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希望擁有最漂亮的髮型?還是希望成為最好的髮型設計師?

        陪楊翠如走回宿舍的那晚,臨走前我問了她這個問題。

 

 

        「我很愛美,當然希望自己擁有最漂亮的髮型。」她笑了笑,「如果

         我是最好的髮型設計師那多嘔呀,又不能讓自己的髮型最美。」

        也許她前男友說得沒錯,她很享受被愛,卻很少思考該如何愛人。

        而她前男友搞不好也是選最漂亮髮型的那種人。

 

 

        那麼,國語推行員會選什麼呢?

        我依然坐在女生宿舍旁的餐廳,看著窗外的走廊。

        靜靜等待疑似國語推行員的身影出現。

 

 

        上午第四節課的下課時間是12點,在12點到12點15分之間,

        餐廳湧進人潮,女生宿舍那條走廊也很多人走動。

        為了避開人潮,我通常11點45分進入餐廳,12點5分吃完飯。

        然後就一直注視玻璃窗外的那條走廊。

 

 

        幸運的話,那個身影會在12點6分到8分之間出現。

        從我的左眼角,緩慢而流暢地向右走了9步。

        7秒鐘後消失在我的右眼角。

        然後我會沉浸在那種心情異常平靜的狀態10幾分鐘,

        12點20分離開餐廳。

 

 

        如果沒有那個疑似國語推行員的身影,

        如果沒有因為那身影而產生的短暫心情平靜時刻,

        我不知道在沉重壓力下的研究生生活中,我會變成什麼樣的面容?

        會不會也像楊翠如一樣,成為另一座冰山?

 

 

        但楊翠如這座冰山,好像受全球暖化的影響,漸漸融化了。

        她偶爾會出現一點微笑,也更常主動找我詢問程式的問題。

        找我時,她依然是默默站在背後,直到我察覺寒意而回頭。

        後來她帶來的寒意漸漸沒了,我完全沒感覺到背後的寒意。

        「浮木。」她叫了我一聲。

        我才回頭。但並不知道她站了多久?

 

 

        雖然我是站著看電腦螢幕、敲打鍵盤,而她坐著聽,

        這種互動方式不像以前教國語推行員時的情景。

        但我偶爾還是會因為那種教人的感覺而想起國語推行員。

 

 

        「應該你坐著才對。」楊翠如站起身,讓出椅子,「你坐下吧。」

        我心頭一震,愣在當場沒有反應。

        「坐下。」她又說。

        『我站著就好。』

        「如果你嫌棄我的椅子,那就站著吧。」

        『喔。』我只好坐下。

 

 

        我將注意力專注在電腦螢幕和鍵盤,起碼這跟以前用紙和筆不同。

        但一段時間後我還是習慣性轉頭將臉微微朝右上,

        視線剛好接觸站著彎身把臉湊近看著螢幕的她。

        她竟然笑了,是那種可以軟化鐵石的嫵媚笑容。

        可是左臉頰上的酒窩怎麼不見了?

 

 

        「我臉上沾了東西嗎?」她問。

        『其實是少了樣東西。』我說。

        「少了什麼東西?」

        『沒事。』我回過神,指著螢幕,『這迴圈內應該要這樣寫。』

        「嗯。」她點點頭,「我懂了。」

 

 

        喜歡確實是一種記得。

    不管過了再久,我始終記得國語推行員左臉頰上的酒窩。

    這種記憶,其他再美的笑容也無法掩蓋。

 

 

    自從演變成我坐著、楊翠如站著彎身的情景後,

        我常在研究室裡陷入教國語推行員數學時的回憶漩渦。

        恍惚間甚至會有回到國中時放學後教室裡的錯覺。

        然而那充滿整間教室的笑聲,我再也聽不到了。

 

 

        我突然想到,國語推行員雖然是我的同班同學,

        但我總是把她當成與眾不同的存在。

        而楊翠如很明顯與眾不同,但對我而言,卻只是單純的同班同學。

 

