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bbb

 

 

        雨弓仰頭朝星空大喊的餘音還在腦海縈繞,

        餐桌上卻正在熱烈談論某個話題。

        我留心傾聽,原來大家在聊遠東航空停止營運這個話題。

 

 

        那年我和雨弓去澎湖,坐的就是遠東航空的班機。

        因為帶給我滿滿的美好回憶,因此我一直對遠東航空心存感激。

        沒想到已經停飛,令人不勝唏噓。

 

 

        「我超不爽的,本來計畫好利用過年跟我老公去韓國的濟州島度假,

         票也已經訂好了,就是訂遠東航空。」坐在2位置的阿瑛大聲說,

        「結果竟然不飛了,害我年假泡湯。馬的剉冰!」

        雖然阿瑛很倒楣,但聽到她罵粗話卻覺得很好笑,不禁笑了起來。

 

 

        「喂,揚宏。」阿瑛問,「你在笑什麼?」

        『覺得妳被放鴿子很倒楣。』我說。

        「那你還笑?」阿瑛說,「罰三杯。」

        『三杯就三杯。』我很阿莎力。

        「剛好敬我們三個女生。」

        啊?不要吧?

 

 

        坐在9位置的人已把我的酒杯倒滿,我無奈舉杯先敬阿瑛。

        才剛放下杯子,又立刻被倒滿,只得再敬小白。

        連喝三杯不是問題,問題是第三杯要敬雨弓啊!

        舉起第三次被倒滿的杯子,一時之間有些不知所措。

        「揚宏,應該是我敬你才對。」雨弓說,「剛剛忘了敬你。」

 

 

        這臨場反應太好了吧。

        雖然今晚敬酒時她跳過7、9和我,留下一點貓膩;

        但她利用這機會敬我,而且坦承之前忘了敬我,那就無懈可擊了。

        幸好奧斯卡金像獎有分男演員和女演員,如果只有一座演員獎,

    我的演技絕對贏不了她。

 

 

    我硬著頭皮舉杯對著她,眼睛也不得不直視她。

    她左手舉杯,而且先乾為敬。

    當杯子碰觸她嘴唇時,一道淡紫色光芒刺向我眼睛。

    那是她左手腕戴著的紫玉髓手鐲。

    我心頭一驚,握著酒杯的手當場凍結。

 

 

    「喂。」9用手肘碰了碰我,「你在幹嘛?」

        我趕緊一飲而盡,但喝太快了有點嗆到,咳了幾聲。

        匆忙放下酒杯時,酒杯沒站穩,倒在桌上。

 

 

        剛認識雨弓時,她就是戴著那個紫玉髓手鐲。

    手鐲呈淡淡的紫色,看起來非常高雅。

        她從高中時開始戴,已經戴了20幾年,而且從不拔下。

        但當我送她一條手鏈後,她毅然決然拔下手鐲,只戴我給的手鏈。

    那應該是一種決絕。

    如今她解開我給的手鏈,又戴回紫玉髓手鐲,這也是一種決絕吧。

 

 

    雨弓是個很難下決定的人,然而一旦下了決定,

    她就會用驚人的意志力徹底執行。

    我常常能感受到她想徹底執行某些決定時的決絕。

    比方去澎湖的第一天,她在無名的白色沙灘、鯨魚洞時所說的話,

    還有經過跨海大橋時她朝著星空吶喊的話語。

    我不僅能感受到她的決絕,而且從打從心底相信她會做到。

 

 

    如今雨弓卻用另一種決絕,去推翻之前的決絕。

    我們之間,後來到底發生了什麼?

