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蘇州到北京約1379公里,晚上8點有班直達特快的火車,
隔天早上7點20分到北京,要坐11個小時又20分鐘。
太久了。
我決定先跟同事搭廠裡的車從蘇州到上海,再從上海飛北京。
機票貴了點,但時間快多了。
反正錢再賺就有,時間可是一去不回頭。


我退了上海飛香港再飛台灣的機票,改訂上海飛北京的機票。
北京的飯店也訂好了,有個蘇州同事對北京很熟,我請他幫我訂個房間。
同行的台灣工程師很訝異我不跟他們一道回台灣,紛紛問我發生什麼事?
我把自己想像成面對大海的夕陽武士,深沉地說:『為愛走天涯。』
就差眼前沒大海了。


我拜託他們回台灣後先幫我請幾天假,然後他們飛台灣、我飛北京。
我打了通電話給徐馳,他一聽我要到北京,便說要來機場接我。
『這樣多不好意思。』我說。
「少來。」徐馳說,「你打電話給我,不就是希望我去機場接你嗎?」
『嘿嘿。』我笑了笑。


然後我再打電話給暖暖。
『暖暖。』我說,『我離開蘇州了,現在人在上海機場。』
「是嗎?」暖暖說,「那祝你一路順風。」
『暖暖。』我試著讓自己的心跳和語調平穩,『這幾天忙嗎?』
「挺忙的。」暖暖說。
『喔。那妳大概每天都抽不出一點時間吧。』
「是呀。我恨不得多生雙手呢。」
『萬一這時候剛好有個老朋友想見妳一面,妳一定很為難。』
「這沒法子。只好跟他說:不巧,正忙呢。」


我的心瞬間墜落谷底,心摔得好痛,我說不出話來。
「快告訴我坐幾點的飛機唄。」暖暖說。
『那已經沒意義了。』我說。
「說啥呀,你不說我咋去接你?」
『啊?』我楞了楞,『這……』
「瞧你傻的,我當然去機場接你。」
『妳知道我要到北京?』
「就你那點心眼,還想矇我?」暖暖笑了。


「剛剛是逗你玩的。」暖暖的笑聲還沒停止。
『妳這人賊壞。』
「你才壞呢。要來北京也不早說。」
心臟又重新跳動,我下意識拍了拍胸口。
我告訴暖暖坐幾點的飛機、幾點到北京,暖暖邊聽邊笑,很開心的樣子。
我也很開心,一下飛機就可以看見暖暖,比預期的幸福多了。


『暖暖。』我說,『我要去北京找妳了。』
「嗯。我等你。」暖暖說。


拿著登機證,背上背袋,我要直奔暖暖身旁。
排隊等候登機時,突然想起得跟徐馳說不用來接我了,匆忙拿出手機。
我告訴徐馳,暖暖要來接我,不麻煩他了。
「我了解。」徐馳笑得很曖昧,「嘿嘿。」
『我要登機了。』我說。
「甭管多晚,記得給我打電話。」徐馳說。
關掉手機,我登上飛機。


想閉上眼休息,但情緒亢奮很難平靜。
時間緩緩流逝,飛機持續向北,離台灣越來越遠,但離暖暖越來越近。
我的心跳與飛機距北京的距離成反比。
傳來低沉的轟隆一聲,飛機降落了,緩緩在跑道滑行,心跳達到極限。
夕陽武士拿起劍,不,拿起背袋,呼出一口長長的氣,緩和心跳速率。


拖著行李箱緩緩前進,右手不自覺顫抖,行李箱有些左右搖晃。
暖暖不知道變成什麼樣?還是擁有跟以前一樣的笑容嗎?
很想激動的四處張望尋找暖暖,但那不是夕陽武士的風格。
我只能假裝鎮定,利用眼角餘光掃射所有等候接機的人群的面孔。
然後我看到了暖暖。


感覺血液已沸騰,心臟也快從嘴裡跳出來了。
只剩幾步路而已,我得沉著、我得冷靜、我得堅強。
我不能拋下行李箱,一面呼喊暖暖的名字一面張開雙臂向她飛奔,
因為我是夕陽武士。


