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大昭寺活佛


大昭寺位於拉薩古城中心,西元647年興建,距今超過1300年,
是藏傳佛教最神聖的寺廟,歷代達賴或班禪的受戒儀式都在這舉行。
它也是西藏最早的木結構建築,融合漢、藏、尼泊爾、印度的風格。
大昭寺帶給我的震撼超過布達拉宮,不是因為它的建築輝煌壯麗,
而是順時針繞著大昭寺磕長頭的虔誠藏民。


立正,口誦六字真言,雙手合十高舉過頭,向前一步;
雙手保持合十移至額頭前,再走一步;
雙手繼續合十移至胸前,跨出第三步。
膝蓋著地後全身伏地,掌心向下雙手伸直向前劃地,額頭輕扣地面。
起身後,周而復始。


這些虔誠的藏民,雙手和膝蓋戴著護具,藏袍衣角沾滿晨露與塵土。
身子匍匐於地、掌心向前劃地時,發出沙沙的聲響。
他們雖然滿臉風霜,表情卻總是肅穆。
靠著堅強信念,用身體丈量土地,三步一拜,緩緩繞行。
即使只是順時針繞著大昭寺走一圈,也得花幾個小時吧。


如果是遠在各地的藏民要到大昭寺來朝聖呢?
他們得跋山涉水、餐風露宿,一路磕長頭,完全不靠任何交通工具。
遇到要涉水時,也會在河岸邊磕滿河寬的距離,再設法過河。
全程保持磕長頭的姿勢,可能得花上數年才能抵達心中的聖地。


而在大昭寺旁邊,也有一群在原地磕長頭的藏民。
雖然他們並不需要步行,但每個人都認為最少要磕滿一萬次頭,
才能表達虔誠。


我在大昭寺外被這些磕長頭的藏民深深打動,呆立許久。
終於醒過來後,買了票,走進大昭寺。
沿順時針方向參觀寺廟,從畫滿彩繪佛像的千佛廊,穿過夜叉殿、
龍王殿,繞過數百盞酥油燈,來到覺康殿。


覺康殿最著名的,就是釋迦牟尼12歲時的等身像。
這尊金身佛像由印度送給中國,再由文成公主帶入西藏。
它的意義不僅僅在於歷史價值、文物價值或是藝術價值,
最重要的是,這尊佛像跟2500多年前真實的釋迦牟尼一模一樣。
等身像是釋迦牟尼得道後,應徒眾要求所建造和真身一樣的佛像。
據說參照了佛祖母親的回憶,並由釋迦牟尼親自開光。


藏人深信,在等身佛像前祈禱,就等於直接向佛祖祈禱。
而且只要夠虔誠,願望就會實現。
我很慶幸這時的遊客非常稀少,只有我獨自站在這尊等身佛像前。
不知不覺間,學習大昭寺外磕長頭的藏民,在佛像前原地磕長頭。
我祈求佛祖保佑這世界祥和安康,也請保佑我這次西藏之行順利。
一次又一次,不知道磕了多少次頭,直到聽見有人說:
「你是從台灣來的?」


我停止磕頭,站起身,回過頭看見一位40歲左右的喇嘛。
『你怎麼知道?』
我很納悶,莫非我長著一副蕃薯臉,所以一看便知從台灣來的?
「你的台胞證掉了。」
他手裡拿著淺綠色的台胞證向我晃了晃。
我摸摸外套口袋,台胞證確實不見,可能是剛剛磕長頭時掉了。


我接過他遞過來的台胞證,說了聲謝謝。
瞥見夾在台胞證內的A4照片,我鼓起勇氣說:『請問……』
「有事嗎?」他聞聲回頭。
我將照片攤開,遞給他,問:『你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嗎?』
他看了照片一眼,似乎嚇了一跳。


「想見活佛嗎?」他突然問。
『可以嗎?』我有些不敢置信,『真的可以嗎?』
「應該可以。」
『那我該怎麼做?』我很緊張。
「獻哈達就行。」他微微一笑。


我趕緊到大昭寺外面八廓街上買了條白色哈達,再回到大昭寺。
喇嘛引領我在寺內前進,沿途慎重交代一些禁忌,
如不可碰觸活佛身體和配戴的佛珠,也不可要求拍照等。
走到一個看似平凡無奇的房間時,他要我在門外候著,然後他走進。
當他探身出來朝我點個頭後,我帶著緊張與恭敬的心走進房。


活佛坐在鋪了藏毯的矮床上,床邊腳下擺了盆木炭火爐,炭火正旺。
我雙膝跪地,雙手捧著哈達高舉過頭,身體彎腰前傾,
雙手平伸將哈達捧到活佛足下。
活佛用手接過,將哈達掛在我後頸上,然後用兩端打了個結。