    我拼命想,繼續檢視我和她之間的軌跡,想找出答案。

 

 

        在澎湖的第二天早上,我和雨弓到馬公市的中央老街逛逛。

        這次不必扮演董事長與助理,而是我們之間最真實的樣貌——

        雨弓和Redsun。

        雖然我們不能買任何紀念品,也不能帶任何伴手禮,

        但光是終於可以像正常情侶般逛街,已經是破天荒了。

 

 

        我們很悠閒、自在而且隨興地逛,最後走進澎湖天后宮。

        這座天后宮是明朝萬曆年間創建,至今已超過四百年。

        對於傳統的信仰,雨弓說她一直是個非常虔誠的人。

        所以我們點了香,很恭敬地參拜,最後添了香油錢。

        在天后宮裡,我們是香客,而不是遊客。

 

 

        「這裡的媽祖一定很靈驗。」雨弓說。

        『嗯。』我點點頭,『當然。』

        「我有時會到廟裡擲筊,求神明指點迷津。」

        『我也是耶。』

        「那你敢不敢擲筊問媽祖,你是不是真的愛我?」

        『啊?』我愣了愣,『這不是敢不敢的問題,而是問媽祖這種問題

         會不會太失禮、太……』

        「不敢就算了。」她打斷我。

 

 

        我立刻去拿筊杯,將筊杯順時針繞三圈香爐後,跪下來準備擲筊。

        「我是開玩笑的。」雨弓急忙拉住我。

        『妳也跪著一起聽。』我沒起身。

        「不要逞強。」她說,「如果你沒擲出聖筊,那就尷尬了。」

        『妳跪著注意聽,還有要看清楚。』我拉了拉她,要她跪下。

        雨弓只得也跪在我身旁。

 

 

        『我是蔡揚宏,請問媽祖,我是不是真的愛跪在我身旁的龔羽婷?』

        我小聲說,『如果是的話,請媽祖賜我一個聖筊。』

        我很緊張,心跳破表,但也只能硬著頭皮擲筊。

        筊杯從我手中拋出時,我的心臟彷彿也從口中拋出。

 

 

        兩個筊杯在地上翻轉幾下,最後靜止。

        結果是一陽一陰,聖筊。

        我幾乎快興奮地跳起來,但我努力克制,轉頭得意地看著雨弓。

        雨弓臉紅了,她看了看四周的香客與遊客,似乎很尷尬。

 

 

        「快走啦。」她低聲說。

        『等一下。』我說,『我要再問一個問題。』

        「別再問了。」

        『請問媽祖,我將來是不是會……』

        話沒說完,雨弓迅速起身走開,我趕緊將問題問完後擲筊。

        又是一陽一陰的聖筊,但雨弓已經快走到廟門了。

 

 

        『又是聖筊耶。』我起身追上雨弓,『可惜妳沒看到。』

        「我相信就是。」她滿臉通紅,「這裡人很多,快走啦。」

        『妳要不要聽聽看我問的第二個問題?』

        「出去再說。」她走出廟門,「真的超級尷尬。」

        『妳剛剛還說我會尷尬,結果尷尬的人是妳。』我笑了。

        「算你厲害。」她說。

 

 

        『我跟妳說我擲筊的第二個問題吧。』我說。

        「不用了。」她臉上的紅潮還未退,「想也知道你在問什麼。」

        『知道就好。』我哈哈哈笑了三聲。

        我愛雨弓這件事被神明認證,這讓我很神氣,也充滿自信。

 

 

        媽祖應該不會保佑我和雨弓將來可以在一起,我也不敢求祂保佑,

        但祂肯賜我聖筊而非怒筊,已足以令我感恩戴德。

        我拉著雨弓又走入廟門,跪在媽祖面前,叩頭謝恩。

        這次她並不覺得尷尬,而且叩頭的神情很虔誠。

 

 

        時間差不多了,該去機場坐飛機回台灣了。

        原本還在說說笑笑,但一踏進馬公機場,雨弓又變回陌生人的樣子。

        等候登機、上了飛機、飛機落地,我們持續扮演彼此陌生的角色。

        甚至當我走出松山機場時,她已不見蹤影。

 

 

        我呆站在機場門口,回想在澎湖所發生的一切。

        突然覺得那是夢境嗎?

        而我已經回到現實了嗎?