暖暖臉上掛著淺淺的笑,雙手拿了張白紙板舉在胸前晃啊晃的,
上頭寫了兩個斗大的黑字:涼涼。
暖暖的頭髮也許長了些,但她的笑容跟相片或我記憶中的影像,
幾乎一模一樣。
我甚至懷疑即使她的眉毛多長一根,我也能分辨出來。


我維持既定的步伐,沉穩地走到暖暖面前,停下腳步。
暖暖停止晃動手上的紙板。
「嘿,涼涼。」暖暖說。
『嗨,暖暖。』我說。
「走唄。」暖暖說。


我和暖暖並肩走著,雙腿因興奮而有些僵硬。
『幹嘛拿這牌子?』我問。
「怕你認不得我。」
『妳化成灰我都認得。』
「這句不是這樣用的。」暖暖笑了。
『在台灣就這麼用。』我說。


「你也沒變。你剛出來,我就認得了。」暖暖說。
『我還是一樣瀟灑嗎?』我說。
「涼涼。」暖暖撲哧一笑,「記下來,這是你到北京講的第一個笑話。」
『這牌子好酷。』我指了指暖暖手中的紙板。
「是呀。」暖暖笑了笑,「好多人瞧著我呢。」
『那是因為妳漂亮。』
「這是你到北京講的第一句實話。」暖暖又笑了,「記下來。」


一跨出機場大門,冷風一吹,我冷不防打了個噴嚏。
中文字真有意思,因為冷才會冷不防,所以不會叫熱不防。
「你穿這樣有些單薄。」暖暖說。
『我想蘇州不會太冷,而且秋末冬初就回台灣,便沒帶厚一點的外套。』
「北京冷多了。現在才二度。」
『是梅開二度的二度嗎?』
「是。」
『真巧。』我說,『我這次到北京,也算梅開二度。』
「涼涼。」
『我知道。這是我到北京講的第一句渾話,我會記下來。』


走進停車場,暖暖先往左走了十幾步,停下來,再回頭往右走。
但走了幾步後,又停下來,然後四處張望。
『怎麼了?』我問。
「我忘了車停哪了。」暖暖說。
『啊?』我很驚訝,『忘了?』。
「也不能說全忘,」暖暖右手在空中畫了一圈,「大約在這區。」
暖暖的心胸很大,她所謂的「這區」,起碼兩百輛車。


『是什麼車型?車號多少?』我說,『我幫妳找。』
「就四個輪子那種。」暖暖說。
『喂。』
「是單位的車,不是我的。」暖暖說,「車型不知道、車號我沒記。」
『那妳知道什麼?』
「是白色的車。」
我看了看四周,白色車的比例雖然不高,但也有不少輛啊。
『這……』


「唉呀,我才不是犯迷糊,只是出門晚了,路上又堵車,我急呀,我怕你
 下了飛機見不著我,你會慌呀。我停好了車,立馬衝進機場,只想早點
 看到你,哪還有心思記著車放哪。」
暖暖劈里啪啦說完,語氣有些急,音調有些高。


從下飛機見到暖暖開始,總覺得這一切像是夢境,不太真實。
直到此刻,我才感受到暖暖的真實存在。
暖暖還是一樣沒方向感,還是一樣總讓人覺得心頭暖暖的。
從台灣到蘇州、蘇州到北京,穿越了三千公里,我終於又看到暖暖了。
這不是作夢。


『嘿嘿。』我笑了笑。
「你笑啥?」暖暖似乎有些臉紅。
『沒事。』我說,『我們一起找吧。如果找不到,就一輩子待在這。』
「別瞎說。」
我和暖暖一輛一輛找,20分鐘後,暖暖才從車窗上的識別證認出車來。
但這輛白色車的位置,並不在暖暖剛剛用手畫的「這區」。


