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換》 2016.11.01 麥田出版社 初版


          6. 枯柳披金衣


一早醒來,韓寒說要載我到日喀則的扎什倫布寺看看。
『你才剛到拉薩,不多待幾天嗎?』我說。
「反正我要到珠穆朗瑪峰,日喀則是順路。」他笑了笑,
「從珠穆朗瑪峰回來時,再留在拉薩玩幾天。」


日喀則距拉薩約300公里,走的是中尼公路,路況好多了。
過了曲水大橋後,我們先往南到羊卓雍錯遊覽。
「錯」在藏語裡是「湖」的意思,因此所謂羊卓雍錯便是羊卓雍湖。
羊卓雍錯是西藏三大聖湖之一,海拔4400公尺。


往羊卓雍錯的途中得翻過海拔超過五千米的崗巴拉山口,山路狹窄。
彎道據說有九十九道彎,車子常貼著懸崖邊盤旋而上。
一旦兩車交會,恐怕得提心吊膽,稍一不慎便會墮入萬丈深淵,
尖叫十幾秒後也未必會碰到地面。
還好冬天人車非常稀少,沿途並未與任何車輛交會,只遇見一群羊。
「這地方練習賽車技術最好。」韓寒笑著說。


車子抵達山頂,聖湖羊卓雍錯便在眼前一覽無遺,湖平如鏡。
據說夏天時湖水是碧綠色,但此時四周的山無半點綠意,
天空卻是純粹的藍。
湖水的顏色便跟天空一模一樣,水天一色。


羊卓雍錯在群山環抱中顯得雍容嫻靜,完全沒有波動。
站在山頂俯視清澈且湛藍的湖水,感覺眼前的景色是平面而非立體。
湖水好像是天上的神畫上去的,並非真實存在人間。
我們只不過是看到神的繪畫作品而已。


遠處的山峰還有一座世界上海拔最高的羊湖水力發電站,
利用羊卓雍錯跟雅魯藏布江之間超過800公尺的落差進行水力發電。
但眼前的羊卓雍錯是如此平靜,既無流入的水,也無流出的水。
千百年來她便這麼靜靜地躺著,連呼吸時也看不見起伏。
如今要放水發電,她是否會被驚醒?


雖然羊湖水力發電站是抽蓄發電站,亦即用電尖峰時放水發電;
用電離峰時,再用多餘的電力將雅魯藏布江的水抽回羊卓雍錯。
換言之,抽蓄發電的最大意義是在調配用電,並非增加電量。
因為放水時產生多少電,把那些水抽回也就要相同的電。


如果西藏的電量始終不夠,又該如何調配?
會不會因而放的水多、抽回的水少?
如果這樣,那麼美麗的羊卓雍錯是否會逐漸蒼老?


正胡思亂想間,韓寒拍了拍我肩膀,說該上路了。
繞回曲水大橋,沿著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天河——雅魯藏布江西進。
沿途見到不少高原柳,但看起來跟大昭寺旁的公主柳沒什麼兩樣,
都呈現葉子掉光的乾枯樣貌。
四點半左右,終於抵達後藏首府和政教中心——日喀則。


扎什倫布寺就在日喀則西北方,是歷代班禪的駐錫地。
寺內有五世至十世班禪的法體靈塔。
扎什倫布寺西邊有座強巴佛殿,「強巴」是藏語「未來」的意思。
未來佛就是漢地的彌勒佛,釋迦牟尼佛涅槃後五十六億七千萬年,
將下生人間成佛。


剛走進強巴佛殿只覺得莊嚴,不經意抬起頭時突然震驚。
有尊佛像約七層樓高,矗立在眼前,感覺伸長了手就能碰觸。
這是世界上最大的鍍金銅像,佛像高22.4公尺,蓮花座高3.8公尺,
總計26.2公尺。
佛像上鑲嵌了各類寶石,眉宇之間更鑲了一顆核桃般大小的鑽石。