 

 

        當天晚上,雨弓傳了Line,第一句還是:

        「謝謝你這兩天的陪伴。」

        即使這兩天去澎湖是名符其實一起去玩,但她還是用陪伴這個字眼,

        而不是用這兩天玩得很開心之類的形容。

 

 

        『我在天后宮擲出聖筊,妳放心了嗎?』我傳。

        「沒有。」她回。

        『啊?』

        「因為神明都是慈悲的,也許是怕你尷尬、怕傷了你,才給你聖筊。

         所以即使你擲出聖筊,也不表示你真的愛我。」

        『這……』

 

 

        「北七。」她傳。

        『嗯?』

        「我當然相信你呀。而且已經很放心了。」

        『那就好。妳嚇了我一跳。』

        「北七。晚安了。」

 

 

        回想在天后宮擲筊的過程,在我拿起筊杯那瞬間,

        我心裡只有一個念頭:我要證明我是真的愛她。

        那應該也是一種決絕。

        而這種決絕,讓我覺得我像是那個撿手帕的男人。

        因為我相信他要走進獅子籠時,一定有一種決絕的心情。

 

 

        隔天下午,雨弓約了我在頂樓陽台碰面。

        『我們來畫個圖吧。』我說。

        「畫圖?」她很納悶。

 

 

        在老位置旁邊的地板上,我左手掌貼地、雨弓右手掌貼地,

        我右手拿石頭描出我們兩人總共十根手指的輪廓,

        而且兩根拇指有接觸。

        然後我在我左手掌圖案裡寫:Redsun,

        雨弓則在她右手掌圖案裡寫:雨弓。

 

 

        在我們兩人手掌圖案的上方,我再用石頭刻下:

    「不管烏雲有多厚,陽光總能突破困境,灑在海面上。」

 

 

        深灰色地板刻出白色線條,字跡和圖案都很明顯。

        我和雨弓微笑注視著地板上的文字。

        腦海裡浮現澎湖無名的白色沙灘上,我們並肩坐著,十指緊扣,

        欣賞海面上閃閃金光的景象。

 

 

        「以後只要覺得懷疑、沮喪、不安、氣餒、難過、痛苦、撐不下去,

         我們就來這裡看看這段話。」她說,「好嗎?」

        『好。』我點頭。

        從此只要我和雨弓在頂樓陽台碰面,離開前總會看一眼那段文字。

        這段話彷彿可以給我們滿滿的能量、信心和勇氣。

 

 

        從澎湖回來後,我一直想找樣東西作為信物,而不是單純的禮物。

        想了很久,始終沒有滿意的答案。

        直到有次她左手的紫玉髓手鐲反射陽光,光芒射進我眼睛。

    所謂靈光一閃,大概就是這麼回事。

 

 

        我花一個月時間,收集紅色紅玉髓、橙色芬達石、黃色黃碧璽、

    綠色橄欖石、藍色青金石、靛色坦桑石、紫色紫水晶等七色寶石。

    利用七個橢圓形白金空托各鑲嵌一顆彩色寶石,

    然後依照紅、橙、黃、綠、藍、靛、紫順序,

        以白金鏈串成一條代表雨弓閃爍著七色光芒的手鏈。

 

 

    雨弓一拿到這條手鏈,眼睛立刻發亮。

    她小心翼翼戴在右手,左看右看,上看下看,非常開心。

    然後她身體竟然微微顫抖。

    『怎麼了?』我問。

    「我只是太高興了。」她聲音也發抖。

    在頂樓陽台時,連興奮的心情都得壓抑,壓抑不住時只能顫抖。

 

 

    「這就是我這輩子最喜歡的東西,不,是最愛的東西。」雨弓說,

    「沒有之一。」

    『妳又說這輩子了。』

    「我就要說這輩子。」她高舉右手,手鏈在陽光下閃閃發光,

    「這條雨弓手鏈就是我,我就是雨弓!」

    她很得意,情不自禁伸出雙臂想擁抱我,幸好忍住。

 

 

