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換》 2016.11.01 麥田出版社 初版



(繁體字版,麥田出版社 2007年12月10日 二版,jht痞子蔡作品005)






繁體字版:
紅色出版社,2002年11月1日初版








簡體字版:
現代出版社,2002年11月第一版





夜玫瑰
簡體字版:萬卷出版社,2008年10月第一版(蔡智恒文集)




《夜玫瑰》在2002年11月初版,距今剛好滿五年。
為了再版我又重讀一次,在12萬字中大約只刪去400字。
原以為會刪去更多,但在閱讀的過程我發覺它相當完整且贅述很少。


雖然很多人從夜玫瑰這名字推論出這可能是部酒店小姐的回憶錄,
或是肚皮舞孃的血淚史。
但很遺憾,它只是一部平凡的小說。
或許有人有異議,認為它包含了土風舞、水利工程、靈異事件、
一隻神奇的狗,所以應該不算是平凡的小說,而是奇怪的小說。


《夜玫瑰》全文共分14章,有一個最大的特點:
每章前面的文字連起來約1萬1千字,也是獨立而完整的故事。
那是一個關於「學姐」的故事。
主要的部分將近11萬字,主角是「葉梅桂」。
這兩個故事整合得不錯。(我可以說實話嗎?)


於是《夜玫瑰》明顯分為兩個主要場景:
跳土風舞的廣場、七C的客廳。
一個是回憶的過去,一個是正在進行的未來。
請試著想像舞台的一端燈亮了,一群年輕男女跳著土風舞,
說了一些話,然後燈暗;
另一端燈亮了,一男一女坐在客廳中的沙發交談。
藉由燈光交替,故事往下進行。


《夜玫瑰》的源頭,其實只是那個關於學姐的故事而已。
在大一時,我們班曾參加土風舞比賽,這是成大新生的傳統。
比賽完後一星期,土風舞社為所有參賽者舉辦一個晚會。
我跟班上同學在晚會裡玩得不亦樂乎,直到聽見:「請邀請舞伴」。


那年我才18歲,天真而害羞。
(沒錯,我也曾天真害羞,就像殺人犯也曾蹲在地上玩泥巴一樣)
我連跟陌生女孩開口問路都會不好意思,何況是邀她跳舞呢?
所以我有些驚慌失措,想逃離現場。
有個學姐發現了我,面帶微笑直接向我走來,牽住我的手融入圓圈。
那時響起的音樂、要跳的舞,便是夜玫瑰。


我根本不認識那位學姐,她也沒自我介紹。
她只是臉上掛著溫暖的笑容,一步步引導我跳夜玫瑰這支舞。
舞跳完後,她說:「學弟,以後別害羞,要大方一點。」
然後笑了笑,便走了。
或許這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但我日後常想起這段往事。
並同時憶起當時愉悅的氣氛。


以前常有個想法,希望能再次遇見那位學姐,然後跟她說聲謝謝。
日子久了,學姐的面貌和聲音已經模糊,即使在路上擦肩也不認得。
漸漸的,我將這種感激之情轉移到夜玫瑰身上。
也許將來某天,我成了公司的高級主管,帶著客戶到酒店應酬時,
說:「把你們店內花名叫夜玫瑰的小姐叫來坐檯。」
然後我給她很多小費,算是聊表謝意。


沒想到最終我完成了《夜玫瑰》這部小說,我很有成就感。
也才算是了卻心願。
每個人經常被偶然交會的人或是偶然發生的小事改變人生。
我很感激那位學姐,她讓一個害羞的小男生,開始學習大方與自在。
雖然現在有點學習過了頭。


《夜玫瑰》這題材其實相當難寫,尤其它又剛好在《檞寄生》之後。
很多人認為《檞寄生》是我作品的高峰,
它的波峰甚至比《第一次的親密接觸》高。
於是在濃烈的《檞寄生》之後,《夜玫瑰》顯得特別平淡。
我以為這就是生活的味道。


