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換》 2016.11.01 麥田出版社 初版


11.


公司在蘇州有間廠,我這次和幾個工程師一道來蘇州。
大概是做些技術轉移的工作。
我們在上海下了飛機,蘇州那邊來了輛車,把我們接到蘇州。


廠方提供了宿舍,我們以後便住在這。
我們這些台灣來的工程師,雖被戲稱為台幹,但他們總叫我們「老師」。
我知道在內地的用語上,稱人老師是表示一種尊敬。
但畢竟這輩子還沒被人叫過老師,因此聽起來總覺得不自在。


簡單卸下行李,舒緩一下四肢後,我立刻拿起手機。
我已經在蘇州了,這個理由足夠讓我打電話給暖暖。
『請問您認識北京第一大美女秦暖暖嗎?』電話一接通,我說。
「呀?」電話那頭的聲音似乎嚇了一跳,「我就是。請問您是哪位?」
我聽出來了,是暖暖的聲音沒錯。


『您聲音這麼好聽,又是北京第一大美女,這還有王法嗎?』我說。
「涼涼?」暖暖的聲音有些遲疑。
『請叫我涼涼老師。』我說。
「涼涼!」暖暖很興奮,「真是你!」
我也很開心。
從沒想過只是簡單撥幾個鍵,便會得到這麼多快樂。


暖暖說她昨晚已收到我的E-mail,原本想打電話給我,沒想到我先打了。
我告訴暖暖來蘇州的目的以及停留的時間,暖暖說蘇州很美,別忘了逛。
『妳來過蘇州?』我問。
「我是聽人說的。」
『又是聽說。』
「我耳朵好。」暖暖笑了。


分離了一年多,我們都有很多話想說,但一時之間卻無法整理出順序。
只好說些飛機坐了多久時間、飛機餐裡有些什麼、空中小姐應該是嫁了人
生了好幾個小孩而且最大的小孩已經念高中之類言不及義的東西。
我們似乎只是純粹享受聽見對方聲音的喜悅,享受那種純粹,
然後覺得彼此都還活著是件值得慶祝的事。


不知道為什麼,跟暖暖說話的同時,我腦海裡浮現出天壇回音壁的影像。
大概是因為我們現在都是對著手機說話、從手機聽到回答,
跟那時對著牆壁說話、從牆壁聽到回答的感覺很像。
也想起那時把在心裡流竄的聲音——我喜歡妳,輕聲告訴暖暖的勇氣。
雖然我知道暖暖一定沒聽見。


『暖暖。』我提高語調。
「嗯?」
『暖暖。』我降低語調。
「說唄。」
『這是聲音高亢的暖暖和聲音低沉的暖暖。』
「說啥呀。」
『嘿嘿,暖暖。』
「你到底想說啥?」
『這是加了嘿嘿的暖暖。』
「北七。」暖暖說。
暖暖並不知道,只要能單純地開口叫著暖暖,就是一件幸福的事。


這通電話講了半個多小時才結束。
掛上電話,我覺得嘴角有些酸。
大概是聽暖暖說話時,我不知不覺保持著嘴角上揚的表情。
我打開行李箱,整理簡單的日常生活用品,看一些廠方準備的資料。
畢竟我不是來玩的,得把該做的事做好。


在蘇州的工作性質很單純,甚至可說比在台灣工作輕鬆。
除了人在異地、人生地不熟所造成的些微困擾外,我適應得很好。
倒是下班時間不知該如何排遣,才是最大的問題。
同事們偶爾相約去KTV唱歌,KTV裡多數是台灣流行歌曲,我很熟悉。
但我唱歌難聽,不好意思把自己的快樂建築在別人的痛苦之上。
所以下班後,我常一個人窩在宿舍。


