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bb

 

 

        從陽台走回包廂,剛進包廂迎面一瞥,

        看見雨弓、小白還有坐在2位置的阿瑛笑得很開心。

        她們圍著雨弓的手機,雨弓似乎與她們一起欣賞出國旅遊的相片。

        我視線立刻離開,但耳朵聽見雨弓說她上個月去美國玩。

 

 

        視線轉向桌上的菜,發現桌上多了一道菜。

        「這是澎湖的花枝丸。」

        坐在7位置的人用牙籤插著一顆花枝丸放進我碗裡。

        這丸子炸得金黃,看起來就覺得一定很好吃。

        但「澎湖」這兩個字卻讓我心中有些酸澀,突然沒了胃口。

 

 

        能出國玩真好,我和雨弓當然從未一起出國玩。

        即使在台灣島內,也幾乎稱不上「玩」這個字眼。

        唯一可以稱得上是一起去「玩」的,就是去外島澎湖。

        這不僅是我和雨弓之間最珍貴的回憶,

        也是最像正常戀人相聚的時光,雖然只有短短兩天。

 

 

        我從來沒有想過能跟雨弓像正常戀人那樣一起出遊,連幻想也沒。

        自從雨弓送我〈傳奇〉那首歌開始,我和她只能待在陰暗角落,

        躲躲藏藏、偷偷摸摸、遮遮掩掩。

        我和她能在頂樓陽台碰面,已經是最大的奢侈。

 

 

        我漸漸明白,為什麼雨弓要約下午時分在頂樓陽台碰面?

        因為我和她都需要曬太陽。

 

 

        我和雨弓並沒有固定相約的日子,但最長八天不見的紀錄依然保持。

        這個世界應該容不下我們,只有頂樓陽台可以接納我們的存在。

        對我和她而言,頂樓陽台並不屬於這個現實生活的世界,

        而是另一個時空。

 

 

        雨弓很喜歡在頂樓陽台跟我聊天,我們也幾乎無所不談。

        她會細到幾乎所有瑣事都會說,甚至是她的生理期。

    我剛聽到時很尷尬,幾乎無法接話。

    但我和她的交談是對口相聲,既然她逗了,我就得捧。

 

 

        雨弓的生理期很規律,通常是28天,但來潮第一天幾乎沒感覺,

        因此有時會因沒有防範而出現尷尬的場面。

        她試著記住來潮時的日子,以便下次能提早防範,可是總會忘了。

        這令她很困擾,但她卻是邊說邊笑。

        『我幫妳記日子好了。』我有點尷尬,但還是說出口。

        「好呀!」她很高興。

 

 

        我算好日子,為了保險起見,在第26天便提醒她。

        『妳明天或後天可能要注意一下了。』我傳。

        「注意什麼?」雨弓回。

        『呃……紅紅的那種東西。』我的臉也紅了。

        「月經嗎?」

        『是。』連打字的手指頭都紅了。

 

 

        隔天晚上,雨弓傳:

        「你好厲害,被你說中了。我月經剛來。」

        『這是妳自己的規律,跟我無關吧。』我回。

        「不。這是你算的準,我以後要叫你月經預測大師了。」

        『…………』

 

 

        長久以來的困擾終於解決,她似乎很興奮。

        從此以後,每當她來潮時會告訴我日子,我就記下。

        然後算好日子,在下次來潮前提醒她。

        這已經是我每個月必做的日常事務,而且從不遺漏。

 

 

        雨弓看似有些粗枝大葉,但因為我,不得不變成細心。

        她逐漸變得小心謹慎,而且是越來越小心。

        以前總在晚上九點Line我的習慣已經改變,

        改成有時是早上,有時下午,有時晚上,甚至深夜也有。

        交談時間長短不一,有時只有3分鐘,有時卻可長達3小時。

        我可以想像她應該是利用安全的空檔時間跟我Line。

 

 

        因此我絕不主動先傳Line給雨弓,除非某些特例。

        比方有次我在公司趕一個案子,可能要很晚才能下班,

        她要我趕完後可以回家時Line她。

        『妳確定?』我傳。

        「對。」她回。

        只有在類似這種狀況下,我才會先Line她。

 

 

        以前我對手機很隨性,有時會因為這種隨性而一時之間找不到手機。

        但因為雨弓,我養成無論何時何地手機一定隨身的習慣。

        即使洗澡,手機也跟進浴室。

        這樣只要她Line我,我馬上可以回應。

        我曾在洗澡洗到一半時收到她的Line,然後就在浴室跟她Line,

        結束後再把另一半洗完。

 

