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春天來了。

        季節和我都是。

 

 

        如果不想延畢,研究所就剩最後一個學期。

        我和楊翠如都打算在這學期提論文口試,所以我們都很拼,

        待在研究室的時間更長,也更晚了。

        但我很喜歡待在研究室,因為不再冰冷的楊翠如像是和煦的春天。

 

 

        阿翔倒是一點都不緊張,他說他鐵定延畢,所以不用急。

        他還是常開車出去走走,偶爾我會陪他一起出去散散心。

        如果車子經過郊外,他會搖下車窗,伸出左手,手掌攤開。

        身體向後靠躺、微瞇著眼睛,很陶醉的樣子。

 

 

        『喂。』我說,『開車專心一點。』

        「我就是正在專心。」他說。

        『專心?』

        「我的論文要做風洞實驗。」他說,「我正專心測試。」

        『測試什麼?』

 

 

        「在時速60公里的情況下,把手伸出車窗外所感受的空氣阻力,大約

     等於成年女性C罩杯的手感。」

        『什麼?』

        「現在就是C罩杯的手感。」

        他左手伸出窗外,瞇著眼睛,好像很享受。

 

 

        「D罩杯了。」他把時速增加到80公里。

        『開慢點。』我說。

        「E罩杯了!」車子更快了。

        『喂!』

        「F罩杯啊!」

        『給我開慢點!』我大叫。

 

 

        阿翔哈哈大笑,車子時速回到C罩杯。

        「菜菜。」他問,「你跟楊翠如在交往嗎?」

        『別人都說是。』我說,『但我不太確定。』

        「你不確定?」他很驚訝。

        『所謂的交往,是什麼意思呢?』我問。

 

 

        「比方在海邊看到夕陽,覺得那景色很漂亮,或是吃到美味的食物、

     看到動人的電影等等,彼此都很希望對方能夠跟自己一起感受這些

     美好。」他說,「如果雙方都處在這樣的狀態,應該就叫交往。」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處在這樣的狀態。』

    「這只是個說法而已。」他笑了,「參考一下就好。」

 

 

        『等口試完再說了。』我說。

        「口試完你就要去當兵了。」

        『那就退伍後再說。』

        「當你終於可以“再說”時,通常就沒機會說了。」

        我心頭一震。

 

 

        「當上帝關了一扇門,一定會為你打開一扇窗……」阿翔笑了笑,

        「然後把你從窗戶推下去。」

        『好狠。』我也笑了笑。

        「既然上帝已經打開楊翠如這扇窗,而且也把你推下去了。」他說,

        「那你就好好把握吧。」

        『可是……』

        「你該讓國語推行員走,並讓楊翠如住進來。」

        我陷入沉思,沒有回話。

 

 

        「我再試試。」他說。

        我感覺車速越來越快,回過神時,車子時速已超過100公里。

        『開慢點!』

        「可是我論文要做到G罩杯……」

        『給我停車!』我大叫,『讓我開!』

 

 

        我接手後,維持C罩杯時速,進市區後,時速更是不超過B罩杯。

        阿翔專心做他的實驗,我則思考所謂的交往到底是什麼?

        也許因為是同學,又待在同一間研究室甚至是同一個位子,

        朝夕相處下,很難維持單純的同學關係吧?

 

 

        隔天下午進研究室,楊翠如已經在位子上了。

        我和她進研究室的時間都不一樣,但總是同時離開。

        「浮木。」她一看見我就說,「晚上一起去吃牛肉麵。」

        『好。』我說,『妳怎麼突然這麼明確想吃某樣東西?』

        「這很奇怪嗎?」

 

 

        『以前問妳要吃什麼?妳說隨便。火鍋?不要。披薩?不要。那妳要

     吃什麼?隨便。簡餐?不要。排餐?不要。那妳到底要吃什麼?』

        我笑了笑,『妳還是說隨便。』

        她似乎覺得不好意思,笑得有點靦腆。

 

 

        『妳為什麼今晚想吃牛肉麵?』我問。

        「昨天室友帶我去吃一家牛肉麵店,我覺得超好吃。」她說,「我就

     想跟你一起吃。」

        『妳昨天才吃過,今天又去吃會不會……』

        「不會。」她笑了,「我想早點跟你一起吃。」

 

 

        我突然想到阿翔所說的那種「狀態」。

        難道在她心中,我和她已經處在交往狀態了?