 

        我很希望楊翠如能把程式搞定,順利畢業。

        這似乎是一種移情作用,彷彿只要她能順利畢業,

        國語推行員也能順利抵達人生列車的下一站。

 

 

        「浮木。」

        『程式又有問題?』我回頭說。

        「不是。」她說,「我要回去了。」

        『Bye-Bye。』

        「所以你選擇繼續忙你的事,而不是陪深夜落單的女孩走回去?」

        『我陪妳走回去吧。』我在心裡嘆口氣。

        「謝謝。」她說。

 

 

        楊翠如比國語推行員高一些,我大概只比她高5公分。

        跟她並肩走時,肩膀間的距離不一樣,視線角度也不一樣,

        但我還是會聯想起跟國語推行員並肩走路時的情景。

 

 

        「陪我走回宿舍對你而言會為難嗎?」她問。

        『不會。』

        「那就好。」

        『但妳能不能不要穿一身白?』

 

 

        「我喜歡穿白色衣服,覺得穿白色看起來很清純。」她說。

        『妳即使把頭髮也染白,人家也不會用清純形容妳。』

        「為什麼?」

        『冰山全身白得徹底,但妳會用清純形容冰山嗎?』

        「所以我是冰山?」

        『呃……』我一時語塞。

 

 

        「我以前不會這樣。」她說。

        『這樣是怎樣?』

        「臉臭臭的、對人冷冷的、講話語氣冰冰的。」

        『沒人這麼覺得吧。』

        「你發誓?」

        『我不敢。』我竟然笑了。

        她也笑了,她的笑聲很輕,而笑容依舊嫵媚。

 

 

        「也許等我走出來後,我就能回復正常了。」她突然嘆口氣。

        『也許吧。』我說,『不過在那之前,妳可以考慮燙頭髮。』

        「燙頭髮?」

        『女鬼的頭髮總是又直又長,如果妳燙了頭髮,應該就不像了。』

        「可是這頭髮我留了好幾年了。」她摸了摸她的長髮。

        『我是開玩笑的。』我說,『妳不用真的去燙頭髮。』

 

 

        她的頭髮又直又長,看起來又很烏黑柔順。

        這種長頭髮對很多男生而言太殺了,可能光看背影就會瘋狂。

        然而如果在深夜,碰到穿著一身素白、留著長長的直髮、

        但神情冷冰冰的女孩子時,應該會瘋掉吧?

 

 

        到了研究生宿舍門口,我跟她說了聲Bye-Bye,轉身就走。

        「浮木。」

        『還有什麼事嗎?』我停下腳步。

        「如果我去燙頭髮,你覺得會好看嗎?」

        『妳即使剃了光頭也會好看。』

        「謝謝。」她笑了。

 

 

        「我問你一個程式問題。」她說。

        『請說。』

        「IF我去燙頭髮,THEN你會喜歡。ENDIF。」她問,

        「這樣寫對嗎?」

        『呃……』我猶豫了半天,『算對吧。』

 

 

        「好。」她笑了笑,依舊是嫵媚的笑容。

        『好什麼?』

        「我要進宿舍了。」她揮揮手,「Bye-Bye。」

        看著她的嫵媚笑容,我竟然想起天長橋上國語推行員的笑容。

 

 

        研一要結束了,班上同學提議辦個烤肉聯誼。

        班上大多數是男生,只有一個長相讓人感覺很難親近的楊翠如,

        和另外兩個長相讓人感覺非常隨和的女同學A與B。

        所以還約了另一所學校的大學女生一起去烤肉。

        我們要騎機車去,由男生載女生。

 

 

        要出發時,每個女生都要抽機車鑰匙決定誰載她。

        「我不抽。」楊翠如說,「我只讓浮木載。」

        班上男同學竟然都沒異議,還偷偷說楊翠如是籤王,

        她抽中誰,誰就會提心吊膽。

        「所以浮木哥哥你這是做功德。」班上男同學笑了。

 

