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空很藍,淺淺的那種藍。稀疏的白雲片片。

        隨著海浪的韻律,我週期性的反復上下,清涼的微風吹拂過全身。

        在海浪和微風的推送下,我逐漸進入另一個翠綠的世界。

        遠處有座山,四周是草地,隱約傳來眾人的談笑聲。

        我緩緩落地,站起身。

 

 

        「太好了。」一個女生的聲音。

        我轉過頭,有個短髮女孩在我右方三步遠,半蹲著身體,凝視草叢。

        我走近她身旁,也跟著半蹲,但除了很多草和偶而點綴的小花外,

        沒發現特別之處。

 

 

        「你看……」她指著草叢某處,「有張蜘蛛網。」

        順著她手指仔細一看,果然有張蜘蛛網,網中好像黏了隻小蟲。

        「這樣蜘蛛就不會餓肚子了。」她說。

        『可是小蟲會被吃掉啊。』我有點驚訝,『一般女生應該會站在小蟲

     那一邊吧。』

    「不。」她站起身,「我站在飢餓的蜘蛛那一邊。」

 

 

    『可能因為是微不足道的小蟲吧,如果那是蝴蝶的幼蟲呢?』

    「一樣。」她笑了笑,「我會站在蜘蛛那一邊。」

    『如果是美麗的蝴蝶呢?』我繼續追問。

    「我還是會站在蜘蛛那一邊。」她笑了起來,笑聲很輕。

 

 

    這是我第一次看見晴蘭時的情景。

    一頭俏麗的短髮,白皙臉蛋上雙頰泛紅,笑容很清爽。

    站在草叢中的她,彷彿是一朵清新脫俗的蘭花。

 

 

"

 

 

    我在大學時的聯誼活動中認識她,我們念不同學校,但同一座城市。

    聯誼結束後,我和她還有好幾個同學,相約一起吃晚餐。

    餐廳裡光線有些暗,同桌那幾個同學的臉很模糊,只知道有男有女。

    唯有晴蘭的臉很清晰,而且用柔焦處理。

    「我叫李晴蘭。」她說,「不是情感的情,是天氣晴朗的晴。」

    她一說完,整間餐廳大放光明。

 

 

    吃完晚餐在路上閒逛時,經過一家咖啡館,這是我出門必經之處。

    大三那年我搬離宿舍在外租屋,住處的巷口就是這家咖啡店。

    我只住一年就搬走了,原來認識她時,我是大三生。

 

 

    「很羨慕你,這樣喝咖啡就很方便了。」晴蘭說,「就像我家附近的

     巷口是一間診所,所以我看病很方便。」

    『這種方便好像……』我不知道要接什麼,只覺得怪怪的。

    「我曾經半夜走路到那間診所掛急診。」她說,「半夜耶!走路耶!

     誰能有這樣的方便?」

    我心想這種方便應該沒多少人羨慕吧?

 

 

    一群人要解散各自回家時,我無意間與她四目交接。

    「晴蘭、陰蘭、雨蘭、雪蘭。」她問,「請問哪一個名字最好聽?」

    『晴蘭。』我笑了。

        「謝謝。」她也笑了,然後揮揮手,「bye-bye。」

 

 

    擦身而過時,我聞到淡淡的花香,那是蘭花嗎?

 

 

"

 

 

    我應該對總是站在蜘蛛那一邊的晴蘭有好感,

    也可能莫名其妙被那股淡淡的花香所吸引。

    反復考慮幾天後,終於鼓起勇氣撥了她手機。

 

 

    『可以一起去看電影嗎?』我很緊張。

    「好呀。」她完全沒猶豫。

    『這……』我反而猶豫了,『妳不用考慮一下嗎?』

    「手機電話費很貴。」她笑了,「所以不要浪費時間。」

 

 

    我們去看《追殺比爾》,這是我和她之間的第一部電影。

    從在電影院裡等她出現到買票進放映廳,我心情一直處於緊繃狀態。

    找到座位坐下,燈光暗了下來,心跳依舊快速。

    「要開始了。」她轉頭看著我,微微一笑。

    那是非常有親和力的笑容,我緊繃的心情終於放鬆,心跳趨於和緩。

 

 

    電影要開始了,我和晴蘭之間也要開始了。

 

 

"

 

 

    電影一結束,放映廳燈光打亮的瞬間,我們轉頭互望。

    然後同時笑了起來,好像很有默契。

    我們一路聊著劇情,走出電影院,漫步在街道。

    最後停在路邊的小麵攤吃宵夜。

 

 

    「我覺得鄔瑪舒曼的鼻子有點大。」她說。

        『算是吧。』我說,『但整體五官搭配起來,反而顯得冷豔。』

    「你好像很喜歡鄔瑪舒曼?」她問。

        『嗯。』我點點頭,『幾乎可以說是迷戀。』

    「迷戀?」她似乎很吃驚,「這麼誇張?」

 

 

    『如果妳問我,要擁有翠玉白菜還是要親吻鄔瑪舒曼?』我笑了笑,

    『答案很明顯是後者。』

    她也笑了起來,笑容依舊很有親和力。

 

 

        我被晴蘭的親和笑容鼓舞,便時常約她,她從沒婉拒過。

        她一定是個很好相處的人,跟她在任何一種場合我都很放鬆。

        在她身邊我不會緊張,也沒有壓力,相處就像呼吸一樣自然。

        我幾乎忘了正在追求她,反而有跟她是多年老友的錯覺。

 

 

        快速閃過的許多影像中,場景一直在變,但我們總是在談笑,

        逛街、吃飯、看展覽、戶外踏青等等都是。

        即使在電影院裡我們也會遮住嘴巴、壓低聲音,偷偷交談幾句。

 

 

    晴蘭永遠是短髮,她說這樣比較清爽,而她喜歡清爽。

    她曾經把頭髮剪得更短,結果走進百貨公司女廁時,

    有個女生一看見她便尖叫著跑走。

 

 

        她轉身讓我看她背影,學生時代的她總是牛仔長褲搭配淺色上衣,

        168公分身高加上中性穿著、俐落短髮,背影有幾分男孩的味道。

    『妳有考慮把頭髮留長嗎?』我問。

    「我才不要。」她笑了,「這樣就不能走進女廁嚇人了。」

 

 

    然而晴蘭絕對是女人味十足的女孩,五官也許不算漂亮,但很清秀。

    她的言談舉止都很細緻,連笑聲也是,並帶著一絲慵懶。

    她身上總有股淡淡的香氣,輕輕飄進鼻子,讓我神清氣爽。

        如果電視上舉辦蒙眼認人大賽,我一定可以藉由她身上散發的香氣,

        從一堆人當中輕易認出她。

 

 

        我偏執地以為,那一定是蘭花的香味。

 

 

"

 

 

    逛擁擠的夜市時,我伸出手牽著晴蘭的手。

    她停下腳步,低頭看著她被牽住的手,再抬頭看我。

    然後她笑了,我也笑了。

 

 

    笑容停止後,她突然用力握緊我的手,拉著我在人群中快速穿梭。

    我與她十指緊扣,像是被同一副手銬銬著的囚犯,穿過人群奔逃。

    直到夜市的盡頭,我們才得到特赦,除掉手銬大口喘氣。

 

 

    『能不能告訴我……』我喘著氣說,『我們為什麼要跑?』

        「我也不知道。」她也喘著氣說,「只是直覺到危險。」

        『危險?』

        「當我的手被你牽住,感覺好像是小蟲被蜘蛛網困住。」

 

 

        『難道我像蜘蛛嗎?』我吃了一驚。

        「或許吧。」她笑了,「但你別忘了,我總是站在蜘蛛那一邊。」

        她雙頰泛紅,再豔麗的腮紅也塗不出這種紅。

 

 

    『其實我不是蜘蛛,而是先知。』我說,『我可以預知未來。』

        「真的嗎?」她說,「我不信。」

        『不信的話,我們來打賭。』我說,『如果我猜對了妳未來五分鐘內

         會怎麼做,妳要給我一個吻。』

        「好。」

 

 

        『妳一定不會吻我。』我說。

        她愣了愣,然後笑了起來,沒有接話。

 