 

 

        「你一點都不體貼。」她看了我桌上的飲料一眼。

        『嗯?』我愣了愣。

        「你每次進研究室,飲料都只帶一杯。」

        『因為我只要喝一杯。』

        「你都不會想到要幫我帶一杯。」

        『這……』

 

 

        「還有晚上陪我走回宿舍時,說完再見後你轉身就走。」

        『說再見了,不走要幹嘛?』我說,『再找兩個人來打麻將嗎?』

        「你都不會回頭。」她說,「有時走進宿舍後回頭,發現你已經走得

     老遠。這會讓我覺得你急著走,好像陪我回宿舍你很不情願。」

        『我沒不情願啊!』

 

 

        「你如果體貼一點,該有多好。」她嘆口氣,「你可以為我變得體貼

     一點嗎?」

        我不知道要說什麼?只能沉默。

        到底怎麼樣才算體貼?我又該如何才算更體貼?

        她看著我,也沒開口。

        這種靜默的氣氛,有點詭異。

 

 

        「晚上還是要一起去吃牛肉麵。」她打破沉默。

        『好。』

        「我吃到好吃的東西都會想到你,你呢?」

        『我會想到這世界上還有很多人沒飯吃。』

        「胡扯。」她笑了。

 

 

        晚上去吃牛肉麵,老闆似乎認得楊翠如,走過來打招呼。

        「今天帶男朋友來吃嗎?」他笑著說。

        『我們是研究所同學。』我說。

        「原來只是同學。」他說。

        「同學就不能是男女朋友嗎?」她說。

        「沒錯。」他又笑了,「都帶男朋友來了,我招待你們一盤牛腱。」

 

 

        當初國語推行員說「我和他只是國中同學」時,

        我應該要像楊翠如一樣回:「同學就不能是男女朋友嗎?」

        我怎麼現在才想到?

 

 

        老闆很慷慨,雖然只是一小盤牛腱,但牛腱不便宜。

        「浮木。」她說,「想清楚再吃。」

        『想清楚?』我已經舉起筷子想夾一片牛腱了。

        「老闆認為我們是男女朋友才送牛腱。」

        『所以呢?』

        「你如果吃了,就表示認同老闆的說法。」

        『這……』我筷子僵在半空。

 

 

        她倒是沒遲疑,舉起筷子夾了一片牛腱送進嘴裡。

        「好吃。」她說。

        她沒停下筷子,夾起一片又一片。

        『起碼留一片給我吧。』我說。

        「認同老闆的說法,才能吃。」

 

 

        終於只剩最後一片了,她又伸出筷子,我趕緊也伸出筷子攔截。

        兩雙筷子抵住盤中最後一片牛腱,僵持不下。

        「這樣很難看。」她說,「人家會以為我們在搶東西吃。」

        『那妳就放手。』

        「好。」她縮回筷子。

 

 

        我夾起那片牛腱,猶豫該不該放進嘴裡?

        「快點。」她說,「不然我要吃了。」

        『很難抉擇。』我說。

        她瞪了我一眼,表情很嚴肅。

        『好吃。』我馬上將那片牛腱吃掉。

 

 

        她笑了起來,眼波蕩漾,神情嫵媚。

        楊翠如是個很漂亮的女孩,笑起來更是加倍漂亮。

        從第一眼的女鬼,到現在女神般的笑容,

        一切都好像順理成章、理所當然;但又有些虛幻、不真實。

 

 

        我跟阿翔聊起楊翠如希望我體貼一點,他聽完後皺了皺眉。

        「如果明明喜歡吃西瓜,覺得又甜又有水分,卻偏偏挑了芭樂。吃了

     以後嫌芭樂根本不甜,而且又硬又沒水分。然後對芭樂說:你可以

     為了我變成甜一點、水分多一點的水果嗎?」他似乎憤憤不平,

        「去找她的西瓜,不要浪費芭樂的時間。」

 

 