 

        烤肉地點是湖邊,大約要騎一個小時才會到。

        雖然政府呼籲騎機車要戴安全帽,但還沒嚴格取締沒戴安全帽。

        「你忘了帶安全帽?」楊翠如要上車前說。

        『不是忘了。』我很不好意思,『是沒那種東西。』

        「哦。」她上了機車後座,拍拍我肩膀,「走了。」

 

 

        班上男同學說得沒錯,誰載她誰就會提心吊膽。

        現在是初夏,但我渾身充滿涼意。

        而她那一頭長髮隨風亂飄的樣子,路上的人應該也會提心吊膽吧。

        眼前是路旁樹木低垂的樹葉,我反射性低下頭躲過。

        但我隱約聽到後面傳來一聲「啪」。

 

 

        啊?忘了後面有載人。趕緊將車停在路旁。

        我轉過頭,看見她的臉被樹枝和樹葉掃過,有一條紅色痕跡,

        左臉頰上還留著一小片應該是鳳凰樹的小葉子。

        『抱歉。』我超尷尬,也很怕她發飆。

 

 

        「我前男友開車載我出去玩時,要上車前,他除了幫我開車門外,

         也會用手護著我的頭,怕我撞到車門。」她說。

        『喔?』我愣了愣,『所以呢?』

        「所以你一點都不體貼。」

 

 

        『妳看過警察押解犯人嗎?』我問。

        「嗯?」

        『警察押解犯人上車時,除了幫犯人開車門外,也會幫犯人護頭。』

        「所以呢?」

        『所以我今天才知道,原來台灣的警察對犯人很體貼。』

        她愣了愣,然後笑了起來。

 

 

        雖然她那種嫵媚的笑容跟國語推行員一點都不像,

        但她左臉頰沾上的那一小片樹葉,讓我有看到酒窩的錯覺。

        我痴痴地看著,彷彿國語推行員就在眼前。

 

 

        「浮木。」她叫了一聲,「我臉上有東西嗎?」

        我伸手往她的左臉頰,但手伸到一半就停在半空。

        她用手撥了撥左臉,弄掉了那一小片樹葉。

        國語推行員走了,楊翠如回來了。

 

 

        『抱歉,是我疏忽了。』我回過神,『妳的臉沒受傷吧?』

        「沒。」她說,「我也要說聲抱歉,我不該提起前男友。」

        『那又沒關係。反而還要感謝妳讓我知道台灣的警察很體貼。』

        「其實你說的也有一點道理。」她又笑了。

        『我只是在唬爛。』我也笑了笑,『要繼續騎了,請坐好。』

 

 

    到了湖邊先分組,楊翠如與隨和女同學A、B都在同一組。

        『你怎麼把我們班的女生都分在同一組?』我問主辦的男同學。

        「如果楊翠如和外校女生一組,外校女生可能自慚形穢,吃不下。」

        他說,「而其他兩個女同學如果和外校女生一組,會吃不到。」

 

 

        『為什麼?』

        「因為實驗組和對照組。」

        『什麼?』

        「你憑良心說,如果你烤完一片肉,你會給誰吃?」他反問。

        『先給比較不隨和的吧。』

        「對。」他竟然笑了,「所以我們班的那兩個女同學可能會餓死。」

 

 

        他還說,楊翠如只想跟我在同一組。

        所以我、楊翠如、隨和女同學A、隨和女同學B在同一組。

        我無所謂,但我們這組其他3位男同學就不知道怎麼想了。

        這樣分組也不錯,隨和女同學A、B搶著烤肉,男生樂得輕鬆。

        但情況好像不太對,她們不是只負責烤,而且還負責吃……

        『喂!』我說,『留一點給我們男生吃啊!』

 

 

        烤肉接近尾聲,大家都在湖畔走走,這裡的風景不錯。

        「我今天很開心。」楊翠如說。

    『什麼?』

    「幹嘛那麼驚訝?」

    『感覺這不像是妳會說的話。』

    「那我應該說什麼?」

    『我好慘啊、還我命來之類的。』

 