 

    『我猜對了。』五分鐘到了,我說。

    她看著我,雙頰紅通通,像燒熱的鐵。

    我摟她入懷,吻了她,臉上感受到灼熱,也許會燙傷。

 

 

    「我的臉可以煎蛋了。」她摸著臉說。

    我抱住她,臉貼著臉,她身上的蘭花香氣好濃郁,瀰漫我的世界。

    夜市喧鬧不已、人潮川流不息,只有躲在角落的我們始終靜止。

 

 

    「如果你想吻我……」她在我懷裡輕聲說,「不必絞盡腦汁想梗。」

    『妳不早說。』我微微一笑,『這個先知的梗,我想了好久。』

    「以後不用再想梗了,只要……」她頓了頓,「只要你喜歡就好。」

    『真的嗎?』

    「嗯。」她抬起頭看著我,「你喜歡就好。」

    她這句話瞬間融化了我身體上所有固體的部位。

 

 

    從此她常說:「你喜歡就好。」

    每當聽到這句,心裡總覺得溫暖,和一絲甜蜜。

 

 

"

 

 

        晴蘭的生日是12月31日,很特別的日子,但幾乎沒人幫她慶生。

 

 

        『為什麼?』我很好奇。

        「大部分的同學和朋友那天晚上都要出門跨年呀。」她似乎很無奈,

        「連我自己也會出門跨年。」

        說的也是,年輕人在這晚如果不出門跨年好像會被嘲笑是老頭。

 

 

        我想幫她慶生,又想跟她一起去跨年,正思考該怎麼辦時,

        突然想起周星馳電影《食神》裡的經典對白:

        爭什麼爭,把兩樣摻在一起做瀨尿牛丸不就得了,笨蛋!

        『今年我們去101大樓那裡慶生。』我說。

 

 

        這年的最後一天正好是101大樓的完工日,也是跨年活動舉辦日。

        跨年倒數時大樓會有燈光秀,而且也會第一次從大樓中施放煙火。

        可想而知,101大樓周遭一定湧進數十萬人潮。

        我們買了個小蛋糕,擠進101大樓附近,果然全是擁擠的人群。

 

 

        勉強找了個小角落坐在地上,蛋糕上插了根小蠟燭,點燃蠟燭。

        在這年的最後兩分鐘,我對著她唱生日快樂歌。

        最後一分鐘,她快速閉眼許願,再睜眼吹熄蠟燭。

        『生日快樂。』我說,只剩30秒。

 

 

        我們立刻站起身,望著不遠處的101大樓。

        原本燈火通明的大樓,正隨著倒數計時,由下往上逐層熄滅燈光,

        直到倒數終了。

        砰砰聲連發,從大樓中射出五彩繽紛的高空煙火,點燃新的一年。

 

 

    『新年快樂。』我說。

    「生日快樂加上新年快樂。」她笑了,「真的很快樂。」

    漫天煙火下,我牽著她的手,在擁擠人群中仰頭看著璀璨的夜空。

 

 

    「以後我要用心記下每個快樂時刻。」她用手指在我衣服畫了兩下,

    「現在是兩個快樂,要記下來。」

    『嗯。』我點點頭,『妳要好好收集快樂。』

    「集七個快樂可以召喚神龍嗎?」她笑了。

    『可以。』我也笑了。

 

 

    這個新的一年,一開始就生機勃勃,往後一定會有很多快樂時刻。

 

 

"

 

 

        煙霧漸漸散去,擁擠的人群消失不見,包廂內的音樂聲響起。

        這年的西洋情人節,我和晴蘭到KTV唱歌慶祝。

        不用跟別人搶麥克風,我們可以一整晚盡情歡唱。

 

 

        她點了中島美嘉的〈雪の華〉,歌名的中文意思是雪花。

        我很驚訝她會唱日語歌,印象中她根本不會說日語。

        她說這首歌是她的最愛,聽久了就會跟著哼唱。

        電視螢幕上顯示日文歌詞,她跟唱了一會日語後,突然牽著我的手。

        她轉頭對著我唱,而且改用中文唱,完全不管螢幕上的日文歌詞。

 

 

            只要能在你身旁 我就感動得快要哭泣

            撒嬌並不代表軟弱 我只是愛你 打從心底愛著你

            只要有你在 無論怎樣的事 都覺得可以克服

            我不斷祈禱 這樣的日子 一定會持續到永遠……

 

 

        「聽清楚了嗎?」她唱完後說,「如果聽不清楚,我再唱給你聽。」

        『聽清楚了。』

        「那……」她拖長尾音,「你明白了嗎?」

        『嗯。』我點點頭,『我明白了。』

 

 

        「情人節快樂。」她說。

        『情人節快樂。』我也說。

        「再度收集快樂一枚。」她用手指在我衣服畫了一下,笑了起來。

 

 

"

 

 

        歌聲戛然而止,光線突然變亮,出現烈日當空的大學校園。

        畢業時節到了,我和她都要結束學生生涯。

    〈雪の華〉的歌詞沒能成真,因為相聚的日子無法持續到永遠。

    分離的日子很快到來,她要去上班,我要去當兵。

 

 

    她穿上套裝,有種「因為工作需要所以只好這樣穿」的新鮮氣息。

    而我剛結束新訓,頂著平頭準備下部隊。

    我要上車前,她突然摟住我,越摟越緊,我幾乎以為身上穿了束腹。

    「好好當兵。」她終於鬆開手,摸摸我的頭。

 

 

    當兵期間,我一放假就會跨了大半個台灣找她,而且一定都找得到。

    「我今天有塗腮紅嗎?」她說,「答對了就讓你親一下。」

        『沒塗。』我說。

        「答對了。」她微微一笑,將臉頰湊近我。

        我在她臉頰上輕輕一啄,享用自然的紅。

    這應該是送分題,我懷疑她可能從沒塗過腮紅,也不需要塗。

 

 

    快速閃過很多影像,都是草綠色軍服的我與黃色衣服的晴蘭。

    場景不斷改變,但黃色和綠色的組合始終沒變。

 

 

    『妳好厲害。』我說,『每次都剛好穿黃色衣服。』

    「這不是巧合。」她說,「這是有意義的。」

    『什麼意義?』

    「我先問你,你知道我最喜歡哪一種蘭花嗎?」

    『不知道。』我搖搖頭。

    「文心蘭。」她說,「你知道這種蘭花嗎?」

    我又搖搖頭。

 

 

    「下次我帶文心蘭讓你看。」她說。

    『好。』我說,『但妳剛說的意義是?』

    「這就是文心蘭的顏色。」她拉了拉她的衣袖,「穿上這種顏色的

     衣服會讓我覺得自己像文心蘭。」

        『原來妳是想cosplay成蘭花。』我笑了笑。

 

 

    「不只如此。」她搖了搖頭。

    『還有什麼?』

    「在你當兵期間,我都會穿這種顏色的衣服來見你。」她說。

    『為什麼?』

    「笨。」她敲一下我的頭,「這表示我都沒變,還是你的蘭花呀。」

    我很感動,輕輕擁她入懷。

 

 

    然而我要當一年八個月的兵,晴蘭真的會一直是我的蘭花嗎?