    一個禮拜後,雨弓和幾個閨蜜好友一同去法國玩。

        她用Line傳了一段影片給我,長度15秒。

        雨弓背對鏡頭往前跑向艾菲爾鐵塔,跑了十幾步後停下並轉身,

        高舉右手對鏡頭大喊:「蔡揚宏,我愛你!」

        天空應該正飄著雨,很多遊客撐著傘,地面看起來很濕滑。

 

 

        雨弓說她先悄悄離開好友,然後找個老外幫她拍。

        「老外拍完後,說我很crazy。」她傳。

        『妳沒滑倒吧?』我回。

        「沒。」

        『妳高舉右手的樣子,很像自由女神。』

        「我戴著雨弓手鏈,所以是雨弓女神才對。」

    『妳確實是女神沒錯。』

 

 

        隔天雨弓又傳了一段影片,長度更短,只有5秒。

        她在巴黎聖母院裡坐下來禱告,然後她自拍右手腕的雨弓手鏈。

        「蔡揚宏,我愛你。」她低聲說。

        她的聲音幾乎細不可聞,但畫面中的雨弓手鏈卻非常閃亮。

 

 

    「你要把音量調到最大,因為在聖母院裡我不敢大聲說話。」她傳。

    『我調到最大了。可以聽到。』我回。

    「我還有祈禱讓我們在一起哦。」

    『很好。那我們一定會在一起。』

        她傳了一張「點頭」的貼圖。

 

 

        雨弓回台灣三天後,我們在頂樓陽台碰面。

        她把雨弓手鏈改戴在左手,而原本的紫玉髓手鐲已經不見。

    『妳的紫玉髓手鐲呢?』我問。

    「拔掉了。」她說。

    『啊?』我嚇了一跳。

 

 

    我記得她說當初買那個紫玉髓手鐲時,幾乎戴不進左手,

    最後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終於戴進。

        因為很難拔下,所以20幾年來一直戴著,半秒都沒離開左手。

    『那妳怎麼拔下?』我問。

    「就費了十八牛四虎之力。」她聳聳肩。

    我看著她的左手,想像拔下紫玉髓手鐲的艱鉅。

 

 

        「反正從今以後,我只要戴你給的雨弓手鏈。」雨弓說。

    她的語氣很堅定,這應該也是一種決絕。

    我感動得說不出話。

 

 

    「我還拿著雨弓手鏈去廟裡過香爐哦。」她邊說邊笑,「別人拿手鏈

         過香爐是希望戴著保佑平安,我拿手鏈過香爐是希望戴著可以保佑

         我們將來在一起。」

        『那我要戴什麼?』我問。

 

 

        她拿紅筆在我左手腕畫了個簡單的太陽圖案。

        「這代表Redsun。」她說,「你送我雨弓,我就送你Redsun。」

        『差太多了吧。』

        「北七。」她笑了,小聲地笑。

    雖然只是用紅筆畫在手腕上的太陽,但我洗手和洗澡時會刻意避開。

        小心保存了三天。

 

 

    因為見不得光,我和雨弓的每個日子都必須低調。

    而戀人間的特殊日子,比方生日、情人節、耶誕節等等,

        我們反而必須比平常日子更低調。

        在這些特殊的日子裡,我們一定避免在頂樓陽台碰面,

        甚至也不會互傳Line。

 

 

    往好處想,我沒有一般男生每到特殊日子便想破頭要送什麼禮物,

    或是該如何慶祝、如何製造驚喜的困擾。

    但代價是我失去和戀人一起紀念某個日子的幸福感。

    不過後來雨弓想出一個日子,紀念我和她之間。

 

 

    「請你吃巧克力。」雨弓說。

        『喔?』我愣了愣,接下她遞過來的巧克力,『謝謝。』

        我撕開包裝紙時,她低聲驚呼。

        「不要撕開。」她說。

        『不要撕開?』我很納悶,『是要連包裝紙一起吃嗎?』

        「北七。」她拿走我手上的巧克力,小心拆開包裝紙。

 

 

