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換》 2016.11.01 麥田出版社 初版

 

                「候鳥每年春秋兩季沿著固定路線,往返於繁殖地和渡冬地。

                 如果你是候鳥,你認為哪裡才是故鄉?繁殖地?渡冬地?」

                『如果我是候鳥,我不在乎故鄉在哪裡。』

                「為什麼?」

                『因為不管往哪飛、飛多遠,我總是思念著南方。』我說,

                『而妳,就是我的南方。』

 

 

 

 

 

 

QQQQQQQ

 

        春天到了,甚至提早。

 

 

        我和她的大學生活剩下最後一個學期,畢業後會面臨離別。

        對平時在一起的戀人而言,畢業後如果距離和環境的改變不大,

        那麼可能只是彼此要學會調適而已。

        但對我們而言,這種狀況很可能會致命。

 

 

        我們之間的最大問題,在於每走一步,鞋裡的沙就會磨痛腳。

        必須忍受一些痛苦才能往前走。

        就像拿著一根長竹竿走鋼索的人,勉強維持平衡往前走。

        但只要一隻鳥停在竹竿一端,就可能會讓他失去平衡而摔落。

        畢業後面臨的變數,可能就是那隻鳥。

 

 

        我其實已做好心理準備,打算鳥停在右端時,雙手迅速往右移動;

        鳥停在左端時,雙手迅速往左移動。

        無論如何,我要讓竹竿保持水平,繼續向前走。

 

 

        然而她在學期初告訴我,今年夏天結束後,她將到美國留學。

        說這些話時,她坐在M棟側門水池邊的石椅,眼睛看著水面。

        那時是黃昏,天氣晴朗,涼風徐徐,水面泛著陣陣漣漪。

        但我心裡颳起狂風暴雨,水面波濤洶湧。

 

 

        我們足足沉默了半個小時,直到天色昏暗。

        「其實這樣很好。」她終於打破沉默,語氣很平淡,「以後應該不用

         壓抑,也不必克制,可以想說什麼就說什麼,或許想做什麼也可以

         就做什麼。」

        原本看著水面的我轉頭看著她,但她雙眼始終注視著水面。

 

 

        如果你在住院中,有天醫生突然告訴你:

        從今天開始你可以愛吃什麼就吃什麼,不用擔心油膩、膽固醇,不必

        運動或養生,而且喝酒、抽煙、熬夜都沒關係。

        那麼這代表什麼呢?

        我想應該是宣布你的死期,而且無藥可救,怎麼保養身體都沒用。

 

 

        看來這隻停在竹竿的鳥,是隻巨大的老鷹。

        我已經無法維持平衡,只能摔落。

 

 

        從此之後,她絕口不提出國時間、唸哪間學校、多久回來等等。

        同樣地,我也是。

        這大概是認識她以來,我們兩個最有默契的第二件事。

 

 

        或許別的戀人知道死期後,會選擇提前結束;

        但我們卻是好好珍惜剩下的日子。

        見面的頻率比以前高,見面的時間比以前長,

        見面時所做的事也比以前多。

        可惜她說話時的平均溫度,並沒有比較熱。

 

 

        然而我一直對她說的那句「其實這樣很好」耿耿於懷。

        那句聽起來彷彿是鬆了一口氣,如釋重負。

        有時胡思亂想,覺得她那句表達了「終於可以離開」的解脫。

 

 

        她是認識我之前就有了出國的打算,還是認識我之後才有?

        如果是認識我之後才想出國,是不是因為她始終離不開、回不來,

        於是乾脆遠走國外,讓我們之間自然結束?

 

 

        而我呢?

        原已做好準備戰戰兢兢迎接任一隻鳥落在竹竿上的挑戰,

        沒想到發現是隻老鷹後,卻立刻束手待斃。

        我是不是也知道自己游不出她的漩渦、上不了岸,

        於是潛意識裡在等待一個理由或力量拉我上岸?

 

 

        這隻老鷹的出現,是我們共同的逃避?

        還是最佳的解脫?

