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我像洩了氣的皮球一樣,癱坐在椅子上。
到底是誰呢?
難道真的是鬼嗎?
不要啊,我是自然組的學生,物理和化學已經把我嚇得不成人形了,
你如果要嚇人應該找社會組的學生啊。


我八字有點輕但不算太輕,而且沒做虧心事。
我的成績普通不會造成同儕壓力、考試從不作弊、看到老師會敬禮、
作業都是自己寫、常常讓同學抄作業甚至會問他抄得累不累,
像我這樣的高中生簡直可以立銅像了。
鬼魂碰到我應該要感動得掉眼淚,而不是嚇我啊。


我整天胡思亂想,稿子一個字也沒寫。
放學時原本想在紙條上寫:『請問你有何冤情?』
但後來想想便作罷。
萬一他說他的骨灰埋在學校的鐘樓下,要在半夜12點正挖出來,
那我豈不是自找麻煩?
算了,還是把抽屜內的紙團清空,比較保險。
而且我還用抹布沾些水,把抽屜內擦乾淨。


拿抹布擦拭抽屜時,我突然想到:
如果這鬼魂信基督教,或許我可以去教堂拿點聖水灑進抽屜;
如果他信的是道教,那我只能請人畫符了。


隔天一早,懷著一顆忐忑的心,走進教室坐下。
先做一個深呼吸試著冷靜,再低頭往抽屜內察看。
然後我嘆了一口氣。
因為紙條又出現了。


「你終於學乖了,善哉善哉。
 但你的書還是佔了我的空間。」


善哉善哉?
莫非他信的是佛教?
『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
 舍利子。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我在紙條上把《心經》抄寫一遍。


「般若波羅蜜多心經?
 不夠力啦!我很凶的。」


識時務者為俊傑,放學後我把抽屜內的四本書收進書包帶回家。
總之,今晚就是邊寫稿邊罵髒話邊感到小小恐懼邊覺得無可奈何。
原以為自己會像被日軍抓到的抗日志士一樣,不僅能忍受任何酷刑,
還會抽空對日本人吐口水。
沒想到在不清楚對方是否真是鬼的狀況下,便退縮了。
真是窩囊。


「會怕就好,終於知難而退了吧。
 以後抽屜要收得乾乾淨淨,別再弄亂了。
 要當個有公德心的高中生,不要像個被寵壞的小孩。」


我像個被寵壞的小孩?
乖乖認輸還要被消遣,我實在嚥不下這口氣。
放學後我到附近的城隍廟,拿了一本《大悲咒》。
晚餐吃素,飯後洗個仔細的澡,然後回到書桌前正襟危坐。
南無。喝囉怛那。哆囉夜耶。南無。阿唎耶。婆盧羯帝。爍缽囉耶……
我用毛筆將415字《大悲咒》全文抄寫在紙上。


如果紙條不再出現那就算了;
如果又有紙條,只好請觀世音菩薩作主了。


「嘿,今天你很乖,抽屜很乾淨。
 請你吃顆糖。」


除了有紙條,還真的有顆糖。
我可不敢吃那顆糖,搞不好這只是我的幻覺,
它其實不是糖而是元寶蠟燭或是冥紙之類的。
我下定決心,將那張抄了《大悲咒》的紙,端正擺進抽屜內。
紙的四角還用透明膠帶貼住。


「你毛筆字不錯,這禮物我收下了。為了報答,我說個笑話給你聽。
 去年母親開刀,我很擔心,因為母親很怕痛,而手術後是很痛的。
 母親手術完後我去看她,只見她神色自若、有說有笑。我很好奇,
 問:『媽,妳不痛嗎?』她回答:『不會啊。有人告訴我唸大悲咒
 很有效,於是我就唸了三遍大悲咒,果然離苦得樂。』
 我更好奇了,又問:『可是媽,妳不會唸大悲咒呀。』
 『我會呀,我就大悲咒、大悲咒、大悲咒,這樣給它唸三遍。』

 ps. 這算是個笑話吧?」


這紙條是什麼意思?大悲咒的冷笑話嗎?
關於大悲咒的冷笑話,我只聽過如果要把小杯的豆漿變成大杯的,
唸大悲咒就行。
但重點不是這個冷笑話有幾顆星,而是他為什麼說這些啊。


我的恐懼感莫名其妙消失了,剩下的只是疑惑而已。
他應該不是鬼,那麼他到底是誰?又為什麼總在我抽屜內留言呢?
我想了半天,一點頭緒也沒,索性不想了。
既然不是鬼,那就沒什麼好怕了,我又把那四本書放進抽屜。


