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屬雞,碰到雞年,說聲雞年快樂應該很合邏輯。

以前偶爾聽到不吃羊肉的原因是因為屬羊,不吃牛肉的原因是因為屬牛;

但屬雞的我,好像對吃雞肉這件事,完全不會聯想到生肖。屬豬的人或許也是吧。

碰到雞年就犯太歲,不知道今年會怎樣?但不管多犯,我偏要寫更多、做更多。

過去很長一段日子,會懊悔自己不夠認真寫,不會掌握時間,常陷入這種情緒。

然後不知不覺間,而立了、不惑了、不惑快完了。

我到底在幹嘛?

創作者心中,可能存在不安定的靈魂。即使環境平順安逸,內心仍會衝突掙扎。

回首過去,我好像總有些原則,或堅持不為的東西,現在想想……

也不知道對或不對。

這世界變化得太快,我曾經苦苦追趕,後來擺爛就坐下了。

再要起身向前時,這世界早已變得陌生。

我該以什麼樣的步伐繼續向前?

有時會想到以前的自己,當時只是不太了解自己,而現在覺得那時的自己,非常陌生。非常。

我以前到底是什麼模樣?那個彈跳在文字間的我,內心在想什麼?

而那種彈跳力,現在還在嗎?

我不知道,只是懷念,只是想念,那個彈跳在文字間的,以前的我。

內心的不安定,讓我想找個僻靜的地方,半隱居。

但即使環境多僻靜,內心依然洶湧。

而一旦站在亮處,宣洩而出的個人特質,往往令自己承受明槍暗箭。

我好像不能逃避個人特質,只能選擇面對與接受。隱藏無益。

還是像現在這種完全由自己掌握要幹嘛的日子,比較適合我吧。

要寫,不想倉促動筆,更不想思慮周全後再動筆。

(給些個人意見,若要思慮周全後再動筆,可能永遠動不了筆。純屬個人意見,或許這只是針對像我這樣的人。)

好了,總之,雞年快樂。

然後,要感謝的人太多,所以只好謝天。要改的報告也很多,所以只好改天。

新書《不換》寫完後,才發覺仍有那麼多注視的眼神與陪伴的心情。

我很感動。是真的感動。不是偶像歌手應酬討好般說的那種:謝謝你們、永遠愛你們的口吻。

是真的感動。

人生,寫作,創作,做自己……

我還在摸索。

偶爾回頭看自己以前的文字,試著了解自己留下的軌跡。

還是覺得自己寫太少了,明明應該還可以寫更多的。

但,真的寫得很好。(我可以說實話嗎?)

《不換》的內容,我忘的差不多了,該寫新的了。

而以前寫的,現在讀起來依舊新鮮。

我好像真的是天生的寫作者。(我可以說實話嗎?)

啊,工商服務時間。現在博客來書店《阿尼瑪》和《蝙蝠》打5折。

想起來了,我以前會這樣不要臉的廣告。對,我找回一些以前的自己了。

嗯,這點要保持,不然人家會不知道我很厲害。

謹以會好好寫做為雞年的承諾,請大家指教。

Orz

 

 

全站熱搜

jh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