        『所以我是芭樂?』

        「對。」他笑了。

        『她抱怨我不夠體貼,很正常吧。』我說,『你反應太大了。』

        「這種女孩嫌東嫌西,我不喜歡。」他說。

 

 

        我又跟他說了跟楊翠如一起去吃牛肉麵的事。

        「所以你們是男女朋友了?」他問。

        『依據牛腱理論……』我說,『應該是。』

        「恭喜你。」他說,「這種女孩直接又大方,我很欣賞。」

        『你前後差別太大了吧。』

        「如果你們不是男女朋友,我當然實話實說。」他笑了起來,

        「但既然你們已經是男女朋友,那我只能祝福嘍。」

 

 

        『喂。』

        「開開玩笑而已。」他問,「她是選最漂亮的髮型吧?」

        『對。』

        「菜菜。」他說,「以後要細心一點,她對於瑣事的細微感受,非常

     敏銳,但你可能忽略。而且要持續讓她覺得被愛,她才不會走。」

        『走?』

        「反正你們就好好在一起吧。」他拍拍我肩膀。

 

 

        好好在一起?

        跟楊翠如的相處模式,就是在研究室裡坐同一個位子。

        我總是努力幫她解決程式問題,晚了就陪她走回宿舍。

        我跟她的所有互動,幾乎都在研究室裡完成。

        將來畢業後,離開研究室,我又該如何與她相處?

 

 

        口試快到了,我和楊翠如沒日沒夜地準備口試。

        過了這關就海闊天空,因此我們得全力衝刺。

        但口試前三天,她原本的長直髮變成大波浪捲,嫵媚度瞬間破表。

        『妳去燙頭髮嗎?』我很驚訝。

        「不然我是被雷劈到嗎?」

 

 

        『快口試了,妳是想迷惑口試委員讓他們很乾脆的簽名嗎?』我問。

        「我是特地為你燙的。」

        『為我?』

        「你不是要我燙頭髮嗎?」

        『那是我開玩笑的……』瞥見她臉色不善,我趕緊住口。

 

 

        「IF我去燙頭髮,THEN你會喜歡。ENDIF。」她說,「那時我問

     這樣寫對嗎?你說對。」

        『這……』

        「到底對不對?」

        『算對吧。』

 

 

        「那麼……」她撥了撥大波浪捲,問:「好看嗎?」

        『當然好看。』

        「你喜歡嗎?」

        『算喜歡吧。』

        「把算和吧去掉,再說一次。」

        『呃……』我說,『喜歡。』

        她笑了,這種大波浪捲長髮與嫵媚的笑容根本是絕配。

 

 

        『可是會不會太殺了?』

        「太殺?」

        『因為一般的女研究生通常……』我說,『可是妳這樣太震撼了。』

        「你到底在說什麼?」她很納悶。

        『簡單說,就像在女子舉重比賽的選手中出現林青霞一樣震撼。』

        「算你會說話。」她又笑了。

 

 

        「你是不是喜歡捲髮的女生?」她問。

        『直髮或捲髮的女生,我沒特別的偏好。』我說,『但如果我喜歡的

     女孩是捲髮,那麼我就會喜歡捲髮的女生。』

        「我現在是捲髮,你喜歡捲髮的女生嗎?」

        『算喜歡吧。』

        「把算和吧去掉,再說一次。」

        『喜歡。』

        「那麼我就是你喜歡的女孩嘍!」

 

 

    『這邏輯不對。』我說,『妳要注意,若P則Q成立,但若Q則P

     未必成立。』

        「我不管P、Q。」她說,「我只問你,我是不是你喜歡的女生?」

        『呃……』我說,『算是吧。』

        「把算和吧去掉,再說一次。」

        『是。』

 

 

        她笑了起來,身體因為笑而輕輕顫動,大波浪捲長髮也隨之搖曳。

        彷彿花朵正盛開。

        「浮木。」她說,「口試加油,你會順利通過的。」

        『謝謝。』我說,『妳也會順利通過的。』

 

 

        承楊翠如的吉言,我的口試過程很順利,無風也無浪。

        然而當口試委員恭喜我通過時,那瞬間浮現的第一個念頭,

        竟然是想和國語推行員分享喜悅。

 

 

