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換》 2016.11.01 麥田出版社 初版

 

                『妳聽過一部日劇描述聾啞畫家愛上一個女生的故事?』

                「我知道。」

                『那部日劇的名字?』

                「跟我說愛我。」

                『好。』我清了清喉嚨,『愛妳。』

 

 

 

 

 

 

QQQ

 

        認識她的當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

        夢裡我在一大片水中游泳,也許是湖也許是海,我無法辨別。

        四周一團漆黑,而我只是游,卻怎麼也游不到岸邊。

        然後我醒了。

        清醒一分鐘後,我莫名其妙想起她的眼睛。

 

 

        好像是沒什麼邏輯性的夢。

        不過我很清楚夢裡的感覺,沒有驚慌與恐懼,只有放鬆與平和。

        我甚至覺得如果夢境持續下去,最後我溺水了,我可能也會微笑。

 

 

        一個禮拜後,我在MSN收到她傳來的訊息:

        「明天下午四點,在我家巷口碰面。可以嗎?」

        『好。』

        我立刻回。既沒訝異,也沒猶豫。

 

 

        雖然腦子裡曾閃過一個問號:她怎麼會知道我的MSN帳號?

        但不到兩秒就有解答。

        就像英文字母的排序,D一定經過C與B,才會碰到A。

 

 

        隔天下午我提早三分鐘到達,站在巷口面朝著她家樓下,等她出現。

        手錶看了四五次,抬頭看那棟公寓六七次,左右來回走了八九趟,

        等了十分鐘。

        「我在你後面。」

        我聞聲轉身,看到她。

 

 

        『妳不是從妳家下來?』我很疑惑。

        「我有說要從我家下來嗎?」

        『妳是沒說。可是約在妳家巷口,妳應該會從家裡出來才對。』

        「如果約在校門口,一定要從學校內出來?不能從外面到校門口?」

        『這樣講有道理。』

        「如果約在車站前,一定要從車站內出來?不能從外面到車站前?」

        『嗯。也對。』

 

 

        「如果約在餐廳門口,一定要從餐廳裡出來?不能從外面到餐廳?」

        『妳還沒說完?』

        「說完了。」她說。

        然後她轉身就走。

 

 

        我看著她一直往前走,沒停下腳步,也沒回頭。

        她的背影離我10公尺……20公尺……30公尺……

        我拔腿往前追,跑到她左後方一步時減緩速度變為走。

        她依舊沒停下腳步,也沒轉頭看我,只是向前走。

 

 

        她走路速度算快,而且抬頭挺胸。

        我調整我的速度,始終保持在她左後方一步的位置。

        走了五分鐘,她完全沒開口,也沒減緩速度。

        我越來越納悶,但只能跟著走,維持跟她一樣的速度。

        苗頭不對,已經十分鐘了。

 

 

        『請問……』我終於開口,『妳要去哪裡?』

        「去我想去的地方。」

        她終於開口,速度也稍微減緩,我便趕上她,與她並肩。

        我跟她並肩走著,沒有交談,又走了五分鐘。

 

 

        『妳想去的地方是哪裡?』我忍不住問。

        「你問題好多。」

        『好多?我才問一個問題而已啊。』

        「最好是。」她的臉略往左轉,「妳不是從妳家下來?妳還沒說完?

         妳要去哪裡?妳想去的地方是哪裡?你總共用了四個問號。」

 

 

        『其實是五個問號才對。還要加上一個:好多?』我說。

        「你知道就好。」

        『我其實什麼都不知道,包括為什麼妳要用走的?』

        「我想用走的,不可以嗎?」

        『可以。』

 

 

        在她左後方一步時,我的視線只能掃到她部分臉頰;

        跟她並肩走時,偶爾瞄一下,可以看到她左臉側面。

        當她終於開口說話時,雖然腳步沒停,但她的臉會略往左轉,

        算是回應在她左邊的我。

        於是我可以看到她的四分之三側面。

 

 

        額頭、眼睛、鼻子、嘴唇、下巴與臉頰的線條,直線俐落弧線優雅。

        這些線條所勾勒出的四分之三側面,有一種說不出的美。

        那種美很豐富,也很立體,像一片翠綠的山丘上有湖有樹有花有草,

        淡藍的天空中飄著幾朵白雲,秋天午後的陽光灑滿整片山丘。

        她的側面充滿未知;正面雖美,但視線容易集中在她的眼睛。

        而她的四分之三側面,是她最美麗的樣子。

 