 

 

        去看夕陽吧,珍惜太陽還掛在天上的時候。

        我和她各騎一輛機車,約好在海邊碰面。

        我本想載她就好,何必搞得這麼麻煩?但她卻堅持各騎一輛。

        『妳不是說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我說,『我想騎車載妳。』

        「是我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她說,「我想自己騎車。」

 

 

        她總有些莫名其妙的堅持,即使死期快到了也是一樣。

        除了認識她第一天時騎車載過她之外,以後就沒載過她了。

        如果約在校外,我們總是先說好時間地點,然後各騎一輛機車去。

        我會提早到,然後靜靜等她。而她總是遲到。

 

 

        我也突然想到,她從不跟我一起吃飯。

        我約過幾次,她總是拒絕,而且沒有理由。

        剛開始時很納悶也很沮喪,後來習慣了,

        便把這也當成是她莫名其妙的堅持。

 

 

        她說約在海邊碰面就好,我只能苦笑。

        她到底知不知道所謂的「海邊」有多大?

        這跟「水池邊」完全是不一樣的概念。

        還好她總是遲到,我便在海堤上來回快速走動,有時還跑步,

        邊走邊睜大眼睛看她到了沒。

        來回走了十分鐘,已經有點喘了,才終於看見她。

 

 

        我走向她,她緩緩停好機車,收好安全帽。

        「走吧。」她說。

        『其實我跟時間一樣。』我說。

        「嗯?」

        『一直在走。』

        「神經病。」

 

 

        我們一起走上海堤,再走下海堤,踏進沙灘。

        在沙灘上留下的腳印很工整,幾乎是四條筆直的線。

        走到離海浪拍打盡頭前十公尺,她停下腳步。

        『再往前一點?』我問。

        「這距離是我的極限。」她說。

        她坐了下來。我也坐了下來,在她右手邊。

 

 

        『待會夕陽下山後,一起吃個飯?』我說。

        「我那時應該還不會餓。」

        『那就等餓了再吃。』

        「我餓了也不吃。」

        嗯,果然不跟我一起吃飯,而且沒有理由。

 

 

        今天的夕陽很美,顏色是濃濃的黃。

        也沒被雲層遮住,是個完整的圓。

        氣溫很舒適,晴朗的天空只有少許白雲,海面很平靜。

        這是個看夕陽的好天氣,這個沙灘也是看夕陽的絕佳地點。

 

 

        「我很喜歡海。」她視線朝著正前方。

        『其實妳跟海很像。』

        「哪裡像?」

        『都把東西藏得很深。』

        她轉頭看我一眼,隨即視線又回到正前方。

 

 

        「我也很喜歡夕陽。」她說。

        『其實妳跟夕陽也很像。』

        「也像夕陽?」她又轉頭看我,只是這次是定格。

        『嗯。』我說,『同樣都是只要一轉身,天就黑了。』

        「神經病。」她笑了起來,很燦爛的笑容。

 

 

        我靜靜看著她燦爛的笑容,突然覺得很捨不得。

        如果以後再也看不到她這種笑容,我一定會很寂寞。

        我很努力記下她現在的笑容,嘴角揚起的弧度、眼尾滑下的曲線,

        還有綻放出的溫暖。

 

 

        『其實妳現在的笑容最像夕陽。』我說。

        「為什麼?」

        『明亮而不刺眼,溫度也剛好。』

        她閃過一絲笑容,我也努力記下這如閃電般的笑容。

        要記下的東西似乎很多,腦袋不曉得夠不夠用?