昏暗的寺內照明,讓佛像看起來像是「畫」在牆壁上,有些虛幻。
我左右移動了幾步,才確定佛像是立體的,而且真實存在。
說來奇怪,不管我站在哪裡,總覺得強巴佛正微笑地注視著我,
彷彿說:「嘿,你來了。」
我心裡暖暖的,有一種幸福感。


走出強巴佛殿,韓寒便問:「你為什麼一直在笑?」
『有嗎?』
話一出口,才發覺嘴角掛著笑。
然後我索性笑了起來,韓寒看了我一眼,應該是覺得我瘋了。


在扎什倫布寺內行走,腳下的路是石塊鋪砌成,高高低低也多曲折。
經過幾百年來寺內僧侶的走動,石塊表面非常光滑,常得小心腳下。
像迷宮般密佈的白牆黑框僧舍,緊湊連接著,走道總是狹長而深邃。
喇嘛們常在轉角一閃而過,來不及捕捉身影。


我突然有種錯覺,「辨經」快開始了,我得加快腳步。
「走慢點!會摔跤的。」韓寒的聲音。
這時才醒悟,我只是遊客,並不是寺內的僧侶。


時間快六點半,很快便要天黑,是該離開扎什倫布寺的時候了。
路金波曾說寺廟外有高原柳,但剛來扎什倫布寺時,也沒瞧見。
「枯柳披金衣」到底是什麼?目前一點頭緒也沒。


一走出寺門便聽見歌聲,好奇之下循聲走去。
在寺廟圍牆邊,一位藏族小孩背著藏式六弦琴正自彈自唱:
「那帕伊勒西拉,里沙依奇拉薩哈……」
唱到後來,越彈越快、越唱越快,腳下也配合節拍跺著舞步。


藏族小孩唱完後,笑了笑便離開。
注視他的背影一會,看見他的左手邊立了一排約三層樓高的高原柳。
江南的柳樹總在水邊,婀娜多姿,像含羞的美人;
但高原柳不同,雖然樹枝依舊茂密且婀娜,樹幹卻總是挺立。


眼前的這排高原柳,葉子早已掉光,看似乾枯,卻有一股堅毅之氣。
而且株株高大挺立,全身金得發亮。
我腦裡響了聲悶雷,莫非這就是「枯柳披金衣」?


『韓寒,你沒近視。』我揉了揉眼睛、擦了擦眼鏡,深怕這是幻覺,
『請你告訴我,這些高原柳是金色的嗎?』
「這……」韓寒張大了嘴,似乎很驚訝,「竟然是金色的。」


原以為只是陽光的反射,但舉目四望,並沒有陽光射進扎什倫布寺。
已經七點了,四周呈現太陽剛下山時的景色。
即使是寺廟的金頂,此時也已顯得有些灰暗,不再金碧輝煌。
但這排高原柳卻發著金光,像傳說中的金色佛光。


耳畔隱約傳來喇嘛們的誦經聲,我仰頭注視金色的柳,傾聽誦經聲。
我覺得自己變得很乾淨,可以清楚看見內心,甚至跟靈魂對話。
『你從哪裡來?』、『你現在在哪裡?』、『你要往哪裡去?』
我一口氣問了自己的靈魂三個問題。


「不管輪迴了多少次,你總是問相同的問題。」
我彷彿聽見靈魂的回答。
『那是因為你從來不給答案。』我說。
「你執著了。」靈魂說。
『為什麼?』我問。
「如果問題根本不存在,又何必要有答案。」靈魂回答。


不知道跟靈魂對話了多久,突然間,腦海裡浮現一幅影像:
20年前,我考完大學聯考準備填志願的那個午後。


我記得從沒在志願卡上填上水利系,所以當放榜結果是成大水利時,
我甚至打電話去詢問是否電腦出錯?
這些年來,這個謎團始終存在心中。


但此刻腦海中的影像清晰地顯現,那個午後我坐在書桌前望著窗外。
我在窗外的天空看到一團東西,像是光,又像是影。
然後我好像突然領悟了什麼東西,於是低下頭開始劃志願卡。
我看到我在志願卡上劃了成大水利的代碼,我甚至還看到代碼。
心下突然雪亮。沒錯,我確實填了水利系。


