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我大概把簡單的東西說得很複雜,我發現問題好多。
請容許我再簡短解釋。

基本上,我不是「改寫」,只是修改一些文字而已(如果有必要的話)。
所以「檞寄生」我可能寫了半年,但頂多三天,我可能就可以修改完畢。
而且搞不好一字未改。

因此,正確地說,我的舊作會全面「再版」。

在台灣出版我之前舊書的出版社叫紅色出版社,已經倒了。
所以我的舊書也不得不再版,這算是再版的最大理由。
新的出版社叫麥田。

最後我想說的是,我們以文字相交,我的文字又都放在網上。
你其實可以不必買書的。
所以管他改了幾次版,都不會影響文字本身。

書是商品,裡面的文字才是我。
不是嗎?

你喜歡我的文字,我很榮幸,也很感激。
所以我寫的文字都會放在這,只要網路不斷,你隨時都可找到。
我絕沒有要你買書的意思,我不是這種人。

我也很抱歉,因為舊書不得不改版,造成你的困擾,
所以我才想在幾本改版的書中加入全新的小說和文章。
而這些新的東西,也一定放在網上。
請相信我,我的工作算忙,所以剩餘的時間我總想將全部精力集中在寫作上,
而不是去思考該如何讓讀者掏錢買書。

寫東西很單純,出書就複雜了。
所以將來有天,也許是主動、也許被動,我不再出書了。
但只要我寫,東西就一定放在這。
因為我知道在茫茫網海中,一定有更多跟我呼吸頻率相近的人。
我跟他們之間的橋樑是由文字建成的,是作者與讀者、朋友與朋友的關係,
而非作家與買書的人的關係。

不管人家怎麼看待網路寫手,歧視也好、不以為然為罷,
都不會影響我的。
我就是寫我想寫的東西,自由且任性。
人家把我歸類成網路作家、暢銷作家、超級霹靂無敵暢銷作家或網路鳥兒手等等,
那是人家的自由。

而我在網路上寫東西,就是我的自由了。:)

全站熱搜

jh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