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枯柳披金衣


一早醒來,韓寒說要載我到日喀則的扎什倫布寺看看。
『你才剛到拉薩,不多待幾天嗎?』我說。
「反正我要到珠穆朗瑪峰,日喀則是順路。」他笑了笑,
「從珠穆朗瑪峰回來時,再留在拉薩玩幾天。」


日喀則距拉薩約300公里,走的是中尼公路,路況好多了。
過了曲水大橋後,我們先往南到羊卓雍錯遊覽。
「錯」在藏語裡是「湖」的意思,因此所謂羊卓雍錯便是羊卓雍湖。
羊卓雍錯是西藏三大聖湖之一,海拔4400公尺。


往羊卓雍錯的途中得翻過海拔超過五千米的崗巴拉山口,山路狹窄。
彎道據說有九十九道彎,車子常貼著懸崖邊盤旋而上。
一旦兩車交會,恐怕得提心吊膽,稍一不慎便會墮入萬丈深淵,
尖叫十幾秒後也未必會碰到地面。
還好冬天人車非常稀少,沿途並未與任何車輛交會,只遇見一群羊。
「這地方練習賽車技術最好。」韓寒笑著說。


車子抵達山頂,聖湖羊卓雍錯便在眼前一覽無遺,湖平如鏡。
據說夏天時湖水是碧綠色,但此時四周的山無半點綠意,
天空卻是純粹的藍。
湖水的顏色便跟天空一模一樣,水天一色。


羊卓雍錯在群山環抱中顯得雍容嫻靜,完全沒有波動。
站在山頂俯視清澈且湛藍的湖水,感覺眼前的景色是平面而非立體。
湖水好像是天上的神畫上去的,並非真實存在人間。
我們只不過是看到神的繪畫作品而已。


遠處的山峰還有一座世界上海拔最高的羊湖水力發電站,
利用羊卓雍錯跟雅魯藏布江之間超過800公尺的落差進行水力發電。
但眼前的羊卓雍錯是如此平靜,既無流入的水,也無流出的水。
千百年來她便這麼靜靜地躺著,連呼吸時也看不見起伏。
如今要放水發電,她是否會被驚醒?


雖然羊湖水力發電站是抽蓄發電站,亦即用電尖峰時放水發電;
用電離峰時,再用多餘的電力將雅魯藏布江的水抽回羊卓雍錯。
換言之,抽蓄發電的最大意義是在調配用電,並非增加電量。
因為放水時產生多少電,把那些水抽回也就要相同的電。


如果西藏的電量始終不夠,又該如何調配?
會不會因而放的水多、抽回的水少?
如果這樣,那麼美麗的羊卓雍錯是否會逐漸蒼老?


正胡思亂想間,韓寒拍了拍我肩膀,說該上路了。
繞回曲水大橋,沿著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天河——雅魯藏布江西進。
沿途見到不少高原柳,但看起來跟大昭寺旁的公主柳沒什麼兩樣,
都呈現葉子掉光的乾枯樣貌。
四點半左右,終於抵達後藏首府和政教中心——日喀則。


扎什倫布寺就在日喀則西北方,是歷代班禪的駐錫地。
寺內有五世至十世班禪的法體靈塔。
扎什倫布寺西邊有座強巴佛殿,「強巴」是藏語「未來」的意思。
未來佛就是漢地的彌勒佛,釋迦牟尼佛涅槃後五十六億七千萬年,
將下生人間成佛。


剛走進強巴佛殿只覺得莊嚴,不經意抬起頭時突然震驚。
有尊佛像約七層樓高,矗立在眼前,感覺伸長了手就能碰觸。
這是世界上最大的鍍金銅像,佛像高22.4公尺,蓮花座高3.8公尺,
總計26.2公尺。
佛像上鑲嵌了各類寶石,眉宇之間更鑲了一顆核桃般大小的鑽石。


昏暗的寺內照明,讓佛像看起來像是「畫」在牆壁上,有些虛幻。
我左右移動了幾步,才確定佛像是立體的,而且真實存在。
說來奇怪,不管我站在哪裡,總覺得強巴佛正微笑地注視著我,
彷彿說:「嘿,你來了。」
我心裡暖暖的,有一種幸福感。


走出強巴佛殿,韓寒便問:「你為什麼一直在笑?」
『有嗎?』
話一出口,才發覺嘴角掛著笑。
然後我索性笑了起來,韓寒看了我一眼,應該是覺得我瘋了。


在扎什倫布寺內行走,腳下的路是石塊鋪砌成,高高低低也多曲折。
經過幾百年來寺內僧侶的走動,石塊表面非常光滑,常得小心腳下。
像迷宮般密佈的白牆黑框僧舍,緊湊連接著,走道總是狹長而深邃。
喇嘛們常在轉角一閃而過,來不及捕捉身影。


我突然有種錯覺,「辨經」快開始了,我得加快腳步。
「走慢點!會摔跤的。」韓寒的聲音。
這時才醒悟,我只是遊客,並不是寺內的僧侶。


時間快六點半,很快便要天黑,是該離開扎什倫布寺的時候了。
路金波曾說寺廟外有高原柳,但剛來扎什倫布寺時,也沒瞧見。
「枯柳披金衣」到底是什麼?目前一點頭緒也沒。


一走出寺門便聽見歌聲,好奇之下循聲走去。
在寺廟圍牆邊,一位藏族小孩背著藏式六弦琴正自彈自唱:
「那帕伊勒西拉,里沙依奇拉薩哈……」
唱到後來,越彈越快、越唱越快,腳下也配合節拍跺著舞步。