 

 

        「有螃蟹。」她指著右前方。

        『其實妳跟螃蟹也很像。』

        「什麼都像。」她又笑了起來,「你乾脆說我不像什麼就好。」

        『妳是真的像螃蟹。』

        「哪裡像?」

 

 

        『外表堅硬,內在柔軟。螃蟹把最柔軟的肉,包在最堅硬的殼裡。』

        我看著她,『跟妳一樣,外表剛強,內心卻很柔軟。』

        我們互望了幾秒,她才轉過頭。

        「對你更是。」她說。

 

 

        『對我是外表更剛強、內心更柔軟嗎?』我問。

        「廢話。」

        『是更柔軟的廢話?還是更不柔軟的廢話?』

        「1。」

 

 

        『可是妳說那句:其實這樣很好時,我覺得妳心很硬。』我說。

        「胡說。」

        『是很硬啊,比混凝土還硬。』

        「根本沒硬。」

        『如果不叫硬,難道叫沒有心嗎?』我說,『那妳的心在哪……

 

 

        「在你這。」她右手突然搥了一下我的心臟,也打斷我的話。

        我說不出話來,只是靜靜看著她。

        她的眼神帶著哀傷,眼窩很濕潤,幾乎要滿溢出眼角。

 

 

        這是我們之間的第一次,溫柔的撞擊。

        我永遠記得那瞬間,也永遠記得當下的感動。

        那是整個人被電擊、體溫升高、心跳狂飆、血液沸騰、汗毛豎立、

        雞皮疙瘩全部起來的感動。

        她右手搥了我心臟的那瞬間,我的心臟便牢牢記住了她的溫度、

        她的想法,和她的心。

 

 

        喜歡一個人可能需要理由,但愛一個人則不必。

        有時愛一個人是一種認定,你認定是就是。

        我這輩子確定的東西不算多,但我很確定對她的認定。

        我認定是她。

 

 

        因為知道未來的不確定,或是害怕未來的不確定,

        所以很希望有些東西是確定的、不會改變的。

        還好我很確定,對她的認定。

 

 

        我們互相凝視,在夕陽的照耀、海水的拍打、螃蟹的橫行中。

        她的眼睛像是倒滿酒的酒杯,表面張力讓液體成為光滑的球面。

        或許只要輕輕晃動,就會滿出來。

        而我心頭很熱,眼角也濕潤。

 

 

        透過眼球內液體的反射,我們應該更清楚看見彼此。

        那是我們第一次發現彼此眼中映照出的,滿滿的,自己的容顏。

        這或許是一種愛情最初始,也最美的狀態。

        也是最純淨、光潔無暇的,對愛情的悸動與信仰。

 

 

        佛說:你恨的人,來生不會再見,所以別在她身上浪費時間;

        你愛的人,來生也不會再見,所以今生要好好對她。

        她當然不是我恨的人,而且她會離開。

        因為可能不會再見,所以更要好好對她。

 

 

        夕陽快下山了,天色不像剛剛那樣明亮。

        「對你,我始終很難說出內心真正感受的話。」她打破沈默。

        『嗯。』我點點頭,表達可以理解她。

        然後我們轉頭看著即將漸漸變暗的天空。

 

 

        『唯一可以在白天看到的星星是什麼?』我問。

        「不知道。」她搖搖頭。

        『愛爾普蘭星。』

        「有這種星星?」

        『愛爾普蘭,Airplane。』我右手指著天空,『那裡就有一顆。』

        「神經病。」

 

 

        一架飛機緩緩在天空劃過,留下一道長長細細的白色噴射雲。

        我伸手向天空抓一下,抓住那架飛機。

        然後低頭閉上眼睛,心裡默唸:我要跟她在一起。

 

 

        「你閉著眼睛幹嘛?」她問。

        『生命中最美好的東西都是看不見的,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會在接吻、

         哭泣、許願的時候閉上眼睛。』

        「神經病。」她又問,「你到底在做什麼?」

 

 

        『許願。』我說。

        「許願?」

        『嗯。』我說,『只要抓住100顆愛爾普蘭星,就可以許願。』

        她睜大眼睛看著我,眼神充滿疑惑。

 

 

        『夜空中劃過的流星,大家爭相許願,流星總是載了太多心願而急速

         墜落。還好白天也有緩慢移動的愛爾普蘭星,給人們帶來希望。』

        「什麼希望?」

        『傳說在天空看見愛爾普蘭星,只要伸手抓住它,再立刻許願。當妳

         抓完一百顆愛爾普蘭星時,妳的願望就能實現了。』

 

 