 

 

"

 

 

    退伍前一個月,我放假時到晴蘭家附近的巷口等她。

    遠遠看到她抱著一盆鮮豔亮麗的花走來,面帶微笑。

    「這就是文心蘭。」她說。

 

 

    文心蘭的花形很特殊,下方的唇瓣特化成一大片,宛如裙子;

    上方兩片花萼像伸長的雙臂。

    「像不像一個穿著長裙正在跳舞的女生?」她問。

    我仔細一看,文心蘭看似具有頭、手、腰、身、裙,而且栩栩如生。

    『很像。』我說。

 

 

    她說文心蘭還有另一個有趣的名字叫跳舞蘭,

    因為文心蘭盛開時宛如穿著黃色長裙翩翩起舞的女子。

    「這就是我最喜歡的文心蘭。」她說。

 

 

    我注視著依然穿黃色衣服的晴蘭與眼前這株跳舞蘭,

    兩者影像逐漸重疊,腦海浮現出穿著黃色長裙翩翩起舞的晴蘭。

    晴蘭最喜歡文心蘭,而我最喜歡晴蘭。

 

 

    退伍那天,台灣高鐵才正式營運沒幾天,我背著行李坐高鐵到台北。

    剛離開驗票閘門,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中一眼就發現晴蘭。

    她穿著黃色連身長裙,我彷彿看見一朵盛開的文心蘭。

    我突然一陣激動,拋下行李衝上前去緊緊抱住她。

    『妳就是我最喜歡的文心蘭。』我說,『我的蘭花。』

 

 

    她沒說話,只是微笑著。蘭花的香氣撲鼻,我的眼眶卻微濕。

 

 

"

 

 

        兵變的考驗可以通過,未來應該不會太難。

        退伍後我和她在同一座城市上班,跟念大學時一樣,可以常常相聚。

        剛上班的我有些不適應,偶而會跟她吐苦水。

 

 

        「對。你主管很機車。」

        「沒錯。同事在凹你。」

        「哇,你的工作壓力真的很大。」

        晴蘭總是附和,沒用任何安慰或鼓勵的言語。

 

 

        『妳好像都在附和我?』我終於察覺不對勁。

        「是呀。」她說,「因為我是鸚鵡。」

        『鸚鵡?』

        「不管你抱怨什麼,我都不表達意見,只是附和,這就是鸚鵡呀。」

        她笑了,「聽說在心理學上,這樣很有療癒效果。」

        『會嗎?』我很疑惑。

 

 

        「不然你想聽:剛開始工作都這樣,以後就會變好或是人生是什麼?

         不就比當歸還長一點,所以看開就好之類安慰的話嗎?」

        『嗯……』我想了一下,『好像也不必。』

        「來,換你當鸚鵡試試看。」她說,「要附和我哦。」

        『好。』

 

 

        「壓力越來越大,我快要變成鴨子囉!」她大叫。

        『快要變成鴨子囉!』我也大叫。

        「被同事凹來凹去好慘哦!」

        『好慘喔!』

        「主管很機車,很想給他巴下去呀!」

        『給他巴下去啊!』

        說完後我們同時放聲大笑。

 

 

        「很療癒吧?」她問。

        『超級療癒。』我說。

        「那以後我就是你的鸚鵡。」她笑了。

        『好。』我也笑了。

        笑聲一直迴盪著,很清晰,又很遙遠。

 

 

        我相信只要有她這隻鸚鵡陪伴,再大的壓力應該也會煙消雲散吧。

 

 

"

 

 

        我常去晴蘭上班的公司樓下等她下班,再一起吃晚餐。

        各式各樣小餐館和路邊攤的影像快速掠過,場景雖然不同,

        但工作一天後能跟她一起輕鬆吃頓飯的滿足感都一樣。

 

 

        「你好像不吃綠色花椰菜?」她看著我剛吃完的空盤上唯一的綠。

        『嗯。』我點點頭。

        「是味道的問題嗎?」她很疑惑,「可是你會吃白色花椰菜呀。」

 

 

        『不是味道的問題,是心理陰影。』我說。

        「為什麼?」

        『小時候吃綠色花椰菜時,看到蟲子在蠕動,便有了陰影。』我說,

        『從此我就不敢吃綠色花椰菜。』

        「你乾脆把自己當蜘蛛呀。」她笑了,「這樣就敢吃蟲子了。」

        『真的不敢。』我苦笑著,搖搖頭。

 

 

        之後我們一起吃飯時,只要看到我的碗盤裡有綠色花椰菜,

        她會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伸出筷子夾到她的碗盤。

        這種反射動作,總讓我們會心一笑。

 

 

"

 

 

        我們站在鹹酥雞攤位前,說也奇怪,即使在這麼強烈的味道氛圍中,

        我依然能聞到她身上淡淡的蘭花香。

 

 

        「你喜歡吃米血嗎?」她問。

        『嗯。』我點點頭,『但我愛吃的米血是雞血做的,不是豬血。』

        「有差別嗎?」

        『外觀幾乎一樣。』我說,『但口感差很多。』

 

 

        小時候母親煮麻油雞時,總是會放一塊米血。

        那米血是將雞血倒進碗裡做成的,外觀像是具有厚度的圓形杯墊。

        母親總是把米血留給我,我用一根筷子插起來吃,吃得津津有味。

        念國中時,家裡附近有個鹹酥雞攤位,那裡的米血也是雞血做的。

        米血炸得香氣四溢,吃了口齒留香,我超愛吃的。

 

 

        「那這塊呢?」她用竹籤插起一小塊米血遞給我。

        『一定是豬血。』我一口咬下,『其實現在大部分的米血都是豬血,

         我大概幾百年沒在鹹酥雞攤遇見雞血做成的米血了。』

        「想念嗎?」她問。

        『超想念。』

        「那我就來想辦法讓你們重逢吧。」

 

 

        我看了看她,她似乎正陷入沉思。

 

 

"

 

 

        場景切回住處,手機鈴聲突然響起,這鈴聲是晴蘭特地幫我設定的,

        中島美嘉的〈雪の華〉歌聲。

        我按下接聽鍵,晴蘭在手機中說了個地點,問我多久可以到?

        『20分鐘左右吧。』

        「好。」她說,「我等你。」

 

 

        我搭上捷運,下車後走出捷運站,穿過馬路就到了。

        「剛炸好的。」晴蘭用竹籤從紙袋中插起一小塊米血送到我嘴邊,

        「小心燙。」

        『這是雞血啊。』我只咬了一小口,眼睛就發亮。

        馬上再大口咬下。

 

 

        「既然這麼想念它,就跟它說聲好久不見吧。」她說。

        『好久不見!』我對著米血大喊。

        她笑了起來,又插起一小塊米血送到我嘴邊。

 

 

        『妳怎麼找到的?』我問。

        「就花死工夫,一家一家問。」她說。

        『妳找多久?』

        「還好。」她說,「這是第47家而已。」

        我突然感動得起雞皮疙瘩,不禁伸出手臂想抱住她。

        「先趁熱吃米血。」她微笑著推開,「吃完再讓你抱。」

 

 

        這應該是寒冷的冬夜,繁華的街道上車水馬龍、人聲鼎沸,

        我和她縮著身體站在街邊。

        她餵我吃一塊塊米血,每吃一塊,心就溫暖幾分。

        終於吃完那包米血,我緊緊抱住她,四周的喧囂和光線都不見了,

        整個世界只有我和她。

 

 

    『妳頭髮這麼短……』我撫摸她的頭髮,『不會冷嗎?』

    「不會。」她說。

    『其實應該給妳買頂毛線帽……』

    「你是不是喜歡長髮女孩?」她打斷我,「是不是?」

    『這……』我突然結巴,『算是吧。』

    她笑了起來,我拼命解釋頭髮長短不重要,她卻笑得更大聲。

 

 

    「好吧。」她停止笑,「我開始留長髮好了。」

    『真的嗎?』我眼睛一亮。

    「當然是開玩笑的。」她又笑了起來。

    她調皮的樣子很可愛,我再次摟她入懷,她依然笑個不停。

 

 

"

 

 

    笑聲越來越淡,寒冷的天氣瞬間回暖,豔陽高照的日子來了。

    我們去北海岸玩水,但她說她其實很怕水,根本不敢下水。

 

 

        『那妳還約我來玩水?』我很疑惑。

        「男生常說一定要約女孩去玩水,才可以提早發現女人的真面目。」

        她笑了笑,「所以我得讓你看看我的真面目呀。」

        『妳幾乎都是素顏。』我也笑了笑,『妳的真面目就這樣啊。』

 

 

        「我今天有塗腮紅嗎?」

        『沒塗。』我說。

        「你好厲害。」她說,「同事們都以為我有塗腮紅,還問我用什麼

         牌子呢。我說我沒塗腮紅,她們都不相信。」

        『唉。』我假裝嘆口氣,『天生麗質真的會讓人很困擾。』

        她笑了起來,將臉頰湊近我,我輕輕一啄。

 

 

