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農曆年末的聚餐,九男三女坐滿一大圓桌,桌上盡是佳餚美酒。

        我們這群人是感情很好的同事,尾牙前後總會相約一起吃頓飯。

        席間杯觥交錯,大家把酒言歡,氣氛很歡樂。

 

 

        公司算是公設的大型研究機構,部門很多,員工也超過八百人。

        每年的尾牙宴總是席開百桌以上,彷彿廟會的大拜拜。

        雖然熱鬧,但除了期待摸彩外,好像只是吃一頓流水席而已。

        從六年前開始,我們額外再吃一頓尾牙,這頓純粹是老友間的聚會,

        可以吃得盡興、聊個痛快。

 

 

        我們這群人分屬公司的四個部門,原本應該很少有交集,

        直到六年半前有個跨部門的計畫案,由我們12個人負責執行。

        案子的成果很豐碩,不僅得到公司的獎勵,我們也建立了革命情感。

        結案的日子大約是那年的尾牙,於是一起聚餐當慶功宴兼尾牙宴。

        爾後每年尾牙前後都會相約聚餐,餐後還會續攤。

 

 

        以往聚餐氣氛總是熱烈,歡笑聲不斷,桌上的菜餚似乎也跟著沸騰。

        今年的氣氛依舊熱烈,我們之間的情誼並沒有因時間流逝而變淡。

        不過對我而言,今年有一點必須要改變:

        我的目光會刻意避免朝向某個人,而且不能讓其他人察覺我的刻意。

 

 

        如果以時鐘來比喻,我坐在8的位置,正對面是2。

        要避開的她坐在12的位置,因此我的視野集中在1到5之間。

        我往右轉頭可與6、7交談;往左轉頭可與9、10交談。

        但我不能與11交談,因為只要視線對著他,便很難避免接觸12。

        所以11算是遭受池魚之殃,我很抱歉。

 

 

        在這種彼此之間都很熟識且互動性非常高的歡樂場合,

        要讓其他人完全察覺不出你竟然刻意避開某人的異樣,

        這需要很深的演戲火候,才能精準而到位,不讓人產生一絲懷疑。

        這種戲我已經演了六年,經驗豐富。

        只不過以前不必避開12,只要降低與她目光相對時我眼神的溫度;

        還有跟她互動時,必須掌握只是好友好同事的分寸,不能踰越半分。

 

 

        雖然今年的挑戰更艱鉅,必須不與她目光接觸也不互動,

        但經過六年的磨練,我的演技越來越精湛,無懈可擊。

        我甚至相信我可以拿奧斯卡金像獎。

 

 

        「小白。」坐在12的她說,「我敬妳。」

        小白不是狗,是坐在1位置的女子。

        今晚12的聲音,對我而言幾乎都是畫外音。

        畫外音是電影術語,意思是發生在畫面之外的聲音。

        我眼前的畫面總是避開12,因此她的聲音對我而言就是畫外音。

 

 

        她敬酒的聲音雖然低而且輕,卻讓我心頭一驚。

        她今晚已說了很多話,每當聽到這種畫外音總讓我心跳加速;

        幸好我的演技精湛,即使心跳加速,也無損於我的冷靜表現。

        但敬酒不同,依她的習慣,可能會逐一敬酒,那麼總會輪到我。

        輪到我時該怎麼辦?

 

 

        從1開始,依順時針方向,她大約每隔兩分鐘舉一次杯敬酒。

        2、3、4、5、6……

        我越來越緊張,越提醒自己要演好即將到來的驚險畫面。

        然而五分鐘過去了,她並沒舉杯敬7,而是停在6。

        十分鐘後我開始放鬆,但她突然舉杯敬11。

        在我納悶時,兩分鐘後她又舉杯敬10。

        然後就不再主動舉杯找人敬酒了。

 

 

        我終於明白她跟我一樣,今晚也是刻意避開坐在8位置的我。

        我和她在過去很少有默契,沒想到今晚竟然這麼有默契。

        而同樣演了六年戲的她,演技像我一樣精湛,甚至更好。

        她敬酒時不是唯一避開我,而是拉7和9下水;

        敬酒的方向也包含順時針和逆時針。

        這樣旁人會覺得正常,即使有人察覺異樣,也不會認為她只針對我。

 

 

        雖然鬆了一口氣,但心裡有些失落。

        畢竟被她刻意避開,我會難過,也會有點痛。

        我和她曾經無話不談,也曾相知相惜,更曾相約要廝守,

        怎麼會走到這地步?

 

 

        「揚宏。」坐在11位置的人說,「來,乾杯。」

        我反射似的轉頭朝向11,目光也接觸坐在12的她。

        突然一陣恍惚,眼前的畫面定格。

 

 

        11高舉的玻璃酒杯反射出絢爛光彩,像是彩虹。

        但我總是把彩虹叫雨弓。

 

 

        坐在12的她,就是雨弓。

 

 

    全站熱搜

    jh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