        「這傳說很幼稚。」她說。

        『或許幼稚。』我說,『但妳可以試著相信。』

        「相信這幹嘛?」

        『很多東西,妳一旦信了,就會存在。』我說,『信仰就是這樣。』

 

 

        「你要我把這傳說當成信仰?」她問。

        『可以試試。』

        「嗯……」她猶豫了一會,「好。」

        『那趕快。』我指著天空,『愛爾普蘭星還在,妳快抓。』

 

 

        她緩緩伸手向著天空抓一下,再低頭閉上眼睛。

        『願望不可以說出來,不然會無效。知道嗎?』我說。

        「廢話。」她睜開眼睛。

        『是知道的廢話?還是不知道的廢話?』

        「1。」

 

 

        『到時候妳坐的飛機,我也會朝著天空抓下。』我說。

        她看著我,沒有回話,只是輕輕點個頭。

        夕陽已下山,天色暗了下來,她的眼神顯得更明亮。

 

 

        我站起身,雙手左右平伸,一步一步,向著海緩緩走去。

        「你在幹嘛?」她問。

        『繼續向前走。』

        「神經病。」她有些驚慌,「你會走進海裡。」

        『不管了。』

 

 

        老鷹又如何?

        再巨大的老鷹停在竹竿上,我也不管。

        我只要拋掉竹竿,雙手平伸,還是有一絲希望可以維持平衡。

        然後繼續向前走。

 

 

        「很危險。」她快步走到我身邊,拉住我衣角,「別再往前了。」

        『妳不是說,那距離是妳的極限?』我雙手依然左右平伸。

        「嗯。」她拉了拉我衣角,「但我不能讓你一個人走進海裡。」

        『那麼陪我一起走吧。』

        她愣了愣,但在我又往前跨出一步時,她也跨出一步。

 

 

        只剩下要抓住99顆愛爾普蘭星而已。

 

 

 

 

 

 

 

 

8.

 

        又是盛夏時節,每年這時節常會莫名其妙想起她。

        或許因為那是第一次遇見她時的天氣。

        我記得那天的天氣非常炎熱,柏油路都快要被曬軟了。

 

 

        屈指一算,遇見她至今已經16年了。

        這個「屈指」,用三隻手都不夠算。

        年輕時,覺得10年前的事彷彿上輩子那樣遙遠;

        現在發現16年並沒有想像中那麼久,甚至似乎咻一聲就溜過去了。

 

 

        重逢之前每年的盛夏,腦海會浮現出她中暑時我幫她澆水的畫面。

        她穿深綠色T恤、白色長褲,T恤的左胸前繡了一朵白色雛菊。

        還好衣服幾乎是純粹的深綠,如果是白色或很淺的色,

        澆完水後應該會有點透明,她醒來後搞不好會報警。

 

 

        那時覺得她像一朵在山野間綻放的花,現在也是。

        花很美,但我從沒有摘下的念頭,只想澆水。

        讓她能永遠優雅地綻放。

 

 

        突然想到跟她認識只差一天就滿16年的那晚,我失眠了。

        認識她以來,因為她而失眠有好幾次。

        有時是因為擔心;有時則只是純粹的想念,像這次一樣。

        據說當你失眠的時候,你將會在別人的夢裡出現。

        如果這句話是對的,那麼我是否會出現在她夢中?

        如果我出現在她夢裡,又是一種什麼樣的夢境?

 

 

        每當思念她的心非常殷切,整顆心就像被揪住。

        我很希望能用寫的告訴她這種心情,或是用說的。

        如果要用說的,我會不斷提醒自己下次見到她時要說什麼。

        但總是會忘記某些想說的話,或是順序不對、說不完全。

        可是用寫的,很難完整表達,也怕她較難理解。

 

 

        這世上為什麼不發明一種可以讀心的機器呢?