藏族小孩唱完後,笑了笑便離開。
注視他的背影一會,看見他的左手邊立了一排約三層樓高的高原柳。
江南的柳樹總在水邊,婀娜多姿,像含羞的美人;
但高原柳不同,雖然樹枝依舊茂密且婀娜,樹幹卻總是挺立。


眼前的這排高原柳,葉子早已掉光,看似乾枯,卻有一股堅毅之氣。
而且株株高大挺立,全身金得發亮。
我腦裡響了聲悶雷,莫非這就是「枯柳披金衣」?


『韓寒,你沒近視。』我揉了揉眼睛、擦了擦眼鏡,深怕這是幻覺,
『請你告訴我,這些高原柳是金色的嗎?』
「這……」韓寒張大了嘴,似乎很驚訝,「竟然是金色的。」


原以為只是陽光的反射,但舉目四望,並沒有陽光射進扎什倫布寺。
已經七點了,四周呈現太陽剛下山時的景色。
即使是寺廟的金頂,此時也已顯得有些灰暗,不再金碧輝煌。
但這排高原柳卻發著金光,像傳說中的金色佛光。


耳畔隱約傳來喇嘛們的誦經聲,我仰頭注視金色的柳,傾聽誦經聲。
我覺得自己變得很乾淨,可以清楚看見內心,甚至跟靈魂對話。
『你從哪裡來?』、『你現在在哪裡?』、『你要往哪裡去?』
我一口氣問了自己的靈魂三個問題。


「不管輪迴了多少次,你總是問相同的問題。」
我彷彿聽見靈魂的回答。
『那是因為你從來不給答案。』我說。
「你執著了。」靈魂說。
『為什麼?』我問。
「如果問題根本不存在,又何必要有答案。」靈魂回答。


不知道跟靈魂對話了多久,突然間,腦海裡浮現一幅影像:
20年前,我考完大學聯考準備填志願的那個午後。


我記得從沒在志願卡上填上水利系,所以當放榜結果是成大水利時,
我甚至打電話去詢問是否電腦出錯?
這些年來,這個謎團始終存在心中。


但此刻腦海中的影像清晰地顯現,那個午後我坐在書桌前望著窗外。
我在窗外的天空看到一團東西,像是光,又像是影。
然後我好像突然領悟了什麼東西,於是低下頭開始劃志願卡。
我看到我在志願卡上劃了成大水利的代碼,我甚至還看到代碼。
心下突然雪亮。沒錯,我確實填了水利系。


「喂!偷生的螻蟻!」
腦海中的影像被打散。我轉過頭,竟然看見滄月在十步外。
『妳怎麼也在這?』我往她走了幾步。
「你走路變正常了。」滄月笑了笑,「沒得到高原反應吧?」
『我已經忘了有高原反應這件事了。』我也笑了笑。


滄月說那天從機場載我到拉薩後,便到處走走,今天剛好來日喀則。
這幾天她看了很多,也體驗了很多,心境改變了不少。
「西藏人說:幸福是圓的東西,不容易背。」她說,「所以任何可能
 帶來幸福的東西,哪怕是一丁點,都要更加珍惜,呵護於手中。」
『妳似乎頓悟了。』我說。


「我已經聽見西藏的聲音了。」她說。
『喔?』
「只要心夠靜,就聽得見。」她笑了笑,「你剛剛不也在聽?」
『如果心夠靜,那麼聽見的是自己?』我說,『還是西藏?』
「你執著了。」她又笑了笑。


「生命果然值得熱愛。」滄月笑著說:「我得好好寫篇小說,宣揚
 螻蟻尚且偷生的觀念。」
『最好是這樣。』我說。
「明天我要啟程前往珠穆朗瑪峰,祝福我吧。」滄月說。
「我也是耶!」韓寒用手指著自己的鼻子,插進一句話。


滄月沒理會韓寒,跟我道聲再見後轉身便走。
韓寒的手,依然指著自己的鼻子。


「這姑娘好怪。」韓寒把手放下,說。
『喔?』我問,『怎麼怪法?』
「我長這麼帥,她竟然都沒看我一眼,也沒跟我說半句話。」
『你執著了。』我笑了笑。


雖然已聽不見喇嘛們在大殿裡低沉的誦經聲,
但我仍然可以從四周的空氣中,捕捉到呢喃的迴盪。
或許這就是滄月所說的,西藏的聲音。


我和韓寒在日喀則找了家賓館,吃過晚飯後便休息。
我躺在床上,想起過去20年來時常埋怨當初念了冷門的水利,
而不是熱門的電機、機械或資訊,以致常覺得鬱鬱不得志。
或許因為如此,這些年來的求學和工作並不是很順利。
但現在心中法喜充滿,這一世當個水利工程師應該是有特殊意義的。


剛閉上眼試著入睡,喇嘛們低沉的誦經聲彷彿又響起。
而金色的高原柳在腦海裡越來越大,最後整個畫面充滿金色。








             靜謐的羊卓雍錯



          扎什倫布寺外,金色的高原柳。


全站熱搜

jh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