 

        『妳有沒有想過,為什麼不騎機車呢?』我又問。

        「你的問題,問得太晚。」

        『太晚?』

        「嗯。因為已經到了。」

        她終於停下腳步。

        我也停下腳步,看了看四周,星巴克到了。

 

 

        她點抹茶、我點咖啡,我們在星巴克二樓窗邊面對面坐著。

        『我很訝異妳會在MSN留訊息給我。』我說。

        「初識的朋友,我最快也要半年才可能主動聯絡。」

        『那我又破妳記錄了。』

        她不想回話,直接轉頭朝向窗外。

 

 

        『我生性比較白目,妳不要介意。』我說。

        「你確實白目。」她把頭轉回,「但我很容易因為你白目而生氣。」

        『為什麼?』

        「我不知道。」她聳聳肩,「平時我不是這樣。」

        『那妳平時是怎樣?』

 

 

        「溫柔、文靜、體貼、大方、善解人意、笑容可掬。」

        『妳有參加高階幽默感訓練班?』我說。

        她馬上將頭轉向窗外,但隨即又轉回。說:

        「我說真的,不是開玩笑。」

 

 

        『看來我得改掉白目,這樣妳才不會常常生氣。』

        「你很難改了。那就是你的樣子。」

        『那妳的樣子呢?』

        「溫柔、文靜、體貼、大方、善解人意、笑容可掬。」

 

 

        我忍住回話的衝動,卻忍不住笑。

        但我一開口笑便覺得後悔,沒想到她看見我笑也跟著笑。

        而且是很自然、很燦爛的笑容。

 

 

        從沒看過像她那樣的笑容,勉強形容的話,我會用乾淨。

        乾淨有點像無邪,但又不盡然,她的笑容很乾淨,清清爽爽。

        會讓人聯想到白雪公主。

        而且她笑容最美的部分,是種抽象意義上的美,

        也就是說,看到她的笑容會讓人心情變好、整個人放鬆。

 

 

        『妳很適合笑,為什麼妳不常笑?』

        「我常笑呀。」

        『但我是第一次看到妳這麼燦爛的笑容。』

        「初識的朋友,我通常幾分鐘內就對他們這樣笑了。」

        『可是我要一個禮拜耶。』

        「所以你又破記錄了。不過卻是很遜的記錄。」

 

 

        『妳之前說:初識的朋友,最快也要兩三個月才可能笑一下?』

        「那是笑一下,跟燦爛的笑容不一樣。」

        『笑還有分?』我很納悶。

        「對初識的朋友,燦爛的笑可能代表禮貌、善意、隨和。而笑一下,

         代表心防打開。」

 

 

        『妳對我的心防,會不會太早打開了?』

        「你的白目,會不會太嚴重了?」

        『抱歉。』我笑了笑,『真的要改。』

        「你改不掉了。」她說,「你還是專心喝咖啡吧。」

 

 

        窗外是酷暑,午後四點多的陽光灑了幾點在桌上。

        這裡是初秋,冷氣趕走了燥熱,帶來了清涼。

        我和她面對面坐著,偶爾交談,但沒有一定得交談的壓力。

        偶爾都看著窗外,不是為了逃避交談,而是享受寧靜。

 

 

        錯覺往往發生在人最不經意的瞬間。

        就像現在,我覺得我們是相戀已久的戀人在午後的咖啡館喝咖啡。

        當意識到我和她是初識,就得集中注意力弄醒自己甩開這種錯覺。

        可是一旦集中注意力,精神反而會變得恍惚。

        又回到我和她已經相戀許久的錯覺。

 

 

        『請問妳今天找我出來,有什麼事嗎?』我問。

        「你的問題,總是問得太晚。」

        『又是太晚?』

        「因為已經結束了。」

        『結束了?』

        「嗯。」她點點頭,站起身,「走吧。」

 

 

        我們離開星巴克,再沿著來時的路走回去,要走20分鐘。

        我和她並肩走著,我在她左手邊。

        為了欣賞她的四分之三側面,我很努力找話題說話。

        我甚至連白貓掉下水,黑貓救白貓上來,白貓對黑貓說了什

        這種冷笑話也講。

 

 

        「白貓說了什?」她問。

        『喵。』

        她愣了一下,然後閃過一抹笑,笑容真的很像閃一下就停的閃電。

 

 