 

        我騎機車時,總是在吵雜的車流聲中留神傾聽手機是否響起。

        碰到紅綠燈而停下時,也會馬上拿起手機查看。

        有次騎到一半,天空開始下雨,手機也同時響起。

        急著找地方避雨時,前方車子突然煞車,我閃避不及而雷殘,

        人車倒地。

 

 

        駕駛打開車門要查看時,我已站起身、扶起車,繼續往前騎。

        路旁有家7-11,我便停車在7-11門口躲雨並回應雨弓傳來的Line。

        跟她Line完後,我直接去醫院,幸好只傷到手腳皮肉。

        之後敷了一個禮拜的藥才算痊癒,但這件事雨弓並不知道。

 

 

        我和雨弓必須躲藏,也總是壓抑。

        壓抑久了,有時會需要一點點小小的宣洩。

        比方雨弓偶而會跟我用手機通話,但只用Line來電通話。

        「你好嗎?」雨弓說。

        『還好。怎麼了?』我問。

        「沒事。只是想聽聽你的聲音,跟你說說話而已。」

 

 

        雖然通話的時間總是只有短短幾分鐘,

        但聽到聲音與看到文字是不一樣的感受。

        文字讓人感覺遙遠,也常常無法完整表達心情或根本無法表達;

        而聲音有溫度、有氣息、有生命,也可以讓人有她就在身邊的錯覺。

        即使都不說話只有呼吸聲,也能讓人心跳加速。

 

 

        有次我和雨弓在頂樓陽台喝咖啡聊天時,她突然站起身。

        我正納悶時,她轉身對著我。

        我只好也站起身,轉身面對她。

        「我、好、喜、歡、你。」她一字一字說。

        她用力念出每個字,但幾乎是氣音,聲音低沉而沙啞,而且很輕。

 

 

        雖然陽台風大,但我仍然可以聽見這聲音鑽入耳朵,進入心臟。

        『請妳再說一次。』我說。

        「這種話說一次就夠了。」她的臉紅了。

 

 

        終於有天,雨弓算是徹底宣洩。

        那天是雨天,而且已經連續下了幾天的雨,但再不碰面的話,

        最長八天不見的紀錄就會打破。

        雨弓果然還是約了在頂樓陽台碰面,我們各帶了把傘。

        當我們各撐一把傘坐在老位置時,雨正嘩啦啦下著。

        「我們到底在幹嘛?」雨弓問。

 

 

        她看著撐傘的我,我看著撐傘的她,同時笑了起來。

        而且越笑越大聲,完全沒有停止的跡象。

        以往在頂樓陽台時,我們連發出笑聲都會小心翼翼,以免被聽到。

        我意外發現下雨天在頂樓陽台跟雨弓碰面的最大意義:

        我們可以盡情地笑,因為雨聲可以掩蓋笑聲。

 

 

        我和雨弓在頂樓陽台只待了五分鐘就離開,其中有四分鐘在笑。

        快下班時雨就停了,天空開始放晴,太陽也露臉了。

        我剛下班離開辦公室時,接到雨弓的Line來電。

        「Redsun,你看見了嗎?」她很興奮。

        『看見什麼?』

 

 

        「雨弓。」她說。

        『雨弓?』我一時會意不過來。

        「就是彩虹呀!」

        『喔。』我說,『妳看見彩虹了?』

        「對。」她笑了,「我正開車,就在我右上方。」

        『妳小心開車。』

 

 

        「陽光一照,雨弓就出現。」她依然很興奮。

        『我知道。』我還是說,『妳小心開車。』

        「雨弓終於出現了……」她似乎哽咽了。

        『妳沒事吧?』

        「我沒事。」她哭了,「Redsun,我看見雨弓了。」

        『看見雨弓是好事,要高興。』

 

 

        「Redsun,我看見雨弓了。」她哭著重複這句。

        「有陽光,才會有雨弓。」

        「雨弓需要太陽,就像我需要你。」

        「Redsun,我需要你……」

        她一直說個不停,直到說不出話,然後放聲大哭。

        我沒勸慰她,只是靜靜陪著她,任她放肆地哭泣,盡情宣洩。

 

 

        或許我和雨弓還需要頂樓陽台以外的空間,

        然而這樣的想法會不會太過分?