人生在濃烈之後,往往能體會平淡才是真味。
就像吃了一頓烤豬排後,你不會期待接下來的是海鮮火鍋。
最好是來杯熱茶、熱咖啡,或是甜點也行。


《夜玫瑰》原本就是「寂寞」的小說,所以場景與氛圍不能絢爛。
如果你問我:以「寂寞」為題,是否暗示作者很寂寞?
關於這點,李白做了解釋。
李白的《將進酒》中有句:古來聖賢皆寂寞,說的就是像我這種人。
啊?我說溜嘴了。
請你裝作沒看到,也當我沒說。


不知道你是否注意到,《夜玫瑰》一開始不到兩百字的敘述中,
出現了一、兩、三、四、五、六、七、八、九、拾。
這是我故意的,很無聊吧?
我果然是個幼稚而任性的作者。


還有一個更任性的地方,就是我把水利工程的專業知識寫入小說。
很多人說他們看了頭很痛,有的人甚至裝死,然後跳過。
這表示作者的能力不夠,不能將枯燥的專業知識與小說完美結合。
但文中所舉的李白《將進酒》詩句、李冰的都江堰、美國密西西比河的
截彎取直等例子,這幾年不斷有讀者告訴我,他們從中得到領悟與能量。
雖然小說中的主角是寂寞的,但作者卻因為這些鼓勵而不寂寞。


我念了13年的水利工程,畢業後也一直從事水利工程的相關研究。
在台灣有很多默默奉獻的水利工程師,他們像清澈的水,滋潤這塊土地。
我將主角柯志宏的背景定為水利工程師,並藉由他口中說出:
「水利工程存在的意義,不在於被重視,而在於被需要。」
希望能與所有水利工程師共勉。


很多人以為文中的兩條線——學姐與葉梅桂,最後應該要交會。
最好是柯志宏牽著葉梅桂的手逛街時,碰見學姐背著孩子在賣玉蘭花。
突然間天色變了,烏雲迅速團聚,天空響起幾聲悶雷。
柯志宏不自覺鬆開牽住葉梅桂的手,楞在當地久久不能動彈。
但葉梅桂卻與學姐扭打在一起,而孩子則在地上放聲大哭。


坦白說,學姐與葉梅桂如何相遇的念頭也曾存在於我腦海中。
但如果這樣處理,那就是小說,而不是生活、也不是人生。
大部分人的一生,都會有所缺憾;
也正因缺憾,讓我們更成熟或是更珍惜一切。


「就讓學姐在我記憶中的廣場黑夜,嬌媚地綻放;而讓葉梅桂在我往後
 生命中的每一天裡,嬌媚地綻放,無論是白天還是黑夜。」
有個朋友說他看到時很感動,然後說學姐和葉梅桂不同時出現才是對的。
因為這就是人生,這就是生活。
最後他嘆口氣說我變成熟了。
我說他瘋了。


後來仔細想想,也許我真的變成熟了。
但即使我人變成熟,仍然是個幼稚而任性的作者。


《夜玫瑰》文中出現這樣的對白:
「念水利工程當然做水利工程師,難道去當作家嗎?」
這是對自己的警惕,當然也算是一種任性的自嘲。


當一個幼稚而任性的作者,好像也不錯。



jh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4) 人氣()


留言列表 (54)

發表留言
  • haha
  • 不知道為什麼
    你的這幾本書我最喜歡的就是夜玫瑰
    兩個故事 最後拉在一起
    我覺得這樣很棒呢
    而且你所謂的水利專業知識 用在裡面其實也很好玩 :p

    我好像比較不一樣,夜玫瑰比槲寄生好看 :p

    最近看完孔雀森林
    很喜歡: )
    孔雀森林和夜玫瑰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共同感
    好像比較深刻
    或許也比較真實?
    總之很棒啦^^
  • 很少有人把孔雀森林和夜玫瑰放在一起比呢。:)