        『請問剛剛那是笑嗎?』我問。

        「不。是臉抽筋。」

        她笑了起來,是那種燦爛的笑容,

        會讓人心情變好、整個人放鬆的笑容。

 

 

        走去星巴克的20分鐘,時間很漫長;

        從星巴克走回來,20分鐘咻一下就過。

        時間很敏感,在愉快的氣氛中,總是跑得飛快。

        一晃眼,已回到她家樓下。

 

 

        『所以妳今天找我出來,只是請我喝咖啡?』我問。

        「嗯。謝謝你那天的幫忙。」

        『一杯咖啡就打發了?』

        「我還免費奉送好幾次燦爛的笑容耶。」

        『嗯。』我點點頭,『那確實很夠了。』

 

 

        她笑了一下,轉身拿出鑰匙打開鐵門。

        然後再回頭給我一個燦爛的笑容。

        「小心騎車。」她說。

 

 

        那一刻,好像有某種花朵的種子從石頭縫隙裡蹦出,

        向著天空發芽。

 

 

 

 

 

 

 

 

4.

 

        經過幾次打她手機只為了想說說話,而她過了一段時間才回撥,

        或回撥時我已不方便跟她說話,

        我開始感受到不一樣了。

 

 

        中年的生活和學生時代明顯不同,起碼比較容易認清現實。

        重逢的衝擊曾讓我短暫跳離現實世界,進入一個只有我和她的世界。

        那世界並不是具體存在,只能靠我和她的內心共同架構。

        情感越深,那世界的存在感越強。

        在那世界中沒有選擇、註定、遷就、遺憾、不得不;

        也不用考慮別人,因為根本沒有別人,只有我和她。

 

 

        我很想活在那個只有我和她的世界中,很想。

        但時間的歷練已經增加了心的重量,讓我的心很沉,

        沉到無法脫離現實世界而跳入那個世界中。

        就像地心引力把我牢牢吸在地表,除非藉由火箭推力,

        拉著我衝出地球的引力範圍,這樣我才能在太空中漂浮。

        但即使有巨大力量拉我衝出,總是只讓我在太空漂浮一下子,

        很快我又會急速墜落地表。

 

 

        在現實世界中,我和她只是為工作忙碌的中年男女,

        除了工作外,還有分別圍繞在我們周圍的人事物,

        構成了所謂的我的生活,和她的生活,兩個生活似乎沒交集。

 

 

        唯一的交集,好像就是那件「公事」。

        但如果我們將來只能靠這唯一的交集而繼續,

        或是我們會繼續的原因只是因為這唯一交集,

        那麼那個只有我和她的世界就消失了。

        我們只能在地表上偶爾擦身、點頭微笑而已。

 

 

        我突然覺得她像是我靈界的朋友,輕飄飄的,四處漂移,很難觸碰。

        現實世界中,我們沒有一位共同的朋友。一個也沒有。

        我的國中同學陳佑祥和她的國小同學李玉梅,只是我們認識的橋樑,

        但從來就不是我們共同的朋友。

        而且我已跟陳佑祥失聯好多年了。

 

 

        我很希望像十幾年前那樣,打電話聊天、在網路上傳訊息、碰面,

        都是理所當然再自然不過的事。

        但現在打她手機或Line她只為了說說話,好像得找理由或藉口。

        以前她給了三組數字,最討厭的就是不知道她在哪個數字?

        甚至她身旁根本沒數字。於是我只能嘗試所有數字。

        現在她的數字只有一組,且隨時在身旁。

        時代已經把我和她之間的管道,鋪得平坦快速順暢且沒有任何岔路,

        為什麼我竟然失去上路的勇氣?

 

 

        明明距離很近,明明只要拿手機按鍵,明明只要Line一句,明明……

        明明只是一個簡單的動作,現在為什麼變得如此艱難?

 

 

        還好她偶爾會Line給我笑話或有趣的圖文,一看就知道是轉傳的。

        我也只是回傳「哈哈」的貼圖。

        如果她轉傳的是文章,我就回「點頭」的貼圖;

        如果她轉傳的是影片,我就回「讚」的貼圖;

        雖然不算交談,起碼不至於音訊全無。

        但我們會不會以後就不用文字和語言溝通,只用貼圖溝通?

 

 

        直到有次她傳來一個笑話:

        狗走進7-11被趕出來,但羊走進去卻沒事。為什麼?