 

 

        雨弓似乎想出了辦法,就是利用她到外地出差的機會。

        她將車子停在公司外500公尺,我從公司走去跟她會合,迅速上車。

        她開了一小段路後,換我開車,她坐在副駕駛座。

        車程大約兩個小時,而車內狹小的空間只專屬於我跟她,

        這讓我感覺非常興奮和滿足。

 

 

        我剛開始開車的十分鐘內,我和雨弓只是聊著她今天要處理的事。

        十分鐘後,我們終於意識到這是難得的獨處時間,

        而且不像在頂樓陽台那樣得小聲說話、怕人發現、怕人突然上來。

        於是我們便聊開了,而且越聊越起勁。

 

 

        「你長得很不好看,但我還是想為了你而面對獅子。」雨弓說,

        「所以對我而言,這是真愛。」

        『妳意思是,我是因為妳長得美?』我說,『所以不是真愛?』

        「我哪曉得。這要問你。」

        『還有請問一下,妳真的覺得我長得很不好看?』

        「對呀。」

        『妳要不要用中性一點的形容,比方普通、平凡、還可以之類的?』

        「北七。」她笑了,「你真的長得很不好看呀!」

 

 

        『我不想踩煞車了。』我說。

        「喂。」

        『不然妳修正一下。』

        「幹嘛修正?」她說,「很不好看還贏難看、很難看、醜、很醜。」

        『哇,贏很多耶。』

        「就是嘛。」她說。

        我略轉頭看了她一眼,然後笑了笑。

 

 

        「幹嘛?」她問。

        『沒事。』我說,『只是覺得妳很可愛。』

        「你是因為我可愛所以才喜歡我?」

        『我從沒想過為什麼喜歡妳。』我說,『如果喜歡妳一定要有理由,

         那麼也許是因為妳敢面對獅子吧。』

        說完後,我們都陷入短暫的沉思。

 

 

        到了目的地,雨弓去處理公務,我等她結束時Line我。

        我走到附近吃點東西,然後回車上閉目養神。

        兩個多小時後手機響起,再幾分鐘後她便坐回車上。

        「我已經盡快結束了。」她很開心,「走吧。」

 

 

        算了算,如果五點左右回到公司,那麼除了兩小時車程外,

        還有一個多小時的空檔,這對我和雨弓而言是難得的恩賜。

        我們在高速公路的休息站停下,下車走一走,喝喝咖啡。

        逛到一家商店時,我發覺雨弓的神色有異,她也立刻轉身走出商店。

        『怎麼了?』我趕緊走出店門到她身邊,問。

 

 

        「人家看到我們,會不會以為是有錢的男人帶著情婦逛街?」

        她臉色凝重,眉頭深鎖。

        『不會吧?』我很驚訝,『妳為什麼會這樣想?』

        「可能是因為作賊心虛吧。」她嘆口氣。

        看著她沉重的表情,我的心也跟著沉重。

 

 

        『我們兩個再怎麼看,都不像是有錢的男人帶著情婦。』我說,

    『而是助理陪著董事長。』

    「為什麼?」

    『妳看起來高貴,而且眉宇之間有殺氣,這是典型的女強人面相。』

        我說,『人家一看到妳,會以為妳是董事長。』

        「那看到你呢?」她的表情漸漸鬆弛。

        『我就是一般的助理模樣,而且還是長得很不好看的助理。』

        「你好像很介意我說你長得很不好看。」她終於笑了起來。

 

 

        『看看鏡子中的我和妳。』我們走到玻璃鏡前停下腳步,『這哪點像

         有錢的男人和情婦?明明就是助理陪著董事長!』

        她也看著鏡子,邊看邊笑。

        『來啊,否定我的說法啊。』我說,『妳一定認為我說的對。』

        她依然笑個不停,沒回話。

        『妳真的不想否定我的說法嗎?』我說,『否定一下嘛,拜託。』

        「北七。」她笑說。

 

 

        『董事長。』我鞠躬哈腰,『請問接下來要去哪裡?』

        「去喝咖啡。」她說。

        我們買了兩杯咖啡,坐在小廣場旁,看著廣場上的活動。

        有個女盲人正賣力演唱,但人來人往,沒人駐足傾聽。

        只有雨弓很專注聆聽。

 

 