    jht 於 2007/12/16 22:26 回覆

  • 珍珠
  • 其實
    我從不覺得
    把水利工程寫入小說
    會很枯燥
    尤其是
    颱風來的方向不同於
    以往其他颱風
    到男主角的同事
    從颱風登入前幾個鐘頭
    一直到颱風後大家都遲到
    然後就覺得
    原來上次台北淹水
    過程就是這樣啊
    此段的描述很寫實
    可能是我比較怪吧
    覺得蠻好看的
    只是把水利工程名
    當作人名來用
    個人就覺得蠻扯的
    不過整部小說
    還是很令人喜愛
  • 納莉颱風淹水的過程,在小說中的描述是真實的。
    而且我也不小心透露出我的觀點,關於治水方面。:)

    jht 於 2007/12/16 22:28 回覆

  • 香蕉人
  • 你的每一本书我都有买。但最近对夜玫瑰特别有感觉,因为我刚碰到了我的夜玫瑰。但很遗憾的是,是一段没结果的爱情。
  • 香蕉人應該找香蕉樹,而不是玫瑰花,難怪沒結果。
    開個玩笑而已,祝你早日找到下一段戀情。:)

    jht 於 2007/12/16 22:29 回覆

  • adrian
  • 除了第一次的亲密接触外,夜玫瑰是我最喜欢的一本书了,对它没什么好挑剔的,淡淡的如7-11般让我陶醉
  • 謝謝,很中肯。:)

    jht 於 2007/12/16 22:30 回覆

  • yosean
  • 看了许多遍!还是喜欢看

    这部作品看了许多遍,从刚买回来就一口气看完,真的很能舍得放下,这本书是我去年最喜欢的一部小说(除了你的小说,我现在基本上不看小说了)。嘿嘿~
  • 那你今年最喜歡哪部小說呢?

    jht 於 2007/12/16 22:30 回覆

  • 蕾nv
  • 我第一次讀的時候就有把學姐的故事連起來讀哦 所以發現了你所說的“特點”了 :)
    《夜玫瑰》是你所有書裏我最喜歡的一本 讀起來很舒服很生活
  • 那你很細心喔。:)

    jht 於 2007/12/16 22:31 回覆

  • neo1027
  • 我只能说:琶啦琶琶琶,我就喜欢~:)
  • 謝謝。:)

    jht 於 2007/12/16 22:31 回覆

  • 葵&明菁
  • 暖暖被抢光了

    啊,告诉蔡大哥一个好消息。


    远景无限(21063584) 11:08:15
    远景书讯
    蔡智恒新作<暖暖>一到货立即抢购一空
    第二批三天后到货

    偶做的图书行业。我们福建市场,暖暖一下被抢光了。。蔡大哥你真太了不起了,好久没有一本书可以这么畅销了。。。

    恭喜恭喜啊。
  • 你怎麼會知道這麼詳細?
    你做圖書行銷?
    真令人驚訝。:)

    jht 於 2007/12/16 22:32 回覆

  • bear
  • 也就是说,好多书都要改版后再出版?
    很好。

    因为我好多书都没有买到,如果有新版的话,一定要集齐。
    嗯,看来得找时间再去图书大厦了~
  • 簡體版新版,也許會一次出完。
    我會希望繁簡的封面一樣。:)

    jht 於 2007/12/16 22:33 回覆

  • albert
  • 小皮

    點解封面的小皮,看來好似狐狸!!!!
  • 是嗎?
    其實還有封底,封底的小皮看起來就不像狐狸了。:)

    jht 於 2007/12/16 22:34 回覆

  • flyinglo
  • 新封面不錯呢

    最近想得到一些心靈上的滋養~
    或許能撫慰寂寞的心吧
  • 那就滋養你吧,不用錢。:)

    jht 於 2007/12/16 22:34 回覆

  • 晴晴
  • 天啊,原來那是小皮,上面不說我還不知道!!
    新的封面有了粉紅色為主基調,
    和書中所強調的「寂寞」很不相符。
    當然啦,也有可能在很就很久以後,
    看慣了,就會覺得沒所謂了。
  • 粉紅色也讓我覺得驚訝。
    但後來想想,有本粉紅色封面的書,也滿酷的。:)

    jht 於 2007/12/16 22:36 回覆

  • 陨辰
  • 很不好意思,我看了很多本你的书,但一直没看到这本哈!我也很少在大陆的书店看到它哈!希望这次再版时能一睹为快哈!
    呵呵,你的确是个幼稚而任性的作者,不过你的确也是很不错的哈!
  • 會看到的。
    但應該是明年的事。:)