        可是我只能去跟楊翠如說:我口試通過了。

        她很開心,拉著我的手興奮地又叫又跳。

        那一頭大波浪捲長髮,開出非常燦爛的花。

 

 

        每個女生都是待放的花苞,即使是在非產地的花朵,

    只要適當的環境、細心的栽種,等花期到了,就會開得燦爛。

        這個曾經冰山似的女孩,如今依然可以綻放出嬌媚的花朵。

 

 

        隔天是楊翠如口試,口試一結束她就跑回研究室找我。

        「浮木。」她皺著眉頭,吞吞吐吐,「我……我……」

        『妳口試結果如何?』

        「我口試沒有……」她突然咬著下唇。

        『恭喜妳順利通過。』

        「你怎麼知道?」她表情回復正常。

 

 

        『依妳個性,如果口試沒通過,一定馬上再去把頭髮燙直,然後換上

     一身白衣,半夜在校園閒逛裝鬼嚇人。』我笑了笑,『現在妳第一

     時間就跑來找我,當然是順利通過了。』

        「不好玩。」她也笑了,「都騙不到你。」

        『妳過了我就放心了。』

 

 

        「浮木,謝謝你。」她突然流下眼淚,「沒有你的話,我……」

        『妳演技太強了!』我說,『眼淚竟然可以說掉就掉。』

        「討厭!」她說,「是真的啦!」

        『喔,抱歉。』我說,『過了就好,這是妳自己的努力。』

        「謝謝你。」她拉著我衣角,低下頭,任淚水滑落。

 

 

        『口試委員有嚇一跳嗎?』過了一會,我問。

        「嚇一跳?」她抬起頭,還有淚光。

        『他們原以為要來當女子舉重比賽的裁判,看到妳之後,應該會覺得

     是來當世界小姐選美的評審。』

        「慶菜工共(隨便講講)。」她破涕為笑。

 

 

        口試過了,剩下的只是修改一下論文,完成定稿。

        最後跑一下離校手續,就可以拿到畢業證書。

        我的兵單到了,大約一個月後要去當兵。

        把行李、書籍等雜物搬回台北的家後,我專心在台南等當兵。

 

 

        已經畢業了,去研究室就變成沒太大意義的事。

        但我和楊翠如偶爾還是會在研究室碰面,因為已經習慣了,

        而且好像也只有研究室才是我們碰面的唯一地點。

        我們都在試著找尋新的相處方式,但即使找到,意義也不大。

        因為我快要去當兵了。

 

 

        「浮木。」她說,「我下禮拜在這裡上班。」

        說完她遞給我一張紙,上面寫著某家公司名稱和地址電話。

        『妳找到工作了?』我接過那張紙。

        「嗯。」她點點頭,「以後可以來找我。」

        『好。』

 

 

        「你去當兵前,可以答應我一件事嗎?」她問。

        『請說。』

        「寫信給我,還有放假時一定要來找我。」

        『這是兩件事了。』

        「你答不答應?」她瞪我一眼。

        『好。』我說,『這兩件事我都答應妳。』

 

 

        「不要忘了那片牛腱。」她說。

        『牛腱?』

        「牛肉麵店老闆送的那盤牛腱。」

        『那不是早就吃完了?』

        「我意思是,你吃了牛腱。」她又瞪了我一眼。

        『喔。』我恍然大悟,『我不會忘。』

        她笑了起來,我大概也不會忘了這種嫵媚的笑容。

 

 

        不過她剛剛瞪我的那兩眼,讓我聯想到黑鮪魚,

        我突然又想起國語推行員。

        忙於準備口試的那段期間,我都沒去女生宿舍旁的餐廳。

        我快要去當兵了,要離開學校了,我想看那身影最後一眼。

        算是告別。

        而且我該讓國語推行員走出心裡的鐵門,楊翠如才能住進來。

 

 

        這禮拜是大學部的期末考週,今天是最後一天。

        今天考完後,大學生就正式放暑假了。

        不像我們這種研二生,口試通過後就沒事了。

 

 

        我又在11點45分進入餐廳,12點5分吃完飯。

        然後一直注視著玻璃窗外的那條走廊。

        今天很幸運,那身影12點6分就出現。

        從左到右,1、2、3、4、5……

        咦?她停下來了,在第5步。

 

 

        她停下腳步,回頭,轉身。似乎是後面有人叫她。

        以往我只能看見她的右側面,現在卻依稀可以看見她的左臉。

        國語推行員的左臉我太熟了,因為那個酒窩。

        而這個左臉竟然跟國語推行員更相像,我心跳瞬間狂飆。

        我把臉貼著玻璃,想看得更仔細。

 

 

        叫住她的女生走近她,她好像笑了,左臉有了紋路。

        那是酒窩嗎?還是我的錯覺?

