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bbbbb

 

 

        這個一年一度的聚餐差不多要結束了,但我的演技考驗還沒結束。

        餐後還要去KTV續攤。

 

 

        餐後可以續攤,那麼死灰可以復燃嗎?

        我想應該不可能。

        我和雨弓都在澆水,然後清理火場,試著湮滅曾經燃燒過的痕跡。

 

 

        從雨弓用Line傳了分手信到今晚的尾牙宴,差不多半年。

        這半年內也確實如我所料,她從此不再Line我。

        我們完全斷絕聯絡半年。

 

 

        所以今晚要來聚餐前,我心情很忐忑,也很緊張,更覺得尷尬。

        我甚至想過找個理由搪塞,說今晚臨時有事不能來了。

        但我找不到任何藉口。

 

 

        好不容易結束上半場聚餐,再忍一下,下半場比較輕鬆。

        我們12個人離開餐廳,因為都喝了點酒,所以要坐計程車。

        叫了三輛計程車,我和雨弓照慣例坐不同輛。

 

 

        進了KTV包廂,隨便找個偏僻的角落坐著,拿出手機滑幾下。

        現在的新歌我不會唱,即使年輕人所謂的老歌對我而言也是太新。

        我會唱的歌,至少都要20年前以上吧。

        所以滑滑手機,聽聽別人悲慘的歌聲,偶而跟人聊聊天,

        應該可以在不需要面對雨弓的情況下,輕鬆度過下半場。

 

 

        可惜歌曲多數是情歌,情歌中又多數跟情傷有關,

        以前認為是無病呻吟,現在卻有些感觸。

        幸好雨弓不點歌,當她拿麥克風時通常是陪唱。

        但只要她開口唱歌,我都在想這是不是要唱給我聽?

        即使應該沒關連,但光聽她唱歌就足以讓我心跳加速了。

        原來這種場合並不如我想像中好混,我有點坐立難安。

 

 

        「羽婷。」小白說,「妳點的歌來了。」

        我吃了一驚,偷瞄一下電視畫面,是莫文蔚的〈盛夏的果實〉。

      「也許放棄,才能靠近你。不再見你,你才會把我記起……」

        雨弓拿起麥克風唱開頭這一段,我心跳瞬間破表。

        這是唱給我聽的嗎?

 

 

             你曾說過 會永遠愛我 也許承諾 不過因為沒把握

             別用沉默 再去掩飾什麼 當結果是那麼赤裸裸

             以為你會說什麼 才會離開我 你只是轉過頭 不看我

 

 

        我臉紅了,不是因為快速的心跳,而是覺得很慚愧。

        因為我想起在澎湖的無名沙灘,我朝海面大喊:

        『龔羽婷,我永遠永遠愛妳……』

        她是在諷刺我嗎?

 

 

        沒錯,我是說過我永遠愛妳,而我一直沒忘。

        而所謂我離開妳,是我要離開妳?還是妳已先離開我?

        也許是惱羞成怒,我湧上一股怒火,想點首歌還擊。

        想了一下後,我立刻起身點歌,還用了插播。

 

 

        「劉若英的〈為愛痴狂〉。」阿瑛問,「誰點的?」

        我拿起麥克風,站起身看著電視螢幕。

        「你點的?」阿瑛很驚訝,「這種歌你會唱?」

        不行嗎?被遠東航空放鴿子的阿瑛。

 

 

             如果愛情這樣憂傷 為何不讓我分享

             日夜都問妳也不回答 怎麼妳會變這樣

             想要問問妳敢不敢 像妳說過那樣的愛我……

 

 

        「蔡揚宏,我愛你愛到破表……」無名沙灘上的妳這樣說。

        在鯨魚洞裡,妳說:「我早已決定,要跟著你,不管你要不要我。」

        妳還說:「遇見你之後,我就只有一個選擇。我的選擇就是你。」

        經過跨海大橋時,妳更是仰頭朝星空大喊:

        「無論如何,不管怎樣,將來都要在一起……」

        雨弓,妳曾經為愛痴狂過,怎麼妳會變這樣?妳都忘了嗎?

 

 

        雖然歌聲不好聽,但我還是完整唱完,我相信雨弓聽得懂。

        但她聽懂了又如何?

        早已決定不再反駁,連分手信都沒反駁,怎麼會在KTV裡破功呢?