    jht 於 2007/12/16 22:36 回覆

  • ltyeats
  • 槲寄生我没敢看

    槲寄生我没敢看,因为那是我最不愿去碰的痛,槲寄生终于贴完了.准备回忆夜玫瑰吧.
    不过蔡大哥,我并不认为槲寄生是你的颠峰.就像每本小说里描写的爱情故事一样.你能说出谁的爱情更浓烈,谁会更幸福么??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就像你孔雀森林里说的,人的心,是柔软的.每一部小说,其实都是你的孩子.十个手指头,缺少哪个你会不痛呢??
  • 我也希望不是。
    或許還會有真正的顛峰吧。:)

    jht 於 2007/12/16 22:37 回覆

  • 阿魚
  • 幸好有要再版。

    這本小說是五年前的啊……
    現在我很想買,不過買不到,正煩惱這個問題呢。
    出了再版那就好。

    不過原版的我還是會想盡辦法買到它的(大笑


    其實有關水利工程的專業知識寫入小說的部分,
    我倒不會覺得乏味。
    雖然我看不懂,不過覺得滿好玩的XD

    《夜玫瑰》應該算是你寫的書中,我最喜歡的吧。
    感覺得到真實,而且很生活化。
  • 原版的應該絕版了,市面上找不到了。
    夜玫瑰確實是我寫過最生活化的小說,你說得沒錯。:)

    jht 於 2007/12/16 22:39 回覆

  • VIVIYang
  • 這封面讚
    我愛粉紅色>ˇ<

    我也最愛夜玫瑰!!
  • 愛得好,給你拍拍手。:)

    jht 於 2007/12/16 22:39 回覆

  • 阿崴
  • 那你可以

    那你可以再幼稚一點 @3@
    然後再多寫幾本小說..哈
  • 了解。:)

    jht 於 2007/12/16 22:40 回覆

  • sand
  • 再版果然是好事,封面都可以統一成一樣的味道~誘惑我啊~~~~~

    說真的,《檞寄生》之後你的文字在我眼裏就都如火純青了。以前就說過,特別佩服《夜玫瑰》的平淡。
    只是兩個人的故事,寫一本書,蔡老師你深得安達充真傳。(幼稚而任性……簡直就是那個不停地在漫畫裏打廣告客串路人甲的安達充大神的最佳寫照……)
    以前向同學推薦的時候,常常擔心她們不能接受《夜玫瑰》的平淡,畢竟都是因爲《第一次的親密接觸》而知道你的人。可馬上就知道我過慮,每一個人都看得津津有味。
    這本書不只是寫給明白生活就是這樣的人用來共鳴,更是用來教會我們生活是如何的。

    順便說下,我以前曾經在沒有任何背景的情況下對一個沒看過《夜玫瑰》的人說了飛沙堰那段話。
    結果被說說了深奧的話,笑。
  • 安達充確實就是如此。
    但當我們看到安達充在混時,還是會覺得有趣。
    飛沙堰的比喻,如果讓學水利工程的人聽到,大概會佩服吧。
    有時工程就是一種哲學喔。:)

    jht 於 2007/12/16 22:43 回覆

  • Rickey
  • 都是繁体版。。。可怜了我们这些大陆的读者了。。。
  • 明年就有簡體版了。:)

    jht 於 2007/12/16 22:43 回覆

  • alext
  • 大部分人的一生,都會有所缺憾;
    也正因缺憾,讓我們更成熟或是更珍惜一切。
    ---------------
    喜欢这两句话。。
  • 所以要更珍惜一切啊。:)

    jht 於 2007/12/16 22:44 回覆

  • 阿魚
  • 是阿,現在市面上找不到了。
    虧我還跑去網路書局跟書店裡面尋覓,囧。

    第一次看時,
    那本書陪我度過了長達四小時的車程呢XD




    葉梅桂,感覺起來真的很寂寞呢……

    後來我發現,
    眼神真的是可以透露很多事情的,對吧。:)
  • 幸好我有深度近視,眼神只能透露睡不飽的訊息而已。:)