        她只要把USB插頭插入機器,機器另一端接上我的心,

        那麼她就可以讀到我全部的心了。

 

 

        假設真有這部機器,那麼當她讀取時,

        會看到文字檔、聲音檔、影像檔。

        文字檔的內容大概就是妳在做什麼、心情好不好……

        然後會有幾頁空白。

        檔案最後則只會出現我是虱目魚,我很想妳。

 

 

        聲音檔是她說過的話,很清晰,像在耳邊訴說一樣。

        也許她聽到自己的聲音會不習慣;

        也許她聽到自己說過但卻忘了的事會不好意思。

        但忘了沒關係,因為這些聲音都很小心翼翼被我保存著。

 

 

        至於影像檔,就很精彩了。

        所有的定格畫面,都是解析度很高的圖片。

        而我們相處過的場景、去過的地方、一起做過的事,

        都很完整的保留成一段段影片,可以播放。

 

 

        最特別的是,有一個虛擬的影像檔,播放著尚未發生的影像。

        那裡有一間小屋,我和她站在屋前遙望雨後的彩虹。

        小屋附近有條長長的海堤,我和她坐在海堤上看夕陽;

        夜裡,也並肩坐在海堤上仰頭看星星。

 

 

        如果她每隔一段時間就讀取我的心,

        她將發現文字檔幾乎沒變,還是充斥著我是虱目魚,我很想妳。

        而聲音檔變大了,因為我會記下更多她所說的話。

        影像檔也變多了,因為定格畫面會越來越多,

        我和她相處過的場景也會越來越多。

 

 

        只有一個不會變,檔案大小都一樣,就是那個虛擬的影像檔。

        畫面依舊是小屋前的我和她遙望雨後的彩虹;

        依舊是我和她並肩坐在海堤上看夕陽、看星星。

        這個虛擬的影像檔,或許就是我的心願吧。

 

 

        唉,怎麼睡都睡不著,乾脆下床坐在電腦前寫封E-mail給她。

        把剛剛漫無邊際天馬行空胡思亂想的內容,試著寫出來。

        我描述了那部可以讀心的機器,描述那些文字檔、聲音檔、影像檔。

        她看信時,會不會以為我在寫科幻小說?

 

 

        信的最後,寫上:

        好了。這就是我的心的全部。

    在這異常寂靜且失眠的深夜,我比較容易表達我的心。

    雖然還不完整或精確,但已經很接近了。

    請妳務必使用那部機器,讀取我的心。

    然後copy一份,存在隨身碟或燒成CD都可以。

    只要記得,當妳不安、懷疑、沮喪、心情煩悶……時,

    請開啟。

 

 

        把信寄出後,是夜最深的時候,再過半個小時,天就亮了。

        再躺回床上,還是了無睡意。

        沒想到重逢之後失眠時的思考模式,跟十幾年前一樣。

        連下床寫封E-mail給她的行為也一樣,看來我根本沒長進。

 

 

        失眠造成的影響和後果,會反映在隔天。

        學生時代還好,頂多上課時打瞌睡,或許被老師丟粉筆;

        現在坐辦公桌,如果還打瞌睡,大概會被老闆炒魷魚。

 

 

        失眠的隔天,我上班時莫名其妙想起楊過和小龍女。

        以前看《神雕俠侶》時,覺得楊過和小龍女隔了16年才重逢,

        實在太久了,真不知道怎麼熬?

        而且16年後才重逢,兩人感情還在?依然熟悉?

        那時覺得不太可能,現在卻覺得理所當然。

 

 

        一時興起,把自己Line的名字改成YangGo

        「為什麼改名叫YangGo?」幾個小時後,她傳來。

        『楊過。』我回。

        「神經病。」

        『請妳也改名吧。改成SmallDragonGirl,小龍女。』

        「我不陪你發神經。」

 

 

        『今晚有空嗎?』我回。

        「要加班。怎麼了?」

        『喔。那沒關係。』

        「如果不用加班到很晚,再看看。」

        『好。』

 

 

        今天是認識她剛好滿16年的日子,本想約她出來見面走走,

        但她說了再看看,我也不方便再說下去。

        而且通常她的「再看看」,是即使看到眼睛脫窗,

        也看不到任何東西。

 

 