        我低下頭,覺得很懊惱。

 

 

             就讓雨把我的頭髮淋濕 就讓風將我的淚吹乾

 

 

        我抬起頭看著電視螢幕,果然小白正在唱黃鶯鶯的〈只有分離〉。

        這是去澎湖時雨弓坐在機車後座迎著超狂東北季風所唱的歌。

        思緒彷彿受到強風吹襲,吹到當年頂著狂風前進的機車上。

        那時我們彼此緊密貼近,以為這樣便可以克服所有狂風巨浪。

 

 

             愛你依然沒變 只是無法改變 彼此的考驗

             只有只有分離 讓時間去忘記 那一份纏綿

 

 

        腦海裡雨弓的歌聲,還在風中飄飄蕩蕩。

        我似乎也感覺到她正環抱著我整個腰的雙手,

        左手下意識想輕抓住她的雙手,卻只能抓到空氣。

        沒想到她當時所唱的歌,竟然預告了我們的結局。

        我不再懊惱,只覺得感傷。

 

 

        「羽婷妳先替阿瑛唱〈廣島之戀〉,她在洗手間。」小白說,「這是

         男女對唱的歌,男生誰要唱?」

        瞥見雨弓拿起麥克風,我突然有股衝動,也抓起麥克風。

        五年八個月以來,我從沒跟雨弓一起合唱一首歌。

        現在可能是唯一的機會。

 

 

             越過道德的邊境 我們走過愛的禁區

             享受幸福的錯覺 誤解了快樂的意義

 

 

        這首歌當紅時,我正在當兵,那已經是20幾年前的事了。

        初聞不知曲中意,再聞已是曲中人。

        我才唱了幾句,便已深陷我和雨弓的故事之中。

 

 

             愛恨消失前 用手溫暖我的臉 為我證明我曾真心愛過你

             愛過你 愛過你 愛過你 愛過你 愛過你 愛過你……

 

 

        我和雨弓一人唱一句愛過你,唱到最後我們竟然互相凝望。

        雖然只有三秒鐘左右,卻足以勾起我內心深處最澎湃的情感。

        因為在我心中最美的,就是雨弓凝視我的目光。

 

 

        現場響起一陣掌聲,甚至還有歡呼聲。

        我大夢初醒,完蛋了,忘了該演戲。

        我應該要低調,不可以讓別人對我和雨弓有太多猜想。

        剛剛跟雨弓彼此凝視三秒,他們會起疑心嗎?

 

 

            因為貪著你的愛 網著你的夢

             才會疼惜著你的悲傷 跟著你的笑容

 

 

        雨弓竟然點了蔡幸娟的〈你惦我心內尚深的所在〉這首台語歌。

        這一定是她要唱給我聽的歌,就像她當初要我聽〈傳奇〉一樣。

        雨弓的歌聲輕輕淡淡,有點哀怨,我完全被吸引住。

 

 

             已經習慣有你的一切 若失去你嘸知日子按怎過

             你惦我心內 尚深的所在 控制著阮的歡喜甲悲哀

             你惦我心內 尚深的所在 一生一世關係著阮的未來

 

 

        當雨弓唱「你惦我心內尚深的所在」這句時,我不自覺轉頭看著她。

        而她的視線竟然不是直接對著電視螢幕,而是略偏向右,

        正對著我的視線。

        我們在她的歌聲中互相凝視。

 

 

        在我心中最美的,就是雨弓凝視我的目光。

        雨弓凝視我時,她的目光像是被凍結,而我的時空也彷彿被凍結。

        那瞬間,她的世界只有我,而且是如此深愛著。

 

 

        導演快喊卡吧,我演不下去了,完全忘了該怎麼演。

        但我突然驚覺,我為什麼要演?

        以前是因為我和雨弓在一起,所以必須要演,才不會讓人懷疑。

        可是我和雨弓已經分開了啊,既然分開了,就沒有演戲的必要了。

 

 

        可是我潛意識裡還想演,而且我今晚一直在演。

        因為只有繼續演,我才會有還跟雨弓在一起的錯覺。

        原來在我內心深處,根本不接受已經分開的事實,

        始終堅持認為我和雨弓還在一起。

        想通了這點,瞬間感到很深沉的悲哀。

 

 

        我的視線開始模糊,眼角有液體正蠢蠢欲動。

        雨弓,不要再唱了,也不要再凝視我了,我完全克制不住。

        對不起,那種名叫眼淚的東西終於滑落,我無能為力。

        雨弓,妳看到了嗎?妳也在我心裡最深的地方。

 

 

        親愛的雨弓,自從與妳相愛以來,無論如何痛苦、不管怎樣難過,

        我從不掉下一滴眼淚。

        因為明白自己的罪人角色,所以連悲傷的權利也沒。

        可是雨弓,我們現在都已經不是罪人了,那麼我可以哭了嗎?

        雨弓,我可以哭嗎?