        『我們不要下水,在沙灘走走、曬曬陽光就好。』我說。

    「只要有你在,無論怎樣的事,都覺得可以克服。」

    『嗯?』

    「這是我對你唱過的,〈雪の華〉的歌詞。」她說。

        話剛說完,她突然拉著我的手,站起身往海的方向快步前進。

 

 

    腳踝一碰到水,她立刻停止腳步。

    當新的浪又撲向沙灘時,她下意識往後退開兩步。

    『我會抓著妳。』我說,『妳不用怕。』

    「嗯。」她說,「你不要讓我滑倒哦。」

    『如果妳滑倒,我也會滑倒。』我笑了,『然後陪妳一起喊救命。』

    「好。」她也笑了。

 

 

    我牽著她的手,一步一步,緩緩走進海水裡。

    剛下水時她還很羞怯,偶而會低聲驚叫並用力抓緊我手臂。

    但沒多久她竟然可以輕鬆自在玩起水來,而且越玩越開心。

    我們已站在水深超過膝蓋的海水裡,她還想拉我再走到更深的地方。

    『原來應該是我怕水才對。』我笑了,『饒了我吧,我不敢。』

 

 

    她笑了起來,陽光映照她的笑臉,在海水的蕩漾下,格外亮麗動人。

    我很喜歡陽光下她的笑臉,和她臉頰泛起的那一抹紅。

 

 

    晴蘭果然不是情感的情,而是天氣晴朗的晴。

 

 

"

 

 

    太陽消失不見,天空一片灰濛濛,梅雨季到了。

    連續下了好幾天雨,晴蘭說她快發霉了。

 

 

    「找一個下雨天,我們說再見……」晴蘭在手機那頭唱起歌,

    「不要讓太陽看見,我們的情切切意綿綿……」

    『怎麼突然唱這首歌?』

    「很悶呀,一直下雨都沒出太陽。」她又接著唱,「多少山盟海誓,

     愛的諾言,都已化成雲煙……」

    『別唱了。』我打斷她,『我們去看電影。』

 

 

        走出捷運站,我們共撐一把傘,踏著人行道上的小水窪。

        「我們在下雨天,再見……再見……」她又唱了。

    『妳還沒唱完?』我反而笑了。

    「下雨天太悶了,如果又要分手,一定會承受不了。」她也笑了,

    「如果我們要分手,一定要挑個烈日當空的大晴天。」

        『不要開這種玩笑。』我說。

 

 

    看完電影,細雨綿綿不斷,我們依然共撐一把傘走向捷運站。

        「為什麼電影老是出現牧師宣布正式成為夫妻的瞬間,有人闖進禮堂

         帶走新郎或新娘的情節呢?」她問。

        『可能這樣比較有戲劇張力吧。』

        「大家總是歌頌闖進禮堂帶走新郎或新娘的人,但有人想過被留在

         禮堂中那個人的心情嗎?」

        『嗯……』我想了一下,『確實很少人想過。』

 

 

    「如果將來某天,有別的女孩想帶走你,那麼請她不必闖進禮堂。」

        她說,「我會自己離開禮堂。」

    『妳今天怎麼老說奇怪的話?』

    「可能是因為好幾天沒看到太陽了吧。」她聳聳肩。

 

 

    我抬起頭看著灰濛濛的天空,祈禱太陽早日出現。

 

 

"

 

 

    太陽出來了,而且是盛夏的烈日。

    這天是七夕情人節,傍晚我到她公司樓下等她下班。

    『情人節快樂。』

    一見到她,我便給她一個拇指大小的玻璃瓶。

 

 

    「這是什麼?」她看著瓶內數十顆小圓珠狀的東西。

    『倒地鈴的種子。』我拔開瓶蓋的小木塞,輕輕倒出一顆。

    倒地鈴種子像小圓珠,黑色的外殼上有一個明顯的白色心形圖案。

 

 

    『像不像一顆愛心?』我問。

    「像。」她笑了,「像極了。」

        『在我老家很常見,路邊也能看到。』我說,『瓶子裡總共99顆,

         每一顆都是愛心的形狀。』

    「所以是愛你久久的意思囉?」

    『呃……』我有點不好意思,『算是吧。』

 

 

    晴蘭將那顆倒地鈴種子放在手掌中仔細欣賞,似乎愛不釋手。

    過了一會才將它小心翼翼收回玻璃瓶裡,再蓋上小木塞。

    「謝謝。」她說,「我很感動。」

    『我只是隨手在老家的路邊摘了一些而已……』

    「你以為理所當然的小事,也許對我而言,是令人感動的事。」

    她笑了,用手指在我衣服畫了一下,「再度收集快樂一枚。」

 

 

        「今年我沒準備禮物。明年的七夕,我一定會給你大大的驚喜。」

        她牽著我的手,「走吧,今晚我請你吃大餐。」

    『吃什麼?』我問。

    「綠色花椰菜大餐。」

    『拜託不要啊……』

 

 

    我們同時笑了起來,相信此刻天上的牛郎和織女也一定正在笑。

 

 

"

 

 

    笑聲漸漸停歇,隱約傳來海浪聲,一道長長的海堤出現在眼前。

    海面上空掛著一輪明月,海堤四周散發陣陣烤肉香氣。

 

 

    這是中秋節夜晚,我第一次帶晴蘭回老家過節。

    我老家在南部濱海的漁村,每年中秋親朋好友會相約在海堤上烤肉。

    晴蘭是個很親切的人,隨和又大方,很快便和我的親友打成一片。

 

 

    晴蘭對烤牡蠣很感興趣,她吃過蚵仔,但從沒看過整顆牡蠣。

    我說這裡的海邊養殖很多牡蠣,我從小就是吃蚵仔長大的。

    我烤了幾顆牡蠣,她吃得津津有味,很少看見女生這麼愛吃烤牡蠣。

 

 

    『只要牡蠣一開口,就可以吃。』我指著烤肉網上的牡蠣,『不過

     開口後再烤20秒,就是我最喜歡的熟度。』

        「20秒嗎?」

        『嗯。』我點點頭,『我個人的偏愛。』

 

 

        嗶剝一聲,有顆牡蠣開了。

        「1、2、3……」她喊出數字,再加上手勢,很像拳擊場上的裁判,

        「……18、19、20!」

        「恭喜你獲勝。」她將那顆牡蠣夾給我,「獎品是蚵仔一枚。」

        我剝開牡蠣,仰頭喝完蚵汁再吃下蚵肉,口感真是鮮美。

 

 

    『妳剛剛好像拳擊比賽的裁判在讀秒。』我笑了笑。

        「裁判只要讀10秒。」她也笑了笑,「我比較累,要讀20秒。」

    『辛苦妳了。』

        「1、2……」又一顆牡蠣開了,她開始讀秒,「……19、20!」

        她又夾了顆牡蠣給我,我豎起拇指對她比個讚。

 

 

    海堤上不時傳來晴蘭的讀秒聲,讓這歡聚的夜晚,氣氛更歡樂。

    那一夜月光皎潔,映照在晴蘭的臉上,美得讓我聯想起嫦娥。

    我們並肩坐在海堤上賞月,我下意識摟緊她的腰。

 

 

    「怎麼了嗎?」她問。

    『怕妳變成嫦娥,往月亮飛奔。』我說。

    「我只是你的蘭花而已。」她握著我摟住她腰的手,微微一笑。

        她身上的蘭花香氣依舊濃郁,四周濃烈的烤肉香味也掩蓋不住。

 

 

"

 

 

    月亮被烏雲遮蔽,天空變成純粹的黑,長長的海堤化為繽紛的街道。

    一道閃電劃過夜空,幾秒後響起隆隆雷聲。

 

 

    我和晴蘭剛走出一家餐館正站在騎樓,她反射似的摀住耳朵。

    『妳怕打雷嗎?』我問。

    「小時候超怕。」她似乎心有餘悸,「現在好一點,但還是會怕。」

 

 

    『我跟妳說一個淒美的愛情故事。閃電是男生,雷是女生,他們非常

     相愛。有一天他們突然被烏雲拆散,閃電便拼命尋找雷,用盡所有

         力量發出光芒照亮黑暗,希望找到雷。雷發現閃電在找她,也用盡

         所有力量大喊:我在這兒!』我說,『所以妳聽到的雷聲,其實是

         雷在回應閃電時的叫聲。』

 

 

        「這故事是你編的嗎?」她愣了愣後,問。

        『嗯。』我點點頭。

        「你把我當五歲小女孩嗎?」她笑了。

        『給點面子吧。』我也笑了,『我覺得這故事編得不錯。』

        「好。編得不錯。」她說,「那麼之後的下雨是怎麼回事?」

 

 

        『閃電和雷那麼相愛卻被拆散,終於找到彼此,能不激動掉淚嗎?』

    我說,『所以之後所下的雨,是他們因為重逢而掉下的淚水。』

        「那如果打雷閃電後沒下雨,就表示閃電沒找到雷?」她問。

    『依故事的邏輯來說,是這樣沒錯。』我說。

 

 

    我們同時仰望夜空,剛剛有閃電也打雷,但還沒下雨。

    突然間又一道閃電劃過夜空,她立刻把雙手圈在嘴邊。

    正納悶時,轟隆一聲巨響,晴蘭同時朝夜空高喊:「我在這兒!」

 

 

    喊完後晴蘭笑得很開心,我偷瞄一下四周,看看有沒有路人受驚嚇?