        她將拆開包裝紙後的深咖啡色巧克力遞給我,我一口塞進嘴巴。

        「包裝紙不要嗎?」她問。

        『我待會丟。』我拿走她手中的包裝紙,順手一揉,放進上衣口袋。

        「好。」她說,「丟得越遠越好。」

        『嗯?』

        「最好撕爛再丟,千萬不要看。」

 

 

        雨弓的表情有些怪異,我拿出口袋裡的包裝紙,攤開一看。

        「雨弓愛Redsun。生死不渝。」這是包裝紙上的黑色文字。

        「丟呀!快丟呀!」她說。

        我眼角有點濕潤,不敢回話,怕不小心哽咽。只好傻笑。

        「北七。」她笑了。

 

 

        這張包裝紙已被我撕開一角,幸好沒傷到字。

        我用手將這張紙仔細壓平,慎重收進口袋。

        「還有一顆。」她說。

        這次我就小心翼翼拆開包裝紙,先吃巧克力,再看包裝紙上的文字。

    「雨弓&Redsun。永遠在一起。」這是第二張包裝紙上的黑色文字。

 

 

        我又將第二張包裝紙壓平,收進口袋。

        雨弓應該是先拆開包裝紙,寫好字,再重新包裝,像從沒拆過一樣。

        沒想到雨弓的手很巧,心很細。

        「今天是幾月幾號?」她突然問。

        『七月七號。』我說,『就是七七事變或盧溝橋事變的日子。』

 

 

        「情人節快樂。」雨弓說。

        『啊?』我說,『今天不是情人節吧?』

        「我知道。」她說,「別人過七夕情人節,農曆七月七號。我和你過

         國曆七月七號,這天就是專屬於我們的情人節。」

        『好。』我笑了,『情人節快樂。』

 

 

        「情人節快樂。」她又說。

        『情人節快樂。』我也說。

        我和雨弓彼此凝視著,似乎都有點激動。

    正常的情侶應該無法體會我和雨弓能夠當面說情人節快樂時的激動。

 

 

    隔年的國曆七月七號,第二次專屬於我和雨弓的情人節。

        雨弓給了我三顆巧克力。

        第一顆的包裝紙寫:天上地下。

        第二顆的包裝紙寫:人間海底。

        「你猜第三張寫什麼?」她問,「答案是五個字。」

 

 

        『嗯……』我想了一下,『不是永遠在一起就是都要在一起。』

    「既然你猜對了,就不用看了。」她作勢要撕掉包裝紙。

    『喂!』情急之下叫了一聲,聲音有點大,我下意識遮住嘴巴。

        她笑了笑,把第三張包裝紙給我,上面果然寫:都要在一起。

        天上地下。人間海底。都要在一起。

 

 

        「我的禮物呢?」她伸出手。

        我沒回話,解開上衣第一顆扣子,再解開第二顆扣子……

    「喂!」她說,「幹嘛脫衣服?」

    『小聲點。』我拉開上衣,露出胸口。

        我已在胸口用黑色奇異筆寫:雨弓。

 

 

    「這是我這輩子最難忘的禮物。」她笑了起來。

    『妳又說這輩子了。』我問,『為什麼難忘?』

    「你這麼北七,當然難忘。」

        她拿出手機,拍下我胸口上寫的黑色雨弓。

        我們不能合照,也從不合照,所以這是她所擁有的第一張我的相片。

        但是沒有我的外貌,只有我的心。

 

 

        對於我和雨弓這對不能也不會被祝福的戀人而言,我們只有彼此。

        如果真要在一起,必須持續加強各自的信心和勇氣,

        這樣才足以克服所有的阻礙和考驗。

        而且也必須不斷加大彼此在對方心中的分量,

        直到那種分量不可或缺且無法取代。

 

 

        可惜再美麗的地毯,總有一面是粗糙的。

    對我而言,雨弓一直是美麗的存在,毋庸置疑。

    我熟悉雨弓這美麗的地毯正面,但雨弓的另一面——龔羽婷,

        就是粗糙的地毯背面。

        不是龔羽婷那一面不好,而是那一面我並不熟悉,且無法掌握。

 

 

        但對雨弓的家人和所有親朋好友而言,

        龔羽婷那一面才是美麗的地毯正面。

    而龔羽婷的另一面——雨弓,卻是他們完全看不到的地毯背面,

        也絕不能被他們看到。

        因為這一面是雨弓和Redsun的一切,不僅粗糙,甚至是醜陋。

 

 

    雨弓必須不斷轉身面對不同的人,面對Redsun時,她是雨弓;

        面對其他人時,她是龔羽婷,而且絕不能讓其他人看到雨弓。

        如此不停轉動和隱藏,她不會累嗎?

