貞晴-立體書封300dpi.jpg      

      (繁體字版,麥田出版社 2020年4月1日 初版,jht痞子蔡作品015)

 

        《貞晴》這本書裡面有兩篇小說——〈貞晴〉和〈雨弓〉。

        〈貞晴〉剛好四萬字,兩個月寫完;

        〈雨弓〉字數多一點,四萬三千字,但一個月就寫完。

 

 

        依我個人的偏好,我喜歡寫三、四萬字左右的小說,會很順手。

        如果是十萬字以上,我會配速、調整呼吸,準備跑馬拉松。

        而三、四萬字的小說,我會一開始就打算衝刺。

 

 

        但這種字數出書會很麻煩,不能單篇小說出一本書。

        所以這是這兩篇小說合成一本書的最大理由。

        但〈貞晴〉和〈雨弓〉的寫作手法和結構是類似的,

        甚至還有很多方面也很類似。

        如果你看了這兩篇,發現任何互相類似的點,請不吝告訴我。

        我會好好表達謝意,那就是我要……

        我要說聲謝謝你,在我生命中的每一天。

 

 

        〈貞晴〉的情感描述較理智,而〈雨弓〉的情感描述則較濃烈。

        這可能跟作品完成的時間順序有關。

        在同一段寫作期間內,剛開始寫的文字比較溫、寫作速度比較慢;

        但文字會越寫越熱,速度會越來越快。

        〈貞晴〉先寫完,再寫〈雨弓〉,比較兩者所花的時間就知道了。

 

 

        〈貞晴〉和〈雨弓〉的篇名同樣都是採用故事中女生的名字。

        貞晴音同真情但並非真情,或者說只是很像真情。

        當太陽在西方時,雨弓會出現在東方,雨弓依賴陽光照射而存在,

        但兩者註定分隔東西。

        這是篇名的另一種涵義。

 

 

        兩篇一開頭,分別用心理實驗和古老故事破題。

        〈貞晴〉裡的麥格克效應很有趣,你可以搜尋相關影片,會更理解。

        然後請你檢視你的生命軌跡,可能有些人、有些事、有些感情,

        並非如你記憶中那樣,只是大腦希望你的記憶是這樣。

        請你以後對別人多些包容與諒解,對自己則多些自省。

 

 

        〈雨弓〉裡的那個古老故事,我已經記不起來源。

        感覺好像很年輕的時候就聽過,搞不好只是夢過,我分不清了。

        那個故事可以各有解讀,而〈雨弓〉這故事就很簡單了。

        雖然從禮教、道德、法律的觀點來說,那都是不被允許的,

        不過〈雨弓〉依然只是個簡單的故事。

 

 

        不管是麥格克效應或是那個古老故事,起碼放在我心裡十幾年了。

        我一直想用某個適當的故事包裝,寫成小說。

        但直到現在年紀有點大了、心態有點穩了,我才完成。

        很多東西需要多花點時間或多點生命經歷,才能水到渠成。

 

 

        這兩篇文字的敘述口吻也類似,如果你是得道高僧,

        你可能會看到一個凡人用懺悔或自省的語氣在訴說故事,

        而非哀怨或悲戚。

        如果你是凡人,或許你會有很多不同的看法,那很正常。

        我也是凡人之一,有機會的話我們可以聊一聊。

 

 

        這兩篇小說我自覺都寫得不錯,甚至可以說寫得非常好而且深刻。

        抱歉,我總不能因為謙虛而說謊吧。

        無論文字的描述、情節的鋪陳、情感的醞釀等等,我都很用心。

        因為你的注視,我始終不懈怠,盡最大努力做到最好。

        不管時代的演變如何快速,我對文字的堅持是不變的。

 

 

        如果你買了這本書並且看到這篇後記,那你一定是個好人。

        而好人應該被祝福,也值得被祝福。

        請容許我祝福你:

 

 

        願你所有的奮不顧身,都不會被辜負。

        願你的深情,能被溫柔以待。

 

 

 

蔡智恆

2020年3月 於台南

 

 

    全站熱搜

    jh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