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秀秀小皮最近的大頭照:




事情大約發生在3個禮拜前。

平時我每天都會帶小皮出去走走,事實上也必須,因為牠總是要在外面大小便。
颳颱風下大雨也是如此。
家裡附近有座公園,我喜歡讓牠自由奔跑,然後我會坐在椅子上,
等牠玩累了回來找我,我們再回家。

不過因為牠總是會跟體型相近或是大牠一些的公狗起衝突,
所以我通常還是會綁著牠,等確定四下無狗後,再放開。
還有,我很有公德心的,狗大便我會清理。

小皮跟別的公狗的衝突史太多了,數都數不完。
哈士奇、狼狗、黃金獵犬、拉布拉多、公園的流浪狗……
有一次還單挑三隻黑狗。
不過對小型犬,小皮完全不會動怒,會任憑小狗吠牠甚至欺負牠。

有次我在公園旁的露天咖啡館喝咖啡,小皮跟一隻哈士奇從門外打到門內,
最後兩隻大戰的狗把我的桌子掀了。
哈士奇的主人說要賠我一杯咖啡,我說兩隻狗沒事就好。
其實我還滿擔心的,畢竟像哈士奇這種大型犬,很容易讓人或狗重傷。

好,言歸正傳。
為了避免小皮跟別的狗衝突,所以我都會到很偏僻的地方。
或是挑那種沒人遛狗的時間,比方說中午或是凌晨。
3個禮拜前某天下午,我跟小皮走到公園後面一大片幾無人煙的田地。
小皮在前面跑,我在後面走,隔了約100公尺。

然後我看見小皮在路邊草叢停了下來,似乎在聞東西,很專心。
這對總是亂跑的牠很少見。
等我慢慢走到牠身邊時,牠看了我一眼後,便又跑開。
我仔細看了草叢一眼,發現有隻小狗躲在草叢裡。
右後腿有一灘新乾的血跡。

這隻狗很小、腳又受了傷,躲在草叢中似乎連移動都很困難。
這裡很偏僻,小狗又躲進草叢,如果不是小皮的動作令我好奇,
我根本不可能會發現這隻狗。
而且將來大概也不會被人發現。

看了看四周,方圓一百公尺內根本沒人,應該不是剛走失的狗。
而且小狗身上很乾淨,看起來又像有品種的狗,不像流浪犬。
我第一個反應是以為牠被咬傷腿,走不動,於是只能待在這裡。
然而,狗主人呢?

我心想如果裝死當作沒看見,這隻小狗恐怕會在這裡等死。
沒辦法,只好抱起牠,帶到附近的獸醫院。
醫生說這是「長毛吉娃娃」,應該是有人養的,但為什麼我會在偏僻的草叢發現?
我和獸醫都無解。

我讓獸醫照了X光,確定右後腿的傷勢。
X光結果顯示,不是咬傷,而是右腿骨斷了。
最嚴重的是,左邊的骨盆碎成三片。

獸醫說,右腿骨可以開刀打鋼釘接合,但骨盆手術太大,恐怕小狗身體不能負荷。
他說這隻小狗應該是被車撞到,所以雖然骨頭的傷勢可以用X光得知,
但內臟的損傷程度並不清楚。
他研判狗主人應該是不想醫這隻狗,於是遺棄牠。
然後獸醫看了我一眼,似乎要我做決定。

這其實完全不應該考慮,如果心中起了「考慮」這個念頭,那就很不應該。
畢竟這是一條生命,不管愛不愛狗,狗還是生命。
所以我說動手術吧,我負全責。

獸醫建議先觀察一天,再進行腿部手術。
手術過程順利,右腿骨接合,但骨盆還是一樣。
我到醫院看牠時,牠掙扎著起身,我發覺這隻狗的求生意志很強。

手術費花了一萬塊,手術後兩天我接回家。
這隻狗體重不到兩公斤,但已是兩歲左右的成犬,長毛吉娃娃就這麼大。
我買了個籠子,不是為了關住牠,而是怕牠亂走動,又傷了。

幾天後,牠似乎正常飲食與排便,我便放了牠出來。
牠開始試著走動。

牠的右後腿剛動手術,而左後腿雖然沒傷,但左邊的骨盆碎成三片,
所以牠也不會用左後腿走路。
簡單說,牠走路只能靠兩隻前腳。
剛開始常常跌倒,但牠還是試著站起來,再試著走動。

一個禮拜後去醫院拆線,傷口沒感染。
漸漸的,牠越走越快,越走越順。
但問題是,牠總是用兩隻腳啊。

我又帶去獸醫院,獸醫看到牠用兩隻腳快速走動,便說:
「或許你可以考慮讓牠去馬戲團表演。」

當我帶牠去公園走走時,人們總是停下腳步,表情非常詫異。
牠走路時,為了不讓後腳著地,屁股會微微抬起,
兩隻前腳快速移動,累了便坐下來。
然後又繼續抬起屁股,快速走動。
「很神奇!」路人總是這麼告訴我。

我把牠取名「小可」,因為覺得可憐。
小可是公狗,小皮也是公狗,都在家裡,難道不會起衝突?
我曾經很擔心這點,買籠子的部分理由也是因為可以保護住牠。

但小皮還是秉持原則,不跟小狗計較。
我籠子已經不用了,小可在房子裡走來走去,小皮會讓牠。
但小皮還是會很鬱悶,會嫉妒,因為我會抱著小可。

補上小可的照片:




我的習慣不好,書桌下總是擺滿了書,和一堆紙。
教科書、學生作業、某些小說稿子,我都丟在地上。
小可喜歡在紙堆裡躺著,甚至大小便。
目前我不會教小可該去哪大小便,因為牠兩隻後腿都不方便。
公狗尿尿時要抬起後腿,牠做不到;
狗(公或母都一樣)大便時,兩隻後腿會蹲下用力,牠更做不到。

於是小可尿尿時用「灑」的,一點一滴。
大便時就要表演特技了,後腿無法用力的情況下,只好用前腿加強力道,
「甩」出大便。
請試著想像一個人用倒立的姿勢大便。

總之,最近我在電腦前時,都得隨時小心狗的大小便。
有些寫完的東西,也會沾上狗的大小便。
嗯,這是拖搞的好理由。

目前我幫牠做復健,希望牠能慢慢使用後腳,以免後腿肌肉萎縮。
骨盆的傷勢,獸醫還是建議別開刀,只能等自然癒合。
但碎了的骨盆是無法再接回的,將來一定會影響走路姿勢。
但能好多少,就好多少,也只能這樣了。

等復健得差不多,我想把小可帶回去給我媽養。
畢竟我這裡有小皮了,再養隻小可並不方便。

就說到這了。

全站熱搜

jh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