放學時,照例所有同學都要先簡單打掃一下教室再離開。
我今天負責擦窗戶,這是最輕鬆的工作,通常會最早完成。
我擦完窗戶便回到座位,揹起書包準備回家。
坐我右手邊的同學拿著掃把掃到我身旁時,說:
「喂,你抽屜還有東西沒帶走。」


我先是楞了一下,然後掐住他脖子,叫了一聲:『原來是你!』
他嚇了一跳,掃帚掉到地上發出清脆聲音。
他用力掙脫後,瞪了我一眼,說:「幹嘛啦!」
『你為什麼要嚇我?』
「我嚇你?」他一臉茫然。


雞同鴨講了一會,我才知道他只是好心提醒我,怕我忘了帶書回家。
「而且晚上還有補校學生來上課,把書放抽屜裡不好。」他說。
『補校學生?』我很驚訝。
「是啊。」他瞄了我一眼,「你不知道嗎?」
『我不知道啊!』我幾乎是叫了出來。
「你真夠笨的,連這個都不知道。」
他說完後便不理我,繼續掃他的地。


我怎麼會知道我們學校還有補校學生?
這東西考試又不會考!
原來只是跟我共用同一張桌椅的某個補校學生,根本不是鬼。
他說的對,我真夠笨的。


困擾多時的謎團終於解開,我的心情頓時輕鬆了起來。
自從國文老師逼我寫作文以來,我已經不知道快樂是何物。
突然襲來的快樂情緒,讓我一個勁兒笑個不停。
於是我回到座位,拿出一張紙,打算也寫個笑話給念補校的他。


『我也說個笑話給你聽。有個嫖客跟妓女在辦事時,妓女一聲不吭。
 嫖客抱怨:「妳這麼安靜我不夠爽啦,妳是不會叫春嗎?」
 妓女回答:「我當然會叫春。」嫖客說:「那就叫幾聲來聽聽。」
 於是妓女就叫:「春、春、春……」

 ps. 這笑話跟你的笑話有異曲同工之妙吧?』


晚上在書桌前念書時,偶爾會莫名其妙笑了出來。
我還唱歌喔,而且是英文歌呢。
『Sayonara……Japanese goodbye……whisper sayonara……
 smiling and don't you cry……』
我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老是哼著這首《櫻花戀》的電影主題曲。


隔天早上帶著期待看到紙條的心走進教室。
他會寫些什麼呢?
也許因為我寫的笑話很好笑,他想跟我義結金蘭也說不定。


「低級!無聊!變態!
 還有,你幹嘛又把書放抽屜裡,很煩耶!」


啊?
怎麼會這樣?
這是五顆星的冷笑話,而且還是黃色的耶。
任何一個健康的高中男生聽到這笑話都應該感動得痛哭流涕啊。
莫非「他」是個女孩?


我一直以為他是男的,因為我們學校是男校,沒半個女學生。
甚至在校園裡流浪的狗都是公的。
難道補校有收女學生?
我猶豫了一會,在今天的紙條上寫下:
『不好意思,請允許我問你一個深奧的問題。
 你是女的嗎?』


「廢話。我是個心地善良、清新脫俗的補校女生。
 而你,卻是個沒公德心、低級無聊的高中男生!」


我有點不知所措,畢竟和尚學校待久了,毫無面對女同學的經驗。
只好用很客氣的口吻寫下:
『對不起。我把書收回家了。
 我一直以為這抽屜只有我在用,並不是故意要佔用妳的空間。
 請妳原諒我的無心之過。』


「俗話說:十年修得同船渡。
 如果要修到共用一個抽屜,大概也得要十個月。
 所以擦去你眼角的淚珠吧,我原諒你了。」


擦個屁淚,莫名其妙。
不過她肯原諒我,可見不是小氣的女生。
只要不是小氣的女生,那就好說話了。


『妳之前幹嘛裝鬼嚇我?』
「因為你笨呀。是你自己把我當成鬼的。」
『那妳還是可以告訴我,妳其實只是個補校學生而已。』
「誰叫你抽屜不收拾乾淨,活該被嚇。」
『不好意思,我有苦衷。我要寫一萬字作文。』
「什麼樣的作文?」
『論孝順或談孝順之類的,要比賽的。』
「你作文很好嗎?」
『不好。我是被陷害的。』
「所以你是好人。」
『為什麼這麼說?』
「只有好人才會被陷害呀。」


這樣的對話在面對面時只要花一分鐘,
但在抽屜內的時空,卻要花六天。



全站熱搜

jh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