        『妳身上有100塊鈔票吧?』我問。

        「有。」她看了看她的包。

        『我們去表示一點心意吧。』等一首歌唱完後,我說。

        我和雨弓走到女盲人面前的捐獻箱,各投一張百元鈔票。

        雨弓微笑說很好聽,女盲人說了聲謝謝。

 

 

        時間差不多了,我們該開車回去了。

        『董事長。』我打開車門,鞠躬哈腰,『請上車。』

        雨弓笑著坐上車。

        「我以前就跟你說過,你總是能把沉重的事情說得很有趣。」她說。

        『謝謝董事長誇獎。』我說,『那可以加薪嗎?』

        「可以。」她笑了,「回去就加薪。」

        回程的路上,我們依然一路聊著。

 

 

        「我常想,把我和你之間的事說給人聽。」雨弓說,「只可惜找不到

         任何人可以說。」

        『沒人能說也好。』我說,『因為我們是不會被祝福的。』

        「是呀。」她似乎嘆了口氣,視線朝向遠方。

        『董事長。』我說,『如果累了,您可以睡一下。』

        「北七。」她說,「再怎麼累,現在我也不會閉上眼睛。」

 

 

        我伸出右手,握住她左手。

        她身體一震,轉頭凝視著我。

        過了一會,她轉動左手,變成跟我十指交扣。

        我們都不再說話,只聽見車子行進的細微引擎聲。

        「這樣好開車嗎?」過了許久,她問。

        『還可以。』我說。

 

 

        「你平時會想念我嗎?」雨弓問。

        『我每天24小時都是處於這樣的狀態。』我說。

        「你也會甜言蜜語哦。」

        『我是說真的。』

        「真的嗎?」

        『嗯。』我點點頭,『真的。』

        雨弓凝視我一會,然後輕輕嘆了口氣。

 

 

        「如果你很想念、很想念我時,你會怎麼辦?」雨弓又問。

        『我會找一個離妳最近的地方,然後開始想念妳。』我說。

        雨弓左手突然使力,原本十指交扣變成十指緊扣。

        這種緊扣狀態,持續到我下車。

 

 

        我在公司外500公尺處下車,下車時我沒道別,下車後我沒回頭。

        雨弓直接開車回家,我則走回公司。

        今天沒重要的會議,所以還好。

        如果有要完成的工作,我就留在公司做完,多晚下班都沒問題。

 

 

        這天晚上,她有Line我,第一句就是:

        「謝謝你今天的陪伴。」

        我突然有些不捨,感覺她似乎成了一個寂寞的人。

 

 

        雨弓原本不應該是寂寞的人,但因為我而變得寂寞。

        她與我之間的事,她只能深藏,無法與別人分享這些心情,

        所以不得不寂寞。

        只有當我陪伴時,她才能訴說這些心情,也才不會感到寂寞。

        然而如果沒有我,她便不需深藏任何心情而可以訴說所有心情,

        這才是真正不寂寞。

 

 

        「我今天覺得最快樂的事,就是跟你一起投錢給女盲人。」她傳。

        『為什麼?』我回。

        「因為我和你都需要多做善事呀。」她傳,「以後只要有機會,我們

     都要像今天一樣。每次每次,都要把握。」

 

 

        雨弓很高興,滔滔不絕傳著訊息,而我能理解那種心情,

        更能理解她說需要多做善事的原因。

        一般人如果做了善事,通常會快樂一下;

        但我和雨弓是罪人,除了也會快樂外,還多了一種贖罪感。

 

 

    從此如果碰到她出差,只要狀況允許,我們便會同行。

        如果有時間,我們會在高速公路的休息站,甚至只是路旁的7-11,

    找個地方坐下,喝杯咖啡。一旦看到任何捐獻箱,絕對解囊。

    即使沒有時間,光開車過程中的獨處,也足以令我們感到幸福。

        而回來後的當晚,雨弓也總會Line我。

        第一句一定是:「謝謝你今天的陪伴。」

 

 

        原本以為這樣就夠了,不敢再多奢求。

        沒想到在一個冬天的夜晚,沒有降雪,而是降下驚喜。

        「去澎湖好嗎?」雨弓傳。

        我愣住了,心想她是不是傳錯人了?