    jht 於 2007/12/17 00:51 回覆

  • 小暖
  • 我好喜歡第二版的封面

    我好喜歡第二版的封面呀~~
    給人的感覺好好耶,搞到我也想去買了,雖然我已經有了夜玫瑰的初版(那時候在臺中買的),不過為了它的封面,我還是會在去買的,這本書,我一定會好好的收藏的~~
  • 你是個好人,發給你一張好人卡。:)

    jht 於 2007/12/17 00:51 回覆

  • 新竹瑜仔
  • 真是= =

    梅桂是我們高中老師的名字,
    怎那麼剛好聽你的講的想去看一下.
    但是...也許看的時候不要想像到她是我們老師.
    我會吐的..
    sorry不是對你的書有意見,
    梅桂會讓我想起那個私法不正的老師.
  • 那還真是巧。
    老師總是有好有壞,過了就算了。:)

    jht 於 2007/12/18 03:12 回覆

  • 葵&amp;amp;明菁
  • 寒.我怎么听不太懂蔡大哥的话.
    难道是说我不该知道得如此详细,或者说这是你们的商业机密吗?
    偶是以自己做为你的读者的身份告诉你这个好消息的。因为我很兴奋呀。
    在下正好是负责本公司图书采购。
    暖暖10月底就开始预告有货了。让俺天天盼星星盼月亮的。
  • 我只是驚訝你剛好在這行而已,沒別的意思。
    不過我真的好奇,怎麼一進貨就搶購一空?
    莫非進的書太少?

    jht 於 2007/12/18 03:13 回覆

  • 阿魚
  • 哈哈XD
    其實我也差不多,
    在學校幾乎都是一臉愛睏臉。(大笑

    反正,買書買書:)
    這樣上課可以抵抗睡意,哈
  • 那麼我以後在課堂上看見學生在偷看小說時,只好裝作沒看見了。:)

    jht 於 2007/12/18 03:15 回覆

  • 湘
  • 夜玫瑰雖然平淡
    但平淡之中見偉大
    (其實我覺得他一點也不平淡
    但依舊很偉大)

    一直以來最喜歡這本書
    <寂寞>的題材很貼近我
    感覺某部份就是在寫我
    (硬要把自己套入)

    趕快買回來收藏!
  • 我以前自己一個人住外面時,常會感到寂寞。
    但有時挺享受這種感覺。:)

    jht 於 2007/12/19 01:52 回覆

  • 葵&amp;amp;明菁
  • 目前为止还在这行混。
    妄图以公谋私,看免费的书,买便宜的书,多宣传我喜欢的书。
    但估计时日也不久矣。兴趣和工作始终是不一样的。

    我的意思没说明白。供应商一到货就被各家书店抢光了。当然,并没有一下子全部到了读者手中,书店里还是有的。不过我也已是非常了不起的成绩了。:)

    哈哈,我猜也是出版社给的书太少了,痞子蔡是谁呀,不认识,怕卖不出去呀,随便进几本吧,SO……供不应求了。
  • 你這樣解釋我就清楚了,謝謝。
    我畢竟很少在大陸媒體曝光,人又低調,
    人家看到我還活著搞不好還很訝異呢。:)

    jht 於 2007/12/19 01:54 回覆

  • 葵&amp;amp;明菁
  • 做一个幼稚而任性的读者也很好。
    我被自己感动了。呵呵。

    我正属于这篇日记中所写的那类,因为认为槲寄生(我知道我写错字了,但我打不出来那个字也,复制又太麻烦了)是巅峰,所以觉得夜玫瑰很平淡。

    我不喜欢主角的名字,柯志宏,土死啦。:)
    这本书应是你的作品中我印象最淡的,几乎一片空白,我大概只了解到了,夜玫瑰是一种植物,女主角是学姐,有印象的对白就是柯志宏与玫瑰学姐表白那一段话。