 

 

        雨弓曾說過,我是這輩子最懂她的人。

        雖然她又用了這輩子這個字眼,但這個說法我非常認同。

        只不過應該修改成:我是這輩子最懂雨弓的人。

        因為只有我看得到雨弓。

        至於這輩子最懂龔羽婷的人,誰都有可能,但絕對不是我。

        因為我很少能看到龔羽婷那一面。

 

 

        雨弓偶而會跟我說起龔羽婷那面的生活,

        還有每年的尾牙聚會和平常同事們也會說起龔羽婷的一些事。

        每當我不小心看到龔羽婷那面,除了感到陌生和訝異外,

        大概都是難受、刺痛等負面情緒,而且還會有很深的罪惡感。

 

 

    從旁人的口中,龔羽婷是賢慧的妻子、盡責的母親;

        而在我的眼中,雨弓是生死不渝的戀人。

 

 

    我必須假設雨弓的生活應該是不太快樂,並過著鬱悶的日子。

    如此我的存在或許才有些微意義,而我的罪惡感也才不會太深。

    可是我聽到關於龔羽婷的生活,不管是雨弓自己說的或是旁人說的,

        總是充實又有趣,而且看似幸福美滿。

    我的罪惡感並沒有減輕,反而越來越深。

 

 

    有次我和雨弓在頂樓陽台時,她接到電話,是她先生打來。

    她瞬間變成龔羽婷,與他談論晚餐細節,

        還有女兒今天下課時該由誰去接送。

        掛斷電話後,雨弓和我都有點尷尬。

        我也明白即使是在頂樓陽台這唯一的容身之處,

        她也不是只屬於我的雨弓,而是許多人共有的龔羽婷。

 

 

    偶而我會想起那次下雨天跟她各自撐傘在頂樓陽台時,她所說的話:

        「我們到底在幹嘛?」

    這句話真的是一語雙關。

    我在幹嘛?試著破壞雨弓正常的生活和家庭?

    而雨弓在幹嘛?難道我在她心中的分量是不可或缺且無法取代,

        值得讓她犧牲一切?

 

 

    我曾經做了幾個感覺很真實的夢,情景都差不多。

    大概都是我和雨弓正在某個地方談笑或遊玩時,她突然說:

    「我該回去了。我還有先生和女兒,他們在等我回去。」

    原來我的夢境才能呈現真正的現實,

    而我以為我和雨弓在一起的現實,其實才是夢境。

 

 

    我還做過一個奇怪的夢。

    夢裡有隻獅子在追殺我,我拼命逃,但牠一直緊追不捨。

    原以為這只是單純的惡夢,但後來想想,這何嘗不是現實?

    一旦要跟雨弓在一起,所有的壓力勢必像張開血盆大口的獅子一樣,

    將我吞噬。

 

 

    我相信雨弓想跟我在一起的決絕,這也是毋庸置疑。

    但我能理解,也能想像雨弓面臨的壓力,只是可能無法體會。

    甚至覺得她應該可以輕易克服這些壓力。

    直到有天在頂樓陽台,我終於體會雨弓的壓力。

    那時距離雨弓送我〈傳奇〉這首歌,大約兩年半。

 

 

        那天我和雨弓聊到小藍,她說她早已將小藍送人了。

        『為什麼?』我很驚訝。

        「我很喜歡小藍,但我只能送人。」她說,「因為很多人都知道小藍

         是你送的,如果我一直留在身邊,別人會懷疑我和你之間。」

        我覺得似乎不必如此,但又覺得她的考慮也合理,便沒回應。

 

