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換》 2016.11.01 麥田出版社 初版
  

        4. 林依琦

      


我回到寢室才八點半,是四個人當中最早回來的。
阿忠在九點半回來,他的舞伴是班上女同學,叫林依琦。
他們跳完舞後一起去吃點東西,他再送她回女生宿舍。
「之前對她沒什麼印象。」他說,「但今晚覺得她實在很可愛。」
『她哪裡可愛?』
「跳舞的姿態、講話的口吻、微笑的表情等等,全部都很可愛。」
他邊說邊傻笑,神情很陶醉。


小偉十點半回來,他是30號男生,他的舞伴原本在體育館外看月亮。
他們九點離開體育館後,也是一起去吃點東西。
「吃完東西後,她邀我去Pub,我不想去,就回來了。」小偉說。
『你為什麼不想去?』
「我對她沒興趣。」小偉搖搖頭。
『既然沒興趣,為什麼你還跟她去吃東西?』我問。


「舞跳完後應該會有點餓或是有點渴,身為男生請舞伴吃點東西應該
 算是基本禮貌。」小偉問:「難道你沒請舞伴吃東西?」
『沒有。』我搖搖頭,『我直接送她回宿舍。』
「人家好歹也是你的舞伴耶!」小偉說,「你這樣做太不上道了吧。」
「唉。」阿忠嘆口氣,「你的舞伴真可憐。」


我楞在當地,久久說不出話來。
他們說的沒錯,請舞伴吃點東西算是基本禮貌,但我當時完全沒想到。
而且我還弄破了她的裙子,看她裙子磨破的部位大概在膝蓋附近,
說不定她的膝蓋受傷了,可是我竟然忘了確定她的膝蓋真的沒事。
阿忠說的沒錯,18號女孩確實很可憐。
啊?我答應過要記得她,她叫楊玉萱,不能再叫她18號女孩了。


阿忠和小偉不斷數落我,我愈聽愈羞愧,頭也愈來愈低。
在我羞愧到幾乎想打開窗戶一躍而下時,阿忠突然說:
「11點半了,李君慧怎麼還沒回來?他跟我同時離開體育館耶。」
「我吃東西時也碰到他。」小偉附和,「照理說他早就該回來了。」
『那可未必。』我說,『他的舞伴看起來應該會吃很多。』
阿忠和小偉都笑了,因為他們和我一樣,都看過李君慧的舞伴。


李君慧的女人緣一向很好,女生甚至會主動接近他。
在我還沒跟班上任何一位女同學說過話時,他已能跟她們有說有笑。
事實上他也是最早跟班上四位女同學熟識的男生。
雖然他體型壯碩,卻有一張老實臉,或許因此讓女生覺得有安全感吧。
擁有這種天賦著實令人羨慕,只可惜他並不懂得善加利用。


李君慧終於在午夜12點左右回到寢室,滿身大汗、氣喘吁吁。
「現在是冬天耶!」阿忠很驚訝,「你是去跑操場十圈嗎?」
「我只是載舞伴回家而已。」李君慧垮著臉。
「可是你只有腳踏車啊。」小偉問:「她住在附近嗎?」
「她不是我們學校的學生。」李君慧搖搖頭,「她家還滿遠的。」


李君慧說他原本想叫計程車陪她回家,但她堅持要讓他載。
「我告訴她我只有腳踏車,沒有機車。」李君慧說,「但她說不介意,
 她只想讓我載回家。」
『好可怕的意念啊。』我笑了。


「我只好用腳踏車載她。一路上我速度非常緩慢,竭力保持車身穩定,
 不讓她有抱我的機會,載我奶奶時都沒這麼小心翼翼。」李君慧說,
「好不容易抵達她家,根據愛因斯坦的相對論,應該已經過了1年。」
「但實際上只有1小時吧。」阿忠說。
「嗯。」李君慧點點頭,「她說她一個人住,問我要不要進去坐坐?
 我搖搖頭,說聲再見,腳踏車瞬間變成法拉利,以光速離開現場。」
「回程你騎了多久?」小偉問。
「最多30分鐘。」李君慧呼出一口長長的氣。


我們四個聊到凌晨三點才睡,畢竟是舞會初體驗,情緒都有點亢奮。
尤其當我講到撲倒楊玉萱的時候,他們三個都笑到不支倒地。
阿忠在言談之間,絲毫不掩飾對林依琦的好感,
或許是在跳慢舞時四目交接,看對眼了吧。
林依琦是個活潑樂觀的女孩,若他們真成為班對,我是樂見其成。


