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完《第一次的親密接觸》已經三年多了,
這本書讓我多了所謂的「作家」這種身份(雖然我至今為止還不習慣)
也讓我原本平凡的生活,變得複雜。

但我在現實生活中,儘量努力扮演好一個水利工程師的角色。
最起碼,我得在自己專業的領域內有所貢獻。
不管這種貢獻是否微不足道。

所以我從博士班畢業後,繼續留在學校從事學術研究的工作。
但我仍然保有在網路上寫東西的習慣,每天也會收發E-mail。
也正因這種習慣,我收到了一封誠懇的信,是絳雪在台灣的網友發的。
於是我知道了關於絳雪的事。

自己的故事,也許是別人的小說。
當然自己寫的小說,也可能是別人的故事。
我希望輕舞飛揚只在我小說中飛舞,不要成為生活中俯拾皆是的例子。
畢竟人生不算太長,何必要有那麼多遺憾?

可是這封信卻讓我知道,在海峽對岸的深圳,也有一位輕舞飛揚。
信上請我幫個忙,為絳雪即將出版的書寫序。
我其實是很惶恐的,因為我一直覺得,我只是一個網路上的寫手,
未必能勝任這項工作。

更何況,陪著絳雪一路走過來的朋友,有那麼多,
他們比我更了解絳雪,比我更關心絳雪,自然比我更有資格寫。
所以我只希望,我拙劣的文字,不會污染了絳雪的美。

透過幾封來往的信件,和幾通穿過台灣海峽的電話,
我很訝異地發現,絳雪是很樂觀和活潑的。
絳雪的聲音很好聽,尤其是笑聲,會讓人覺得輕鬆而愉快。
從她身上感覺不出一絲病人常有的憂慮與難過。

她總在信件開頭稱我為:尊敬的蔡大哥。
這點讓我很不好意思。
其實真正值得尊敬的人,應該是妳,絳雪。

因為妳雖然不能在陽光下舞動,卻仍然堅持要親吻陽光。
經歷了十幾年紅斑性狼瘡的折磨,妳卻從不曾屈服與喪志。
妳的樂觀與堅強,正提醒我們,生命本來就該是件美好的事,
值得我們為了這種美好,去努力奮鬥。

所以親愛的絳雪啊,請妳盡情地親吻陽光吧。
而我們其他人,也會因為妳的開朗,才知道要珍惜自己所擁有的,
並在生命的旅程中昂首闊步。

生命的價值與意義,從來不曾以「長度」去衡量,
是「深度」讓生命璀璨閃亮。
如果生命不能太長,我們只好活得更深。
不是嗎?

在深圳"一網情深"BBS站裡面,有個"Hot-hand"版,
聽說那裡有一群熱情的網友伸出熱情的手,幫助並鼓勵絳雪。
我特地洗了手,往深圳的方向,努力延伸。
只希望絳雪別介意我穿過台灣海峽的手,帶點海風的鹹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ht 的頭像
jht

jht-痞子蔡的BLOG

jh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