遇到假日時,我會到蘇州市區走走。
曾聽人說過,蘇州是最像台北的都市。
台北我並不熟,不知道眼前的蘇州市容到底像不像台北?
我想大概是因為在蘇州的台灣人多,思鄉之情殷切,才會有這種感覺。
但有一點類似,蘇州的摩托車像台北一樣多而且也任性。
雖然嚴格說來,蘇州的摩托車多半其實是電動車。
記得我去年在北京時,街上可是一輛摩托車也沒。


經過繁華商業路段,耳畔響起《聽海》這首歌,但唱的人並不是張惠妹。
「聽兒……海哭的聲音兒……」
哭的應該是張惠妹吧。
整體來說,這真的是座會讓人聯想到台灣的城市。


我並不會因此起了想家的念頭。
不過有次在廠裡遇見一個福州人,他用福建話跟我交談。
除了腔調有些差異外,根本就是台灣話,我嚇了一大跳。
事實上應該是我大驚小怪,台灣話就是閩南話,當然會跟福建話相似。
於是每當跟這位福州同事講起福建話,我才開始想念起台灣的一切。
不過大多數的時間,我還是想起暖暖。


當我第一次想寫E-mail給暖暖時,一看鍵盤上並沒有注音符號,
我的心便涼了半截。
在台灣中文字通常是靠注音符號打出來的,但簡體字是靠漢語拼音。
偏偏台灣一直沿用通用拼音,漢語拼音我完全不懂。
才打了暖暖兩個字(嚴格來說,是一個字),我就已經滿頭大汗。
只好向蘇州同事求救,一字一字請他們教我怎麼拼。
100個中文字的E-mail,他們幫了我88個字。


本想乾脆用英文寫,雖然我的英文程度勉強可以表達事情,
但若要表達心情甚至是感情,味道可能會不對。
比方說「暖暖暖暖的問候溫暖了涼涼涼涼的心」這句,
翻成英文恐怕少了些意境。雖然這句話也幾乎沒什麼意境可言。
所以每當要寫E-mail給暖暖時,我總是請教蘇州同事們字的漢語拼音。
還好問的次數多了,漸漸摸出一些門道,自己嘗試拼音,
通常也拼得出來,只是要多試幾次。


我也常想打電話給暖暖,但還是認為得找到特別的理由才能打電話。
暖暖在工作了,或許很忙,我不希望我的心血來潮打擾了她。
即使我知道再怎麼忙碌的暖暖也一定不會認為我的電話會打擾她。
但今天我又有足夠特別的理由打電話給暖暖。
突然想起我的手機是台灣門號,用來打暖暖的手機電話費會很貴。
如果像上次一樣一聊就半個鐘頭,每天來一通我就會破產。
我到街上買了張電話卡,直接在街邊打公用電話,電話費就省多了。


『生日快樂!』暖暖一接起電話,我立刻說。
「涼涼?」暖暖說,「今天不是我生日呀。」
『不是嗎?』我說。
「當然不是。你咋覺得我今天生日?」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只是覺得,如果妳過生日卻沒人跟妳說生日快樂,
 妳會很可憐的。』
「涼涼。」
『嗯?』
「生日快樂。」暖暖說。
『妳怎麼知道我今天生日?』我很驚訝。
「就你那點心眼,我還會猜不出?」暖暖笑得很開心。


我跟暖暖說,既然是我生日,可不可以把電話卡講完?
暖暖笑著說好。
在電話發出刺耳的一聲嗶提醒你只剩最後幾秒時,暖暖大聲說:
「涼涼!生日快樂!」
我還沒回話,電話便自動斷了。


那時是秋末,深夜的蘇州街頭有些涼意。
暖暖的一句生日快樂,讓我打從心底覺得溫暖。
「暖暖暖暖的問候溫暖了涼涼涼涼的心」這句,如果有意境,就在這了。
我把那張用完的電話卡收好,當成是暖暖送我的生日禮物。


轉眼間來到蘇州快三個月了,再兩個禮拜左右便要離開。
暖暖的E-mail老是提到「江南園林甲天下,蘇州園林甲江南」,
催我一定得去看看,不看會後悔、後悔了還是得去。
找了個假日,跟另外幾個台灣工程師一道去蘇州古城區逛逛。