這年的最後一天,學生會請了些明星在校園裡辦戶外演唱會。
阿忠邀了林依琦,但又怕太明顯,便也拉了我、小偉和李君慧,
營造出班上同學自然而然一起去欣賞演唱會的氛圍。
林依琦也找了室友作伴,沒想到她的室友竟然是……
『楊玉萱!』我幾乎是叫了出來。
「謝謝你還記得我。」楊玉萱微微一笑。
「才過一個禮拜而已。」林依琦說,「如果他忘了,就太無情了。」


我原本以為這實在太巧了,好像是三流小說裡才會出現的情節。
後來才知道這幾乎是必然的結果,因為學長當初幫我們找舞伴時,
最先想到的方法,就是拜託系上的女生去找她們的室友和朋友等。
於是楊玉萱自然就成為怨女團的一員。


『對了。』我問楊玉萱:『我那時忘了問,妳的膝蓋有受傷嗎?』
「流血應該算受傷吧。」林依琦搶著回答。
『真的嗎?』我很不好意思,只能連聲道歉。
「擦破皮而已。」楊玉萱說,「你不要放在心上。」
「不。」林依琦說,「你一定要放在心上。因為還有紅腫和瘀青。」
「你別聽她胡說。」楊玉萱拍了一下林依琦的肩。
『真的是很抱歉。』我應該因慚愧而臉紅了。


「還有裙子呢……」林依琦話沒說完,楊玉萱便急忙摀住她的嘴。
『請讓我賠那件裙子吧。』我說。
「這不是賠不賠的問題。」林依琦掙脫楊玉萱的手,「你以為女孩子
 第一次參加舞會時會隨便穿件裙子嗎?我可是和玉萱在百貨公司裡
 挑了很久才決定買那件裙子呢。」
『這……』我臉更紅了,『那我該怎麼做?』
「你該做的就是忘了那件裙子。」楊玉萱說,「晚會要開始了。」


可能是因為心情已被攪動的關係,台上表演什麼我有些心不在焉。
我只覺得風有點大、人有點擠、音樂有點吵、林依琦有點多嘴。
隱約覺得有人拉了拉我衣袖,我轉頭一看,是楊玉萱。
「在想什麼?」她問。
『沒什麼。』我說,『只是專心聽歌而已。』
「哦。」她看了我一眼,意味深長地笑了笑。


『怎麼了嗎?』
「你都沒拍手。」
『抱歉、抱歉。』
「幹嘛對我說抱歉。」她笑了。
『說的也是。』我也笑了。
「還在為我的裙子煩惱嗎?」
『嗯。』我點點頭,『我真的覺得很過意不去。』


「你真的……」她瞥見林依琦正看著她,便用手指著台上,改口說:
「這首歌唱的真好聽。」
『是嗎?』我轉頭看著台上,『嗯,這個歌星確實很會唱歌。』
「她是演員。」
『喔,沒錯。』我立刻改口,『沒想到她戲演的好,歌也唱的不錯。』
「騙你的。」她說,「她是歌星。」
『這……』
「專心聽歌吧。」她微微一笑。


晚會還沒結束,但我們得趕在11點半之前送她們回宿舍。
原本是六個人一團,走著走著漸漸分成三個小組。
阿忠和林依琦走在最前面,小偉和李君慧在中間,我和楊玉萱最後。
一路上林依琦喋喋不休抱怨宿舍的門禁沒有因為今晚要跨年而取消,
阿忠連聲附和,語氣和神情都很憤慨。
小偉和李君慧談論剛剛某位女明星在這種天氣穿短裙真是很夠意思。
我和楊玉萱則只是走著,幾乎不交談。


「你真的不必介意那件裙子。」快到宿舍時,楊玉萱終於先開口,
「那件裙子還在呀。你幹嘛要賠?」
『可是破了洞就不能穿了。即使可以補,也會不好看吧。』
「換個角度想。如果裙子沒破,就只是一件可以繼續穿的裙子而已。
 但現在卻可以代表我第一次參加舞會時的美好回憶呀。」
『美好……嗎?』
「嗯。」她點頭,「畢竟不是每個女孩都有榮幸在舞會上被車撞倒。」
雖然她用的是開玩笑的口吻,但我的臉頰還是微微發燙。