「喂!偷生的螻蟻!」
腦海中的影像被打散。我轉過頭,竟然看見滄月在十步外。
『妳怎麼也在這?』我往她走了幾步。
「你走路變正常了。」滄月笑了笑,「沒得到高原反應吧?」
『我已經忘了有高原反應這件事了。』我也笑了笑。


滄月說那天從機場載我到拉薩後,便到處走走,今天剛好來日喀則。
這幾天她看了很多,也體驗了很多,心境改變了不少。
「西藏人說:幸福是圓的東西,不容易背。」她說,「所以任何可能
 帶來幸福的東西,哪怕是一丁點,都要更加珍惜,呵護於手中。」
『妳似乎頓悟了。』我說。


「我已經聽見西藏的聲音了。」她說。
『喔?』
「只要心夠靜,就聽得見。」她笑了笑,「你剛剛不也在聽?」
『如果心夠靜,那麼聽見的是自己?』我說,『還是西藏?』
「你執著了。」她又笑了笑。


「生命果然值得熱愛。」滄月笑著說:「我得好好寫篇小說,宣揚
 螻蟻尚且偷生的觀念。」
『最好是這樣。』我說。
「明天我要啟程前往珠穆朗瑪峰,祝福我吧。」滄月說。
「我也是耶!」韓寒用手指著自己的鼻子,插進一句話。


滄月沒理會韓寒,跟我道聲再見後轉身便走。
韓寒的手,依然指著自己的鼻子。


「這姑娘好怪。」韓寒把手放下,說。
『喔?』我問,『怎麼怪法?』
「我長這麼帥,她竟然都沒看我一眼,也沒跟我說半句話。」
『你執著了。』我笑了笑。


雖然已聽不見喇嘛們在大殿裡低沉的誦經聲,
但我仍然可以從四周的空氣中,捕捉到呢喃的迴盪。
或許這就是滄月所說的,西藏的聲音。


我和韓寒在日喀則找了家賓館,吃過晚飯後便休息。
我躺在床上,想起過去20年來時常埋怨當初念了冷門的水利,
而不是熱門的電機、機械或資訊,以致常覺得鬱鬱不得志。
或許因為如此,這些年來的求學和工作並不是很順利。
但現在心中法喜充滿,這一世當個水利工程師應該是有特殊意義的。


剛閉上眼試著入睡,喇嘛們低沉的誦經聲彷彿又響起。
而金色的高原柳在腦海裡越來越大,最後整個畫面充滿金色。








             靜謐的羊卓雍錯



          扎什倫布寺外,金色的高原柳。


jh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1) 人氣()


留言列表 (41)

發表留言
  • 發揚漢字美學
  • 頭香嗎?
  • 是。

    jht 於 2008/11/21 02:56 回覆

  • 凱子
  • 慧根短

    我的慧根不太夠,仍然在端倪你這篇故事。
  • 是我寫的怪。

    jht 於 2008/11/21 02:56 回覆

  • 萧
  • 有一次等到。
    很好很强大
  • 恭喜。

    jht 於 2008/11/21 02:56 回覆

  • wu
  • 你們執著了...
    搶留言的各位
    該不會是倉央嘉措吧...
    這是業阿....
    尋那該找之人
    說那該說之話
  • 你境界很高喔。:)

    jht 於 2008/11/21 02:57 回覆

  • 悄悄話
  • 西服再飞扬
  • 老喜欢了你的文章了 终于找到你的blog了 知道我多兴奋么???我看你小说看了6年了 真的 没次看到你小说都是那种让我从心里往外涌出的感觉
  • 你過獎了。
    請不必激動。:)