        下班後回家,吃完飯洗完澡後,倒頭就睡,因為得補眠。

        睡到一半被手機鈴聲吵醒,她打來的,我立刻清醒。

        「我在黃金海岸。」她說。

        『妳一個人去嗎?』

        「廢話。」

        『是一個人的廢話?還是跟人去的廢話?』

        「1。」

 

 

        『現在幾點?』

        「快11點了。」

        『這麼晚了?』我嚇了一跳,『深夜的海邊很危險。』

        「還好。這裡還有一些人。」

        『我馬上過去。』

        「好。」

        『不要站在定點等,要……

        「要走來走去,以免被陌生人搭訕。」她打斷我。

 

 

        『總之自己小心。我現在就過去。』我說。

        「黃金海岸有好幾公里長,你知道我在哪裡?」

        『這……

        「有間白色小屋,牆壁寫著:聽潮。我在小屋前的海堤上。」

        『好。』

        「小心騎車。」她說。

 

 

        我立刻衝下樓開車,開到黃金海岸應該要15分鐘。

        雖然黃金海岸很長,但幾乎沒住家,找間白色小屋應該不難。

        看到第一間小屋時馬上停車,但夜裡顏色難辨,那間其實是淺黃色,

        而且牆壁寫的是:請勿在此停車。

 

 

        第二間小屋就對了,白色平房,牆壁上寫著:聽潮這兩個黑字。

        我停好車,下車走到離小屋20公尺遠的海堤邊。

        一爬上海堤,便看見她坐在十公尺外,面向大海。

        『小姐。』我走近她右手邊,『等人嗎?』

        「不是。」她沒轉頭,「我等猴子。」

        我愣了愣,沒有回話。

 

 

        「我等猴子來抓住我。」她說。

        我記得很清楚,這是15年前的七夕那晚,她說的話。

        那時她在台北補托福,我去找她,一見面時她就這麼說。

        到現在猴子還是沒抓住她,而她依然在等嗎?

 

 

        我在她右手邊坐下,跟她並肩。

        不遠處有兩對男女在海堤上牽著手漫步,

        沙灘上至少也有十幾對男女或駐足、或坐下、或踩著沙行走。

        印象中這裡的深夜很荒涼,今晚算很熱鬧了。

 

 

        『不是叫妳不要站在定點等嗎?』我說。

        「我是坐著等,不是站著。」

        『都一樣。』我說,『要走來走去,以免被陌生人搭訕。』

        「今晚如果孤身一個女孩在這裡走來走去,人家會以為她想跳海。」

        『為什麼?』我很納悶。

 

 

        「今天是七夕。」她說。

        『真的嗎?』我很驚訝。

        「嗯。」她點點頭,「剛聽到路過的男女說的。」

        『所以妳才打電話叫我來?』我問。

        「不是。」她搖搖頭,「打完電話後,我才聽到今天是七夕。」

        『喔。』

 

 

        16年前的這天,只是8月其中一個普通的炎熱日子;

        沒想到16年後的這天,剛好遇上七夕。

        記得我大學時代,在七夕的夜晚,這裡沙灘上滿是看星星的男女。

        而今年沙灘上的男女卻是零零落落、稀稀疏疏。

 

 

        以後的七夕,還有誰會記得抬頭看星星?

        七夕的牛郎織女,總是盼了一整年之後,藉著鵲橋,終得一見。

        而現代的男女,通常是透過網路連結再連結之後的萍水之緣。

        時代變了。

        如果時代沒變,那就是我變了。

 

 

        「昨晚我有夢見你。」她說。

        『夢到什麼?』

        「很像那年七夕,你來台北找我的場景。」她說,「夢裡的我們走到

         巷口,我告訴你,我的決定。可是你還是優柔寡斷。」

        『妳的決定是什麼?』

        「我不想說。」

        『喔。』

 

 

        「反正夢裡的我很壞,一直質問你:為什麼總是優柔寡斷?」

        『妳不壞。相反的,妳總是那麼美好,即使任性和固執。』

        我嘆口氣,『而且妳是該質問。』

        「我……」她終於抬起頭看著星空,「從不想給你任何壓力。」

 

 