    還好她時機抓得很準,高喊聲被雷聲掩蓋,似乎沒人被嚇到。

    『喂。』我忍住笑,『妳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白目?』

    「這樣閃電才能找到雷呀。」她還沒停住笑。

 

 

    嘩啦嘩啦,下雨了,而且是傾盆大雨。

    『我終於找到妳了!』我抱住晴蘭,大聲說。

    「呀?」她先是嚇了一跳,然後輕聲說,「你終於找到我了。」

    這次我確定有路人被嚇到了,但我不管,我的世界只有晴蘭。

    「你比我還白目。」她在我懷裡笑了。

 

 

    大雨持續下著,街景變得朦朧,只有我和晴蘭相擁的身影始終清晰。

 

 

"

 

 

    大雨不見了,響起救護車歐伊歐伊的鳴笛聲,尖銳而刺耳。

 

 

    那年年底,父親因為心肌梗塞緊急送醫,在醫院待了一個禮拜。

        雖說出院了,但以後得每天吃藥控制,也得定期回醫院追蹤檢查。

        老家在偏僻的漁村,距離最近的大醫院在台南,車程大約一小時。

        我有兩個姐姐,但早已遠嫁,家裡平時只有父母兩個人住。

        我決定辭掉台北的工作,到台南上班,方便照顧父親。

 

 

        「什麼時候走?」晴蘭問。

        『過完農曆新年,就去台南上班。』我說。

        我們都不再說話,陷入一種詭異的靜默。

 

 

        手機突然響起,鈴聲是中島美嘉的〈雪の華〉歌聲。

        這是專屬晴蘭的來電鈴聲,但她就在身旁啊,我不禁轉頭看著她。

        「無論多麼悲傷的事,我都將替你化成微笑。」她跟隨鈴聲唱著。

        這鈴聲我用了一年多,到現在才知道歌詞的中文意思。

        「以後你在台南,我打你手機時,你就要想起這段歌詞。」她說。

        『好。』

 

 

        『其實台灣很小,即使是台北台南,距離也不遠。』我試著安慰她。

        「嗯。」她說,「距離不遠。」

        『而且現在又有高鐵,見面很方便。』

        「嗯。」她說,「見面很方便。」

 

 

        『妳在當鸚鵡嗎?』

        「對。」她笑了,「這樣有好一點嗎?」

        『有。』我也笑了。

        鸚鵡出現,離別的氣氛稍稍緩和。

 

 

        「不過我會擔心一件事。」她說。

        『什麼事?』

        「我們第一次看電影時,你不是說你迷戀鄔瑪舒曼?」她說,「你在

         台南時,如果遇到像鄔瑪舒曼的女孩呢?」

        『那已經是好幾年前的事了耶,而且我只是隨口說說。』我很驚訝,

        『妳竟然還記得?』

 

 

        「女孩子的心眼很小的。」她問,「如果遇到,你怎麼辦?」

    『不會啦。』我說,『東方人怎麼會像西方人。』

    「這可不一定。」她又問,「如果遇到,你怎麼辦?」

        『我就跟她說:我是比爾,來殺我吧。』我笑了。

 

 

        她也笑了,我一直很喜歡這種乾淨清爽的笑容。

        我想我在台南時,一定會非常想念她的笑容。

 

 

        「我會為你把頭髮留長,讓你可以看到長髮女孩。」她說。

        『啊?』我很驚訝,『妳不是喜歡清爽嗎?這樣就……』

    「可是你喜歡長髮女孩呀。」她笑了。

    『我就說說而已,妳不要當真。』

 

 

    「我要為你留長髮。」她很堅決,「一定。絕對。」

    很少聽見她用堅定的口吻,而像這種雙重堅定的,更是絕無僅有。

 

 

        如果失去了你

             我要化成星星照耀你

             無論是微笑或是被淚水沾濕的夜晚

             我都會永遠在你身旁

 

 

        晴蘭輕輕唱著。

        那夜寒流來襲,台北街頭風聲呼呼作響。

        她的歌聲被風吹散,卻清晰鑽進我耳裡。

 

 

"

 

 

        農曆年過後,我換了工作環境,在台南上工。

        我是南部人,對台南不陌生,沒有生活適應的問題。

        我買了輛二手車,如果父親要到醫院回診,開車到老家接送才方便。

 

 

        對新工作的第一印象,就是同事間感情不錯,很有人情味。

        有天在走廊行進時,迎面走來一位女同事,一時看不清她的臉。

        「你鞋帶鬆了。」她說。

        我低頭一看,左腳鞋子的鞋帶鬆了。

 

 

        我蹲下右腳,右膝輕觸地面,雙手重新綁緊左腳鞋子的鞋帶。

        「你在向我求婚嗎?」她說。

    我吃了一驚,抬起頭,與她四目交接,心臟猛然一震。

    這種視線角度下,她竟然很像鄔瑪舒曼。

 

 

        「是不是我不答應你就不起來?」她說。

    我回過神,趕緊再低頭綁好鞋帶,站起身。

    「新同事?」

    『嗯。』我點點頭。

    她看了看我,微微一笑就走了。

    那是很淡的笑容,淡到讓我懷疑她有笑嗎?

 

 

        原來這就是我第一次遇見涵貞時的情景。

        如果第一眼不算,那麼我第二眼看見涵貞時就覺得她像鄔瑪舒曼。

 

 

        在同一間公司上班,要遇見某個同事可能是隨時,而且突然。

        第二次遇見涵貞,是在廁所門口。我要走進男廁,她從女廁走出。

        「你鞋帶又鬆了。」她說。

        低頭一看,又是左腳鞋子的鞋帶,慌忙間蹲下,右膝卻直接跪地。

    「你又要向我求婚嗎?」她笑得很燦爛。

        我應該臉紅了,匆忙綁緊鞋帶便站起身。

 

 

        兩次見到她,她的笑容截然不同,像兩個不一樣的人。

        只有一點沒變,就是我都覺得她像鄔瑪舒曼。

        而且好像都聽到咚咚聲。

 

 

"

 

 

        第三次看見涵貞,是在公司副總的辦公室門外。

        副總有潔癖,辦公室內一塵不染,而且經常拖地。

        同事們常戲稱他的辦公室是無塵室,因此進去前都會先脫鞋,

        出來後再把鞋重新穿上。

 

 

        我剛走出副總辦公室,正蹲著右腳綁左腳鞋帶時剛好看見她走來。

        我吃了一驚,重心不穩,右膝落地,改蹲為跪。

        「你真的很有誠意求婚。」她說。

 

 

    我有點尷尬,綁好左腳鞋帶後,改蹲左腳準備綁右腳鞋帶時,

    左膝又落地。

    「我快要被你的誠意打動了。」她笑了,笑容依然燦爛。

    看著她的笑臉,我又想到鄔瑪舒曼,一時之間說不出話,只是發愣。

 

 

    站直身體,左小腿上曲,左手脫掉左腳鞋子,彎腰把左鞋放在地上;

