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旦深夜快12點時才回到家,發現台南也變冷了。
跨年夜從飯店的窗戶看著上海外灘的街燈等待倒數計時。
邁入2008年的瞬間,萬家煙火爭鳴,很漂亮。

這次在西藏待了七個晚上,很幸運,沒有半點高原反應。
尤其是剛離開台灣時還患了重感冒。

北京和上海的簽名也很順利。
很抱歉我只說日期並沒說確切的時間,
一來我是到了才知道;二來說這個有些怪;
三來這東西本就是隨緣,不應強求。

冬季的西藏,太陽出來前很冷,太陽出來後幾個小時才覺得暖。
入夜後溫度迅速降至零下,被遺留在車上的礦泉水已結成冰。
沿路上到處可見的冰窪也見證了夜晚的冷。

總之,回到台灣了。
但醒來後的第一個早晨,喉嚨有些疼痛。
應該是感冒了。

很多事待處理、很多課得補,就說到這了。

全站熱搜

jh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