『妳膝蓋的傷好了嗎?』我問。
「早就好了。」她說,「可惜沒留下疤痕。」
『可惜?』
「是呀。如果留下疤痕,疤痕便可以代表美好的回憶,我就不必留下
 裙子,那麼你就得賠我一件裙子。既然沒留下疤痕,我就只能留下
 裙子,於是你就不用賠我裙子了呀。」
我愈聽愈奇,不禁停下腳步。
她見我沒跟上,也停下腳步,回頭說:「走吧。」


終於到了女生宿舍門口,離11點半還剩十分鐘。
阿忠把握這最後十分鐘跟林依琦說話,楊玉萱只好站在原地等著。
小偉和李君慧已先離開,而我則用腦子消化剛剛她所說的那一串話。
「你在想什麼?」楊玉萱走近我。
『嗯……』我遲疑一會,『那個明星到底是歌星還是演員?』
她笑了起來,笑聲停止後,她向我招招手,說:「耳朵借一下。」
我走到她身旁,微低下身,將右耳靠近她臉龐。


「嘿,蔡修齊。接下來我所講的話都是真心話,請你一定要仔細聽。
 咳、咳,開始了哦。請你不要介意那件裙子,也不要再為了撞倒我
 而愧疚。我從沒有生氣、討厭、難過、不捨等負面情緒,相反的,
 我很開心。真的。我真的很開心。所以我很高興認識你,很謝謝你
 帶給我一個難忘的耶誕夜。請你要記得我,就像我會記得你一樣。
 謝謝。先祝你新年快樂。晚安。OVER。」


她說完後立刻轉身,拉著林依琦走進宿舍。
林依琦似乎措手不及,急忙邊走邊跟阿忠揮手告別。
在這麼冷的天,她口中呼出的熱氣,透過我的耳朵流經全身。
我心跳加速,耳根和臉頰同時發燙,然後感到遍體酥麻。
在那瞬間,我又莫名其妙想起梔子花女孩。


這是我第二次因為楊玉萱而想起她。
原本我很納悶,後來看到阿忠的神情,我便恍然大悟。
阿忠和林依琦應該正處於戀愛初期的曖昧狀態,在這階段中,
對方任何細微的言語和動作,都容易讓人有微妙或異樣的感覺。
其實在高中時候的公車上,我便常有這種感覺,只是那時的我不懂。
也就是說,我並不是因為楊玉萱而想起她,
而是因為跟楊玉萱在一起時的感覺而想起她。


跨年的瞬間,我待在寢室裡,窗外的煙火聲此起彼落,非常熱鬧。
梔子花女孩啊,我一定不會忘了妳,我也很渴望再見到妳;
但我應該把妳的一切收藏起,鎖進記憶倉庫中的某個櫃子裡。
就像舊的一年再怎麼不捨,終究得離去,才能迎接新的一年。


期末考前一週的禮拜五晚上,是心理社本學期最後一次團體活動時間。
「學弟。」社長指著我,「今晚由你先講吧。」
『我沒什麼好講的。』我吃了一驚,『我19歲的人生像白開水一樣,
 雖然平淡,但很健康。』
「即使是白開水,也有沸騰的時候。你就講一些不尋常的經歷吧。」


『有次我在福利社買了兩個饅頭,但店員不小心只算一個饅頭的錢。
 後來我到教室時發現了,又跑回福利社補了一個饅頭的錢。』
「我說的是不尋常的經歷。」社長說。
『這很不尋常啊。我竟然沒裝死,還很老實的去給錢。』
「誰要聽這個!我要知道的是你跟女孩子的關係。」
『我跟女孩子的關係——尚未發生。』
「你到底要不要講你以前跟女孩子之間所發生的事。」
『也沒發生過什麼事。』我搖搖頭。


「喂,學弟。你不講我們怎麼知道為什麼你有憎恨異性的傾向?」
『我沒有憎恨異性的傾向!』
「那為什麼你在耶誕舞會中無緣無故撲倒你的舞伴?」
『社長怎麼知道?』我嚇了一跳。
「你以為在舞會上撲倒女孩子是很常見的事嗎?」
『應該很罕見吧。』


「所以這件事已經傳開了。」社長說,「總之,就是因為你的潛意識裡
 憎恨異性,才會撲倒她。」
『那只是意外而已。』我抗議,『跟潛意識無關。』
「人走在路上被車撞了,對人而言叫意外,但對車而言不是意外。」
社長指著我,「而你就是那輛撞人的車。」
這話竟然有點道理,我一時詞窮,無法辯駁。
「我是社長,我很專業。」社長說,「你還是乖乖講吧。」