    站直身體,右小腿上曲,右手脫掉右腳鞋子,彎腰把右鞋放在地上。

    再站直身體,右手輕敲門兩下,轉動門把開門進去。

    她一連串的動作都是優雅而俐落。

 

 

        「你先起來吧。」她才剛進門,探出頭來朝左膝還跪著的我笑了笑,

        「我再考慮考慮。」

        我回過神,把右腳鞋帶綁好,起身時左腳發麻,腳步有點踉蹌。

        呆站在副總辦公室門口一會,正準備離開時,她打開門走出。

        「在等我的回覆嗎?」她笑了。

 

 

        「你應該去買雙沒有鞋帶的皮鞋。」她穿上鞋,依然優雅而俐落,

        「這樣既不用擔心鞋帶鬆了,以後進出副總辦公室也方便多了。」

        『嗯。』我微微點頭,『我很納悶,為什麼我在公司走來走去都沒人

         發現我鞋帶鬆了,妳卻一眼就看出?』

 

 

        「當你看見一個人的穿著,你最先注意的地方是什麼?」她問。

        『應該是上半身穿的衣服吧。』

        「我不一樣。」她說,「對我來說,是鞋子。」

        『鞋子?』我很驚訝。

 

 

        「如果有天我去參加你的告別式,會場擺了一些你的遺物,有眼鏡、

         衣服、褲子、鞋子、皮帶、皮夾、帽子、筆、手錶、手機等等。」

        她說,「你猜我最先認出什麼東西?」

        『難道是鞋子?』

        「答對了。」她笑了,真的有鄔瑪舒曼的神韻。

        『很難想像。』我也笑了,『而且告別式這例子有點糟。』

        這算是我與她第一次交談,話題是鞋子。

 

 

        『妳考慮的結果如何?』我說,『我在等妳的回覆。』

        「什麼?」她愣了愣。

        『妳答應了嗎?』

        「好。」她恍然大悟,笑了起來,笑聲非常爽朗,「我答應你。」

        『感恩。』我也笑了。

 

 

        我皮鞋就這一雙,穿了好幾年,平時沒保養或是擦鞋油之類的。

        剛買時還散發黑色光澤,現在看起來像深灰色。

        鞋帶有點長,又鬆鬆垮垮的,每次我都隨便綁一綁應付了事。

        我決定聽從她的建議,去買了雙不用綁鞋帶的棕色皮鞋。

        穿這雙棕色鞋上班了好幾天,沒有任何同事發現我穿新鞋。

        直到在電梯口遇見她。

 

 

        「唷,新鞋子哦。」她說,「很適合你。」

        『謝謝。』

        「可惜以後就不能看到你向我求婚了。」

        『妳都答應了。』我笑了,『幹嘛還求?』

        「說的也是。」她也笑了。

 

 

        我低頭看了一眼新鞋,那瞬間突然醒悟。

        原來我買這雙新鞋,並不是為了方便進出副總辦公室或不用綁鞋帶;

        而是不想讓她看到我時的第一眼,總是那雙邋遢的舊鞋。

 

 

"

 

 

        這個像鄔瑪舒曼的女子讓我每天上班時有所期待。

        不是什麼了不起的期待,只是期待可以碰巧遇見她,

        說幾句話,看看她的笑臉,聽聽她的笑聲。

        我甚至偶而會刻意經過她的部門,也會在一群同事中偷偷觀察她。

 

 

        涵貞像是一種固體,例如方糖和冰塊。

        方糖和冰塊都是正立方體,外觀和大小都差不多,但本質完全不同。

        她談笑時像方糖,讓人感受到甜美;

        而她安靜時像冰塊,緩緩融化時,會降低心中的浮躁。

 

 

    後來我和她還有幾個同事每天一起吃午飯,這讓我的期待成真。

    終於可以光明正大跟她說話,聽她的爽朗笑聲,看她的燦爛笑臉。

        她很熱情大方,甚至帶點豪爽,人很健談,講話也有趣。

        但她吃飯的模樣很羞澀,拿筷子的動作很優雅,扒飯時總是一小口。

        而且嘴裡有食物時不會開口說話。

 

 

        「你所說的愛情白痴是什麼意思?」吃完午飯後,她問。

        『應該是只懂得無怨無悔付出,卻不會考慮該不該付出。』

        「這樣呀……」她想了一下,「那該怎麼解決?」

        『妳每天中午都請我吃飯,就可以解決了。』

        「想得美。」她笑了,「我是愛情白痴,又不是白痴。」

 

 

        『如果是白痴反而比較好,什麼都不懂。』我說,『但如果是愛情

         白痴,即使什麼都懂,卻還是無法停止自己無怨無悔的付出。』

        她似乎陷入沉思,沒有回話。

 

 

        『我只是隨便說說而已,妳不要當真。』

        「可是我覺得你說的很有道理。」她微微一笑,眼神很清澈。

        我突然有種感覺,被她喜歡的人應該很幸福。

 

 

        從此每天吃完午飯後,我和她會習慣性聊一聊。

        可能只是說幾句話、開開玩笑而已,只有幾分鐘,也沒特定的話題。

        但我很喜歡剛吃飽後,以她的笑聲為咖啡、以她的笑容為甜點。

 

 

        每天每天,好像有某種東西,正以我無法察覺的緩慢速度,

        一點一滴在心裡累積。

 

 

"

 

 

        七八個同事圍著方桌正在一起吃午飯。

        「我現在53公斤。」涵貞說,「我要減肥,希望減到50公斤。」

        女生的體重應該是祕密吧?而且在有男生的場合應該不可能會說吧?

 

 

        「你不相信嗎?」她似乎看出我的疑惑,便問我。

        『不是。』我說,『我只是在想,53公斤的鐵和53公斤的女人,

         哪個比較重?』

        「這是腦筋急轉彎嗎?」她說,「當然一樣重。」

        『不。女人比較重。』我笑了笑,『因為女人會少報體重。』

        「欠揍嗎?」她笑了起來,「我明天帶體重計來,當場量給你看。」

 

 

        原以為她只是開玩笑,沒想到隔天上班時她真的帶來電子磅秤。

        「出來一下。」她走到我辦公桌旁低聲說。

        我跟著她走出辦公室,她把手裡抱著的電子磅秤放在地上。

        「注意看哦。」她脫下鞋子站上磅秤,「超過53的話我隨便你。」

        數字顯示:53.3。她的臉瞬間紅了。

 

 

        『四捨五入就是53公斤。』我說,『妳跟53公斤的鐵一樣重。』

        「鐵也是四捨五入才變成53公斤嗎?」

        『沒錯,鐵原本是53.4,四捨五入後才變成53公斤。』

        「原來那塊鐵比我還重呀。」她笑了。

        我也笑了起來,她的笑容很有感染力,會讓人不由得跟著笑。

 

 

        「我身高166……」

        『我相信、我絕對相信。』我趕緊說,『妳千萬不要帶身高計來。』

        她看了地上的磅秤一眼,又笑了起來。

 

 

        『其實妳身材很瘦,應該要吃胖一點。』我說,『千萬不要減肥。』

        「我怎麼可能很瘦?」她大叫,「我屁股都是肉耶!」

        『正常人的屁股都是肉。』我說。

        她似乎有點不好意思,露出靦腆的笑。

 

 

        「上班時不要討論身高體重。」她忍住笑,「上班要認真。」

        『對。』我說,『上班時也不該大呼小叫。』

        「我剛剛聲音很大嗎?」

        『嗯。』我點點頭,『全公司的人應該都知道妳屁股都是肉。』

        「完蛋了。」她反而笑了起來,「我沒形象了。」

        她多慮了,她的形象非常鮮明,起碼在我心裡是如此。

 

 

        要下班時,在電梯口碰見她。

        「我真的很瘦嗎?」她問。

        『嗯。』我點點頭,『如果妳穿上一件披風,就可以飛了。』

        「真的可以飛嗎?」她笑了。

        『可以。』我說,『但不要穿披風來上班,因為公司裡禁止飛行。』

        「好。」她又笑了,很燦爛的笑容。

 

 

        電梯門開了,她走進去轉身面對我,笑容始終燦爛。

        我注視著她的笑容,伴隨隱約的咚咚聲,身體動也不動。

        直到電梯門關上,才想到忘了搭電梯。

 

 

"

 

 

        「你有女朋友嗎?」吃午飯時,涵貞突然問。

        『有。』我不假思索。

 

 

        空氣似乎凝結了,她臉上原本的微笑瞬間消失,上揚的嘴角也下滑。

        她再度拉起嘴角試圖微笑,但力不從心,笑容有些僵。

        整個過程的時間不到兩秒鐘。

 

 

        其他同事起鬨說:應該要問有幾個女朋友之類的,取笑聲不斷。

        但我和她完全靜止,連筷子也不動了。

        我幾乎聽不見同事們的喧譁聲,卻有可以聽見她呼吸聲的錯覺。

        然後我聽到清晰的咚咚聲。

 

 

        從第一次遇見她開始,這段日子以來我常聽到咚咚聲。

        每當看見她、跟她說話甚至只是偷偷觀察她時,都會響起這種聲音。

        這聲音渾厚低沉,有時大,有時小;有時重,有時輕;

        有時急促,有時和緩;有時連綿不絕,有時戛然而止。

        有點像電影《大白鯊》的配樂。

 

 

        我突然驚覺,這是心跳聲啊!