 

        「你怎麼老把我當女鬼。」

        『妳只要表情不那麼冷,多點笑容,就不是女鬼,而是……』

        「是什麼?」

        『女神。』

        「謝謝。」她說,「你很會說話。」

 

 

        『我只是實話實說。』我說,『像班上那兩位女同學,即使總是面帶

     微笑,也依然……』

        「依然怎樣?」

        『讓人感覺非常、非常隨和。』

        她突然笑了起來,而且一發不可收拾。

 

 

        「你嘴巴很壞。」她說,「真不知道你在背後會怎麼說我?」

        『頂多就是說很冷而已。』

        「那我現在還會很冷嗎?」

        『溫度有上升一些。』我說,『但還是可以多點笑容。』

        「好。」她又笑了,「我盡量。」

 

 

        與初見她時相比,她的溫度確實上升一些。

        如果是以前,我會覺得當她在湖邊走時,湖水可能會結冰。

        而現在我們並肩沿著湖畔漫步,我卻想起跟國語推行員並肩的感覺。

 

 

        「你將來有什麼願望?」她說。

        『怎麼突然問這麼深奧的問題?』

        「找話題聊聊而已。」

        『應該是進去女廁所。』我說,『這世上任何一個地方我都可能去,

     只有女廁所進不去。所以如果有機會,我想走進女廁所。』

 

 

        「你是開玩笑的吧?」她打量著我。

        『我是在鼓勵妳。』

        「鼓勵我?」

        『我想讓妳知道,妳可以走進男廁所其實是一件很感人的事。』

        「北七(白痴)。」她笑了起來。

        突然聽見她講台語,我整個人愣住。

 

 

        「你怎麼了?」她問。

        『妳會說台語?』

        「東連馬A(當然也會)。」

        『我以為妳不會說台語。』

        「納五科零(哪有可能)。』

 

 

        國語推行員從不講台語,起碼我從沒聽過國語推行員講台語。

        如果國語推行員講台語,就像這樣嗎?

        我好像把她當國語推行員了,以致她講台語時讓我很震驚。

 

 

        「浮木。」她說,「會講台語,很正常。」

        『我知道。但是……』

        「是不是像我這麼漂亮的女孩子不應該講台語?」

        『當然不是這個意思。』

        「那為什麼我講台語時,你那麼驚訝?」

        『沒什麼。』我勉強笑了笑,『只是個無聊的理由。』

        她沒追問,只是靜靜向前走。

 

 

        『妳確實不冷了。』我說,『而且可能過熱。』

        「我怎麼可能過熱?」

        『妳剛剛那句:像我這麼漂亮的女孩子,如果不是溫度很熱的女孩,

     是絕對說不出口的。』

        她似乎臉紅了,說不出話。

 

 

        『如果我是帥到出汁的男生,我就可以像妳一樣,很自然地說出:

     像我這麼帥的男孩子這種話。』

        「你還要取笑我多久?」

        『直到妳承認妳很熱為止。』

        「好。」她笑了,「我很熱。」

 

 

        她越笑越開心,也越發嫵媚,像完全綻放的玫瑰。

        她轉身面對著湖,雙手圈在嘴邊大喊:「我——很——熱!」

        夏天似乎到了,季節和她都是。

 

 

        要回去時,楊翠如依然不抽鑰匙,而大家還是都沒異議。

        我載著她,小心避開路旁低垂的樹葉,沿路都沒交談。

        「浮木。」她突然說,「我好像走出來了。」

        『什麼?』耳畔呼嘯的風聲,讓我聽不清楚。

 

 

        「我走出來了!」她提高音量。

        『走出什麼?』我也提高音量。

        「走出失戀的傷痛!」她大聲說。

        我差點緊急煞車。

 

 