        答案是7-11不打烊(羊)。

        這笑話實在太老梗,起碼十幾年了,搞不好我以前曾說給她聽。

        我忍不住回她:

        『妳要改變交友型態了。傳到妳那裡的笑話都過了十幾年。』

 

 

        「我的朋友少,不像你交遊廣闊。」她回。

        『我不算交遊廣闊,但我朋友有廉恥心,不會轉傳老梗的笑話。』

        「最好是。你傳幾個笑話給我看。」

        我滑了滑手機,立刻轉傳幾個笑話給她。

        每一個笑話都讓她很開心,而且她都沒聽過。

 

 

        『妳讓我想起一位朋友。』我回。

        「誰?」

        『他每次去醫院探病,都會一直笑。』

        「為什麼?」

        『因為他,笑點滴(低)。』

 

 

        「我本來就笑點低。」她回。

        『妳是根本沒笑點吧,妳幾乎都不笑。』

        「你記錯人了。」

        『不然我問妳:重逢到現在,妳對我笑過嗎?』

        「那是對你。平常我很容易笑。」

        然後她傳了幾個哈哈大笑的貼圖。

 

 

        『貼圖不算。』我回。

        「貼圖代表我的心。」

        『月亮才是代表我的心。』

        「不管。我今天很需要笑。」

 

 

        『為什麼?』我回。

        「我應該早點跟你說,今天心情很糟。」

        『怎麼了?』

        「反正你剛剛那些笑話讓我心情很好了。成也蕭何,敗也蕭何。」

        『所以妳心情很糟也是因為我?』

        「廢話。」

 

 

        『我怎麼了嗎?』我回。

        「反正過去了。我現在心情很好。」

        『是不是想起以前?』

        「算是吧。我不想說了。」

        『好吧。』

        「該睡了。晚安。」

 

 

        跟她分離的那段時間,我變得不喜歡回憶。

        因為如果我想起以前,最後總會陷入:

        我和她到底怎麼了?是發生了很多事?還是什麼事都沒發生?

        這些問號所組成的迷宮中。

        心情不僅低到谷底,而且找不到出口。

        或許她也像我一樣吧。

 

 

        知道她喜歡看我轉傳的笑話,我便常轉傳笑話或有趣的圖文給她。

        她總是會積極回應我,而且她笑點真的很低。

        然後我們會聊一下,像以前那樣天南地北亂扯。

        常常都是聊到她說晚安為止,那時大約已是凌晨一點。

 

 

        雖然在Line裡面看不到語氣,但我總是能精準地讀到她的語氣。

        也彷彿可以看到她打下那些文字時的表情。

        很多人用文字表達和用語言交談,會有一點差異;

        但對我而言,她打下的文字跟說出的話語,是一模一樣。

 

 

        這種在Line裡閒聊的感覺太熟悉了,彷彿回到從前。

        我甚至有我才20幾歲、她也是20幾歲的錯覺。

        完全忘了我們早已是上班族,不再是學生。

        如果這種錯覺再持續下去,也許隔天醒來我會忘了要上班。

 

 

        有次實在是聊太晚,都半夜兩點多了。

        『妳還要上班,以後早點睡,不要聊太晚。』

        「開始工作後,我總是11點之前上床睡覺。」

        『可是這陣子我們通常聊到1點啊。』

        「你知道就好。」

        『知道什麼?』

 

 

        「我是在陪你。」

        『啊?我還以為妳1點才睡。』

        「那是你的睡覺時間。」

        『妳怎麼知道?』

        「我認識你多久了?」

 

 

        這是個好問題。

        初識時相處一年兩個月,分離了十四年五個月,重逢至今快一個月。

        『快十六年了吧。』我回。

        「不。我認識你一輩子了。」她回。

 

 

        我不知道該怎麼回?

        生命總是用長度來衡量,但有些人可能用深度來衡量。

        也許在她的感覺,她認識我很久很久,像一輩子那麼長;

        或是她覺得認識我很深,那種深度像一輩子那麼長。

        其實我也覺得,我認識她一輩子了。

 

 

        『我確實是凌晨1點才睡。』我回。

        「你已經沒有當夜貓子的本錢,以後早點睡吧。」

        『妳也是。』

        「因為你,我才晚睡。只是因為你。」

 

 

        我很感動。

        現在的我們,可能已學會隱藏情感,或是對壓抑情感更得心應手;

        然而一旦隱藏不住或壓抑不了,宣洩而出的情感便會澎湃。

 

 

        如果我們過去的情感像一片草原,綠意盎然、生機勃勃。

        經過十幾年完全沒有雨水的滋潤後,原以為只剩下沙漠或是乾土。

        沒想到還能看到一些未枯乾的草。

        這是奇蹟?還是那些草的生命力太強?