    后来在遭遇喜欢的男生表白时,我也是这么对他说的,可以再说一遍吗?再一遍,好吗?现学现卖呀,太了不起了。

    呵呵。时光。那些幸福的瞬间只被允许活在时光的断层里。不复重来。

    这几天很是感伤。应是因为冬天的缘故吧?
    抬起头没有阳光,总是有眼泪悄悄在眼眶里打转。终于明白了一些事,想念那一杯爱尔兰咖啡的味道,明白了酒保将眼泪掉入爱尔兰咖啡的心情。思念发酵的心情,很沉重。
    呵呵。那么从此不复思念吧。

    新版封面变漂亮了,只是这几朵玫瑰怎么开得这么文艺呀:)
    上次没买,这回正好可以补回来了。
    还有艺术与科学偶也没有。。。
    赶紧再版吧。
  • 再版應是明年的事,目前幾家出版社在談。
    題外話,我認識的某人,每到春天便陷入一股莫名的悲傷之中。
    當真什麼人都有。
    台灣的冬天不冷,所以我還滿喜歡冬天的。:)

    jht 於 2007/12/19 01:57 回覆

  • syun
  • 其实我觉得夜玫瑰真的很好看
    应该排第二;第一永远都属于槲寄生^^

    我很喜欢这本小说,因为很轻松很幽默
    虽然其中有点寂寞,但最后两人还是在一起了

    小皮很可爱,但愿我也能有一只如此可爱的小狗
  • 每天要帶狗出去遛遛,下雨天時很麻煩喔。:)

    jht 於 2007/12/19 01:58 回覆

  • 蘋果大學生
  • 純粹

    在書本的內容中的專業知識的描述
    反而替故事增加了趣味性呢
    不論是在您的哪一本書中
    我都非常喜歡您描述生活的點點滴滴
    很期待~您之後的創作
  • 你的想法不錯。:)

    jht 於 2007/12/20 02:40 回覆

  • 流氓E
  • 哇!!
    粉紅色的封面
    太搶眼了...
    不過 至今我收集的書本中,沒有粉紅色的也...
    我還要買!!
    舊版的封面,實在不好看! (原諒我說實話)
    噗!
  • 粉紅色的確實有些搶眼。
    也很特別。:)

    jht 於 2007/12/20 02:41 回覆

  • 阿魚
  • 不,你可以叫學生交個心得上來,哈。
    上次我看小說被抓到公民老師就是這樣對我的。哈哈
  • 這意見不錯。:)

    jht 於 2007/12/20 02:42 回覆

  • 某某
  • 在复旦听了讲座~

    最喜欢的是这本,呵呵。虽然那天听讲座你说你最满意的是懈寄生。

    从寂寞的定义里面得到了力量,这是阅读最大的收获,谢谢你!签售的《暖暖》还没来得及看,相信应该会很棒!继续加油!
  • 我會加油的,你也是。:)

    jht 於 2008/01/03 11:22 回覆

  • channnel_vison
  • 夜玫瑰里面,我最喜欢的就是那个学姐的小故事
  • 嗯,那故事味道不錯。:)

    jht 於 2008/01/03 11:24 回覆

  • 抹茶^^
  • ~~當一個幼稚而任性的作者,好像也不錯~~

    我超喜歡痞子大大的這句話,加油喔^^
  • 遵命。:)

    jht 於 2008/01/03 11:24 回覆

  • flyinglo
  • 總算用教育局發給優秀學生(?)的圖書禮券買了夜玫瑰...
    跟檞寄生比起來
    它的故事內容感覺狹窄了些
    也很平淡
    但是
    我很喜歡裡面對於孤單和寂寞的描述
  • 原來你是優秀學生,不錯喔。:)

    jht 於 2008/01/07 09:43 回覆

  • taiyou
  • 夜玫瑰,我的最爱

    最爱夜玫瑰,期待暖暖中
  • 希望你也喜歡。:)

    jht 於 2008/01/08 21:09 回覆

  • 風之鈴 水之瓶
  • 人會寂寞 所愛夜玫瑰

    人會寂寞 所以寂寞 ,
    因為寂寞 ,所以愛夜玫瑰.