 

 

        昏暗的包廂內,我就靜靜讓眼淚在臉頰上流竄。

        其他人有沒有發現是他家的事,反正我和雨弓已經分開了,

        就不怕別人發現什麼。

        我現在不是罪人了,我只想擁有可以流淚的權利。

 

 

        這首歌唱完後,我和雨弓就不再碰麥克風。

        對比其他人在包廂內的歡樂喧譁,我和雨弓好像只是人形雕像。

        終於結束KTV的續攤,我們12個人又要分配計程車。

        我不演了,這次終於和雨弓同一輛計程車,因為我和她是順路。

 

 

        我坐副駕駛座,雨弓和其他兩人坐在後座。

        在車上該聊什麼就聊什麼,我也不刻意保持沉默。

        但其他兩人陸續下車後,我反而沉默了,雨弓也沉默。

        雨弓到家了,她打開車門的瞬間,我轉頭說了聲:『再見。』

        這句也算一語雙關,因為我們分手時,根本沒機會當面告別。

 

 

        車窗傳來叩叩兩聲,我向右轉頭,發現雨弓竟然站在車邊彎著身。

        還來不及驚訝,她又用手輕敲車窗兩下,我趕緊搖下車窗。

        「星期一下午四點,我們老地方見。」她笑了笑,然後轉身離開。

        雨弓的笑容,只離我20公分,即使在以前,我們也很少這麼貼近。

        過去三年來,每年看見她不到五次,我幾乎忘了她的笑容,

        忘了這個也許是讓我愛上她的罪魁禍首。

 

 

        「先生。接下來到哪?」司機問。

        但他問了第三次,我才回過神告訴他地址。

 

 

        回顧了我和雨弓這一段原以為會淡忘卻依然清晰而深刻的記憶,

        感覺像過了一輩子那麼長、那麼久。

        我很想學雨弓說出:這是我這輩子最累的時候。

        今晚太累了,儘管雨弓下車後所說的話在我心裡掀起很大的波瀾,

        也帶來滿滿的問號,我也不去想了。

        今晚是禮拜六,再睡兩晚就是星期一,到時就知道了。

 

 

        星期一下午,依照以前的習慣,我在四點零一分推開頂樓陽台鐵門。

        走了幾十公尺,在弓的中點看見雨弓。

        她穿著黑色毛衣,坐在老位置上,仰頭朝著太陽。

        她的光譜依然是暗色調,卻閃耀著金屬冷光。

        感覺像是我初識時的龔羽婷,全身散發出不明氣場,無法近身。

        我走到她身邊三尺便無法再靠近,也不知道該站還是該坐。

        「坐吧。」她說。

 

 

        本來想跟以前一樣面朝東方坐下,但隨即想起已經沒必要了。

        我也面朝西方坐下,離她一公尺。

        我發現她帶了個保溫瓶放在地上,保溫瓶上頭還蓋著兩個紙杯。

 

 

        「我們多久沒在這裡碰面了?」她問。

        『一年又四個多月。』我說。

        「正確的紀錄呢?」她說,「我相信你知道。」

        『502天。』

        「竟然這麼久了。」她輕輕嘆了一口長長的氣,「真對不起。」

        『董事長您千萬別這麼說。』

 

 

        「北七。」她突然笑了出來。

        只要她一笑,那個我所熟悉的雨弓就回來了。

        我站起身,往她靠近,在距離她20公分處坐下。

        這種距離最適合,身體不接觸卻又夠近。

 

 

        「你還記得我們第一次在這裡時,我說的那個故事嗎?」雨弓問。

        『嗯。』我點點頭,『我一直記得。』

        「我曾想走進獅子籠面對獅子,但怕萬一被獅子咬了,我就不能跟你

     在一起了。」她說,「年輕時,想證明自己可以冒著生命危險去愛

     一個人。但年紀大了以後,卻不想證明什麼,只想在一起。」

    『我們之間也才幾年的時間而已。』

    「談一場戀愛,就像經歷一次輪迴。」她說,「所以已經夠久了。」

 

 

        『但妳看起來像30歲,還很年輕。』我說。

        「謝謝。」雨弓說,「可是我更年期快到了。」

        『什麼?』我很驚訝。

        「去年年初我月經一直沒來,醫生說應該是更年期快到了。」

        『太早了吧。』

        「醫生也說早了好幾年,他問我是不是壓力很大?」

        『對不起。』我說。

 

 

        「北七。」她說,「是我該說對不起,害你不能當月經預測大師。」

        『這……』我又因尷尬而臉紅。

        「其實比起更年期,我心臟的狀況更糟。」

        『妳的心臟怎麼了?』

        「我的心臟已經很老很老了。」她笑了,「但我這顆很老很老的心,

         只想和Redsun在一起。」

        內心有些激動,我只能勉強忍住。

 

 