 

 

        『抱歉。也謝謝妳。』我回。

        「睡眠不足上班會精神不好,我很討厭這樣。」

        『其實上班時不要精神太好。』

        「為什麼?」

        『如果上班時精神太好,就容易亂想:我幹嘛做這份鳥工作?但如果

         精神不太好時,應付工作很吃力,就不會亂想了。』

        「我沒你這境界。我快睡著了,晚安。」

 

 

        我不再在很深的夜裡Line她,怕影響她睡眠。

        Line她的時間很隨性,但總是得找個笑話或有趣的圖文。

        但今晚一時之間找不到滿意的笑話,也找不到有梗的影片,

        猶豫了一陣後,我傳給她一句:『今天好嗎?』

 

 

        或許對一般人而言,問今天好嗎是再自然不過的基本款,

        但對我而言,簡單問候她一句:今天好嗎?

        竟然需要經過一番掙扎。

 

 

        「你最近有胖嗎?我胖很多。」她回。

        『妳胖了?』

        「嗯。下次約出來走路。」

        『現在就可以。』

        「但我要去影印店。」

        『我陪妳走去吧。15分鐘後妳家樓下碰面?』

        「好。」

 

 

        我依照慣例提早五分鐘到達,但我只等了三分鐘。

        換言之,她提早兩分鐘下樓。

        「你等了多久?」她問。

        『三分鐘。』

        「那我以後會再早一點。」

        『沒關係。準時就好。』

        「嗯。我們已經沒有遲到的本錢了。」她說。

 

 

        我們並肩走著,剛入夜不久的街道還很熱鬧。

        我算了算,上次見到她已是一個月前。

        雖然對曾經十四年五個月沒見的我們而言,一個月不見只是零頭;

        但我現在覺得,這一個月好漫長。

 

 

        重逢後,每當陪她走一小段路時,我都是在她左後方一步的位置。

        但現在我們正並肩走著,到影印店大約要走十分鐘。

        『去影印店是要印東西嗎?』我問。

        「不然呢?」她沒停下腳步,臉略往左轉,「是要去喝咖啡嗎?」

 

 

        我突然喉頭哽住,說不出話來。

        因為我看到了十幾年沒見的,我認為是完美的,她的四分之三側面。

        這四分之三側面,可以看見她立體而且具有很深的美的眼睛。

        也可以看見明顯甚至像刀刻般的嘴唇線條、微微向上翹起的上唇。

        至於臉龐其他線條,也都是優雅的弧線和俐落的直線。

 

 

        這些年來如果夢到她,夢裡通常可以看到她的四分之三側面。

        然而再美的風景都會忘記,再難忘的人都會模糊。

        我擔心總有一天會淡忘、會模糊,甚至可能已經淡忘模糊了。

        但現在望著她,我知道她最美麗的影像早已牢牢烙印在心裡,

        非常清晰,不曾模糊。

        恍惚間,我回到過去,像以前一樣跟她並肩走著。

 

 

        我突然有種錯覺,過去那片草原又回來了。

        雖然已十幾年完全沒雨水的滋潤,但現在只要微雨灑落,

        彷彿可以看到那一片翠綠,聞到青草的芳香。

 

 

        「怎麼了?」她問。

        『沒事。』

        「明明就有事。」

        『喔,只是原以為已經失去的珍貴東西,現在發現還在。』

        「是什麼東西?」

 

 

        我沒回話,只是凝望著她,靜靜欣賞她的四分之三側面。

        她察覺我正注視著她,也不追問,嘴角拉出一抹微笑。

        雖然只是一抹,卻是重逢至今,我第一次看到她的笑容。

        已經十幾年了,她這種笑容還是像閃電一樣,閃一下就停。

        而閃電瞬間發出的光芒,還是足以照亮整片夜空。

 

 

        「是不是覺得我變胖了?」她問。

        『妳根本沒胖。』

        「你眼睛有問題。我明明胖了。」

        『有嗎?』我打量她全身,『沒有啊。』

        「這表示一個月不夠久。」

        『什麼意思?』

 

 

