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的信




「痞子,吃宵夜去吧!學弟請吃鵝肉。」
是阿泰在叫我。


三更半夜裡,很多研究生都會相約一起出去吃點東西。
有時會喝點酒,因為大家都有一肚子的悲憤。
以前我常喝酒,但這兩個月來倒是都不喝了。


『等我10分鐘,我喝杯咖啡。』
到今天為止,輕舞飛揚已經離開我快兩個月了。
我總是在每天深夜的三點一刻,上了線,關掉所有的Page。
讓 jht 靜靜地陪著 FlyinDance 10分鐘。


雖然現實生活中的她,已不再能輕舞飛揚。
但我仍然希望網路世界裡的她,能繼續 Flying in Dancing。
阿泰常罵我傻,人都走了,還幹這種無聊事做啥?
可是即使她已不在人世,我仍然不忍心讓她的靈魂覺得孤單。
因為她說過的,她怕孤單。


「痞子,你不是戒掉咖啡了嗎?」
阿泰好奇地問著。
其實我一直記得那晚她的囑咐,所以從那時起,我也就不再喝咖啡了。
但今夜的我,卻有一股想喝咖啡的衝動,而且我要多煮一杯給她。
因為今天是3月15,她滿22歲的日子。


我記得1月17那天,台北的雨下得好大。
當我趕到榮總時,他們告訴我說:
凌晨三點一刻,98病房內飛走了一隻咖啡色的蝴蝶。
然後我就什麼也不記得了。


我只知道我在277號公車的站牌下,站了一整天。
小雯說得沒錯,台北實在好冷。
老妹就比較笨了,竟然問我為何臉上會這麼濕?
難道她不知道那天台北的雨實在很大?


這兩個月以來,我很努力地不去想起她。
畢竟飯還是得吃,覺還是得睡,課還是得上,論文還是得趕。
我希望自己不會無時無刻地想起她,而這種希望……


就好像我希望天空不是藍色的;
就好像我希望樹木不是綠色的;
就好像我希望星星不在黑夜裡閃耀;
就好像我希望太陽不在白天時高照。


我知道,我是在希望一種不會發生的情況。
沒想到在現實生活中,我還是扮演著第二種人的角色。


而我哭過嗎?
No way!我說過了,我是防洪工程的高手。
將來長江三峽下游的防洪措施,搞不好我還會參與。
如果心裡一有pH值小於7的感覺,我就會趕緊上線去看joke板,
讓一些無聊低級黃色的笑話,轉移我的注意力。
所以一切都跟去年9月多以前還沒遇見她時一樣,
阿泰仍然風流多情,而我依舊乏味無趣。
只是研究室窗外的那隻野貓,似乎都不叫了。


上了線,關掉Page,準備去飲水機裝水煮咖啡。
三樓的飲水機壞了,只好到二樓去裝水。
在等待盛水的時間裡,我看到了一封放在研究生信箱的信件。
我是博士班的學生,信箱在三樓,二樓是碩士班研究生的信箱。
信封外面的收件地址只寫:成大水利工程研究所。
而收件人更怪,寫的是:「痞子蔡」。


我想不出系上還有哪一個人有這種天怒人怨的綽號,
所以應該是寄給我的信。
我拆開一看,裡面有張信紙,還有另外一個咖啡色的信封。
信上寫的是:


    蔡同學你好:
    我是輕舞飛揚的室友。
    很抱歉,我並不知道你的大名。
    我也不方便稱呼你為痞子,因為這是她的專利。
    前幾天她家人整理她的遺物時,
    發現了這封咖啡色的信,託我轉交。
    我只知道你的系所,只得硬著頭皮,碰碰運氣了。
    也許輕舞飛揚在天之靈會保佑你發現這封信。
    那麼,祝你幸運了。

                      小雯


信是在一個多月前寄的。
我想小雯在寫這封信時,一定掉了很多眼淚。
因為信紙上到處是濕了又乾的痕跡。


而那封咖啡色的信,信封上有著另一種娟秀的字體。
寫著:「To:痞子蔡(我的青蛙王子)」
這是我第一次看到輕舞飛揚的字跡。
沒想到她的字,也會輕輕地舞著。


我忍住顫抖的手,慢慢地拆開這封咖啡色的信。
裡面有張照片,
和南台戲院1997年12月31日下午2點20分11排13號的票根。
票根上在「痞子蔡」的簽名旁,她又簽下了「輕舞飛揚」。
另外還有一張藍色的信紙。
信紙上有我熟悉的Dolce Vita香水味道。


照片上的她,站在一片青綠的草原上。
並穿著我們第一次見面時的那套咖啡色系的衣服。
也就是像炭燒咖啡的鞋襪、像摩卡咖啡的小喇叭褲、
像藍山咖啡的毛線衣,
還背著那個像Cappuccino咖啡的背包。
照片後面寫著:


    Dear jht:
    咖啡色是雙魚的我,藍色是天蠍的你。
    咖啡色的信封內裝著藍色的信紙,知道我的意思了嗎?﹍:)
    看到我這杯香濃的咖啡,你會想喝嗎?
    口水千萬要吸住,別滴下來哦!﹍:P

                        FlyinDance


我閃過一絲苦澀的笑容。
我想我會滴下來的,應該不是口水。
而藍色信紙的內容很簡單:


    如果我還有一天壽命,那天我要做你女友。
    我還有一天的命嗎?沒有。
    所以,很可惜。我今生仍然不是你的女友。

    如果我有翅膀,我要從天堂飛下來看你。
    我有翅膀嗎?沒有。
    所以,很遺憾。我從此無法再看到你。

    如果把整個浴缸的水倒出,也澆不熄我對你愛情的火燄。
    整個浴缸的水全部倒得出嗎?可以。
    所以,是的。我愛你。

                        輕舞飛揚


我的胸口很輕易地被撕裂,眼淚迅速地如洪水般潰決我的防洪工程。
驕傲無情的我,再也抵擋不住滿臉的淚水。
她終於也改了我的plan,並討回了我積欠她的,
兩個月的淚水。


後來奧斯卡金像獎揭曉,《鐵達尼號》囊括最佳影片等11項大獎。
但是Rose並沒有拿到奧斯卡最佳女主角獎。
連老Rose也是一樣,與奧斯卡最佳女配角獎擦身而過。
原來在電影裡悲慘的,在人生中也未必不倒楣。


而現實生活中的Jack,到底應不應該對Rose「Never let go」呢?
也許他不必擔心這個問題,
因為那隻美麗的咖啡色蝴蝶,永遠在他心中翩翩飛舞著。




              ~ The End ~




發信人:FlyinDance@bar (輕舞飛揚),信區:novel
標 題:Re: 第一次的親密接觸 (34) … Over
發信站:成大資訊所_BBS ( May 29 04:16:59 1998)
轉信站:bar


    我輕輕地舞著,在靜謐的天堂之中。
    天使們投射過來異樣的眼神。
    詫異也好,欣賞也罷,
    並不曾使我的舞步凌亂。
    因為令我飛揚的,不是天使們的目光,
    而是我的青蛙王子。



全站熱搜

jh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