「我上個月才剛拿到駕照,拿你來試試,行不?」一上車,暖暖便說。
『這是我的榮幸。』我說。
離開首都機場,車子開上機場高速,兩旁樺樹的樹葉幾乎都已掉光。
但樹幹潔白挺立,枝條柔軟,迎風搖曳時姿態柔媚,像是含羞的美人。


「你住哪個飯店?」暖暖問。
『我忘了。』我說。
「忘了?」暖暖很驚訝。
『唉呀,我才不是犯迷糊,只是突然決定不回台灣,急著要來北京找妳,
 但下了飛機妳找不到車,我又擔心妳會慌啊,哪還有心思記著住哪。』


暖暖笑個不停,好不容易止住笑,說:「涼涼。」
『是。』
「你住哪個飯店?」
『王府井的台灣飯店。』我說。
「那地方我知道。」
『真的知道?』
「別小看我。」暖暖說。
『找不到也沒關係,頂多我就睡車上。』
「不會走丟的。」暖暖笑了笑。


天漸漸黑了,天空開始下起雨,不算大也不算小。
外頭應該很冷,但車內有暖氣而且還有暖暖,暖活得很。
我和暖暖在車上閒聊,扯東扯西、天南地北,東西南北都說了。
天完全黑了,在燈光照射下,我清楚看見雨的線條。
可能是錯覺,我發覺雨在高空較細,接近地面時變粗,速度也變慢。


「二環路又堵車了。」暖暖說。
『反正我們已經見面了。』我說,『堵到天荒地老也沒關係。』
車子完全停下來了,暖暖轉頭朝著我苦笑。
「如果你想到車輪碾著的,是元大都的古城牆,會有啥感覺?」暖暖說。
我一時說不上來,有句成語叫滄海桑田,好像勉強可以形容。


車子終於下了二環路,很快便抵達台灣飯店。
雨停了,我看見車窗上被雨刷掃過的邊緣有些閃亮,好奇便靠近細看。
那似乎是凝結的小冰珠,我用手指輕輕刮起一塊,確實是碎冰沒錯。
難道剛剛天空中下的,不完全是雨?


「待會興許會下雪。」暖暖說。
『妳是說寒冷的冬天時,下的那種東西?』
「是呀。」
『從天空飄落的,白白的那種東西?』
「是呀。」
『可以堆雪人、丟雪球的那種東西?』
「是呀。」
『那是雪耶!』我幾乎失聲大叫。
暖暖不想理我,手指比了比飯店門口。


我拖著行李箱、背著背袋,在飯店櫃台辦完check in手續。
暖暖想看看房間長啥樣,便陪著我坐上電梯。
「這房間還可以。」暖暖進房後,四處看了看後,說。
『哇。』我說,『這裡雖然是三星級飯店,卻提供五星級水果。』
「啥五星級水果?」暖暖很疑惑。
『楊桃。』我說。
「呀?」


我拿起水果刀,切出一片楊桃,指著桌上的「☆」,說:
『這不就是星星嗎?』
暖暖又好氣又好笑,說:「那也才一顆星。」
我咻咻咻咻又四刀,說:「這樣就五顆星了,所以是五星級水果。」
「你是要繼續瞎說?」暖暖說,「還是下樓吃飯?」


台灣飯店在王府井街口附近,直走王府井大街再右轉就到天安門。
我和暖暖走在王府井大街,天更冷了,我不禁縮著脖子。
「我明天帶條圍巾給你。」暖暖說。
然後暖暖帶我走進東來順涮羊肉,說:「這種天吃涮羊肉最好了。」
店內滿滿的人,我們在一小角落坐下,隔壁桌坐了一對外國老夫婦。


炭火鍋的湯頭很清淡,淺淺一層水裡藏了些許白菜。
我們點了牛肉和羊肉,還有兩個燒餅、兩瓶酸棗汁,沒點菜。
暖暖說咱們就專心涮著肉吃。
羊肉切得又薄又軟,涮了幾下就熟,入口即化。
特製的佐料讓羊肉滋味更香甜,不自覺吃了又涮、涮了又吃。
若覺得嘴裡有些膩,喝口酸棗汁後,又會重新充滿戰鬥力。