眼角瞥見活佛右手拿了本經書,將經書輕放在我頭頂。
活佛口中喃喃出聲,似乎唸著經文。
我閉目聆聽,直到誦經聲停止。
「你可以起身了。」身後的喇嘛低聲說。


我緩緩站起身,彎著腰低下頭,退後兩步至喇嘛旁,再直起身。
「扎西德勒。」活佛雙手合十。
『扎西德勒。』我趕緊又彎腰低頭,雙手合十。
活佛微微一笑,看起來年紀雖超過七十,笑容卻像純真的孩子。


本想開口詢問照片上的光圈,但又擔心這樣很不禮貌。
正不知該如何是好時,身旁的喇嘛開了口:
「每個光圈代表一尊佛菩薩。」
『啊?』我吃了一驚,轉頭看著喇嘛。


「活佛剛跟我說,這表示你與佛有緣。」喇嘛又說,
「他提醒你,要隨時隨地記得心存善念。」
『嗯。』我雙手合十,朝活佛點了點頭。
活佛又對著我微微一笑,口中說了幾句話。


活佛說的應該是藏語,我聽不懂,不知該如何應對。
「藍天刺白矛,枯柳披金衣。」喇嘛說。
『什麼?』
「活佛的話翻成漢語,大致是這意思。」
我心裡默唸這兩句話,但完全不懂涵義。


喇嘛提醒我該離開了,我便跟著他走出房門。
「那是金剛結,可以避邪。」喇嘛指著我胸前哈達上的結,
「記得別解開。」
『我知道了。』
我跟喇嘛互道了聲扎西德勒,他將照片還我,便走了。


我登上大昭寺頂層絢麗的金頂,俯視大昭寺廣場,
又遙望遠處山頂上壯觀的布達拉宮。
沉思了許久,才離開大昭寺。
經過一排排圓柱形的轉經筒,我開始順時針轉動所有的轉經筒。
轉經筒外壁刻上六字真言,轉經筒內部也裝著經咒。
藏民相信每轉動一次轉經筒,便等於誦了一遍轉經筒內的經咒。


轉完了轉經筒,便在八廓街上隨意漫步,走著走著來到瑪吉阿米。
我上了二樓,走進店內,剛好遇見石康。
石康拉著我在靠窗的桌子坐下,然後拿了壺酥油茶過來。
「見到活佛了嗎?」
『見著了。』我說。
石康很驚訝,問起活佛的種種,我告訴他活佛說的那兩句話。


「藍天刺白矛?」石康猛搔頭,「枯柳披金衣?」
我搖搖頭,表示我也不懂。
「藍天刺白矛這意思太簡單了。」
我和石康同時轉過頭,一位穿黑衣黑褲戴黑帽的年輕男子站在桌旁。


「你們看。」黑衣人右手指向窗外,「那就是藍天。」
我和石康面面相覷,不知道該說什麼。
「再拿根白矛刺刺看就知道了。」黑衣人又說。
「混蛋!你說啥!」石康站起身。


黑衣人一溜煙跑到樓梯口,說:
「我不是混蛋,我是神秘人蔡駿。」
說完後,便跑下樓。


石康說西藏這地方雖然聖潔,但還是有瘋子。
「不過枯柳這句倒讓我想起一樣東西。」石康突然說。
『什麼東西?』我問。
「公主柳。」


石康帶我走到大昭寺前的小廣場,在著名的「唐蕃會盟碑」旁,
有一座圍牆,圍牆內種了株柳樹。
據說這是當年文成公主親手栽種的,所以當地人稱「公主柳」。
石康說公主柳夏天時仍有茂密翠綠的葉,但冬天葉子掉光了,
或許可視之為枯柳。


我們在公主柳旁待了許久,也研究了半天,
始終猜不透「枯柳披金衣」的意思。
天色暗了,賣藏飾品的小販也開始收攤,我們便離開。


「難得來西藏一趟,你多出去走走。」石康說,
「邊走邊琢磨,或許可以得到解答。」
我想想也是,便點點頭,再跟石康告別。


回到飯店房間,簡單洗個臉後,打算下樓吃晚飯。
走進電梯,看著電梯門上發亮的數字:4、3、2、1。
發亮的「1」突然變暗,電梯內的燈光也瞬間熄滅。


啊?又停電了!







           大昭寺旁乾枯的公主柳



         大昭寺活佛在哈達上打的金剛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ht 的頭像
jht

jht-痞子蔡的BLOG

jh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