確實只是普普而已。

2008是我39歲的那一年,其實我還滿擔心的。
因為岳飛、鄭成功都死於39歲,好像偉人都難過39歲這一關。
所以我會擔心。

1998年我29歲,因為《第一次的親密接觸》讓我的人生突然大轉彎。
這十年來,我努力握住方向盤,不讓自己的人生走偏。
我想我盡力了,我很滿意自己並未迷失。

雖然被視為暢銷作家,但我一直守住我的本分,待在專業領域裡。
即使不斷被勸說該朝名利雙收的「作家」這方向走,
我還是選擇屬於我自己的位置,安靜地待著。

我寫作的習慣沒變,寫完後還是放在網路。
沒把讀者當衣食父母,願意體諒但不想討好,堅持只對文字負責。
沒考慮寫專欄,沒販賣過文字,只寫自己想寫的。
我從沒忘記自己只是個念水利工程的人,不是文字工作者。

有時回想起來,會覺得在這變動劇烈的世界裡,保持一種不變,
是件令人感動的事。
所以,我很感動。

或許你會問:那你幹嘛一本接一本的寫?
我只能回答:為什麼不寫?
如果想,而且時間能配合,為什麼不寫?
我不把自己當作家,是心態的問題,很單純。
而且每寫完一本,我就完全放空,即使不再寫也不覺得遺憾。
如果你很難理解,或是覺得我矯情、沽名釣譽之類的,那我沒辦法。

2009,是我40歲的一年。
我很感激你的一路陪伴或是默默注視。
如同我在「名片」裡所說:我只是在塵世間迷途的小小書僮而已。
多謝你的錯愛,我很慚愧,但由衷心領。

謝謝你。
我會努力,也會盡量。
不管是寫作或是裝死。
但我往後人生的最大安慰,仍是看到學生們在午後陽光下展露的燦爛笑容。
那是我的方向,也是歸宿。
而我和你是在路途中擦身然後相視而笑的伙伴。

新年快樂。

全站熱搜

jh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8) 人氣()