        「好嗎?」她又傳。

        『好。』我回。

        雖然我很納悶為什麼會有這種機緣?但我並沒有多問。

 

 

        出發前一天,她在頂樓陽台把身分證給我,方便我隔天辦理登機。

        出發當天,我和雨弓分別坐車前往松山機場,搭同一班飛機。

        我辦好登機手續,悄悄把她的身分證和登機卡放在她身旁的座位。

        我走開後,她拿起證件,而我在離她20公尺遠的位置坐下。

        排隊登機時,我排在她後面,但我們之間還有十個人。

        直到上了飛機才比鄰而坐,她坐窗邊。

 

 

        一小時的航程中,她全程看著窗外,沒跟我有任何互動或交談。

        飛機落地,我先起身下機,她等一分鐘後再起身下機。

        但我剛走出馬公機場,她卻突然跑到我身邊。

        我愣了愣,不知道是不是該繼續假裝陌生?

        「我們去租一輛機車吧。」她笑了笑,拉了拉我手臂。

        直到此刻,我才知道警報已解除。

 

 

        澎湖冬天風大,尤其是很狂的東北季風,騎機車可能會很辛苦。

        我問她要不要租車子而不是租機車?

        「風大才好。」雨弓竟然唱起歌,「就讓風將我的淚吹乾……」

        『黃鶯鶯的〈只有分離〉。』

        「你好厲害。」她笑了。

 

 

        我騎著機車,雨弓在後座雙手環抱我整個腰。

        冬天的東北季風真的超狂,尤其是迎風面的北環——我騎的路線。

        有時還會突如其來一陣更狂更猛烈的風,嚇我們一跳。

        而海面上也會揚起超大的浪,非常壯觀。

 

 

        「愛你依然沒變,只是無法改變,彼此的考驗……」雨弓大聲唱著。

        『妳還在唱〈只有分離〉?』我大聲說。

        「對。莫名其妙就想唱這首歌。」她繼續大聲唱,「只有只有分離,

         讓時間去忘記,那一份纏綿……」

 

 

        風大浪大下,雨弓一路上都很興奮,我從未見過她這種興奮模樣。

        她身體前傾貼住我的背,雙手始終環抱著我,大聲跟我談笑或唱歌。

        我的頭略微左偏,雙眼仍盯著前方,偶而我會放開握著把手的左手,

        輕抓住她環抱著的雙手,也大聲回應她。

        我們彼此緊密貼近,彷彿這樣便可以克服所有狂風巨浪。

 

 

        台灣西海岸的沙灘幾乎都是黑色的海沙泥,而且會黏人;

        而澎湖的沙灘是白色細緻的貝殼沙,即使沾上身,用手一撥就掉。

        我和雨弓被一大片白色沙灘所吸引,便停下車,走進那一片白。

        地圖上並沒有標示這裡的名稱,算是個無名沙灘,但美得令人窒息。

 

 

        冬天的遊客較少,這裡在地圖上又沒被標示,因此沙灘上人很少。

        方圓100公尺內,只有我和雨弓並肩坐著吹海風。

        這裡像靜謐的仙境,稍微可惜的是,此時太陽被灰濛濛的雲層遮蔽。

        「雖然只是外島,但離開台灣,就好像離開現實的世界。」雨弓說,

        「在這裡,我只是你的雨弓,而你就只是我的Redsun。」

        我有些感動,左手握著她右手,她輕輕轉動右手,變成十指交扣。

 

 

        「你看!」雨弓突然大叫一聲,左手遙指遠處的海面。

        海面上浮現點點金光,陽光終於穿透厚厚的雲層,灑在海面上。

        『我看到了。』我說,『不管烏雲有多厚,陽光總能突破困境,灑在

     海面上。』

    「哇!這段話好棒!」她笑了,「你要把這段話記下來。」

    『好。』我點點頭,『我會寫在頂樓陽台上。』

 

 

    「再說一次好嗎?」雨弓說。

    『不管烏雲有多厚,陽光總能突破困境,灑在海面上。』我說。

    「沒錯。」她笑了,「所以我們一定會在一起。」

        『對。』我也笑了。

 

 

    雨弓站起身,往前奔跑十幾步後停下,雙手圈在嘴邊朝海面大喊:

        「我是雨弓,我愛Redsun。我們一定會在一起……」

        『我是Redsun,我愛雨弓。我們一定會在一起……』

        我也起身往前奔跑到她身旁,雙手圈在嘴邊朝海面大喊。

 

 

        「蔡揚宏,我愛你……」雨弓又大喊。

        『龔羽婷,我愛妳……』我也大喊。

        「蔡揚宏,我愛你愛到破表……」

        『龔羽婷,我永遠永遠愛妳……』

        「你贏了。」她笑說,「你說了永遠。」

        『承讓。』我也笑了。

 