暖暖問我,她有沒有什麼地方變了?
我說除了變得更漂亮外,其餘的都沒變。
暖暖說我瞎說的毛病沒改,倒是走路的樣子似乎更沉穩了。
『那是因為冷。』我笑了笑,『腳凍僵了。』


瞥見隔壁桌外國老夫婦笨拙地拿著筷子涮羊肉,我和暖暖偷偷地笑。
老先生突然拿起燒餅,似乎也想放進鍋裡涮。
「No!」我和暖暖異口同聲叫著。
老先生嚇了一跳,拿著燒餅的右手僵在半空。
『妳英文行嗎?』我問暖暖。
「嘿嘿。」暖暖笑了笑。
『那就是不行的意思。』
我說完迅速起身,走到隔壁桌。


『Don′t think too much,just eat it。』我說。
老先生楞了楞,收回右手,再試探性的把燒餅拿到嘴邊。
『Very good。』我說。
老先生咬了燒餅一口,臉上露出微笑,用蹩腳的中文說:「謝謝。」
『Nothing。』我微微一笑,點點頭。


我回座後,暖暖問:「你剛說啥?」
『別想太多,吃就對了。』我回答。
「那最後的Nothing是?」
『他既然說謝謝,我當然說沒事。』
「你碰到老外竟也瞎說?」暖暖睜大眼睛。
『他聽得懂,不是嗎?』我說。
暖暖看著我一會,忍不住笑了起來。
我也笑了,沒想到瞎說一番,老外也聽得懂。


這頓飯吃得又暖又飽,我和暖暖的臉上盡是滿足的笑。
付帳時,暖暖作勢掏錢,我急忙制止。
「涼涼。」暖暖說,「別跟我爭。」
『妳知道嗎?』我說,『台灣有個傳統,如果第一次和女生單獨吃飯卻讓
 女生付錢,男生會倒楣三個月。』
「又瞎說。」
『妳可以不相信啊,反正倒楣的人是我。』
「你說真格的嗎?」暖暖停止掏錢。
『我先付完再說。』


我付完帳,才走了兩步,暖暖又問:「台灣那傳統,是真格的嗎?」
我笑了笑,剛推開店門,然後想回答這個問題時,卻說不出話來。
因為外面原本黑色的世界突然變白了。
樹上、地上都積了一些白,而天空中正飄落白白的東西。
『莫非……』我口齒不清,『難道……』
「下雪了。」暖暖說。


難怪人家都說雪花雪花,雪真的像一朵朵小花一樣,慢慢飄落下來。
我在毫無預警的情況下,見到人生第一場雪。
『暖暖。』我還是不敢置信,問:『真的是雪嗎?』
「嗯。」暖暖點點頭。
『這就叫下雪嗎?』我的聲音顫抖著。
「涼涼。」暖暖笑了笑,「下雪了。」


我再也無法克制自己,拔腿衝進雪地,雙手大開手心朝上,仰頭向天。
臉上和手心細細冰涼的觸感告訴我,這真的是雪。
『哇!』
我大叫一聲,然後稀里嘩啦一陣亂笑,快瘋了。
『暖暖。』我說,『下雪了耶!』
「別凍著了!」暖暖說。


『今天我見到了暖暖,又第一次看到雪,好比突然被告知得了諾貝爾獎,
 然後下樓買彩券,結果又中了第一特獎。暖暖,我這個人比較愛虛名、
 比較不愛金錢,所以暖暖,妳是諾貝爾獎。』
我有些語無倫次,但還是拼命說著話。
「涼涼。」暖暖只是微笑,「別凍著了。」


這一年半來,我抱持著總有一天會再見到暖暖的希望,努力生活著。
我努力保持自己的純粹,也努力思念著暖暖,我真的很努力。
天可憐見,今天終於又讓我見到暖暖。
在漫天飛雪裡,我再也無法維持夕陽武士的矜持。


我突然眼角濕潤,分不出是雪還是淚。


全站熱搜

jh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