        我知道距離60公尺還能看見臉上的酒窩可能得具備老鷹般的眼睛,

        所以應該只是錯覺。

        但不管是不是錯覺,我反射動作是從座位彈起身、跑出餐廳,

        一路衝到女生宿舍門口朝70公尺外的走廊大喊:『素芬!』

 

 

        人來人往的女生宿舍門口頓時定格,所有人都轉頭看著我。

        但我不在乎,我只是盯著離我70公尺走廊上的那個女孩。

        她也聽到叫聲,轉頭遙望著我。停頓五秒後,她終於朝我走來。

        那緩慢而流暢的步伐,我很熟悉,內心也激動不已。

        她走了30步,離我只剩50公尺時,我眼眶不禁濕潤。

        是國語推行員,不是錯覺。

 

 

        陽光灑在她背後,她似乎是帶著陽光朝我走來。

        她走到我面前,停下腳步。

        「班長。」她笑了,露出酒窩。

        全世界都笑了,只有我眼角濕了。

 

 

        「你怎麼會在這裡?」

        『妳怎麼會在這裡?』

        我們異口同聲說出第一句話,而且都是同一個問句。

 

 

        「你先說。」

        『妳先說。』

        異口同聲說出第二句,還是同一個句子。

 

 

        她右手指著不遠處花圃旁的長條椅,然後轉身走去。

        我立刻跟上,與她並肩。

        「我念護理系。」她坐下說,「現在還是大三,快升大四了。」

        『啊?』我很驚訝,『三年前妳不是考上台北的學校嗎?』

        「有嗎?」她也很驚訝,「我自己都不知道。」

 

 

        我跟她說起三年前看報紙榜單的事,她說應該是同名同姓吧。

        「你考大學的那年榜單上也有兩個蔡志常。」她說。

        『那妳怎麼知道哪個是我?』

        「一個是社會組,一個是自然組。」她說,「我知道你是自然組。」

        『喔。』

 

 

        原來我考大學那年,她整份榜單都看完;

        而我一看到她的名字後就沒再繼續看。

        如果我看到護理系的錄取名單有「邱素芬」,我一定知道就是她。

        如果我像她一樣把整份榜單都看完,現在應該會不一樣吧?

 

 

        「你是不是搬家了?」她問。

        『對。』我說,『三年多前我們走完天長地久橋後三個月,家裡就

     搬到台北了。』

        「原來已經三年了。」她說。

        『是啊。』我說,『三年了。』

        我們同時沉默,好像都在感慨時間的流逝與人事的變遷。

 

 

        『那年我又寄了張耶誕卡給妳。』我先打破沉默。

        「你寄到哪?」

        『還是屏東醫院。』

        「那時我已經在這裡念書了。」她笑了。

        還是這種只有嘴角拉出弧度的清淡微笑,看了令人安心。

 

 

        「卡片寫什麼?」她問。

        『呃……』

        「唸。」

        『素芬:在這平安喜樂的時節,衷心祝妳耶誕快樂。』

        「內容還是一樣。」她笑了笑,「署名也是蔡志常?」

        『嗯。』我有點不好意思。

 

 

        「班長:謝謝您的祝福。我現在是您的學妹,我念護理系大一,而您

     已經大四了。希望剩下的半年裡,我們能在校園內偶遇。祝您耶誕

         快樂,事事順心,一切平安。署名:素芬。」她一字一字唸,

        「收到我回寄的卡片了嗎?」

        『隔了三年,終於收到了。』我說,『而且還是用您。』

 

 

        「耶誕快樂。」她低聲說,「Merry Christmas。」

        『耶誕快樂。』我也低聲說。

        大熱天在很多人認識我們的校園裡說耶誕快樂還是低調一點好。

 