        我也抬起頭仰望星空。

        今夜天氣很好,這裡也沒市區的燈火通明,又是開闊的海邊,

        因此可以看到夜空中繁星點點。

        哪顆是牛郎星、哪顆是織女星並不重要,只要我和她並肩坐著,

        一起仰頭看著星空,那就是幸福無比的事。

 

 

        『妳今晚來海邊是?』我看著星空,問。

        「看星星。」她看著星空,回答。

        『為什麼突然想看星星?』

        「你信上不是說,有個虛擬的影像檔,裡面有我們並肩坐在海堤上

         一起仰頭看星星的畫面?」

        我心頭一震。

 

 

        在我的虛擬影像檔中,我和她並肩坐在小屋附近長長的海堤上,

        一起仰頭看星星的畫面……

        跟現在很像啊。

        這裡就是白色平房附近長長的海堤,

        而我跟她正並肩坐著一起仰頭看星星啊。

 

 

        「我讓這虛擬的影像檔成真,不好嗎?」她轉頭看著我。

        我也看著她,一股暖流湧上心頭,說不出話來。

        「而且小屋也有了。」她說,「不過你沒提到小屋是什麼顏色?」

        『妳喜歡什麼顏色,就是什麼顏色。』

        「白色很好。」

        『那就是白色。』

 

 

        「記得更改檔案目錄夾。」她說。

        『嗯?』

        「並肩坐在海堤上一起仰頭看星星的畫面,已經是發生過的影像檔,

         不再是虛擬的影像檔了。」

        『現在馬上改。』我右手按住心臟,過了幾秒後說:『改好了。』

        「嗯。」她笑了笑,「很有決斷力。」

 

 

        16年了,應該要有所長進。』我說,『妳知道今天是我們認識16

         週年的日子吧?』

        「廢話。」

        『是知道的廢話?還是不知道的廢話?』

        「1。」

 

 

        我們同時沉默,然後一起仰望星空。

        或許此刻我們都在回憶這16年來的點點滴滴。

        雖然這期間大多數時間是空白的顏色,

        但在少數時間的交會過程中,色彩卻是豐富而燦爛。

        即使交會時所走的路並不長,但每一個腳印都很深刻且清晰,

        不論是她的腳印或是我的腳印。

 

 

        「人生好比蚊香,不斷轉圈圈,最後只剩下灰燼。」她先打破沉默。

        『但還是會捉到很多蚊子。』我說。

        「沒錯。」她微微一笑。

        我也笑了笑,感覺夜空中的星星突然變得明亮。

 

 

        「很多東西一開始都是新鮮的,行為或動作都很積極,但時間一久,

         有些東西就開始試圖回到原點。」她說。

        『原點?』

        「比方就像我們一起走走,常常是不管我們走多遠、走了多久,最後

         都會回到原點。」

        『那是因為妳沒有特定的目的地,只是走走。而遇到岔路總是右轉,

         因此常常會順時針繞一圈。』我笑了起來,『才會走回原點。』

        她瞪了我一眼,我立刻止住笑。

 

 

        「我意思是,即使我們走了16年,會不會還是回到原點?」她說。

        『如果是這樣,那麼這個原點,就是我們相遇時的點。』

        「為什麼?」

        『因為在相遇的那一刻,我的心就已完整,而且不會改變。』我說,

        『不管再走多久、再走多長,我的心都會在原點。』

 

 

        她的眼神變得清澈明亮,像是幾乎可清澈見底的湖面。

        而夜空中的星星也變得更亮,一閃一閃的,好像在微笑。

 

 

        16年了,雖然其中14年多我們毫無交集,但我應該沒變吧。』

        「什麼沒變?」她問。

        『對妳。』

        「所以你對我還是一樣嗎?」

        『嗯。』我點點頭,『而且更確定。』

        她睜大眼睛看著我,眼神像等待陽光照射的湖面。

 

 

        『妳知道喜歡和愛的區別嗎?』我問。

        「可能是感覺的差異。」她說,「但有時很難區別吧?」

        『喜歡和愛的區別很簡單。』我說,『如果妳愛花,妳會給它澆水;