        「如果我們更久才見一次面,你一定馬上看出我胖了。」

        『為什麼?』

        「太常見面可能感覺不出差異,久久見一次才會察覺變化。」

        『妳意思是為了要看出妳變胖,我們得更久才見一次?』

        「嗯。因為你感覺不出差異。」

 

 

        『察覺變化有那麼重要?』我問。

        「起碼可以知道你有注意我。」

        『可是妳根本沒變胖啊。』

        「那表示你沒有關心。」

        『妳怎麼這麼不講理。』

        「覺得我不講理,就不要跟我說話。」

        她稍微加快腳步,我們不再並肩。

 

 

        還沒走到影印店啊,起碼讓我撐到影印店吧。

        回到她左後方一步的位置,再走一分鐘就到店門口。

        但這一分鐘卻是寂靜而漫長。

        「我自己進去。」她說。

        『我在外面把風。』

        她面無表情走進店裡,我在外面等。

 

 

        才十分鐘的路程,卻無法讓溫馨的氛圍有始有終,

        竟然在最後一分鐘出現刀光劍影。

        也許我和她之間所走的路,本來就不平順,總是坎坷吧。

 

 

        「走吧。」五分鐘後她走出店外。

        『嗯。』

        我們默默走著,我維持在她左後方一步的距離。

        還想看她的四分之三側面,而且這次起碼要撐到她家樓下。

        鼓起勇氣,邁開大步與她並肩。

 

 

        『我終於知道妳會變胖的原因了。』我說。

        「什麼原因?」

        『因為食言而肥。』

        「我食言?」

        『妳說過下次一起吃飯,結果卻沒有。』

        「我又沒說下次是指多久。」

 

 

        『不然多久?』

        「三個月吧。」

        『啊?』我幾乎大叫,『三個月?』

        「嗯。我們最多只能三個月吃一次飯。」

        『一年才吃四次,吃完剩下的98家麵店要25年耶!』

        「如果我們還有25年,反而是好事。」

 

 

        『那見面呢?』我問。

        「最多一個月碰面一次。」

        『那麼久?』

        「現在我要更小心不要跨越心中的紅色界線。」

        『見面會越線?』

        「如果太常見面,一定會。」

        我心頭一震,沒有回話。

 

 

        「我一定胖了,因為一直吃宵夜。我以前沒吃宵夜的習慣。」

        『為什麼開始吃宵夜?』我很納悶。

        「因為陪你而太晚睡。肚子會餓。」

        『我已經不敢再讓妳晚睡,所以這幾天妳應該沒吃宵夜了吧。』

        「還是有吃。」

        『為什麼?』

        「怕你深夜突然想說話卻找不到人可說。」

 

 

        『妳……』我有點激動,說不出話。

        「沒想到十幾年的習慣,卻被你輕易打破。」

        『妳還是回到11點之前上床睡覺的習慣吧。』

        「再說了。」她聳聳肩。

 

 

        『那妳是感覺自己胖了?還是稱重後發現胖了?』我問。

        「幹嘛稱,一定變重。」

        『所以妳根本沒稱?』

        「沒。多吃東西一定變胖,不用稱就知道。」

        『啊?』

        「我說的不對嗎?」

        『妳那麼美,說什麼都對。』

 

 

        她突然笑了起來,很燦爛的笑容。

        就是那種我已經十幾年沒看過的很乾淨的笑容,

        會讓人心情變好、整個人放鬆的笑容。

        回來的這段路,剛好走了十分鐘,十分完美。

 

 

        「小心騎車。」她說。

        『我沒機車了,這幾年都是開車。』

        「我知道。但我習慣這麼說。」

        『這是妳十幾年前才有的習慣吧。』

        「嗯。但這習慣不會變。」她說,「而且我很喜歡對你說:小心騎車

         的感覺。」

 

 

        『為什麼喜歡?』

        「不知道。」她又聳聳肩,「感覺說了這句,你就會很平安。」

        我笑了笑,說了聲bye-bye

        「小心騎車。」她說。

 

 

        記憶中的那片草原,在這陣春雨過後,

        所有的翠綠茂盛與芳香,似乎都被喚醒了。

 

 

創作者介紹
jht

jht-痞子蔡的BLOG

jh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上班族
  • 上夜班的人很感謝有人可以熬夜陪伴,聊幾句話也好(吃完宵夜真的不用量都知道變胖
  • 訪客
  • 谢谢
  • flyinke
  • 每天都来看看有没有更新,希望快点贴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