蘇州建城已有千年歷史,建城之初即水陸並行、河街相鄰,現在依然。
難得的是古城區至今仍座落於原址。
古城內五步遇小古,十步賞大古,偶爾還會遇見歷史上名人的故居。
這裡與我所待的滿是新建築的蘇州市區大異其趣,也使得蘇州新舊雜陳。
走在蘇州古城區如果還能讓你聯想到台北,那麼你應該去寫科幻小說。


拙政園位於古城區東北,是蘇州四大園林中最著名的。
園內以水為主,池邊楊柳隨風搖曳,迴廊起伏、亭閣臨水而築;
石橋像雨過天晴後橫跨大地的一道絢麗彩虹。
全園景色自然,保持明代園林渾厚質樸的風格,具濃厚的江南水鄉風光。


從一踏入古城區開始,街景和園林景觀都讓我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後來猛然驚覺,不就是頤和園的蘇州街嗎?
蘇州街原本即是仿蘇州街景而造,即使規模和景觀皆不如蘇州園林,
但仍然有些許蘇州園林的神韻。


我想起和暖暖沿蘇州街漫步的情景;
也想起和暖暖坐在茶館二樓,俯視小橋曲水,而蘇州河水正緩緩流動;
最後想起蘇州街算字的老先生。
在台灣時,通常是讓相片或腦中殘留影像,勾起對暖暖的思念;
而眼前是具體景物,不是平面而是立體的,我甚至能感覺暖暖正在身旁。
我發覺思念暖暖的心,遠比我所想像的熾熱。


我起了到北京找暖暖的念頭。
但回台灣的機票已訂,回去後也還有很多工作正等著我。
如果不從蘇州向南回台灣,反而往北到北京,會不會太任性?
而且萬一暖暖這陣子正忙得焦頭爛額,豈不讓她為難?
我反覆思量,拿不定主意。


終於到了離開蘇州的前夕,廠方為了慰勞我們這幾個台灣工程師的辛勞,
特地派了輛車,載我們到杭州西湖遊覽,隔天再上飛機。
第一眼看見西湖時,便覺驚豔,深深被她的美吸引。
然而沒隔多久,我竟聯想起北大未名湖、頤和園昆明湖,甚至是什剎海。
我明明知道這些湖的美跟西湖的美是完全不一樣的,
但我還是不自覺想起跟暖暖在未名湖、昆明湖、什剎海旁的情景。


上了人力三輪車,準備環西湖而行。
車伕才踩了幾圈,我又想起跟暖暖坐三輪車逛胡同的往事。
即使西湖十景是如此嬌媚,仍然無法讓我分心。
正確地說,我已分心在暖暖身上,無法靜下心欣賞美景。
真可謂:眼前美景看不得,暖暖始終在心頭。
連坐我身旁的台灣工程師,我都差點把他當成暖暖。


從西湖回到宿舍,整理好所有行李,上床後我竟然失眠了。
在台灣即使我也很想念暖暖,但從不曾因而失眠;
沒想到在離開北京快一年半時,我竟然人在蘇州因暖暖而失眠。


思念有生命,因為它會長大;
記憶無生命,因為它不會變老。
就像我對暖暖的思念與日俱增;而跟暖暖在一起時的記憶,
即使日子再久,依然鮮明如昨日。


我要去北京找暖暖。


jh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9) 人氣()


留言列表 (29)

發表留言
  • 花子
  • 頭香是我

    是我嗎?我怎麼這麼幸運?
  • zhh
  • 呵呵~

    太好了~~~~~我是第二了吧~~~
  • denniswu
  • 第三名

    還是一樣
    先推再看
    哦耶
  • yingx
  • 马来西亚书迷来留言了~加油....
  • kensou
  • 哇,今天很早就放上来了,留在明天看:)
  • tanqa
  • 第六