        『恭喜妳!』我大叫。

        「謝謝你!」她也大叫。

        『幹嘛謝我?』

        「因為是你讓我走出來呀!」

        我又差點緊急煞車。

 

 

        『為了安全起見,我們都不要再說話了!』

        「好!」

        我順利送她回宿舍,她跟我揮揮手道別,笑得很燦爛。

        夏天真的到了,季節和她都是。

 

 

        過完暑假,升上研二,畢業的壓力更重了。

        研究室的位子要重新抽籤,因為五間研究室總共60個位子,

        但登記要位子的研究生有62人。

        我籤運不好,是唯二沒抽中的其中之一。

 

 

        我很慌亂,因為已經習慣在研究室念書了。

        而且書籍、電腦和一些實驗設備,也全部放在研究室。

        但沒辦法,只好開始收拾東西,打算先搬回租屋處。

        「浮木。」楊翠如很納悶,「你在做什麼?」

        『搬家。』我說,『我沒抽中研究室位子。』

        「呀?」她嚇了一跳,「怎麼可能沒抽到?」

 

 

        『如果是正常人就抽得到。』我嘆口氣,『但……』

        「那你以後怎麼辦?」

        『在住的地方念書就好。』

        她沒回話,直接抱起我桌上的電腦螢幕。

 

 

        『妳在幹嘛?』

        「搬家。」她說。

        她抱著那笨重的傳統CRT螢幕吃力地走。走到她位子,放下。

        喘口氣後,又走到我位子,彎身想抱起電腦主機。

        『喂!』我大叫,『主機更重耶!』

        「我知道。」她竟然搬起主機,又走到她位子,放下。

 

 

        『妳到底在幹嘛?』

        「我剛說過了,搬、家。」她氣喘吁吁,指著鐵椅,「你坐著。」

        我很納悶,但還是乖乖坐在我的鐵椅上。

        「我也要把你搬過去。」她又彎身想搬鐵椅。

        『妳在搞笑嗎?』我趕緊站起身,『妳根本搬不動!』

        「誰叫你一直不幫我。」

 

 

        她滿頭大汗,手和衣服都弄髒了,頭髮也亂了,神情有些狼狽。

        我忍不住笑了起來,她也跟著笑。

        「你以後就跟我一起坐。」她說。

        『坐不下吧。』

        「L型書桌,我們一人一邊。」她說,「為什麼坐不下?」

        『可是……』

 

 

        「你到底要不要幫我?」她在她的位子大喊。

        我走過去,她正在收拾桌面,清空L型書桌其中一邊。

        她要我把電腦螢幕放好,接上主機,開機後一切正常。

        其他書籍和雜物就盡量放在研究室的書櫃裡。

        兩張鐵椅的夾角是90度,我們分別坐下。

        「我就說可以一起坐吧。」她笑了,笑容依舊嫵媚。

 

 

        恍惚間,我想起國語推行員幫我右膝敷藥時的情景。

        那時她敷完藥後,蹲在地上仰頭看著我,微微一笑。

        我卻無法回應任何言語或表情。

        如今我依然無法回應楊翠如任何言語或表情。

 

 

        雖然我們並不是坐成一條線,而是夾成直角,但她還是在我右手邊。

        這跟國二時國語推行員坐在我右手邊是一樣的距離感。

        剛開始跟楊翠如坐同一個研究室位子時,我完全陷進回憶的漩渦。

        我常會忘了自己到底是在研究室?還是國中時的教室?

