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布達拉宮的壁畫


昨晚睡覺前拼命漱口,確定嘴唇還是紅色後才勉強入睡。
也許是心理作用,早上起床後到坐上往成都的班機前,
總是覺得嘴唇隱隱發麻。
在飛機上吃了點東西,發現沒有口吐白沫的現象,才漸漸放心。
到了成都機場,先到轉機櫃台辦理登機手續。
我遞給服務人員那張「進藏台灣同胞批准函」。


「你是台灣同胞?」他看了我一眼。
『嗯。』我點點頭。
「去西藏的目的?」
『這是個好問題。』
「嗯?」
『沒事。』我說,『到西藏旅遊。』


可能因為現在是冬天,而且我只是一個人,
因此他打量我的眼光帶點狐疑。
辦好登機手機,登上成都飛往拉薩的班機,機上多數是藏民。
三個小時後,飛機抵達拉薩貢嘎機場。


我謹記饒雪漫導遊的吩咐,一離開飛機,便放慢速度、放慢腳步。
行人從我身旁匆匆而過,連三歲小孩都走得比我快,
而且還回頭嘲笑我。
我好像變成剛登陸月球的阿姆斯壯,在機場太空漫步。
從下飛機到走出機場,如果不包括提領行李的時間,
短短的路程我走了將近20分鐘。


剛走出機場,視線便被藍天所吸引。
那是單純乾淨的藍,完全不見一絲雜質甚至是雜色。
以前覺得藍天是虛無縹緲的存在,現在卻有種它離我很近的錯覺,
似乎伸長了手就能觸摸。


迎面走來一個20多歲的長髮女子,濃眉大眼,五官透著一股艷麗。
她手上捧著一條白色哈達走到我面前,我彎下腰低下頭,
她將哈達掛在我後頸上。
「扎西德勒。」她說。
『扎……』
「扎西德勒。」她說,「藏語意思是吉祥如意,用來問候與祝福。」
『謝謝。』我說。


「為什麼這麼久才出來?」她問。
『因——為——我——要——慢——慢——適——應——高——原
 ——氣——候——啊。』我一字一字,緩緩說。
她看了我一眼,說:「你跟我筆下的人物好像。」
『嗯?』
「我叫滄月,是寫奇幻小說的作家,我小說中常會出現鬼怪人物。」
她說,「那些鬼怪通常都是這樣說話的。」


為了避免得到高原反應,被美女小小嘲笑一番是可以容忍的。
滄月領著我走向車子,才走了半分鐘,我就已經落後10多步。
她鑽進車子、繫好安全帶、倒車出來時,我還有30公尺的路途。
我終於上了車,用七個分解動作繫上安全帶。


「我下次想塑造一個長痔瘡的小說人物。」滄月說,
「你走路的姿勢給了我靈感。」
『最——好——是——這——樣。』我仍然一字一字說。
「別再這麼說話了。」她說,「說的人還沒得高原反應前,聽的人就
 已經會有高原反應了。」


從機場到拉薩市區,大約還有一個小時的車程。
沿途我們幾乎不交談,只有經過聶塘大佛時,她簡單介紹一下。
聶塘大佛就在路邊的山壁上,是彩繪浮雕石刻佛像。
相傳是元朝帝師八思巴所建。
佛像附近掛滿了藏民拋獻的哈達,遠遠望去,頗為壯觀。


車子順著雅魯藏布江的支流——拉薩河走,四周都是山。
道路與偶見的藏式民居,應該都在河谷兩岸。
西藏果然不愧是高原,放眼望去都是山,山山相連。
人們只能在切山而出的河谷兩岸居住。


「夏天西藏很美,花紅草綠;但現在花謝了,草色也染上灰。」
快到拉薩市區時,滄月終於主動開了口,「為什麼冬天來西藏?」
『聽說冬天的西藏很乾?』
「嗯。」她點點頭。
『正因為乾,天空完全沒有雲,只是純淨的藍。』我說。
她視線略微朝上,我相信她跟我一樣會發現,天空沒有一絲雜色,
是一氣呵成的藍。


「沒想到冬天的西藏天空這麼清澈、純粹、湛藍。」她說,
「但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
『如果夜市裡的人非常稀少,逛起來便會少了一點味道。』我說,
『但西藏的遊客如果太多,西藏深層的美,就聽不見了。』
「聽不見?」
『西藏的美,不光是用眼睛看,還要用“心”去“聽”。』我說,
『所以我決定冬天來,傾聽西藏的聲音。』


我說完後,她沉默了一會。直到車子進了拉薩市區,她才開口:
「我今年夏天失戀,一度有輕生的念頭,朋友勸我來西藏。夏天的
 西藏真的好美,我逐漸忘掉失戀的苦痛。但冬天一到,我似乎又
 想起以前那股失戀的劇痛。」
『生命還是值得熱愛的。』我說。
「剛剛在機場看到你走路的樣子,讓我想起了一句老話。」
『哪句話?』
「螻蟻尚且偷生。」說完後,她終於笑了。


車子到了飯店,我下了車,還是用螻蟻掙扎求生的姿勢走路。
「西藏人有句俗話:傻瓜是不會得高原反應的。」滄月說,
「所以你放心,你不會有高原反應。」
『最好是這樣。』
「雪漫明天就到了,有問題可以找她。我走了,再見。」
車子重新起動後,又聽見她說:「我也會用心傾聽西藏的聲音。」