 

        「你是不是覺得我想太多了?」她問。

        『有一點。』我說。

        「我是不得不。」她說,「你知道說謊是我的日常嗎?」

    『啊?』我大吃一驚,『怎麼可能?』

 

 

        「每天想找時間Line你時,還有偶而跟你通話,都要說謊。光去澎湖

     那次,我得說多少謊,你知道嗎?而且明明說謊,別人卻死心塌地

     相信你,你知道這有多難受嗎?我總是作賊心虛,每當旁人的言談

     舉止有點異樣,我就害怕他們是不是已經發現了我和你之間的事?

     雖然我知道應該不可能,可是總有一股揮之不去的恐懼籠罩著我,

     就像殺了人之後,即使屍體藏得非常隱密,依然害怕總有一天屍體

         會在機緣巧合或陰錯陽差下被發現。」

 

 

    雨弓一口氣說完,我越聽越驚。

    兩年半來,我始終認為我和雨弓雖然只能躲藏、不被祝福,

    但所有的壓力、苦痛、障礙,都不能阻撓我們想要在一起的決心。

    而雨弓的決心,我更是深信不疑。

 

 

    然而雨弓面對的卻是揮之不去的恐懼和罪惡感,

    這些並不是有決心就能克服。

    當恐懼和罪惡感不斷一點一滴啃蝕她的決心,經年累月後,

    她的決心還能堅定嗎?

 

 

        「你可以教我說了謊之後,不會難受的方法嗎?」她問。

        我答不出來。

        「或是你可以教我做了賊之後,不會心虛的方法?」她又問。

        我還是答不出來。

 

 

        我突然發現除了原有的罪惡感之外,我又多了另一種更深的罪惡感。

        這種罪惡感是因為雨弓承受的罪惡感而導致我的罪惡感。

 

 

        「Redsun,我們可不可以十年都完全不聯絡?」她說。

        『十年?』我嚇了一跳。

        「嗯。」她說,「十年後女兒就成人了,我就可以跟你在一起了。」

        『但為什麼要十年都不聯絡?』

        「這樣我就不需要常常說謊,也不會作賊心虛。」她說,「我們各自

         平靜生活十年,等十年後我們就可以在一起了。」

        我無法答話,隱約覺得這想法應該是太天真了。

 

 

        「請你相信我,我一定可以把我們之間的感情好好保存十年,我絕對

         做得到。」她的語氣很懇切也很堅定,「就像先把感情冷凍十年後

         再解凍,感情是不會變的。」

        『妳意思是說,就像電影上那種可以冷凍人的機器,等未來某個時間

         一到,解凍後人還是好好活著。妳要把我們之間的感情放入類似的

         愛情冷凍機器,等十年後解凍,愛情依然如十年前那樣?』

        「對對對。」她很興奮,「就是這個意思。」

 

 

        我看著雨弓,覺得她果然天真。

        先不要說根本沒有愛情冷凍機器,所以原以為是把愛情冷凍十年,

        其實是埋在地下十年。十年一到,挖出來的愛情早已腐爛。

        即使世上真的有愛情冷凍機器,十年一到,愛情依舊新鮮。

        但原本的兩人,各自經歷了十年時間,人卻是會改變的。

 

 

        『有一個更簡單的方法。』我說,『我們一起坐時光機到十年後,

         這樣馬上就在一起了,根本不必等十年。』

        「哪有時光機這種東西。」她說。

        『既然沒有時光機,難道就有冷凍愛情的機器?』我說。

        她愣住了。

 

 

        「為什麼你不相信即使我們完全不聯絡,我依然會好好把你放在心中

         十年,十年後還是一樣愛你?」沉默一會後,她說。

        『我不是不相信妳,我只是更相信時間。』我嘆了一口氣。

 

 

    雨弓臉色一沉,不再說話。

    而她左手腕上的雨弓手鏈,似乎也失去光芒,變得黯淡無光。

 

 

    全站熱搜

    jh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