    這部也是讓我有最多共鳴的書~
  • 嗯,那你要趕緊甩掉寂寞喔。:)

    jht 於 2008/01/12 03:27 回覆

  • 饅頭
  • 今天剛熬夜看完夜玫瑰 好一朵在夜中綻放的夜玫瑰壓 現在外面也是個大颱風在肆虐 希望大家災情少一點
    有個疑問 痞子蔡你的每一本小說幾乎都是蔡XX 為什麼 這次小說要換成柯志宏呢 遍尋不到你的後記解釋 可以告之一下嗎 還是 一時興起呢 好奇..
  • 夜玫瑰開頭就說了,
    其實柯和蔡是同一姓氏。

    jht 於 2008/09/29 03:24 回覆

  • 回忆边缘
  • 白烂

    学姐和叶梅桂扭打在一起的桥段让我想起了《我叫金三顺》,这部戏剧情的白烂和你的小说里的白烂有得一比。不过和你的小说一样,都是很耐看的。
    加油吧!仍旧支持你,《暖暖》的简字版书的质量真的不好,你应该向出版社反应下。
  • 我會反應的。

    jht 於 2008/09/29 23:35 回覆

  • juzlike2bnaughty
  • 对#40的感言+致蔡智恒=2个部分

    简字版?
    简字版的书多数是由中国的出版社出版的,不是故意说他们不是,
    但是孩子曾经在书局工作,知道中国的书一直面对这种问题,
    不过回忆边缘同学大概不需要太伤心,
    纸质黄其实有一种好处,那就是阅读的时候反光不强,看得没那么辛苦哟。

    第二部分:
    因为担心买不下《暖暖》这本书,所以先在书局看了,
    孩子还是很喜欢。
    不知道以后痞子蔡有没有机会来马来西亚宣传你的书呢?
    但是这样的活动应该会在吉隆坡,孩子还是不能去。
    孩子住在怡保,蛮远的,而且没有车。呼。

    无论如何,加油。
    期望你又有更好的作品。
  • 馬來西亞之前去過兩次,以後會不會去,我是隨緣。
    我其實去過馬來西亞很多地方,怡保這地方好像去過。
    我印象有點模糊,畢竟是多年前的事。
    怡保出美女,據說楊紫瓊就是怡保人。

    jht 於 2008/09/30 16:39 回覆

  • 回忆边缘
  • 打错字了

    纸质问题是次要的,重点是装订的问题,感觉多翻几次书就很容易散了,跟当年的《第一次的亲密接触》一样,《第一次》已经掉页了,所以都不太敢看,后面几部书的装订都还可以。貌似《孔雀森林》的也不是很好~
    还有之前的留言打错字了,应该是反“映”。
  • 這確實是可以改進的。
    雖然書不是由我裝訂,但我還是可以請出版社留意。

    jht 於 2008/09/30 16:41 回覆

  • juzlike2bnaughty
  • 回忆边缘同学:
    对,中国书除了纸质就是装订问题,不过现在都减少很多了。
    要应付这种书,一要看运气,二要看阅读的方法咯。呼。

    痞子蔡:
    没错,孩子和杨紫琼是同乡,马来西亚歌手王光良还是孩子的学长呢。
    怡保的美女确实超多,不过孩子不是。
    怡保如果要办签书会,大概会在书局;怡保只有三间书局可以提供足够场地,
    恰巧的是,这三间孩子都可以去。
    有缘的话大家见咯。
  • 如果有人邀的話,我會第三次去馬來西亞。

    jht 於 2008/10/01 02:08 回覆

  • Miranda220
  • “孩子和杨紫琼是同乡”是什么意思呢?好費解。^_____^
    如果我的圖書館也有蔡老師的藏書就好了,看來是以後需要我捐書了。造福後人啊。
  • 「孩子」是暱稱。

    jht 於 2008/10/02 02:08 回覆

  • juzlike2bnaughty
  • 今天刚看完《夜玫瑰》。
    一直把书局当成坏孩子的图书馆,惭愧中~~
    不过,真的,值得一看的小品。
    让人拥有恋爱的勇气,希望孩子以后,不,现在都会有。
  • 這本書淡了點。
    但很值得看,多年後亦是如此。

    jht 於 2008/10/06 02:44 回覆

  • juzlike2bnaughty
  • 嗯。细节都很生活化,
    但是就因为这样,孩子更可以想象。
    谢谢痞子蔡创作了这么多本好书,填满孩子和人们的心灵。
    呼呼。
  • 不客氣。

    jht 於 2008/10/07 14:06 回覆

  • 魚ㄦ
  • 我也覺得夜玫瑰跟孔雀森林有共鳴
    明明他們就迥然不同 我也說不上為何我也覺得有同樣的FEEL
    可能因為孔雀森林中其實也是有一種寂寞的感覺吧