 

        「念大一時,我偶爾會經過你們系館。」她說,「我總是停下腳步,

     看一眼,心想會不會剛好看見你。」

        『抱歉。』

        「我原諒你。」她笑了笑,「升上大二後,猜想你大學畢業後可能

         到別的城市念書,從此我就不經過你們系館了。」

 

 

        『大學畢業後,我考取系上的研究所,所以還是待在這裡。』我說,

        『念研究所這兩年,我常來這家餐廳吃中飯。』

        「呀?」她很驚訝,「我幾乎都在這家餐廳吃飯,怎麼沒遇過你?」

        『真的嗎?』我也很驚訝。

 

 

        原來我們都想避開12點到12點15分間的用餐尖峰,

        只不過我選擇11點45分提早進入餐廳,而她因為第四節通常有課,

        下課後走回寢室休息一下,等到12點25分以後再下樓用餐。

        『我12點20分就離開餐廳,難怪總是沒有看到妳。』我嘆口氣,

        『如果我晚點離開餐廳,也許就能遇見妳。』

        「是我的錯。」她說,「如果我早一點進餐廳,就能遇見你。」

        她似乎輕輕嘆口氣,陷入沉思。

 

 

        「是我遲到了。」過了一會,她說。

        我心頭一震,她竟然也用「遲到」這字眼。

 

 

        「學校有好幾間餐廳,這裡離你們系館比較遠。」她問,「為什麼你

     常來這家餐廳吃中飯?」

        我只好跟她說,來這裡可以看到一個很像她的身影。

        我也提了倉央嘉措的傳說,說自己等她出現時都會聯想到那傳說。

 

 

        『我總是只看到妳的右側面。』我說,『如果妳兩邊臉頰都有酒窩,

     我可能很快就能確定是妳了,不必等兩年。』

        「怪我嘍?」她笑了起來,左臉頰露出酒窩。

        這樣的酒窩具有獨特的魅力,總是輕易將我捲入。

        我深信如果她右臉頰也有這酒窩,我一定早就認出是她。

 

 

        『不過我比倉央嘉措幸運多了,他心裡知道端酒少女的側面並不是

         他的初戀情人。』我笑了笑,『可是我看到的人,真的是妳。』

        「所以你這兩年常來這裡吃中飯,只是為了看到一個很像我的人?」

        我突然覺得臉頰發熱,說不出話。

 

 

        『我可以說謊嗎?』過了一會,我說。

        「可以。」

        『不是。』我說。

        「謝謝。」她意味深長地看了我一眼後,低聲說。

 

 

        「如果我沒遲到,如果我早一點出現,如果……」

        她抬起頭,陽光從樹葉間灑在她臉上,「那麼你就不用等兩年了。」

        我也抬起頭,今天的陽光讓我想起國三焢窯那天。

        那天的陽光也從樹葉間灑落在她臉頰,點點金黃映照著酒窩。

        那天的她,特別明亮。

 

 

        「班長。」她問,「你研究所順利畢業了嗎?」

        『拿到畢業證書了。』我點點頭,『下禮拜二就要去當兵。』

        「你當兵時會當班長嗎?」

        『我是預官。』我說,『應該是當少尉排長。』

        「排長比班長大?」

        『對。』

        「那恭喜你升官了。」她笑了笑。

        我喜歡看她的笑容,時間過得再久依然覺得熟悉。

 

 

        「退伍後有何打算?」她問。

        『應該還是會在台南找個工作。』

        「你這麼喜歡台南?」

        『不是喜歡,只是習慣了。』我說,『而且是妳比較喜歡台南吧。』

        「我喜歡台南?」她很納悶。

 

 

        『在天長橋時,妳說妳曾考上台北的學校,可是因為某個無聊的理由

         覺得城市不對就不去念。但妳考上台南的學校就念了,所以妳應該

         喜歡台南。』

        「我不是因為喜歡台南才來念。」

        『那妳是因為?』

 

 

        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

        突然響起鐘聲,下午第一節課要上課了。

 

 

        「因為你在台南念大學,所以我想跟你在同一座城市念書。」

        鐘聲停止後,她說。

 

 

全站熱搜

jh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