「說說看嘛。」怡珊學姐說。
「對呀。」秀珊學姐附和,「我們都很想聽。」
珊珊學姐剛到,沒想到來的時機恰好趕上湊熱鬧。
『珊珊學姐,我……』我開始結巴,『我真的……』
「支支吾吾、吞吞吐吐,他應該有話可講只是不想講。」怡珊學姐說。
「欲言又止、含混其詞,他這不想講的話應該很精彩。」秀珊學姐說。
「結論就是……」珊珊學姐異口同聲:「我們一定要聽!」


我想我能講的,也是唯一可講的,就是梔子花女孩。
我深吸一口氣,再緩緩吐出,等胸口平靜後,將腦海的時鐘向前快轉,
回到1991年四月初,我第一次見到她的日子。
故事從我在公車上跳國標舞開始,從此她便幫我拿書包和袋子。
總是剛好站在她面前、問她是否混血兒時很糗、下車時簡短兩句交談、
被她說的下車小心制約、她上衣口袋的梔子花瓣、由梔子花聯想到她、
跟她講冷笑話抒壓、情人節的那張留言卡、升學壓力下的簡單問候……
直到最後一次在公車上遇見她。


沒想到過了半年多,腦海裡關於她的記憶依然如此鮮明。
屬於我和她的一切整理得井井有條,我不需努力回想或是拼湊記憶,
記憶自然會按照時間先後順序規則排列。
我猜是因為跨年夜那晚,我將所有關於她的記憶裝箱並鎖進倉庫中時,
就已經按照時間順序整理完畢。


藉由講述的過程,我正好可以品嚐跟她在一起時的點點滴滴,
而她的細微動作依舊歷歷在目,她的簡單問候仍然使我覺得溫暖。
「是梔子花哦。」她說。
我彷彿看見她總是放在上衣口袋的梔子花瓣,也彷彿聞到梔子花香。
甚至當我講到她最後的離去時,我又有置身於太空中的錯覺,
坐直的身體像是快要失去重量,飄到無窮無盡的宇宙深處。


「為什麼你沒問她的名字?」企管二學姐問。
『沒想過要問。』
「既然知道她唸的高中,我幫你去找那所高中的畢業紀念冊,你比對
 照片就可以知道她的名字了。」材料二學長很熱心。
『即使知道了名字,好像也不能改變什麼。』
「可以改變啊!」土木三學長很激動,「你只要再想辦法知道她目前
 在哪裡唸書,也許就可以再續前緣了。」
『離開當初的時空背景,我和她的緣分,大概就已經告一段落了。』


「你有沒有想過,或許她也在本校呢。」建築一的男同學說。
「啊?」我心頭一驚,「我倒沒想過會這麼巧。」
「這很難說喔。」化工二學長說,「雖然她可能遠在天邊,但也可能
 近在眼前啊。」
『即使她湊巧也在本校,但上了大學後的我和她,應該各自會有新的
 美麗與哀愁。』我嘆口氣。
「可是……」


「夠了,離題了。」社長打斷企管二學姐的話,「我們現在是要分析
 學弟憎恨異性的原因,而不是幫他找到那個女孩。」
「學弟不會憎恨異性。」企管二學姐說,「他憎恨的是命運的捉弄。」
「不。他憎恨的應該是聯考制度吧。」統計三學姐說。
「公車座位太少也應該憎恨一下。」電機一的男同學說。
「要憎恨司機。如果他等學弟告白後再開車就好了。」中文二學姐說。
「我是社長,我很專業。」社長清了清喉嚨,「讓我開始分析吧。」
全場安靜了下來。


「總之,學弟你……」社長說,「缺乏勇氣。」
『喔。』我簡單應了一聲,不置可否。
「你似乎覺得缺乏勇氣沒什麼大不了?」
『大概吧。』
「好。」社長說,「那我舉例給你聽。」
『請。』


「吞自己的口水不會覺得噁心,但吞別人的會。」社長說。
『嗯?』我很納悶。
「就像拉屎一樣,自己拉很爽,但別人看了會噁心。」
『社長可以舉正常人能夠理解的例子嗎?』
「簡單說,缺點就像大便一樣。看到自己的大便覺得還好,但看到
 別人的大便就難以忍受了。」


