母親對她的印象很好,

        母親曾以為晴蘭將來會是她的媳婦。

 

 

        沒想到母親竟然拿出一張相片。

        她說我當初看完信後就放著不管,她把信封中的相片收藏起來。

        至於那封信,這麼多年過去了,她也不知道在哪?

 

 

        我一看相片就想起來了,這張相片我看過,是長髮的晴蘭。

        相片中的她一頭長髮,髮長幾乎到腰,非常飄逸。

        拍照的時間是分手後隔年的12月31,也就是晴蘭的生日。

        算了算時間,頭髮起碼留了一年8個月。

 

 

        相片中的背景是101大樓,她應該是去跨年吧。

        我彷彿身歷其境,耳畔響起那年101大樓射出高空煙火的爆炸聲,

        而我和短髮的晴蘭正一起仰頭看著璀璨的夜空。

 

 

        相片背後,她留了兩段話,上面那段是:

        「我終於明白想為了某個人做些什麼的心情,原來就是愛。」

        我知道這也是〈雪の華〉歌詞。

        當初我離開台北要到台南工作,她只是單純想為了我把頭髮留長。

        即使後來分手了,她依然說到做到。

 

 

        下面那段是:

        「茫茫世事裡,我要你記得曾經有個女人為了你而留長髮。

     然後,也許我就可以轉身,把你忘掉。」

 

 

    我心裡一陣劇痛。

    當初我看到這張相片時,一定也有這種痛覺,

    所以大腦隱藏了我看過這張相片的記憶。

    但心痛的感覺卻是依舊。

 

 

    凝視長髮晴蘭的相片許久,腦中又浮現一段遺失的記憶。

    應該是一月中旬左右,我收到這張相片後沒幾天。

        那天我和涵貞並肩坐在沙灘上看夕陽聽音樂時,她突然轉身抱住我。

    「跨年那晚,你陪我去市政府跨完年後,我只說很想看新年的第一道

     陽光,你二話不說立刻開四小時的車帶我去台東看元旦的日出。」

    涵貞紅著臉低聲說,「你很寵我,對我超好,應該真的很愛我吧。」

 

 

        我想起跨年時晴蘭拍了那張留長髮的相片,想起晴蘭的用心,

        突然被一股罪惡感的洪流淹沒,心裡也強烈感受到晴蘭的存在。

        『也許我……』我嘆口氣,『我可能沒妳想像中那樣愛妳。』

        涵貞聽完後身體一震,鬆開抱住我的雙臂。

        然後她緩緩取下塞在她右耳的耳機頭和我左耳的耳機頭,

        像是切斷我和她之間。

 

 

    那是我最後一次跟涵貞並肩坐在沙灘上看夕陽聽音樂。

        之後她跟我獨處的機會急遽減少。

        以前老是不懂為什麼交往一年半後,涵貞突然變得很少跟我獨處。

        原來這也是我造成的。

        與晴蘭分手後一年多,突然收到長髮晴蘭的相片讓我有感而發,

    卻在無意間傷了涵貞的心。

    昨晚涵貞說她曾想過要跟我分手,也許是因為這緣故吧。

 

 

    我收好這張相片,想出門看看海。

        瞥見原本是棕色但現在像土黃色的鞋,又想起了一些記憶片段。

        當初買這雙鞋是不想讓涵貞看到我時的第一眼,總是邋遢的舊鞋。

        跟涵貞還是男女朋友時我幾乎天天擦拭這雙鞋,分手後就不再擦了。

        即使鞋子已經很髒、外型也鬆垮,甚至連鞋底都破了,

        我還是選擇黏個新鞋底而不是丟棄。

        這應該表示我心裡依然捨不得涵貞吧。

 

 

        穿好這雙鞋,開車到海邊,把車停好,走到海堤上坐下。

        想起那年中秋夜,在皎潔月光下,我和晴蘭並肩坐在海堤上看海。

    我深深吸了一口氣,好像可以聞到當時她身上濃郁的蘭花香氣。

 

 

        「我很想以後每天跟你這樣坐著看海。」晴蘭那時說。

        『不會嫌無聊嗎?』

        「不會。」她笑了笑,「幸福就是簡單。簡單就是幸福。」

        『那就一直當我的蘭花吧。』我說。

        「好。」她說,「直到凋謝為止。」

        右手摟住晴蘭的腰,她將頭靠在我右肩,我被滿滿的蘭花香籠罩。

 

 

        烏雲慢慢聚攏,天色漸漸變暗,隨時可能會下雨。

        海面上空突然劃過閃電,幾秒後轟隆一聲巨響,我嚇了一跳。

    「我在這兒!」晴蘭的呼喊聲隱藏在雷聲中。

        我下意識站起身,四處尋找晴蘭。

 

 

    雨嘩啦嘩啦下了,是滂沱大雨,四周一片白濛濛。

    閃電終於找到雷了,可是我卻找不到晴蘭的蹤影。

 

 

    我渾身濕漉漉上了車,關好車門,閉目沉思。

        和晴蘭在一起時,我是A;和涵貞在一起時,我是B。

        A和B的樣子不一樣,而且互相不認識。

        然而從今以後,我會是A?還是B?

        還是變成A加B的綜合體C?

        或是變成既不像A也不像B的新個體D?

 

 

    「天涯海角。」涵貞說。

    我睜開眼睛,恍惚間看到涵貞坐在副駕駛座。

        那是我待在那間公司的最後一天,下班時涵貞說要陪我。

        『去哪?』我問。

 

 

        「你還記得第一次幫你慶生那晚,我們躺在墾丁沙灘上看星星時,

         我在你耳邊說的話嗎?」

        『妳說了很多耶。』

        「那你知道最重要的是什麼嗎?」

        『嗯……』我笑了笑,『妳說的話都很重要。』

 

 

        「將來不管你到哪,我就跟到哪。」涵貞說,「天涯海角都一樣。」

        『真的嗎?』

        「真的。」涵貞笑了,「但我不是真假的真,我是貞烈的貞。」

    我靜靜注視著她,心裡感受到濃烈的暖意。

 

 

        她拿出手機,打開定位,開啟Google地圖,將手機湊近嘴邊。

    「天——涯——海——角。」涵貞一字一字說,發音很清楚。

 

 

        叮咚一聲,位置竟然找到了。

        她把手機架在方向盤右前方,固定手機,調好角度讓我可以看到。

        「走吧。」她笑了。

 

 

        突然又一聲響雷,我彷彿又聽到晴蘭高喊:「我在這兒!」

    但透過車窗玻璃往外看,根本沒半個人影。

    轉過頭,涵貞也消失在副駕駛座。

        心頭一酸,眼淚就滴在方向盤上。

 

 

    天地茫茫,海風呼號,雨聲震耳。

    我發動車子,握著方向盤,卻不知道要開往何處?

 

 

 

            ~ The End ~

 

 

    全站熱搜

    jh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