        雨弓走到地板上那塊白色痕跡旁,我也跟著她走去。

        赫然發現「Redsun終於要離開了」這句話的旁邊,

        她也刻下:而雨弓也就不見了。

 

 

        「用Line傳分手信給你的前一天,我獨自來這裡,看到這句:Redsun

         終於要離開了……」雨弓說,「我哭了好久,眼淚拼命掉,那是我

         這輩子最傷心的時刻。」

        『對不起。』我說。

        「你不要說對不起,是我該說謝謝你。」她說,「你給了我很完整的

         一場戀愛,連眼淚都有了。」

        『其實我只是不想讓妳成為罪人而已。』我說。

        「我刻那句話時,也是想著不能讓你成為罪人。」

 

 

        我和雨弓都是罪人,我們也因此失去了祝福對方的權利。

        因為最大的祝福,就是遠離,讓對方不再具有罪人的身分。

        我突然領悟,雖然我和雨弓比較像往獅子籠裡丟手帕的女人,

        但在決定離開的瞬間,我們都像走進獅子籠裡撿手帕的男人。

 

 

        「澎湖天后宮的媽祖說錯了,我們並沒有在一起。」雨弓說。

        『不要亂說。』我說,『媽祖哪有說錯?』

        「你問祂的第二個問題,應該是我將來是不是會和龔羽婷在一起?」

        她說,「結果祂賜你聖筊,表示我們會在一起,但最後並沒有呀。」

        『我們是罪人,當然不能在一起,我怎麼可能會問神明這種問題。』

        「那你問的第二個問題是什麼?」

 

 

        『請問媽祖,我將來是不是會一直愛著龔羽婷?』我說。

        「真的嗎?」她很驚訝。

        『嗯。』我點點頭,『祂賜我聖筊,表示祂認為我會一直愛著妳。』

        「那祂也許猜錯了。」

        『不要對神明不敬。』我說,『媽祖果然靈驗,因為直到此時此刻,

         站在妳面前這個長得很不好看的助理,還是一直愛著董事長。』

        她凝視著我,眼睛裡閃爍著淚光。

 

 

        「我知道。」雨弓的臉頰終於滑下兩行淚,「我一直這麼相信著。」

        『少逞強。』我笑了笑,『妳明明就很懷疑。』

        「北七。」她破涕為笑,「幹嘛點破。」

 

 

        雨弓收起笑容,凝視著我。

        「我、也、一、直、好、喜……」她一字一字說。

        她用力念出每個字,但都是氣音,念到後來似乎哽咽了,念不下去。

        『我知道。』我眼眶有些濕潤,『這種話說一次就夠了。』

 

 

        「現在太陽的顏色,跟我們第一次來這裡時一樣……」她指著太陽,

        「都是Redsun。」

        『嗯。』我說,『如果這時下場雨,雨後也許就可以看到雨弓。』

        「不用等下雨。」她雙手在空中畫出一道道弧線,「看見了嗎?」

    『我看見了。』我說,『那是美麗的雨弓。』

    她笑了起來,陽光灑滿她的臉,笑容更明亮了。

 

 

    「喝咖啡吧。」雨弓拿起保溫瓶。

    『好。』我說。

    兩個紙杯,一人一杯,我們又坐了下來準備喝咖啡。

 

 

    「如果這場戀愛,像是一次輪迴。」雨弓說,「那就把這杯咖啡當作

     一碗孟婆湯,喝完後我們就會完全忘掉雨弓和Redsun這個前世,

         然後重新投胎轉世,變成原來的蔡揚宏和龔羽婷。好嗎?」

    『好。』我說。

 

 

    我邊喝咖啡,腦海裡也迅速閃過很多雨弓的影像。

    天后宮的虔誠、白色沙灘上的十指緊扣、跨海大橋時的仰頭吶喊、

    寒冷鯨魚洞裡的擁抱、頂樓陽台上曬著太陽、躲進棉被裡傳Line、

    雙手在空中揮舞畫出雨弓、「蔡揚宏,我愛你!」的嘹亮、

        聽〈傳奇〉時的震撼、唱〈你惦我心內尚深的所在〉時的凝視……

 

 

    「以後就叫我羽婷吧。」喝完咖啡後,她說。

        『羽婷。』我拿著喝完咖啡的紙杯伸向她,『再來一碗孟婆湯。』

    「再來一碗?」

    『只喝一碗孟婆湯,還不足以讓我忘掉雨弓。』

 

 

    羽婷滿臉淚痕,拿著保溫瓶又往我手中的紙杯倒滿咖啡。

    而冬天的夕陽,依舊滿臉通紅,盡情灑在我們兩人身上。

 

 

 

            ~ The End ~

 

 

    全站熱搜

    jh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