        此刻我的心跳聲是如此激昂與澎湃,像正要發動攻擊的戰鼓聲。

        難道不知不覺間,我對她動了心也動了情?

 

 

        很多人的感情屬於細水長流,但有種感情像細火慢燉。

        當細火慢燉時,如果不再添加木炭,細火終究會慢慢熄滅。

        但如果一直添加,即使每次只是小小的一塊木炭,最後還是會熟啊。

 

 

    我似乎已經持續添加木炭一陣子了,我應該當機立斷停止添加。

    然而,會不會已經來不及了?

 

 

"

 

 

        晴蘭來台南找我,我們大約兩個月沒見了。

        那時Line還沒出現,所以這段期間我們偶而用手機通話,

        偶而互傳簡訊。

 

 

        一看到晴蘭便發現她的頭髮變得更短,這讓我嚇了一跳。

        因為我相信她說要把頭髮留長絕對是認真的,而且一定會做到。

        但我不好意思開口問她為什麼反而把頭髮剪得更短?

        萬一她真的忘了要留長髮,她應該會很尷尬吧?

 

 

        我們在一家餐廳吃飯,她問了我在台南生活的種種。

        我說一切都沒問題,只是父親這陣子進出醫院比較頻繁,

        常需載他到醫院複診,之後送他回家,因此我會較忙。

        等過陣子父親的病情穩定了,我就可以常去台北找她。

 

 

        我並沒有多問她在台北的狀況,我知道她一切都沒變。

        因為她今天的穿著,依然是她最喜歡的文心蘭的顏色。

 

 

        吃完飯我開車送她到高鐵站,一路上只是閒聊。

        我還說父親心肌梗塞後改吃素,母親也跟著吃素。

        所以我回老家時,也只能吃素,但我不太習慣。

        「如果你習慣了吃素,就可以去修行了。」她說。

        『如果去修行,或許就能勘破情關吧。』我說。

 

 

        「勘破情關?」她很納悶。

        『沒事。』我笑了笑,『隨口說說而已。』

        我竟然在跟晴蘭對話的過程中,莫名其妙想起涵貞。

        這讓我心頭一緊,有些不知所措。

 

 

        「你還真能忍,竟然能忍到現在都不問。」她突然說。

        『什麼?』

        「你怎麼不問我為什麼頭髮變短了?」她笑了起來。

        『不敢問。』我也笑了。

 

 

        她笑說原本她留了兩個多月頭髮,但發現髮型有些亂,

        髮型設計師告訴她如果要留長髮,最好先把頭髮剪短打薄後再留,

        這樣以後頭髮長了才好看。

        「所以我先把頭髮剪成這樣。」她說。

        『原來如此。』

 

 

        「我大概至少要留一年半頭髮吧。」她說。

        『這麼久?』我很驚訝。

        「是至少哦。」她說,「我原本的頭髮很短,需要長一點的時間。」

        『妳喜歡清爽,短髮又好看。既然留長髮要那麼久,不如……』

    「我要為你留長髮。」她打斷我,「一定。絕對。」

 

 

        到了高鐵站,她要下車了。

        她身上的蘭花香氣依舊濃郁,我很捨不得離開這種味道。

        「要好好照顧自己哦。」她摸摸我的頭。

        『嗯。』我點點頭,『妳也是。』

 

 

        我突然有股衝動,想告訴晴蘭關於涵貞的事。

        但始終說不出口。

 

 

"

 

 

        連續幾天的午飯時間,我刻意低調,盡量不說話,只專注眼前飯菜。

        即使必須說話,眼睛也盡量不要朝向涵貞。

        即使必須對著涵貞說話,眼睛也……

        不知道,大概是盡量不要直視。

        一切都只能「盡量」。

 

 

        我只能盡量做到不添加任何木炭,讓細火可以慢慢熄滅。

 

 

        有天午餐後她提個大紙袋叫住我,然後引領我到公司裡僻靜的角落。

        正納悶時,她從紙袋中拿出像浴巾之類的東西,綁在脖子上。

        真的是條大浴巾,但綁在脖子上披在背後就像披風。

        「你騙人。」她把雙手當翅膀上下擺動,「根本飛不起來。」

        我完全愣住,只是呆呆地看著她。

 

 

        好像有人經過,她迅速脫掉披風,假裝若無其事。

        『妳自己也知道這樣很丟臉吧。』我忍不住笑了。

        「對。」她也笑了,「好像很丟臉。」

        我們都笑了起來,笑聲的回音在公司裡流竄。

 

 

        「你會騙人。」笑聲停止後她說,「對吧?」

        『會飛的事也許算。』我說,『但我有女朋友,這點沒騙妳。』

        她沒接話,突然沉默的氣氛有些尷尬。

 

 

        「就這樣吧。」她打破沉默,「要認真上班了。」

        『嗯。』我說,『既然要上班,那就把仙女的羽衣收好吧。』

        「羽衣?」

        『妳想回天上嗎?』我問。

        「你在說什麼?」她很疑惑。

 

 

        『如果妳想當人,那就收拾好仙女的羽衣。』我指著那條大浴巾,

        『如果妳想回天,那就減到50公斤,然後穿上它飛回天上。』

        「你就喜歡說這些有的沒的。」她笑了起來。

 

 

        『妳要回天上?』我問,『還是留在人間?』

        「嗯……」她想了一下,「人間。」

        『那就不要減肥了。』我說,『而且要趕快把這條浴巾藏好。』

        「好。」她又笑了,「但這條叫做羽衣,不是浴巾。」

        『對。』我也笑了。

 

 

        她將浴巾仔細折好,輕輕收入紙袋裡。

        看著她的燦爛笑臉,我彷彿看到又有一塊木炭正投入細火中。

 

 

"

 

 

        「端午節到我家烤肉。」涵貞說,「我還約了好幾個同事。」

        『端午節是吃粽子吧?』

        「想烤肉就烤肉,管它什麼節日。」

        『端午節我要回老家陪父母。』我試著婉拒,『妳們好好烤肉吧。』

 

 

        「那不要在端午節當天,就提前幾天烤肉吧。」她說。

        『啊?』

        「我媽會包肉粽,我請她包一串給你,你端午節回家時拿給父母。」

        『謝謝妳的好意。』我說,『但不用了,因為我父母都吃素。』

 

 

        「真巧。」她說,「其實我媽最拿手的,就是素粽。」

        『不會吧?』

        「我媽包的素粽超好吃,你父母一定會喜歡。」

        『這……』

 

 

        「來呀,再來呀。」她笑了起來,「還有沒有什麼婉拒的理由?」

        『好像沒了。』我苦笑著。

        她笑得很燦爛,每當看到她這種燦爛笑容,

        感覺就會有好幾塊木炭投入細火中。

 

 

        「那就說定了。」她說,「端午節前一週的週六晚上來我家烤肉。」

        『喔。』我只好應了聲。

        「如果你沒來,我立刻就穿上那件羽衣飛回天上。」她說,

        「讓你從此以後再也看不到我。」

        『千萬不要!』我竟然脫口而出。

        我覺得不該說這句話,而她可能覺得有點尷尬,於是我們同時沉默。

 