 

 

        漸漸地,我很清楚自己在研究室裡,為了畢業論文打拼。

        而我身旁坐著楊翠如,她的左臉頰沒有酒窩,但笑容很嫵媚。

        她坐著時會彎著背,舉止乾脆俐落,說話聲音不低沉。

        她會講台語,而且很流利;她沉思時會皺眉,不咬筆。

        她沒有向黑鮪魚借眼睛,如果在深夜穿白衣服瞪人時,會像女鬼。

        然而她只要面露微笑就是女神等級的女孩。

 

 

        當她程式有問題時,只要叫一聲浮木。

        我就挪動椅子到她身旁,兩人並排坐著面對她的電腦。

        這樣的距離近得幾乎可以聽到她的呼吸、聞到她的氣息。

        我們相視而笑時,笑聲不會充滿整間研究室,也不會有回音,

        而是淡淡地暈開。

 

 

        每個她要回去的深夜,我理所當然陪她走回宿舍。

        我們並肩走著,不是在太陽底下,而是被星星或月亮照耀。

        終點不是福利社,而是研究生宿舍的大門。

        我沒得到一根紅豆冰棒,而是看見一朵綻放的玫瑰跟我揮手說晚安。

 

 

        我習慣了楊翠如的存在,也對她越來越熟悉。

        開心時,左手撥弄髮梢,並將頭髮纏繞著手指;

        煩躁時,拿筆敲桌子,叩叩叩,像和尚敲木魚;

        肚子餓時,右手托腮,頭歪向右邊,身體也向右傾斜;

        想回去時,鼻子輕輕哼著歌,旋律是費玉清的〈晚安曲〉。

 

 

        如果她開心,她會挪動椅子到我身旁,面露微笑並發出嘿嘿兩聲;

        如果她煩躁,我會挪動椅子到她身旁,看她用筆指著螢幕上某處;

        如果她肚子餓,我們會一起出去吃宵夜,她最喜歡蔥餅;

        如果她想回去,我馬上關電腦,站起身,陪她走回宿舍。

        到了宿舍門口,她偶爾會唱:「晚安,晚安。再說一聲,明天見。」

        「浮木。」她笑了笑,揮揮手,「明天見!」

 

 

        日子久了,班上同學都覺得我和楊翠如應該是男女朋友。

        而我總是說:我和她只是很要好的研究所同學而已。

        但我卻越來越心虛,感覺自己像在說謊。

        我突然想到,以前國語推行員強調「我和他只是國中同學」時,

        她也會心虛嗎?

 

 

        有天晚上我剛走進研究室,發現電腦鍵盤上放了一封信。

        信封外面只寫了兩個大字:浮木。

        打開一看,裡面是張卡片,內容是:

 

 

      浮木:

       你如一盞路燈,照亮我念研究所時的迷濛;

       也像一把利劍,斬斷我心中的疑慮與不安。

       你雖沒有警察的體貼,卻可以讓冰山過熱。

       你是我溺水時抓住的浮木,讓我得以上岸。

       謝謝你,祝你耶誕快樂,心想事成。

       明年也請多多指教。

                           溺水的女鬼

 

 

        當我正全神貫注在那張卡片時,左肩突然被拍一下。

        我嚇了一跳,全身猛地震動一下。回頭一看,是楊翠如。

        她竟然又穿一身白,而且瞪大眼睛、吐出舌頭、面無表情。

        『這玩笑不適合妳開,尤其是晚上。』我笑了笑。

 

 

        「耶誕快樂。」她表情恢復正常,笑了笑。

        『是耶誕節就不要穿成萬聖節的樣子。』

        「我還是覺得穿這樣很清純。」

        我本想反駁,但看見她的微笑,我突然覺得她說得對。

        表情不再冷冰冰、又帶著微笑的她,一身白衣確實很清純。

        而且是女神等級的清純,還帶點嬌媚。

 

 

        「浮木。」她說,「耶誕快樂。」

        『妳剛說過了。』

        「所以呢?」

        『喔。』我恍然大悟,『耶誕快樂。』

        她笑了起來,沒有酒窩,只有嫵媚。

 

 

        我突然有種預感,如果情侶一起走天長地久橋是會分手的。

        因為彷彿有一把鑰匙,正試圖打開我心裡的鐵門。

        而國語推行員也將要掙脫手銬腳鐐,離開我心裡。

 

 

        我似乎已經是楊翠如溺水時抓住的一根浮木,

        而不再是國中時喊起立敬禮的班長。

 

 

全站熱搜

jh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