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也沒什麼特別的。
應該說我過日子的習慣好像都維持著固定的模式。

用「忙」這種字眼形容我的日子,其實不太精確。
這麼說好了,多年來我工作的性質都是教書和做研究。
教書很單純,備課和指導研究生。
做研究就是要掌握研究計畫的進度,可能偶爾需要開會或繳交報告之類的。

但由於待在學術界,所以得寫一些學術論文。
當然要花多少時間寫就看個人,幾乎都不寫的人也有。
我在教學與做研究之餘,幾乎都花在寫論文這件事上。
雖然我可以用來寫論文的時間也不多,因為研究計畫算多。

寫小說這件事,以前都只能在寒暑假,主因是不用教學,時間較充裕。
不過研究計畫還是得忙。
我是那種一次只會做一件事的人,不會白天作研究、晚上寫小說,
我做不到。
如果寫小說,就專心寫,沒日沒夜的寫,寫完再說。
當然可想而知,寫完小說後勢必拖累了研究計畫的進度。
而且我的論文產量也會受影響。

這麼說沒什麼特別的意思,只是想說我不是專職的寫作者,
我平常完全活在跟寫作無關的領域裡。
這是我的選擇,無關對與錯。
目前也沒有專職寫作的打算,因為才能有限。

我每天會上我的blog,還有收收信。
回不回就看當天的心情和心力。
我說過很多次了,我一定無法每封信都回,因為信件太多,請見諒。
但目前還是努力回每個留言,不過無法每天回完就是了。

我走到人生的這個階段,不是沒認真想過關於「寫作」這件事,
但還是覺得我不算太有天分,而且個性也不適合,所以不宜專職。
而且專職了以後,我怕會喪失了某些東西。

待在學術界也並非混得有聲有色,只是普普而已,甚至算差。
但待在這裡很單純,起碼對我而言。
當然我知道學術界依然會勾心鬥角、爭權奪利,但我盡量躲在安全的位置,
不與人爭,也不讓別人覺得我有威脅性。
不過一旦走入江湖,恩怨自然會找上你,你是無法躲掉的。
所以坦白說,我也不是過得很如意就是了。

然而人生就是如此,有好的、也有不好的,有苦也有甜。
如果光有甜,你會膩的。
而且比起多數人,我幸運多了,幸運的人沒有抱怨的權利。
我會盡量安分,做好該做的事,簡單過日子。
在blog與我相遇的人,我會當作是一種緣分。

我並非經營blog,坦白說也不在乎人氣。
這裡放了我的文字,如果你在某個颳風下雨的晚上突然心血來潮,可以來看看。
或許喚起你的回憶,或許可以打發時間,無論如何,都請隨意。
就是如此而已。
我所有已出版的文字作品,都會放全文,將來如果不被出版,也依然會放。
你如果仍願意買書,我其實是很感激的。
只是我臉皮薄,又驕傲,我無法說出請大家要去買書這種話。
坦白說(我可以說實話嗎?),我對自己的作品有很大的自信,也有很高的評價。
雖然聽起來很不要臉,但我還是只能含淚說出事實。

如果你願意寫點東西給我,我會很榮幸,也會試著誠懇回覆。
所以這裡會很單純,這也是我堅持不讓這裡有任何廣告的理由。
右邊只有出版品在博客來網路書店的連結,那是方便大家看看書的封面和簡介。
沒有任何廣告或推銷的意思。
至於其他放著讓人點,點幾次我就有多少錢的東西,
可能我的家教不好,我真的無法做這種事。

目前還是有想寫點什麼東西的念頭,但得找時間。
以前只能利用寒暑假,但我想試著在平常時間動筆看看。
可惜這有點難。
因為寫作必須靜下心,與專心,起碼對我而言要如此。
所以我一直在努力。

我不太會說煽情的話,但如果真要寫作,我一定會很誠懇,也會很用心。
受限於能力,可能會寫得不算好,但總是盡量。
正如我盡量回報每顆期待的心。

我知道如果任何人留言或寫信給我,或多或少都想聽到回覆。
所以我盡量回覆。
我不敢說回覆佔用了許多心力和時間,雖然事實上似乎是如此。
但我這點看不破,因為我做不到無視。

有人辭官歸故里,有人夤夜奔考場。
每個人的天性似乎是注定,很難改變,也無所謂對與錯。
如果沒書教,那麼我會試著找別的工作;如果沒什麼東西想寫,那就不寫了。
隨緣而已,不強求。

我的個性算消極,不是那種握緊拳頭熱血沸騰的人。
但我有所為、有所不為,有些原則是我打死不會放棄的。
該做的事一定盡力做好,而且專心。
我會努力過我的人生,順我心性。
也祝福大家能率性過自己的人生。

知足、感恩、善解、包容,慈濟四神湯。
不知為何突然想到這個,謹跟大家分享。

jh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