         如果妳喜歡花,則會摘下它。』

        「嗯。」

 

 

        16年前的今天,我第一次見到妳,就幫妳澆水了。』

        她身體微微一震,嘴唇微張,但沒發出聲音。

        『現在也是只想澆水。』我說。

 

 

        她嘴角揚起,如閃電般笑了一下。

        陽光出來了,照射在湖面上,金黃色波光閃閃,耀眼動人。

        她的眼神散發出光芒,幾乎可以照亮夜空。

        我的心一直在原點,毫無疑問。

        而她深邃清澈的雙眼、完美的四分之三側面、如閃電般的笑容……

        也在原點。

 

 

        『看過《借物少女艾莉緹》這部動畫電影嗎?』我問。

        「嗯。」她點點頭。

        『最後男主角翔對艾莉緹說:我永遠不會忘記妳。因為妳已經是我

         心裡的一部份。』

        「我知道。」她又點點頭。

 

 

        『妳已經是我心裡的一部份。』我說,『16年也好,再過16年也罷,

         不管時間過了多久、不管我變得多老,妳都將是我心裡的一部份。

         不可分割,永遠溫柔的存在。』

        我們凝視彼此,她的眼神比天上的星星還亮。

 

 

        「偶爾我會迷失方向,偶爾會忘了感動,偶爾會遺落某些記憶。」

        她說,「但跟你的這一段,我從來不曾迷失、忘了或遺落。」

        『嗯。』我微微點了下頭。

        「如果要我用一句話形容跟你的這一段,那就是無可取代的美好。」

        她仰起頭,朝著星空再說一次,「無可取代的美好。」

        我很感動。同時覺得現在的她,似乎沒有語言表達障礙。

 

 

        「我現在很有勇氣。」她說。

        『沒有語言表達障礙了?』

        「雖然還有,但應該說得出口。」

        『真的嗎?』

        「你可以問。」

 

 

        『收到我昨晚寫的信,妳的感覺?』我問。

        「其實我比你嚴重。」她說,「扣掉睡眠時間外,醒著的時間,不管

         我做什麼,平均每個鐘頭都會想到你。想你在哪、在做什麼?」

        我有些激動,感覺心跳加速,血液沸騰。一時之間說不出話。

 

 

        「你可以再問。」她說。

        『可以牽妳的手嗎?』我問。

        「不可以問這種問題。」

        『但我就是想問這種問題。』

        「好。你可以問。」

 

 

        『可以牽妳的手嗎?』我又問。

        「不行。」

        『只是一下下而已。』

        「不行。」她說,「因為我怕一牽了後,我就不想放開。」

 

 

        「你可以再問。」

        『如果我是花,妳會澆水?還是摘下?』

        「我不需要用暗示或比喻。」她說,「對你,我……

        我等了一會,她始終沒往下說,似乎只是微微脹紅著臉。

        「很愛很愛。」她終於說。

 

 

        「以後這個問題不要再問了。」她說。

        『為什麼?』

        「因為我的答案不會變。」

 

 

        那是今年七夕這晚,她所說的倒數第二句話。

        她說的最後一句話大約在凌晨一點,「該走了。」

        我說的最後一句話是:『嗯。』

 

 

        我們各自開車回家。

        開車時,整個腦子都是並肩坐在海堤上一起看星星的定格畫面。

        腦海裡也迴盪著她的聲音,很清晰,像在耳邊說話。

 

 

        回到家,準備要躺下睡覺時,手機傳來響聲,是Line

        「晚安。16週年快樂。」

 

 

        是一個叫SmallDragonGirl的人,傳給YangGo

 

 

創作者介紹
jht

jht-痞子蔡的BLOG

jh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訪客
  • 没有账号也没有登录,不会知道留言可不可以发送,还是第一次在博客上看您的小说,无论如何,只想说每一篇都很感动,每一篇都很美丽。
  • 湘陵依点
  • 又可以接着看了, 这感觉真好
  • H
  • 老師,請在能力許可下繼續執筆。感恩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