 

        「為什麼仙女下凡後的第一件事就是洗澡呢?」她打破沉默。

        『妳說得對耶。』我想了一下,『好像真是這樣。』

        「難怪仙女的羽衣看起來也像是浴巾。」她笑了,「這樣洗完澡後

         就可以馬上披在身上。」

        『很有道理。』我也笑了。

 

 

        「但是羽衣都會被凡間男子藏起來。」她說。

        『沒錯。』我說。

        「所以仙女只能留在人間。」

        『嗯。』

        她似乎正在思考,而我不想打斷,於是我們又沉默了。

 

 

        「你不用擔心。」她又打破沉默,「我會留在人間。」

        『謝謝。』

        「何況我已經答應你了……」

        她微仰起頭看著遠方,眼神很清澈,喃喃自語。

        我先是愣了一下,不懂她答應我什麼?隨即想起是那個求婚的玩笑。

 

 

        恍惚間我看到燒紅的木炭正在熬煮一鍋東西,

        而我不由自主又添加了幾塊木炭。

 

 

"

 

 

        涵貞的家在市郊,有四棟透天厝連在一起,她家是最左邊那棟。

        其他三棟住的都是親戚,這四棟共用庭院,因此院子很寬敞。

        庭院裡兩組烤肉架已擺設好,木炭微紅,差不多可以烤了。

 

 

        同事們進去她家簡單寒暄後,準備出門到院子裡烤肉。

        「你等一下。」她叫住我。

        我停下腳步,看著她上樓拿了那天裝浴巾的紙袋走下樓。

 

 

        「這件羽衣給你。」她說,「你把它藏好,不要讓我找到。」

        我很納悶,伸手接過紙袋。

        「這樣你就不用擔心我會穿上它飛回天上。」

 

 

        我注視著她,她原本臉上掛著微笑,漸漸有些窘態和不知所措。

        她想逃避我的視線,於是把臉轉開。

        但動作太大了,往左、往右轉開臉時,都超過90度。

        最後甚至把頭完全低下,我只能看到她的頭頂和後腦。

        「哎呀!」她大聲說,「就這樣啦!你不要再看著我了。」

 

 

        「既然答應了你,我就會留在人間陪你。」她的臉幾乎埋在雙腿間,

        「如果有天你不要我了,你就把它還給我。」

        『我會把這件羽衣藏起來,讓妳永遠找不到。』我說。

        她緩緩抬起頭,但只抬了一半剛接觸我視線,又迅速低下頭。

        「好。」她輕聲說。

 

 

        看著她烏黑發亮的頭髮,我聯想到木炭,突然一陣驚慌。

        遇見她以來,有意無意之間持續添加木炭,

        那麼這種細火慢燉的感情,會不會已經熟了?

 

 

        「熟了!」院子裡有人高喊。

 

 

        我大驚失色,彷彿心裡有座城門的防禦工事已經瓦解,

        而敵軍正準備長驅直入。

 

 

"

 

 

        一陣頭痛。

        好像是硬要揭開大腦查看逸失記憶時所造成的痛楚。

        影像快速掠過,有的清晰,有的模糊,而且交融在一起。

        彷彿是天線沒調整好的老式電視機畫面。

 

 

        頭痛持續著,影像不斷晃動,聲音很雜亂。

        有時是晴蘭的來電鈴聲:無論多麼悲傷的事,我都將替你化成微笑。

        有時是我與涵貞的談笑聲。

        但聲音受到干擾,聽不到完整的內容。

 

 

        影像漸漸穩定下來,雜亂的聲音也消失,緩緩浮現公司所在的大樓。

        烈日當空,萬里無雲,是個紮紮實實的大晴天。

        「聽你同事說,你交了新女友?」

        晴蘭突然出現在眼前,我心臟差點跳出胸腔。

 

 

        「你可以解釋嗎?」晴蘭問。

        我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滿面羞愧,無地自容。

        我低下頭,注視著黑底白條紋的大理石地板,紋路讓我想到蜘蛛網。

        但白色條紋正漸漸變黑。

 

 

        「你喜歡就好。」她長長嘆了口氣,「雖然困在蜘蛛網的小蟲被蜘蛛

         吃掉了,但我還是站在蜘蛛那一邊。」

        我依然說不出話,心想:原來我也是蜘蛛啊。

 

 

        「果然是個大晴天呀。」她最後說,「我們以後不要再見面了。」

        我反射似的抬起頭,她正轉頭而去。

        我視線由下而上,她視線由左往右,只交會匆匆一瞥。

        但只需一瞥,便足以讀取她的傷心欲絕。

 

 

        明明是個晴朗的天氣,我眼前卻是一團漆黑。

 

 

"

 

 

        眼前的黑霧緩緩消散,露出一點光亮。

        隱約聽到同事們說話的聲音,還有涵貞的聲音。

        最終黑霧完全散去,我正坐在方桌前,跟同事們一起吃午飯。

 

 

        「你又挑食了。」涵貞說,「怎麼沒吃綠色花椰菜?」

        我看著飯盒內只剩下的三根綠色花椰菜,

        腦海裡浮現小時候看見綠色花椰菜裡蟲子蠕動的畫面。

        但突然想起我是蜘蛛啊,蜘蛛當然可以吃蟲子。

        便重新拿起筷子,夾起三根綠色花椰菜都塞進嘴裡,大口吃掉。

 

 

        涵貞有點驚訝,似乎覺得我的動作有點詭異,愣愣地看著我。

        『我是比爾,來殺我吧。』我竟然笑了。

        她更驚訝了,但只是看著我,不發一語。

 

 

        「我們蹺班吧。」沉默一會後,她說。

        『蹺班?』我嚇了一跳。

        「嗯。」她說,「我現在很想去看看大海,跟海說說話。」

        現在正值盛夏,又是中午時分,海邊應該超級無敵熱吧?

        『好。』我還是說。

 

 

        我們蹺班離開公司,開了半個鐘頭的車到海邊。

        太陽很大,天氣很熱,沙灘上果然沒半個人影。

        即使是想跳海自殺的人,應該也不會挑這個季節的這個時候到海邊。

        走到離海浪拍打盡頭前三公尺,她坐了下來,我跟著坐在她身旁。

        她看著大海,嘴唇不時一張一合,似乎正在說話,卻沒聽見聲音。

 

 

        「你還好嗎?」她轉頭問。

        『應該還好吧。』我嘆口氣。

        「可是我真的很怕很怕……」她眼角竄出了淚,滑過臉頰。

        『妳怎麼了?』

        「我很怕你難過。」她的眼淚突然傾瀉而下、奔流不息。

 

 

        她蜷縮著身體,雙手抱著雙腳,膝蓋夾著臉,像隻膽小受驚的貓。

        我第一次看到她這種膽小又害怕的模樣,想安慰卻不知從何做起?

        「沒事。」她停止哭泣,抬起頭說,「我只是愛哭而已。」

        看著她臉上的淚痕,我伸手想撫慰,手卻停在半空。

        「你不要難過了。」她說,「都是我的錯。」

 

 

        她突然站起身,往大海走去,直到海水淹至膝蓋。

        『妳不是怕水嗎?』我在她背後喊,『不要再往前了!』

        她轉頭看著我,似乎沒聽清楚被海浪聲所掩蓋的我的叫聲。

 

 

        怕水的是晴蘭,這種大太陽的晴朗天氣也適合晴蘭。

        但此刻泡在海水裡的是涵貞。

        涵貞轉頭又往前走了幾步,海水已經淹至大腿。

        「對不起!」她雙手圈在嘴邊大喊。

 

 

        「對——不——起……」

        她一遍又一遍朝大海高喊,幾乎聲嘶力竭。

        在陽光照射下,她淚流滿面,淚光閃爍。

 

 

        我站起身,也走進海水裡,也想用盡所有力氣高喊對不起。

        但我一張口,卻始終喊不出對不起,只有伊呀伊呀的嘶啞聲。

 

 

 

    全站熱搜

    jh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