    六,我的幸运数字,哈哈~~~~
  • 腿爺
  • 太精采啦~推一個
  • Bloodhoof
  • 先顶后看……
  • maozixifa12345
  • 喜欢暖暖

    jht
    应该去北京去找暖暖,要是我早就去找了.希望看到啊
  • ataehee
  • 谢谢

    谢谢痞子

    我都以为你不出书了呢

    没想到昨天进以前那个论坛就知道出新

    书了。

    总之,谢谢你的劳动,让我们书迷又看

    到希望了。
  • Syun
  • 這一次我用繁軆字給暖暖&凉凉留言噢 =)
    凉凉記得,一定一定要到北京找暖暖啊

    暖暖在北京
    凉凉在蘇州
    小妹在馬來西亞
  • 安安
  • 好开心哦~

    第一次在痞子的文里看到描写福州人的嘞!
    好开心!!!
    我是地道和道地的福州人耶!
    既然福州和台湾离的那么近,
    痞子,什么时候来逛逛吧~~~~
  • oo
  • 干!又来迟了!~
  • angus
  • 无奈

    我不看拉,每次都是这样,到最好看的时候就没有拉.等你出完我再从头看.
  • 悄悄話
  • niko
  • 支恃

    可能有點多餘,但是還是請油,為你的讀者
  • 天哥
  • 阿呜~~俺是苏州人哇~

    其实苏州的台湾人没我们昆山的多哦~~
    天冷的时候来苏州有没吃我们阳澄湖的大闸蟹呀~~
    嘿嘿~~
    加油~~
  • liuzhi620
  • 意猶未盡~~~~
  • kensou
  • “思念有生命,因爲它會長大;記憶無生命,因爲它不會變老。”痞子你太有才了!又多一個名句,我借用了:)
  • albert
  • 又有名句出現

    --------- 暖暖暖暖的問候溫暖了涼涼涼涼的心
  • Syun
  • 簡短8天的北京之旅,皇家御苑北海,恭王府,長城,天壇,北大三景,圓明園,頤和園,紀曉嵐故居……,每一處都留下了二人相處的難忘回憶,每一個對話,都將二人的情感帶到沸騰;然而短暫的相遇,終需面臨分手─
      因為兩岸異地的隔閡,因為二人的性格使然,這段戀曲留下沒有結局的問號!

    暖暖凉凉怎么会分手啊????
  • winsonc
  • 楼上说的话可以做新书封面的内容简介

    总结的不错^_^
  • 会飞的猪
  • 晚了

    又排到这后面来了
  • grace
  • 感人

    最后一段好感人~~
  • 绿长藤
  • ?

    苏州市区禁摩托车的,怎么可能像台北呢???
    乱讲
  • 大哥請息怒。:)
    簡單幾點說明:
    1.時間約是2004年,不是今年2007。
    2.文章裡說的其實是電動車,不算是摩托車。

    jht 於 2007/10/04 18:35 回覆

  • 阿桂
  • 老大,福州人讲的是福州话,跟闽南话完全不一样的。
  • 我文章裡寫的是,那位福州人用「福建話」交談,
    並沒有說他用福州話喔。:)

    jht 於 2007/10/04 18:33 回覆

  • dlut
  • 果然

    痞子始终是一个犹豫的人,没有去北京,意料之中事
  • 應該說,我比較理智吧。:)

    jht 於 2008/04/15 02:20 回覆

  • 丸
  • 這陣子比較感性

    看到最後一句,哭了。
  • 是嗎?
    感情真豐富。:)

    jht 於 2008/04/15 02:21 回覆

  • eye
  • 總覺得暖暖這本跟之前的不太一樣。
    人物描寫得比較粗略,第11章了,我對涼涼和暖暖的性格都還沒有把握。
    特別是暖暖,沒有心理描寫,只能知道她一個大致的輪廓,甚至連外表都只知道是“漂亮”的,雖然可以想像就是典型的北方姑娘。
    可能這也是痞子的意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