    夜玫瑰是對我而言很重要的一本書
    我把他送給我的小王子...一個我覺得很重要的人
    然而我是狐狸 我離開了我的小王子
    我希望我的小王子 可以看夜玫瑰 找到屬於他的夜玫瑰
    因此 我很謝謝你寫了這本書
    讓我看懂了寂寞 也更了解寂寞 也更了解"自己"
  • 夜玫瑰在我的作品中,算是比較平淡的。
    難得你喜歡,這是一種緣分。

    jht 於 2008/10/26 16:46 回覆

  • 小小包
  • 好像是拿著書籍,在高考第一年失利的時候看的
    然後偷偷的藏在柜子里,老師在上面上課,我在下面攻讀文學。
    有可能看的匆忙而倉皇,竟然不記得夜玫瑰究竟寫了什麽,只是覺得女主角的名字的諧音是夜玫瑰。
    當時就覺得……痞子蔡江郎才盡了嗎?會有這么無聊的設定。
    (阿門,原諒我吧……)

    然而現在想起來,雖然不記得情節,卻是我感覺到最貼近真實的一段故事。
    我現在有的回憶對於這本書就是,安寧。
    感覺從這本書開始的痞子蔡,已經變得十分的沉穩了。
    看了你的日誌才發現,沒想到原來的確是如此。

    忘記說了,這本也是看的同學借來的舊舊的簡體初版。
    接著的四月十日,我的朋友便送了我第一次親密接觸的初版,一直珍藏在家。

    真是緣分。
  • 既然有緣,新版已出,要去買啊。:)

    jht 於 2008/11/30 17:13 回覆

  • 棉被
  • 我很喜欢夜玫瑰那种就是现在过去交叉在一起的方式...

    PS:请继续幼稚和任性下去吧
  • 了解。:)

    jht 於 2008/11/30 17:12 回覆

  • 阿拉
  • 有点愧疚
    不知你还记不记得
    当年大陆还未出<夜玫瑰>简体版时
    我逛书城时看到有卖
    我就立刻兴高采烈的买下
    还回去发邮件向你炫耀
    书的封面红色的
    中间空了个心
    心里有朵绽放的玫瑰
    你却跟我说买了盗版
    然后过了一个星期
    大陆才上市简体版的
    我当时很纳闷
    为什么大书城会买盗版书
    为什么盗版书的质量这么好
    当我再去那书城
    就没看到那盗版了

  • 那本盜版書我記得。
    不過你別介意,那是過去的事了。:)

    jht 於 2008/12/11 03:28 回覆

  • zy
  • 抱歉,你的每本小說我都看過(除了《回眸》還沒看,《暖暖》還記得),有些卻記不起具體的內容,看來要重溫一遍了,看來我是最不稱職的書迷了。
    P.S.我有記得換成繁體字哦
  • 能夠重溫,反而是種幸運。:)

    jht 於 2009/01/24 20:44 回覆

  • jeff
  • 沒雨季節只有玫,沒有雨...
  • 喔。

    jht 於 2009/05/26 03:23 回覆

  • 平淡如水
  • 寂寞如雪啊
  • 園藝暨景觀 東專二專一,Mrs.CYF
  • 幾乎看過你的每部作品,正值青春年華 二專的我國中時接觸你的作品時,就非常期待與男生共舞土風舞,可惜的是,並不像書中寫得如此幽默,即便如此,我還是有跳了第一支社交舞。謝謝你,使我擁有過美好又優雅的土風舞幻想,那種畫面真的令人嚮往。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