    jht 於 2008/11/21 03:00 回覆

  • Kevin
  • 尚在思考這篇與前兩篇之間有什麼關係…似有若無…
    還是我執著了?
  • 沒關係,也不需要有關係。:)

    jht 於 2008/11/21 02:59 回覆

  • slgh
  • 前十名阿
    哈哈
  • 恭喜。

    jht 於 2008/11/21 02:58 回覆

  • 林见东
  • 第一次留言,第一次阅你的blog,第十次为你的小说着迷。

    回眸为了下一世相见;遗忘为了以后记起;遇见自己,在雪域中为了执着?还是领悟?
  • 你串得不錯。:)

    jht 於 2008/11/21 02:59 回覆

  • 林见东
  • 补充

    每本小说着迷一次,《檞寄生》着迷两次,所以一共是十次!
  • 而且轉得很好。:)

    jht 於 2008/11/21 02:59 回覆

  • rnaple
  • 蔡大哥,那你找到自己了嗎??
    我還在尋找自己,在現在的世界中尋找
  • 那請加油。:)

    jht 於 2008/11/21 03:01 回覆

  • Beani
  • 因為放水時產生多少電,把那些水抽回也就要相同的電。

    If loving ur partner is giving, do we need more love in return to maintain it?
  • 你的聯想力很好。

    jht 於 2008/11/21 02:58 回覆

  • 佑手
  • 那一刻有没有仿佛与世隔绝了??
  • 是世界根本不存在的感覺。

    jht 於 2008/11/21 03:01 回覆

  • 大番薯
  • 我一直渴望像老师书中所写的能与“灵魂”对话,听说有些人是可以的,但我没遇过,唉~~~可能我执著了……
    图片很美,犹如仙镜一般……
    :)
  • 雖然我的技術差,但相機很好。:)

    jht 於 2008/11/21 03:02 回覆

  • telix
  • 追逐夢想的勇氣~已被殘酷的現實消磨殆盡

    這一次寫的意境太高.還在整理中
    不過照片真的很漂亮..
  • 我裝神弄鬼而已,不是意境高。:)

    jht 於 2008/11/21 03:03 回覆

  • 棉被
  • 发现大家都很爱用我执着了呢~
    嘿嘿~
    真的很美..希望有一天可以用自己的眼睛证实~
  • 嗯,祝福你。

    jht 於 2008/11/21 03:03 回覆

  • zjk
  • 你的头像就是在羊卓雍錯那拍的照片吧。有一次我们这儿太阳下山,整个天空,整个大地都被照成金色的,很漂亮,大家都跑到空旷的地方拍照。
  • 是在那拍的沒錯。

    jht 於 2008/11/21 03:04 回覆

  • hotseason1
  • = =
    其实当时你是填了的~~ 只是因为你遗忘了~~~~
  • 應該是吧。:)

    jht 於 2008/11/21 03:05 回覆

  • tzE`
  • 還真是金的啊..
    這篇很玄..我差點看不懂咧
  • 簡單看看就好。

    jht 於 2008/11/21 03:04 回覆

  • x羽藍x
  • 冬天的西藏 好像天空全是藍色的
    有點好奇了 (本人偏愛藍色)
    還真有點想去瞧瞧 國外的景色
  • 除了林芝,天空確實都是純藍。
    冬天是如此。

    jht 於 2008/11/21 03:07 回覆

  • 阿貴
  • 真不錯
  • 謝謝。

    jht 於 2008/11/21 03:01 回覆

  • vicy
  • 预测 你执着了 会是下一个流行语。。
    照片真的很漂亮 那么蓝的天 一点杂质也没有。。。
  • 真的都是藍喔。

    jht 於 2008/11/21 03:05 回覆

  • 蘇打餅乾
  • 我買你的書了

    蔡大哥:
    今天在嘉義的墊腳石看到這本新書....
    我就買了.....
  • 你是好人。:)