 

        我們呼喊後又坐了下來,十指緊扣,欣賞海面上金光閃閃。

        「這是我這輩子最快樂的時刻。」雨弓說。

        『妳好像很喜歡用這輩子這個字眼。』我說。

        「因為真的是這輩子呀!」她笑了。

        和她並肩坐在潔白的沙灘上,面對一望無際的海,任時間緩緩流逝。

        用這輩子這個字眼來形容此情此景,確實不為過。

 

 

        天色暗了,我們騎機車離開這片白色沙灘。

        找了家店,各吃碗小管麵線當作晚餐,而且還吃仙人掌冰。

        「冬天吃冰雖然很冷,但很過癮耶。」雨弓邊發抖邊說,「既然覺得

         冷了,我們乾脆去這附近的鯨魚洞吧,那邊一定超冷。」

 

 

        鯨魚洞原本是黑色玄武岩的海崖,在長期海蝕作用下,

        最後貫穿而形成一個巨大岩洞,外形很像鯨魚因而得名。

        晚上去有些危險,因為天很黑、石頭很滑,而且懸崖下面就是海了。

        打開手機的手電筒,我牽著她的手,小心翼翼走進洞內。

        現在應該是退潮,在洞內可以聽見轟隆作響的潮音,

        感覺洞外似乎是驚滔駭浪。

 

 

        鯨魚洞內既陰森又寒冷,雨弓幾乎冷到說不出話了。

        「你有兩個選擇,一個是看我冷死,另一個是抱著我讓我溫暖些。」

        她直打哆嗦,「你有那麼難選嗎?」

        『我加碼。』我笑了笑,脫下我外套讓她穿上,再抱住她。

        「你不會冷嗎?」她問。

        『當然會冷。』我說,『但心裡很溫暖。』

        聽到我說了冷,她急忙想脫下外套還我。

 

 

『妳也有兩個選擇。』我說,『一個是妳不穿我外套而冷死然後讓我

         內疚,另一個是穿上我外套然後妳溫暖我也溫暖。』

        「遇見你之後,我就只有一個選擇。」她說,「我的選擇就是你。」

        『妳贏了,妳比我會說話。』

        「承讓。」她笑了,聲音不再有抖音。

        我抱著雨弓,在驚滔駭浪中,找到唯一的寧靜。

 

 

        「聽說我們是不能擁抱的戀人。」雨弓說。

        『不管了。』我說。

        「嗯。」她說,「不管了。」

        不管要面對什麼,總之不管了。

 

 

        「將來老了,你想住哪裡?」雨弓從我懷中探起頭,問。

        『人少一點的地方,最好看得到海。』我說,『我喜歡海。』

        「那帶我一起去吧。」

        『妳會喜歡嗎?』我說,『感覺妳應該喜歡紐約、東京、上海之類的

     大都市。』

    「你喜歡人少,我就喜歡人少。你喜歡海,我就喜歡海。」

        說完後,雨弓凝視著我,我下意識抱緊她。

 

 

        「我是天秤座,很難下決定。」她說,「但我早已決定,要跟著你,

         不管你要不要我。」

        『真的嗎?』

        「嗯,真的。」她用力點了點頭,「那你要我嗎?」

        『要。』我說。

        「好。」她笑了,「不管要等多久,我們都要在一起。」

        『沒問題。』我也笑了。

        寒冷陰森的鯨魚洞裡,終於變得明亮而溫暖。

 

 

        「這是我這輩子最幸福的時刻。」雨弓說。

        『妳今天說了兩次這輩子。』

        「那麼今天就是我這輩子說這輩子次數最多的日子。」她笑說。

        我也笑了,覺得她很可愛。

 

 

        離開鯨魚洞時已是很深的夜,但回到民宿還有段路,大約27公里。

        四周一團漆黑,最明亮的似乎是滿天的星光。

        我們不趕時間,慢慢騎,偶而停下來看看星星、聽聽潮聲。

        經過跨海大橋時,我們有一種航行在海面上看著滿天星斗的錯覺。

 

 

        「各位星星,你們好!」她仰頭朝星空大喊,「我是雨弓,騎機車

         載我的人是Redsun。我們是一對不被祝福的戀人,但無論如何,

         不管怎樣,將來都要在一起……」

 

 

        海面揚起波濤,彷彿大海在應和,而星星也更亮了。

 

 

    全站熱搜

    jh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