『社長的重點是?』
「你看到自己缺乏勇氣的缺點會覺得沒什麼,但我看到你這種缺點
 就難以忍受了。」
『社長言下之意,是指你很有勇氣?』
「當然。」社長說,「我舉個例。」
『……』


「我高中也是唸男校,學校附近有一所高中女校,我喜歡的女生就唸
 那所女校。我每天放學都會先跑去女校門口,只為了見她一面。」
『看不出來社長是這麼浪漫的人。』我說。
「嗯。」社長點點頭,似乎很得意,「那所女校校長的觀念很保守,
 她訂了一條校規:學生跟男生說話記警告一次,牽手記小過一次,
 比牽手更親密的話就記大過一次。」
『這麼狠?』


「沒錯,確實狠。有一天我鼓起勇氣……」社長指著我,「你聽好喔,
 就是你缺乏的那種勇氣。」
『是是是。』我頻頻點頭,『社長教訓的是。』
「當看見她走出校門口,我立刻衝上前,遞給她一張紙條。紙條上寫:
 如果妳今晚不跟我去看電影,我現在就要跟妳說話。」
『啊?』


「她讀完紙條,內心掙扎著。如果不跟我去看電影,我就會跟她說話,
 那麼她會被記一次警告。」
『那她的反應是?』
「她掙扎了許久,突然放聲大哭。」
『然後呢?』
「女校門口的警衛就把我抓住了。」
『結果呢?』
「我的學校記了我一次警告。」


『我明白了。』我說,『從此社長便開始憎恨異性?』
「對,從此我就……」社長說到一半驚覺不對,改口說:「我的重點是
 告訴你我有多大的勇氣,而這就是你所缺乏的。」
『坦白說。』我說,『我很慶幸沒有社長的勇氣。』
「原來憎恨異性的人是社長。」企管二學姐說。
「我沒有憎恨異性,我很愛異性!」社長大聲說。
「社長當然很愛異性,只是不被異性所愛而已。」土木三學長笑了。


原本我是團體活動時間的主角,現在卻換成社長。
「社長你為什麼沒先問那個放聲大哭的女孩的名字?」企管二學姐說。
「社長。我可以幫你找那個放聲大哭的女孩名字喔。」材料二學長說。
「只要知道放聲大哭的女孩目前在哪唸書,社長就可以再寫紙條了。」
土木三學長說,「不過這次要寫:同學,求求妳不要再放聲大哭了。」
所有社員把握這個機會拼命糗社長,社長左支右絀,狼狽不堪。
看來我憎恨異性的罪名應該是沉冤得雪了。


團體活動時間結束,我一個人慢慢走回宿舍。
「學弟!等等!」
我停下腳步回過頭,看見珊珊學姐朝我走過來。
「學弟。我有預感你一定會再見到她。」怡珊學姐說。
「我也有這種預感。」秀珊學姐說,「你們命中註定會再見面。」
『珊珊學姐。』我笑了笑,『我們是心理社,不是占卜社。』


「占卜社是告訴你將來會發生什麼事。」怡珊學姐說,「心理社則是
 告訴你過去所發生的不好的事,就讓它過去,不要介意。」
「而過去所發生的美好的事,將來一定會再發生的。」秀珊學姐說。
『我知道了。』我笑了笑,『謝謝珊珊學姐。』
「下禮拜的期末考要加油哦。」怡珊學姐說。
「千萬不要被當呀。」秀珊學姐說。
『我會加油的。』


我向珊珊學姐揮手告別,也算是揮別了這學期的心理社活動。



jh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nst
  • 手握《阿尼玛》,感觉比较好。
    不过还是忍不住要上网来看一看上载哪一章了。
  • dynvli
  • 阿詩
  • 每每看到有關梔子花女孩,就會不由自主的唱起劉若英的『後來』,而且特別感傷。。
  • 雁鴨
  • 兩個禮拜前終於拿到書
    花了那個禮拜天看完
    很感動
    若換作是我 我猶豫了

    男孩子的一生其實愈得到很多女孩啊
    只是心動與否的問題

    老師你的故事既幽默又扎實
    已開始期待下一次創作 (啊?
    這幾天有空 會再複習這一本的!

    然後關於後記..
    請加油!!
  • 謝謝你。小護士面速力達姆。
    現在叫曼秀雷敦。

    jht 於 2013/07/21 22:00 回覆

  • 一路看来
  • 简体版的书什么时候能上市啊。最好出Kindle版的。
  • 趕工中。抱歉久等。

    jht 於 2013/07/21 21:59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