    jht 於 2008/11/21 03:05 回覆

  • 22305
  • 我記得當年選士商廣設科的時候,明明有大安資訊科,我卻往下選了廣告設計,而且還是第一個選的男生,結果奶奶問我,你知道士林在哪裡嗎?我那時候根本不知道啊!難不成...我要來好好想想...
  • 你執著了。:)

    jht 於 2008/11/21 03:07 回覆

  • 张建华
  • 七年我读高三,偶然的机会我认识了一个女孩,我送了她一本《夜玫瑰》,后来我们恋爱了,直到现在,我大四,她在教书。谢谢你,痞子蔡,谢谢你的书,昨天,公元2008年11月20日,我给别人送了一本《第一次亲密接触》。
  • 將來你結婚,記得還要再買本書啊。:)

    ps. 那本第一次親密接觸,是新版嗎?

    jht 於 2008/11/25 02:11 回覆

  • 椰雨滂沱
  • 期待('' ,)

    感谢睡在我下铺的兄弟,让我认识了当时红遍网络各个角落的痞子蔡和《第一次的亲密接触》。

    感谢《暖暖》,让我在一年前的那个冬天感受到了文字所带来的温暖,这种感觉很主观,所以恕椰子不能向广大痞迷亲传。

    期待《回眸》的中文简体版在今年冬天来到我身边,对于“老大”的已经连载完结的文字嘛,我咬咬牙,先忍了,把这份期待和那时可能涌出的激动攒到买到书的那一刻吧!

    椰子在海峡这边问好了(^ ^)
  • 好。
    那就請你忍到12/20吧。:)

    jht 於 2008/11/30 22:46 回覆

  • 我弟的代言人
  • 思念

    說一個我弟的故事,填志願的故事.
    當初他興致勃勃填了六個唸完後都有可能會成為大銀行家的志願,放榜結果卻是被一個壓根兒沒聽過的台大圖書資訊系錄取.
    我想,他填的時候應該無光亦無影吧.
    其實他很沮喪,只是不想讓父母擔心,所以裝出一副前途一片光明的樣子飛到台灣.
    在開學日當天,台大打電話到馬來西亞家裡來要人,我們才知道他並沒去報到.
    我們都不敢責備他,只是打電話勸他說,先混進台大,再伺機轉系.
    他就真的進去混,一直到大三,才化悲憤為力量,只因他忽然對資訊工程產生興趣,於是決定拼資工研究所.後來他成功考上了中正大學資工研究所,但中間的過程很辛苦就是了.
    抱歉,看完這個章節,突然很想念目前唸博一的弟弟,一時有感而發.
  • 其實這是好事,你弟弟也算幸運。
    很多人唸完大學還不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呢。
    可以有值得奮鬥的目標,都該被祝福。:)

    jht 於 2008/12/01 02:11 回覆

  • 阿拉
  • 你知道吗,自从上一次<暖暖>出书的时候到现在,我都没有上来过,今天突然想到要上来,是因为昨天晚上突然想到都有一年了,痞子也应该要出书了吧?!所以今天特意上来一下.哎呀!果然不出我所料,真的出书啦!!!都不禁惊讶自己的神机妙算!可惜大陆的还没出,我还要等啊!只好在这里先睹为快罗!
  • 那就請指教吧。:)

    jht 於 2008/12/04 07:42 回覆

  • 沧海笑
  • 遇见

    痞帅,你找到自己了!这么多年来辛苦了吧。
    你真的是用心良苦。说了这么多原来是在普度我们啊,得志与不得志,一些事情的是与非,何必太过执着!也许有人会说这是认输,认命;其实这是豁达对待生活的态度,一种境界。心静则平,古人诚不我欺也!所以说你真的是用心良苦,不是吗。
    痞帅,谢谢你!我是说真格的。
    佛曰:“痞帅,有佛缘!”
    佛又曰:“事实上只有坦诚而透彻的血肉之躯才有佛缘。”
    于是我问佛:“吾有佛缘否?”
    佛曰:“不可说,不可说。”
    我昏死过去,醒来发现留言还没发出,赶紧发出。
    因缘随意,即兴而发!我实在说多了。我忏悔!!!
  • 已經醒來就好。:)