我提著行李,走到櫃台辦理手續。飯店大堂的藏式彩繪,別具風味。
進了房,卸下行李,簡單洗個臉後,天色也漸漸暗了。
離開飯店到街頭走走,拉薩雖小但還是像座城市,沒想像中荒涼。
我鑽進一家藏式茶館,點了碗藏牛肉麵。
麵條的外觀跟一般麵條相似,只是用青稞粉製成,口感較粗韌。
牛肉是犛牛肉,很有嚼勁。湯頭也很清甜。


吃完麵便慢慢走回飯店,不用洗澡的冬夜顯得格外幸福。
到目前為止,身體似乎沒有高原反應的症狀,真是可喜可賀。
看了一會電視,覺得睏了,倒頭就睡。
睡到一半卻被電話鈴聲吵醒,是櫃台打來的。


「您好,本飯店即將停電,請問您需要蠟燭嗎?」
我看了看錶,12點半耶!睡著的人還要蠟燭做啥?
『好吧。』我嘆口氣,『可以照亮我受傷的心。』


我躺在床上,沒多久「咚」一聲,電果然停了。
然後敲門聲響起,我下床在黑暗中摸索前進,走到門邊。
剛打開房門,心臟差點從嘴裡跳出來。
『唵嘛呢叭咪吽。』我脫口而出六字真言。


櫃台的藏族姑娘先是一楞,然後笑了起來。
「先生。」她笑說,「我是人,不是鬼。」
完全漆黑的世界裡,突然有人拿支蠟燭,火光映在臉上。
正常人都會嚇一大跳吧。
應該叫滄月來住的,這一定可以提供她寫奇幻小說的靈感。


把蠟燭放在電視旁,正準備再入睡時,突然想到一個嚴重的問題。
深夜的拉薩氣溫是零下,沒電的話就沒暖氣,那……
趕緊套上毛衣,再從衣櫥裡翻出一床棉被,蓋了兩層棉被才敢入睡。


高原上的日出特別晚,八點多天才微微亮。
我等到九點多天色看來像是平地的早晨後,才出門。
拉薩的計程車很有人性,只要在市區內都是10塊人民幣。
我攔了輛計程車,到了布達拉宮山腳下,下了車。


布達拉宮蓋在海拔3700多公尺的布達拉山上,主樓高超過110公尺。
這座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宮殿,依山壘砌,氣勢磅礡。
還沒來西藏前,早就在電視、書本或明信片上看過布達拉宮了。
但親身站在山腳下仰望布達拉宮,還是被它的氣勢所震撼。
紅、白、黃色石塊的主體建築,在純藍天空的襯托下,更顯壯麗。


布達拉宮嚴格限制每天遊客的數量,因此旅遊旺季時若沒先訂票,
恐怕得排上24小時以上才有機會入內參觀。
雖然由於青藏鐵路開通,進藏方便多了,於是遊客大幅增加。
但冬天進入西藏的遊客依然少之又少。
所以我根本不用排隊,直接買了票,登上布達拉宮。


爬上又高又陡的石階梯,高原稀薄的空氣讓這段路途更吃力。
要進入宮門前,被牆上色彩鮮豔的彩繪佛像吸引住目光。
我拿出數位相機拍個過癮,因為一進宮門後就不准拍照了。
帶著虔誠謙卑的心,我腳步放輕,仔細欣賞每一寸的美。


我從紅宮進入,紅宮高四層,有各類佛像殿;
還有存放歷代達賴喇嘛法體的靈塔,靈塔都以純金包裹、寶玉鑲嵌。
從五世達賴到十三世達賴,但獨缺六世達賴倉央嘉措的靈塔。
白宮高七層,是歷代達賴喇嘛生活起居和政治、宗教活動的場所。
我從白宮後面的甬道下山。


布達拉宮真是一個神聖而莊嚴的宮殿,除了大量的文物珍寶外,
還有各式各樣的唐卡以及各種材質雕塑而成的佛像。
宮內到處是色彩豔麗的精美壁畫,有些年代已超過1300年,
但看來依舊是栩栩如生。


布達拉宮的廁所也很神奇。
說是廁所,其實只是一個長方形的洞,洞下懸空,
可以俯瞰百公尺下的山崖。
如果有人上廁所,山下的人應該可以體會李白詩中:
「飛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銀河落九天」的意境。


離開布達拉宮,我到圍繞大昭寺的環形街道——八廓街逛逛。
這條已有1300多年歷史的街道,兩旁盡是古老藏式建築,
白牆黑框、彩色窗簾。
店鋪裡面琳瑯滿目的唐卡、飾品、法器等,讓人流連忘返。
我買了些藏式小飾品,回台灣可以送人。


回到飯店後,剛躺下休息沒多久,電話便響了。
「我是雪漫。」她說,「晚上到瑪吉阿米來吃飯。」
『瑪吉阿米在哪?』
「你隨便問個人就曉得了。」
『妳也是人啊。』我說,『我現在就隨便問妳。』
「到八廓街一問就知道了!」
電話掛了。


天色已逐漸灰暗,我躺在床上看著今天拍的數位相機圖檔。
正讚嘆布達拉宮的宏偉氣勢時,突然直起身。
因為我看到有張佛像壁畫上,有兩個光圈。
記得當時是在室內,也沒有陽光,怎會出現光圈呢?
而且其他的照片都很正常啊。


莫非……?







           純藍天空下的布達拉宮



   布達拉宮紅宮門外的壁畫。佛像下巴附近,有兩個明顯的光圈。

全站熱搜

jh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