    jht 於 2008/12/04 08:16 回覆

  • gonzel
  • 一直想去您小说里描写过的地方 7-11 好像印象特别深 呵呵 有个大学同学在西藏拉萨 以支西的名义存在 真是羡慕 他可以看到 如此多的美好纯净
  • 台灣的7-11很多,隨處可見。
    有時兩邊巷口各開一家。
    其實我每天幾乎都會去7-11。:)

    jht 於 2008/12/05 03:06 回覆

  • gonzel
  • really? and then? which one do you choose to pay ??if there both are beautiful girl。。
  • 選擇最近的一家。

    jht 於 2008/12/06 14:37 回覆

  • mk26252
  • 再踩踩
    还有那个韩寒.....应该加个剧情....开车掉悬崖......
  • 嘴巴說說可以,但心裡不要真的這麼想。

    jht 於 2008/12/07 22:07 回覆

  • holi
  • 枝枝葉葉現金光 晃晃朗朗照四方
    江東岸上光明起 談空說偈有真王
    燒餅歌有提到這個...
  • 那麼燒餅歌有提到我嗎?
    :)

    jht 於 2008/12/14 23:38 回覆

  • kelvinlam
  • 本来看了书觉得风景很美

    现在看了网上贴的照片更美

    书上的比较暗
  • 沒錯。:)

    jht 於 2008/12/18 12:43 回覆

  • 不想改變
  • 看過暖暖後 就讓我很想去北京看看了
    現在又出了這篇 這下又多了個想去的地方了 ˙_˙"
    看過了你出的所有的書 每本都超讚...
    尤其是痞式幽默˙ˇ˙每個艮都笑到快崩潰
    照片拍的很讚 天空也藍的很讚
    內容寫的馬很讚(台語) 笑話沒力讚(這知道吧 8>
    ps.笑話也是沒力的冷ˊˇˋ
  • 通常人家都用「梗」這個字耶。
    謝謝你的讚美,讚美的話我很懂。:)

    jht 於 2009/01/12 02:18 回覆

  • 月亮爱上寂寞
  • 哇呀,这里居然可以留言,妈呀。不知道会不会给我回复。囧
  • 會。

    jht 於 2009/04/22 02:51 回覆

  • 月球来的
  • 我搞不清自己,不知为何!!!
    看过蔡老师的《夜玫瑰》后,就很想去台北,一定要去看看,走走忠孝东路,看看能不能碰上蔡老师的野狼机车,呵呵..
    蔡老师是不是很钟意于台北呢?
  • 我在台南。

    jht 於 2009/04/26 01:40 回覆

  • 悠然
  • 看见图片确实美,有点向往

    但任何一个纯净的地方,去的人多了,慢慢也会受到污染

    心里还是隐隐觉得不安
  • 所以要更提醒自己,也要教育別人。

    jht 於 2009/04/27 04:10 回覆

  • 悠然
  • 提醒自己容易,但要教育別人。。。。。。
    似乎有點難度,畢竟這與文化素質有關係。
  • 教育原本就難,但還是要有人去做。

    jht 於 2009/05/04 20:43 回覆

  • 月亮爱上寂寞
  • 虽然说给我回了。

    可是就一个字啊,晕
  • 因為答案就是一個字。

    jht 於 2009/05/05 03:19 回覆

  • 棠菁
  • 我到过两次Grand Teton, 两次都被其美景和宏伟震撼。
    可在这里看见南迦巴瓦峰,羊卓雍错 和 金色的高原柳等 的照片;也很震撼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